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文学评论|张畅:论诗人作家黎正光长篇小说《仓颉密码》中的英雄书写(总第305期)

新诗天地2021-07-31 13:36:55

文学评论:


编者按:诗人小说家黎正光的史诗传奇历史小说《仓颉密码》,全书以少年仓颉立志发明新的记事记数之法开始,展开了仓颉一生跌宕起伏的人生传奇故事。贯穿全书的有原始野性而又凄美绝伦的爱情故事,有百折不挠永远在求索中发明象形字的“仓颉精神”,有野蛮时代人性与兽性的惨烈搏杀,有充满侠义之气救人于危难的仓颉行为方式的多种展现,有不同部落中各种图腾崇拜和神奇的图腾禁忌,有各种原始巫术和原始宗教的起源揭秘,有群婚野合时代人与人、人与动物最神异的相互依存故事,有神秘古星象留下的众多启示……这部具有史诗性意义的鸿篇巨制,燃烧的是一脉相传的华夏传统文明圣火。

这是真正的诗篇,另一种意义和高度上的诗篇!所以我们编发了张畅的这篇评论,以飨读者。



论《仓颉密码》中的英雄书写


文/张畅





【摘要】:《仓颉密码》塑造了远古氏族社会的英雄群像,不仅凝聚深厚的炎黄文化内涵,而且折射出新的时代特征,填补了当代文学远古历史英雄形象的空白,为远古题材历史小说创作的发展注入活力,呈现出以下三个方面的艺术特质:一是世俗伦理的融入;二是本能欲望的描写;三是炎黄文化内涵的发掘。《仓颉密码》的英雄书写冲破了十七年文学的社会学模式,摆脱了80年代的历史真实论,并且避免了当下历史英雄的恶俗化书写,成为炎黄英雄书写的艺术典范。

【关键词】:历史英雄;炎黄时代;仓颉精神。  

【关于《仓颉密码》作者】:黎正光,四川成都市人。曾任《四川工人报》文学编辑、四川青年诗人协会副会长、《汉语文学》网站总编辑等职。在《诗刋》、《人民文学》、《星星》、《人民日报》、《诗歌报》等全国数十家报刊发表过近八百首(章)诗歌作品。出版有诗集《生命交响诗》、《雪情》、《血羽之翔》、《时间之血》和八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仓颉密码》,创作有影视作品《牧狼人》、《仓颉密码》、《疯狂的芭蕾》等,眼下正创作的具有藏地特色的长篇小说《牧狼人》,已完成有二十多万 字了。现在北京从事影视工作。



英雄书写是古今中外文学创作的普遍主题,它以英雄形象塑造为基本手段,通过对英雄的英勇行为与精神气质的描写,反映人类普遍存在的英雄情结,折射特定时代的价值标准与文化内涵。就历史小说的英雄书写而言,历史英雄塑造走过曲折而艰难的道路,从文革时期的“高大全”、“三突出”到当下的戏说历史,历史英雄书写暴露出政治化、现代化、戏谑化等弊端,尽管近年来涌现出《曾国藩》、《雍正皇帝》、《张居正》等优秀作品,但较多集中在明清之际的近代历史,先秦以前的远古历史很少映入作家的创作视野。从这个意义上说,黎正光《仓颉密码》率先将炎黄远古英雄作为文学表现对象,塑造出原始氏族社会的英雄群像,不仅凝聚了深厚的炎黄文化内涵,而且呈现出新的艺术特质,有效地克服了历史英雄书写的艺术顽疾。





