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小说连载】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036章-040章)

YU美人驿站2018-05-26 12:25:57

第036章 【造访陈公馆】

陈德海这人在中海市也算得上一号人物,当年只身一人从北方来到中海打工,机缘巧合却被中海本地的一个黑道小头目看上,逐渐从打手坐到左膀右臂的位置。陈德海手段狠辣,生性多疑,在没几年后就帮着那小头目扩张了不少地盘,成了中海西区的一股不小势力。

    就在十几年前,陈德海又突然投靠了西区最大的势力西盟会的会长,司徒明泽,也就是蔷薇的父亲。在做掉了他原本的老大后,成了司徒明泽手下最重要的几大元老之一。

    由于原本陈德海就掌握了那名黑道头目的大笔势力,所以当他篡位成功后,并没受到多少抵抗,甚至很多人早已经认定了他才是老大,顺水推舟地就拥护他上位。

    可以说,如果没有陈德海,西盟会想要成为西区霸主,或许还要几年时间。有人曾开玩笑说,陈德海就是放满清入关的吴三桂,背叛主子当王爷,可谁也不知道,他何时会不会又造反。

    即便外面风言风语无数,西盟会里面,却是对陈德海相当重视,毕竟要说手上的实力,陈德海是西盟会几大元老里数一数二的强大。更何况,越是明面上的小人,越是容易提防,所以西盟会会长司徒明泽一直待陈德海不错,两人的关系出奇的融洽。

    杨辰略微看了下陈德海的资料后,第一个感觉就是俩字,“枭雄”,不顾及世间伦理道德,更不顾及江湖规矩,他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取更大的靠山,攀上更高的位置,但却又步步扎实。

    这样的人,如果不出意外,会是黑社会里难得能够好好度过晚年的人,因为,他自己就是背叛者,他清楚如何防止其他人的背叛。

    “只可惜,你生了个蠢货儿子。”杨辰低声自语了句,关上了笔记本电脑,将蔷薇给他的地图资料全记在脑海里。

    夜晚的市中心,如同一团灿烂的霓虹,与市郊区的公路地带形成鲜明对比。

    半个多小时后,杨辰将宝马车停在一处中海西郊的小公园外,周围是略显破败的居民区。陈德海的私人公寓,就在一公里外的河道边,如果车子停了太近,不利于隐藏。

    杨辰换上了身略有紧身的黑色短袖,下身是一条同样黑褐色的长裤,凉飕飕的夜风吹过,杨辰蹦跳了几下,又做了几个古怪的扭体动作,全身的骨骼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大约两分钟后,才停下动作。

    “呼……”长出一口气,杨辰抬头望了眼天上被遮盖的新月,露出几分轻松的笑意,“幸好身体还没生锈。”

    话音刚落,杨辰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数十米开外的一处三层房屋楼顶,灵动的身体犹如一只擅于飞窜的狸猫,快速地从屋顶间跳跃奔跑,朝着河边一处灯火通明的大宅子跑去。

    不出两分钟,杨辰已经半蹲在一棵参天巨木上,正前方不出三十米,就是陈公馆,一幢占地超过八百平米的巨大五层公寓楼。

    根据资料,陈德海的妻子在生下陈峰后不久便患乳腺癌死了,所以这栋巨大如堡垒似的房子,事实上只有父子两人而已,当然,手下保护他们的护卫打手,占了很大的地盘。

    人的位置越是高,就越担心自己的安危,陈德海也不例外。

    杨辰只是粗略一看,从陈公馆进去只有一个大门,那门口就并排站了八名站岗的黑衣马仔。大院内偶尔有几名保镖一样的人会走过巡视,但看起来人数并不多,如果小心地潜行,并不难进入公寓楼。

    杨辰不会相信这么大的地方只有那么几个人,如今看来,绝大多数的打手都是在公寓楼里面待命,为了更贴近地保护陈家父子。

    潜入宅内,对杨辰来说其实不难。不过,这些不是重点,杨辰考虑的,仅仅是不清楚陈德海在这间大房子的哪个位置,想着该如何找出陈德海、陈峰父子,所以杨辰觉得还是抓个人来问问比较好。

    想罢,杨辰的身影再度离开了大树枝干,再度出现时,已经走到了陈公馆的大门口,一脸笑吟吟人畜无害的模样。

    八名马仔对突然出现的杨辰先是惊了下,紧随着立马围拢上来。

    “站住,你是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其中一名带头的大汉厉声道。

    杨辰也不回答,在靠近到五米左右的时候,脚尖猛地点了下地面,身体如同一支飞射的箭矢,骤然发力地窜向了八名汉子!

