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短篇小说】杨东志:麦蘖

乡土文学2021-07-18 06:21:23





(短篇小说)


●杨东志


冬天。冬月。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张庄西北角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里,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叫声。

按照当时当地不成文的风俗习惯,婴儿的名字是应该由爷爷来取的。几天之后,这个来到世上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名字——麦蘖(音nie)。

他的爷爷之所以为他取名叫“麦蘖”,当然是因为他出生在小麦分蘖期。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一段他们家庭“历史”,当然,也就是家史。

有一年,“天现异象”,一向“和谐相处”的霜把小麦给“打”(苦霜冻死了小麦)了,当地人习惯于把它称之为“霜打麦”。

“霜打麦”之后,村里的人们见小麦都已经死了,勤劳的人家便纷纷犁掉麦田,改种其它的农作物。当时,麦蘖的爷爷正在生病,不能下地干活,所以就把“犁麦田”的事给耽误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谁知不久,他们家的小麦便慢慢地再次“返青”、“分蘖”,渐渐地成长起来,再后来,麦蘖的爷爷还发现自己家地里的小麦,一根麦秆居然玄妙莫测地长出两三个麦穗。到了收割季节,他们家的小麦虽然较之往年有所减产,但也减产不是太多。按照麦蘖爷爷的话来说,那就是“有福不在忙,没福忙断肠”。

关于“麦蘖”这个名字,他的爷爷还有着另外一种“寓意”:添丁进口,希望自己的家庭能像小麦分蘖那样,“一生二,二生三”,人丁兴旺,子孙满堂。

但是,在这方面,麦蘖还真真的让他的爷爷“大失所望”了。当然,这是后话。

自从麦蘖蹒跚学步、可以自己跑出去玩之后,村里原本非常“和谐”的“孩子界”,一下子便没有了往日的“宁静”,因为他不是打这个,就是骂那个。而且下手特别狠——摸着坷垃是坷垃,抓住石头是石头,不把人家打到头破血出就不罢休。刚一开始的时候,孩子们的家长还为此登门“兴师问罪”,但次数多了,加之麦蘖的家人们因为溺爱,一个个都“护犊子”,老是说一些“头朝里的话”(方言。即不讲道理,一味地向着自己的孩子),所以慢慢地便不再去“瞎子点灯——白费蜡”了,而只是无可奈何地反复叮嘱自己的孩子:“你不要再和麦蘖一起玩了!”但是,小孩子们不懂事,总是“早上分,中午和”,打出的鼻血还没有干,就又跑到一起玩去了。久而久之,村子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挨过他的打。

麦蘖上学之后,又学会了一个“偷”的毛病,今天摸人家一支毛笔,明天摸人家一个墨盒,有几次被人发现了,老师也曾严肃地训诫过他。但是,他不但没有改悔,反而“愈演愈烈”。读国小三年级时,有一次,他竟然趁着学校放假的一个晚上,把几个老师的办公室一下子翻了个底朝天,幸亏看门的老校工负责任,半夜出来巡查时发现了,麦蘖才没有把挑拣出的东西带走。为此,麦蘖被学校“勒令退学,永不收录。”

说不清学校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反正就是这样,麦蘖一下子被“推向了社会”。

走向了社会的麦蘖非但不以被学校“开除”为耻,反而视为“资本”,甚至“引以为荣”,动不动就说:“反正我是被学校开除的,你能咋着我?”

