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为了点击率,他竟然做出这种事!

伊斯灵顿邮报2018-06-20 05:33:06
孙悟空的性焦虑

郭德纲说中国古典四大名著是三国,水浒,哈利波特和郭德纲相声选,其实中国人都知道,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后两个是西游记和红楼梦,其中红楼梦成书最晚,也是最后入选的。之前称作中国四大奇书,第四本的位置本来是由金瓶梅占据的,后来由于红楼梦实在是实力太强,硬是后来居上把金瓶梅给挤掉了。之后金瓶梅因描写大胆居然成了禁 书,而只是由于太祖喜欢意淫红楼,红楼梦居然就成了主流,曹雪芹真是纵做鬼,也幸福了。

    

    而这四大名著的前三位始终没有变动过,殊为不易,须知人类热衷于阅读的有两种题材:其一为色 情,其二为暴 力,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从希腊神话到莎士比亚,哪个著作没有偷情凶杀的?而神话小说西游记被历代传颂则让我感到非常的莫名其妙,有多么莫名其妙呢,莫名其妙到我特地带了一套西游记来英国反复的看--需知红楼梦我至今只读到黛玉进贾府,而西游记的电视剧我已经看了不下50遍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读通明白了西游记是一部意义非常深远的通过主要人物孙悟空探讨中国封建社会性心理的先锋派小说,这也是其流传至今的主要原因。三国水浒讲的是暴力,红楼西游则主攻色 情。那么有人会疑问如此说来为何金瓶梅被红楼梦所替代呢?答案非常简单。金瓶梅我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曾经读过,实为不折不扣的色 情作品,妙就妙在细节描写的引人入胜,而其失败之处也正在于此。就如当代色 情小说,Monkey先生的作品《XXXXXXX》一样(此处我就不贩黄了),写的太满太细,读者读时都要准备好纸巾,可是读完了呢?便如过眼云烟,转眼就忘了,难以让人回味。红楼梦胜就胜在直描和隐晦相结合:宝玉男女通吃,曹老师可从来没有描写过宝玉如何‘虎躯巨震’,所以便是一个场景,读者也可以意 淫一千次。

    

    可是这些与西游记相比还是差得太远了,西游记看似是神怪小说,实际上隐讳到了极点,以至于至今仍然让人觉得有些不知所云,比如为何孙悟空的战斗能力前后差别如此之大,为何文中以佛教的背景却宣扬道家的思想,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描述主人公孙悟空的性焦虑而做的背景铺垫。

    

    西游记是一部奇书,首先就奇在它就像一面魔镜,你想要看到的东西就一定能在镜子里面看到,所以有人评价西游记:悟之者,在儒即可成圣,在释即可成佛,在道即可成仙。这在我国千年以来佛道不睦的传统下是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罕见的文化现象。而当我们取下这魔镜去探求西游记真正的内涵,我们可以在其中发现两个字:性,情。西游记实际上是一部彻底的探讨性情之书,完全可以改名为《风月宝鉴》,而这一切,都是以主角孙悟空的爱恨情仇展开的。

    

    一部伟大的作品离不开合适,鲜活的背景,西游记正是首先创作了这样一个玄妙无比,光怪陆离又让人感到似曾相识的神仙世界,这是一个绝非中国传统想象中死气沉沉的整日板着面孔的神仙世界,而是一个类似于古代希腊神话世界中,同样有着七情六欲,也会死,‘众神只是非常强壮的人类’(法,丹纳 《艺术哲学》)。

    

     而在这部以性为主题的小说中,一切是围绕着孙悟空的爱恨情仇展开的。他爱唐僧,恨猪八戒,同情白龙马,真正仇视的是他自己,而这一切,毫无疑问,都源于他的性焦虑。

    

     孙悟空有一百个理由恨唐僧:他是他的领导,他还爱向更高一层的领导比如观音菩萨打小报告,他小心眼,他爱念紧箍咒....

