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第9期||我是胡旋女(巴陇锋长篇小说《丝路情缘》第五章)

秦风陇韵2022-05-14 07:30:24


《丝路情缘》

巴陇锋

北京燕山出版社

2017年1月出版

━━━━━

 

返回塔拉兹的路上,伊万向雅诗儿提到吉尔吉斯斯坦的“河西走廊”。说是沿吉尔吉斯斯坦楚河河谷,有东西走向的绵延约200公里的两排高山夹川的长走廊,与中国境内的“河西走廊”极为相似,叫作“小河西走廊”。雅诗儿说:“楚河地形屡有耳闻,毕竟离我们村很近。但是老舅家的河西走廊,还是第一次听。”

“正因为第一次听,陌生,才逆向用脚一路丈量过去。”伊万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不要到时候知道,想现在就搞懂!”

“嗯,”伊万说,“河西走廊在中国甘肃省,是中国内地通往新疆的要道。东西绵延约900公里,东起乌鞘岭、西至古玉门关,南北介于祁连山、阿尔金山等南山山脉和马鬃山、合黎山、龙首山等北山山脉之间,宽度从数公里到百公里不等,为西北到东南走向的狭长平地,形如走廊,故称甘肃走廊。因位于黄河以西,又称河西走廊。河西走廊是甘肃经济发达地区,又为丝绸之路主要廊道,其中,张掖、酒泉、嘉峪关、金昌都是明珠城市,历史文化底蕴丰富。”



河西走廊地貌


这时,车载视频播放一段关于怛罗斯之战的影像资料:“怛罗斯之战及其影响”:平和的汉民族,在国力日渐恢复的唐代贞观时期,不堪忍受突厥侵扰,于公元630年命李靖领兵三千灭了东突厥,至唐高宗时期一连征服了西域20多个国家,建立安西四镇;可是,到唐玄宗时期,高仙芝在实力及战场形势极为不利的怛罗斯之战中败北。影片对此进行了较为详细的事件透析。

公元750年十二月,唐朝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唐朝番将、高丽人)以石国(今塔什干)“无番臣礼”为由率兵讨伐。石国国王被迫请和,高仙芝同意约和。但旋即毁约,趁其不备,突然袭击,虏其国王及部众,杀其人民,并掠夺财物无数。石国王子逃走,向邻国及大食求救。大食对高仙芝欺诈、贪暴的行为十分愤慨,同时为了扩大其在中亚的影响,便和中亚诸小国组成十几万大军准备进攻唐朝。

次年四月,高仙芝得情报后先发制人,率领两万汉军及一万葛逻禄部番兵共三万大军越过葱岭,历经三个月长途跋涉到达怛罗斯与十余万阿拉伯联军相遇,一场改变历史的战斗就此打响。高仙芝面对敌强我弱局面,沉着应战,指挥若定,三万唐军在他的率领下发挥了惊人的战斗力,在战争的前五天占据了战场优势,十余万阿拉伯联军被打得溃不成军、伤亡惨重。胜利的天平逐渐向唐军倾斜,高仙芝似乎很快就可以创造以弱胜强的战争神话。

第五日傍晚,就在唐军节节胜利之时,葛逻禄番兵突然反叛,他们和阿拉伯人对唐军前后夹击。高仙芝对这始料未及的变故猝不及防,指挥乱了章法,唐军迅速崩溃,大多数倒在阿拉伯铁骑之下。

高仙芝乘夜逃跑,但被叛变的番兵挡住去路,幸亏副将李嗣业拼死杀开一条血路,才得以逃脱。高仙芝脱险后,从慌乱中清醒过来,他收集逃出的数千士兵准备再战,但在李嗣业的劝说下最终放弃。

怛罗斯之战后,唐朝仍想恢复其对中亚的控制,两年后,新任的安西节度使封常清带兵攻占了大勃津(今克什米尔),唐代在此地区的影响有所恢复。正当唐朝准备再和阿拉伯帝国争夺中亚之时,一场席卷中原大地的安史之乱爆发,唐朝恢复对此地区统治的希望彻底破灭。阿拉伯帝国对中亚统治使该地区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伊斯兰文明从此在这块土地上扎下根,直到现在。


改变历史的怛罗斯之战


怛罗斯之战还产生了战争双方都意想不到的重大影响。此战后,有不少被俘虏的唐军士兵来到了阿拉伯帝国,他们中间不乏优秀的能工巧匠,这些工匠把中国包括造纸术在内的先进科学技术传授给阿拉伯人,促进了阿拉伯帝国的科学文化发展。阿拉伯人又将中国先进的科学技术传入西方,推动了西方乃至世界的发展与进步。

看完视频,雅诗儿急切地问:“怛罗斯城的位置究竟在哪儿?我经常听人说,但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呀!”