麦蘖没有学上,又好吃懒做,所以就开始偷鸡摸狗。人家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麦蘖却不是这样,任谁家的东西他都是“得偷就偷,得摸就摸”。有一次,他和母亲去姥姥家走亲戚,看见二舅家有一只芦花老公鸡,长得又大又肥又漂亮,于是当晚他就趁人不注意,把那只芦花大公鸡抱回了自己家。幸亏第二天二舅送麦蘖母亲回家,看见了这只麦蘖还没有来得及吃的芦花老公鸡,才使得二舅赖以“打鸣报时”的芦花老公鸡免遭一劫……

随着年龄的增长,麦蘖也慢慢地由“小偷”变成了“大偷”,再由“偷窃”变成了“盗窃”。甚至被当地人称之为“盗贼”。

所谓“偷”,古时由“女”加“”组成《说文解字》“俞”字放在舟部,篆书如一人坐独木舟,许慎释为“空中木为舟也”,是指把一棵巨木挖空后渡人的独木舟。所谓“偷”,即乘坐独木舟的女人,许慎释为“巧黠也”,意思是一个机巧、狡猾的女人。在早期古汉语中,“偷”字具有苟且、刻薄、不厚道的意思。当时,“偷”字还没有“偷盗的含义,所以汉高祖刘邦攻入咸阳后便这样下令:“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这著名的“约法三章”中所用的是“盗”字。最迟到了清代,“偷”便有了偷盗的引申义,并写成了“偷”。清人段玉裁在给许慎的《说文解字》作注释时,就在“偷”字下面注释说:“偷盗字当作此偷。”人们总以“小”来修饰和限制“偷”,所谓小偷,是指偷鸡摸狗,品行不端”的人。

盗窃,虽然也是,但是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了。因为“偷”是“小量、偶尔”窃取,而“盗”则是指秘密地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行为。
   “盗”字“皿”组成。“皿”,指盛食品的盘子,引申为一切器物。“”的篆体的某种形体符号组成,
许慎《说文解字》这样释“欠”“张口气悟也”,段玉裁也注释说:“口部嚏下曰悟。”篆体中的“欠”字,像一个张着大嘴打喷嚏的人,“欠”字边上再加水,而成为“”,许慎说:“慕欲口液也。”段玉裁进一步注释道:“有所慕欲而口生液也。”通俗地说,就是因羡慕某物而欲占有它而想得直流口水。追根溯源,一个“盗”字,十分生动地刻画出了一个盗贼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心理。如果只是对他人的物品羡慕得流口水,还只能算是产生犯罪的原因,但是还不能构成犯罪,那么“盗”字之后再有一个“窃”字,就是把犯意付诸于行动了;“窃”,“穴”加“组成,“穴”指洞穴;至于“切”,《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用刀把物品分成若干部分”。“”“者,就是指为了秘密占有他人财物,暗中掘壁洞、挖地洞、揭屋顶、撬门窗的种种行为。这样的“盗”和“窃”组合,不但反映了犯罪故意,也体现了犯罪的行为
    “贼”,
《辞海》中罗列的释义项一共有五个:首先是伤害,败坏;其次是虐害,杀害;再次指一种害虫;四是指作乱叛国危害人民或外来侵犯的人;最后才是盗窃犯的通称。从“贼”的组字结构来分析,它是由“贝”加“”组成“贝”,表示为财物;“戎”,表示为获取财物的凶器。使用凶器、采用暴力获取财物,在当今《刑法》的规定上已是一种抢劫犯罪行为了。因此,“偷”和“盗贼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同类,最多也只能说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对于“偷窃”与“盗窃”,期李悝制定的《法经》就已将盗法贼法分列,至隋唐时期,才又将盗法”和“贼法合为贼盗律,但的概念十分明确,量刑判罪更是相差悬殊。其后,在历代的律法中,的概念也非常清楚。然而,法律条文是一回事,而官吏和百姓对法律条文的具体理解则又是另外一回事。其实,早在远古的春秋战国时期,“盗”和“贼”就常常被混淆不清了,《荀子·正论》指出了由于概念不清,形成了“盗不窃,贼不刺”的现象。杨琼在给这句话作注时写道:“今多以劫杀为盗,私窃为贼”,并进而具体分析说:“盗贼通名,分而言之,则私窃谓之盗,劫杀谓之贼。”
    如果说麦蘖小时候是“小偷”的话,那么后来就是正经八百的“盗贼”。

