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你啥都可以耽误,但是不能耽误孩子打游戏|飞马观察

飞马旅2018-06-20 08:33:42


这份袁岳博士在东元集团新世界揭幕盛典的演讲,是一篇关于新文化、新世界、新健康领域的深度、有趣的干货分享。


《圣经》里说:寻找的就会寻见。我们在为这个世界筑梦,当想象力和建设性相遇的时候,梦想就不再是梦想,每一个企业都有责任用富有建设性的方式去提供,为寻找的人找到梦幻般的现实。


作者丨袁岳

来源丨袁岳幺零零幺(ID:victoryy1001)

本文共计7718字

???


非常高兴,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来跟大家分享我对于新文化新世界、包括新健康的洞见和观察。 

袁岳 飞马旅联合创始人、零点有数董事长


新文化


很多人想到新文化的时候,会想到五四运动,其实五四离我们现在不是很远。在五四的时候,很多人其实不太知道新文化带来的东西对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那个时候的北大教授辜鸿铭认为如果去搞新文化的话,让白话文这种普通人都能明白的普及的话,这个世界将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

 

我们今天都非常熟悉的那些人,包括李大钊先生、鲁迅先生、胡适先生,这些人都是那个时候新文化的倡导者。这些倡导者倡导了什么呢?就是要把那个时候《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这些白话小说——或者叫市井俚语小说——这种普通人看的明白,普通人之间会传说的故事,变得登堂入室,变成那个时候的京师大学堂,也就是中国的最高学府所倡导的文化。因为我们过去已经习惯了,无论是在小小的私塾里面,还是在太学里面,我们学的四书五经的文化特点就是一般人看不懂,大部分人听不懂。能听懂看懂,还能考试考好,成为秀才、举人、进士、状元的,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文化人。

 


在清朝,其实被称为文化人的统统加在一起,大约不超过50万人。在清朝末年的时候,中国已经差不多有将近4亿人,但是能够被称为文化人的只有50万人。在新文化运动以后,普通人只要能够用白话文读得懂,看得懂,说得明白听得清楚,你就可以称为文化人。那个时候像我们熟悉的赵树理这样农民出身的人,也可以写小说。实际上很多中国新一代的新作家,他们不是大学生,甚至都不是高中生,他们如果在私塾中学过几年书,能够认字,那么后来都能够成为作家。我们看到新文化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人被释放

 

我不知道多少人看过《圣经》,或者有多少人看过佛经,其实在世界历史上, 那些经典通常都是新文化的象征。如果你们中有基督徒,你们看耶稣讲道时,其实很少去讲一些你听不懂的道理。在佛教的经典里面充满了佛教故事,其实真正佛祖也跟你讲故事,他不是讲你都听不懂的道理。今天很多人说心经,或者有很多人讲一些很高深的佛学道理,其实佛祖通常是给人讲故事,耶稣也给人讲故事

 

他讲的故事很简单,比如说他就告诉你一个人要为他人服务:耶稣有12个门徒,他们听说耶稣后来会做王,他们互相争起来说谁应该是第一个。他们中间的约翰虽然辈分小很聪明,彼得虽然是老大,但他比较笨,所以这个时候就涉及到谁当老大。聪明的说“我脑子这么好,当然是我当老大呀”,彼得说“这怎么也轮不到你呀,我第一个我老大,我应该排在前面”。他们就吵起来了,然后耶稣进来问“你们吵什么?“我们正在争论谁应该当老大。”耶稣就弄一个凳子,让彼得坐下,耶稣开始给他洗脚,把彼得吓坏了,说老师你干嘛呀?耶稣给他讲了一个道理:就是那些在上的都要在下,那些在下的都要在上。他说那些想高高在上的人,后来都会完蛋。你真的想成为领导人,你要懂得服务人民。他没有教训人,而是用很通俗的方法来给你讲道理。耶稣绝大部分的道理是焕发出我们里面本来就有的东西

 

所以我今天跟大家要分享的是今天我们新时代文化的一样东西。很多人都说因为有了互联网,所以唤醒了民众,其实不是。互联网激发了我们中间本来就有的东西。

 

