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漫评三国 那些隐藏在英雄传奇背后的历史 (修订版)

历史哲学搬运工2018-04-18 09:28:34

第三章 董卓入洛阳

  第一节 军阀势力的兴起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假如你是一个军长,你能让全军上下都听你的命令吗?肯定是不能的。
  因为通常时候,在你的军队内部,还有与你地位相当的参谋长、政委。在这种背景下,这枝军队内部谁是老大,那还不了一定呢。
  就算在特定的时候,政委、参谋长只是你这个军长的副手,但是这两个人的升降沉浮,显然不是你这个军长可以决定的。所以,就算这两个人是你的副手,但是他们认为你的命令不对,自然也敢、也会通过各种方式表示拒绝,关键是,凭你手中的权力,也不能奈何这两个人。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政府突然派人拿着圣旨,赐你一死。你能依靠手中的军权反抗吗?肯定是不能的,因为政府的相关命令,并没有危害到政委、参谋长的利益,这两个自然不会陪你去玩命的。
  在军队内部,有两个与你地位相当的人制约你,你自然只有乖乖接受赐你一死的圣旨,反抗只会遭来更残酷的打击,而且也是一点看不到希望的。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来,你虽然是军队,但是你想控制这枝军队,起码得先把这两个与你地位相当的人拔掉,或是让他们变成你真正意义上的下属。否则,你别看你是军长,皇帝想砍你的头,跟杀一只鸡没有太大区别。


  顺着上面的例子,我们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假如皇帝基于军事上的需要,愿意给你这个军长,更大的自主权;我的意思是说,取消政委、参谋长对你的制约;总而言之,让这两个人无条件听从你的命令,只要他们不服你,你当场杀了他们,也是可以的;甚至而言,你让自己的亲信担任这两个职务,也是可以的。这样一来,你是不是就可以完全控制这枝军队了?显然也不是的。

  因为你是军长,你下面的几个师长、副师长,都是你的嫡系吗?如果不是。明天皇帝想杀你,还是派个使者拿着圣旨,就可以赐你一死了。因为政府的相关命令,并没有威胁到师长、副师长的利益,他们与你也没有建立难以分割的利益关系,自然不可能陪你和皇帝玩命。甚至,这几个师长、副师长还想借此机会上位呢。在军队内部,你不能让自己最主要的下属,变成自己的私属,你别看你是军长,也没有政委、参谋长制约,皇帝想砍你的头,也跟杀只鸡没有多大的区别。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军队内部既没有政委、参谋长制约你,下面的师长也都是你的嫡系。你是不是就算军阀了?应该是可以算作军阀了。但这仅仅是军阀的初级阶段。因为在这种背景下,皇帝想制约你时,还有很多筹码。

  军队上上下下都是你的人,无非是意味着你控制了军队系统;更主要的是,无非意味着你控制了一枝军队。
  最简单而言,你驻军附近的市长、县长,归你管吗?附近军区的军长、司令,和你建立了攻守同盟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你如果敢跟皇帝叫板,你下面的军官,都也不敢跟你胡来的。因为在这种背景下,皇帝一声令下,附近军区的军队就会过来围剿你。关键是,你的后勤马上就会中断,因为你驻军附近的市长、县长马上就会和你划清界限。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你的军队集结在一起,你能收到的后勤物资是有限的(因为,附近的市长、县长,自然不会配合你,支持你);如果你的军队分散开了,自然可能胁迫这些人配合你,问题是,你的军队真的分散开了,随时会被政府军逐个歼灭。

  在官渡之战时,我们看到曹操一方的粮草越来越少,袁绍一方的粮草始终很充足,总认为袁绍的地盘,都是高产粮区,而且天天风调雨顺;总认为曹操的地盘都是低产粮区,而且天天闹自然灾害。更有人因此产生一种错觉,认为袁绍主动进攻曹操就是愚蠢的行为,因为袁绍不主动打曹操,耗也能把曹操耗死。其实呢,他们产生这种离奇的观点,只是因为他们始终没有弄明白,曹操一方的粮草供应,为什么会越来越少。

  曹操后来打败袁绍,发现众多与袁绍暗通的书信。许多人总是认为这是曹操身边的某些主要配角给袁绍写的。其实呢,这些人绝大多数,恐怕在历史书上连个名字也没有留下来。因为,曹操当时统治范围内的市、县多的去了;而有几个市级、县级的人物,能在史书上留下过名字?但是在关键时候,这些人都不给曹操积极筹集后勤物资,曹操虽说用兵如神,也会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当然了,这是后话。我这里说到这些,只是希望大家看到,以曹操的权力、势力,在关键时候只要各层行政、经济主管不配合他,他也会随时陷入危机之中。刚刚进入军阀初级阶段的大佬,如果面对这种危机,就更不用说了。

  从某种意义上,帝国在建立的过程中,就是想办法削弱部队的军阀性的过程。
  而在初级阶段,就是严禁军方把手伸进行政、经济领域。换而言之,在初级阶段,军方大佬在自己的军队内部,还是我的地盘我做主。但是,军方大佬如果想插手行政、经济领域,就有可能受到皇帝的谴责,如果军方大佬继续一意孤行,就有可能被皇帝宣布为叛军了。

  只要实现了这一步,皇帝再与军方大佬博弈时,筹码就比较多了。而皇帝在此基础上,自然可以继续布局。而继续布局的方式,自然就是重赏、重用军队内的后起之秀(常常就是中低级军官)。
  只要中低层将领,都愿意接受中央政府的这种好意(重赏、重用),而军方大佬又无力制止中央政府这样做,本身就意味着,军方大佬对自己军队内部的人事权力,变得越来越有限了。


  反过来说,政府在瓦解的过程中,常常也就是部队渐渐军阀化的过程,比如东汉帝国末期,随着内乱、外乱交替出现。帝国的政府军队纷纷行动起来,在此过程中,就面临一个最基本的问题,皇帝应不应该给予将帅更多的权力?
  面对这个问题,皇帝通常是处于两难之中的。因为,给予自然不对;不给予同样不对。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让将帅率军平定叛乱时,皇帝是不是应该继续保持,军事长官、政治委员、参谋长相互制约的格局?
  基于军事上的需要,显然是应该适当放开这种控制,否则军队很难有效发挥战斗力,因为这几个主管,难免动则互相扯皮、各行其事,在这种背景下,面对比较强大的敌人,后果常常是灾难性的。
  问题是,基于皇帝对军队的控制而言,显然是应该保持这种传统的。一切是显然的,如果没有了这种制约,这个将领就已迈出了军阀化的第一步。

  再比如,在让将平定叛乱时,皇帝是不是应该授予将帅更多的权力?我的意思是说,当下属不听将帅的命令时,将帅可不可以,不经上报就可以惩罚他们、甚至杀掉他们。
  如果不给将帅这种权力,军队很难保持强大的战斗力,因为在关键的时候,他下面的高级军官,有可能会和他互相扯皮、各行其事的。如果一个统帅下面的高级军官,都这副德性,这个统帅再会打仗,估计也是没有用的。
  问题是,给予了将帅类似的权力,自然可以加强军队的战斗力;但是相关将帅也会变得越来越像军阀了。

  当然了,在特殊的情况下,皇帝应不应该,让将帅把手伸进行政、经济领域呢?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军队驻扎、行军附近的市长、县长敢不配合将帅,将帅能不能不经上报就先惩罚他们,甚至先杀掉他们呢?

  从军事的需要去看,统帅显然应该拥有这种权力,否则,军队的后勤就容易出现问题。一切是显然的,有时候军事主管那是急的要死要活,而有义务配合他工作的各层行政、经济主管却是不慌不忙咬文嚼字,甚至是故意不使坏。作为一个统帅,任你多会打仗,一旦受到这种困扰,也是没有用的。

  因为类似的原因,皇帝常常处于两难之间。
  因为,你想加强军队的控制,就有可能会削弱军队的战斗力。但是,你想加强军队的战斗力,就有可能让军队渐渐军阀化。

    第二节 削夺董卓的兵权

  汉末军阀混战,绝不是因为董卓进京的偶然事件造成。从某种意义上,董卓不进京,汉末的军阀混战,也是听之欲出了。
  在平定帝国内地、边疆的叛乱过程中,已有越来越多的军队渐渐军阀化了。这意味着,不论帝国后来的局势怎样演变,军阀已作为举足轻重的力量开始登场了。

  在帝国内乱、外乱基本结束的时候,面对已经军阀化的将领,汉灵帝自然开始想办法削夺他们的兵权了。但是,汉灵帝这项工作刚刚开始,就突然驾崩了。所以,我们只看到汉灵帝试图削夺董卓的兵权,而且也没有成功。