说实话,也正是为此,麦蘖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之后,却没有能够找到媳妇。没有媳妇,自然也就没有孩子。其实,这也就是他的爷爷“大失所望”的原因。

俗话说:“贼不惧打”。挨打,似乎也是麦蘖的“基本功”。有一次,他去邻村的一个财主家偷牲口,结果被一个起来“夜解”(方言。即半夜起来解手)的长工发现,逮了个正着。天明后,在少东家的指挥下,一群长工短工把麦蘖绑在村街口的一棵大槐树上,用蘸了水的皮鞭轮番抽打,一鞭一个血印,一鞭一个创口,不大一会,麦蘖便皮开肉绽体无完肤了。当下,胆小的人目不忍睹,善良的人求饶劝阻。但是,麦蘖却没事人一样,既没有大声喊痛,也没有小声呻吟……

还有一次,麦蘖半夜子时在十里外的一个小镇上“剜窟窿”,再次被人捉住。所谓“剜窟窿”,就是趁主人夜半熟睡的时候,在墙上挖洞钻入室内,实施偷盗。说起来也算是活该麦蘖倒霉,当他刚刚开始挖墙时,就被因失眠而没能睡着的老主人听见了声音。这个老主人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他听到麦蘖挖墙的声音后,翻身起床,点上蜡烛,先让老伴起来去厨房熬米饭,继而悄悄地喊过来两个儿子,自己则掂起一只“草墩子”(一种用蒲草编成的东西,当作板凳用,貌似枕头),循着声音找到麦蘖挖墙处,再用一个五升斗(一种用荆条编的粮食量器,也可以作容器使用。一升米相当于现在的1.25市斤,十升米为一斗,一斗重为12.5市斤,也就是6.25公斤。所以,五升斗的容量就是31.25公斤)罩住蜡烛。因为这种五升斗有缝隙,在外面看不到烛明,而在屋里却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得见。当麦蘖挖好墙洞,将头伸进洞里往屋里钻的时候,老主人突然一把揭开五升斗,烛光明亮之时,老主人的两个儿子便同时动手,一个将麦蘖的头部掀起,一个将草墩子垫到麦蘖的头底下。这样一来,麦蘖便被牢牢地“卡”在了墙洞里,进也进不来,退也退不出。就在这时,老主人又大声喊叫老伴:“把米饭端过来!”接下来,他搬了一个木凳放在麦蘖头边,一屁股坐下来,接过老伴递过来的米饭,一口一口地“喂”麦蘖。他一边喂,一边说:“大半夜了,你这位梁上君子也该饿了,就赶快吃点东西吧。”那米饭刚刚出锅,又粘又烫,填到麦蘖嘴里,烫得他直咧嘴,不敢嚼就直接吞了下去。可是,这一口刚刚咽下去,又一口便又塞到了嘴里。老主人一口一口地喂,麦蘖一口一口地吞,连噎带烫的麦蘖几乎没有喘气的机会。就这样,老主人一连给麦蘖喂了三大碗热米饭。直到这时,老主人才告诉他的儿子们:“好了,可以把草墩子拿掉了。现在你们打开大门,去把他捉回来。”麦蘖见自己可以退出去了,又听见老主人安排人去外面“捉他”,便迅速缩回头,爬起来就跑。这时候,他又听见后面有人在大声喊叫“捉贼了——”,“捉贼了——”,就更是不敢怠慢,越跑越快。殊不知,这是老主人是想让吃了一肚子热米饭的自己“烫死”。果不其然,麦蘖跑出五六里路之后,就觉得肚子又涨又烫,痛不欲生,加之体力不支,只好在路边躺了下来,很快便有气无力,奄奄一息了。幸亏遇见一个出诊晚归的老中医,这才救了麦蘖一命……