    

    但是孙悟空只需要一个理由就值得去爱唐僧:他们都是禁 欲主义者。虽然二者成为禁 欲主义者的原因各不相同:唐僧个主动的,富有献身精神的禁 欲主义者,他已经把禁 欲提高到了学术甚至信仰的高度,而此信仰在唐僧的取经过程中从未有过一丁点的动摇;而孙悟空的禁 欲则完全是被动的,因为他甚至没有可以产生欲望的生理机能,这点和唐僧完全不同:唐僧完全有可能在严词拒绝了女儿国国王的当天晚上就梦见那个大美女并且遗 精并且在第二天早上起来心怀不安的诵经赎罪;孙悟空则完全没有可能梦到任何母猴子,女人或是其它--这,就是孙悟空性焦虑的根源,就因为此孙悟空也只能在唐僧身上找到自尊。

    

    尽管孙悟空在一切影视作品中都是以公猴子的形象出现,可实际上很明显的是:孙悟空没有性别。关于孙悟空的诞生,书中只是写道‘内育仙胞,一日崩裂,产一石卵,似圆球样大。因见风,化作一石猴。五官具备,四肢皆全。便学爬学走,拜了四方。’生殖系统不属于四肢,也不属于五官。孙悟空的诞生本身就属于无性生殖,根据达尔文老师的进化论学说,有性生殖是生物在长期进化过程中产生的一种适应自然界的生殖方式,而孙悟空的繁衍方式显然超出有性生殖,他只要拔下身上的毫毛就可以生出无数后代,无风险,迅速,数量大,毫无进行有性生殖的必要,因此他是一个中性的猴子,(具体形态请参见CMJ老师的作品《太阳照常升起》)而他在吃了仙丹之后练成了不坏之身,连仙界都对他无可奈何,从这个角度来讲他甚至连生殖的需要都没有了。当然,因此,他也就没有了追求异性和产生性冲动的必要。于是,吴承恩老师就用了一整本书来描述,这是多么的可怕与可悲。

    

    西游记全书最让读者感到不解的就是孙悟空前后的战斗力变化太大,曾经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居然后来连几个小妖怪都打不过,动不动就上天庭去搬救兵,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对此一般的解释是:孙悟空之前属于无业游民,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可以发挥自己的全部战斗力,后来保唐僧取经以后,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只是给下放考 察 干 部唐僧的一次积 攒 政 绩 的 面 子 工 程而已,途中的那些妖怪都是上面早就布置好的,都大有来头比如是某某菩萨的坐骑之类,谁都惹不起,孙悟空干脆进睁只眼闭只眼,懒的去管,反正那些妖怪心里有数,也不会真的闹出太大的乱子来。这种观点最直接的证据是,你看孙悟空对待那些没有背景的妖怪像白骨精之类可是一点都没有手软。这个观点不无道理,只是它太注重外部因素而忽略了孙悟空内心的转变--从大闹天宫到跟随唐僧去取经,实际上就是孙悟空从青春期叛逆少年到走向成熟的转变过程,唯一的缺陷在于,他缺少了至关重要的一环:性成熟。而被压在五指山下的五百年,也对他的一生造成了重大的影响,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孙悟空无疑是非常了不起的,受日月精华而生,又毫无后顾之忧,这样的青少年绝对不会满足于整天在花果山和牛魔王等一班中年社会混混在一起吃喝玩乐,实际上孙悟空从一开始是打算走上层路线--提出做‘齐天大圣’无非是想引起上层主流社会的关注,从而步入仕途,这和唐代诗人李白不去参加科考而到处周游写诗为自己创造名气是一模一样的,有实力如孙悟空或是李白,这条路也未必就不能成功,可天真如孙悟空或是李白都没有意识到:纵然他们都是天赋奇才,有经世伟伦之志,当他们一旦走上主流路线,必将受到那些奋斗多年通过科考或是熬资历出身的所谓主流官僚的打压。可以说,孙悟空和李白的计划都成功了,可正是由于受到了主流实力的打压,使他们纵然能够接触到权力核心,却也只能得到一个‘非主流’的官职而已。无实权,被边缘化,自己的一腔政治理想终成空,面对残酷现实,李白只能再次出走,并且写出了《梦游天姥吟留别》这样的诗篇来表达自己对于权利的不屑。孙悟空不一样,当他意识到自己在天宫中的可笑地位时,正处于青春期的他开始不安分了,于是他大闹了天宫,这种超现实主义的大闹天宫的结局却是非常的现实,它让孙悟空真正的成熟了,或者说,他让孙悟空沉沦了。

玉皇大帝在孙悟空眼里无疑是个可笑的角色,包括满朝文武在内,毫无实力,每天只会在表面上一片和谐的天宫里说空话自以为是,他反的有理。不过现实对年轻人来说永远都是残酷的,军委主席如来佛祖只用了五辆坦克就把他压下去,让他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老大。而且一压就压了他五百年,不光如此,还严重的影响了孙悟空以后的政治前途。实际上以孙悟空的良好出身和实力,如果他稍微聪明一点的话,如来未必就不会考虑让他担任下一代核 心,他只是太年轻冲动了。

    