  从古到今,削弱将领的兵权,通常有三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自然是杯酒释兵权。总而言之,你手握重兵,皇帝有些睡不着觉。为了能让皇帝可以睡个安稳觉,也为了你可以远离皇帝的猜忌,你就提前退休吧。当然了,作为回报,你退休后的工资待遇,只会比在职时高,绝不会比在职时低。

  用这种方式削夺兵权,最成功的人莫过于宋赵匡胤,许多人总认为赵匡胤聪明、仁慈,所以才会想出、并应用如此天才的方法成功削夺兵权。
  说这种话的人,肯定认为政治斗争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总而言之,传说中的拥兵大佬都是吃素的人,他们的智商也就停留在幼儿园小朋友的境界。所以皇帝给他们几块糖,他们就会乖乖把手中的权力交出来。


  因为削夺拥兵大佬的兵权,是一件非常困难、危险的事。所以东汉中央政府自然不敢相信,传说中的杯酒就可以解除董卓的兵权。因为东汉中央政府敢让董卓提前退休,董卓肯定敢操东汉中央政府的大祖宗,总而言之,革命尚未成功,帝国还在内忧外患之中,你们急不可耐的想让我提前退休,这是想干什么呢?当然了,如果你们非让老子提前退休,这也好办,只要老子率军把皇帝身边的奸臣都给清理干净,再退休也不迟。

  赵匡胤可以用这种方式轻松削夺手下将领的兵权,就是因为他手下的将令,已丧失了对抗赵匡胤的条件。否则,赵匡胤敢说让手下大佬提前退休,估计当时就有翻船的可能性。到时,历史书说到赵匡胤失败的原因,自然会说他猜忌功臣,所以才遭到这种失败。因为这样明目张胆的削夺将帅兵权,这不是没事找死吗?


  削夺手下大佬的兵权,还有第二种方法,这种方法,大家也非常熟悉,因为有一个成语叫做明升暗降。换而言之,帝国中央政府明天就让你升官。当然了,不论怎么升,结果都是你交出兵权。如果在此过程中,你能让帝国政府满意,自然会得到一个肥差;如果在此过程中,你不能让帝国政府满意,自然会被扔到一个清水衙门当差;如果在此过程中,你让帝国政府感觉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帝国政府自然会给你按几条莫须有的罪名,然后拉到刑场上。

  用这种方式削夺兵权,最成功的人莫过于宋高宗赵构。许多人总认为张俊、刘光世、韩世忠、岳飞等人,一心巴结皇帝,或是太过愚忠,所以才会任由皇帝摆布。
  说这种话的人,肯定认为那些能在乱世中指挥千军万马、杀人不眨眼的拥兵大佬,都是传说中的安善良民,甚至就是傻子;总而言之,一个狗屁不如的皇帝一声令下,就可以让他们无条件的服从。

  用这种方法削夺兵权,还有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那就是曾国藩平定太平天国之后,慈禧太后恩威交重,成功解散了湘军;结果是他们实现了双赢,因为曾国藩交出了兵权,却成了朝中重臣。
汉灵帝活着的时候,董卓就有尾大不掉的迹象,所以汉灵帝就决定给董卓升官了。但是,在一个官二代越来越有理的社会中,董卓这种出身的人,自然不可能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在这种背景下,董卓永远无法变成曾国藩,因为董卓没有一个好爹。

  在汉末,拼爹已渐渐成为一种时髦的行为了,所以袁绍名片上最牛的一个字眼,就是四世三公。我们总觉得,曹操英明神武,所以才会成为时代的主角。问题是,曹操的老爸从前当过什么官呢?太尉!也是传说中的三公之一。曹操的干爷爷是谁呢?就是权倾朝野的大太监曹腾,桓帝时被封为费亭侯,升为大长秋。没有这样牛逼闪闪的老爸、干爷爷,曹操想前排就坐,谈何容易?

  董卓的老爸、爷爷呢?虽然也不是平头老百姓,但是与袁绍、曹操、杨彪的老爸、爷爷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了。在这种背景下,东汉政府虽然想削夺董卓的兵权,也实在无法给董卓一个牛逼闪闪的职务。因为,当时帝国前排就坐的人(除了挥刀自宫的穷二代),谁没有一个牛逼闪闪的老爸呢?没有一个牛逼闪闪的老爸,也得有一个牛逼闪闪的女婿、妹夫啊!

  所以,东汉政府虽然想和董卓玩个明升暗降,却也实在不能给董卓弄一个比较满意的官职来。最初,东汉政府想调董卓到中央政府当一个少府。
  少府是什么职务,说起来比较复杂,也没有什么意义。在这里,我们只要知道,少府绝不是一个可以让董卓心动的职务。至少,曾国藩交出兵权后,如果就能混个这种官职,谁也会为他叫屈的。所以,董卓一看帝国政府,就拿这种职务想让他交出兵权,自然是只想问候帝国政府的大祖宗。但是,董卓在回复中央政府时,显然不能乱爆粗口。

  所以董卓就对皇帝上书说:听到皇帝让我到中央政府工作,我非常高兴,我也作好了准备要进京当官。可是,我刚赶着马车出门,下面的将领就拉住了我的马车,说死说活不让我走;他们说,政府亏欠他们的东西太多了。如果皇帝想让我到中央政府,先把这些年亏欠将士们的东西都补齐了,否则下面的将士们借此生事,那可要坏事了;我下面的将士,都是没文化的粗人,还有很多是未开化的野蛮人,他们这种人一着急,那是啥事也能干出来,你们这样随随便便调我离任,到时捅出娄子来,你们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注1]

  东汉政府一看用一个少府的职务,无法让董卓乖乖交出兵权,于是就调董卓当并州牧,当然了,董卓到并州赴职时,必须得把兵权交给皇甫嵩(西北资深将领,当时地位与董卓相当,而且还是董卓的老上司)。帝国政府这样做的意思非常简单,那就是利用皇甫嵩的力量迫使董卓交出兵权。

  董卓对此,自然还是想操帝国政府的大祖宗,因为这个并州牧虽然算个比较牛逼的职务,问题是,当时丁原(也就是吕布的第一个干爹)是并州刺史。在这种背景下,董卓把兵权交出去,去当这个并州牧到底能有少含金量,恐怕傻子也知道。
  所以董卓就上书皇帝说,我和我的将士感情太深了,所以并州牧这个职务我接受了,但是交出兵权,就免了吧。如果你想让我到并州赴职,我就把军队也带到并州去。而且董卓说干就干,当时就率领军队越过了黄河。[注2] 这样一来,政府削夺董卓兵权不成,反而让董卓名正言顺的率军向帝国都城又靠近了一步。这真是传说中的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啊。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了,你不是说削夺军阀化将领有三种方法,第三种方法是什么呢?第三种方法,自然就是用武力迫使军阀化的交出兵权。总而言之,让你提前退休,你也不接受;把你升官,你也不接受。你这是想造反啊?既然你想造反,帝国就派大军围剿你。

  所以吴三桂不愿意光荣退休,就被大清皇帝消灭了;当然了,彭越、英布不想乖乖交出兵权;就被刘邦率军消灭了。
  许多时候,拥兵大佬总觉得,我有十万雄兵,而且我也身经百战,中央政府算个鸟啊,你如果敢让我交出兵权,我当时就会给你好看。但是真的翻了脸,常常还真是不知鹿死谁手了。当然了,因为强行解除拥兵大佬的兵权,常常会让他们狗急跳墙,所以中央政府也真不敢轻易这样干。


  [注1]:征卓为少府,不肯就,上书言:“所将湟中义从及秦胡兵皆诣臣曰:‘牢直不毕,禀赐断绝,妻子饥冻。’牵挽臣车,使不得行。羌胡敝肠狗态,臣不能禁止,辄将顺安慰,增异复上。”朝廷不能制,颇以为虑。《后汉书.董卓》

  [注2]:及灵帝寑疾,玺书拜卓为并州牧,令以兵属皇甫嵩。卓复上书言曰:“臣既无老谋,又无壮事,天恩误加,掌戎十年。士卒大小相狎弥久,恋臣畜养之恩,为臣奋一旦之命。乞将之北州,效力边垂。”于是驻兵河东,以观时变。《后汉书.董卓》

第三节 何进让董卓进京

  公元189年,汉灵帝驾崩了。

  本来呢,汉灵帝驾崩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汉灵帝驾崩后,帝国中央政府两大派系(外廷、内廷;通常称之为宦官、士大夫)为了争权夺势不要命了。最后,外廷竟然有人提议说,我们应该调董卓等军方大佬,进京收拾内廷。

  调董卓进京!这不是扯淡吗?因为董卓早已军阀化了,汉灵帝活着的时候,董卓就敢无视传说中的圣旨。现在汉灵帝死了,帝国中央政府的大佬们,为了权力争得一地狗血,还敢让董卓这种大爷率军进京,那不是没事想给董卓上菜吗?