麦蘖因为偷盗,没少进监狱,少说也是“三进宫”。不过刑期都不是太长,少则几个月,多则二年。当然,受的罪可谓“海”了,只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根本也无法理解的。
    人们说:“麦蘖是属老母猪的——记吃不记打”。千真万确,虽然麦蘖不断地“失手”,不断地“挨打”,但他还是一如既往,我行我素。其实,他之所以“失手”,是因为他牢记“偷盗界”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贼不走空”。把话说白了,也就是他只要一开始“下手”,不管人家发现没发现,都要千方百计、想方设法、不惜一切代价地拿走人家一点东西,哪怕这东西只是一个萝卜头、也或一只破箩头也行。不过,一次次的“失手”,一次次“挨打”,也在无形中让麦蘖“长”了“见识”,“学”了“经验”,“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嘛!慢慢地,他失手挨打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在他生命最后的几年,竟然再也没有因为偷盗被人逮住过。

“盗亦有道”,出自《庄子·外篇·胠箧第十》,意思是指盗贼也有盗贼的道义,也可以说是“行为规范”。慢慢地成为“盗贼”的麦蘖,也渐渐地讲起了道义

有一天晚上,麦蘖“顺道”去不远处一个村子的一个人家行窃,把整个屋里翻了一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一个小皮钱。正在麦蘖懊恼的时候,屋里的煤油灯突然亮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别找了……就我们老两口住在这里。老伴已经病了两个月了,动弹不得,奄奄一息,如果有钱,我早就去给她看病了。”麦蘖搭眼一看,老两口骨瘦如柴,面如土色,禁不住生了怜悯之心。只见他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便从口袋里掏出两块大洋(方言。即银元),一甩手扔到桌子上,嘴里轻轻地嘟哝了一句:“他妈的,居然这么穷。这点钱你拿去给你老婆看病吧。”然后转身就走。

麦蘖所在的村子,有一个孤寡老人,人们都习惯地称他为“张先生”。张先生识文断字,知书达理。在他年轻的时候,没少帮助村民邻居——譬如主持红白喜事、调解民事纠纷、写春联、撰合同,平时村里谁家里有了什么为难事,也是找他帮着出主意,想办法。就连谁家有了孩子需要取个名字,也都是第一个想到他。但是,这个老头儿天生一个怪脾气——虽然穷得“叮当响”,常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但却从来不吃“嗟来之食”,更不饮“盗泉之水”。但是,他非常“迷信”,而且是出奇地“信”,出奇地“迷”。麦蘖心想帮助他,又害怕他嫌恶自己的钱“脏”,所以便利用他“迷信”这个“弱点”,隔长不短地往他院子里扔几个铜板也或大洋。果不其然,这位张先生曾经不止一次地告诉知心的村邻:“也许是我没有做过恶事吧,就连老天都在救济我——早不晚的,就会给我一点钱花。”

后来的麦蘖,行窃时还给自己搞了个“约法三章”,也就是“五不偷”。即:穷人不偷、病人不偷、老人不偷、学子不偷、残障不偷。这样一来,也就有了点“杀富济贫”的味道。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人们开始慢慢地称麦蘖为“义盗”。

一九四二年的一天早饭时分,麦蘖正坐在村街的大槐树下一边吃饭,一边与邻居海侃。

突然,几个穿军装的人走了过来。他们中间好像有人认识麦蘖,所以几个人径直来到麦蘖跟前,其中一个戴大沿帽的头儿说:“你就是麦蘖吧?走,魏县长有请。”

