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金庸小说中,英雄怎能不问出处(上)

好IP2022-04-21 10:24:29

怕是再也无人比金庸更爱细究笔下英雄少年的的家世来历了。大多数武侠小说里的风流人物多有胡编乱凑之疑,不是东边出了个能人,就是西边来了个异士,打南边过来的俏佳人,爱上了自北边亮身的壮汉子。要是“不幸”生在了天才古龙的笔下,那便是一出场就练就独门神功的风流浪子。


出自于“一门七进士,叔侄两翰林”海宁查家的金庸,自是少不了更笔下的侠胆心肠的英雄们背个显赫的来历,这习惯从出道作《书剑恩仇录》便有了。


《书剑恩仇录》

主角:陈家洛,浙江海宁人


《书剑恩仇录》里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便出身显赫


乾隆道:“你海宁陈家世代簪缨,科名之盛,海内无比。三百年来,进士二百数十人,位居宰辅者三人。官尚书,侍郎、巡抚、布政使者十一人,真是异数。令尊文勤公为官清正,常在皇考前为民请命,以至痛哭流涕。皇考退朝之后,有几次哈哈大笑,说道:‘陈世倌今天又为了百姓向我大哭一场,唉,只好答应了他。”


不仅父辈世代为官,母亲也是名门闺秀


陈家洛知她这些事情不大明白,问道:“姆妈怎么去世的?她生了甚么病?”瑞芳掏出手帕来擦眼泪,说道:“小姐那天不知道为甚么,很不开心,一连三天没好好吃饭,就得了病。拖了十多天就过去啦。”说到这里,轻轻啜泣。原来江南世家小姐出嫁,例有几名丫环陪嫁,小姐虽然做了太太婆婆,陪嫁丫头到老仍是叫她小姐。


连乾隆皇帝,在金庸的笔下都成了陈家洛的胞哥


于老当家说:‘浙江海宁陈家一位老太太叫我来的。’他拿了一封信出来,皇帝看后脸色大变,叫我在寝宫外等候。他们两个密谈了大约一个时辰,于老当家才出来。他在路上告诉我,皇帝是汉人,是你的哥哥。”

    陈家洛大吃一惊,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那决不能够,我哥哥还在海宁。”文泰来道:“于老当家说,当年前朝的雍止皇帝生了个女儿,恰好令堂老太太同一天生了个儿子。雍正命人将孩子抱去瞧瞧,还出来时,却已掉成个女孩。那个男孩子,便是当今的乾隆皇帝……”


金庸曾在《书剑恩仇录》的后记里提到,“自己是浙江海宁人,乾隆皇帝的传说从小就在故乡里听说。”虽说这陈家洛是金庸虚而拟之的,但海宁查家可是确有其事,这部书倒像是接着陈家洛的名义抒他那老查家的情。(金庸查良镛,是查家第二是二代)


第二部《碧血剑》里的袁承志身价更是显赫,他爹是史书里的袁崇焕。


《碧血剑》

主角:袁承志,广东东莞人


应松道:“崔兄很爽快,那么我们直说了。袁督师被害之后,留下一位公子,那时还只有七岁。我们跟昏君派来逮捕督师家属的锦衣卫打了一场,死了七个兄弟,才保全袁督师这点骨血。”崔秋山嗯了一声。应松道:“这位幼主名叫袁承志,由我们四人教他识字练武。


袁崇焕被崇祯处死后,兄弟妻子都被皇帝下旨充军三千里。锦衣卫到袁家拿人,袁崇焕的旧部先以得讯,赶去将袁承志救了出来,袁夫人却未能救出。


要知袁崇焕是广东东莞人,袁承志血中秉承着广东人那股宁死不屈的倔强性子,虽然情势危急,仍是不让小慧给敌人擒去。


金庸在《碧血剑》的后记里曾提及,对他来说《碧血剑》真正的主角是袁崇焕,当时的他想借着小说里他人对袁崇焕的描述,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客观的评价袁崇焕,此举虽将一个史书上的死人,鲜淋淋的写活了,却也把活生生的大侠,给硬生生的写死了。