  我小时候看这段历史,就一直感到非常奇怪,因为大汉帝国的军区多的去了,高级将领也多的去了。换而言之,就算想调地方军队进京,也不应该调董卓的军队啊。

  后来,看的历史书多了,我终于明白,何进调董卓进京,并不是因为何进愚蠢。我们认为何进愚蠢,只是因为我们看的历史,不是政治宣传,就是童话故事。

  在分析何进为什么要调董卓进京前,我们先分析一个问题。那就是,把宦官集团灭了,以后谁来主持帝国军政事务?从理论上,自然是何进啊!

  何进现在就是大将军,而且袁绍、曹操之流的人物虽然牛逼闪闪,但也都得听何进发表重要讲话啊!最简单而言,在清理宦官集团的问题上,何进不点头,别人说什么都是白搭。

  问题是,何进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杀猪的屠户罢了,就因为走了狗屎运,他的妹妹被昏君汉灵帝看对了;所以就坐着火箭上升,很快就成了传说中的大将军。就凭他这种狗屁不如的东西,袁绍、曹操之流,真会愿意接受他的领导?
  更主要的是,汉灵帝是传说中的昏君,他信任的人,能有什么好东西?所以汉灵帝一死,袁绍、曹操之流的人物,就敢对汉灵帝的干爹张让(汉灵帝曾说,张让是他爹)磨刀霍霍,汉灵帝的大兄哥(何进),又算个屁呢?

  何进现在可以人五人六的坐在袁绍之流的上面,无非是因为大汉帝国是内廷、外廷相互制约,而何进作为老皇帝的大舅子,作为小皇帝的大舅舅,所以处于了内廷、外廷权力的平衡点上罢了。

  只要我们知道这一点,自然就会知道,如果内廷、外廷相互制约的这种格局破裂了,何进兄妹还敢高高在上,指手划脚。肯定不是想活了。
  只要我们能明白这种利害关系,自然就会知道,基于何进兄妹的利益,他们是绝不会想一心清理宦官集团的。因为,只有内廷、外廷相互牵制的格局存在,他们才能号令天下。如果宦官集团被清理出局后,他们再与士大夫集团抗衡时,就没有多少筹码了。
只要我们能明白这个道理,自然就会知道,基于何进的利益,他并没有彻底消灭宦官集团的动机。


  想当年,我朝死后,元老集团劝少帝火并江后一伙,如果少帝当时也象何进这样玩,元老集团肯定也只能叫苦不迭。
  总而言之,如果少帝开口闭口就是火并江后一系太过危险,为了保险起见,咱们应该调地方军队进京。

  面对此情此景,那些元老集团除了大骂这个华少帝脑袋让驴踢了,估计也一时很难抢到先手。因为,华少帝提出的这种方案,显然是大家无法接受的方案。
  如果是这样的,少帝自然可以在元老集团与江后集团之间走钢丝,虽然少帝这样做,有可能会失败的更难看,但元老集团显然很难像历史上那样轻松突围了。

  当时的何进,其实就是这样做的。总而言之,任你士大夫集团能说出个大天亮来,我何进也就是一脸的猪样。
  总而言之,想让我帮你们揭去先帝制约你们的符咒(内廷力量),你们想也别想。
  你们现在事事向我请示、汇报,无非是因为先帝制约你的符咒(内廷力量)还存在,当先帝制约你们的符咒被我揭下之后,你们还会把我当回事吗?


  从这层意义上,何进一心要让董卓进京,就是以此为借口,阻止士大夫集团火并宦官集团罢了。
  总而言之,我何进并不反对火并宦官集团。但是这样做太危险了,所以我建议调董卓进京。面对何进这种装傻充楞的表现,士大夫集团,一时也有点无从下口了。


  我小时候看这段历史时,就常常在想,如果让我处于曹操的位置,就算我无法改变调地方军队进京的结果,我也会建议何进、袁绍,调一支、或几支大家可以控制的军队,因为调哪支军队,也比调董卓的军队靠谱啊。
  后来,我只要一想到这点,就实在忍不住有一种想穿越的冲动,因为我比曹操都聪明,让我穿越回三国,肯定比曹操还牛啊。

  再后来,我终于发现,我这样思考历史,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廉价的优越感罢了。因为,这种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智商正常的成年人,谁整不明白呢?如果曹操连这种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都整不明白,曹操还是曹操吗?

  随着我看的历史书越来越多,我渐渐发现,在分析历史时,我们必须得给历史人物的行为,找一些比较合乎情理的动机。
  否则,说到历史人物的所作所为时,我们就只能开口闭口的说,这个人太傻了,这个人太坏了,所以历史才会乱成一锅粥。这样看历史,除了能满足我们廉价的优越感,或是让我们记住几个意淫的故事之外,就没有多大的价值了。
  因为这样看历史的结果,通常总会让我们觉得,一个人只要有着普通中学生的智商、道德、能力,就可以在历史上叱咤风云了;因为翻开历史书,除了那几个领衔出演的英雄人物,其它人的智商、情商、能力都跟二傻子就没有区别。

  随着我看的历史越来越多,在分析、评论历史时,我总会时刻告诉自己,人与人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尤其是一个人能在几百人、几千人;甚至几万人、几十万人脱颖而出,从普遍意义上,他们的智商、情商绝不会低于常人。所以,当我们觉得,这个历史人物太蠢、那个历史人物太笨时,通常只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看明白当时的历史是怎么回事。

  比如,说到调董卓进京,人们常常说何进太蠢了。问题是,何进再蠢,也当过十多年的市级、省级官员;也当过好几年大将军,那是标准的天天吃猪肉,又天天看猪跑的人;而且天天有各种智谋之士(谋士)给他分析时局、讲解应对之策;一个人在这种背景下生活十多年,再蠢、再笨也有个样吧,总不成随便拉出一个初中生也能甩他好几条大街吧。

第四节 袁绍也让董卓进京

  我们通常总是用武侠小说的思维看历史,所以总觉得,只要袁绍一伙冲进皇宫,把宦官集团从肉体上消灭了,宦官政治就可以结束了;只要董卓没有率军进入洛阳城,董卓就无法威胁帝国中央政府了。

  其实呢?这种想法是幼稚之极的。所以,处于袁绍的位置,只要随便问几个问题,就可把这种幼稚的想法驳斥的体无完肤。

  第一,我们冲进皇宫,把宦官集团从肉体上消灭了,这是一种什么行为?我们必须得知道,宦官集团在帝国的军政地位,一直受到大汉历代皇帝的承认;而且先帝(当然是汉灵帝)在生前,一直倚重宦官集团。先帝刚死,小皇帝还未成年,我就率领你们血洗宦官集团;这是一种什么行为?这拿到哪里说,也是公然造反啊。

  第二、不要说,我们在清洗宦官集团时,还有可能被宦官集团反清洗了。对此,只要看一下窦武、陈藩想清洗宦官集团,反被宦官集团清理出局,就可知道了了。就算我们能把宦官集团清洗掉,到时我们代表的中央政府,还算合法的吗?
  如果董卓之类的地方大佬,打着清君侧、保卫小皇帝的旗号,大举进京,我们怎么应付?

  陈琳说,想歼灭宦官,那就是小菜一碟。根本不用调动地方军队。引地方军队必乱。[注1]

  我们通常认为陈琳的说法非常高明。实际上,这些说法,只是一些端在桌面上的官话,更有可能只是后来附会的说法。细分析起来,这不过是在扯淡罢了。
  因为从肉体上消灭宦官集团并没有什么难度,真正的难度在于,火并宦官集团后,中央政府的合法性,靠什么得得到天下人的认可?
  否则,你前脚火并了宦官集团,后脚各地军政大佬都纷纷起兵谴责你这种非法的、大逆不道的行为,你怎么办呢?

  所以,袁绍希望地方军队进京,那就是让董卓之类的军方大佬们都表个态。总而言之,我们要屠杀宦官集团,想征询一下你们的意见;更希望你们都能积极参与。

  如果当年有电报之类的东西,袁绍一类的行为自然比较简单了。因为,各地军方大佬纷纷来电表态就可以了。
  问题是,当年没有电报之类的东西,所以何进、袁绍就派出大量的特使,四处联络各地军政长官;而各地军政大佬,也都会象征性的派一些军队,自己亲自率领,或是让中央特使带到洛阳附近。这样做的目的非常简单,那就是希望大家看到,全国人民都强烈要求清理宦官集团。

  当然了,类似的行为,那是自欺欺人的。因为各地军政大佬积极参与这种事,但是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所以许多人面对这种愈演愈烈的场面,难免会觉得,这样折腾下去,局势有可能会失控的。
曹操也说,直接把那几个大宦官,抓起来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调动外来军队。调外来军队必乱。[注2]

  曹操的说法,也是端在桌面上的说法,或是后世附会的说法。因为,拘捕几个大宦官,自然用不着兴师动众。问题是,这如何操作呢?