魏县长名叫魏凤楼,字建亭,外号魏瘸子,国民党军少将。河南省西华县人。一九一三年,他投入冯玉祥部从军,曾任西北边防督办公署手枪团团长,一九二六年三月随冯玉祥赴苏联考察,回国后任冯部手枪旅旅长、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14军4师师长。北伐战争后,历任第2集团军第23师师长、反蒋联军第2方面军第4路军第3军军长。参加中原大战,失败后在北平闲居,后随冯玉祥在泰山居住。一九三七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了一名“中共特殊党员”(或称地下党员),抗战爆发后返回家乡,同年八月任河南省鹿邑县县长,兼任河南省第2区保安第4总队司令。一九三九年七月任抗日战争第一战区游击第1纵队司令。一九四四年春,在豫西陕州被日军俘获,后被遣返回乡。一九四五年一月,从张岚峰部获取番号,为伪淮、太、西绥靖司令。抗战胜利后所部被国民党收编,任新编第3路军第56师师长。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八日,应其本人要求,在冀鲁豫军区12军分区协调下,经报请中共中央批准,恢复了其党员身份,接着在河南淮阳率部起义,加入八路军冀鲁豫军区序列。后任解放军冀鲁豫军区豫东纵队司令员,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兼第2军分区司令员,北平(北京)市军管会军事接管部副部长。解放后先后任天津市芦台农场场长、华南垦植局机械处处长、河南省政协常委。1978年2月3日在郑州病逝。

尽管来人和麦蘖说话时带有一个“请”字,但麦蘖还是禁不住心惊肉跳,甚至是“三魂”(道家认为人有三魂,即胎光、爽灵、幽精)走了两魂,七魄”(道家认为人有七魄,即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跑了五魄。毕竟是“做贼心虚”啊!

麦蘖家距国民党鹿邑县县政府临时驻地吴台镇约八公里。约莫两个小时后,麦蘖被带进了时任鹿邑县长的魏凤楼办公室。

魏凤楼一见麦蘖到了,一向礼贤下士的他急忙起身相迎道:“我已候你多时了。快请坐。快请坐。”

麦蘖一听堂堂“县太爷”对自己如此客气,更是一头雾水,不过他觉得这不像是要“抓”他的“节奏”,所以便丹田收气,聚拢了三魂七魄。只见他长出了一口大气,继而讪笑着说:“请问县长大人,您派人把我……叫来,不知是为了啥事?”

魏凤楼咧嘴一笑:“不要急。不要急。”说着,将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递到麦蘖手里。“我知道你是一个仗义之人。现如今,日寇侵我中华,占我鹿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俗话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现在为了抗日,我魏凤楼代表全县民众,对你有一事相求。”

“啥事?”麦蘖一看魏县长一脸严肃,郑重其辞,知道事情一定非同小可,故而急忙追问。

“……我想让你夜里潜入日军驻地,把那幅吴道子画的老子像拿回来。你明白,现在日军非常强势,咱们硬碰硬还打不过他们……我知道你的手段……”魏凤楼可谓是知人善任,说完便盯着麦蘖,真真的凝眸而视。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鹿邑东城门里路北不远处有一个老君台,民间传说这是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河南鹿邑人,系著名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史学家、道家文化创始人、道教鼻祖、“世界百位历史名人”之一。也是道教之神太上老君)修道成仙飞升处,所以初名“升仙台”“拜仙台”,实为老子昔日开馆授徒之所,因古人有“筑坛讲学”说,故后人筑台以纪念老子。老君台始建于汉代,兴盛于唐代,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台体通高八十四点四米,台底面积七百六十五平方米。山门下有青石台阶三十三层,正契合道教“天有三十三之说。唐高祖李渊追认老子李耳为先祖后,便拨国库银两,以升仙台为中心,建成了规模宏大的建筑群,并为之取名为“紫极宫”。宋代崇道,真宗赵恒对紫极宫扩建后,又诏改为“明道宫”。再后来,金、元、明、清各个朝代均有修葺和增建。

一九三八年农历五月初四(6月1日),侵华日军第四马队旅团从亳州向鹿邑开进,因为当时鹿邑县城并无高大建筑,加上老君台上四周有女儿墙,且古柏森森,非常引人注目。日军以为是国民政府的抗战工事,就在东城门外架上迫击炮,对老君台集中炮击,老君台大殿东墙、东偏殿后墙和附近的柏树上共中炮弹十三发,机枪弹无数。其中两发炮弹穿过大殿山墙,一发卡在梁架上,一发落在了老君像的神龛上,还有一发卡在了殿东柏树的树杈上。值得庆幸的是,日军这十三发炮弹一颗未炸,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在大殿的后面,还有一间炼丹房,里面装满灰黑色的炸药,如果有一发打响,即可引起炸药爆炸,不但老君台会化为废墟,周围建筑也会成为一片瓦砾。

