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专访火星小说创始人侯小强:把膝盖献给90后 要做中国漫威

雷帝触网2018-01-05 10:35:22

雷帝网 雷建平 10月31日报道


在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个人不能不提及,那就是前盛大文学CEO、现火星小说创始人侯小强。


离开盛大文学后,侯小强继续在文学领域打拼,并以创始人的身份相继创办中汇、毒药、火星小说。


就在今日,刚成立一年的火星小说还举办首届IP大会,一口气推出60部核IP。

作为IP爆款制造者,侯小强提出,“爆款=主流情绪+超级人设+经典叙事模型”,“作为一名70后,每天都感觉在变老”,“要把膝盖献给90后”。要生产核IP,联合打造爆款影视剧。


侯小强认为,所谓核IP,即指内核扎实,又指动力十足,“核IP追求三高,点击率高、豆瓣评分高、破墙能力高”,IP作品“要有独特的世界观和人物形象,类型要新,情绪要新”。


“好IP一定要遇到懂审美的制作人,核IP遇到超级制作人发生化学反应,变为超级IP。”


侯小强强调IP是动词,“IP是个动态过程,而不是一个名词,每轮改编都是一次跨界,经营IP就是找到核心情感、人物和结构,与能放大最大公约数的人合作。”


“限制IP发展的最大障碍,在于‘核IP’通往‘超级IP’的‘最后一公里’没有打通。”


按照设想,火星小说除了在前端服务方面各尽其能之外,最大的特点是能够打通“最后一公里”,使得每个核IP都能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


“超级IP价格不应再涨下去,而是要降下来,只有低价优质,才能继续激扬IP发展的动力,继续为影视行业输血。”在IP价格与小鲜肉片酬居高不下的状况下,侯小强开出这道解药。


从当初在盛大文学时意识到版权市场的重要,到和孙莉莉、董俊联合创办超级IP驱动的影视平台中汇影视再到火星小说,侯小强一直升级对IP的认知——当别人还不知道IP为何物的时候,他已经闪电般地拿下众多优质IP。


当别人唯数据论的时候,他们刷新了对优质IP的认知;当别人动辄千万甚至上亿购买IP的时候,火星小说已经开始培养并开放自己的IP。侯小强说,火星小说要立志做成中国漫威。


漫威漫画公司是美国与DC漫画公司齐名的漫画巨头,创作众多漫画英雄。


比如,蜘蛛侠、有蜘蛛侠、钢铁侠、美国队长、绿巨人、黑寡妇、金刚狼、蚁人、奇异博士、惊奇队长、夜魔侠、卢恶灵骑士、刀锋战士等超级英雄和复仇者联盟、X战警、神奇四侠、银河护卫队、捍卫者联盟、光照会、异人族等超级英雄团队都是漫威漫画公司打造的。


定位IP版权的运营者

2013年从盛大文学离职后,侯小强开始从职业经理人变身为创业者。


侯小强和中汇影视团队的董俊、卢金珠、刘艳红等相继签约包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张嘉佳、《锦绣未央》的作者秦简、《孤芳不自赏》的风弄、《楚乔传》的潇湘冬儿、《回到明朝当王爷》的月关,总共签约有70个作家。


侯小强说,回过头看,每两个作家就可以支撑起一家上市公司。


这几年时间里,中汇购买了有六七十个系列的IP,比如,演员王凯和张鲁一出演的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就是中汇70万买的版权,今年3月播出,有4亿多的票房。


侯小强买的第一个网络小说的版权是《寻找前世之旅》,是今年爱奇艺的第一个超级网剧。


火星小说是侯小强创办的另一家公司,主要目的是搭建一个IP平台,原因是,侯小强在购买IP过程中发现很多IP的弊端。比如大家选一个好的IP比较难,就是对IP没有判断力。


“我经常讲一句,别人还不知道什么是IP时,我们就囤了很多IP。当别人只是选那个数据时,我们已经开始判断什么叫作好的IP。当别人去抢IP的时候,我们开始自己造IP了。”


侯小强对雷帝网说,很短的时间团队就搭建了火星小说平台,并且获得投资,一年签约了大概3000个作家、1万部作品,现在用户接近1000万左右的规模,成长非常迅速。


“我觉得可以讲,在版权运作上市场上没任何一个团队对IP理解运作会比中汇影视和火星小说团队更强。”


根据介绍,火星小说平台现在能实现每三天出一本书,每一个星期卖掉一个版权,比如,影视版权或漫画版权,在火星小说首届IP大会的前一周,火星小说就卖出了12个影视版权。