  第一、谁才有权下令拘捕张让、赵忠等大宦官呢?理论上只有皇帝有权下达这种命令,太后勉强也有权下达这种命令;除此之外,别人都也没有这种权力的。

  如果何进派个司法部门的高级官员,率人进皇宫拘捕张让、赵忠,结果不用问,肯定会让张让、赵忠当场拿下,并且就地正法的,因为一个司法部门的高级官员,拿着何进的命令拘捕张让、赵忠,这不是扯淡吗?
  如果这种事都可以,那有人拿着张让、赵忠的命令,到何进家拘捕何进,可以吗?

  第二、因为我们看的历史,都是基于士大夫集团单方面的说词,所以人们自然会觉得,如果何进能清洗了宦官集团,自然会得到天下人的欢呼。问题是,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局面,不要说别人了,就是董卓第一个就会表示不服。到时,董卓只是换一种方式进入洛阳城罢了。

  只要我们明白这种背景,自然就会知道,袁绍提议和董卓合作清洗宦官集团,并不是什么脑残的行为。

  事实上,从相关历史我们可以看出来,袁绍等人,只是让地方军队在洛阳城外围,进行一系列的示威活动;绝不是让他们进驻洛阳城的。
  而且,当时调动的军队,也绝不是董卓一枝军队[注3];更主要的是,接到相关命令的军方大佬,都也不是率军事主力前来,就是董卓,也只率领了三千人前来。[注4]

  [注1]:主簿广陵陈琳谏曰:“......今将军总皇威,握兵要,龙骧虎步,高下在心,此犹鼓洪炉燎毛发耳。但当速发雷霆,行权立断,则天人顺之。而反委释利器,更微处助,大兵聚会,强者为雄,所谓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必不成,祗为乱阶耳!”进不听。《资治通鉴》

  [注2]:典军校尉曹操闻而笑曰:“宦者之官,古今宜有,但世主不当假之权宠,使至于此。既治其罪,当诛元恶,一狱吏足矣,何至纷纷召外兵乎!欲尽诛之,事必宣露,吾见其败也。”《资治通鉴》

  [注3]:进府掾王匡,骑都尉鲍信,皆泰山人,进使还乡里募兵;并召东郡太守桥瑁屯成,使武猛都尉丁原将数千人寇河内,烧孟津,火照城中,皆以诛宦官为言。《资治通鉴》

  [注4]:董卓之入也,步骑不过三千,自嫌兵少,恐不为远近所服。《资治通鉴》

第五节 何进的上中下三计


  何进兄妹出生于屠户之家的;这种出身卑贱的底层小人物,怎么会成为传说中的皇后(太后)、大将军呢?基于童话故事的观点,自然是因为何进的妹妹长得太漂亮了,而汉灵帝又太喜欢何进的妹妹了,所以她就成大汉帝国的皇后。其实呢?这是因为人们并没有理解皇后是什么东西。

  如果没有特殊的政治背景,一个出身卑贱的女人,就算皇帝再喜欢,她也没有机会成为皇后的。想当年,汉桓帝非常喜欢田贵人,一心希望田贵人当皇后,但是维护正义的士大夫认为田贵人出身卑贱,根本没有资格当皇后,于是田贵人自然只能继续当她的贵人了。[注1]

  在汉东帝国,外戚集团一直权倾朝野,谁能成为皇后,就意味着他的家族会成为帝国第二家族,其锋芒之盛,常常让整个皇族都会黯然失色。在这种背景下,围绕皇后位置的角逐,自然是仅次于围绕皇位继承人的角逐,因为相关的利益实在太大了。在这种激烈的角逐下,一个人能爬上皇后的位置,背景自然非常复杂。

  何进的妹妹,以一个屠户家的女子,可以成为皇后,是因为随着士大集团(其实是官二代集团)越来越强大,皇帝为了巩固内廷力量,就希望一个出身卑微的女人当皇后,这样一来,士大夫集团(其实是官二代集团)对内廷的影响力自然就削弱了。
  而当皇帝表现出这种意向时,自然会获得宦官集团的大力支持,因为一个与士大夫集团没有太多关系的女人当了皇后,就会让士大夫集团更难染指内廷的权力。

  从这层意义上,何进兄妹的上位,主要就是在宦官集团的支持下实现的[注2],而且何太后的妹妹,还是大宦官张让的儿媳妇[注3]。
  只要我们知道这种背景,就可以知道,基于何进的利益,是不会想屠杀宦官集团的,因为他们与宦官集团的关系太过密切了。关键是,屠杀了宦官集团,就等于打破了内廷、外廷相互制约的格局,到时,以何进的力量,拿什么控制袁绍、曹操等人呢?

  传统历史书,为了让老百姓无法看清政治的真相,所以常常常会编造一系列政治童话。比如,我朝以前的史书中,在说到十年动乱时,常常都是这样说的,皇帝老年痴呆,所以让江后蒙骗,于是江后为代表的内廷力量倒行逆施,遂弄得天下大乱。其实呢?如果我们不把政治当童话看,就会知道,这纯粹就是在扯淡,因为没有皇帝在幕后布局,就凭江后一伙那种货色,也能在我朝呼风唤雨,那不是讲阿拉伯的故事吗?
  江后一伙后来崛起,其实就是内廷、外廷相互牵制的标准格局。而这种格局可以出现,永远得需要一个强势政治人物在幕后精心布置。所谓皇帝昏晕无能,于是内廷势力左右天下,那不过是在扯淡罢了。
处于何进的角度,当时有上中下三策。
  我在说上中下三策时,通常都不是以优劣化分的,只是从激进、保守的程度化分的。换而方之,上策最为激进,中策相对保守,下策更保守;而哪种策略也是优点缺点并存的。

  上策自然就是把老皇帝扛在头上,总而言之,张让等人是先帝最信任的人,先帝尸骨未寒,你们就想屠杀这些人,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说得时髦的点,自然就是两个凡是。凡是先帝生前确定的政策,我们就要坚定不移的执行;凡是先帝生前做出的指示,我们都坚定不渝的执行。总而言之,谁敢一心破坏先帝生前的政策、指示,那就应该全国人民共诛之。

  这种方案的缺点就是,在士大夫集团控制舆论的背景下,而且大有随时要冲入皇宫展开大屠杀的背景下,何进敢说这种话,肯定会让他们用唾沫给淹死。更主要的是,如果士大夫集团真的出现了二杆子,当时就赏何进一个阉党的帽子,何进恐怕也会被列入大屠杀名单的。

  何进可以选择的下策,自然是响应士大夫的号召,下达清洗宦官的命令。总而言之,为了大汉帝国、为了天下百姓,何进就与士大夫联手共进冲进皇宫,把宦官全部屠杀了。
  这种选择,从表面上看,自然是振奋人心的,按冠冕堂皇的说法,自然也是可以让帝国中兴的。其实呢?一切恐怕也不会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美好。因为在平定黄巾叛乱、凉州叛乱的过程中,董卓之类的军阀势力已崛起,只要洛阳城出现混乱,董卓之类的军阀,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随时都可以冲进洛阳城。到时,董卓之类的人,不过是换一种形式进入洛阳城罢了。

  关键是,就算事情非常成功,何进本人也看不到什么美好的前途。因为结局好一点,何进还可以在中央政府保留一个荣誉职务,继续在主席台前排就坐;如果结局差一点,何时就得提前退休了,从此享受优厚的退休工资、待遇;再差一点呢?就是连自己的命也无法保住;再差一点呢,就是被人找点罪名,然后领着全家走上刑场。


  中策呢?自然是就是何进后来选择的方法。

  既然宦官已成了臭名昭著的化身,所以自己必须得与宦官划清界限。在这种背景下,何进就选了一个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的方案。如果士大夫不同意这个方案,士大夫与宦官相互牵制的格局就可以继续保存;如果士大夫同意这个方案,他就构建一个士大夫与新兴军阀相互牵制的格局;
  从目前的发展去看,何进的选择似乎说不上愚蠢,相反还可以说得很高明。
许多事,并不是何进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
  最简单而言,如果何进告诉大家,宦官制度是先帝生前极力推行的制度,你们谁敢再全盘否定这种制度,就以大逆罪行论处。大家会接受吗?肯定不会接受的。
  因为,你何进虽然是大将军,也得讲理啊?先帝就算再英明神武,也有犯错的时候啊。总而言之,你何进敢一心包庇宦官集团,我们也赏你一顶阉党的帽子,把你干掉。