     于是在五百年之后,孙悟空终于被现实压垮了,他开始沉沦,开始写诗,他变成了文艺青年。孙悟空终于意识到他只不过是在肉体上实现了超脱,在精神上他仍然是无比痛苦的,换句话说,他只不过是个身体强壮的尼采而已。

    

     这时候,孙悟空找到了知己和心灵的寄托,那个人就是唐僧。一样的苦出身,一样的沉沦,一样的性焦虑,他们选择了同一条救赎之路:取经。

    

     ‘也许,取到经之后,就不再是内心痛苦的文艺青年;也许,就可以写一本名叫《取经苦旅》的畅销书,也开始当大师了。’孙悟空这样想。

    

     猪八戒并不欠孙悟空什么,但是这并不妨碍孙悟空恨他。

    

    猪八戒是一只猪,但是他不是一只阉猪,他是一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而且还很有纪律的猪。总有一种人,他们无论在哪里,都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猪八戒就是那一种,虽然他的形象是一只猪。他在天上作天蓬元帅的时候被神仙们瞧不起,下界之后连凡人都瞧不起他,只因为他误投了猪胎。西游记里面并没有描写他发现自己就因为一点小错误顷刻之间从神仙变成了一只猪的心路历程,我猜他当时心理可能不大好受。但是时间也不会太长,因为他是猪八戒,他早就习惯了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处于社会底层,他和沙僧不一样,沙僧虽然也处在社会底层,但是一直尝试着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真诚来给自己换取一点点尊严,猪八戒连这种努力都放弃了,他在社会的最底层生活的怡然自得,因为他不是文艺青年,也不是愤青,他习惯于小市民的安稳,他的最高理想是嫦娥,他的生活理想是高小姐,但是即使得不到嫦娥只是得到了嫦娥的玉兔他也一定会心满意足,我想,就算是他只得到高小姐的丫鬟他也会知足的过日子,可惜就连这点卑微的理想他也实现不了--谁让你是小市民。

    

    猪八戒有性欲,但是他没有性焦虑,所以他心理健康,待人和善,很难有人讨厌他。孙悟空做妖怪的时候没事就捉几个活人来和牛魔王他们一起烧烤,猪八戒老实到听了观音菩萨的吩咐连唐僧的面都没见过的时候就主动戒了五荤三厌。这样的自觉性在取经团队中仅次于唐僧,而他在取经任务中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实惠可得的。以猪八戒的本领随便抢几个民女做老婆实在是易如反掌,可是他却为了追求高小姐而心甘情愿的给高家做了几年的苦力,用劳动换爱情,后来高家却嫌猪八戒长得丑想毁亲。直到孙悟空捉住了猪八戒,高家才承认猪八戒确实是他们家的女婿,而且没有猪八戒,高家也不可能完成从贫农到富农乃至小农场主的转变。与此同时,正义代言人观音菩萨的坐骑金毛吼下界为妖,随随便便就用一阵风把朱紫国的王后娘娘抢了去当压寨夫人--好歹也是当年的天蓬元帅,混得连统治阶级家的畜生都不如。

    

     这一切,毫无疑问,都是孙悟空讨厌猪八戒的原因,而且是越来越讨厌,甚至变成仇恨。

    

    孙悟空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活的这么窝囊,为什么可以没有理想的生活(在孙悟空眼里娶媳妇显然不算是理想),尤其不能容忍的是,你还说不出他哪里做错了。你让他取经他就跟你去取,你让他去探路,化斋,他也不会拒绝,遇到不算太厉害的妖怪,他有时候也会上去打两耙子,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这样的人,就连孙悟空都拿他没办法。他只要吃饱了饭就可以每天性趣盎然,遇到个女施主一定要多看两眼挑逗两句,每天晚上看着月亮意 淫嫦娥--唐僧这样的老油条看到了不会说什么,可是孙悟空受不了,他不知道男人两腿之间那东西意味着什么,他没法体会,而唐僧是不敢体会。

    

     我毫不怀疑,整个取经过程中孙悟空的每次主动或是看起来是被动的出走,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逼走猪八戒,就算是一个理想破灭的理想主义者也绝不允许身边有这种毫无追求的小市民和自己做同样一件看事情,这是对理想主义的侮辱。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理想破灭之后,要是连鸡 巴都没有,确实是件痛苦的事。孙悟空爱的没道理,恨的更没道理;因为他不明白,所以他焦虑。要是没有孙悟空,猪八戒的取经之路会快乐很多,虽然不去取经他会更快乐:因为十个净坛使者在猪八戒的心里也比不上一个高小姐,哪怕让他一辈子当猪。

    