在老君台,日军的十三发炮弹一发未响,但是在鹿邑县城的其它地方,他们的炮弹却威力极大,譬如东南城角的魁星楼、南城门的城门楼,他们都是一炮命中,打飞于护城河内。日军进城后,第一件事就是赶往老君台,一探究竟。当他们看到那是太上老君的升仙台时,整个日军队伍惊愕万分,一个个目瞪口呆,张口结舌,炮手梅川太郎更是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继而,不知是谁带的头,他们便朝着大殿里的老子塑像,先后“噗通通”跪了下来……

这是一种偶然?还是一种灵异?不得而知。

但是,丧心病狂的日本鬼子自以为在鹿邑已经“扎”下了“根”之后,还是肆无忌惮地对老君台下了毒手——他们在抢掠了明道宫尤其是藏经阁的诸多文物之后,便放火焚烧这个规模宏大的建筑群。当时,浓烟滚滚,大火一直着了三天三夜……

在被日军抢掠的诸多文物中,有一幅价值连城的稀世古画,即吴道子的《老子出关图》。驻守鹿邑的日军少佐梅川次郎,既是一个“中国通”,也是一个“文物迷”,更是一个“书画爱好者”。他对这幅古画情有独钟,爱不释手,每天一有闲暇,便将古画挂起来观赏,任谁都不让靠近。平时则把这幅画放在自己床下的一个卧柜里……

魏凤楼对麦蘖说:“这幅古画是咱们中国的文物,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流往日本。我魏凤楼戎马一生,看得出来你也是一个富有民族气节的侠士。所以,只好请你出山,用你所长,悄悄地把这幅画给拿回来。”

麦蘖本来就是一个鸡鸣狗盗之徒,半生偷偷摸摸,吃喝嫖赌,可谓人人嫌弃,个个唾弃,有谁给他好好地说过一句话?这时见有人对自己彬彬有礼,把自己奉为上士,而且这个人又是赫赫有名的将军、百姓爱戴的县长,便禁不住热血沸腾,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所以,当下他一拍胸脯,对魏凤楼道:“魏县长请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保准我会让这幅古画完璧归赵。不过……”

“不过什么?”魏凤楼问。

“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麦蘖嗫嚅道。

“说吧。只要我能办得到。”

“你要派两个人在墙外接应我一下。因为这件事非同寻常,危险很大。”

“这个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个是‘神枪手’,一个是‘飞毛腿’。”

“谢谢。还有……”

“还有啥要求,一并说来。”

“万一我这次死了,希望魏县长能在我的坟前立一块石碑,上刻‘民族英雄’四个字。”

魏凤楼一听,一股伤感油然而生,差点流出眼泪来。但他害怕影响麦蘖情绪,故而还是在微微一笑之后,便满口答应了。“你能欣然接受这个任务,就是一个民族英雄……这个我必须答应!……不过,你也必须答应我——毫发无损地给我回来。”

俗话说:“酒壮英雄胆”。所以,魏凤楼亲自作陪,好酒好菜地招待了麦蘖和他的两个助手。

当晚夜半时分,麦蘖让“神枪手”和“飞毛腿”在日军司令部大院西墙外等候,叮嘱他们:“我一旦得手,就将古画隔墙扔给你们。拿到古画,你们立马走人,不要管我……我自有脱身之法。”然后,他便提气一跃,飞上墙头,一个人潜入了日军司令部。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神枪手”和“飞毛腿”突然听见大院里有人“叽里呱啦”地喊叫。他们正在着急,就见头顶黑影一闪,一个东西从里面扔了出来。“飞毛腿”一看是画轴,捡起来撒腿就跑。“神枪手”略微犹豫了一下,突然想起刚才麦蘖的叮嘱,便也跟着“飞毛腿”狂奔起来。他们刚刚跑出不到二十丈远,就听见日军司令部的大院里响起了几下枪声。正在奔跑的“飞毛腿”扭头一看,只见一个黑影跃上围墙后,便一头栽了下来。“麦蘖中弹了……可能……不行了……”