精英文化有一个很深刻的谬误,就是它相信我们是替天行道的人,我们是有文化的人,所以你们这些没有文化的人要靠我们教化,这就是精英文化的特点。但其实我们看文化最重要的特点是什么?是说相信大家里面本来就有这样的能量,本来就有这样的认识。你需要的是什么?你需要的是被启发、被激发,被自我认识到你里面原来那个强大的自我。所以什么叫佛?佛就是觉者。就是我本来就有,我终于意识到我本来就有,我就成佛了。

 

我创业 25 年,做的是民意研究、民意调查。很多人问民意调查的本质是什么?我告诉大家:民意调查的本质就是相信普通的人民群众中间就隐藏着解决市场问题的政策,解决社会问题的钥匙。所以民意调查的本质是公众的一员、公众的主意。看起来每个人好像都不那么聪明,但大数定律是说我们从大家中间提取的这个主意,提取足够多的时候,它就会构成一个大数定律,从而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

 

所以现在社会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开放和宣传,互联网就是一个把开放和宣传的程度达到极大提升的一种方式和载体。所以我们要讲的新文化运动第一个要素是说,我们并不是有这个东西给大家,最重要的是让大家有这个积极性去寻找,要意识到,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有一些东西的,我们因为知道有这些东西,所以我们要去实现,我们要明白自己的爱好,要去寻找这样的东西。所以在商业模式中有一种模式,老会强调要去教育消费者。还有一种模式,不是教育消费者,而是迎合消费者中间产生的觉悟。

 

我可以跟大家这样说,在过去的六年中间,我投资了420个公司。在这些投资公司的过程中有个非常重要的标准,就是那些想教育消费者的公司都一定会因为成本太高而难以持续。也因为你要付出巨大的成本,但最后的产出不见得被你分享,所以不见得能够成功。

 

而相反,那些发现了民众中间的新愿望、新需要的项目和产品的公司将会得到巨大的成长。就像《圣经》里告诉你的那句话,寻找的就会寻见。它说的是什么东西?它不是说我是上帝,我会拯救你们的,不是。它说意思是说你们要寻找我,我就会让你们看见。所以在这个《圣经》里面耶稣就像一个产品,就像一个服务,就像一个互联网公司。因为大家内心寻找,所以他在那个特定的时间来到世界。


你知道吗?现在的小朋友两岁半就能够上网,就能玩游戏,如果一个小孩在两岁半开始打游戏,那么这个小孩在五岁的时候心智90%来源于互联网,而不再来自于妈妈。如果他再上了幼儿园大班了,到了六岁七岁开始上小学之前,他已经能够认识500个到2000个单词,都还不是通过课堂认识的,是通过打游戏认识的。那些父母和老师不希望孩子了解的东西他几乎都能了解,而且超过你想象,他从哪来的?他从互联网上得到的。

 

你知道小孩子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是好奇。我们的传统教育模式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是消除你的好奇。一个小孩如果你不管他的时候,他会追问妈妈25问,但是我们能容忍孩子问的问题,通常就5问,再问就说傻孩子。其实孩子一点不傻,是父母很傻。你们知道一个孩子在3岁的时候有能力问25 问,上小学的时候只有5-6问,初中的时候只有1-2问,高中的时候,基本不会问,大学的时候彻底迷茫。然后我们说这孩子学问太少了,要开始学问。他本来是会问的,然后你要让他去学问。

 

所以你就会理解为什么在《圣经》里有一句话说,人若不能变成小孩子的样式, 就断不能进天国。也就是说你不懂得自己去追求,你哪有机会得到最好的东西。所以我们今天这个时代,因为有了互联网,因为有了更多可以接触的事物,从新媒体、头条、电商、游戏、动漫、新的电影,各种各样大家做的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因为这些东西,人们开始寻求,开始找东西。

 

新健康

 

所以今天我们说健康这样的话题,跟以前不太一样。以前我们的健康话题是寻医问药,我们找的是药。今天说健康的话题,人们在找什么东西?人们难道是来找药吗?不是。我过去的三个月在健身,瘦了20斤还长了10斤肌肉。好多人都说“袁老师,带我一起玩,一起来减”。关键问题是十三四岁的也说“袁老师我们一起减”,你说年纪轻轻的他就要去减肥,要去健身,这不是我们传统的养生观念。

 

