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冀中英雄贾正喜:我是敌后武工队的兵

莲池周刊2022-05-13 13:02:27

    八年不畏艰险,;

    五十余年服务乡亲,兢兢业业;

    八十多岁高龄完成敌后武工队口述史,祭奠战友英灵……

    他就是敌后武工队自始至终所有战事的亲历者,小说《敌后武工队》中贾正的原型,叱咤冀中的“豁口牙”贾正喜。

    如今,作为敌后武工队唯一两位健在的队员之一,已经98岁高龄的贾正喜身体依然硬朗,多年来和家人生活在故乡徐水大因镇王村。再忆往昔峥嵘岁月,老英雄依旧激情满怀。

 智勇杀敌 正年少

    三间简陋的平房,就是贾正喜现在的居所。近百岁的老人,腰背已有些弯曲,阳光打在脸上,深深的皱纹愈加明显。作为敌后武工队仍然健在的队员,老人还算硬朗的身体令人欣慰。尽管耳背的厉害,但老人还是很愿意讲述那段难忘的烽火岁月。

    贾正喜13岁丧父,16岁打长工,17岁参军,同年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冀中军分区第九分区18团,21岁被编入敌后武工队。“武工队的每次战斗我都参加了,一场没落下”,说起昔日的抗日斗争,老英雄表情坚毅。“我们九分区武工队是1942年8月在完县(今顺平)贾各庄成立的。当时冯志是小队长,我是副队长,我们两人是老伙计,总在一起。出山前,我们进行了培训,学习怎样在敌占区活动,怎样做群众工作,怎样向鬼子喊话。出山后,开始做宣传工作,贴标语。一天夜里,,我和魏树槐打头阵。在一个南北走向的封锁沟里,我们发现三个穿便衣的,怀疑是敌人,便分头隐蔽。我趴在一个土堆上,这时过来几个穿军装的敌人,拿枪逼着我问哪部分的,我说满城特务队的,敌人又问队长叫什么,我故意拖延,‘我想想啊,叫……’趁对方一愣的空当,我掏出枪一下把问话的撂倒,纵身跳出了沟。敌人举着枪包围过来,老魏负了伤,假装冲前面喊‘把机枪调过来’,敌人一听这,吓得抱头就往回跑。这时,冯队长早领着干部们过了封锁沟。”老英雄记忆清楚,说起曾经的战斗故事,仿佛刚刚沉淀下去的岁月又像流水一样涌了出来。

 快乐时光 今犹记

    贾正喜告诉我们,。为了深入贯彻延安整风运动精神,1944年春,九分区敌后武工队全体指导员奉命参加了阜平整风。“我们在山头整风这几个月特别快乐”,贾正喜回忆说。“文艺活动搞得好。有我们自己的报纸,有我们自己的剧团。剧团的人演《放下你的鞭子》演的好,大家都为小姑娘的精彩表演拍手叫好,后来又为小姑娘的亡囯命运唉声叹气,伤心落泪。老百姓也唱军队的歌,:聂司令、聂司令,永远跟着聂司令,前进、前进、再前进。我们武工队也编了个节目,叫《军民一条心》,我演老牛哥,可热闹呢。这个节目到现在我还能把它演出来。”说起这段难得的快乐时光,老人脸上露出了孩童般的笑容。


 复原回乡 享天伦

    ,我们似乎还能在年过九旬的贾正喜身上,看到他当年身穿马褂、头顶汗巾、手持敌人手中抢来的盒子枪打仗的影子。1946年,在天津的一次战斗中,贾正喜身负重伤。此后不久,全国解放,贾正喜作为革命伤残军人留在了故乡徐水县老家,娶妻生子。我们了解到,贾正喜有三个儿子、四个女儿,大儿子是他在敌后武工队的一位战友的儿子。当年,老战友与妻子离婚,不到一周岁的孩子没人管,贾正喜和妻子商量后,就把这个孩子接到了自己家,成了他的第一个孩子。今日,慈祥的老人已是四世同堂。

 兢兢业业 如一日

    “回乡以后,父亲一天也没有忘记过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贾正喜老人的二儿子自豪地说。复原以后,贾正喜先是担任村民兵连长、治保主任,后来当村长、村支书,领导群众开展土改斗争。全国解放后,他又长期担任村支书、大队长、公社党委委员。工作中,贾正喜时时以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走在前头,事事争当先进,几十年如一日。

    “老爷子对敌后武工队的抗日事迹记得可清楚了,特别喜欢给我们这些小辈讲,可能是怕我们忘了吧。”贾正喜的儿子贾汗良说。除了做好村里的日常工作,贾正喜经常深入机关、部队、学校,讲述那段惊心动魄的岁月,讲述那些出生入死的战斗故事,希望一代又一代人能铭记历史,将其化作奋发向上的力量,以更大的热情建设祖国。

 口述历史 为铭记

    贾正喜是1966年听说冯志写了小说《敌后武工队》的。当他知道里面有个贾正的人物时,果断地说:“这就是我。”老英雄和冯志是战友,他们并肩作战,曾化装成赶集的老百姓、敌方小兵等攻据点、打炮楼、。武工队有两个小分队,有一段时间,冯志、贾正喜分别担任一分队正副队长,带领弟兄们杀敌,配合默契。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敌后武工队真正的事迹,2005年,在好友杨学德的帮助下,贾正喜开始整理关于敌后武工队的口述史,并在四个月后完成《贾正喜详说敌后武工队》一书。

    老人不识字,但书中每一页的内容都能说得清清楚楚。最后一页记录着敌后武工队46人的名字和地址,而这46人是老人一点一点想出来的。他不希望自己死后队友被人遗忘。“我是敌后武工队最后的兵了,这份荣誉我得守住”,老人说。


    保定是一座红色之城、英雄之城。

    ,是中国抗日战争第一个敌后抗日根据地,曾被中共中央誉为“敌后模范的抗日根据地及统一战线的模范区”。保定位于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核心地带,是华北抗日主战场里的主战场。素有慷慨悲歌豪情的保定人民在这片英雄的热土上,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从白洋淀到巍巍太行,从地雷战、地道战到敌后武工队、雁翎队,从少年英雄王二小到狼牙山五壮士,保定以其厚重的红色历史及在中国革命时期的重要地位,成为中国红色记忆里的重要节点。

    为了和平,收藏战争。2018年,正值保定解放70周年,抗日战争胜利73周年,莲池周刊特开设“红色记忆”专版,让我们再次穿越时空,,追寻英雄之城的红色记忆。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