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唐代的屠龙之术丨北大闫翥骐文言小说两篇

长安诗社2020-08-09 16:17:18

——「长安诗社·传奇」——

作者 | 闫翥骐(北京大学)

编辑 | 鉴水


| 余之屠龙也,扁舟泛海,随浪沉浮,候氤氲之气,趋团转之涡。|


▎作者简介

闫翥骐,号德与堂主人。1990年生,山西太原人。北京大学中文系2014级直博生,北社成员。性疏懒,常怀天际想。


编辑小语 闫君有名士气,举手投足间总能见矫然不群之态。自我介绍所谓常怀天际想”,恰如其分。至于“直博”,就是本科毕业之后直接读博士的意思咯,可见名士与学霸可以一身兼之。以诗歌为专业,以余力偶尔写小说。此次推送的两篇文言小说,皆本唐人传奇之法,文气酣畅沉厚,古崛奥衍,朗朗可诵。三晋有才,信夫!当代小说家中晋人甚多,三晋作家的气质似也有些共通之处。闫君此虽为文言之作,亦与之相通。


封面图说 这次故意先不放作者照片,下次推送诗词集再放!



▎闫翥骐文言小说两篇


平子安

平子安,吾友也。祖居松江,以其父令故,得与交游。子安少多奇气,好罗浮白泽之术,或履迹山林,旬日而归;或抗志云路,经月不返。归则语余所见,往往竟夜。

大业二年五月某夕,时清气朗,余闲居汾左旧墅,以效步天之乐。众星历历,仿佛咫尺,而精魄冥冥,恍然梦寐。倏尔见一丈夫八尺,颠簸而前,欲辨其颜色,则血污盈盈,罹面至肩,青蝇吮吮,翔集左右。余见此甚怖,大呼,移时方觉。虽梦魂之精怪,亦涣胆而惊心。戌亥间,闻叩门声急,似有不可耐者。启视之,则平子安也。子安遽入,竟无一语。余曰:「不意吾子之临,将何以赐?」子安不对,意不甚乐,置肩橐于几上,启而视余曰:「君识此物乎?」余迫而微视之,则一畜也。再视之,但见畜紫鳞金须,光烛三尺。余目其非人间物,奇曰:「乡鄙之人,不识山泽之异宝,请释惑于前。」子安笑曰:「此东海之龙也,中原无之!」余惊曰:「波涛漫漶,云烟飘渺,东海之大,曾不可以亿万计,君更何处觅得此!」子安目余曰:「自大业初吾尝从异人学屠龙之术,今已年余矣,盖小技尔。」余对曰:「屠龙之术既已闻矣,然则君以龙首示余,何为?」子安对曰:「尝闻龙骨之中,逆鳞之上,颔珠生焉。食之体发不衰,佩之寒暑不侵。以君交游故为之报,君若不弃,吾之惠也。」先是,其父以谏议坐,赖余周旋而得以脱,子安盖为此报也。余曰:「人生倏忽,奄若飙尘,子有奇术,兼复奇人。水府异族,盘蜷不测之渊;物怪山魈,蹲踞他山之岩。余固知子之勇,然万灵之中,龙蛇蛟螭,最能变化,设使水族释怨于子,将百尺之狂浪,扬万顷之恶波,君岂自暇性命乎?余所戚戚于心者,正在子耳。」子安愈不乐,曰:「屠龙之术,其秘久矣,实难语君。吾将略说屠龙一二,以释君惑。余之屠龙也,扁舟泛海,随浪沉浮,候氤氲之气,趋团转之涡,当此之时,余知其下必有龙穴,遂以秘咒总持,屏气潜渊。龙穴渺窅,不啻万丈,珊瑚粼粼于乌顶,砗磲榛榛于紫梁。每下愈暗,终不可视物,又水寒彻骨,肝胆亦如。当此时也,虚空之中,有光萤然,此则龙颔之珠,必待其寐,以秘法之刃断其首,无使之觉,否则殆矣!」言罢默然。余曰:「异哉吾之闻也。九流十家,不着屠龙之术,五经七纬,难观海外之谈。异哉吾之闻也。」余又曰:「然此实凶术,君慎之可矣。」是夜,子安又语余经年所历,鸡鸣方尽。

后数年,子安泛洞庭潇湘,入东蜀,又遍迹西蜀。余则遯居汾阴,无所用心。大业七年,子安来,赠水犀角。后数年,余避乱卜居,终不见子安。余感于兹,有歌曰:「鱼龙潜渊魑魅走,东海茫茫见尘雾。屠龙秘术久不识,抗志烟霞与云路。君身岂非凡间骨,遍览乾坤朝复暮。吟罢惆怅秋星暗,人世几回歌瀣露。」

贞观二十年汾阴生贾文彦记



李驎之

大历五年春,余左迁凤翔,胡贼既荡,寰宇中兴,性本清简,癖在远游,上巳旬暇,适从放心。遂与奚奴二人访长安,谒明皇之陵,金粟堆前,墓木已拱,乐游原上,歌舞尚新。寄怀无托,因与奴指点故事。不觉时移,及暮将归,似闻呜泣之声,欲辨所自,而杳渺难知。余命奚奴问询,久之告余曰,南有一人向墓悲啼不已,前所闻者正自此耳。余怪其异,驱见一人,乱发褐衣,肤枯唇焦,然隆准殊相,非类常人,默然暮影之中,独立乾坤之内,唯闻似有似无之泣,或感将尽不尽之哀。余问其故,其对之甚异,余是以记之。

自言本王孙,名李驎之,明皇赐宠,居隆庆坊。霜橘驼羹,每行紫晶之盘,翠羽细鳞,日割金鸾之刀。天宝十五载,禄山贼至,明皇惊走,公主王孙,纤无所知。是岁七月,贼杀兄姊,一室希绝。而惊奔挺险,投户无门,年少齿稚,身孤影只,命在旦夕。少习左传,兼通诗书,思天之将弃李氏,万念俱灰,几欲自绝尘寰。流落乞食,将及九月。某日,路遇一人,自称少陵杜子美云,余未辨其真,不敢以姓名告,然其相殊不恶,遂乞为奴。子美未可,而赠一诗,以慰李氏。至今大忘却,忆其末云:哀哉王孙慎勿疏,五陵佳气无时无。每至此,未尝不掩涕沾襟。后漂泊三秦,因得苟存,今已泯然矣。言罢,哀咽不已。

余亦伤之,赠驎之数金。舍之馆。明日欲问询天宝遗事,而驎之竟亡,至今不闻。

贞元二年汾阴生贾文彦记



长安诗社 | changanshishe


缔 · 结 · 高 · 校 · 诗 · 词 · 群 · 体


读者qq群:426340904

投稿:changanshishe@126.com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