伊万说:“可以确定,就在这座城市塔拉兹附近。怛罗斯,塔拉兹,这不一个地方吗?”

“也许,但谁知道!”



塔拉兹风光


这时,听到法蒂玛在步话机上说:“据相关资料说,大唐玄奘往印度取经,曾路过咱们脚下的宝地。《大唐西域记》卷一记载:素叶城西行四百余里至千泉……千泉西行百四五十里,至呾逻私城,城周八九里,诸国商胡杂居。”

“听到了吧!”雅诗儿自豪地说,“与老舅家有关的,我都信!”

“其实,碎叶城在李白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已从大唐的统治范围内被分出去了。”

“李白五岁离开碎叶城到达四川江油,也就是从他出生到他离开这段时间,碎叶城一直是唐朝的。”雅诗儿若有所思。

“没错。不愧是李白女——使女。”

“我不是李白使女,我是大唐胡旋女。”雅诗儿自豪地说。

伊万想到雅诗儿大二时曾在哈萨克斯坦全国“胡旋舞”大赛中夺魁,就说:“很怀念自己的黄金时代哦!”

“那是!”雅诗儿说,“其实,我更喜欢关于李白的另外一个传说。”

“愿闻其详!”伊万鼓励雅诗儿说下去,自己却无比惬意地躺在了房车软席上。

“我也是看到一些资料后记住的。”雅诗儿说的这个传说,似一个缥缈的梦。

几千年前,我们脚下的这块土地长出一种很奇妙的东方树叶,当地人叫它绿罗裙茶。这种茶一年只能采摘一次,并且大家发现这种茶能延年益寿,就又叫它岁叶。人们世世代代喝着岁叶茶,体会着岁叶茶的好处,渐渐对岁叶生出一种期待,之后便把这个地方叫作岁叶镇,有人又写作碎叶镇,或素叶镇。

最初,来这里的外乡青年为老子后裔,是茶园主人的第三子。到了这里,周围一片空旷,空气中散发着奇异的茶香,他兴奋不已,疑心到了大地边缘,不愿往西去,从此定居下来。无巧不成书。这当儿,他碰到当地最美丽的姑娘病重,姑娘是跳胡旋舞跳得最棒的,任何灵丹妙药都医治不好,眼看着玲珑可人的美人儿快变成干柴棒儿了。大伙都为姑娘的遭遇而难过,年轻人闻讯,就拿出绿罗裙茶请其服下,出乎意料,茶到病除,胡旋女很快病愈。为感激外乡年轻人搭救性命,不久,胡旋女便与其私定终身。次年春,年轻人说要回去准备结婚事宜,以便体面地将胡旋女迎娶。谁知他这一去竟杳无音讯。胡旋女独自生下一男孩儿,儿子四岁多时,她告诉他他是李家后人,并带他东行寻夫找父亲。

母子俩历尽艰辛,终于找到了绿罗裙茶园,被告知丈夫根本就没有回来过。娘儿俩五内俱焚,悲戚西返,半道又觉得无颜面对娘家人。于是停止西归,而是东行至蜀地定居。

十多年后,男孩儿长大成人,虽聪明异常,却寄情山水。他曾回到过出生地,有诗为证:

 

风吹碎叶舞晴空,

我奏狂歌唤英雄。

歌罢举杯问苍天,

苍天亦笑我精诚。

杯中自有天上月,

腹内更牵万种情。

一生大醉能几回,

何不豪饮到天明?

 

李白写意画


雅诗儿讲完,却发现伊万早已呼呼大睡,她很是失望。这时,竟见伊万张嘴说:“试问男孩儿是谁……李白是也。”

雅诗儿一下扑到伊万身前,纤纤十指在伊万健壮的躯体上上下其手,胡抓乱挠,边抓边笑道:“我叫你装!叫你装!”

伊万被抓挠得忍不住痒痒,哈哈大笑起来,身体不时呼哧乱动着,不得不求饶。雅诗儿停下手,道:“我的故事说完了,你和法蒂玛的破故事还要雪藏到几时呀?”