    八人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们虽然怀里都揣着手枪,但这样的近距离压根没机会掏,其中一人想要抬手握拳抵挡,却被杨辰忽然袭来的拳头稍微碰触,变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烈疼痛,手掌的骨头犹如被碾碎一般!

    如果远远看去,杨辰的身体好似脱离了地心引力,窜入八人中的整个身体腾空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黑色旋风一般,双拳两脚分别与八人都碰触了下,分别与八人的拳头、掌、胸口、肚子都来了亲密接触。

    这一幕发生地电光火石,没等八人反应彻底,八人就已经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因为身体某一被击打部位的疼痛而露出狰狞的神色,“嗷嗷”的痛叫声难以遏制地传了出来。

    那名带头的大汉感到自己的手掌绝对骨头都粉碎了,知道遇到硬茬,不敢再多加反抗,冒着冷汗连忙伸手去按微型对讲机的按钮,想要通知内部的所有人。

    不想,一只穿着运动鞋的脚突然地踢在他的脸颊处,一脚粉碎了那对讲耳机不说,大汉的头一歪,眼角、耳朵、口鼻间迸射出血线,头骨呈现畸形的凹陷,殷虹的液体流淌一地,眼看却是不活了!

    其他七人刚一起身就看到那惨状,倒抽一口凉气,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惧,眼前的年轻人,竟然依旧保持着微微的笑意,如果世上真有地狱的恶魔,那恶魔的笑容,或许就是那样的!

    原本还要发出警报的七个马仔,都冷汗涔涔地看着杨辰,吓得不敢动弹。

    杨辰很满意这样的结果,至于杀个黑道份子,他根本没放在心上,毕竟他手里的人命,早多到够堆成摩天大楼了。

    “我赶时间,不跟你们废话,我要知道陈峰、陈德海现在在哪里,你们说出来,自己滚蛋,不说出来,我帮你们滚蛋。”

    杨辰的语调很轻松,仿佛是大街上问人要个打火机点根烟般随意,可在七人耳中,他所说的“滚蛋”却如同死神的召唤。



第037章 【虐待】

由于七人的争相配合,杨辰很快就问出了陈德海父子的具体位置,而那七人,全被瞬间打晕扔在了路旁,在杨辰完成要做的事情之前,是很难醒过来了。

    无声潜行那种事情,对于杨辰来说再熟悉不过,敏锐发达的感官时时刻刻观察着周遭的一切动静,脚步飞快而几乎没有任何声音,身体如同融入了黑夜,消散在空气中。

    由于陈公馆的详细地形图已经被牢牢记住,所以杨辰很快找准了目标。

    根据七人的说辞,陈峰此刻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而陈德海,他们不能确定,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客厅。

    翻过两个阳台,顺手将四名保镖无声息地击晕过去,杨辰鬼魅般的身影来到了公寓三楼的一处大房间外,此刻的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但房间内依旧灯火通明。

    婆娑的树影让杨辰在月光下的影子显得更加扑朔,当冷风吹过落地窗门的帘子,透明玻璃门内的景象映入杨辰的眼中。

    在装修奢靡的大卧室内,果然是一个自己熟悉的身影——陈峰。

    不过,此刻的陈峰根本没注意到阳台的门口已经站着一个不速之客,他正满脸*邪地做着一件让常人见了都会血脉贲张的事。

    在陈峰屋内的巨大尺寸矮床上,一个白花花的女体正呈一“大”字形地捆绑着。双手与双足处都用女人的黑色蕾丝丝袜牢牢捆绑住,这种弹性十足又具备强大韧性的纤维此刻已经将那女人的四肢勒出了血痕。女人身上雪白的肤色,此刻已经有好几处露出青紫的瘀痕,看来在之前已经遭受一些惨痛的对待。