1、仓颉:开拓进取的民族英雄


   《仓颉密码》是第一部探寻象形文字起源之秘的历史小说,作品以炎黄时代发明象形文字的仓颉为主人公,全方位展现了民族英雄仓颉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众所周知,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英雄,无论是古希腊荷马史诗中的阿基琉斯与奥德修斯,还是《山海经》、《淮南子》、《周易》等典籍记载的后羿、女娲与蚩尤,都记述了上古时期的民族英雄。然而由于年代的久远与史料的缺乏,远古英雄始终笼罩着浓厚的神话色彩,成为历史小说创作较少涉足的禁区。作者黎正光却凭借着坚韧的毅力,历经二十余年的文化考察,搜集了大量的炎黄文化史料,“作者借鉴汲取了神秘主义与魔幻主义的现代艺术表现元素,对炎黄时代的人物与事件作了还原法的处理,剔出了神话色彩,让那些被视为神的人物作为普通人回到了我们的文化视野,使我们看到一个有血有肉充满人性的发明家仓颉。”[1]《仓颉密码》浓墨重彩描绘的仓颉形象,不仅凝聚着炎黄文化的精髓,而且象征着薪火相传的民族精神,具体说来仓颉这一英雄形象呈现出以下特征:

首先,与天命抗争的自由意志。“人之为人的最本质的东西就在于人有自由,能够独立自主,不受外物和他人的支配和奴役。”[2]然而原始氏族社会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古人对变幻莫测的大自然感到恐惧,只能将命运交给神灵去主宰。荷马史诗中的英雄相信并服从命运的安排,比如阿基琉斯出生后被母亲握住脚踵倒浸在冥河水中,除脚踵外周身刀枪不入,却宿命般被阿波罗的暗箭射中脚踵而死。俄狄浦斯遵从神谕进入忒拜城,破解了斯芬克司的谜语,却无法逃脱弑父娶母的命运。与古希腊英雄不同,仓颉不再祈求上苍保佑,而是坚定依照自己的意志,与命运进行积极的抗争。仓颉不满足于原始落后的结绳记事,受到世间万物的启发想要发明新的记事方法——象形文字,为此仓颉闯入白狼部落祭祀禁地,记录岩石上的原始壁画,偷窥炎帝部落的祭青苗仪式,多次遭到追杀险些丧命。仓颉绝不屈从于命运的安排,没有把幸福的希望寄托在神灵的保佑,而是靠自己的双手努力争取幸福,从而迸射出人的理性价值与创造的力量,在蒙昧的原始社会点燃了华夏文明起源的火种。

其次,勇于开拓的创新精神。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宙斯靠天秤来决定战争的胜负,阿基琉斯敢于同神灵较量,结果把天神打得狼狈逃窜,《奥德赛》中的奥德修斯虽然有雅典娜的帮助,仍然靠自己的智慧争取胜利。如同叛逆不羁的古希腊英雄阿基琉斯与奥德修斯,仓颉也具有强烈的开拓进取精神,为了方便天下的民众记事,仓颉毅然离家出走,游历天下部落发明象形文字。仓颉的生命意识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与求知欲,越是危险的地方的地方越有诱惑力,越是神秘的地方就越想去,每见到新鲜事物就掏出羊皮本记录下来,展开丰富的联想力创造形象文字符号。为了发明象形文字,仓颉拒绝了炎帝部落的高官厚禄,经受住涿光酋长美色的诱惑,遭到蚩尤部落的追杀,虽历尽艰辛却不悔其志:“我此生要做的大事不就是收集、整理、发明象形文字么?白狼部落留我,西陵部落留我,炎帝与空桑氏、涿光氏留我,我都没应允他们;蚩尤追杀我,现在又找寻我,不都是为了象形文字么?”[3]发明象形文字成为鼓舞仓颉不断前行的精神动力,仓颉所焕发出的开拓进取精神,显得真实可信且深邃厚重,彰显出民族文化重建的现实意义。