人们寻找什么?是健康,但是实际上健康的回答是什么?第一是怎么吃,第二是怎么运动,过去我们给的是药,今天给的是饮食和运动,更好的饮食和更好的运动,当然还有更多的其他一些看起来没病,却最需要得到的各种各样的帮助。实际上当人们内心都有了对健康的需要,他就开始去寻找。这是大健康的原因,因为人们第一次意识到健康不是一个窄窄的,不健康的时候才需要一种服务。健康是一种在你很健康的时候就需要得到的更好的服务。

 

我作为一个早期投资者,我们知道今天大健康的投资是可以在新食品的创业、新体育的创业、新运动的创业,在很多的新生活观念、生活方式的创业,在这个里面它就包括了大健康的观念,这是由于人们能够接受更广泛的健康环境。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在很多领域中开始看到创业的机会。就像一个小小的饼干,中国人老早就有饼干,但卖的第一好的饼干是什么?是丹麦蓝罐曲奇,比我们中国80个厂家的销量总和还多。其实饼干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它具有美学。如果站在热量的角度来说,饼干是热量最高的食物之一。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饼干又还是所有的空间里面卖的量最大的产品之一。人们还是要寻找一种口味很好的像饼干这样的东西,但人们希望更加健康,人们是在寻找。当寻找的声音起来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够让那些寻找者就能寻见?所以我现在告诉大家第一个最重要的改变是,今天的人们借助于网络,借助于新媒体,获得了更多的认知、觉悟和觉醒。人们去寻找,寻找的,就会让你寻见。

 

谁是新文化的主力?我们知道五四的时候有新文化运动,但五四又被称为青年节。实际上它告诉我们什么?新文化只有在新时代,才有可能被最低成本的接受。中国这个社会正在老龄化,以很快的速度老龄化。比如说上海这样的城市,很早就过65岁老人占城市总人口10%的比例。当然好事是在于上海人活得更久了。其实上海人平均年龄已经达到82岁左右,接近日本的平均年龄,而香港是全世界预期寿命最长的城市。

 

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的社会变得更老龄化,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中国的社会变得更加的青春化。每一个家里面的父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知道,在我们家里说了算的,根本就不是老祖宗,说了算的是小祖宗。也就是说人口学中间有个很有意思的权力模式。任何一代人,只要这一代人的人数更多,他们的权力就更小,任何一代人人数更少,他们的权力就更大。

 

你们看红楼梦的结构里面,老太君就是一个,老祖宗就是一个,贾政他们那一代就有几个,再到贾宝玉他们那一代的时候就更多。所以贾宝玉即使是红楼梦里面的公子哥,但其实没有太大的权力。举例来说,贾宝玉找对象,就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找,其实他的生活是不自由的。但是我们今天社会结构不是像红楼梦里面的金字塔,而是一个倒金字塔,老祖宗六个,中间四个,下面一个,然后你发现权力结构是正好反过来的,就是年纪小更有话语权

 

我们要从新信息的获得量来说,它正好相反。中国现在13.9亿人口,其实互联网网民不过是7.8亿,7.8亿是什么意思?就是还有一半人不是互联网网民。意思是说我们今天讲的所谓的互联网网民主要是指 35 岁以下的人,45岁以上的人主要的爱好不是上网。我们在打开手机的时候,7.8亿的互联网网民中间,用智能手机的量是多少?2:1,两个使用智能手机的,一个使用非智能手机的。非智能你就不可能用手机随时随地的看微信、微博。所以即使成为互联网网民,中间只有2/3的人是可以随时这样来用的,这个2/3的人中间,手机上面有多少个APP?至少有12%的人一个APP 都没有。我们平均有50个APP的人,只占用智能手机的人的60%,他们主要是谁?85后和90后。所以我用这个数字告诉大家,今天在我们中间,所有对于新技术的应用、新产品的应用、新互联网交互模式的应用,所有的即时通讯技能、游戏,它的核心都是年轻人。

 

