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荒冢.岁月】三河抗战英雄小说连载《第38回》--作者:关俊杰

亚洲综艺云文化2018-05-18 07:31:54
点击 亚洲综艺云文化关注我哟

☀ 【亚洲综艺云文化】综艺乡土文化交流平台,传承古今中外诗词文学艺术。欢迎朋友们加入【亚洲综艺云文化】Asian variety cloud culture。
网易邮箱: lnwx2016@163.com
平台投稿信箱:605335817@qq.com


沉重的历史,自不能重演

无名的英雄,又怎可忘记


荒 冢 • 岁 月

关俊杰 

2013.03.14 


此书谨呈:

三河市抗战八十周年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泃河儿女奋起抗日、浴血前线,而不幸罹难的亲人和数万骨肉同胞,三河永远不会把你们忘记、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把你们忘记…… 


 ——作者:关俊杰

第38回

赵各庄   日寇行凶欠新债

回民队   奋勇血战天兴庄

  (接上回)

     1942年12月25日,这个村的妇女救国会又将新做好的100多双军鞋,连同从周围村子小李庄、小胡庄、荣堡子、李木耳等村收集上来的共200双军鞋,装了满满4口袋,存放在赵各庄后街孟维邦家里。

当天晚上,蓟宝三联合县三区基干队的12名战士在队长李子丰的带领下,趁着夜色来到赵各庄,任务是接收并运走这些军鞋。

由于收集面较大,数量较多,李七庄距离夏垫据点较近,日伪军的耳目众多,为防万一,李队长命令战士们连夜把军鞋从孟维邦家里转移到另一处地窖里。当夜战士们住在小后街,准备在第二天晚上把军鞋运走。

由于汉奸告密,在26日一大早,住夏垫据点的日伪军200多人,直奔赵各庄扑来。为首的鬼子小队长,一手牵着狼狗,一手挥舞着指挥刀,指挥日伪军迅速包围了小后街。李子丰队长听到报告后,立即率队投入战斗。由于兵力相差悬殊,他们边打边从村子的东北角撤出。

但是,日伪军们并不追赶,而是在小后街挨家挨户的进行搜查,见东西就砸,见人就打。

住在村东头的张宝珍,听到外面枪响,便把大门插上,刚刚回到屋里,只听“砰、砰”几声,大门便被踹开了,两个鬼子兵和几个伪军冲进了院子。

一个伪军高声叫喊着:“屋里的人,赶紧出来。不然,就往屋子里扔手榴弹了!”

张宝珍闻声急忙走了出来。一个日本鬼子上前一把抓住张宝珍的衣领,咬牙切齿地问道:“你的,告诉我,土八路的军鞋都藏在什么地方!”

“这些事我们老百姓不知道,我们家里也没有。”

日本鬼子一把推开张宝珍:“你们的,进屋去搜,快快的!”众人闻声闯进了屋子,翻箱倒柜的折腾了好一阵子,在柜倒床翻,满目狼藉之后,日伪军们两手空空的走了出来,虽然他们没有搜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却还是把张宝珍家里的值钱的东西和粮食都给搜了出来。

张宝珍刚刚说了一声:“你们•••••”一个日本兵对他抬手就是一枪,这一枪正好打在他的头部,张宝珍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年近七旬的老人信志全听到外面的枪声,想出来把门关上,不料他刚刚把门掩上,还没来得及闩门,那门就被几个到他家搜查的日伪军一脚给踹开了,老人措不及防,随着门扇的打开,一个‘腚墩’坐在地上。“你们。你们要干•••••”同样,老人一句话没有来得及说完,随着一声枪响过后,可怜的老人应声毙命。

尽管那些日伪军猪突狼奔的搜查了半天,把小后街折腾的鸡飞狗跳,狼藉不堪,可是他们连一双军鞋的影子都没有发现。恼羞成怒的鬼子队长滨崎宫无计可施,于是他命令那些日伪军们挨家挨户的点火,此时北风呼啸,火借风势,越蔓延越大,很快就把小后街烧成了一片火海。瞬间,吴佩臣、孟合等10多家的房子被大火吞没,转眼间好端端的小后街变成了一片废墟。

气急败坏的鬼子兵杀了人、烧了房子还不肯不罢休,又把几十名群众驱赶到了吴严的大院里。房上、墙头上、大门口都布满了荷枪实弹的日伪军,黑洞洞的枪口、明晃晃的刺刀对准了手无寸铁的村民。

滨崎宫手握战刀走上大门口的台阶,叽哩哇啦的讲了一阵话,然后冲他身后的翻译一挥手,那个像哈巴狗一样的翻译官立刻向前走了两步,皮笑肉不笑的说:“刚才太君说了,谁要说出土八路的军鞋藏在什么地方,太君大大的有赏。要钱给钱,要地给地,想当官也可以给官当,这是多么便宜的事呀!”突然,他脸色一变,凶相毕露的恶狠狠说:“如果你们都不张嘴,就连一个人也别想活着走出这个院子!听明白了么,想好了就快说!”