第三,为苍生谋福祉的开阔胸襟。为拯救民众不惜牺牲自我是英雄的重要精神特质,《圣经•创世纪》中圣徒摩西反抗埃及人的压迫,带领希伯来人进行艰苦卓绝的远征,终于回到幸福的家园。与之相比,仓颉具有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当他看到天下百姓饱受结绳记事之苦,便立志为发明象形文字以改善民生,仓颉深刻认识到象形文字造福百姓的意义:“象形文字是描绘世间天地万物形象的字。这些字不仅容易辨识,而且还易记住,以后天下民众,见了这些象形字自然会明白。”[4]仓颉耗尽毕生心血发明象形文字,使读者不仅感受到仓颉心系天下苍生的开阔胸襟,更凸显出象形文字对华夏文明的重要意义。象形文字的诞生,不仅促进了汉语言的统一,而且推动了中华民族的融合,极大地方便了原始氏族社会的文化交流与知识传播,从而翻开了华夏文明史的第一页。

美国学者伯恩斯和拉尔夫充分肯定了古希腊英雄的功绩,“他们不肯屈从祭司或暴君的指令,甚至拒绝在他们的神祗面前低声下气。他们的态度基本上是非宗教性和理性主义的,他们赞扬自由探索的精神,使知识高于信仰。”[5]这同样适用于概括仓颉精神的内涵:仓颉崇尚理性与创造,热爱自由张扬个性,肯定人的价值与尊严,对当下的文化建设无疑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作者黎正光以敏锐的艺术直觉,切入到仓颉精神的深处,从而激活了遮蔽已久的炎黄文化资源,发掘出破解华夏文明起源之谜的文化密码。




2、蚩尤:善恶交织的乱世枭雄


蚩尤是家喻户晓的神话传说人物,《史记正义》记载:“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慈仁。”由于炎黄历史是缺乏文字记载的史前时代,史料的缺失使蚩尤湮没在历史的深处,成为人们口耳相传的神话人物。如何揭开千百年来笼罩在蚩尤身上的神秘面纱,再现真实的蚩尤形象,成为作家绕不过去的艺术难关。

因此,作者在严谨考证的基础上,加以合理的艺术想象,复活了血肉丰满的生命个体,使千百年来神话传说中的蚩尤走下神坛。自古以来,能否英勇善战是评判英雄的首要标准,如同“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蚩尤性格暴躁力大无穷,是所向披靡的战神。“头戴皮盔身穿虎皮褂的蚩尤,虎视眈眈坐在虎皮大椅上。从他那腰宽臂壮鼻高且直嘴唇阔大的外形中,能让人感到无穷的勇武之气,而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眼,又透出一股目空一切的凌人盛气。”[6]涿鹿之战蚩尤身先士卒,与轩辕狭路相逢,“轩辕与蚩尤在军队的大圆圈中你来我往,两支长剑左劈右刺,不断上下翻动,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7]然而蚩尤关键时刻有勇无谋,不顾军队尚在南方,在平羌原野与轩辕展开决战。蚩尤不屑运用偷袭战术,给了轩辕充分的准备时间,最后败退到云崖岭,宁愿战死也不忍辱偷生。

《仓颉密码》在表现蚩尤英勇善战的同时,并没有忽略蚩尤作为普通人的一面,作者花费更多笔墨描写蚩尤的世俗生活。比如蚩尤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并知人善用,当蚩尤认识到象形文字的重要作用时,千方百计挽留仓颉并委以重任。蚩尤好大喜功,喜欢别人奉承他的功绩,并为此洋洋自得,吩咐仓颉在泰山凿刻象形文字,为自己的战绩树碑立传。蚩尤遇到挫折也会毫不掩饰地痛哭流涕,也能包容别人的错误,比如蚩尤得知王妃竹媛与仓颉私通,尽管内心怒火中烧,但最终还是宽恕了竹媛。与蚩尤在战场上的所向披靡相比,这些琐碎的生活细节,塑造出蕴含丰富人性内涵的生命个体,蚩尤不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话人物,而是一个有着喜怒哀乐的平凡人。小说不仅描写了蚩尤的世俗生活,更是深入到其内心世界,窥探其内在的情感世界,发掘丰厚人性内涵。虽然蚩尤暴虐嗜杀,但也有着铁汉柔情的另一面,当蚩尤得知竹媛爱上了仓颉,被愤怒与嫉妒冲昏了头脑,用剑指着竹媛厉声说:“竹媛,我蚩尤尤容不得哪个女人对我不忠,如是背叛我的女人,我宁肯杀死一千,也绝不留下一个!”[8]就在蚩尤想要处死竹媛之时,却又犹豫不决,反复问自己:“竹媛是什么人,是他爱妃;爱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竹媛全部的爱甚至生命只属于蚩尤一人!谁敢来与他争夺竹媛的爱,竹媛还敢去爱除他之外的任何人?”[9]《仓颉密码》没有把蚩尤简单处理成为妖魔的化身,而是深入蚩尤的日常生活与情感世界,凸显其原始本能与复杂人性,从容貌、性格到心灵复活了这一尘封多年的远古人物,虽然虚构却具有前所未有的真实性。