自此,以身家背景为引子的习惯已然成了金庸最鲜明的特点,最负盛名的《射雕英雄传》便是详尽介绍了郭靖其父的来历。


《射雕英雄传》

主角:郭靖,山东人


别看郭靖傻乎乎的,祖上可也算是人才


曲三道:“哼,我怕你们泄漏了秘密?你二人的底细,我若非早就查得清清楚楚,今晚岂能容你二位活着离开?郭兄,你是梁山泊好汉地佑星赛仁贵郭盛的后代,使的是家传戟法,只不过变长为短,化单为双。二位是忠义之后,北方沦陷,你二人流落江湖,其后八拜为交,义结金兰,一起搬到牛家村来居住。是也不是?” 


靖哥哥他爹郭啸天是梁山好汉郭盛的后代,靖哥哥岂有不是的道理。至于郭啸天的妻子李萍,则是浙江临安人


李萍瞧着儿子憨憨的模样,说着甚么“羊儿、马儿”,全带着自己的临安乡下土音,时时不禁心酸:“你爹爹是山东好汉,你也该说山东话才是。只可惜我跟你爹爹时日太短,没学会他的卷舌头。”


说完郭靖自然不得不提“射雕三部曲”中第二部主角杨过的身世。



《神雕侠侣》

主角:杨过,河南人


杨过的父亲是杨康、母亲是穆念慈自是不必多说,但他的爷爷杨贴心可是大将军杨再兴的后人。


那道人笑道:“你使的果然是杨家枪法,得罪了。请教贵姓。”杨铁心惊魂未定,随口答道:“在下姓杨,草字铁心。”道人道:“杨再兴杨将军是阁下祖上吗?”杨铁心道:“那是先曾祖。”


虽然杨康心术不正,但追根轮脉,杨过也可算是名将之后。杨康终究更像完颜康,然而宅心仁厚的郭靖每每提及义兄时只道其不慎误入歧途,终也不提杨康认贼作父之事,到让《射雕侠侣》褪去几分俗世的背景后,更添以武学门派为出身的江湖气。


金庸在《射雕英雄传》与《神雕侠侣》完成间歇以闯王李自成为引头写了飞狐系列。


《雪山飞狐》、《飞狐外传》

主角:胡斐,辽东人


两部主角胡斐为辽东大侠胡一刀之子


商老太左手提刀,右手指着胡斐,问道:“你爹爹胡一刀怎么不来?”王氏兄弟等听说眼前这孩子竟是辽东大侠胡一刀之子,无不耸动。


而胡一刀又是那闯王李自成的护卫


宝树道:“闯王身边有四名卫士,个个武艺高强,一直赤胆忠心的保他。这四名卫士一个姓胡,一个姓苗,一个姓范,一个姓田,军中称为胡苗范田。”


“这四大卫士跟著闯王出生入死,不知经历过多少艰险,也不知救过闯王多少次性命。闯王自将他们待作心腹。这四人之中,又以那姓胡的武功最强,人最能干,闯王军中称他为『飞天狐狸』!”


金庸的作品里唯有《雪山飞狐》的世代仇恨最为悠久也最为难解,随后所著的《倚天屠龙记》虽不再以家庭出身为羁绊,但正邪门派之殊图,比那自家世带来的困难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倚天屠龙记》

主角:张无忌


张无忌父张翠山


那少年翻身下鞍,一手牵缰,走上几步,说道:“在下姓张,贱字翠山。素仰贵局都总镖头大名,只是无缘得见。”他这一报名自称“张翠山”,都大锦和祝、史二镖头都是一惊。张翠山在武当七侠中名列第五。近年来武林中多有人称道他的大名,均说他武功极是了得,想不到竟是这样一个文质彬彬、弱不禁风的少年。


母殷素素


唐文亮大怒,十指箕张,便要向殷素素扑去,但眼见她是个娇怯怯的少妇,自己是武林中成名的前辈人物,实不便向她动手,强忍怒气,向张翠山道:“这一位是?”张翠山道:“便是拙荆。”西华子接口道:“也就是天鹰教殷大教主的千金。哼,邪教妖女,甚么好东西了?”


