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小说】高空遇劫,超级保镖英雄救美......

健康汇讯2018-06-20 09:37:28

     “十年了,不知道那些令人讨厌的家伙,到底怎么样了!”

  坐在飞往华夏的飞机上,叶乘风看着窗外那美丽的风景,唇角却不自觉地勾起一抹浅浅的坏笑。

  还记得,当初离开华夏的时候,叶乘风只是一个十五岁的稚嫩少年。

  而今十年之后,当初的少年已经长大,蜕变成了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

  “先生,需要喝点什么吗?”

  一名性感美丽的空姐,微微笑着问道。

  “谢谢,不需要。”

  叶乘风同样报以微笑。

  “这位女士呢?”

  空姐将目光,转移到叶乘风身边的人。

  这是一位,身着银灰色修身连衣短裙的女子。

  她酒红秀发披肩,明眸皓齿间透着一股颠倒众生的美丽。

  精致的五官,与那高耸的胸脯,性感的小蛮腰,还有那纤细修长的美腿搭配,简直美若天赐,只一眼便能叫人难以忘怀。

  “好美的女子。”

  饶是那姿色极好的空姐,都暗暗有些自惭形秽了起来。

  目光下移之下,空姐又看到那女子美腿上的黑色丝袜,以及脚下那双完全包住小腿的白色长筒软靴,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想要与那女子亲热的念头来。

  女人看了如此,更何况男人?

  “蓝山咖啡,不加糖。”

  那女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上的一份杂志。

  音如天籁,却冰冷异常,让人感觉如同遭遇了一阵寒流,冷得几欲哆嗦。

  “咖啡不加糖,会很苦的呢。”

  叶乘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自他上了这架飞机,就注意到了这个堪称极品的邻座美女。

  但旅程过去了大半,他却始终没听那美女讲过一句话,更没有机会与之搭讪。

  然而,尽管是现在有了机会,叶乘风却依然没有成功。

  竟是那冷冰冰的美女,在拿了咖啡之后,理都没有理他,只是自顾地看着杂志,眉头不皱地喝着苦咖啡。

  “好吧,原来是一座爱喝苦咖啡的冰山。”

  叶乘风耸了耸肩,却也没有无礼纠缠。

  那极品美女虽然动人,但却冷若冰霜,他才不想热脸贴那冷屁股。

  “呵,就这穷酸模样,还想搭讪美女。”

  叶乘风前面位置的一名棕色西装男人,非常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但却被叶乘风丝毫不落地听入了耳中。

  叶乘风正待发作,却忽然听见后方,传来了一声大喝:“全都不许动,劫机!”

  只看见,十二名持着微型手枪的蒙面男子,杀气腾腾地从机尾冲了过来。

  其中一人的手中,还拽着一名被打得满头是血的空警。

  跟着下一秒,受伤的空警就被丢在地上,那十二名蒙面男子十分有序地留下四人镇守机舱,其余八人则往飞机驾驶舱疾驰而去,显然是要控制机长一类的人。

  这一幕惊变,着实吓得许多人都脸色发白。

  纵然是叶乘风身边的那位冰山美女,也有些手抖,以至咖啡洒落。

  而刚才,说叶乘风穷酸的那棕色西装男子,则更是不堪,居然浑身发抖。

  倒是叶乘风,此刻仍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姿态,仿佛眼下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略微过了一会儿,飞机驾驶舱便出来了四名蒙面男子。

  其中一名为首的高个蒙面男子,举着微型手枪,扫视机舱内的所有人,操着一腔倭国口音很重的华夏语说道:“我们是来自真理教的,今天劫机只想与华夏官方谈判,要求释放我们的重要高层,不求财,也不想伤害任何人。”

  说完,他就枪口对着机舱顶部连开了三枪。

  砰!

  砰砰!

  刺耳的枪声,吓得机上乘客一阵尖叫。

  那为首的高个蒙面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后,才接着道:“希望大家配合,不要反抗,更别想在私底下做什么小动作!否则,我们可不保证在与华夏官方谈判之前,就先杀上几个!”

  “别!别杀我啊!”

  之前说叶乘风穷酸的棕色西装男子,忙举起双手,哆嗦大叫:“我……我是企业老板,我……我可以给你们很多钱,求你们……放了我!”

  “有钱了不起吗?”

