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英雄(微小说)

同州警苑2018-01-11 08:51:23
   英  雄   
 




                          

三儿从小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英雄,就像现在,他坐在警校的新生教室里,回答老师“你为什么要当警察”的提问。

“因为我想成为英雄”!说到自己的梦想,三儿的眼睛闪闪发亮。

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随即便响起了大笑声,老师也笑着摇了摇头,让大家安静下来后,便又转身去问下一个同学了。

大学毕业后,三儿考到了县里的公安局,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只是被分配到的地方并不是想象中“枪林弹雨”的刑警队、特警队,而是“日理万机”的基层派出所,还是山沟沟里的派出所。三儿不禁有些气馁,原本想着当警察就能成为英雄,可抬头看看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和零零星星错落着的房屋,心里顿时就一片荒凉,没有了所有希望。

大山派出所大概是因为坐落在大山中的原因,名字就叫做大山派出所,由于地处偏僻,没有好的发展前景,很少有人愿意留在这里,即便上级积极向这里调派人手,效果依旧不佳。派出所里目前一共有4名民警,他们是驻守在这里的勇士,也许当初他们也有过抱怨和迟疑,但却始终没有离开大山,离开这里。

三儿这样一个新生血液的融入无疑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搬行李、整内务、拉家常,甚至还专门布置了一场简单的欢迎会—-他们很希望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能留下来。看着一张张真诚而朴实的面孔,三儿如鲠在喉,他低下头,说不出一句要走的话。

夜深了,三儿躺在大家为他收拾好的床铺上,第一次尝到了失眠的滋味,梦想与现实,其实不难抉择,他甚至在来时就已经写好了调离申请,也想过不行就找人走走关系,岗位多苦多累他都愿意,只要不留在这荒凉的大山上,不让他离梦想那么远就好。但是现在他又有些犹豫了,因为那些热情而真诚的脸。三儿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他的尊严不允许他这么快就说离开。“迟些再走吧。”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大山派出所的生活宁静而忙碌,天刚蒙蒙亮,大家就都起来了,在所长老徐的带领下,先打一套擒敌拳,再围着派出所后的空地跑上几圈。吃过早饭后,除了两名同志留在所里值班外,所长老徐领着三儿和另一位民警去了村里巡逻走访。老徐一边走一边向三儿介绍山里的情况,他已经驻守在这里十多年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

                         
 

大山位于县城的边缘,气候环境恶劣,群众居住也不聚集,再加上有些山路崎岖难行,导致派出所里虽有警车,巡逻走访却仍要靠脚。

步行两个小时,走了十几里的山路,三儿一行来到了今天要走访的地方,那是一个小村子,参差坐落着二三十户人家,村口的大树下,五六个人正围成堆蹲在地上闲聊着,老徐像是和他们很熟悉的样子,笑呵呵的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询问一些情况……远处的小孩子们闹着跑过来了,见到他们就“大大”“叔叔”的叫着,老徐笑着揉了揉他们的头,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几颗糖果分给他们后,就放他们去玩了。

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时间就这样快速的流逝了,这些天来,三儿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训练值勤、巡逻走访、帮助困难群众。遇到最大的案子就是距派出所七里多地的张家村里一户张姓农民丢了羊,枪更是连摸都没摸过一次。上次回家听人说大学时住在他下铺的小刘前些天参与了对一个贩毒团伙的抓捕,并且亲手抓捕了一名罪犯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三儿坐在值班室里,望着房檐上不断滴下的雨发呆。

所长老徐是个老警察了,他看出这个刚入警的小伙子状态不佳,便主动找他谈起了话。

“所长,跟您说实话吧,我……我不想呆在这儿了,我打算申请调离。”在经过老徐的耐心询问下,三儿低着头,终于说出了埋藏在心里许久的话。

老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三儿,刚毅的脸上泛着温和的光。

三儿咬咬嘴唇,抬起头,说起了自己的梦想和遭遇。

“我想拿起武器,打击邪恶,成为人人心目中的英雄”。他说。

“然后呢?”老徐问。

“然后……然后……”是啊,然后怎么样,三儿回答不出来了。

雨下得有些大了,哗啦哗啦的声音衬着夜晚的气氛有些宁静,三儿偏过头,看见老徐望着窗外的雨沉默着,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他的眼神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忽明忽暗,却又让人觉得异常沉寂。半晌,就在三儿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他扭过了身子,轻轻揉了揉三儿的头。仿佛叹息般的,他掀起了自己的衣袖,三儿愣了愣,那是一个深深凹陷着的伤疤,丑陋的疤痕仿佛在诉说着受伤时的血腥。

