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荒冢.岁月】三河抗战英雄小说连载《第51回》(大结局)--作者:关俊杰

凌南云文化2021-07-18 07:27:31
点击 亚洲综艺云文化关注我哟

☀ 【亚洲综艺云文化】综艺乡土文化交流平台,传承古今中外诗词文学艺术。欢迎朋友们加入【亚洲综艺云文化】Asian variety cloud culture。
网易邮箱: lnwx2016@163.com
平台投稿信箱:605335817@qq.com


沉重的历史,自不能重演

无名的英雄,又怎可忘记


荒 冢 • 岁 月

关俊杰 

2013.03.14 


此书谨呈:

三河市抗战八十周年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泃河儿女奋起抗日、浴血前线,而不幸罹难的亲人和数万骨肉同胞,三河永远不会把你们忘记、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把你们忘记…… 


 ——作者:关俊杰

第51回:后记

盼晴天 泃河儿女援前线

顺民意 北平和平获解放

接上回

      全面抗战时期,三河地处冀东抗日根据地的边沿地带,这里既是战事频发的前沿阵地,又是人民武装军需物资的重要供应地之一。

尤其是1948年,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三河县境内及周边地区战事增多,支前任务空前繁重。

在支前运动中,三河人民不仅无私的献出了大量的粮食,而且还及时克服了种种困难,将粮、弹、草料等战备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往前线。

在运送工程中,有时遇到雨雪天气,民工们就把自己随身携带的蓑衣、狗皮甚至脱下衣服盖在粮食弹药上,遇到山高坡陡,道路泥泞,不便推车的路段,那些民工就干脆卸下粮食弹药,改用肩扛,看到自己的同伴不幸牺牲了,他们就把牺牲人员车上的物资装到自己的车上,推着继续前进。

有的民工自己带的粮食吃完了,却宁肯自己饿着肚子,也不肯动车上的军粮。有一次,三河支前运输队员李庆祥在往天津运送支前物资的途中,自己带的地瓜叶窝头吃光了,就啃咸菜、喝白水充饥,当他推着几百斤重的木轮车行至武清青龙湾北边时,竟饿得昏了过去,但是当他醒来后,面对着满车的粮食,仍舍不得吃,就又啃了几口咸菜,喝了几口水,顽强的推着车子行进在了支前的路上。

大兵团作战,部队总是会有伤亡,能否及时把伤员抢救下来,直接影响着部队的士气。在炮火纷飞的战争中,在敌我厮杀的阵地上,常常可以看到三河的担架队员们同其他人一起,拼着生命抢救伤员。有时在敌人的炮火轰击下,伤员们不能背,他们就先趴在地上,再把伤员挪到自己的身上,驮着伤员往前爬行。为了减少伤员的痛苦,天冷时,许多民工都把自己的被子、狗皮给伤员垫在身子底下,把棉衣盖在伤员的身上。天热的时候,就在担架上搭荫棚给伤员遮荫凉。

这天,天空中乌云密布,接着就淅淅沥沥的落下雨来。雨,一阵紧过一阵,时而夹杂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尽管担架队员们的衣服被淋得湿漉漉的,但是谁也顾不得寻找可以挡风避雨的地方躲起来。

一路上、支前的人流往返不绝,挎着盒子枪的地方干部们,有的穿军装、有的着便衣,带着各色的民工队,在烽烟滚滚的路上呼哧呼哧的奔跑。支前大军中,有背粮食的、有牵牲口的、有挑箩筐的、有抬担架的、有推小车的……觉醒了的千百万中国人民,用庞杂的运输工具,把大量的物资从四面八方运往前线。

尽管是夜间行军,一路上还能听见人与人、队与队只见低声而热情的打招呼:

“你们是哪里的”

“夏垫担架团。你们是哪的呀?”

“泃阳民工团的”。

“哪里的?”

“三河的”。

“啊哈!我们是老乡呀!”

“是呀!老乡老乡!”