但是,不管日伪军们怎么引诱、恐吓,人们仍然沉默不语,院子里只能听见鬼子们的咆哮声,气氛异常紧张,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了一般。突然,“砰、砰”两声清脆的枪声从村外传来,日伪军们害怕了,一阵慌乱过后,被扣押的群众们也涌动了起来。

这两枪是李子丰带领基干队的战士们打的,他们见村里大火冲天,怕群众们再受损失,便有意放枪想把手中的指挥刀朝人群一挥,扭头就往外走。日伪军们会意,于是便端起枪来朝人群射击,乱枪过后,又有张凌、齐德永等5个人永远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转瞬间,就有7个无辜的村民被杀,乡亲们痛哭失声,众人满怀仇恨的掩埋了亲人们的遗体。第二天夜里,赵各庄的抗日群众忍着悲愤,赶着毛驴把军鞋如数送到抗日根据地。

部队指战员们见到他们,紧紧地握着乡亲们的手,更加坚定了抗日的决心。

天兴庄一战,日伪军遭受了很大的打击,他们对回民支队又恨又怕,总想寻机会吃掉回民队。

1942年2月6日,鬼子们得到二区队和回民支队约有三百来人在马庄子宿营的消息,当即纠集了平谷、马坊日伪军两个中队,燕郊伪军一个中队,高楼伪军一个中队加上夏垫日伪军共六、七百人,当夜便包围了马庄子。

二区队和回民支队的指战研究了战斗部署后,迅速指挥部队各就各位,做好战斗准备:回民支队负责防守村东和村东南,其余方位由二区队负责守卫。

这次战斗从早上持续到傍晚,打退了敌人的数次冲锋。在村东南角,日寇企图在重机枪的掩护下进攻,陈杰三一杆三八大盖枪,盯住了这挺重机枪,敌人连续四次架枪都未能架起,七八个鬼子在他的枪口下陆续倒地。

由于没有了重机枪的掩护,敌人不敢往前冲,只能在远距离盲目的向我阵地开枪、开炮射击。

我方战士借助掩体和有利地形,灵活机智的杀伤敌人。敌人的两次进攻很快被击退了……

当敌人重整队伍,准备发起第三次冲锋的军号刚刚吹响,回民支队神枪手杨光一扣扳机,呼啸而出的子弹顺着喇叭口打进了鬼子的嘴里,从鬼子的后脑飞出。日伪军顿时大乱。

时至傍晚,鬼子已不敢发起冲锋,只在村外拼命向村里打炮。很快,天完全黑了。午夜时分,二区队和回民支队趁着夜色,迅速集中兵力,由村北突围。

何凤如向前跑着,敌人边放枪边追击,子弹“嗖、嗖、嗖”的从他的身边掠过但并没有打中他。

他已经跑出了很远了,听着后面的枪声已经不是向他集中射击了,有的在东边,有的在西边响着。他知道这是他的队伍在突围。

这时,东方已经显出了鱼肚白,天色也麻麻亮了,四周的景色渐渐的清晰了起来。他略微一听,看见一个人影儿朝这边跑了过来。开始他认为是敌人,但仔细一见,原来是何臣,

“快跑!”他不时地回身打枪,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一边飞跑。他又跑了一阵,再回过头来:“快!”

很快,何臣追了上来。

这时只听一声“咻”的声音,何臣飞身腾起,扑在了何凤如的身上,与此同时,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过后,何凤如心里一惊:“完了”,跟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过了许久,何凤如悠悠的醒了过来,周围很静,什么人都没有了,只有何臣静静的趴在他的身后,好几个弹片从他的后胸穿过,血从他的身上殷殷的流出,染红了身边的土地。

何臣已经不行了……

何凤如摘下了何臣的德国蓝盘子,这是上次在唐通路边劫物资缴获的,然后把他背到了一个小洼坑里,用杂草树叶仔细的盖好了何臣的遗体,并做好了伪装,然后默默的走了,一边走,一边默默地说:“好兄弟,我回去一定好好安葬你,我的好兄弟。你一路走好……”