    女人的一头染色发丝披散着,由于挣扎和汗水此刻显得无比凌乱,一张还算娇媚的脸蛋通红一片,嘴巴里竟是被塞了一团类似女人内裤的东西,让女人只能“呜呜”哭叫着说不出话来。

    杨辰看到这个受到虐待的女人,第一感觉就有些熟悉,稍微一细想,竟是当初在遇见林若溪的小酒吧里,上来勾搭自己,后引起光头等一群壮汉起冲突的女人,貌似是那光头的妹妹,没想到此刻跟陈峰搞上了。

    很显然,陈峰对这个妖冶的小太妹并不怎么样,此刻他全身同样一丝不挂地站在床上,脚下放满了各种橡胶"qing qu yong pin",细小的如同佛珠,*的犹如碗口,那些器具沾染着糜烂液体,把床单染地湿湿的。

    陈峰的身材有些干瘦,看来是平日就纵欲过度,裸露的下身中间,那小二哥已经垂下脑袋,根本提不起精神,缩成一条小虫。

    “哈哈,哈哈……你这只母猪……你叫啊!你哭啊!敢背着我到外面找男人……看我不整死你,高朝死你!!”陈峰的脸上此刻露出狂热扭曲的表情,一边叫骂,一边用脚不断地狠踢女人脸颊,胸口软肉和大腿中间的湿润处!

    “玩你是看得起你!等我明天把那姓李的小妞搞来,我就把你扔给我那些弟兄搞,你不是发春想男人么?我一个人你不满足,我那些兄弟轮着上你!看你这浪骚蹄子模样,还真当自己是我陈峰的女人了!?你不照照你这张猪婆脸,要不是少爷我无聊,谁要玩你!”陈峰大口喘气着叫嚣,仿佛已经入魔一般,“你要玩,我用脚指头捅你,让你玩!!”

    女人显然痛楚又羞愤欲死,可嘴巴里被塞着臊臭的一团内裤,想要大喊大哭,却被恶心的气味搞地不断反胃,眼泪哗哗地流淌在床单上,因为哭号,身体不住颤抖。

    眼看这小太妹要被活生生凌辱死,杨辰觉得也不应该,或许这小太妹本身不值得同情,可陈峰这样的人貌似更该先死。

    当陈峰拿起一根床上的黑色皮鞭,正打算狠狠抽打的时候,身后的玻璃门突然“砰”地一声被突然拉开了!

    “谁!?”陈峰惊吓地立刻转身,当看到出现在阳台门口的人影时,吓得差点没尿出来!

    “怎么,才几天没见,不认得了?”杨辰嘴角弯起个弧度,从口袋里掏出根烟,慢悠悠点上。

    这个屋子里男女荷尔蒙的气味太重,还有股强烈的gi男性香水味,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一混合,异常刺鼻。一想到都是眼前这对男女分泌物的味道,杨辰觉得还是吸口烟舒服。

    陈峰脑袋当机了下,才颤抖着拿起皮鞭做出自卫的动作,小心翼翼地倒退着说道:“杨……杨辰?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固定在床上的女人看到杨辰,也停止了哭泣,她也认出了这个男人,当日让她气地不轻的男人,最后也没能让哥哥帮她报仇的男人。

    如果之前的杨辰在女人心里无比厌恶,那此刻的突然出现,让这个女人感到,杨辰简直就是救世主!

    杨辰有些揶揄地瞅了眼陈峰*的那条小虫,笑道:“小伙子,之前在菜场我好像已经说过,我这人最讨厌被威胁。”

    “你……我没威胁你!”

    “你威胁了老李一家,他们是我朋友,等于你威胁了我。”

    陈峰眼里闪过一丝阴毒,冷笑道:“杨辰,你当你进来了还能出去么!?我只要大喊一声,我爸的手下就能开枪把你射成马蜂窝!”

    “你可以试试”,杨辰把烟叼在嘴上,慢慢走近陈峰。

    “哼,你也喜欢那个李菁菁?你想英雄救美,做梦去!那个李菁菁我肯定要搞到手,而且要把她搞大肚子然后再给我的手下去轮了!”陈峰大叫一声,然后立刻一把开开身后的房门,试图逃出房间!

