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我镇村民何畏创作的神怪小说《西游记后传》又更新啦!【第八回】

和谐龙港2020-12-19 14:12:59

第八回

护法神二龙山查案

大鹏雕青牛精搅局

    护法神立即驾着祥云来到这座离京城千里之外的青龙山。

    远看青龙山山高林密云雾缭绕气势雄伟。

    落下云头的护法神化身为一到山中采药的老农,在山路上看到两个背着弓箭的年青猎手向他走来,便迎上前去,向他们打听山中的情形。走在前面的猎人劝他不要往前走了,告诉他最近山里的瘴气更浓了,飞禽走兽也少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听人说,山中出了个大仙,传出话来要大山附近百里方圆内的猎人定期上贡猪牛羊或他们狩猎到的猎物,否则就要降灾降祸给他们。“降什么灾呢?”“还不就是旱涝瘟疫祸害一方百姓呗。”

    护法一听,这兴风作浪危害百姓的和盗鼎的必是同一妖魔。法力大的妖魔不要说一个青铜鼎,就是一座大山他们也有本事搬动。

    待她升上山顶一看,果然看到层层云雾之下的峡谷深壑之中,由野獐麇鹿狐兔之类化成的妖怪在山路上来来去去舞刀弄枪欢呼雀跃。

    好护法,说话之旬变化成一个梅花鹿精混入其中,这在她来说,可谓驾轻就熟。

    他拉住一个搬桌子的小妖问:“老兄,请问你们这里为何如此热闹啊?”

    “你不是本山的吧?”

    “我是黑熊山的,路过这儿。”

    “噢,难怪你不知道,我们山大王最近替天上的大老官办成了一件事。大老官一高兴赏了我们不少酒肉锦袍,大王今天设宴招待大伙儿,你说我们能不开心!”

    “什么喜事儿,能不能告诉我啊。”

    “天机不可泄漏。一旦我说出口让别人知道了我会没命的。我,我不敢说。”

    “你不说就算了。你们大王叫什么啊?”

    “ 这个你都不知道啊,我们大王就是大名鼎鼎的狮猁王,他的本事大得不得了。天上地下这么多神仙鬼怪,他只畏惧两个人。”

    “哪两个?”

    “一个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一个是他的主人,天上的那个大老官儿。”

    “大老官儿是谁啊?”

    “这,这,”那小妖顿时吓白了脸,知道自己说走了嘴,两条小腿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我,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什么都没说。”随即他就翻了脸吼道:“ 滾,你给我滚,从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

    不待那小妖变脸开声,好护法立即变化为一只蝙蝠“嗖”的一下飞走了。

    这蝙蝠轻轻盈盈无声无息飞向狮猁王所在的黑洞。

    这洞好深啊,她飞了半天仍不见洞底。奇怪的是,护法神都感到身不由己,仿佛有什么东西把她往里吸,不用振动翅膀也往下直掉,确实使人恐怖。

    说时迟那时快,蝙蝠一瞬间就到了这万丈深洞的洞底。

    洞底几千亩地的超级大厅里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大小妖怪来来去去,熙熙攘攘。有的搬酒坛,有的搬桌椅,还有人在一旁摆弄笙萧筝笛准备奏乐。“还真的大摆宴席啊。”整个大厅里香气弥漫热闹非凡。

    护法看到大厅北边正中的一把铺着虎皮毯子的太师椅上正坐着一个狮面人身的大王。那大王内穿黄金锁子甲,外面披一件红色丝绸长袍在大声发号司令 :  “小的们,快把大门关起来。等一会儿,除了放哨的,一律不许进出。嗯,有两个人特别要防。”“谁啊,胆这么大,敢来搅大王的局?”有小妖拍马说。“这个,你就不知道了。第一个,是那当年大闹天宫的孙悟空,火眼金睛,天上人间,很少有事瞒得了他。”“那这第二个呢?”有小妖多嘴。“这第二个啊,”狮王鬼头鬼脑的向四周看了看,忽然放低了声音说,“这第二个,本来和我们一个样,都是妖怪。后来啊,后来不知走的哪条路子,竟脱了妖胎成了正果,居然被玉帝老儿他封为九天护法神。嗨,他娘的,这娘们真有本领,我真伏了她了。”

    “不说了不说了,说不定她已经进了咱们洞府。这事儿如果让她察访到底细,那就坏了,不仅我们到嘴的美酒佳肴没了,那天上的主公的颜面可就丟尽了。”

    “小的们,大门关上没有?”

    “关上了!”