那一天,老徐告诉了三儿他以前的经历,他曾经是一名军人,执行任务时受伤太重不得已才离开了军队来到了小县城。

“我是自愿来到这里的,离开军队后我很迷茫,也有些自暴自弃,就主动申请来到这里,那时大山派出所刚刚成立,大山里也并不平静,由于闭塞,买卖人口事件时有发生,山里的人很抵触我们,我就跟着同事们挨家做工作、挨家走访、挨家帮忙,群众从不接受到接受,从冷硬到微笑,那时候我才发现,放下了枪,我也能够去做一些事情,这和我当初拿起枪是一样的。英雄总会有人去当,除了我,还有别人,而这里,需要我……我并不是想劝你留下来,只是想告诉你,待在需要你的地方,你一样也是英雄。你还年轻,有远大的志向是好的,你想离开,我也支持你”老徐说。

三儿又失眠了,他躺在那张精心铺好的床上,听着窗外的雨声,脑海里不断浮现着老徐说过的话,以及那条仿佛刻到了他心里的伤疤,他知道老徐说的很对,但是……但是“我的梦想哪?初衷哪?我希望自己能拿起枪,能与罪犯英勇的搏斗,能得到别人的认同和赞扬,如果这些都没有实现,我又怎么能轻易放下哪?”如果能够轻易放下,也就不叫梦想了。

雨已经下了一个星期了,所长老徐站在屋檐下望着越下越大的雨,皱着眉头,不自觉的叹了口气,这些天,他们日日冒雨巡逻,查看河水水位线,“看这趋势,再下两天,县里就要调派人手了”老徐想。

临近晚上的时候,雨下的越发的大了,这时,一名群众敲响了值班室的大门,他的浑身已经湿透,身体瑟瑟发抖。原来是李家村三个孩子到现在还没回家,村里人已经开始找了,因为怕出意外所以让他来报警。老徐赶忙召集所里民警,留下一名民警值班后,带上手电,出去找人。

孩子们是在小河上被找到的,他们就趴在河旁的一棵树上,四周全是上涨着的河水,原来,他们白天时下了河堤,打算趁着涨水摸几条鱼,谁知这一摸就摸上了瘾,谁也没注意到上涨的河水和越发湍急的水流,等发现的时候,他们已经困在水里离不开了,大一点的孩子急中生智,让其他两个孩子跟着他爬上了已经被水淹了一半的树,等待着有人能找到他们。

                         

情况紧急,老徐脱了衣服就跳了下去,三儿和其他两名名同事也跟着跳了下去,河水湍急中他们互相拉着手,向大树泅去,准备把孩子们一个一个救上岸。

雨越下越大,水位又涨了许多,三儿和老徐挟着最后一个孩子往岸边游去,三儿已经有些累了,他咬咬牙,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就在这时,三儿感觉到身后有什么推了他一把,再回头时,老徐已经不见了。

三儿没有看到,就在他往前游的时候,一股大浪打了过来,但是老徐看到了,那时他也已经很累了,但是他没有犹豫,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推开了三儿和孩子。

老徐再也没有回来,三儿浑身湿透瘫坐在河堤上,呆呆地望着水面,他期待着老徐能突然从水里冒出来,告诉他自己没事,可是没有,他听见四周有小孩的大哭声和同事压抑的低泣,他也跟着张了张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很快,新闻媒体对大山派出所民警的英雄壮举作了专题报道,接着,老徐以前的事迹也被报道了出来,人们这才知道,原来这个舍己救人的民警以前当过兵,参加过缉毒,授过军功,受伤退伍后又自愿奔赴山区,贡献大山。“这是一个英雄啊”不少人在看到报道后感慨唏嘘。

县里为表彰大山派出所的民警专门召开表彰大会给予他们荣誉嘉奖……可是三儿没有参加。

                           

三儿走了,就在老徐牺牲的第二天,他写了请假条,放在老徐常坐的办公桌上。他并没有收拾行李,可是大家都觉得他不会回来了。

老徐头七的那天,三儿又回来了,静悄悄的,就像他走的时候一样。他拒绝了众人拎着酒瓶独自在老徐的坟前坐了一夜,那一夜,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清晨时人们发现三儿坐在派出所门口,眼睛有些红肿,人也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三儿留在了大山,在大家都以为他会走的时候。

实习期满一年的时候,县里让三儿回去报道,由于他实习期的优异表现局里准备给他调岗升衔。他却拒绝了,那个当初他想逃离的地方如今成了他最舍不得离开的地方。  

两年后的一天,有村民举报,一伙陌生人出现在大山中,行为诡异,一个月后,三儿和同事们在村民的帮助下成功抓捕了这伙非法买卖枪支的逃犯,嘉奖会上,三儿站在领奖台前代表发言,他说:“以前,我总觉得,要想当英雄就要扛起枪冲向前,后来有一个人告诉我,留在需要地方也是英雄,可等我明白的时候他却已经看不到了,我在他坟前坐了一夜,然后就决定留在大山,继承他的事业,守卫着他最后守卫的地方,保卫他想保卫的人民,成为一个像他一样的人。

……

                              

远处的山村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越发静谧了,三儿站在老徐坟前,敬了一个军礼。


    王芬,陕西大荔人,出生于1993年,现就职于同州警营,自幼喜欢写作。

   (本文系作者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本公众号出处)

       请关注:同洲警苑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