  只要我们知道这种道理,自然就会知道,何进下令让董卓进京,之所以能变成现实,自然是因为这种命令,简单的去看比较荒谬,却有着足够的、让大家接受的理由。

  帝国的权力是一定的,宦官占据的多了,士大夫占据的就少了;把宦官清洗出局,从前属于宦官的权力,自然就会转移到士大夫手中。我是说,假如没有新的力量崛起。
  这种结局,当然最符合士大夫的利益。问题是,这种结局对何进而言,可能是灾难性的。事后何进就会被踢出局,几乎是没有什么悬念的。
  从这层意义上,何进试图改变这种结局的决心,是非常大的。如果士大夫硬逼何进,何进随时都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士大夫不给何进选择机会,何进大不了就直接倒向宦官一边。

  因为类似的原因,大家看到何进提出调董卓进京的方案,自然不能坚决否定。

  处于何进的角度,他现在做出的选择,应该是没有什么明显错误的。一切就看对手怎样应招了。
  从某种意义上,袁绍、曹操只能拒绝何进提出来的方案。问题是,这样一来,清洗宦官的计划,就无法继续执行了。如果事情这样结束,士大夫与宦官并存的格局,就将继续维持。当然了,何进就可以在士大夫、宦官之间,继续玩所谓的平衡了。

  事实上,汉帝国外戚、宦官轮流坐庄的格局,就是这样不断延续的。因为,不论谁执政,也不会随便打种看似荒唐的政治格局。

  [注1]:初,桓帝欲立所幸田贵人为皇后。蕃以田氏卑微,窦族良家,争之甚固。帝不得已,已立窦后。《后汉书.陈藩》

  [注2]:苗谓进曰:“始共从南阳来,俱以贫贱,依省内以致贵富。国家之事,亦何容易!覆水不可收。宜深思之,且与省内和也。”进意更狐疑。《后汉书.何进》

  [注3]:张让子妇,太后之妹也。让向子妇叩头曰:“老臣得罪,当与新妇俱归私门。惟受恩累世,今当远离宫殿,情怀恋恋,愿复一入直,得暂奉望太后、陛下颜色,然后退就沟壑,死不恨矣。”子妇言于舞阳君,入白太后,乃诏诸常侍皆复入直。《后汉书.何进》

第六节 袁绍、董卓的应对

  袁绍、曹操一伙人看到何进这副鸟样,自然是又气又无奈。
  因为,只要你何进一声令下,我们清理个宦官集团,和砍瓜切菜没有什么分别。我们现在只需要与地方军政大佬取得某种默契就可以了,绝不可以让他们真的接近洛阳城,更不能让他们真的进入洛阳城。
  总而言之,你何进的脑袋没毛病吧。这种一加一等于二的问题,也整不明白?

  但是,何进就是一副不变的鸟样,总而言之,如果你们想让我下令清洗宦官集团,我就认为必须得调地方军队进入洛阳城,而且还必须得调董卓那种军阀化的大佬进入洛阳城。否则就会很危险,很难办。在这种背景下,袁绍、曹操一伙也实在没有办法了。

  其实呢?事情到此为止,清洗宦官的计划,就应该中止了。因为,面对何进这副鸟样,神仙也没有办法啊。

  事实上,东汉帝国的宦官政治一直可以存在,就是因为无论亲政的皇帝,还是执政的外戚,都缺乏彻底清洗宦官势力的动机。
  因为在东汉那种特殊的政治格局下,皇帝自然需要依靠宦官,才能保证自己的权力。那些权倾朝野的太后和外戚,也需要在士大夫与宦官之间找到平衡,才能有效控制局面。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说,何进这样公开搅局,袁绍、曹操一伙顺便把何进也火并了,不就得了吗?

  在分析历史与社会时,我们必须得知道帝国是什么东西?许多人总嘲笑何进、袁绍之流脑袋让驴踢了。但他们常常连帝国是什么东西也搞不清楚。

  在许多人心目中,只要用武力控制了中央政府就等于控制了帝国。问题是,帝国是一个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地域总和,帝国也是一个人口几千万的群体总和,你用武力接管一个中央政府有个屁用?

  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接管了帝国中央政府,必须得让几百里外、几千里外、甚至上万里外的军政大佬,都纷纷向你发来贺电;否则,你控制的只是一个孤城罢了。
  如果你用武力接管帝国中央政府的结果,就是几百里外、几千里外、甚至上万里外的军政大佬,都纷纷来电谴责你大逆不道的行为,更纷纷率军前来勤王,你控制中央政府的结果,恐怕就是领着全家上刑场罢了。

  一个人如果以为控制了洛阳城,就能如何如之何,那他就算身居高位,肯定是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因为就这种政治智商,也敢在权力舞台的顶峰上混,那就是想领着全家上刑场罢了。事实上,除了一些成天看武侠小说的、成天幻想穿越的初中生,谁会把政治想得这样简单呢?
围绕帝国都城的博弈,不论是走法律程序,还是走火并的道路,都也不是简单的从肉体上消灭政治对手。
  如果帝国中央、地方的大佬,都愿意承认你的地位,你的政治对手就是活着,也无法威胁你了;如果帝国中央、地方的大佬,都不愿意承认你的地位,你的政治对手就是死了,也不意味着你取得了胜利。

  只要我们知道这种简单的政治常识,自然就会知道,如果袁绍、曹操等人,必须和何进兄妹合作,从肉体上消灭宦官集团后,才有可能保持中央政府的合法性。
  否则,老皇帝刚死,袁绍、曹操一伙就冲进皇宫把小皇帝的身边的宦官全清理出局了,更把小皇帝的亲妈、亲舅舅都清理出局了,他们就是说一千遍一万遍自己是忠于皇帝的,恐怕也无法让人信服啊。

  如果真弄成这种结果,无非是让董卓换一种方式进京罢了,而且进京的理由更冠冕堂皇了。


  何进自以为走出了一步妙棋。但是如果从局外分析,显然会发现,何进的计划中,有一个难以克服的漏洞。那就是,董卓之类的人会率多少军队进京呢?
  换而言之,董卓率领三五万大军进京,也是可以的;董卓率领一两万大军进京,也是可以的;董卓率领三千大军进京,也是可以的;甚至董卓率领五百将士进京,也是可以的。

  在这种背景下,袁绍、曹操自然敢接何进的招了,因为袁绍、曹操等人,虽然不能确定董卓会率多少人进京。但是他们可以肯定,董卓率领的军队绝不会太多。这个我随后会详细分析。

  既然如此,袁绍、曹操等人,听到那何进要调董卓等人进京,自然会说了,调就调,谁怕谁?

  这就好像,何进开着一辆车,与袁绍、曹操开的车抢道,何进踩着油门就是玩命向前冲,本来以为袁绍、曹操一伙会闪避,却没想到袁绍、曹操一伙也踩着油门向前冲,总而言之,我到要看看谁怕谁?赵括的老爸曾说过,狭路相逢勇者胜,从某种意义上,这是至理名言,问题是,许多时候,它会弄巧成拙的。

  董卓接到让他率军清君侧的诏书后,自然知道,这是一个标准的伪诏。因为这是大家要背着皇帝,冲进皇宫展开大屠杀,这是什么性质的事呢?所以,上面虽然盖着在大将军的印信,它也是一个伪诏。

  就算皇帝还是一个未成年,上面也应该盖皇帝第一监护人太后的大印啊,而诏书上的命令,竟然让董卓率军逼迫皇帝第一监护人太后,它自然更是一个伪诏。

  更主要的是,内廷、外廷相互牵制的政治格局,这是东汉历代皇帝都承认的事实,老皇帝刚死,下面的人背着小皇帝、背着太后,就要彻底打破这种政治格局,这是标准的想造反啊。

  当然了,对于董卓而言,他最多考虑的问题是,并不是这个诏书的真伪问题。因为,如果对董卓不利,这个诏书就皇帝亲自颁布,董卓也不会听的;如果对董卓有利,就是皇帝亲自下令禁止董卓这样做,董卓也会做的。
现在的问题是,董卓应该率多少军队进京呢?
  率领五百人进京,肯定是不可以的,因为董卓率领这样多的人进京,那不过是传说中的肥猪拱门罢了,因为这样进了帝国都城,他再想摆脱中央政府的控制,就比较难了。要知道,汉灵帝活着的时候,就一直想调董卓到中央政府工作的。
  率领三五万人进京,好像是可以的,实际上是不可以的。因为董卓真敢这样做,他肯定就无法接近京城了。因为,何进、袁绍、曹操在给董卓下令之后,肯定会密切注视董卓的军事行动;换而言之,董卓如果敢这样做,随时还会接到让他就地驻扎、甚至退回驻的诏书。因为,董卓早已军阀化了,这种人率领军事主力大举向帝国都城行军,谁也会吓坏的。