我投了一个老年智能手机叫卡布奇诺,它在以前一个月只能卖2000部手机,为什么?因为他们相信老人手机就应该卖给老人。在2016年的时候, 我告诉他们说,老人手机卖给老人是很难卖的,除非等我们老,我的父母就不会买,为什么?他们觉得太贵了,尽管其实也就是千把块钱,但他觉得就是太贵了,他宁愿把钱省下来给孙子孙女,但是他不愿意把钱拿来自己花。所以要把老年智能手机变成孙子、孙女和儿子、女儿,给父母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买的手机,所以他们跟迪信通合作。从去年开始,他们每个月能够卖超过2万的手机。今年目标是每个月卖超过5万部手机。为什么?因为年轻人给老人买,老人心里觉得甜滋滋的,而且你买手机的时候可以顺便告诉他怎么装、怎么用。

 

所以其实我们今天在讲到这个新的健康观念,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所有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最重要的带动者和群体是年轻人。2019年是5G商用元年。2020年将是3D互联网元年,我们今天的互联网是2D,是个页面。3D互联网就是当你打开互联网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个三维的,而且不仅是看到里面是三维的,它还可以借助 AR 技术投射出来,所以你看到的是一个沉浸式的三维技术的页面。

 

总而言之,打开互联网就像打游戏。3D互联网时代的直观感受,就是我们发现互联网本身变成了全游戏空间。那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不会打游戏的人瞬间成为老一代!游戏技能就是我们在3D互联网时代的基本技能,那些会打游戏的孩子就成了如鱼得水的孩子,那些不会打游戏只会考试的孩子瞬间变成废人。我们就看到很多家长孜孜不倦地不让孩子打游戏,但是你会发现最终把孩子给耽误了。你啥都可以耽误,但是不能耽误孩子打游戏。

 

有一天你才会明白,游戏不是玩这么简单。游戏本身恰恰是新文化形态的关键,约等于五四时代的白话文,谁不会游戏,谁就没有新文化。我是 60 后,我们60后中2.9%的人会打游戏,70后中间6%,80后中间37%,90后中间87%,00后中间接近100%。10后中间两岁半开打。两岁半开打,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一个小孩子在七岁到八岁的时候形成他的人格,对10后来说他的人格里面就有游戏,不打游戏,人格都没了。

 

所以这就是年轻一代的新文化,它的基本样态和形态,就像我们今天的小孩,一开始学的都是白话文,懂文言文的有限,到中学时才学一点文言文。因为今天白话文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常规的心态,再过十年游戏就是常规的心态。英文中间创造了一个新的词,叫gamification——游戏化,游戏不仅仅本身很重要,而且它会“化”掉更多的东西,所以年轻化、青春化的文化才是新文化的核心。我们不管任何的新的东西,只有能够让新时代接受,满足新时代寻找的那个趋势,它才有生命力。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年轻人,一种是装年轻的人,没有倒过来的。我们中国是世界上最激进的青春化的市场。

 

泛美学新时代


第三点我想跟大家说的是,这是一个泛美学的新时代。我前几天参加中国连锁业协会的餐饮论坛,我们中国人一向讲究美食,中国人出去旅行,如果去三天的话,第二天开始就想吃中国菜,实在没的吃就买个方便面。但是事实上中国菜本身面临着巨大的革命

 

今天对一个85年、95年和05年的孩子来说,他们要的菜和我们这个65年 、75年或者是82年的人要的菜其实是不一样的。北京老早就做了很好的菜篮子工程,但是前年的时候,北京市政府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北京35岁以下的白领,他们说北京的菜篮子不好,或者说没有,政府说“怎么说我们没有呢,我们菜市场建的很好的”。对,因为菜市场里社区每户的平均距离是800米,而白领回家找菜的范围是460米。而且重要的是很多人不在现场找菜,很多人在网上找。第二,他们到了一个传统的菜市场,看到那个菜,菜认识他,他不认识菜,因为他会做的只有鸡蛋炒西红柿,其他的他们都不认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希望要找到的菜热热就能吃,而不是让他从摘菜开始来做的。他也不希望亲自做,是APP上下单,直接给他送来了。按照这个标准的菜市场,北京城区950个社区,中间只有15%有民间做的生鲜超市,大部分没有。


所以年轻人就要新的东西,他们再去找新的东西的时候,跟我们以往不一样,我们提出叫做双美主义新美食,什么意思?过去我们讲的美食主要是指味觉美,但今天咱们再去讨论什么呢?要视觉美,有颜值,就说如果一个餐厅长的不好看我就不进去,如果进去以后就餐环境不好看,我就不坐下来,我坐下去以后如果桌面不好看我就不点菜,我点完菜以后如果菜做的不好看,我就走了!