     孙悟空是同情白龙马的,虽然这种同情里面还有点恶毒。

    

    孙悟空对于爱情和性 爱的一切恶毒的想象,恐怕都在白龙马身上实现了。敖玉(白龙马)是每个男人的梦想,是每个女孩的梦中情人:独霸一方的太 子 党,虽然远离中 央,却是逍遥自在免受政治斗争的波及,何况还是西海这种好地方,不像是阎王殿,虽然是个实权部门可是从来没人愿意去。敖玉这种人注定是生下来只要享受生活而不用去管理想这种不着边的东西的,旁人甚至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有本事你爸爸也去当龙王。越是这样的人越有可能做出些了不起的事情来,比如德布洛伊。可是敖玉没那么幸运,可以说他稍微有点倒霉,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因为心情激动可能动作稍微大了点,结果他烧了最不能烧的东西--玉皇大帝送的纪念品。这还不算是最倒霉的,最倒霉的是他还有个神智不大正常的老爸,去玉皇大帝那举 报自己的亲生儿子,说实话,这事要是发生在哪吒身上屁都不算就过去了,恐怕李天王连汇报都不用,可敖润愣是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往火坑里推,弄得玉皇大帝都没办法,心里直骂敖润好傻好天真:按律自然是当斩,可真要是把敖玉杀了连玉皇大帝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至于嘛!可是又不能不走走形式--天庭一向都自称是一个法治社会,干脆卖观音菩萨一个人情:先判决再救人让敖玉哪凉快哪待着去得了。

    

    这本来是出闹剧,可是对于敖玉来讲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悲剧。从享受洞房花烛夜的太 子 党一下变成了一匹吃草料的马,连飞都不能飞要慢慢的走到印度去,这不光让敖玉的面子丢尽,而且还有虐待动物的嫌疑。不知道有多少从前在敖玉身边嫉妒,憎恨他的人此刻出了心中一口恶气!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比这更能让孙悟空高兴的--没错,他本来有机会过上幸福生活,只是他没把握住而已。其实孙悟空并不恶毒,他只是想找到一点安慰--无论是什么样的安慰。这种高兴和安慰,外在就表现成了孙悟空对白龙马的同情。整个的取经队伍里,孙悟空和白龙马的关系最好,他认为白龙马的落魄和自己的落魄有相似之处--这都哪跟哪啊。

    

    

    

    一个人要性焦虑到什么地步才会想杀死自己?答案就是焦虑到孙悟空这种地步。孙悟空平时并不避讳自己的缺陷,甚至还有事没事就自称别人的‘爷爷’,‘外公 ’,拿那些妖怪开涮,表现的很洒脱。可是其实他心里一点都不洒脱,他焦虑到了仇视自己,甚至到了想杀死自己的地步,而且他的机会来了。

    

    自从奇点大爆炸,混沌初开,宇宙诞生,万物一切都是对称的。比如物质与反物质,电子与正电子...孙悟空也不例外,他虽然是受日月精华而生却也不是独一无二的,还有一个与他一模一样,那就是六耳猕猴。六耳猕猴不属五仙五虫,不入十类之种,都是受日月精华所生,同是猴类,况且竟然能与孙悟空搏斗不相上下,这 --简直就是另外一个孙悟空。这样的两个猴子见了面,就如当年张国荣遇见了谭咏麟,威震天遇到了擎天柱,汤姆看到了杰瑞,他们俩本来可以成为知己的。可是孙悟空见到六耳猕猴时心里颤动了没有?眼里闪了泪花了没有?没有,他在如来面前把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猴子一棍子就打死了,了却了自己一段心魔,不知道他是为了给如来看,还是为了给自己看。每当看到这里,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小说《雨把烟打湿了》里面的主角蔡水清,你看,两人的心理活动是不是一模一样的?

    

    六耳猕猴死了以后,孙悟空就真的孤独了。可能他也很享受这样的孤独,因为他觉得思想者都应该是这样,不该有朋友。其实那也只是他自己这么觉得而已,在西牛贺洲,也有个人和他一样感到孤独,他的名字叫尼采,他还写过一本书叫《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翻开书就会看到四个大字:‘如来死了!’,后来尼采就疯了,后来就死了。

    

     孙悟空没有疯,也不会死,他继续着自己的救赎之路,一直到取到了那些在他眼里连废纸都不如的经书。他主流,他成佛了,不知道这个如今的斗战胜佛会不会想起《约翰.克里斯多夫》中的那句话:为了艺术,让我们灭亡吧!

    

     这真是:

    

 混沌未分天地乱,渺渺茫茫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转。

    

    全文完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