果不其然,古画取回了,麦蘖牺牲了。

第三天,魏凤楼亲自主持了麦蘖的追悼会,数千军民到场默哀致敬。人们在麦蘖的坟前立了一块硕大的石碑,上面刻着涂有红漆的八个大字——“民族英雄麦蘖之墓”。

   

全球华人乡土文学研究创作会 

乡土文学社《乡土文学》编辑部 

长期法律顾问 陈戈垠 律师




“乡土文学社”有关链接


1、乡土文学社章

2、乡土文学社理事会章

3、乡土文学社会员入社规定

4、乡土文学社会员记分细则

5、乡土文学社会员记分108强公示

6乡土文学社出书圆梦规划

7关于成立乡土文学社分社的通知

8、公开征集乡土文学社徽标(logo)的启事


《乡土文学》投稿用稿规定

1、投稿 (1)凡欲投稿的文友,请加微信 damo359880941,关注《乡土文学》公众号,以便交流推介。投稿可直接投微信 damo359880941。(2)《乡土文学》选稿园地为原创作品投稿选稿群,凡粘贴在群里的作品一律视为投稿。为了便于编辑选稿发稿,粘贴的作品请注明作者和日期。(3)不会微信操作的文友,投稿到邮箱359880941@qq.com 。

2、选稿用稿 所有投稿选稿期限为1-15天。半个月后,没发表的作品,作者可自行处理。

3、作者如果自己有公众号,想借《乡土文学》推介,必须先投稿本平台,待《乡土文学》发表后再在自己的平台发表,否则不予发表。

4、本平台不定期推出个人专辑,有意者主动提出申请,提供:个人简介2000字以下,照片35张,诗文总计20篇首(字数2万字以内)。本平台审核后将适时编辑,重点推介。


出书规划 


  乡土文学社打算花5年时间,帮助108位作家、诗人、文学爱好者出书圆梦。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一、     出版类别: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小小说集,诗歌集,散文集,文学作品综合文集,个人传记,剧本集,报告文学集,通讯文集,日记(人生感悟)集。

二、     出版流程:提出申请,交纳文稿――编辑审稿,同意出版――交纳费用,进厂排版――校稿核对,签字印刷。

三、     出版模式与费用:

1、《乡土文丛》套餐:10位作者一组,每人3000元,出版规格,大32开,128页,丛书号,作者给200本书,其余由文学社销售。如果页码多,作者需要的书超过200本,另行加价。本套餐特点是费用低,出版周期稍微长,适应在亲戚朋友圈赠送,报刊亭与小范围内销售。

2、单书号,一书一号。16开,160-192页,给作者书300本,其余由文学社销售,费用21688元。如果页码多,作者需要的书超过300本,另行加价。本项目特点是出版周期短,但费用相对多点,适合申报职称职务,加入省级以上作家协会等用途。

3、正规出版社公费出版。由文学社推荐,出版社纳入出版选题计划,全国新华书店发行销售,作者只给一定数量的样书(具体数目、有无稿费由出版社根据书稿质量畅销预测内定)。此项目,先由作者提出申请,先预交500元审稿费。出版合同签订时,再交300元推荐费。本项目一般为文稿质量高,有读者潜力的长篇小说、小小说集等畅销书种,但出版周期相对较长,且不定因素很多;适合各级各类文学评奖、申报职称职务,加入省级以上作家协会等用途。

4、投稿一律用电子文档,发至359880941@qq.com 邮箱,联系微信damo359880941。


成立“乡土文学社”分社注意事项

 