义父谢逊


张翠山朗声道:“空闻大师,龙门镖局和少林僧人这七十七口人命,绝非晚辈所伤。张翠山一生受恩师训诲,虽然愚庸,却不敢打诳。至于伤这七十七口性命之人是谁,晚辈倒也知晓,可是不愿明言。这是第一件。那第二件呢,空见大师圆寂西归,天下无不痛悼,只是那金毛狮王和晚辈有八拜之交,义结金兰。谢逊身在何处,实不相瞒,晚辈原也知悉。但我武林中人,最重一个‘义’字,张翠山头可断,血可溅,我义兄的下落,我决计不能吐露。此事跟我恩师无关,跟我众同门亦无干连,由张翠山一人担当。各位若欲以死相逼,要杀要剐,便请下手。姓张的生平没做过半件贻羞师门之事,没妄杀过一个好人,各位今日定要逼我不义,有死而已。”


金庸曾说《倚天屠龙记》的情不是儿女之情,而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情义。武当七侠兄弟间的感情,张三丰对张翠山、谢逊对张无忌父子般的挚爱。这么一解释,倒显得张无忌那苦命鸳鸯的双亲,有几分造作。


《连城诀》里的狄龙可以说是金庸笔下鲜有的既无父母来历,又无身世背景的主角。


《连城诀》

主角:狄云,湘西人


众宾客这么一称赞狄云,万震山手下的八名弟子均感脸上无光。这吕通本是冲着万震山而来,万门弟子不出手,却教师叔一个呆头呆脑的乡下弟子强行出头,打退了敌人。


《连城决》实则是一部反武侠的小说,武侠小说里情义在《连城诀》里全是狗屁,人之恶意被描写的淋漓尽致,故以倪匡称其为“坏书”。金庸在后记里提到创作初衷,是一个小时候家里受人欺负、半边驼背的长工,那被人设计含冤入狱,最终幸得金庸的祖父(当时的知县)所救,。这遭遇自是和书中的主人公狄云的遭遇相映照。


富家子弟追忆成长之历程,写个把童年里印象深刻的人物虽不少见,但大多偏重于物是人非之无常,比如迅哥儿和渣土。像金庸那样细写祖宗背景的倒也鲜有的很。《连城诀》这部主角背景寥寥数字的书,却是金庸写家谱最齐全的书,仔细推敲,倒也有意思的很。


金庸作品里最难定出个主角的书就是《天龙八部》



看过电视剧的人自然会说,“这有什么可争的,自然是乔帮是主角。”可是看过书的人都知道,通文盖以段誉离家出走后所遇人事行文,人物背景交代的也最为详尽,若说他不是主角也不妥当。金庸晚年曾说过笔下的主角最喜欢乔峰,俨然把乔峰设定为主角,《天龙八部》的成功之处亦不同的人不同时间看,心里的主角都不同,是以段、乔、虚三人背景都一一简叙。


《天龙八部》

主角:段誉,大理人


全书开头就点明了段誉的身份,父亲镇南王段正淳


段誉心想:“我若再说谎话,倒似是有甚亏心事一般。”昂然道:“我刚才没跟钟夫人说实话,其实不该隐瞒。我名叫段誉,字和誉,大理人氏。我爹爹的名讳上正下淳。”钟万仇一时还没想到“上正下淳”四字是甚么意思,钟夫人颤声道:“你爹爹是……是段……段正淳?”段誉点头道:“正是!”


木婉清见那队骑兵身披锦衣,甲胄鲜明,兵器擦得闪闪生光,前面二十人手执仪仗,一面朱漆牌上写着“大理镇南王段”六字,另一面虎头牌上写着“保国大将军段”六字。她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儿,见了这等威仪排场,心下也不禁肃然,问段誉道:“喂,这镇南王,保国大将军,就是你爹爹么?”段誉笑着点头,低声道:“那就是你公公了。”


母亲刀白凤更是大酋长的女儿


烛光之下,木婉清见她素手纤纤,晶莹如玉,手背上近腕处有块殷红如血的红记,不由得全身一震,颤声道:“你……你的名字……可叫作刀白凤?”玉虚散人笑道:“我这姓氏很怪,你怎么知道?”木婉清颤声问:“你……你便是刀白凤?你是摆夷女子,从前是使软鞭的,是不是?”


