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小说听+读(58) 乱世枭雄韩复榘

野芒拼盘2018-06-02 06:30:40


                 第五章   浪起处渔翁袖手

 

                     一、波澜暗涌

 

到了东大楼楼下,抬眼看到楼梯口不当不央放了一个盆花,韩复榘火气猛地冲上了脑门,抬脚狠命踢去,那盆咣一声碎了。

自从接了蒋介石调第三路军到江西剿共的命令,韩复榘气就不打一处来,眉头一直拧着疙瘩没松开,有眼色的护兵知道主席不顺心,说话办事都加了小心,有一个护兵说话时嗓门儿高了点儿,便结结实实挨了韩复榘一脚,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韩复榘恨得牙根儿痒痒。好不容易到手了山东这块地盘,屁股还没坐热呢,老蒋就想让他去江西打红军,打得好算盘!

韩复榘心里清楚,去江西就是跳火坑,横竖都没好结果。打不好,不用说便让红军灭了。打残了,伤筋动骨,没了气力,只能任由老蒋摆布。就是打好了,也没好事儿,第三路军一挪窝,东北军便来填防,打定主意不让他回山东来了。没了地盘,便是庄稼苗儿连根拔了,太阳底下一晒便干巴了。

本来寻思在山东施展一番身手,如今眼看便要狗咬尿泡一场空,韩复榘又气又急又恨,找了手下厅长和几个师长商议了一宿方拿定主意。眼下老蒋势力正盛,硬抗要吃大亏,还是先来软的。计议一定,韩复榘便陪了笑脸,求蒋伯诚到南京跟蒋介石通融,另派刘熙众去找曹浩森说项。虽说蒋伯诚拍着胸脯打了包票,可韩复榘还是觉得没底儿。紧要的是,韩复榘由这事儿看透了,老蒋到底对他没安好心,脱了初一,脱不了十五,去了这事,那事又来,怕是早晚要吃老蒋的亏。

韩复榘一口闷气堵在心口窝里难受,气哼哼地回了东大楼。

踢碎了花盆儿,韩复榘阴着脸上楼。这时,就听有人哈哈笑道:“好脾气呀,这是跟谁生这大的气?”

韩复榘抬头一看,楼梯口站了两个人,一个是高艺珍,另一个高大身量,一身买卖人打扮,正笑嘻嘻地看着他,不禁脱口而出:“程大哥!”

这人正是程希贤。

程希贤原先在西北军里也是数得着的人物,打仗练兵都是把好手。当年摆弄炸弹时,不小心炸去了一只手,可依旧十分威猛,一只手打枪百发百中。韩复榘对程希贤极是尊敬,在一起时开口大哥长大哥短的。眼下,程希贤在石友三的手下当师长。

“哟,大哥!你怎么来了?”韩复榘高兴起来,快了几步上前一把拉住了程希贤。

程希贤哈哈笑道:“怎么,我不该来?”

韩复榘满脸是笑,一边拉着程友贤往屋里走,一边说道:“大哥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早打个招呼,我好去接你呀。”

程希贤笑道:“你现在是主席了,一迈腿地皮都动弹。我来这儿就看看你,用不着那么惊天动地的。”

进了屋子坐下,韩复榘埋怨高艺珍说:“怎么大哥来了,也不快去叫我?”

高艺珍刚要张嘴,程希贤抢过话头说:“这怨不得弟妹,我一到这儿,弟妹就要打发人去叫你,是我不让的。你有大事,哪能说走就走?”

韩复榘道:“大哥来了,就是大事,什么事能比过这事?”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程希贤打量了韩复榘一眼,道:“怎么?有不顺心的事儿?踢盆打碗的。”

韩复榘摆摆手道:“都是些零球碎蛋的事儿。汉章近来可好?”

    程希贤却长叹了一声说:“好什么?正在鏊子上烙着呢。”

    石友三在中原大战前投了阎锡山。中原大战中,张学良入关,石友三看势不好,又立马换旗投奔了张学良,编成了十三路军,眼下正驻扎在河北顺德一带。

韩复榘露出意外神色问:“噢?听说汉章日子过得不错呀,怎么……”

程希贤又是一声长叹:“汉章眼下跟你是一个天上一下地下,没法比了。”

    韩复榘向高艺珍使了个眼色,高艺珍跟程友贤打个招呼,掩上门去了。

    韩复榘往前凑了凑说:“汉章手下也有六七万人马,日子过得挺滋润呀,再说他跟张学良又是老乡,还能受了难为?”

    程希贤摆了摆手说:“提不得了,汉章眼下是没娘的孩子,谁也不拿着当人了。手下有六七万人马不假,可窝在顺德那个巴掌大小的去处,撒泡尿都没个去处,能有什么出息?”

石友三投了张学良,确实没得多少好处。刘峙做了河南主席,韩复榘做了山东主席,商震做了山西主席,都有了好大一块地盘,惟有他石友三狗咬尿泡一场空。石友三从来就不是吃着牙碜还硬吞到肚里的主儿,便伸手向张学良要地盘。张学良看出石友三是个疖子,早晚挤出脓来,便把他推出去,让中央找个地方安顿他。蒋介石招儿更绝,却把石友三安排到绥远一带驻扎。绥远是张学良的地盘,自然极不情愿。因此,石友三姥姥不亲、舅舅不爱,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日子过得凄惶。

程希贤搬着指头诉说一番,临了道:“如今张学良是铁了心想把十三路军拾掇了。十三路军每月至少六十万的化销才能过日子,可张学良只给三十万,多一个子儿也不给。更过分的是,前头汉章去北平见他,竟让他扣了一个来月。张学良还放出话来,要把十三路军的三个师编到东北军里去。你看看,张学良这不是要把十三路军大卸八块吗?”

“还真是没想到,汉章那边日子过得这么不熨帖。”

“比咱们甘棠换旗时还要艰难万分。”

“汉章有什么打算?”

“要么伸着脖子等死,要么来个鱼死网破。”程希贤伸了一个手指从杯里沾了茶水,在桌子上写下一个字,韩复榘伸过头去一看,却是一个“反”字,不禁脱口问道:“打老蒋?”

程希贤摇摇头道:“打张学良。”




野芒原创,如转载,请告知,并注明转自ympinpan

   野芒拼盘   


有文,有史,有图;好看,好玩,好笑


关注本公众号,可长按二维码,或点击题下的蓝字“野芒拼盘”,或直接搜索“ympinpan"。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