在古巴比伦英雄史诗《吉尔伽美什》中,吉尔伽美什经历了由半人半神到凡人英雄的演变,从而绽放出永恒的艺术魅力。然而长期以来,历史英雄塑造过于强调完美无缺的精神品质,用理想化的艺术手法加以拔高,以致丧失了普通人的世俗人性,从而丧失了文学的美学价值。正是在这一点上,《仓颉密码》颠覆了历史英雄传统书写范式,避免了神圣化与妖魔化的两个极端,将世俗的欲望、杀戮的野性与统一天下的雄心融汇在蚩尤身上,“他的人生行为已很难用惯常的伦理道德规范去衡量,也难以用善与恶、美与丑这样简单的二元判断去评价他们,而是善中有恶、美中有丑、相互纠缠。”[10]蚩尤既有着粗犷豪放的英雄气质,也有着普通人的七情六欲,从而迸发出原始生命活力,呈现出触手可及的立体感。





3、金二伯:足智多谋的智者


中国古代把英雄界定为:“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历史英雄不仅要有匹夫之勇,更要运筹帷幄精通谋略,能否具有过人的智慧成为衡量英雄的更高标准。例如,古希腊英雄奥德修斯以狡猾机智著称,赫克托耳更是炫耀他用兵如神的军事智谋:“你可不要把我当作不懂战事的孩子或是妇人来考验。我是一个精通战事和杀戮的人。我懂得怎样把这块用干牛皮做成的盾牌摆向左边、右边,这是作战的艺术,我知道怎样策马进攻战车的阵势,也知道怎样在近战中踏着阿瑞斯的节奏。”[12]因此,《仓颉密码》不仅塑造了孔武有力的仓颉与蚩尤形象,而且虚构出金二伯这一足智多谋的智者形象,体现出作者独具匠心的艺术构思。

