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长篇小说连载】我就是挖煤的兵(第十六章)

问苍茫大地2018-06-20 06:28:26

第十六章 小唐小唐,梦中新娘

 

1978年10月1日,《基建工程兵》报试刊。3日,报纸到达连队,连里组织学习,指导员让冯春雨给大家念报纸的发刊词。冯春雨认真打量着这张报纸,四开四版,套红印刷。报头“基建工程兵”5个字用的印刷体,报头下面第一行写“试刊第一期,1978年10月1日,星期日”,第二行写“内部资料,注意保存,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政治部出版”。报眼位置加边套红写了两句话“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九周年!”“团结起来,在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为建设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而奋斗!”头版上面一半是新华社发的“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英明领袖华国锋主席”的标准画像。下面一半是发刊词,“发刊词”三字套红,全文花边套红。

冯春雨尽量模仿普通话清清楚楚的给大家念着发刊词: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九周年的节日里,广大指战员热切盼望的《基建工程兵》报,同大家见面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是适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需要,遵照毛主席‘这个办法我赞成’的光辉指示建立的,是我们党在人民军队建设史上的伟大创举。基建工程兵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和亲切关怀下,不断发展壮大,战胜了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已胜利的走过了十二年的战斗历程,为发展国民经济,加强国防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正如敬爱的周总理所指出的,这支部队‘大有前途,前途无量’,‘一旦有事,好处无穷’。

……

《基建工程兵》是兵种党委的机关报,是兵种领导机关指导工作的重要工具和联系群众的重要纽带,它的任务是……。”

1978年12月中旬,苟春海奉命组建的403团31连(机修连)组建完成。苟春海以副连长职务代理连长,指导员、司务长都是从3团调过来的干部,四个排长职务均由志愿兵代理。一名姓唐的安修老技师编制仍在安修营,随队做技术指导。从安修抽调来的21名骨干担任了班长和代理排长,从各连抽调来的120名战士分作四个排。冯春雨被调过来当了连队文书。

大同燕子山煤矿,设计年产量500万吨,属于特大型矿井,设备安装工作量巨大,安修营二连几乎全体出动,从六月盛夏酷暑一直干到年底冰天雪地,金福海也随着大队人马在大同度过了快半年的时光。

大同的冬天那真叫冬天,桑树坪、古交都和大同没法比。最低气温经常都在零下25度左右,大中午也是零下的温度。在野外干活不敢不戴手套,光手摸在金属构件上,“刺啦”一声,立马粘掉一层皮。

大部队撤回下峪口以后,留下金福海和另一位老乡战友看工地。临时工地,没有像样的住房,山头上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棉帐篷。这样的帐篷根本无法抵御寒冷,临撤退时,连队给他俩每人留下三件皮大衣,两件棉大衣,两套棉被褥。帐篷里面大铁炉子烧的最旺的时候,屋子里面气温依然在零下。

桑树坪煤矿临近投产,405团承建的8栋职工宿舍楼全部建成。其中,0号楼住女单身,1号楼、2号楼、3号楼住男单身,其余的是家属楼。31连组建时没有再建营区,直接住进了1号楼。

这一天,冯春雨来到三排,几个老兵围过来要自己的信件。一个甘肃口音的老兵说:“文书,听说你会写诗,给我写一首吧。”冯春雨问:“你听谁瞎说的?”老兵说:“别谦虚了,全连都知道我们文书是个诗人。”“什么诗人,顺口溜罢了。”“写一首吧。”“写一首吧。”大家跟着起哄。冯春雨不想被纠缠,问:“你叫什么?”“他叫李天星,他妈生他的时候满天星星。”一个四川老兵抢着说。“去你妈的!”李天星追着打那个四川老兵。

冯春雨略一思索,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道:

李白桃红春光艳,

老树新芽三月天,

兵营处处风景美,

好似仙境降人间。

李老兵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嘴里嘟哝:“这也不是写的我啊,没有我的名字。”

“撒比王八盖子,你懂不懂啊,书读百遍,其意自见,多读几遍。”说话的是一位浙江兵。

“去你妈的!”李天星张嘴又骂。他是76年从甘肃平凉地区入伍的,四川兵和浙江兵是77年兵,他便处处以老兵自居,一张口必有脏字。

冯春雨被他缠的脱不了身,笑眯眯的让他竖着念念。李天星竖着一念,拍手叫好:“文书说我好了,文书说我好了。”

四川兵趁机将了他一军:“那你咋感谢人家?”