千里遇乡人,格外亲热,大家就趁空唠几句家常,前面传来一声“跑步前进”,大家又快步往前赶……

三河人民在战争中组成了浩浩荡荡的支前大军,车轮滚滚,担架如林,往前送粮弹,向后运伤员,他们豪迈的说:“解放军打到哪里,我们就支援到哪里,前方需要什么,我们就支援什么!”

陈毅元帅在《记淮海前线见闻》中有一首诗中说:

几十万,民工走不通,骏马高车送粮食,随军旋转逐西东,前线争立功。担架队,几夜不曾睡,稳步轻行问伤病,同志带花最高贵,疼痛可减退……

这就是对当时民工支前的真实写照,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后,泃河儿女又“推着小车下江南”同其他解放区的人民一起,参加了渡江战役、解放南京、直至全中国。

1948年入冬起,在三河街头巷尾流传着关于北平可能和平解放的小道儿消息,说是包围北平的中共司令员聂荣臻和傅作义之间,正在秘密的进行和平解放北平的交涉,并说傅作义有意同意中共和平解放北平的提议。

不久,这个消息被证实了。从一月中旬以后,傅作义的军队,背着枪、带着自己的随身物品,一部分、一部分的悄悄地出了城,在城外指定地点接受了中共的改编。

出乎人们的预料,中共军队并没有急于进入北平,而是在平西进行集结整编,对干部和战士进行训练和教育,做进城准备。

1949年1月31日  午

北平西四十字路口,只见大街两侧满都是人,这些人都向北眺望着,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事情发生,无轨电车也无影无踪了,大街当中空荡荡的。

忽然,远处隐隐的传来了军号的声音,八路军(这是1月31日八路军部队进城的情景,人民解放军于2月3日上午十时举行的正式入城式)入城了。

首先是军乐队做先导,接着是几辆从国民党军队缴获的美制坦克,后面是由几名骑马军官率领的士兵,以八路纵队的队行整齐的前进着。

军乐队的喇叭全部擦得锃亮,美制坦克全部被涂成了草绿色,侧面画着很大的红色的五角星,五角星正中心写着黄色的‘八一’字样。

步兵都穿戴着草绿色的军装、军帽和军靴,扛着缴获的步枪,和原来人们所熟悉的灰色土布军服、棉帽子、中国布鞋的八路军形象完全是天壤之别。

不久,马路两边观看的人们中间,有三三五五的年轻学生一边跳、一边唱地庆祝北平解放。他们从内心洋溢出解放的喜悦,按照各自的心意,用歌唱和舞蹈来充分表达自己的感情。

因此,他们那手舞足蹈的姿势都是即兴创造的。有的是一个人跳独舞,有的是三、五个人手拉手,围着圈子跳。众人在舞圈中堆堆挤挤、碰碰撞撞,简直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10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新中国成立大典。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北平从此改名北京,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

(已完,谢谢关注)


本剧作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刊登,违者,侵权,后果自负


作者:关俊杰,创作艺术家,北京人,爱国人士。DF国际艺术与设计协会名誉会长。最近完成了抗日教育历史剧作【荒冢.岁月】。后续准备撰写‘对越自卫反击战’故事,教育下一代,普及爱国主义教育‘正能量’!



【七绝 赋 三河抗战】

---读关俊杰‘荒冢.岁月’有感

三河抗战铭清史,

浴血青春铸铁魂。

不忘八年酸辱泪,

守家卫国谱乾坤。

【良子】2016.5.16晨



——★★★——

特邀顾问

秦浦云 叶春秀 程光明

——★★★——

特邀嘉宾

罗满昌   刘宗禄   王喜田

刘丰田   刘文洲   王    丽

——★★★——

特邀诗人

陈贤忠   叶翀飞   葛    霞

陈春玲   唐伯高   张莹嘉

——★★★——

特邀作家

王功梅   胡华军

——★★★——

词作诗人

王凤中   李    楠

——★★★——

视频编辑

哈森云郎(晓月沐水)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