    可杨辰的身影却在一瞬间跨过了五米多的距离,一只钢筋铁骨般的手狠狠地一把将大门给关住,顺势一个巴掌狠狠扇在了陈峰的脸上!

    陈峰被打傻了,怎么杨辰会突然在自己的身边出现,半边脸瞬间红肿了起来,痛得要命,仓皇失措地躲到角落,指着杨辰直喊:“你不准过来!我……我爸的人很快就来了!他们会杀了你的!!”

    杨辰直接把烟蒂和唾沫一口吐在了陈峰脸上,面无表情地地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直把陈峰看了缩成一团刺猬不敢抬头。

    “本来我打算让你痛快地死,不过你说的话让我改了主意,你好像很喜欢玩女人,那我先让你玩不成女人吧……”

    话音刚落,一脚骤然发力,踹在了陈峰腿间的那团小肉上……

    “嗷!!!……”

    陈峰的哀嚎如同午夜狼叫,凄惨尖锐地划破整个公寓楼的平静。



第038章 【破门】

 看着陈峰晕死过去,身体蜷缩成佝偻状,下面一团血肉模糊,杨辰也就停了下来,斜眼看了下一旁吓地面色惨白的小太妹,再度露出那人畜无害的和煦微笑,“别怕,我不是来杀你的。”

    杨辰这一笑,让原本就快吓得昏死过去的小太妹差点失禁。

    “求……求你饶了我……”她根本说不出别的话来。

    “别怕,我都说不杀你。”杨辰郁闷地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既然跟陈峰有搞上,那你知道不知道,陈德海现在在什么地方?”

    小太妹看杨辰真不杀自己,才安定一些,小声回答道:“我……我也不确定,一般陈老大都会在顶楼的书房里。”

    “嗯……看来那几个蠢货没骗我。”杨辰喃喃自语了句,便朝门外走去。

    小太妹见了,也顾不得害怕,惊讶地道:“你不逃跑?”

    “逃跑?为什么?”杨辰回头。

    “刚才的叫声肯定引来那些打手了,很快就要冲上来了!”小太妹竟是有些为杨辰担心,即便她还被丝袜绑着动不了。

    杨辰无所谓地笑笑,“最好陈德海也亲自冲过来。”说完,走出门,顺便还把门给关上。

    按照记忆,陈德海的书房位于整栋公寓的顶层正中央,也就是四楼的中央地带。杨辰进入走廊后,直接朝着楼梯处走去。

    果然,没走几步,前方的楼梯口,一上一下都涌上来不少人,各个穿着跟大门口马仔同样的黑色制服,但手却都已经带上了武器,有电击棍,也有戴钢钉拳套的。

    杨辰自然不会天真地认为陈德海的手下会没有枪支,但这毕竟是在国内,华夏国政府的枪支管制在全世界都出了名的严格。不可能每个手下都有枪械武装,所以,真正会拿着枪指着自己的,肯定仅有的一些精锐才会。

    眼前的虾兵蟹将杨辰并不反感全部甩下楼去,毕竟好久没有大打出手,有这么二三十个人一同冲过来让自己练手,杨辰心情还是挺愉快。

    当一群马仔怒火熊熊地试图将眼前这个还在闲庭漫步的年轻人揍死时,他们很快发现,他们根本连目标都抓不住!

    杨辰的步伐快如闪电,每次移动都如同电影拍摄出来的一种特效——残影。

    看似简单的移动中,杨辰的身体恰到好处地穿梭在十数人的围攻范围内,每一次的短暂停顿,手都会抓住某一马仔拿武器的手腕,然后强行借马仔的手殴打最近的一名同伙。幸运点的被打胳膊、小腿,运气倒霉的,直接脑门上就砸一棍子!

    没有章法,没有套路,完全的快速移动,精准计算,丝毫不拖泥带水的简单有效!