    “看仔细了,连个缝儿也不能留。”

    “是!”

    “开宴!”

    “好呐___”小妖们狂呼乱吼。那奏乐的一些小妖也吹的吹打的打乱七八糟地演奏起来。

    护法神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小美人儿,手里端着一个红漆托盘,盘里放着一大碗煮热的野兔,香气扑鼻热气腾腾,她袅袅婷婷端到狮猁王面前石桌上娇滴滴地说,“大王,您请用。”

    “好,好,你也下去用餐吧。”

    “不。大王,您不动筷子,小的们可不敢开餐啊。”

    “哈哈哈,小的们,举起酒杯来,干!”

    “干,干,干!”大厅里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呐喊的回声。

    “大王,大王,我代表我们桌上的伙伴来向您敬酒,我先干为敬。”护法一抛媚眼一口气将酒饮下。

    “好!”“大王,您应该用大杯饮,才显出您的气魄来。”“好,换大杯,今儿不醉不休!”众小妖又是一阵欢呼。

    “大王,你这一次真是劳苦功高,说不定佛祖会加升你大职正果,也封你一个什么佛哩。”“嗨,这事儿有这么容易,想得美!混来混去有朝一日成个什么神什么仙的那就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了。我家主公……”这狮猁王咽了口唾沫刚想接着说下去,护法神在一边也急于听他说下去,忽然见一个小妖大呼小叫的闯进洞来,“大王,不好了,不好了!”“什么事,慢慢说。”“不知是谁,趁我们大摆宴席庆贺的当儿,把大门外几个站岗放哨的伙伴杀了!”

    “他娘的,活得不耐烦啦,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了,谁干的?”

    “不,不,不知道。”

    “小的们,抄家伙,打开大门,随我出去看看!”

    “是!”

    那大王立即拿起刚打的八百斤重的青龙偃月刀带头冲向洞口。

    护法也跟着去看。

    进洞时,她觉着这黑洞有万丈之深,而今看狮猁王出洞时,黑洞变成了白洞,白光一闪他们就到了洞口。

    威风凛凛的狮猁王来到上面一看,草地上果然躺着几个拿着刀枪的狼头人身小妖。

    “这,这是谁干的,”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并不为几个小妖的死难受,而是怕主公夺宝的秘密被泄露,伤了主公的颜面。

 

    晚餐时,狮猁大王连小妖端上桌的特酿果子酒也没心喝,单独同军师狐狸精坐在灯下谈心。

    “军师,你看这是谁在跟我们作对?”

    “这___”穿一身白袍打扮得像个私塾先生一样的狐狸精一边摇着羽毛扇,一也慢慢地分析道,“我看,不外乎这样几种可能性。”他卖了一下关子,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当然,我现在说的话没啥凭据。说错了,请大王原谅。”

    “你说,你说,咱弟兄哥儿,说不到点子上也不要紧。”

    那军师这才抹了一下胡子往下说。

    “第一,谁与咱们作对呢,必是也想得到这宝鼎的妖魔鬼怪,本事和咱们差不多的角色。比如什么蝎子精、九头虫、黑熊怪、多目怪、红孩儿,虽说在唐僧去西天取经时有些人已被孙悟空灭了,但它们阴魂不散,兴风作浪的能力仍不可小觑。”

    “嗯,”狮猁王点点头,“那第二呢?”

    “第二类,就是与咱们主公地位能力相当的神仙诸佛___并不是我有意亵渎他们,人同此心,仙同此理。与我主公同辈的如峨眉山普贤菩萨,小须眉下灵吉菩萨,紫云山毗蓝婆和盱眙山国师王……”

    其实,有一位他没说,但狮猁王听明白了那就是南海观音菩萨。但大伙儿都认为以观音的历史和人品干这种事的可能性不大。

    “他们,”狮猁王伸出食指往天宫指了指,“他们要这玩意儿干什么,又不能吃又不能穿当铁锅也太大太沉不方便啊。”

    “大王,这你就不懂了,这青铜鼎确是一件异宝。它放在人间可保一朝一代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放在天上可镇压四面八方妄想兴风作浪的妖魔鬼怪,不至于打扰天庭的宁静。”

    “同时,因为它的象征意义,诸如什么名誉啊权力啊,谁拥有了它谁就在众人或众神面前挣足了面子。神仙和凡人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对他们来说,最要紧的第一是利益,第二是面子。”狐狸军师说得飞唾四溅,意犹未尽接着发挥道:“你看那取经路上的孙猴子吧,还确实是个人物,一不贪财二不贪色,称得上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汉,可他也有他的缺点。”