  何进在最初调董卓进京时,估计就已考虑到了这种可能性,换而言之,只要董卓敢这样做,袁绍、曹操等人肯定得拉稀了。如果是这样,那清洗宦官集团的计划就只能终止了。
  当然了,出现这种结果的可能性,其实是微乎其微的,甚至何进布局时,也不敢真想着靠这种机会获胜。因为,董卓早已军阀化了,他现在最大的目标,自然借机向中央政府插一脚。他现在只要玩的巧妙的一点,就有机会把脚伸入帝国中央政府,他自然不会白白错过这个机会。
  更主要的是,如果董卓真的敢率军事主力赶赴洛阳城,其它大佬在他背后插一脚,他就有可能进退失据的。如果是这样,就算董卓在洛阳城暂时掌握了主动权,也很容易输得一干二净。

  所以,董卓在接到诏书后,就率领了三千军队进京。你也别说,这个数字的军队实在搔在了何进、袁绍、曹操的痒痒处。因为乐观的考虑,这样一枝军队肯定无法威胁帝国中央政府,相反帝国中央政府处理的好一点,也有可能趁机解除董卓的兵权,因为帝国中央政府的军队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
  但是,从悲观的角度考虑,这三千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师,一旦进入帝国都城,谁也不敢保证它不会失控,更主要的是,董卓虽然率领了三千军队,但是他身后有强大的、庞大的凉州兵团做后盾。

  其实,此时的袁绍、曹操自然是艺高人胆大,所以敢接何进的招;董卓更是艺高人胆大,所以才敢配合袁绍、曹操表演。因为处于董卓的位置上,敢亲自率三千将士到洛阳城的人,也实在不会很多。
  董卓不好好呆在自己的地盘里,却是奉诏率领三千将士到帝国都城清君侧,这也实在有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意味。因为,亲自率领三千将士远离自己的地盘,一旦出现了意外,董卓就有可能被帝国中央政府扣留、甚至被借机除掉。

  当然了,为了防止某个军事将领独控局面的结果出现。在调董卓进京时,王匡、桥瑁、丁原、鲍信也接到了类似的命令,这些人所率领的军队,虽然没有确切的数字,但是应该也不会少于两三千,所以凭董卓区区三千人进京,应该是不会失控的。

  在这种背景下,基于董卓的想法,也许就是趁此机会到中央政府插上一脚,因为以何进当时的处境,肯定很想依靠新兴的军阀集团制约士大夫集团,所以董卓进入帝国都城,在洛阳城兼个高级军政职位应该是没问题的。以后,他让这三千兵马在帝国都城生了根,再以强大的、庞大的凉州兵团为后盾,自然会成为帝国举足轻重的大佬。

  当时的董卓,也许并没有想到后来的结局,因为凭区区三千兵马全面接管帝国中央政府,实在有点像讲阿拉伯的故事。

第七节 何进兄妹的应对


  对于何进兄妹而言,当时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逼迫宦官集团主动下野。如果是这样,士大夫集团在朝,宦官集团在野,何进居于中间,自然可以继续玩所谓的平衡了。

  事实上,东汉帝国以前的最高权力交接,通常就是这样完成的。也正因为这种原因,所以东汉帝国才会出现外戚、宦官集团轮流坐庄的怪胎格局。

  如果宦官集团只是下野了(他们交出了主要的军政权力,但是他们的势力并没有真正瓦解),那他们在特定的时候,自然可以继续上台。对此,只要看看东汉过去的历史,就可以知道了。

  所以,基于宦官集团的利益,他们肯定也希望这次最高权力交接,就用这种方法完成。所以汉灵帝刚死,宦官集团为了避免与何进矛盾激化,就把宦官集团的激进派首脑蹇硕交了出去。

  蹇硕是西园八校尉之首,汉灵帝活着的时候,就让节制其它西园校尉,甚至让大将军何进也受他的节制。因为蹇硕在军界拥有这样高的地位,所以看到何进成天士大夫集团瞎掺和,自然不愿意轻易妥协,甚至产生了火并何进的念头。
  但是因为其它大宦官,都希望按传统办事,换而言之,在小皇帝没有长大成人前,他们尽量避免与外廷矛盾激化。在这种背景下,蹇硕虽然手握兵权,却因为不能得到其它大宦官的响应,瞬间就万劫不复了。
  因为,在其它大宦官眼里,留下蹇硕,宦官集团与外廷的矛盾,就会难以调和。所以,他们把蹇硕策划火并何进的文字内容交给了何进。这样一来,蹇硕密谋火并大将军的证据确凿,自然马上被正法了。


  既然宦官集团有和平解决争端的诚意,而且何氏兄妹也有保存宦官集团、士大夫集团并存格局的动机。事情显然还存在缓和的机会,在这种背景下,何太后就制订了一个和平解决大家争端的调解方案。

  何太后说了,宦官集团参与国政,是历代先皇都认可的;至于先帝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先帝尸骨未寒,让我一个妇道人家,全面颠覆大汉帝国的百年政治,全盘否定先帝的既定政策,我以为是非常不妥当的。至于说到贪污腐败问题,宦官集团自然有;但士大夫集团就没有了吗?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对事不对人,换而言之,在打击贪污腐败时,我们不能以党争为基调。[注1]

  在传统历史中,大约总是说何进想清除宦官集团,但是因为何太后不同意,所以一直犹豫不决。其实呢,基于何进的利益,他也不可能想清除宦官集团。
  所以,相关内容,大约只是何进对士大夫集团推脱之词。总而言之,我何进一再请求太后支持我们的正义行动,问题是,太后就是不同意。既然如此,我们不妨采取一个比较折衷的方案吧。再总而言之,我们适当削弱一下宦官力量就可以了,实在没有必要彻底铲除宦官政治。当然了,何进的目的是显然的,那就是继续保持士大夫集团、宦官集团互相牵制的格局。
面对何进这种行为,袁绍一伙那是又气又恨,就假传何进的命令,让地方官员拘捕宦官的亲属。[注2]

  这样一来,何进就有些骑虎难下了,因为在这种背景下,宦官集团的情报系统再差劲,也马上会炸了窝的;因为这似乎意味着,宦官集团试图通过妥协过关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总的来说,士大夫集团这一招够阴毒的。因为这等于给何进交了一份投名状。


  事情走到了这一步,何进自然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于是就开始被袁绍一伙绑架走了。因为处于士大夫集团、宦官集团的夹缝之中,何进退也不是,进不也是。在这种背景下,何进下令让士大夫集团的鹰派占据帝国主要职务,并且再次下令让董卓向洛阳城靠近。[注3]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宦官集团终于发现,一味妥协下去只是死路一条,所以宦官集团终于决定反击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局面就有些要失控了。问题是,如果不知道后来的历史,就从目前的情形去看,相信谁也看不出来,帝国马上就要失控了。

  宦官集团已丧失了先手,而且地方军政大佬,也都纷纷表示愿意清洗他们,凭他们现在的力量,就算想玩命,估计也无法掀起太大的风浪。而且,宦官集团从前一再妥协,让他们内部的凝聚力,已越来越弱了;就算他们现在想进行紧急动员,也难以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所以,只要士大夫集团发动凌厉的一击,就足以让宦官集团万劫不复的。

  而那些纷纷向洛阳城靠近的地方军队呢?从正常情况下,也没有机会进入洛阳城的。当时的洛阳城,虽然没有后世的开封汴梁那样牛,总而言之开口闭口的八十万禁军如何如之何,但是区区几千地方军队,就想威胁洛阳城,那也把他们说得太神奇了。

  一切是显然的,不要说董卓率领三千军队了,就是让董卓率领十万大军,他也不敢说自己肯定能攻破洛阳城。因为,当时的洛阳城是什么地方?那是帝国的都城,这里可以调动的人力、物力、财力,那是惊人的,而且城墙肯定又高又大,护城河又深又阔;如果当时有人说,董卓率领三千兵马,就有机会攻入洛阳城,肯定会让人们喷一脸唾沫,因为董卓是天神下凡啊?你看武侠小说,看得走火入魔了吧。再说了,就是在武侠小说中,那些会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的大哥,也没有这样牛吧?

  简单的去看,一切就在袁绍、曹操的掌握之中。问题是,后来的变化,实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因为,袁绍一伙在围攻皇宫时,竟然让张让一伙带着皇帝跑出了皇宫,更让他们跑出了洛阳城。

  关键是,士大夫集团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找到皇帝;所以当他们在洛阳城外找到皇帝时,董卓也率军赶到了。现在,董卓想进洛阳城,还有什么难度吗?估计是没有了。因为,董卓作为护驾的功臣,自然可以堂而皇之的跟着皇帝进入洛阳城。

  士大夫集团想借皇帝的名义,阻止董卓进入洛阳城。当时就被董卓拒绝了。因为你们是什么东西?你们把洛阳城折腾的乌烟瘴气,让人把皇帝都劫持出了洛阳城。现在,我实在怀疑你们保护皇帝的能力,更怀疑你们让洛阳恢复正常秩序的能力;所以,为了皇帝、为了帝国、为了百姓,我必须得进洛阳城!