段正淳的元配夫人刀白凤,是云南摆夷大酋长的女儿,段家与之结亲,原有笼络摆夷、以固皇位之意。其时云南汉人为数不多,倘若不得摆夷人拥戴,段氏这皇位就说什么也坐不稳。摆夷人自来一夫一妻,刀白凤更自幼尊贵,便也不许段正淳娶二房,为了他不绝的拈花惹草,竟致愤而出家,做了道姑。


生父确实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


见他颈中有条极细的金链,拉出金链,果见链端悬着一块长方的小金牌,一面刻着长命百岁四字,翻将过来,只见刻着一行小字:大理保定二年癸亥十一月廿三日生。段延庆看到保定二年这几个字,心中一凛:保定二年?我就在这一年的二月间被人围攻,身受重伤,来到天龙寺外。啊哟,他……他是十一月的生日,刚刚相距十个月,难道十月怀胎,他…………他竟然便是我的儿子?



乔峰原以为自己是樵夫之子


事过之后,如何处置这个婴儿,倒是颇为棘手。我们对不起他的父母,自不能再伤他性命。但说要将他抚养长大,契丹人是我们死仇,我们三人心中都想到了‘养虎贻患’四字。后来带头大哥拿了一百两银子,交给那农家,请他们养育这婴儿,要那农人夫妇自认是这契丹婴儿的父母,那婴儿长成之后,也决不可让他得知领养之事。那对农家夫妇本无子息,欢天喜地的答应了。他们丝毫不知这婴儿是契丹骨血,我们将孩子带去少室山之前,早在路上给他换过了汉儿的衣衫。大宋百姓恨契丹人入骨,如见孩子穿着契丹装束,定会加害于他……”乔峰听到这里,心中已猜到了八九分,颤声问道:“智光大师,那……那少室山下的农人,他,他,他姓什么?”智光道:“你既已猜到,我也不必隐瞒。那农人姓乔,名字叫作三槐。”


实则确是契丹子裔


四个契丹人围到他身边,叽哩咕噜的说话,不住的指他胸口狼头。乔峰不懂他们说话,茫然相对,一个老汉忽地解开自己衣衫,露出胸口,竟也是刺着这么一个狼头。三个少年各解衣衫,胸口也均有狼头刺花。一霎时之间,乔峰终于千真万确的知道,自己确是契丹人。


辽国的国姓是耶律,皇后历代均是姓萧。萧家世代后族,将相满朝,在辽国极有权势。有时辽主年幼,萧太后执政,萧家威势更重。乔峰忽然获知自己乃是契丹大姓,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出神半晌,转头对阿朱喟然道:“从今而后,我是萧峰,不是乔峰了。”



虚竹自小虽无父无母,却也无所留念


这时心中已无惧意,躬身行礼,说道:“小僧虚竹,拜见前辈。”那人点了点头,道:“你姓什么?”虚竹一怔,道:“出家之人,早无俗家姓氏。”那人道:“你出家之前姓什么?”虚竹道:“小僧自幼出家,向来便无姓氏。”


却被动地知道了父亲与母亲的身份


叶二娘放声大哭,叫道:“是啊,是啊!若不是我给你烧的,我怎么知道?我……我找到儿子了,找到我亲生乖儿子了!”一面哭,一面伸手去抚虚竹的面颊。虚竹不再避让,任由她抱在怀里。他自幼无爹无娘,只知是寺中僧侣所收养的一个孤儿,他背心双股烧有香疤,这隐秘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叶二娘居然也能得悉,哪里还有假的?突然间领略到了生平从所未知的慈母之爱,眼泪涔涔而下,叫道:“娘……娘,你是我妈妈!”


忽听得玄慈方丈说道:“善哉,善哉!既造业因,便有业果。虚竹,你过来!”虚竹走到方丈身前屈膝跪下。玄慈向他端相良久,伸手轻轻抚摸他的头顶,脸上充满温柔慈爱,说道:“你在寺中二十四年,我竟始终不知你便是我的儿子!”