与火星小说合作的都是大制作人、导演。侯小强说,这都与多年在中汇的积累、对IP的理解有关系,所以希望火星小说能变成中国最大的一个IP平台。


就在今日的火星小说首届IP大会上,火星小说与爱奇艺、优酷、慈文传媒、上游影业等数十家影视公司举行了合作签约仪式。并与中汇影视达成了长期战略合作。


云锋基金董事局主席虞锋、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优酷事业群CEO杨伟东、湖南卫视总监丁诚、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导演吴京、著名演员吴秀波等也纷纷通过视频或现场推介的方式,表达了对火星小说内容质量与运营成绩等方面的肯定。


曾想在盛大文学打造编剧公司


侯小强这样一条IP版权运营之路并非是突然冒出的,实际上,在盛大文学时期就有了雏形。


2008年,时任新浪网副总编辑的侯小强受盛大网络CEO陈天桥邀请,出任盛大文学CEO职务。尽管当时有人质疑侯小强不看网络小说,不懂网络小说,但侯小强有自身资源。


那时,侯小强做媒体、做新浪博客,中国所有影视公司的老板、所有影视公司的制作人都是他的好朋友,也就是说,陈天桥很看重侯小强这种跨界的能力,因为他跟主流链接非常强。


侯小强去盛大文学的第一天也意识到,盛大文学不是一个文学付费网站,确切的说,盛大文学是一家版权公司。侯小强去盛大文学后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加强盛大文学与中移动的合作。


那几年,与中移动的合作在盛大文学的营收里占了非常大比重。此后,侯小强开始卖版权,当时影响最大的是电影《搜索》,是陈凯歌导演的,侯小强当时30万卖给了陈凯歌版权。


再后来,盛大文学又将《鬼吹灯》的版权以300万的价格卖给了万达,现在万达用这个开发出了数十亿的价值。


侯小强对雷帝网说,但在当时,卖版权非常艰难,因为大家觉得网络小说是怪力乱神。


盛大文学当时还做云中书城,2012年、2013年中期停了的时候,用户已有两三千万规模,可惜,大家没有给云中书城更多的时间。


2013年,侯小强开始尝试盛大文学做影视公司,当时的构想是,如果盛大文学的一百个作家,不是卖他的版权,而是买他的版权,情况会不会发生变化?


此外,盛大文学与这些作家成立工作室。第三是盛大文学去全球聘请制作人、经纪人来运作这一百个工作室,来制作自己影视版本,像漫威、迪斯尼做的事一样,而不是只是去卖版权。


盛大文学当时都已经成立了编剧公司,获得了默多克、张艺谋的支持,非常遗憾的是,盛大文学在当时遭遇了吴文辉为首的起点团队出走事件,导致了这些事情的进程中断。


“但这个梦想我一直记在了心里,我知道未来一定会熊熊燃起。”


侯小强对雷帝网说,以前电视剧是大妈们在看,但现在网生代、网二代都起来了,网生代、网二代一生下来玩的是游戏,看的是动漫,看的是网络小说。


网生代、网二代对影像的需求跟过去大妈的需求不一样,一个新市场决定新IP为何会火。


如何买到经典爆款IP版权


中国一年1000部电影,只有40部是赚钱的,怎么判断一个好的网络小说是否适合改编?


侯小强对雷帝网说,中汇影视和火星小说的经验是只买经过检验的。IP的本质就是10个字,前4个字叫“经过检验”,后6个字叫“不断经过检验”。


所谓“经过检验”,指的是书卖了300万册,漫画有1000万人阅读,就意味着经过检验。


“不断经过检验”,就是套路,所有成功的故事都有套路,绝对不是意识流,也绝对不是手工作品,它在哪个环节该笑,哪个环节该哭,人设也好,叙事模型也好,都有精准的设定。


侯小强举了《战狼2》的例子,他将这部电影分成了三部分:第一个叫情绪,第二个叫人设,第三个叫叙事模型。


第一,情绪。情绪是主流情绪,因为全世界所有国家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都是最主流的情绪,用情绪这个词来讲大部分人的审美和大部分人的情感上的最大公约数。


《战狼2》的成功,就是占了主流,因为喜欢国家、爱国的人、民族主义绝对是大多数,全世界都是这样,美国所有主旋律电影到最后都要出来一面国旗,一定这样的。


第二,人设。吴京的人设是完美的。他作为男人他承担责任,作为朋友他承担责任,作为战士他承担责任,作为人民他承担责任,他的人设是非常完美的,他是个超级英雄。


第三,经典叙事。吴京的《战狼2》的成功是经典叙事模型的成功。


侯小强做过一个研究,全世界票房最高一百部电影,有95个类型是一样的。


这个类型就是被放逐到一个地方,他的朋友被坏人所屠害,然后他奋起抗战,一路所向披靡,到最后突然终极大BOSS出来。


这个终极大BOSS非常厉害,他眼看就要不行了。这时主角突然获得某种力量引领着他。比如,在《战狼》当中就体现为吴京突然看到打死他女朋友的那颗子弹,一瞬间获得了新的力量,就叫涅磐重生,这是所有的经典叙事模型。


