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榆社文学|独家】英雄献路——太焦铁路四十年(17)

榆社文学2021-07-25 08:02:27

摄影|诗意的炊烟


榆社是革命老区,在抗战时为民族解放事业作出过巨大的贡献。早在上世纪70年代党中央决定在革命老区修一条战备铁路——太焦铁路,这条铁路最终穿越太行山,穿过沁县、武乡和榆社县城,尤其是使榆社成为晋中、晋东南的交通枢纽。四十多年后,当榆社以公路、铁路、高速、高铁四具的交通优势在中国两个百年梦想中腾飞之时,这条铁路仍在榆社发展的交通优势上占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位置。那么这条铁路为啥能够从榆社、武乡、沁县革命老区门前经过呢?在修筑这条铁路的过程中发生过一些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呢,榆社文学将发布曹俊报告文学《太焦铁路四十年》,相信大家会从中找到答案。


——编者按


 

太焦铁路七十年代的手扳道岔

 

在极度危险的施工现场,仅仅受伤致残还算比较幸运的。有一些工人和民兵,却在边坡塌方、洞内落石受伤后,再也未能醒来。

1971年7月的一天,铁三局三处三段正在牛晶坪隧道内施工,一位民兵突然被运渣土的轨道车挤在了岩石上。队医闻讯后马上奔进洞内抢救,但为时已晚,那位民兵由于被挤伤内脏,伤势过重,当时就闭上了双目。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去了。

民兵姓陈,是山西省盂县人。

1971年正月十五,正好下了一场小雪。榆次长凝民兵连进入工地清渣装,装一趟车需一小时左右。装完第三趟时,已近上午十点,爆破员开始打眼装炮,为中午放炮备料。冲眼时,突然飞出一块石头,正击在民兵李二喜头部,李二喜当即疼得蹲在了出渣车上。见状,其他民兵赶忙给李二喜捂住伤口,同时急叫救护车拉人往医院送。由于伤势严重,当晚从晋中二院传回消息,李二喜不幸身亡。

1972年5月的一天,榆社民兵团河峪公社民兵连在县城城郊北泉沟村驻扎。一天夜里,干了一天重活后大家睡得正酣,租住民房背后的土崖突地倾塌下来,瞬间就将四间瓦房砸倒,正在屋内睡觉的两名民兵被埋了进去。后经查实,一位姓张,是榆社县河峪公社后庄村人;另一位姓王,是武乡县石盘公社来支援榆社建设的民兵。他们没有倒在人来车往的施工战场上,却被无端塌落的土崖夺去了生命,甚为惋惜。


民兵隧道救险


参与修建施工的灵石县民兵,忘不了在小东沟隧道施工中发生的那次大塌方。那天,工人们刚放完炮,铁三局技术员王林平来到工作面,打着手电筒细细地检查着,山体除渗出的水多一些外,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抬运土石的民兵们进来了,柴油发电机带着大灯在工作面上支起来,人们在灯光下铲的铲,抬的抬,热火朝天地干着。忽然,王林平听到头顶斜上方传出一声异响,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没有逃过他一直就紧绷的神经和多年在施工一线练就的灵敏的耳朵。他举起手电筒一照,只见左上方昨晚刚砌起的护墙拱顶还未凝固住的水泥正在崩裂,周围的碎沙石已纷纷落下,一块巨正在缓慢地向下滑动!“不好!快跑!”王林平大声向其他人喊着。他的话音刚落,那块巨石连同一大片护墙、沙石、泥浆,“轰隆隆”地冲着人们塌落下来,一下子把正在下方干活的七八个人埋了进去。

“塌方啦!塌方啦!”隧道内人们一片惊呼,乱纷纷地向洞外跑去。有的人安全帽掉了,顾不上捡;有的人鞋丢了,也顾不上找;有的人摔倒了,被后面涌上来的人踩伤;有的人磕碰在工具上,被镐尖、锹片撞伤……照明的大灯也被人们在一片慌乱中拽倒了,灯泡“嘭”地一声炸掉,洞内马上一片漆黑。惊慌失措的叫喊声、泥石往下摔落的哗啦声、开完炮残留的火药味、电线短路后的焦皮味混在一起,加重了恐慌的气氛。

正在指挥部汇报工程进度的工长刘洪闻讯,赶忙带上几十名民兵返回洞中救人。只见洞内地上一片狼藉,接近工作面时,他们远远听到了受伤人员的呻吟。刘洪首先把整个工作面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信没有危险后就赶忙指挥救人。

电灯重新亮了。他们不敢用工具,也不能用工具,人们谁也不说话,只是紧张地快速地用手清理着埋在受困人员身上的泥石。人们把塌下来的土石迅速清理掉,寻找着失踪人员。

首先找到了王林平的遗体。看着他血肉模糊一动不动的身体,人们难以相信刚才他还和大家一起干活、叮嘱大家注意安全。他本来是可以跑开的,因为是他第一个发现的险情,然而他首先做的却是通知其他人撤出,他自己却不幸被埋进了土石而失去了生命。


民兵在隧道内开凿炮眼


几位工人被抢救了出来,他们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民兵李来福的左腿被砸断,在洞口经医疗队简单包扎后,被救护车送往邻近的铁三局医院和太原铁路医院进一步医治。