    让楼道口一块二三十平米的地方彻底乱成一团,所有人只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在他们面前不断来回,根本不敢轻易把手上的电击棍打下去,因为他们一个不小心就会打残己方的人。

    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在楼道口响成一片,仅仅不出一分钟,原先冲过来的三十多名马仔,只剩下四、五个害怕地躲到一旁,所有其他人都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疼痛地不敢起身。

    杨辰拍拍手,似笑非笑地望向剩余的五个不敢上前的马仔,“你们不来玩玩?”

    五人慌忙摇头,讨好地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

    一路再也没有阻拦地上到四楼后,杨辰很容易地找到了位于最中央的书房大门,门竟是特制的精钢防盗门,如果不出意外,这还是防弹的。

    杨辰望了下走廊里的监视器,有些无聊地笑了笑,陈德海的确是个老狐狸,他明知道自己进入了公寓内,却是并不急着来干掉自己,反而先派了三十多名手下来试探并且消磨自己。如今他躲在这样的一个铁桶般房间内,想来里面已经天罗地网了。

    其实如果不是自己,他这招还是不错的,但他肯定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实力,不然的话,他更明智的选择应该是早早地逃跑。

    眼前的钢板门看似坚不可摧,但杨辰并没太放在心上,如果是两年前的自己,或许还要多费点功夫才能强行打开,可如今的自己,随着自己所修炼的古怪功夫的变化,这样的防御已经没多大用处了。

    稍微提了口气,杨辰奔雷似的一脚直直地踹在了厚实的钢板门上!

    “嗙!”

    楼道里沉沉的一声闷响后,钢门被生生踢地凹陷进去,连接着墙壁的接缝处,大理石的墙面硬是被震荡地出了裂痕,石头碎屑掉了一地!

    杨辰满意地收回脚,走上前去,轻轻一推……

    “砰!!!”

    一阵烟尘扬起,钢门顺势倒向了房间内,竟是就这样被强行打开了!

    眼前灯火明亮的书房内,果然已经站着不少人。

    “小兄弟好身手。”一个平静无波澜,有几分低沉沙哑的声音,来自坐在书房内坐在大橡木办公桌后的男人。

    杨辰只需要一眼就能辨认陈德海,因为这个男人除了头发有几分灰白,脸部样貌与他的儿子陈峰极为相似,身材也不怎么高大,只是多了几分沧桑与阴翳。

    在陈德海的身后,站着一排超过十人的西装保镖,此刻每个人神情凝重,手已经伸进了自己的衣服内侧,显然是随时待命,掏出里面的手枪一类。

    让杨辰有些意外的是,站在陈德海最靠近一处的男人,竟是那个当初在酒吧碰到的健壮光头男子,此刻的他已然是陈德海最信任的手下之一,贴身地保护着陈德海的安全。

    光头见到杨辰,也是目露几分惊疑,但并没多表现出来。

    “不好意思,弄坏你的门了。”杨辰扬起嘴角笑了笑,不慌不忙地漫步走进书房。

    陈德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无妨,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门坏了没关系,有人赔偿就可以。”

    “如果我不赔呢?”

    “那就先请小兄弟告诉我为什么来我公寓做这些事,然后我再下个决定”,陈德海一只显得枯瘦的手敲打着办公桌面,气定神闲地道:“我陈德海在中海混了二、三十年,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小兄弟身手非凡,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是友非敌。”

    杨辰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望了下四周,陈德海的书房里,巨大的书架放满了四周,各种藏书与国内外刊物都有,在一方小案上,还摆着文房四宝,竟是用来写毛笔字的。

    “看来你读了不少书,文化水平不错。”杨辰答非所问。

    陈德海皱了皱眉头,“哪怕道上混的,这个年代也不是纯粹拼血性就能成的。”他似乎不明白杨辰这么说什么意思。

    杨辰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我想说,如果你儿子陈峰有你一半的脑子,那今天你就不用死了。”杨辰灿烂地笑道。



第039章 【两条路】

陈德海的脸色终于从刚开始的沉稳变得凝重起来,眉宇间仿佛蕴藏着一团乌云,随时可能降下霹雳雷霆。

    “什么我儿子不儿子,峰儿跟你有过节?”

    杨辰摇头,“解释太麻烦,总之没有他,你还能多活阵子。”

    “小兄弟,你似乎不明白自己的处境。”

    “哦?”杨辰此刻已经走到距离办公桌五、六米的距离,停下脚步,笑着问道:“什么处境?”