    “那泼猴的软肋在哪儿,说来听听。”狮猁王对这点来了兴趣。

    “什么缺点,他什么都可以不争,但争气。唐僧有一次上了白骨精的当赶走了猴子,后来又遇难,沙僧让八戒去请猴子帮忙,八戒怕请不动他。但是八戒一激将说那妖精根本不把你孙悟空放在眼里,说如果捉到他,一定要好好羞辱他一番。孙猴儿一听就又出山了。”

    “哈哈哈……”两个人一齐大笑起来。

    “还有一件事你知道吗?”狐狸军师忽然降低了声调偷偷说:“那石猴为了争一口气与六耳弥猴死掐,结果怎么样。”

    “结果怎么样?”狮猁王神经也有些紧张。

    “结果死的是石猴。”

    “真的假的?”狮猁王不信。

    狐狸军师用沉默来回答他。

    “那,那最后被封为斗战胜佛的不是石猴而是六耳弥猴了?”

    “谁灭了石猴呢,”狐狸军师迷着眼幽幽地说。

     “我认为让他死的既不是如来也不是观音菩萨,谁灭了他可能是个永远的谜。”

    “那第三呢?”狮猁王打破砂锅问到底。

    狐狸精毕竟是狐狸精,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他心里明镜似的。

    狮猁王也心知肚明,晓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成语的含意,不往下再问什么了。

    忽然间,狮猁王打了个寒噤,心里一激灵“他们会不会釜底抽薪杀人灭口?”但他不敢把这句话说出口。

    他知道,玉皇手下的千里眼顺风耳有多厉害,天上地下什么事都瞒不过他。说不定自己手下小妖里就有玉皇的耳目哩。

    还有使他更为吃惊的是听狐狸精军师偷偷告诉他的,比千里眼顺风耳照妖镜厉害百倍的是地藏王菩萨手下的“谛听”。那“谛听”能听出一个人或妖内心不同的心声,也就是说,如果你内心有什么不轨的想法即便不说出来玉帝也知道,“神目如电”绝非空话。

    这太恐怖了!

 

    且说这狮猁王与狐狸精军师秘密的对话都让站在漆黑的角落里变化为小妖的护法神听去了,她不觉也吃了一惊,“这天庭的水太深了,自个儿以后做事也要谨慎一点。这些神呀仙呀佛呀看起来一个个笑咪咪的光明正大的模样,其实心机都挺深的。这真是,人心隔肚皮肚皮隔千里呀。看来,我还是不能贸然动手,从狮猁王的话里判断,青铜宝鼎必是他摄了来,但这鼎很可能不在这洞中。如果在这儿,这么大一个鼎,为什么寻来寻去寻不着,必是送到他的主人那儿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想,我且到天上去巡查一番,有否此宝。天上想得此宝的说不定不止文殊一人哩。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终于有人把这事的底细透露出来。

    有一天,玉帝在灵霄宝殿上大宴群臣,因为从名义上讲佛道两教,三界万物,包括异教的最高领袖如来佛也置于他的领导之下,所以诸佛也来了。觥筹交错之际,微醺的玉帝无意之中问在座的太白金星,下界什么宝物每每于夜半时分放出光华直冲斗牛啊。金星当即回禀说,是人皇宫中一青铜宝鼎受山川日月精华滋润,放出光来,但不足为怪。

    玉帝听了也没再说什么。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倒是列席的文殊菩萨听了以后记在心里。后来又听说第二届安天大会即将召开,心想如果将这宝鼎弄来献给玉皇以应时节,那岂不是既取得了玉皇的好感又让自已露了面。回自己道场以后他就密令自己的座骑办这件事,说办好了有赏。同时叮嘱他务必保密,人多嘴杂,免得弄的沸沸扬扬天怒人怨。而今这宝鼎就放长他道场后院里,只待一个合适的时机送上天宫。

    俗说,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诸君,只因文殊这一念,天地之间便生出许多无端的曲折来。

    然而,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太上老君的座骑兕怪大王青牛精一日打盹时忽然被一道金光刺醒,看到文殊后院什么宝物在一闪一闪的放光。他站起来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好啊,你文殊老儿也有私心啊,把这人间宝鼎藏那儿干什么啊,让我去问问那狮猁王就明白了。

    这天,趁老君眯着眼打座,他偷偷跑出兜率宫来到狮猁王山前,只见大门紧闭,没见狮猁王,只有几个小妖没精打彩的守在洞门外。他一巴掌就把那几个小妖打倒在地上:“哼,不怕见不着人,走着瞧!”