金二伯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是其渊博的知识:通天文,识天象;晓阴阳,精占卜。金二伯本是西陵部落的祭司,通过观测星象制定了历法节气,方便了原始氏族部落的农耕生产。金二伯还发明了观测日影用的彩绘陶盘,使原始氏族部落有了时间的概念,“彩绘陶盘内有两个同心圆,外圆为锯齿纹,内圆两线通过圆心交叉呈十字状,内圆分为四格,有两格内绘有新月,另两格内绘有实心半圆,两线顶端会有球状物,十字状犹如轮轴旋转。”[13]金二伯通过测量日影一天之内的变化,研究出炎黄时期最早的计时工具——圭表,从而引领远古先民走出蒙昧,点亮了华夏文明的火种。在轩辕一统天下后,金二伯归纳出二十八星宿体系,制定了阴阳合历之法,并且在四时八节的基础上,创作二十四节气歌,为农耕文明的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正是因为无数个像金二伯这样的远古英雄,他们付出了勤劳和智慧,用不断燃烧的创造激情,创造出光辉灿烂的华夏文明,中华文明才有延续至今的文化血脉与辉耀千秋的灿烂历史,对人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小说不仅渲染出金二伯的渊博知识,而且表现了金二伯的智慧谋略,比如发现人才的眼力,运筹帷幄的军事谋略与圆滑的待人处世技巧。在西陵部落初遇仓颉之时,金二伯就发现了仓颉的过人才华,并认识到象形文字造福苍生的意义,因而大力培养提携仓颉。仓颉被蚩尤部落所擒获,是金二伯巧妙地解救了仓颉,并让嗜杀成性的蚩尤认识到象形文字的作用,劝说蚩尤重用仓颉。仓颉遭到蚩尤追杀,又是金二伯用缓兵之计拖延时间放走了仓颉。此外,金二伯能够冷静辩证地判断局势,具有卓尔不凡的战略眼光,成为蚩尤身边重要的谋士。在蚩尤统一天下的战争中,金二伯对于战略目标的选择与战术的运用,常有精辟独到的见解。蚩尤攻打九黎部落之前,金二伯以连年大旱民生凋敝为由,劝说蚩尤不要轻举妄动,等到国力强盛再讨伐九黎部落。如果说仓颉和蚩尤性格方正棱角分明,那么金二伯则是能屈能伸内方外圆,既不乏刚烈勇猛又能灵活变通,是大智慧与大容忍的结合。金二伯审时度势,原先在西陵部落辅佐酋长王凤,感觉无法施展自己的才能,转而投靠蚩尤,希望通过辅佐蚩尤建功立业,以实现自己的抱负。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金二伯圆滑世故左右逢源,善于利用一切机会开拓人脉。特别是与性格暴躁的蚩尤相处,金二伯善于察言观色揣摩蚩尤的心理,为了迎合蚩尤甚至阿谀奉承,在坚持原则的同时又讲究策略,从而获得了蚩尤的信任。当蚩尤在涿鹿大战兵败身亡,金二伯又能处变不惊进退自如,面对逆境全身而退隐忍江湖,等待机会以图东山再起。

陈寿《三国志》有云:“诸葛亮之为相国也,抚百姓,示仪轨,约官职,从权制,开诚心,布公道,可谓识治之良才,管萧之亚匹矣。”[14]历史中的诸葛亮本是一位政治家,然而经过无数文学作品的虚构与渲染,却被神化成为呼风唤雨预知未来的圣人,呈现出由历史到演义,由人到神的演变轨迹,与三国时期真实的诸葛亮相去甚远。因此,《仓颉密码》巧妙地处理好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辩证关系,在真实再现炎黄文化背景前提下,虚构出历史人物的思想精神、文化人格和感情欲望,所塑造的金二伯既有着兼善天下的救世情怀,也有着政治投机的功利心;既为人正直,但也世故圆滑;虽知识渊博却追逐名利,呈现出复杂立体的人性真实,正如唐浩明所说:“我欲将曾国藩这位‘千古罪人’和‘一代完人’摆脱抽象的概念,而化作一个有血有肉、六情皆具的活生生的人。这就是我创作《曾国藩》最原始的创作冲动。”[15]





4、炎黄英雄书写的艺术典范


建国以来由于意识形态的禁锢,当代历史小说的英雄书写,如姚雪垠《李自成》、凌力《星星草》、杨书案《九月菊》等作品,从先验的政治理念出发,拘泥于社会政治学视野,塑造出高大全式的农民起义英雄形象,如李自成、黄巢、赖文光、张宗禹,沦为被抽空人性内涵的政治符号。90年代以来,作家历史观普遍发生变化,历史翻案小说大量出现,以往被定性为封建统治阶级的历史人物得到了重新的评价,作家对历史英雄人物的书写,呈现出由一元到多元、政治到文化、崇高到世俗的转换趋势,文化、娱乐与商业价值得到凸显。黎正光《仓颉密码》克服了远古史料的匮乏,塑造出仓颉、蚩尤与金二伯等性格各异的英雄形象,为远古题材历史小说创作的发展注入活力,填补了炎黄时期远古英雄的空白,呈现出以下三方面的艺术特质。