    陈德海拍了拍手,身后的十数名黑衣保镖同时整齐一致地从西装内侧拔出了国产的80式全自动手枪,一排黑洞洞的枪口瞬间对准了杨辰这一集结点。

    不难想象,只需要半秒不到的时间,所有人的手指齐刷刷一按,杨辰的身上就会多出十多个血孔!

    “你的确很能打”,陈德海悠然自得地摆弄着自己右手大拇指上的一个翠玉扳指,慢悠悠地道:“本来我还打算,让你这样的打手,能帮我做事。不过,你这人不识时务。小兄弟……你该不会以为,我的手下,连手枪都配不上吧。”

    “你觉得你很聪明?”杨辰忍不住笑道。

    陈德海双眸露出一丝阴毒,“我起码不会笨到单枪匹马,对着十多个枪口动手。”

    “如果我真敢动手呢?”杨辰好奇地问道。

    陈德海有些恼火地拍了下桌子,“我不跟你说这些胡话!我告诉你,眼下你两条路,第一条,交待清楚一切的事情原委,为什么今晚会出现在这里,我酌情考虑怎么处置你。第二条,你就吃了我手下的子弹,自己感受感受……”

    “我也给你们两条路”,杨辰笑吟吟地扫了眼一排拿着枪的保镖,道:“第一条,你们把枪口对准这个老家伙,我留你们活命。第二条,你们,全部都死……”

    “看来是没得谈了……”

    陈德海的怒火已经到了发泄边缘,正欲咬牙下令开枪,却突然脑后门一凉!

    “老虎!你!!?”

    千钧一发之际,陈德海突然感到自己的脑后有个冰冷的物体顶住了自己,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枪口!

    只见原本站在陈德海身后的光头,此刻早把枪口调转,对准了陈德海本人,脸上一片决绝。

    “老虎……你什么意思……”陈德海的双手抓住皮椅的把手,骨节发白,显然已经怒极。

    光头的双眼精光奕奕,几分煞气地嘶声道:“没别的意思……我要活命,所以,我选择听他的第一条路……”

    “哈哈!!”陈德海怒极反笑,“你疯了么!你以为你杀了我,其他十几个人手枪干不掉你们两个!?”

    光头双眼眯成了一条线,沉声道:“我就赌,赌他说的都是真的。”

    饶有兴致看着这一戏剧性画面的杨辰若有所思,对光头道:“光头,你现在开枪干掉你老板,我保你不死。”

    此刻陈德海的其他几名保镖都回过神来,立刻已经有两名保镖的枪口对准了光头的脑门,随时可以开枪爆掉光头。

    陈德海怒睁着双眼,桀笑道:“老虎……跟我这么多年,没想到你会选择这种愚蠢的时机背叛我,你现在放下还来得及。不然,你开枪的瞬间,你们两个都得死!”

    光头抬眼看了下杨辰,见到杨辰一副看戏的表情,脸上先是露出几分艰涩,而后眼中则是精芒爆闪,充满了决绝!

    “陈老大,我送你上路!!!”

    “你!……”

    “砰、砰、砰!!!”

    书房内几乎是一瞬间响起了一线枪声,暴烈的炸响震撼了整栋公寓楼!

    火热的子弹从枪口喷射而出,划过红色的光芒,在书房这相对狭隘的空间内,粉碎了无数书籍家具瓷器,如同猛烈的刀锋切割空间一般!

    可就在这谁也无法作出反应的瞬间,杨辰的身影如同虚无缥缈的幻影,瞬间从五米开外的地方移动到光头的身旁,将两把对准光头的手枪,枪口朝着天花板掰动了下!

    光头扣动扳机的同时,两道原本会解决他生命的火蛇突兀地变成朝天放射!

    而在第一片枪响过后,其他的十几名枪手都惊恐地发现,想要解决的目标竟然已经到了十人的身后!

    杨辰此刻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两名最近的枪手手上,夺取了两把80手枪,手枪好似立刻长了眼镜一般,即刻标准了周围的其他人!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响后,刚要转身再度射击的十多名保镖,应声倒地,每个人被子弹贯穿的部位几乎一致——太阳穴!