“大西瓜的故事,你又不愿意听,我有什么办法。”

雅诗儿又乱抓一气,伊万只好说:“故事很简单。还记得你上大学时给你换床的事情吗?”

“记得呀!”雅诗儿说,“当时康院长不给换,你耍横。”

“嗯嗯,算你有良心!你哥就是在那时动了想在大学里找女友的心思。”伊万舒展四肢,“我和你哥将床拉到你们宿舍楼下时,看到一个女孩,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孩,抱着两只大西瓜,轻盈地走来。我看愣了!知道那女孩是谁吗?”

“当然是法蒂玛!还有谁能吸引你那贱眼球呀?”雅诗儿不悦地说。

“不是法蒂玛本人吸引了我,是她抱的俩大西瓜吸引了我,也吸引了你哥。”

“这有啥好吸引你俩的?”雅诗儿疑惑不已,“没见过人抱西瓜呀,还是没见过美女抱西瓜?我就抱过西瓜,最多也抱过俩。”

伊万哈哈大笑,好一会子才喘过气来,问:“关键是,她抱俩西瓜还轻轻松松、潇洒自如地行走,还不时向我那豪车瞟,向你哥抛媚眼。你哥开始想追求法蒂玛呢!这你得承认吧?”

“不能够呀!”雅诗儿大惑不解,她张开两臂试探着,仿佛她两臂和胸部之间有两只大西瓜,她生怕一不留神大西瓜掉下去摔碎一般,“哈哈,不可能!我都不能,法蒂玛肯定也是一样!”

“结论呢?”伊万坐起,诡异地朝远坐坐,“结论是什么,法蒂玛抱的是什么?”他坏笑着问。

雅诗儿若有所思,突然脸红起来,扑向伊万:“嗯……呀,你坏出水来了,盯着人家穿绿短袖的法蒂玛的大胸!”

伊万抱住雅诗儿,两人激情热吻。一会儿,雅诗儿咂着嘴唇说:“连给法蒂玛送快递的男人都对她图谋不轨,你说男人坏不坏?”

伊万嘲讽地看着雅诗儿说:“坏!正是像你哥那样的男人勾引人家小姑娘法蒂玛走上了花痴道路。”

“嗯——啊!”雅诗儿用小拳头捶打着伊万前胸。

两人再次拥抱在一起,彼此感到对方的急切。这时,却听司机敲门,说是到了宾馆。伊万忙说:“去我房间!”

雅诗儿顺从地跟伊万去伊万的豪华套房。走到房间门口时,法蒂玛追了上来,她递给雅诗儿一个请柬,是第五届胡旋舞国际文化年会邀请函。雅诗儿看罢,换了一副神情,问伊万:“什么时候出境?”

“什么时候?”伊万反问法蒂玛。

“手续没有办好,关键是明天礼拜六,通关手续不好办。”法蒂玛回答。

“那要到后天、礼拜一,才可以通过霍尔果斯口岸。”雅诗儿推算着说。

“我正是来向老大汇报这情况的。”法蒂玛说。

“对,还有时间在塔拉兹多逗留一天,因为,即便明天到达阿拉木图,但也得在那里多停留一天。”伊万打开门,“法蒂玛,安排去吧!”

伊万走进房间,可雅诗儿和法蒂玛却站在门外。俩人互视一下,法蒂玛说:“快进去吧!”

雅诗儿道:“那就明天在这里再待一天,正好我要参加胡旋舞文化年会。”

“遵命!”法蒂玛说。

这时,伊万在里面喊:“为什么不进来?”

雅诗儿头探进房门,说:“亲爱的,我得准备一下年会的事情。拜拜!”说着走开。

法蒂玛古怪一笑,跟着雅诗儿消失在楼道转角。

第二天,在一个经过精心挑选的露天山坳里,第五届胡旋舞国际文化年会盛大举行。山坳天造地设,空气清爽,花香馥郁,树荫蔽日而光影敞亮,地形似罗马大斗兽场。地下圆形草地上,主持人正对着四周嘉宾、演员和与会者一一介绍嘉宾。当主持人介绍到雅诗儿和她身边的伊万时,人们发出热情的欢呼。雅诗儿是当仁不让、人气爆棚的胡旋舞文化代言人,而伊万则是胡旋舞文化赞助商,只不过伊万因要陪雅诗儿回西安,之前拒绝了参加本次活动,孰料雅诗儿心血来潮忙中偷闲执意要在过境前参加今天的活动,他只得又硬着头皮来到现场。会场安静后,主持人隆重地请胡旋舞文化形象大使、形象代言人雅诗儿为大家介绍胡旋舞。