实际上,除《战狼2》外,今年一些网剧如《河神》、《白夜追凶》、《鬼吹灯》靳东版都不错。


侯小强认为,网剧质量大幅上升有几个原因,其一,现在的受众主要是看网络小说长大的,网络小说最大特点是工业化、类型化,它的叙事、张力、角色分配、类型化程度都非常高。


过去看的都是大妈、大婶,现在看的都非常类型化,如悬疑、玄幻、仙侠,因为网文类型非常成熟,倒逼影视的制作。


其二,这几年资本的介入,让爱奇艺、腾讯、优酷有了非常多的钱,在制作上可以投入非常多。过去制作一集100万都已经是天价,现在一集500万、800万、1000万都是常态。


其三,新美工,“新”是指迭代能力非常强,比如,《河神》的导演、《白夜追凶》的导演都是新人,都是看美剧长大,没有禁锢。这一批的网络作家也是新起来的。


“工”,是指导演熟悉一个小说、一个类型的工业化流程,受美剧影响很大。如《余罪》之所以能活,是作者常书欣每天就在看美剧,研究美剧的种张力、节奏,主角何时死何时复活。


“美”是指新审美。侯小强对雷帝网说,我们已经见过大海,不能假装没有见过。过去经常说“五毛特效”把中国人骗得死去活来,现在大家都讨厌假大空,必须一切都显得很真实。


成为爆款的IP还有一个特点,就是IP的性别就是女,女性项的东西更容易成为爆款,比如,《甄嬛传》、《楚乔传》、《芈月传》、《花千骨》、《明妃传》、《太子妃》等等。


侯小强前几年精力主要集中在中汇上,如今中汇已有60,70个IP,这些IP到了该变现、该收割、该制作的时候。


董俊和孙莉莉在行业内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和人脉,加上中汇影视的IP团队由前榕树下总编辑卢金珠、前盛大文学总办主任刘艳红等领衔。


他们在IP运作上的实战经验曾令侯小强感叹不已,事实上,中汇影视购买的绝大部分IP都是他们与侯小强互动的结果,侯小强能够在火星小说上投入更多,两个团队得以紧密协同。


在侯小强的创业项目往上走时,阅文集团也要在香港上市了,其前身是盛大文学。侯小强一下子与巨大的财富擦肩而过,对此,侯小强对雷帝网说,“我是佛教徒,我觉得我也不惋惜。”


“我对火星小说寄予了很高的期待,人生是一个长跑,不要计算一时的得失。你在那个时候觉得好,未必代表更长时间你就会更好。也许还要下山再去爬另外一个。”


侯小强说,阅文集团到现在20年了,火星小说才一年。“我希望火星小说能够变成中国的漫威,沉淀出一些国民级的IP,而且也希望把他们当作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使命去做。”


以下是对话侯小强的部分内容(雷帝网精编处理):

雷建平:阅文集团马上要上市了,它的前身就是盛大文学。您在盛大文学的成长过程中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现在它马上要上市了,市值也非常高,很多人都替您惋惜。


侯小强:我觉得没啥惋惜的,我现在是个佛教徒,我觉得人生经历的每一个选择,用那句很俗的话来讲“其实都是最好的选择”。


我也对火星小说寄予了很高的期待,因为人生是一个长跑,不要计算一时的得失。


你在那个时候觉得好,未必代表更长时间你就会更好。我自己觉得就像爬山一样,你爬到了一个峰,也许还要下山再去爬另外一个。


我觉得我在盛大文学学到的已经足够多了,获得的也足够多了。


雷建平:我在阅文集团联席CEO里看到梁晓东了,他原来是盛大文学的CFO,现在在新公司里的股权也挺多。如果您坚持到现在,这也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侯小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盛大文学我也有百分之几。我不是一个特别会算这个账的人,而且我觉得算账会让人有不平衡感,所以我觉得你就别去算。


《心经》里面讲:“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我觉得真的是没有必要(惋惜),这世界上有钱人多是,比梁晓东、吴文辉有钱的人多的是。


如果我每天说因为他跟我建立起某种联系,我就去惋惜、妒忌、愤怒,那我觉得这不应该是我要去做的事,因为我有很多更重要的事去做。


我也去祝福他们,因为每一个努力过的人都应该得到更多。

雷建平:您为了盛大文学的的确确付出了很多,我觉得您的头发也是因为盛大文学白了不少。


侯小强:我觉得陈总付出得更多。你回过头去看,他们(阅文)现在无论是500亿的市值,还是1000亿的市值,表面上看来陈总是(付出)最大的一个。


很多人都说网络文学教父什么的,其实这个东西怎么来讲呢?我可以这样讲,没有陈天桥我觉得就没有中国网络文学,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因为在陈天桥收购起点中文网之前,中国的网络小说网站非常多,是他让网络小说登堂入室,是他给了网络小说成长的机会。我觉得如果第一、第二,那肯定陈天桥了。


但陈天桥当时为什么去做这样一个判断?我其实特别能理解,因为陈总十几年前就已经是中国首富了,他再去当这个首富,哪怕这个量级上比以前多了一些,又怎么样呢?