接着,又挖出了两名民兵的遗体。王林平等几人的遗体被接走,安葬在了修文镇的铁三局公墓。

让人头疼且尴尬的事,是后期对伤残人员的处理。由于当时政策规定偏低,经济条件所限,对于伤残人员抚恤救济执行的是1955年内政部的相关条款。平遥县西堡村民兵杨成昌,断了半个指头,按政策规定给其补助了300元;太原市西山煤矿民兵周克义,伤残了右大腿造成高位截肢,按当时的政策规定,给其补助500元,仅安装假肢就花了300元;平遥县达蒲村民兵赵传武,因雷管爆炸双目失明,给其补了一千多元;平遥县周村的民兵李成森高位截瘫,也只处理了一万元,且是由铁三局、平遥县民政局、达蒲公社和梁赵大队四家均摊负担。即使是因公死亡人员的抚恤金,每人也只有720元。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许多身受重创形成残疾的施工人员乃至失去生命的民兵家属,仍心系国家,情牵大局。平遥县民兵团的一位民兵,被洞内掉落的石头砸伤昏迷,苏醒后说的第一句话竟是:“全托了毛主席的福啊!”在他心里,没有对自己受伤的抱怨和委屈,有的只是对大家把他抢救出来的感激。

平遥县西堡村民兵杨成昌,断了半个指头国家给其补助300元,领钱时还一个劲地对指挥部领导表示感谢;还有山西盂县姓陈的民兵家属,到团部办理手续时没有大吵大闹,没有给组织提任何要求,而是配合民兵团将自己的亲属安葬在异地,开了个简单的追悼会,然后默默地转身回了家乡。

榆次民兵团山庄头连民兵侯栓栓,在挖方施工时遇上塌方,不幸遇难。按说,这么大的事故,其家属就是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也不过份。但其家属到工地后,不仅没有提要求,还把三儿子又送到工地,让三子“完成他哥哥没有完成的修路任务”。

所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可能都不会怀疑这些“故事”的真实性。

用现在的眼光看,这些民兵傻吗?这些民兵的家属愚吗?不是。这就是毛泽东时代的人民群众,这就是哪个时代让人钦佩的普通人的思想灵魂!

六、七十年代,是英雄人物辈出的年代,雷锋、王杰、焦裕禄、欧阳海、南京路上好八连、草原英雄小姐妹......这一个个英雄形象,无不深深地打着那个时代的烙印。他们作为榜样的力量,灌输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濡染着每一个普通人的思想,规范着人们的一言一行,社会风气达到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每个人都有比较崇高的理想和追求。如此,当人们面对奉献和牺牲时,才会表现的那样决绝而真诚。

当时,有许多施工人员和参战民兵,牺牲在了这条尚未完工的路上,他们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铁路的建成。时至今日,在太焦铁路沿线两侧的土坡石崖上,还能见到不少被风雨侵蚀的烈士的坟冢和墓碑。那些低低的,矮矮的坟堆,上面爬满了杂草野蒿,有的已经看不出坟样,有的墓碑已经风化的看不清字迹,但那里沉睡着为这条铁路奉献了宝贵生命的无数英雄的魂灵。榆社县两河口村对面的山坡上,还有当时铁三局工程处临时留置的一片墓地。仅在这个荒草萋萋的山坡上,就有四十多名在施工中牺牲的烈士长眠于此。他们有的是在开山爆破中被炸身亡的,有的是因隧道塌方牺牲的,还有的是被施工机械和车辆碾压失去了生命。他们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太行大地,献给了太焦铁路。限于当时的条件所限,他们的遗体连同他们的英灵永远地留在了万壑群山间,永远躺在了太焦铁路贫瘠的山坡上,几十年来伴着绿色长龙,冬迎寒雪飘飘,夏看野花摇曳。

一座座寂静的坟茔,掩没在荒山杂草中。一条条昔日曾经年轻、鲜活的生命,化为英魂忠骨,化作泥土长埋大山,永久守护着这条血肉铸成的战备铁路。烈士们的英名与青山常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他们!

修建太焦铁路所牺牲的民兵和施工技术人员的总人数,迄今未见权威部门详尽的统计数字。据参加太焦铁路修筑当时负责善后工作的一位老干部回忆,在修筑太焦铁路过程中,平均每修一公里,就有一人牺牲。筑路人员以自己宝贵的生命,书写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壮志。

(待续)

作者简介


曹俊,山西榆社县人,生于1964年12月,现供职于太原南铁路工务段。喜好为文,先后在《人民日报》《工人日报》《山西日报》《山西工人报》等报刊和铁路企业报刊上发表新闻、通讯、报告文学、散文、诗歌等上千篇。编著了多本企业文集,出版有散文集《喊山》。

《榆社文学》创作室(001期)

五月主题创作活动通知

 

一、 主题(出题人:水银月亮)     

1.遇见

2.我在榆社


二、时间

2018年5月21日到6月20日晚八点


三、发稿格式(必读)

1.遇见

文/署名(省市)

(此处空一行)

正文……


四、注意事项(必读)

1.投稿要求:两个主题的作品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围绕每个主题,各尽所长,认真构思,自拟题目,文体(诗、散文、剧本、小说、报告文学等)不限,字数不限。必须保证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2.内容必须健康积极,弘扬正能量,抵制色情敏感暴力词汇,不得谈论政治敏感话题,违规作品一律不收。


3.平台每月会对主题作品根据点击情况进行评比,并用平台管理费给予优秀作品作者一定的奖励。投稿邮箱:1144569744@qq.com

本期编辑:水银月亮

文字校对:曹俊

摄影图片:曹俊 诗意的炊烟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