  如果局势没有失控,董卓再会说冠冕堂皇的大话,估计也无法进入洛阳城的。问题是,现在局势已失控了,董卓的军队担当起了保护皇帝一行人安全的责任,自然没有人能阻止他率军进入洛阳城了。


  [注1]:进乃白太后,请尽罢中常侍以下,以三署郎补其处。太后不听,曰:“中官统领禁省,自古及今,汉家故事,不可废也。且先帝新弃天下,我奈何楚楚与士人共对事乎!”《资治通鉴》

  [注2]:进不许。绍又为书告诸州郡,诈宣进意,使捕案中官亲属。《后汉书.何进》

  [注3]袁绍惧进变计,因胁之曰:“交构已成,形势已露,将军复欲何待而不旱决之乎?事久变生,复为窦氏矣!”进于是以绍为司隶校尉,假节,专命击断;从事中郎王允为河南尹。绍使雒阳方略武吏司察宦者,而促董卓等使驰驿上奏,欲进兵平乐观。《后汉书.何进》

第八节 宦官集团的应对


  张让临死时,史书是这样记录的。

  追急,张让等悲哭辞曰:“臣等殄灭,天下乱矣。惟陛下自爱!”说完,都投河自杀。《后汉书.宦官》。

  史官在写这段话时,恐怕也是充满了欲说还休的感觉,因为张让的预言,显然被历史证实了。张让等人死了,小皇帝不久后,就被废杀了。新上来的皇帝呢,也一直稳坐傀儡之位。而天下呢,在在那些一心要清除宦官的大佬(士大夫与军阀)折腾下,更乱的不可收拾了。

  汉灵帝死后,基于张让、赵忠等大宦官的想法,自然是主动退让一番,然后继续保持两大集团并立的格局,因为这是帝国的传统。换而言之,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时间里,小皇帝继位后,皇帝与宦官集团通常都会退出政治舞台的正中央,而外戚和士大夫集团开始全面进入政治舞台的正中央。

  所以,在汉灵帝死后,大宦官蹇硕提议用武力解决何进时,马上受到张让、赵忠等大宦官的集体反对,因为这种计划实在不符合东汉帝国的传统,更主要的是,这有可能会让帝国走向混乱。
  在这种背景下,张让、赵忠就把蹇硕交给了何进。张让、赵忠这样做的目的,显然是希望何进与士大夫集团相信,他们愿意适当退缩,保持帝国传统的权力格局。当然了,在这种背景下,大宦官蹇硕就成了这场政治斗争的第一个牺牲品。

  因为,内廷、外朝的矛盾太过激烈。所以,何进处于两大势力的平衡点上,自然成为双方归怨的对象。

  在士大夫集团看来,何进实在有些该死,因为让他下令清洗宦官集团,他却是想方设法的推脱,甚至不惜拉新兴的军阀集团进来搅局。

  在宦官集团看来,何进也实在该死,因为宦官集团、士大夫集团并存的格局,是先帝生前既定的基本国策,你何进身为大将军,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竟然不敢旗帜鲜明的表示支持,你实在有些愧对先帝的信任。

  而在这种背景下,何进的弟弟车骑将军何苗,显然成为宦官集团比较中意的对象。因为,从历史书上我们可以看出来,何苗那是旗帜鲜明的站在宦官集团一边。[注1]
宦官集团为什么会突然产生火并何进的想法呢?一方面自然是受形势所迫,因为士大夫集团现在越来越露骨了,如果宦官集团再不反击,估计只能坐待而亡了;另一方面呢?宦官集团大约是希望让何苗取代何进。
  因为在当时背景下,如果没有一个态度强硬的外戚主持局面,士大夫集团这种蠢蠢欲动的局面,是不会停止的,相反随时都会失控的。

  基于何进的利益,自然也是希望土大夫集团与宦官集团和平解决争端,但是面对士大集团的嚣张气焰,何进显然一直不敢旗帜鲜明的反对。
  与此相比,他的弟弟何苗则不同了,何苗显然是旗帜鲜明的表示,何氏家族应该与宦官集团站在一起。
  在这种背景下,宦官集团自然认为,如果击杀何进,换何苗上位。就有可能实现新的平衡。但是,大家的争斗已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所以宦官集团的这种想法,终于还是落空了。因为宦官集团杀掉何进后,还没有来得及重新布局,袁绍一伙就冲进皇宫把宦官集团屠杀殆尽了,而且趁机把政治上倾向于宦官集团的何苗也火并掉了。

  很早以前看这段历史,我最疑惑不解的地方就是,在大家剑拔弩张的时候,何进竟然再一次进宫了。因为我们必须得知道,在何进最后一次进宫时,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首先何进、袁绍、曹操一伙密谋屠杀宦官集团的计划,已快成为公开的秘密了;其次,帝国中央政府已秘密(其实是公开)的调动地方军队向帝国都城靠拢;更主要的是,袁绍以何进的名义,还向地方政府发布了拘捕宦官集团外围成员的命令;而且董卓还向帝国政府正式上书,总而言之,我要率军清理祸国殃民的宦官集团。
  在这种背景下,宦官集团就算全是由瞎子、聋子组成,肯定也知道马上风雨欲来了;而宦官集团是一个庞大的、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他们的情报系统也不是摆设;所以何进、袁绍、曹操一伙的行为,在宦官集团的眼中,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所以,在何进入宫时,士大夫集团的人都劝何进,千万不要进宫了。因为,都到了这般田地,你何进入宦官集团控制的皇宫,那不是找死吗?

  简单的去看,自然是因为何进蠢的跟头猪一样,所以才会没事自投罗网;甚至而言,就是一头猪,也会知道,在这种背景下进宫,是注定无法活着走出来的。
  所以更合理的解释应该是,何进相信,他曾试图阻止士大集团火并宦官集团的努力,宦官集团也是知道的。而且何进这次进宫的目的,从情理上分析,大约还是想着与宦官集团密谋,如何和平解决相关争端。所以他相信宦官集团缺乏火并他的动力。但是,何进却没有想到,他的努力并不能让宦官集团满意,所以宦官集团已决定用他的脑袋,拉开反击士大集团的序幕。
宦官集团的杀何进的目的,大约有三个。

  第一、就是让何苗取代可进,因为何苗的政治态度比何进更倾向于宦官集团。

  第二、就是把何进当成替罪羊交出来,总而言之,以前秘密清洗宦官集团的罪魁就是何进,何进已死,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了。换而言之,宦官集团还是希望通过有理、有利、有节的回应,让两大利益集团的矛盾就此暂时化解。

  更主要的是,宦官集团也借何进的人头,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说得具体点,那就是你们千万不要把我们的忍让,当成我们的软弱;换而言之,我们不希望与你们火并,并不代表我们不敢与你们火并,更不代表我们没有资本与你们火并。只要你们不服气,咱们就刀刀见血的打两局,看看谁会认怂?
  现在,何进只是第一个牺牲品,如果你们觉得这样小打小闹不过瘾、不刺激,咱们慢慢的往大铺摊子,到时大不了让洛阳城血流成河;最后大不了把大汉帝国打得崩了盘。
  如果袁绍等人知道后来的结局,肯定会被宦官集团这种气势镇住,问题是,大家谁也不知道后来的结局,更认为事情不会演变得这样难以收拾。所以,一看宦官集团敢这样玩横,当时就率军火并宦官集团了。

  第三、就是扶植与宦官集团关系比较密切的士大夫成员,接管政府主要官职,然后重新实现两大集团相互制约的格局。
  而且从历史书的字缝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来,张让一伙早已与士大夫集团的一些代表人物建立了合作关系,因为杀掉何进后,张让马上就以皇帝的名义任命前太尉樊陵为司隶校尉,少府许相为河南尹(这两个职务,不久前才由袁绍、王允担任的)。[注2]

  关键是,从后面的情形去看,樊陵与许相,都也愿意接受这个任命。因为,不久后,这两个就被袁绍一伙杀了。[注3]。如果樊陵、许相没有流露出与宦官集团合作的意思,更没有要接受宦官集团发出的召书,绝不会这样死于非命。

  如果仔细分析整个斗争过程,宦官集团的选择,应该也没有什么明显的错误。但是,宦官集团没有想到,何进的脑袋刚被扔出皇宫,士大夫集团就开始了疯狂的反攻;因为他们竟然马上就率军开始强攻皇宫了。