一、世俗伦理的融入。当代历史小说的英雄书写呈现出较明显的二元化伦理叙事,崇高的道德伦理较多赋予历史英雄,反之阴暗卑劣的品质属于反面人物,因而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伦理秩序。以姚雪垠《李自成》为例,“李自成在作品中,以有高度智慧、才干和崇高品德的起义军英雄和领袖的形象出现,他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豪杰,而且是有着政治家和军事家才干的领袖。姚雪垠对于这一人物(以及高夫人等)和起义军的描写,明显地是以20世纪以井冈山为根据地的农民武装为参照。”[16]《仓颉密码》的英雄书写突破了善恶对立的叙事模式,切入人性深处表现伦理道德的复杂性,从根本上克服了脸谱化与概念化的弊端。仓颉并不具有完美无缺的道德品质,不仅好狠斗勇而且喜好女色,道德缺陷并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发生改变,从而解构了英雄道德进化模式。金二伯知识渊博才华横溢,其性格也有世故圆滑自私自利的一面。对于蚩尤,作者也没有将其妖魔化,而是力图呈现其草莽英雄本色。《仓颉密码》深入挖掘善恶交织的复杂人性,建构起人性化的伦理评判体系,实现了历史英雄伦理叙事的转型。

二、本能欲望的描写。当代历史小说对历史英雄的表现,较多注重表现其雄才大略的一面,遮蔽了人性中存在的本能欲望,丰富驳杂的潜意识较少触及,从而过滤掉丰厚的人情人性,将复杂立体的历史英雄简化为性格单一的高大全形象。《仓颉密码》对仓颉的塑造并非停留在外在言行描写,而是深入到潜意识层面表现其本能欲望,从外在的真实深入到内在的真实。由于炎黄时代伦理规范与文化体系尚未形成,小说真实再现仓颉蓬勃的生命力与本能欲望。“他是个已经完全成熟的男人,是个有着血肉之躯的八尺汉子。春天来了,他旺盛的情欲和性欲又被春风点燃,他想发泄,想交合……想到此,他一拳砸在地上:‘妈的族,要把我憋死不成!’”。[17]仓颉身体强壮情欲旺盛,每游历到一个部落都要与女性交合。小说对仓颉本能欲望的大量描写,冲破了压抑人性的伦理规范禁锢,让原始生命活力汪洋恣肆地喷薄而出,很好地渲染了仓颉的原始文化人格。

炎黄文化内涵的发掘。当代历史小说对历史英雄的塑造,较多从社会政治学层面展开,笔墨较多集中在人物外在的言行描写,较少发掘历史人物的文化内涵,表现其特有的文化人格。历史个体无法摆脱文化的影响,“每个人都处在特定的社会文化环境中,文化对人类的影响极为重要。社会文化塑造其社会成员的人格特征,使其成员的人格结构朝着相似性的方向发展,这种相似性具有维系社会稳定的功能,又使得每个人能稳固地‘嵌入’在整个文化形态里。”[18]《仓颉密码》择取文化的视角,发掘历史英雄身上的文化内涵,探讨炎黄文化浸润下的文化人格。以金二伯为例,他的身上积淀着丰厚的炎黄文化内涵,形成了特有的文化心理结构与人格特征。金二伯精通观天象,并借助天象进行占卜,以现在的眼光看貌似迷信愚昧,却符合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特征。仓颉在游历天下诸多部落的过程中,接触到祭祀巫术、占卜天象、群婚野合等文化习俗,炎黄文化潜移默化地渗透到仓颉的无意识深处,作者敏锐地把握住炎黄文化对仓颉的影响,再现了原始氏族社会仓颉特有的文化心理,使得远古英雄的塑造与炎黄文化氛围融为一体,人物性格按照自身的逻辑徐徐展开,营造出立体真实的艺术效果,消除了把现代理念强加给历史人物的弊端。