……

很快,三河县的回民举行了一次近年中绝无仅有的隆重的葬礼。整个葬礼仪程由清真寺主持。所有的具体事务,诸如打墓箍墓、搭棚、借桌椅板凳、淘粮食、磨面垒灶,等项杂事,都由清真寺承担。

“咣——咣——咣——咣。”宏大的锣声在村巷里刚刚响起,接着就有回人陆续走进了清真寺大门,紧接着便见那些男人们成溜结串的拥进了清真寺的院子。锣声还在村子最深的街巷里“咣咣”的响,那些回族人几乎无一空缺的齐集于清真寺里头了。显然大家都已经风闻发生了什么事,以及知道了这次葬礼那不同寻常的意义。

已是白发苍苍的白阿訇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从清真寺的大殿里走出来,站在台阶上,双手把拐杖撑到身前,佝偻着腰颤抖了一下,仰起头来说:“咱们教里的一条好汉无常、归主了。”

聚集在清真寺庭院里的老少族人一片沉默……

白阿訇扬起的脖颈那颗硕大的喉结艰难地滑动了一下,肿胀的眼泡里滚出一串串热泪。看着眼泪从这样的老人脸上滚落下来,在场的人们心里不禁一酸,沉默的庭院里响起了一片呜咽声……

白阿訇的喉咙有点哽咽:“何臣是咱们穆斯林的骄傲。我们大家务必把他的后事……办……办好。”

有人迫不及待的催促:“您说咋办?快安顿人办吧!”

白阿訇哽咽着说:“我提出两条动议:

一:用清真寺里攒存的官款,给何臣挂一杆白绸蟒纸、一杆黑绸蟒纸。

二:用清真寺官地里积攒下来的官粮招待各方宾客。

大家看是否可行?”

大家众口一词的一致通过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两项动议的真正含义,尤其是最后一条。白阿訇的这两条动议情深意切,深得众望。

白阿訇接着具体分工,他一口气点出十多个人的名字:“你们这些人打墓箍墓,一半儿人先打土墓,另一半人儿到窑厂去拉砖。拉多少砖把数儿记清就行了。然后,你们再合手把墓箍起来。”

接着白阿訇又点了十多个人去搭灵棚:“灵棚的搭法你们要按照最高的规格搭,顶迟要赶在明儿个早饭前搭好。我们把何臣明天接回来。”

白阿訇又一一点名分派了垒灶台、淘麦子、磨面的人,连挂蟒纸的木杆竖在何地,由谁来树全都指定了。

众人无不惊异,近几年来白阿訇对教里的事很少管了,今日他亲自出头安排何臣的后事,不仅一丝不乱、井然有序,而且还能清楚地记得全教成年男人的官名,可见他的心底清亮得很呢。

在何凤如的带领下,何臣的遗体在他的殉难处被整理好,装进了棺材。时近中午,何臣的灵柩从大板车上抬了下来,头缠白布、身穿白衣的年轻族人合伙抬着灵柩从村口抬进了夏垫清真寺。心软眼也软的女人们看见了被漆成黑色的棺椁就扯开了嗓子哭嚎了起来,引得许多男人也“呜呜”的放起了悲声,一时声震村巷。

灵柩进入灵棚之前,两名黑白纸蟒缓缓升起,临近村庄的教民、汉民也纷纷的送来纸扎的或者绸子扎成的蟒纸,一个英雄的灵魂震撼着古老的三河大地与天空。

(未完,请继续关注)


本剧作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刊登,违者,侵权,后果自负


作者:关俊杰,创作艺术家,北京人,爱国人士。DF国际艺术与设计协会名誉会长。最近完成了抗日教育历史剧作【荒冢.岁月】。后续准备撰写‘对越自卫反击战’故事,教育下一代,普及爱国主义教育‘正能量’!



【七绝 赋 三河抗战】

---读关俊杰‘荒冢.岁月’有感

三河抗战铭清史,

浴血青春铸铁魂。

不忘八年酸辱泪,

守家卫国谱乾坤。

【良子】2016.5.16晨



——★★★——

特邀顾问

秦浦云 刘成宏 叶春秀 程光明

——★★★——

特邀嘉宾

罗满昌   刘宗禄   王喜田

刘丰田   刘文洲   王    丽

——★★★——

特邀诗人

陈贤忠   叶翀飞   葛    霞

陈春玲   唐伯高   张莹嘉

——★★★——

特邀作家

王功梅   胡华军

——★★★——

词作诗人

王凤中   李    楠

——★★★——

视频编辑

哈森云郎(晓月沐水)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