雅诗儿手拿长裙裙带小心翼翼地从斜坡上走下,,她的姿容仪态再次引起现场一阵骚动。骚动中,雅诗儿用平静温婉的目光扫视一周,现场立即平静下来,雅诗儿才讲:“各位朋友,今天我讲中文。很荣幸今天赶巧赶这个场,我就说几句,以‘抛玉引砖’,这里草地没有砖,砖比玉还贵。”

大家被她的幽默逗乐,有人发出口哨。

雅诗儿继续讲:“胡旋舞主要源于西域康国,在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一带,此舞节奏欢快,多旋转和蹬踏动作,以富有节奏感、音量大、音色亮的打击乐器伴奏。相传,大唐的安禄山和杨贵妃均擅长此舞。白居易在《胡旋女》中写道:‘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飖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曲终再拜谢天子,天子为之微启齿。胡旋女,出康居……中有太真外禄山,二人最道能胡旋,……’”


美丽动人的胡旋舞


雅诗儿的博闻强识如同她的惊世容貌、落落大方一样,令大家折服。大家报以热烈掌声,强烈要求雅诗儿当众表演胡旋舞。

于是,塔拉兹天鹅艺术团小演员们伴舞,雅诗儿现场即兴表演。她时而如白练当空,舒缓飘扬;时而如天女散花,芬芳轻盈;时而如急风暴雨,铁骑突入;时而如水上芭蕾,入耳入心……将观众带到一个无可名状的艺术境界。当雅诗儿表演结束时,只有伊万一个人在鼓掌,他的掌声惊醒了沉醉于雅诗儿表演的现场观众,大伙迅疾献出雷鸣般的掌声。

接下来是专家研讨。来自中亚各国的本行业专家展开了热烈讨论。首先发言的是来自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的一个专家,但雅诗儿没听进去多少,却想起对撒马尔罕的印象来。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撒马尔罕,曾是连接波斯帝国、印度和中国三大国丝路的枢纽城市。亲历这座城市,给雅诗儿印象最深的是,城市的“新古分制”——整个城市根据建成年代的不同,分为不同区域,让人耳目一新。

伊万贴着耳朵告诉她,中国有个撒拉族,现有12万人,生活在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他们的祖先就是撒马尔罕人,后来流离迁徙到中国。


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


“你很神,我从来没有觉得你如此渊博。”雅诗儿对伊万亲昵耳语。

“因为有网络。”伊万实话实说。

“那离开网络呢,你对撒马尔罕就别无印象了吗?”

“当然有,汗血宝马,丝路胡旋,‘皇位上的学者’兀鲁伯,还有,还有小虫子的故事。”伊万一口气说完。

雅诗儿有点吃惊地看着伊万说:“可见,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对,撒马尔罕我去得多。”

很快,整个上午的会议议程结束。主持人让每人给现场赠言,雅诗儿说的是康雅洁教她的北宋思想家张载的横渠四句——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张载与他的“横渠四句”


(第五章完)


(本文版权属于“秦风陇韵”公众号,小说版权属于巴陇锋,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OUR TEAM


顾问:常文昌

总编:秦陇客   

副总编:厍梦娜

主编:巴雅丽  高续     

副主编:悠梦  沈茉  芳菲  

执行主编:豆锦  楚妍

编辑部主任: 巴苏       

编辑:牛阁    林丹娜


总法律顾问:窦雍岗

运营总监:巴博  关敏  万鹏

媒体运营总监:徐艺谦  武 豪

线下运营总监:张巧娟   

地区运营总监:

白婚纱(北京)  子尧(深圳)

石富全(陇南)  璐珩(兰州)

王忠虎(玉门)  刘琦(西宁)

曹昱陆(宝鸡)  米金明(乌鲁木齐)

运营经理:田上    杨东西  郗婷

运营:朱甜甜    倪军



点击标题查看往期链接

一百克拉爱(长篇小说《丝路情缘》第一章)

我的中国心(长篇小说《丝路情缘》第二章)

告别陕西村(长篇小说《丝路情缘》第三章)

与李白平行(长篇小说《丝路情缘》第四章)

常文昌:丝路情缘,赤子之心 ——评巴陇锋长篇小说《丝路情缘》


秦风陇韵中自古帝王州流最在诗文中上小说露峥嵘舒气华满乾坤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