 

也就是说他的注意力很大一部分是放在颜值上的,好看的餐厅店面、环境、桌面、菜单、盘子,最后才是那个菜,而且那个菜的样子也要好看,而且这个好看,跟我们的好看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如果一个人经常打游戏,他的好看和一个经常看视频的人、一个人经常看书的人、一个人啥都不看的人是不同的。

 

中国传统餐饮的好看主要是由厨师界定的,厨师有所谓色香味,这是他的师傅教的,而他的师傅是由师傅的师傅教的,师傅的师傅是由师傅的师傅的师傅教的,而这个师傅的师傅的师傅是清朝末年的,换句话说,一个清朝末年的扬州狮子头,美学一直传到现在,世袭之后一直长成那样。所以你就明白世袭狮子头,在《楚留香》里出现的时候,能当法器。

 

一个95后找狮子头的时候,不找淮扬菜里的那个,要找一款游戏里的那个。游戏里面的男人比女人更美,有法器、有头饰、有鼻环、有耳环,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它出来的女人除了胸鼓一点,其他也没有什么可取之处。所以在游戏的美学里面,男人是可以比女人美的,在现在的世界女人大部分比我们男人美。明白吗?所以新美学新颜值,关键在于新美学的特点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美学。90后和80后不是同一个美学,95后跟92年的不是同一个美学,98年跟95年的不是同一个美学。

 

所以这是告诉我们说,新的美学颜值已经不再是我们那种长期以来一贯传承下来的美,这个颜值也不是我们因为妈妈觉得好看而感觉到的好看,每个人都会定义美。这个世界因为互联网的存在,改变了启发、启蒙的方法;这个世界因为年轻人被启发的程度改变了这个社会话语权分布的模式;这个世界因为美学方式的改变,所有的事情都要被重新设计一遍;这个世界既在技术深度中间需要被重新研发,需要有更多新技术的植入,也在工艺美学的角度来说,有更多新的要求。

 

听说我们东元投资会做很棒的动漫,其实动漫的风格,原来可能是在我们想象中间、我们梦境中间的那些风格,或者是内心长不大的时候想象出来的世界的样子,或者是我们居然还可以用那样的角度去想象世界的样子。很多人觉得这是小朋友才会有的。但是你们知道吗?好莱坞的动漫受众78%是 21岁以上的人。换句话说,原来28岁、38岁、48岁、58岁、68岁、78 岁······大家都可以在动漫想象的世界中去重构这个世界。

 

我自己是1965年出生的人,最近几天正好生日。我非常感谢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在我记事的时候就看连环画,他在81岁的时候去世,在他去世前不久的几天,还在看连环画。所以我觉得这是我到后来做很多的事情,能够想象,能够追求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生活在农村,在农村长大,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一个农家的孩子,我觉得自己更像是那些故事中的孩子,更像是那些连环画中的孩子,更像是那个看起来有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故事,有着《西游记》、《水浒传》那些东西所构成的画面里的世界的一个孩子。

 

所以不同的世界会供应给人们不同的东西。当人们用富有想象力的方式去寻找的时候,我们要用富有创造性的方式回应那些寻找的人。今天晚上,东元集团的这个会主题叫“我们在筑梦”,这个筑梦的筑,就是说人们在用富有想象力的方法去寻找,而我们每一个企业都有责任用富有建设性的方式去提供。当想象力和建设性相遇的时候,梦想就不再是梦想,而是梦幻般的现实。

更多飞马观察干货分享

请点击标题回顾

袁岳:抑制90后大叔控的两个重要因素丨飞马观察

袁岳:与新社会主义竞争中的新资本主义形态丨飞马观察

袁岳:创业团队领导力的通常缺项丨飞马观察

袁岳:不要吝啬赞扬,那将成为认同的力量丨飞马观察

刘嘉:未来智能可穿戴设备依然还有三个机会?丨飞马观察



飞马旅,让创业好马拥有腾飞的翅膀

商务合作(刘奕):13917741461

内容合作(莫文静):13817700275

BP投递邮箱:chenjialing@feimalv.com

其他入驻平台:新浪微博  / 头条号 /

搜狐公众平台 / 企鹅号 / 网易媒体平台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