  为首那高个蒙面男子一听,直接走过去把那棕色西装男子拽了出来。

  枪托一砸,那棕色西装男子顿时惨叫着倒地,满头是血,竟是当场被吓尿了,霎时一股尿骚味道在机舱内蔓延开来,惹得叶乘风险些笑喷。

  不过,为首那高个蒙面男子的举动,却让飞机上的乘客们惊恐地意识到,刚才的话一点儿也没有掺假成分。

  众所周知,真理教是一个起源于倭国的世界恐怖组织,擅长使用毒气制造恐怖。

  而且前阵子,华夏官方新闻确实发布过通告,表示抓捕了一名真理教高层。

  如此一来,眼下这帮真理教恐怖分子,还真就打算拿飞机上的乘客与华夏官方谈判。

  “还有一件事,希望大家知道。”

  为首那高个蒙面男子,见乘客们惶恐不已,便得意地笑出了声:“为了保证谈判顺利,这趟飞往华夏的飞机,需要改变航线,大家不必惊慌,待到谈判成功之后,我们自会放人。”

  话才刚刚说完,叶乘风便感觉飞机倾斜,在高空转了个方向,显然是驾驶舱里的四名真理教恐怖分子,逼迫驾驶员改变了飞行方向。

  略微一顿,驾驶舱内出来了一名矮胖男人,他急不可耐地扫了扫那蹲在一堆的空姐,随后瞟向了叶乘风身旁那位冰山美女,几乎是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

  跟着,便用倭国语和那为首的高个男人说了一通。

  叶乘风通晓十几门外语,对于倭国语言自然不在话下。

  他知道,那矮胖男人其实看上了他身边的冰山美女,要求现在就带去卫生间强行占有。

  而为首的高个男人,则表示谈判没有开始,不能随意伤害机上乘客。

  但那矮胖男人却说,几个月没碰女人,今天突然遇见了这么一个火辣辣的极品美女,根本忍不住,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会一力承担。

  于是最终,为首的高个男人只得点头。

  “这位美女,跟哥哥走吧。”

  矮胖男人兴奋地舔了舔下唇,微型手枪对着叶乘风身旁那位冰山美女指了指,示意她从座位起来。

  “你……你们说过不伤害乘客的。”

  冰山美女似乎懂几分倭国语,此刻一脸的惨白,原本迷人的双眸中,满是惊恐之色。

  不知道是想寻求一个依靠,还是她看出了叶乘风的不凡,竟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叶乘风的一条手臂,惊恐美眸中透着一丝渴求。

  “哥哥只想带你去品尝品尝那销魂蚀骨的滋味儿,怎么能叫伤害呢?说不定你会为此着迷的,嘿嘿。”

  矮胖男人就差没流口水了,吓得那冰山美女越发紧抓叶乘风的手臂。

  甚至,冰山美女的指甲,都好像要刺入叶乘风的肉里一般,显然是被吓怕了。

  “滚!”

  叶乘风抬脚就揣,当场把那欲拉冰山美女起身的矮胖男人,给踹成了滚地冬瓜。

  “你……找死!”

  矮胖男人怒极,举枪就想射杀叶乘风。

  同时,机舱内的其他蒙面男子,也纷纷持枪上前,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把叶乘风给包围了。

  不过,为首的高个男人却眉头一皱,阻止了下来,转而看向叶乘风,阴森森道:“阁下是什么人?”

  矮胖男人的体重和身手,他一清二楚。

  但叶乘风坐着不好施展力气的情况下,却依旧轻松一脚就把矮胖男人给踹出去老远,根本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这等爆发力,这等速度,普通平民根本就做不到。

  即便是普通军人,甚至是一般的特种兵,也没有可能。

  “问我吗?”

  叶乘风对周围那黑洞洞的枪口,压根儿就好像没有瞧见似的,很快笑眯眯地凑到冰山美女的白嫩脸颊,如蜻蜓点水般轻吻了一口。

  跟着,他又在冰山美女柳眉倒竖,脸颊发红的时刻,抚摸着冰山美女的柔顺秀发,涤荡出一阵诱人的发香,似在安抚,又似在警告冰山美女配合。

  做完这一切,叶乘风才对那为首男人道:“看清楚了吗?我是这位女士的老公!”

  “我不是问你跟她什么关系!”

  为首的高个男人险些岔气,不由瞪眼道:“我是问,你什么身份!什么职业!”

  “这位女士的老公啊!”

  叶乘风唇角微翘,忍不住重复了一句:“我的身份和职业,就是这位女士的老公。”

  “……”

  这话一出,那冰山美女与周围乘客是一阵无语,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除了说叶乘风胆气过人之外,他们还能说啥呢?

