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我期望,我们是一生的朋友

踏岁人2018-01-18 08:36:08


我好像稀里糊涂地当了许多年姐姐,离家后才渐渐有些做姐姐的自觉。


高中时出门逛街,进去精品店,见那些饰品,自己两眼发光,挑到最后,发现自己买了风格不同的三份,我自己却没有。后来还有很多冲动,大多都是要给你们买东西,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只好先满足自己。


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太打架了。以前你们的嘴巴毒蛇得要命,我也是刻薄的。甚至我常向别人说得好像你们是我的仇人,感觉是宁要同学朋友,都不要你们。有一回隔着一道墙,一个窗户,我听到屋后一对姐妹聊天,妹妹对姐姐转述了二妹的话,说我在家对她有多狠。好像突然知道一个可怕的秘密,我起了一身鸡皮,心里发恨。


那个姐姐和我一起上学,其实不亲近,我没对她说过你们什么,这下名誉是保不住了。


真是可笑,那些年我们六个凑到一块,默然不语,突然一个毫不起眼的点,就让我们爆笑不止,但一点小事也能让我们变成仇人,真的仇人!我们都真心地用最刻薄的语言伤害对方,甚至拳打脚踢。年龄也许可以作为一个挡箭牌,但这很可怕。假若我十几岁时走了另一条路,为了生活得好一点,或者为了好姐姐好女儿的名声,不去读书,只去赚钱。而你们也在十几岁时各奔东西,有的人直读上去,有的人浑浑噩噩地游荡。


最终,即使不是仇人,也是陌路人吧!彼此都庸庸碌碌的陌路人!


相处的记忆停留在互相伤害的阶段,因为经历见识和思想的悬殊,见面尴尬,相对无言,或者嫉妒怨恨。场面热闹时,我们每一个人会有多孤独?我不敢想,我们的上一辈他们兄弟之间的淡漠,使我后怕。想想我们从小学到的语言以及说话的语气,大多不是冷漠的就是咄咄逼人的,好像视彼此为威胁。我们所出生的家庭,人们不会交流,不见情感,这不仅是我们核心家庭的问题,而是一个世代延续的问题。


我们要理性地去认识这个问题。还记得我们上小学时经过的条石路吗?那些即将倒塌的晦暗矮屋,就是我们上一辈,爷爷辈们局促生长的地方。一个贫弱的年代里,一个每天为三餐苦恼的家庭,几口人甚至十几口人拥挤在这样一个空间里,每个孩子饥肠辘辘,为了分得眼前一点食物,都憋着一股劲,克制欲望的同时也无意识地将对方视为竞争对手。而在逼仄狭窄的环境里,挨在同一屋檐下的邻居,人与人,血肉至亲,随时都发生冲突。他们再没有精力去体谅,需要运用到的语言都是用来伤人,被伤害的人又依着自己的情绪去反击。


现在的情形自然变了,但他们仍在用那些语言,并不是居心的,但伤害就在那里。他们没有起冲突,但寥寥几句话就噎住,隔阂得可怕。我们经历过的嘻嘻哈哈的经历,他们未必没有,但早已忘了吧。


所以我不信任血缘,它不意味着亲情。任何情感都需要一定程度的无私,我相信无私是存在的,亲情也是存在的,但也大有可能是盲目的,不理解和干预,或者沉默,都让人孤独。


这种贫瘠,不该在我们中间延续。所幸,它没有延续。我以前尤其享受一个人独霸一个清净的家,后来开学晚,你们都去上学,家里就成难以忍受的空寂了。上回回家,周五下午,我就一直落落不欢,等三妹从高中回来,人全了,心才安定。周日下午,三妹回校,忽然心里又觉得空了一块,第一个念头是想回校。以前从来不会这么强烈,觉得你们是我情感上的后盾。


但我期望,我们不仅是兄弟姐妹,更是一生的朋友。我们是亲人,有相似的容貌,相似的吃喝住行的习惯,相似的家庭经历,共同的琐碎的话题,除了这些,我希望我们往后想起来的,还有我们许多次围在一起探讨除却眼前琐碎生活以外世界的场景。好多次我和你们老哥讲得热烈的时候,你们听得认真,我知道你们神往。


你们以前不看书,二妹对我有样学样,但架不住强势老哥的偏见,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浪费了太多宝贵的时间。他不看书,因此怀疑,但他思考力很强,从生活经验里看出很多门道。三妹一向都很聪明,悟性很好,所以看经典小说能看出很多内容,也只是偶尔瞟一眼。小妹和小弟,一个憨傻乖顺,大大咧咧,只学课文,一个两眼放空,一心想玩,到想学习时就苦恼怎样让成绩一步登天。


那只是去年的暑假,我躲在阁楼那个落灰尘的角落,守着电脑看《人类简史》,看得激动。你们老哥嘲笑我天天看人屎,浪费资源,结束高考,他脑子里想的差不多还是高考。去大学转了一年,“胸怀壮志”到底还是发现自己底气不足。今年奶奶去世那会我们回家,轮到他如饥似渴,看《人类简史》连声叫好。我诧异地反问,他竟嘲笑我用老眼光看他,话里话外,超乎我意料地成熟。转变的还有小弟,主动找我要书看,渴望看些精深的知识,但基础不牢。小妹之前就被我说动了去看书,为了作文。三妹寒假就和我谈,说喜欢文学,历史和心理学,口味和我一致,这回迷上了知识渊博,落落大度的历史老师,竟还看文言小说。

我好像忽然多了好几个朋友。


记得我们开的一个玩笑吗?我们六个会有不同的职业,性格爱好不同,所以我们一定会各奔东西。但我总希望,在我们朝不同方向往上走时,没有一个人会落在后面。我们都将要浸在眼前的生活里,但目光还要能穿透出来。高兴你们看书,绝不是因为找到爱好相同的团体,而是高兴你们将来做任何事,走到哪里,都会带着自己的思考。遇到困惑时,没人指引时,还有一条寻求解答的途径。


长途漫漫,我们相互指教。

文/编辑  by  之末

图片  by  网络


长按可关注哦!

诗歌 | 小说 | 散文 | 评论

一起读书,或者搞怪

这是一间岁月的书房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