 

    闲坐在家的文殊菩萨见护法神突然来访,不觉吃了一惊。

    “请,请进。”

    “阿弥陀佛。”护法神婵娟双手合掌。

    让仙童敬过香茶后,文殊客气地询问道,“不知大驾亲临,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只是小神有一事不甚明了,来向菩萨请教。”

    “请讲。”

    “ 近闻下界皇宫里遗失一镇宫之宝,不知何人所为,至使一些无辜百姓受到牵连,被囚于刑部大牢之中,命悬一线。小神不明白的是那些人要这宝鼎何用,此乃有违天理人情,善哉善哉。”

    文殊一听,这护法明显是冲着他来了。不说吧,佛家以慈悲为怀,不打诳语;说吧,显然失了自已的面子,泄露了天机,便婉转地回答说:“ 贫僧也曾听说此事,那受日月精华滋润光耀斗牛的巨鼎本属天宝,理应归天庭收藏,凡人无福消受,也许那宝鼎自动归位天庭了。”

    他索性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有这一说吗?”

    “贫僧也不敢妄下断语,全凭天意罢了。”

 

    “老滑头,”回程中,护法神暗自骂道,“把自个儿撇的一干二净,让人抓不住把柄。”

    “什么天意,玉帝老儿的个人意志就是天意吗?”

    好护法,立即驾着祥云直上九霄,睁开法眼看那文殊的前场后院,谁知文殊早施了障眼法儿,云遮雾罩根本看不到宝鼎的半点影子。护法一伸手,抹去一层云雾,立刻又涌来一团云雾,让人始终看不清真相。

    

 

    再说,过了十数日,这狮猁王在深洞里实在闷的慌,主公又没召他回去,便一个人飞出洞门散散心。正当他站在峰顶上挺胸收腹吐气纳气练功时,被站在兜率宫门外巡哨的青牛精看见了。他勃然大怒,“ 你乌龟头终于伸出来了,” 闪电般从半空扑下来,二话不说,结结实实当胸给了他一拳,把狮猁王一下子打倒在地上。

    “你疯了啊老牛,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与我作对啊?”

    “我就是看不惯你这马屁精!”

    “什么马屁精?”

    “ 你们瞒天瞒地瞒不了我老牛。我问你,你把下界人皇的镇宫之宝青铜鼎摄到哪儿去又送谁去了?”

    狮猁王一听,着实吃了一惊,这么机密的事他也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青铜鼎不青铜鼎,那是我家主公的事,与我无关。”

    “嗨,什么菩萨不菩萨,口是心非伪君子,为了拍马屁不顾人间百姓的性命。你知不知道那张铁匠和不少百姓为这事受冤屈被关押在刑部大牢里哩。”

    “真有此事?”

    “那还有假___看拳!”

    愤愤不平的青牛精撩衣进步,丟了个架子举起两个拳来,真似打油的铁锤模样。这狮猁王也不含糊,展足挪身,摆开解数,在那高山顶上,与那青牛精递走拳势。

    看这一场好打:拽开大四平,踢起双飞脚。仙人指路,老子骑鹤。饿虎扑食,蛟龙戏水。青牛使个蟒翻身,狮王却施鹿解角。这一个使青狮张口来,那一个使鲤鱼跌脊跃。青牛急使观音掌,狮王就对罗汉脚。两个相持数十回,一般本事无强弱。

    夕阳西下,暮云壁合。

    狮王收拳说,不早了,不打了,有空时我们再来切磋切磋武艺吧。

    青牛一笑说,与你比较拳脚,原本不过为出一口恶气而已,反正这事儿你也做不了主。带个信给你家主人,让他趁早交出青铜宝鼎,物归原主天下太平。否则,与他没完。

    听狮猁王一回报,文殊心想,说不定太上老君也盯上这玩意儿了,看来这青铜宝鼎倒成了烫手的山芋了。“ 是献给玉帝召开安天大会时风光一回,还是送还人间呢?” 一时间倒也拿不定主意。

    

    谁想到就在文殊犹豫不决的当儿,另外有一人真的盯上了这宝鼎。他就是蹲在如来肩上的大鹏金翅雕,“ 哼,凭什么那玩意儿只能送到灵霄宝殿不能弄上我天竺灵山来炫一炫?”

    “把这宝鼎弄来费什么难,既可作为咱镇山之宝,又为咱如来挣足面子,何乐而不为?”

    这大鹏金翅雕历来就是个狠角色,想干就干,一展垂天双翼,闪电一般立即向五台山扑来。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