  “绑起来!待会儿谈判的第一个人质,就用他!一旦谈判不和,立即杀他警告。”

  为首男人此刻,哪能不知道叶乘风是纯粹消遣他的?于是铁拳捏得劈啪作响。

  “确定要这么做?”

  叶乘风眯了眯眼,声音中透着一股令人心底发寒的冷意:“刚才你们没有经过我的允许,随意改变飞机航线,影响我的行程,还没有跟你们算账。”

  “就凭你?”

  之前那被踹的矮胖男人,一脸不屑,看着叶乘风就好像看着一个死人。

  而其他的蒙面男人,也同样不屑万分。

  他们整整九个人在,人手一把微型手枪。

  反观叶乘风,却只有空手一人,他是从哪里来的底气,敢如此大胆地反过来找他们麻烦?

  “今天算你们运气不错,死罪可免。”

  叶乘风眼中杀意一闪,只下一瞬间,他就诡异地消失在座位。

  身为修真者,叶乘风在国外闯荡这十年来,见惯了杀戮,同时在他手中死去的敌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面对恐怖分子,他从来不会手软分毫。

  但如今在飞机上,众目睽睽之下,叶乘风却不想将那血腥的杀戮场景,如此粗暴地呈现在一群普通人的面前。

  “人呢?怎么消失了?”

  就在叶乘风一个隐身法术的情况之下,九名真理教成员,可谓全体盯着那已经空无一人的座位目瞪口呆,手心不自觉地冒出了冷汗。

  “呃!”

  一声奇怪的闷哼响起,赫然是那意图强占冰山美女的矮胖男人,白眼一翻地软到在地。

  但看在其余八人的眼中,却犹如见鬼。

  因为他们看不见叶乘风,只能看见矮胖男人如同遭受重击一般地突然晕死在地,是那样的毫无征兆。

  “嘭!”

  “砰砰砰砰!”

  几声闷响之下,其余八人先后被放倒在地,根本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

  做完这一切,叶乘风的身形才慢慢显露出来,可谓惊呆了那冰山美女,也惊呆了全机舱的所有客人和空姐。

  不过,叶乘风却只留给了他们一道潇洒背影,便是朝着驾驶舱行去。

  在那里,还有三名蒙脸的真理教男子没有处理。

  “来,哥们儿,抽一根。”

  当叶乘风走进驾驶舱的时候,那余下的三名真理教成员,居然当着机长的面,在分着香烟。

  “妈的,你们不想活,老子还想呢!”

  叶乘风闪身过去,手刀如电,几下子便把那最后的三名真理教成员,给打晕了在地,惹得那机长是目瞪口呆,心中暗呼恐怖。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是一次真的不能再真的劫机,他甚至以为是在拍戏。

  这年轻人的手刀,就这么轻轻挥了几下,三名身强体壮的大汉就晕了过去,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航线改回来吧,没事了。”

  叶乘风轻轻拍了拍机长的肩膀,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并不想回机舱去了。

  一来,是他发现这里的风景更好。

  至于二来,则是他不想再与那些普通乘客碰面了,免得被当成怪物。

  “高……高手啊。”

  机长是没见到叶乘风那突然隐身的诡异情况,所以并不害怕。

  相反,机长还激动得有些舌头打结,忙透过通讯器与机上的空警联系,将驾驶舱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通。

  随后,那名之前被打得头破血流的空警,便用一块毛巾捂着流血的伤口,踉跄地行来。

  “你好,我是随机飞行的空警,名叫杨国东。”

  空警亮了亮证件,十分热情地握着叶乘风的手道:“非常感谢先生的见义勇为!这次要不是您的帮助,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啊!我代表航空公司,代表全机组工作人员,以及机上所有乘客,真诚地感谢您。”

  说完,杨国东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也算,是我的分内之事吧。”

  叶乘风颇显无奈地耸了耸肩,很快伸手在裤兜里掏出了五六本证件。

  于是,他随手拿了一个,就递了出去,又把余下的随便塞回裤兜。

  杨国东接过一看,顿时手一抖,差点给跪了。

  这居然,是一本军官证!

  而且,证件上所罗列出来的一系列职务和头衔,简直牛逼得不像话,险些把杨国东给吓尿了。

  要不是杨国东确信,这是货真价实的军官证,恐怕都不敢置信这样一个年轻人会有如此恐怖的职务和头衔!

  实在是太吓人了!

  几乎是下一瞬间,杨国东便把证件还给了叶乘风。

跟着,杨国东又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军礼,哆嗦着用那只有他和叶乘风能听见的音量道:“首……首长,我……我保证不会泄漏您的身份。”

全文请长按下面二维码

或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全文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