  [注1]:苗谓进曰:“始共从南阳来,俱以贫贱,依省内以致贵富。国家之事,亦何容易!覆水不可收。宜深思之,且与省内和也。”进意更狐疑。《后汉书.何进》

  上面的内容,显然是士大集团的说法,一切是显然的,如果何氏兄弟控制了话语权,何苗在历史书上,自然不会这样说话的。
  就好像鲁肃劝孙权与曹操火并到底时,写到书面上,自然是汉室、国贼云云,而在私下分析时,就是他们个人的利益了。

  当然了,何苗在历史书中怎样说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何苗旗帜鲜明的试图站在宦官集团一边,显然是无可否认的。

  [注2]:于是尚方监渠穆拔剑斩进于嘉德殿前。让、珪等为诏,以故太尉樊陵为司隶校尉,少府许相为河南尹。《资治通鉴》

  [注3]:袁绍与叔父隗矫诏召樊陵、许相,斩之。《资治通鉴》

第九节 董卓进入洛阳城

  因为,袁绍一伙进攻皇宫,是临时起意的事,所以一切进行的非常突然,突然的都有些让人来不及思考。又因为禁军内部又有军阀势力(董卓的弟弟当时就是禁军中的重要将领)瞎起哄[注1],所以整个局势当时就混乱了起来。

  我在写两晋的政治博弈时,曾说过,在一片混乱的背景下,任你再聪明、再理智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在那种背景下,你除了拿刀猛砍出一条出路外,似乎只能求上帝保佑了。
  事实上,在那种一片混乱的背景下,你越聪明、越理智,通常只会死的更快些。因为,你越聪明、越理智,就越容易认为对方不会干傻事,问题是你的对手就是顾前不顾后的,动不动就要和你同归于尽的二杆子,你有什么办法呢?

  宦官集团的选择,按理说并没有明显的错误。因为,政治斗争并不是武侠小说中的江湖大火并。宦官集团怎么也没有想到,何进的脑袋刚被扔出去,外面的军队就开始大举进攻皇宫了。

  士大夫集团当时的决定,是仓促间做出的。所以,整个行动就充满了盲目性,而且整个过程进行的非常不顺利;因为皇宫内有着强大的武装力量,更有着复杂的工事;几千临时起意的军队,想迅速攻进皇宫谈何容易呢?
  最后,为了攻入皇宫,袁绍一伙竟然决定用大火烧开皇宫大门;这样一折腾,自然是折腾的惊天动地;最后虽然攻进了皇宫,并把宦官集团杀得一片狼籍,但是张让、赵忠却逃出了皇宫,更把小皇帝、陈留王(后来的汉献帝)也带出了皇宫,而且还逃出了洛阳城。

  董卓的情报系统获得了这个惊人的信息后,自然下令马上火速行军,等士大夫集团在黄河边找到皇帝一伙时,董卓也率军赶到了。虽然士大夫集团把张让、赵忠都逼得跳了黄河,但是面对随之而来的董卓,却一下傻了眼。

  表面上,董卓与皇帝一行人相遇,是偶然的。其实呢,它显然是董卓的情报系统,在获悉洛阳城这种惊人巨变后的成功行动。因为,董卓早已驻扎在了洛阳城效外,只是因为帝国中央政府还没有发生大火并,所以董卓一直不敢率军强行接近洛阳城罢了[注2]

  在洛阳城内发生巨变后,董卓的军队自然马上就开始了行动。当时的董卓,并没有选择直接进入洛阳城,因为这样进入洛阳城,多少还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更主要的是,洛阳城也绝不是地方军队,想进就能进的地方。别看当时一片混乱,只要洛阳城的大门都关闭,不要说董卓不敢率军攻城了,就算他敢率军攻城,也不可能攻入洛阳城的。

  董卓率领的三千军队,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所以相关的情报工作自然不会作的太差。更主要的是,董卓的弟弟当时就是何进的重要下属之一,在火攻皇宫的时候,董卓的弟弟就是重要参与者之一[注1]。
  在这种背景下,董卓对洛阳城发生的一切,自然会知道的非常详细(因为整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注3],当他得知皇帝已逃出洛阳城(或是被宦官挟持出洛阳城)后,马上就想办法与皇帝偶遇,因为只要与狼狈不堪的皇帝偶遇,自然可以用护驾的名义进入洛阳城了。

  当士大夫集团阻止董卓和他们一块进入洛阳城时,董卓就问了,凭什么啊?士大集团就说了,这是皇帝的旨意。董卓一听,当时就火了,因为我操你大爷的,皇帝就在我眼跟前,我怎么没听见皇帝说让我撤军啊?你们再胡咧咧,老子现在就按假传圣旨的罪,法办了你们。

  再说了,皇帝这副怂样,连个话都说不清楚[注4],在这种非常时候,我们还听皇帝的指挥,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就凭你们能说出这种的话来,我也必须得跟着皇帝进洛阳城,否则,帝国就任由你们这种白痴瞎折腾,随时都可能崩盘的。

  你们这帮人,工作是怎么干的?不就是清理几个为害国家的大宦官吗?随便派几个司法官员,拿着圣旨就能解决的事,你们竟然弄得洛阳城火光四起,弄得皇帝都逃出了洛阳城。叫我怎么说你们呢,看来二代就是二代,除了会拼爹,狗屁也不会?

  你们现在叫我撤军,我凭什么撤军?因为我实在怀疑你的工作能力,我更怀疑你们保护皇帝的能力。所以在我没有确定皇帝处于绝对安全位置时,在我没有确定中央政府步入正轨时,我是不会离开皇帝的。
  在这种时候,我继续任由你们这些二代胡折腾,我能对得大汉列祖列宗,能对得起天下百姓吗?

  在这种背景下,董卓一伙遂取得了合法参政的机会。总而言之,你们一伙人让洛阳城一片动荡,让皇帝无法安居,所以我有义务也有权利,代表全国人民监管你们的工作。在这种背景下,中央政府以后举行任何大型会议,董卓自然都有权列席参加了。

  从法理上、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似乎无法阻止董卓干政了;那用武力呢?显然也是不能的,因为想火并这三千虎狼之师;需要付出的代价将是惊人的;董卓这三千虎狼之士,既然敢进入洛阳城,肯定就已做好背水一战的准备。想把这三千虎狼之士拿下,肯定得把洛阳城打得血流成河。
  更主要的是,刚刚结束的一轮火并,已把洛阳城折腾的一片混乱了。如果再来一轮大火并,洛阳城肯定更会乱成一锅粥的。到时候,洛阳城也就不是洛阳城了。换而言之,洛阳城就有可能丧失号令天下的资格。

  当然了,董卓率军进入洛阳城,也并不意味着董卓可以控制帝国都城,因为董卓毕竟只率领了三千人,而帝国都城内的军队,显然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如果事情只是发展到这一步,董卓的野心也不会膨胀的,因为事情只发展到这一步,董卓不过是洛阳城内几大军事力量之一,绝不会在洛阳城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


  [注1]:吴匡等素怨苗不与进同心,而又疑其与宦官同谋,乃令军中曰:“杀大将军者即车骑也,土吏能为报仇乎?”进素有仁恩,士卒皆流涕曰:“愿致死!”匡遂引兵与董卓弟奉车都尉旻攻杀苗,弃其尸于苑中。《后汉书.何进》。

  [注2]:卓不受诏,遂前至河南;邵迎劳之,因譬令还军。卓疑有变,使其军士以兵胁邵。邵怒,称诏叱之,军士皆披,遂前质责卓;卓辞屈,乃还军夕阳亭。
  夕阳亭就在洛阳城的郊外,因为后来贾充出镇关中时,公卿们就是在夕阳亭为贾充饯行的。《资治通鉴》

  [注3]:“适逢黄昏,袁术于是纵火烧南宫的青琐门,想以此威胁宫中交出张让等人。”《资治通鉴》

  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出来,事情发生在黄昏时分。

  “董卓至显阳苑,远见火起,知有变,引兵急进;未明,到城西,闻帝在北,因与公卿往奉迎于北芒阪下。”《资治通鉴》

  从这句话中,我们大约可以看出来,董卓等人遇到皇帝,已是快天亮的事了。

  事实上,仅这样分析相关内容,就可以知道,董卓遇到皇帝,实在说不上偶遇。因为,相关过程是整整一黑夜,这样长的时间,董卓自然有足够的时间运作这种偶遇。

  [注4]:帝见卓将兵卒至,恐怖涕泣。群公谓卓曰:“有诏却兵。”卓曰:“公诸人为国大臣,不能匡正王室,至使国家播荡,何却兵之有!”卓与帝语,语不可了;乃更与陈留王语,问祸乱由起,王答,自初至终,无所遗失。《资治通鉴》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