    这一切发生地太快,好像电影被快进了一般,中间的不分根本看不清楚,眼花缭乱。

    光头只感觉自己在扣动扳机的一秒以后,周遭的场景就被彻底改变,站着的,都倒下了,本该倒下的,却依旧站着!

    一滴冷汗从脸颊处挂落,光头怔怔地转过身,望向在旁轻松笑着的杨辰,咽了咽喉咙,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他感觉自己在做梦,眼前的男人,到底完成的怎么样的神迹!?

    杨辰好像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把手上的手枪扔到了一边,一脚将陈德海死不瞑目的尸体踹到了地上,然后把椅子一拉,自己施施然坐了上去。

    “你叫什么名字?”杨辰温和地笑道。

    光头猛一醒悟,立马退到一旁,匍匐在地,由衷地产生一种膜拜的情绪,颤声道:“我……我叫张虎,道上人叫我老虎。”

    “跟了陈德海几年了?”

    “八年……”老虎终于正常地喘气,小心回答道。

    “那应该也算他手下的元老了,怎么你就这么相信我,认为我能在刚才那种情况下获胜?”

    张虎沉吟了会儿,抬起头,脸上露出几分憎恶,“我把命交给了陈德海,帮他砍人,帮他打地盘。但陈德海他那杂种儿子,当初下药强上了我唯一的亲妹妹……而且……而且还对我妹妹做一些狗娘养的事……陈德海说会给我妹妹一个好归宿,我原本还信他,可陈峰根本不是人!他……他根本把我妹妹不当人看,想起来的时候去玩,玩腻了就扔在一边!以前我妹妹只是个再单纯不过的高中生,可现在……可现在已经完全变了……他们父子毁了我唯一的亲人……我……我早就想干掉他们了!”说到这里,张虎的一对虎目竟是一红,流出了两行豆大眼泪。



第040章 【私房事儿】

“一个大男人哭什么”,杨辰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亲眼所见,自然知道张虎在为他的妹妹而感到伤心,这些话应是不假,不然如果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在刚才那种夸张的情况下明目张胆背叛。

    张虎猛然抬起头,一把抹掉泪水,诚恳地道:“老大,从今往后我张虎的命就是你的,做牛做马在所不惜!”

    杨辰忍俊不禁,怪笑道:“你这投靠倒爽快。你怎么知道我想当你们黑道老大,你怎么知道我愿意当你的老大?”

    “那……那……”张虎噎着说不出什么,只地耍赖似地道:“我张虎除了打打杀杀,抢地盘,啥也不会,老大要不嫌弃,让我做老大的保镖护卫!”

    “你觉得我需要么?”

    “呃……”张虎瞬间又一脸惨白,再度想起适才杨辰的恐怖身手,只好低下头,小声说“不需要”。

    见这副吃瘪表情,杨辰倒有些喜欢这个爽直大汉了,更重要的是,这光头胆大心细,知道进退。当初在酒吧,发觉自己伸手不俗,立刻小心谨慎地赔礼道歉,毫不发火发愣。这次又为了亲妹妹,真性情流露,毅然选择相信自己,来了生死豪赌。

    想了想,杨辰站起身来,对张虎道:“张虎,我虽然不会接手黑道的事,但不代表我不会让别人接手。”

    “老大……什么意思?”张虎感觉来了希望,立马抬头问道。

    杨辰来回踱了几步,才道:“陈德海一去,这一片的地下世界,立刻会混乱一团。我需要你接手陈德海的位置。”

    张虎为难地道:“老大,接手那老鬼的地盘,其实不难。现在老鬼最重要的几个手下,刚才都被老大你的神枪法打死了,就剩我一个独苗。这几年我在会里的名声不错,如果我用点狠辣手段,下面愿意跟我的兄弟肯定能把这块地方控制住。可……可我不会管啊,黑道也有生意,这些生意什么的,以前都老鬼亲自管,我不懂这些。”

    “这些你不用*心”,杨辰笑道:“你只需要把这块地方稳固住,别让陈德海的势力散了,牢牢抓手心里,其他的事情,我会让别的人来告诉你怎么做。”

    “别的人?”张虎疑惑道:“不是老大你管?”