因为他样的故事他已经经历过了,所以我觉得陈总的选择是有智慧的。他现在做的VR、人工智能也好、脑神经的研究也好。


其实他是去了一个更广阔的,能惠及更多人的一个市场去战斗去了,所以他的选择都那么从容,我觉得我就更不应该为此感到(气愤)。


真正能启发我、激励我的不是谁比我赚的钱多,而是说谁为什么去做了这样的一个选择,然后他这个现在的意义在哪儿,我觉得这个东西给我的启发更大。


雷建平:其实盛大文学之前有机会上市。


侯小强:我当时已经到了新加坡去做路演去了,主要原因不是盛大文学不行,而是因为当时的市场,中国的窗口关闭了,其实就是晚个三个月。


如果盛大文学要是早上三个月,早去做IPO三个月的话,可能市场就完全不一样了,但是人生是没有假如的。其实我觉得这就是没有办法,可能是在那个时候时机没有成熟。


雷建平:整个网络文学爆发前夜,起点创始团队集体出走,这对当时的盛大文学影响如何,对你们整个的计划打乱是不是也挺多。


侯小强:我认为影响没想象得那么大。如果你们认为这个团队可以再造另外一个起点中文,再造一个盛大文学,那就没有必要再花50个亿去收购盛大文学了,所以影响有那么大吗?


我觉得如果有影响,其实还是陈总整体战略的转移。过去他是有迪斯尼梦想的,未来他是要去做别的投资。


对于我个人来讲,其实我也甘于一辈子都做一个职业经理人,对我也没有影响。


可能是他们先走,我晚走了一些。如果他们要是不走?我可能会更晚走一些,如此而已。因为在我的人生规划里面,我也是要去做自己的事。


你说对我也没有影响,对这个公司有影响吗?我觉得也没有影响。这个公司现在也不能说因为腾讯收购,价值就更大了,是因为当时在IP爆发的前夜发生了这样的事,它水涨船高。


现在市场发生了变化,网二代崛起了。网二代崛起了以后,网文市场、网文变现的通道,再加上我们当时所有人的付出到了该结果的时候了。


雷建平:怎么去评价在盛大文学这样一段的历程,我看您多次提到要感谢陈天桥总。


侯小强:我觉得盛大文学对我来讲是最重要的一段经历,这半生感谢的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陈彤,一个是陈天桥。


我加入新浪时,是新浪最低潮的时候,新浪每天都在裁员。陈彤给了我非常严格的职业训练,然后给了我非常多的机会。


在所有人没有一个人看好我的时候,他提名我做新浪历史上的第二个副总编辑,所以我觉得我非常感谢他,他给了非常严格的职业训练,然后给了我一个做梦的能力。


你知道做梦的能力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只有在大的平台上才可能有做梦的机会、能力。


第二个就是陈天桥,陈天桥让我从一个媒体人变成一个文化商人,从一个敢做梦的人、有能力做梦的人变成一个能帮别人做梦的人,所以我非常感谢陈天桥。


我觉得盛大文学无论是我对IP的理解,无论是对文化产业的理解,对于娱乐产业的理解,我觉得盛大文学和我是一个互动的关系。


我觉得我对盛大文学的贡献和盛大文学对我的反向让我学到的东西,都是我这人生当中最重要的,所以我是要不断地去感谢。


雷建平:总体来说,外界还是挺为你们感到遗憾的,因为在网络文学的道路上,的的确确你们走了大半程,然后果子被腾讯给摘走了。


侯小强: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有些事如果没有意义的情绪上的消耗,稻盛和夫说过一句话,他说理性上想通的事,感性上就不要再犯了。


我觉得我理性上已经想通了,这是我当时的选择,也是陈总当时的选择,这是理性上的。情感上的任何消耗都是没有价值的,现在说实话,不是冠冕堂皇的话,唯一的就是祝福他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人家过得好一点,我觉得也挺好的。吴文辉、梁晓东他们过得好一些,难道不是很好吗?我觉得也非常好。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其为头条签约作者,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