李天星说:“我咋感谢,我穷光蛋,把你老家的酒拿出来吧。”四川兵老家是四川古蔺县,那个地方出的郎酒很有名气。

冯春雨抽身要走,李天星拦住了他:“文书别走,我要是不感谢你,这帮小子会说我不够意思。这样,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吧。”

那个浙江兵说:“该不会又是小唐吧。”浙江兵是浙江衢州人,他说“小唐”听起来是“修塘”。

李天星急赤白脸的争辩:“是又咋了,‘小唐小唐,梦中新娘’。”

冯春雨问:“小唐是谁?”

四川老兵抢着答道:“小唐是老唐的闺女!”

“老唐又是谁?”

浙江老兵又抢着说:“老唐是小唐的爸爸!”

冯春雨不想再纠缠,笑笑和大家告别,回到连部。见了苟春海问:“连长,小唐是谁?”

苟春海笑了:“有人给你介绍对象了吧,这帮坏小子,整天用嘴巴糟蹋小唐。”

看冯春雨疑惑不解,又说:“这样吧,给你钱,你去军人服务社给我买四包烟,你就能见到小唐了。”

军人服务社在团部,离着机修连不远,是一排简易房。冯春雨进来,见到里面没有人买东西,只有一个人低头看报纸。这是个姑娘,穿一件格子外套,看不清脸,只见一头黑发编成两条大辫子,辫子至少有2尺长,都拖到了衣服下摆。

听见脚步声,姑娘抬起头来,正好和冯春雨打了照面,冯春雨一下子热血沸腾了。

姑娘长得美丽异常。浑圆的额头,尖尖的下巴,三庭五眼的长圆脸,两道浓黑的眉毛下面是一对大眼睛,眼睛黑白分明,薄薄的双眼皮,挺直的鼻梁,圆圆的鼻孔,小巧的嘴巴,五官在一张粉嘟嘟的脸盘上恰到好处的分布着,微微凸起的颧骨下面很自然的涂抹着两片红晕,这是青春少女特有的脸色。姑娘开口道:“哟!是文书呀,你来买什么?”

两片温润的红唇轻轻启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声似裂帛,吐气如兰。东北口音从她嘴里发出来,轻轻柔柔,飘飘渺渺,像一根根丝线,一层层的把他的心包得严严实实,使他一时喘不上气来。

小唐放大了声音:“文书你好,要买点什么?”

小唐的话惊醒了冯春雨,他不敢再看小唐的脸,把视线移开,咽了口唾沫,说:“你认识我?”小唐笑出了声,笑声也那么甜美:“谁不认识你呀,咱们连的大文书,有文化,会写诗,人长得帅。”

冯春雨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脖子,一时间手足无措,心想:那些人背地里都说了我什么呀。他赶紧解释:“你可别听他们瞎说,我哪有那么好。”

小唐说:“你也别谦虚,连我爸都夸你,说小冯有水平,有前途,谁家闺女要是跟了你一辈子就知足吧。”

冯春雨问:“你爸?”

“就是咱们连的老唐嘛!”

“你是老唐的女儿?”

“嗯呢!”

“就是整天穿军装不戴领章帽徽的那个老头?”

“嗯呢!”

冯春雨想起来了,安修营借给连队那个老技工,8级钳工,技术非常好,机器做不成的零件他手工都能做。年龄大,肚子大,穿干部服,也是四个兜,是团长的师兄,苟连长的师傅。由于看起来更像个首长,团长不准他平时戴领章帽徽。冯春雨刚来连队,对情况不熟悉,再加上老唐和女儿单独吃住,没有事情一般不到连里来,只和他见过一两次面。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老头居然会有这样的女儿,他真的不明白:这老唐是咋生的,这小唐是咋长的!

这时,有战士进来买东西,小唐忙着招呼。冯春雨如醉如痴的看着小唐忙忙碌碌的身影,心一点点地化了。

“对了,我再问你,你买什么?”小唐终于忙完了。

冯春雨倒是巴不得再多来一些买东西的人,无奈地说:“我来买烟。”

“你也抽烟?”

“不是,给连长买。”说着,递过钱去:“四盒春城。”

小唐接过钱,嘴里嘟囔:“在下峪口就劝他少抽少抽,不但不少抽,还抽这么瞎的,早晚把肺熏坏。”埋怨里夹杂着一丝丝爱怜。

冯春雨听出来小唐说的是连长,看样子小唐和连长更熟悉一些。他问:“你不喜欢抽烟的人?”

“可不是咋的。我家里我妈抽烟抽得老厉害了,一天到晚手不离大烟袋,一到下晚就咳嗽。我爸以前也抽,是我逼他戒了,现在天天看着他,倒是再没有抽。”

冯春雨想也没有想就说:“小唐,是我记错了,连长要买的不是春城,是金丝猴。”说着递过钱去。

“你可别白话了,我还不知道他吗?回去说,以后服务社不卖烟了。”说着,气哼哼地把烟扔到柜台上。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