    “有比我更合适的人接管,你以后听那个人的话做事,其他的都别多问。至于西盟会那边,你就尽可能顶替陈德海的位置,依然顺着西盟会的意思就行了。”

    也不等张虎多问,杨辰扯了一张纸片,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了下来,交给张虎,“喏,这是我的手机号,我姓杨,以后别叫我老大,我不是陈德海,不要你当小弟。”

    张虎赶紧接过,死死纂手心里,露出个爽朗的笑容,“是,老大……哦不,杨先生。”

    杨辰满意地点点头,“接下来的事情,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我会让人直接联系你,帮你管理这一片的势力。如果你碰到自己解决不了的绊脚石,可以打电话告诉我,我会酌情帮你处理掉。如果没特别重要的事,就别打这个电话。”

    张虎一脸认真地听着,丝毫不敢忤逆。

    杨辰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这一趟“出差”,花了快两个钟头,已经要午夜十二点,想起答应蔷薇的事,心里有点火热,对张虎道:“时间差不多,我也走了。你妹妹现在可能还在陈峰的房间里,陈峰被我弄晕过去了,估计没死。我建议你,可以把陈峰交给你妹妹处理,就当是‘风水轮流转’。”

    张虎听到“陈峰”二字,眼里闪过丝狠辣,郑重地点点头,“杨先生,我跟妹妹都要感谢您的再造之恩,以后用的着我张虎的,一句话,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没文化就少拍马屁,搞的跟80年代古装电视连续剧对白一样肉麻。”杨辰哭笑不得地拍拍张虎的肩膀,径直走出了书房。

    由于陈公馆已经乱成一团,一路打进去的杨辰根本没受到什么阻拦,轻松惬意地走出了大门后,朝来时停车的方向走去。

    可没走一里路,杨辰就愕然发现,前方黑暗的公园树林边,竟是停了三辆警车,而且还站了不少警员。

    杨辰可不会傻到认为陈德海报警了,那不是耗子请猫帮忙么,再者那些警察像是在等待埋伏,而非说要主动做些什么,想必是出什么别的任务,恰巧在这一带罢了。

    思忖了下,杨辰决定自顾自地走,就当没看到这些警察。

    可没走几步,身后一个声音喊住了自己……

    “站住!”

    清脆动听的女声有些熟悉,杨辰回过身,见到来人,不由露出玩味的笑容,“呀,怎么是蔡局长,这么晚了还能碰上,缘分呐。”

    走上前的女警正是当初警局一面之缘的蔡妍。夜风中走来的蔡妍一身墨绿警服,分明的面部轮廓有着普通女人所没有的英气。略施粉黛的俏脸和粉色的晶莹唇膏,让这个自信饱满的女警多了几分女性特有的柔媚,卓越的风姿如同一株盛放的夜兰香。

    蔡妍有几分猜疑地看着杨辰,“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杨辰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嘿嘿笑道:“这个,算是个人**,能不能不说。”

    蔡妍厌恶地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男人,但却没掉以轻心,当初可是清晰地记得他把自己手下两个民警打翻的,面无表情地道:“警察问你话,你就老实回答,这是协助调查。”

    杨辰姗姗地道,“蔡局长,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跟一女性朋友在那河边亲了个小嘴儿。我摸了摸她的胸,掀开她裙子又捏了捏她的腿肉。如果说还有什么别的,那就是我也让她抓了抓我的那个地方……你不知道啊,她下手重,主要太兴奋,说我那儿比她摸过的别的男人的都大,我当时高兴啊,就……”

    听到这些话,蔡妍顿时面红耳赤起来,咬牙切齿地道:“住嘴!不准再说了!”

    这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蔡妍都想吐了。

    杨辰一本正经地道:“蔡局长,你让我协助调查,我可把私房事儿都告诉你了,你这态度也太对不起我这心地善良乐于帮助警察的小老百姓了吧。”

    蔡妍真上上去扇杨辰一巴掌,可想到还有公务,忍着怒气,想着“淑女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小手一挥,道:“你滚,快离开这地方!”


欲知下文,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