  一、 社团级别、命名和人员规模

  1、 省、直辖市统一为省级文学分社(外籍华人和有中国情结的外国友人,以国别为区划组建乡土文学分社,其级别也定为省级),其名称乡土文学社XX分社,在美国定居叫乡土文学社美国分社。省、直辖市文学分社最低人数为5人,上不封顶。国外分社最低人数为3人,上不封顶。

  2、 市、州、高等院校、大型企业统一为市级文学分社,其名称叫乡土文学社XX分社。市级分社最低人数为5人,上不封顶。

  3、 县、区、一般院校、中型企业统一为县级,其名称叫乡土文学社XX分社。县级分社最低人数为3人,上不封顶。

  4、 街道办事处、乡镇、县级以上学校(含民校)、一般企业统一为乡镇级,其名称叫乡土文学社XX分社。乡级分社最低人数为3人,上不封顶。

  5、 社区、村、城乡学校和幼儿园、小型企业统一为村级,其名称叫乡土文学社XX分社。村级分社最低人数为3人,上不封顶。

  6、 乡土文学社分社命名以行政区划地域性名称为主,企业、学校分社取名可直接沿用企业和学校名称,共用性级别、区域、行业词可省略(如:省、县、区、乡、学校、公司等)。例如:乡土文学社北京分社,乡土文学社北京大学分社,乡土文学社远大分社,乡土文学社台北分社等。乡土文学热忱欢迎兄弟文学社集体加入本社,一起圆作家梦、诗人梦,把文学事业做大做强。加入后,保留原来的称号,对外仍然XX文学社,在乡土文学社系列则称谓乡土文学社XX分社。其优惠待遇根据级别规模视情况而定。

  二、 准入条件

  1、 各分社均以集体的名义加入乡土文学社,每个成员必须遵守乡土文学社章程。 

  2、 各分社会员每年必须集体交纳会费,标准(暂定,以后适当调整):省级1000元,市级800元,县级600元,乡级400元,村级200元。

  3、 各分社必须有明确有负责人,即分社社长;省市级分社必须提供分会理事会成员名单与职务分工。其中省级分社理事会成员不少于5人,市级分社理事会成员不少于3人。

  4、 各分社条件成熟后,向总社社长微信号damo359880941,提出申请,填好表格,交纳会费,方可取得入会资格。分会成立时如想邀请总社派人指导工作,可事先联系沟通。

  三、 创作培训和业务指导

  1、总社定期到举办社团组建和各类文学创作培训班。

  2、总社定期组织专家、学者、作家、诗人到各分社巡回进行业务和创作培训。

  3、总社派专职人员,协助创办分社公众号。

  4、总社举办的《中国乡土文学网》、《乡土文学》平台、《乡土文学》企鹅号、《今日头条·乡土文学》、《乡土文学》纸质期刊、年刊,将为各分社的专栏预留版面。其中《乡土文学》平台版面分配原则如下:省级分社一周一次专栏,市级分社半个月一次专栏,县级分社20天一次专栏,乡级分社一个月一次专栏,村组分社一个半月一次专栏。纸质期刊、选刊、年刊均为各分社预留版面,版面安排视各分社专栏质量再定。       


乡土文学社编委会


顾问 聂鑫森 湖南省作协原名誉主席

主编 谭云明 北京市写作学会秘书长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

总编辑 陈小平 乡土文学社会长

编 委 (排名以姓氏笔画为序)

    一现飞鸿 龙星海 孙成纪 

    石海天  刘燕宏 李陵湘

    李巧文  李冬莲 郭义方  

    杨胜彪  枕 戈 林晚同  

    京 哥  第一流 谢建军  

    谭运龙  潘政祥 灞桥愚翁


如果你对《乡土文学》和乡土文学社感兴趣,

请点击下面蓝色字体“阅读原文”,进入《中

国乡土文学网》。此网不用登陆,可点击直

接阅读你喜欢的栏目与诗文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