《天龙八部》的故事终究逃离不过三个主角寻找自己身世的故事,乔峰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而苦于知道;虚竹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却无意知道;段誉以为知道自己的身世,又被迫知道,最终三人遍体鳞伤无一人幸免,而那苦苦追寻的乔峰伤的最深,不想知道的虚竹痛的最浅,这其中的含义每一揣摩总让人唏嘘不已。《天龙八部》之后,金庸再未有如此考究主角背景的作品。


《笑傲江湖》的令狐冲之家世背景,远不及林平之交代的清楚


《笑傲江湖》

主角:令狐冲


支颐沉思,自忖 从小没了父母,全蒙师父师母抚养长大,对待自己犹如亲生爱子一般,自己是华山派的掌门大弟子,入门固然最早,武功亦非同辈师弟所能及,他日势必要承受师父衣钵,执掌华山一派。


令狐冲是金庸笔下仅有的、不交代父母背景的主角,《笑傲江湖》也是唯一不描写实事背景的小说,金庸自己称“因为想写的是一些普遍性格,是生活中的常见现象,所以本书没有历史背景,这表示,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朝代。”所以他笔下的令狐冲是诸多作品里人物背景最为鲜明的一个。


倪匡曾说“如果令狐冲和韦小宝相遇,一定能成为莫逆之交。”《鹿鼎记》里的韦小宝比令狐冲多了一层出身。


《鹿鼎记》

主角:陈小春


韦小宝的母亲是娼妓,不知生父是谁,最恨的就是人家骂他小杂种,不由得怒火上冲,也骂道:“你奶奶的老杂种,我操年茅家十七八代老祖宗,乌龟王八蛋,你管我从那里学来的?你这臭王八,死不透的老甲鱼。。。。。。”


韦小宝将母亲拉入房中,问道:“我的老子倒底是谁?”韦春芳瞪眼道:“我怎么知道?”韦小宝皱眉道:“你肚子里有我之前,接过什么客人?”韦春芳道:“那时你娘我标致得很,每天有好几个客人,我怎么记得这许多?”韦小宝道:“这些客人都是汉人罢?”韦春芳道:“汉人自然有,满洲官也有,还有蒙古的武官呢。”韦小宝道:“外国鬼子没有罢?”韦春芳怒道:“你当你妈是烂婊子吗?连外国鬼子也接?辣块妈妈,罗刹鬼、红毛鬼子到丽春院来,老娘用大扫帚拍了出去。”韦小宝这才放心,道:“那很好1韦春芳抬起了头,回忆往事,道:“那时候有个回子,常来找我,他相貌很俊,我心里常说,我家小宝的鼻子得好,有点儿像他。”韦小宝道:“汉满蒙回都有,有没有西藏人?”韦春芳大是得意,道:“怎么没有?,上床前一定要念经,一面念经,眼珠子就骨溜溜的瞧着我。你一双眼睛贼忒嘻嘻的,!



人说英雄不问出处,可这金庸笔下闻名盖世的英雄哪个没有点显赫来历,就是汉夷不两立的乔峰,也是契丹宰相萧家的后人。而饱受争议的韦小宝,谁又能说不是因为他生于青楼而轻视了几分。


我少时对金庸无所好感,很大的原因便是这英雄人物的背后总少不了名声响亮的前人,难道郭靖若不是出自梁山好汉的后代就不会死守襄阳城了?这一联扯倒显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豪杰显得可笑了,加之其每每回溯其查家显赫来历,与无有出处的古龙一对比,显得渺小极了。是以每次看金庸的小说,我都别扭的很。


直到从头至尾,把金庸15部巨作按时间顺序细细重温,才幡然醒悟。金庸是在江湖的世界里寻找哲学的答案,每个人物终其一生不过是在“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的路上,细细琢磨。令狐冲失了感情、张无忌忘了报仇、郭靖为了国家、乔峰寻找自己,这出生背景,便是武侠里的原罪,人的性格要是少了成长的环境难免有所失色,是以金庸笔下的人物都真实之极。


虽英雄必问出处,但这出处却不成全英雄,那名门正派的“伪君子”比出身卑微的“真小人”恶劣的多。有了背景想要成为影响,背后总得有个光头帮上一帮,至于详情,且听下回分解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