福柯在《知识考古学》中指出:“起源、连续性、总体化,这就是思想史的重要主题,也正是由于这些主题,它才同某种现在看来是传统的历史分析形式重新连接起来。不过,考古学的描述却恰恰是对思想史的摈弃,对它的假设和程序的有系统的拒绝,它试图创造另外一种已说出东西的历史。” [19]长期以来,在宏大历史的遮蔽下,炎黄历史人物被压制在历史的深处,从未得到历史文学创作的关注。黎正光《仓颉密码》的英雄书写,透过历史表层挖掘历史碎片,重新激活了遮蔽已久的炎黄文化资源,塑造出仓颉、蚩尤、金二伯等形态各异的炎黄英雄形象,不仅冲破了十七年文学的社会学模式,摆脱了80年代的历史真实论,而且避免了当下历史英雄的恶俗化书写,成为炎黄英雄书写的艺术典范,再次印证了历史真实服从于艺术真实的永恒命题。  



【参考文献】 

[1]黎正光.仓颉密码[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1.

[2]杨适. 中西人论冲突[M].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99.

[3]黎正光.仓颉密码[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552.

[4]黎正光.仓颉密码[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234.

[5]伯恩斯,拉尔夫.世界文明史[M].商务印书馆,1998118

[6]黎正光.仓颉密码[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325.

[7]黎正光.仓颉密码[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627.

[8]黎正光.仓颉密码[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416.

[9]黎正光.仓颉密码[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421.

[10]王光东.民间的现代之子[J].当代家评论,2000,(1).

[11]李崇智.人物志校笺[M].巴蜀书社,2001.145.

[12]荷马.荷马史诗[M].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178

[13]黎正光.仓颉密码[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344.

[14]陈寿.三国志[M ].中华书局,2006557

[15]王晓利.一面透视中国近代历史的长镜[J].理论与创作,1999(2)

[16]洪子诚.中国当代文学史[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122

[17]黎正光.仓颉密码[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9.450.

[18]陈少华.新编人格心理学[M].暨南大学出版社,2004.48.

[19]福柯.知识考古学[M].三联书店,1998176 





作者简介:


张畅,女,1978年生,辽宁鞍山人,硕士研究生学历,洛阳师范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汉语言文学教研室主任,已经发表文章二十余篇,其中在国家核心期刊发表十余篇,参加省部级项目多项,研究方向影视文学与文化评论。


 


推荐阅读:


邱正伦:我知道它就在那里,在风吹过的每一片树叶

向以鲜:每个孤独的诗人,将创造出虚无的黑帮

霜扣儿:取之不尽的凉风又把忧伤吹动

特刊|“中国诗人2016”专号 第二辑

特刊|“中国诗人2016”专号 第一辑

诗讯|《新诗天地》电子诗刊2016年夏季刊正式发布

喻言:我的内心藏着一把锤子,时刻都想掏出来

陈小蘩:文明拉开了差距,狗的身后,狼倒下

凸凹:宇宙,多么小,小到对我们无微不至

步钊:祖国,从小到大的爱——柳鹤鸣诗歌欣赏

黄毅:我早就已经睡醒,却故意紧闭着双眼……

周渔:从火焰山里跳出来,你以为是火焰,其实是烟花

易杉:用你全部温柔 说出世界的美丽|《新诗十九首》

特刊|《中国新诗天地》总200期“诗人风采”专辑

苗洪:步钊诗歌解构——想象的循环与真实的思想

林兰英:画中的美人走进红尘,哪一处是她的栖息地


——更多佳作请点击顶部蓝字“新诗天地”关注后查阅历史消息欣赏。


中国新诗天地

诗意视野 · 写意人生


四川简阳市作家协会  主办

《新诗天地》编委会  编辑


四川省文艺传播联盟参与发起平台

中国力量诗歌联盟成员公号


顾问:宇风  杨小愿

诗刊主编:林兰英

微刊主编:步   钊

本期责编:宇风 步钊

邮箱:zgxstd@163.com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公众号:zgxstd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