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我爸是英雄(小说)

肇源作协2021-07-20 10:35:36

我爸是英雄

刚要下班,主任推门进来,对我们几个要回家的老师说:“咱们一起去呗?”我们几个相互看看,表示贺礼已经表达过去了,就不到场儿了。主任笑嘻嘻地看着我们,商量的口吻说:“都去、都去吧!就算是给桑老师装装脸。”

今天是桑老师家的学子宴,桑老师的亲生儿子上大学已经两年了,这个是桑老师的继子,这孩子十四岁时随他妈改嫁到桑老师家,桑老师跟这个孩子可是没少操心。那时我和桑老师同在一个办公室,每天看着桑老师心力交瘁的样子,真为桑老师堵心,也由此不太喜欢这个孩子,索性不想前去参加他的升学宴了,就像主任说的,为了桑老师的面子还是去吧。

升学宴设在县里最有名的吉祥大酒店,我们到的时候,偌大的餐厅已经座无虚席,我们几位就近在门口旁边的一张餐桌挤挤坐下了。

主持人西装革履的走上台,用嘴吹吹麦克风,招呼大家落座,让大家安静。可是人们就像几辈子没见着了,相互热情地打着招呼,更有一些人像侦探一样,四处探听着,桑老师这些年来的鲜为人知的家庭故事,满屋都是嘁嘁喳喳的说话声。也许是麦克风不太好用,或许是主持人不太会用,加上屋里声音太嘈杂,主持人的迎宾辞时断时续。我兴趣索然,半闭着眼,盼着快点上菜。

“各位亲朋、叔叔阿姨、同学们、中午好!”一个清脆而又洪亮声音传过来,接着是一阵掌声。就像燥热而憋闷的屋里,忽然吹进一缕凉爽的清风,所有人都和我一样,被这声音吸引,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惊诧地望着台上,静静地等他说下去:“此时此刻我无比激动,有这么多亲朋好友来参加我的升学宴,我非常感谢你们!”我挺直身子,抬头望去,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眼前浮现出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

那是五年前的一个早晨,桑老师带着一个男孩儿到办公室。进来后给我们介绍说,这是新来的学生,读初三,名叫张子豪。老师们看着可爱的男孩儿,都很喜欢,就问桑老师是亲戚的孩子还是朋友的孩子,桑老师笑而不答,老师们还非要知道,桑老师怯怯的低声说:“他是我儿子”,“谁是你儿子?”桑老师话音未落,那孩子就涨红着脸大声地嚷道。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不敢多言。桑老师十分尴尬,苦笑着,不置可否,大家赶紧散开了。刚好有课我也趁机走开了。这个小小的不愉快,如鲠在喉,一种不安在我心里蔓延,从那天起,我每天偷偷观察桑老师的喜怒哀乐,觉得那个孩子就像定时炸弹,随时会把桑老师平静的生活炸的硝烟滚滚。

没过多久,就发现原本爱哼着小曲儿批改作业的桑老师,常常唉声叹气,以前从不请假的他也经常有事告假。听老师们说,桑老师丧偶已经三四年了,为了不影响儿子考大学,一直未再婚,去年,儿子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哈理工,儿子再三劝他爸爸找个老伴儿。前段时间,经人介绍桑老师结婚了,女方还带来个十四岁的男孩儿----就是张子豪。

一次有事,我去三年组,正碰上班主任和张子豪谈话:“你爸爸对你充满希望,你要认真学习,相信你一定能考上大学”,“那当然!我爸当然希望我考上大学,可惜我爸……”看得出来张子豪十分敬佩他的爸爸,说到“爸爸”二字,他语气之中充满了自豪感。“我知道你很钦佩你爸爸,你爸爸是英雄,我也很钦佩!为了你爸爸,你更应该好好学习。而且,桑老师……你爸……”班主任的话还没说完,张子豪就不耐烦地说:“停、停!老师您说我爸就说我爸,桑老师他不是我爸,我爸是英雄,我爸长的英俊威武!他、他……”我没听完他们的谈话,就走出了三年组。在走廊里,我远远地看见了桑老师,他的背影显得更加清瘦矮小,后脑海的头发似乎更加稀疏了。我心里酸酸的,暗暗地觉得桑老师很可怜。

第二个学期,桑老师辞去自己从事多年的物理学科,主动要求到后勤工作,离开了我们办公室,我和他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听老师们议论,桑老师是因为经管那个孩子才去后勤的。据说那孩子不爱学习,还经常逃课上网吧。后勤工作相对清闲宽松一些,能多些时间看管他。大家都为桑老师抱屈,本来这个学期下来,桑老师可以评上劳模,定职称是没问题了,可是桑老师却……教师的工作总是忙忙碌碌,分开时间长了,桑老师家的事儿渐渐地淡化了。

教初四那年的寒假,我们加班加点给孩子们补课,生怕考高中时落下知识。晚课结束后,我开车回家,由于下雪,车开得比较慢。晶莹的雪花在路灯的光华里翩翩飞舞,一闪一闪的映射出五彩的星光。我慢慢地开着车,陶醉在曼妙的夜色里。突然一个人从我车旁飞跑过去,又有一个人拼命地在后面紧追不舍。看得出来前一个是个年轻人,后一个是个中年长者。我第一感觉就是发生抢劫了,我赶紧开车追了上去,超过他后,向左打舵便把年轻人截住,看你往那跑!我刚要下车,那个中年长者已追上来,一把抓住年轻人,上去就打一个大嘴巴子,年轻人并没有反抗,中年长者不停地拼力捶打着,边打边说:“深更半夜你偷偷往外跑,你还去不去网吧了?”。我从勇抓歹徒的英勇感中反过劲儿来,定睛仔细看看这俩人。年轻人年龄并不大,也就是大高个子的孩子,那孩子比中年长者高出大半头,这不就是一个父亲在教训儿子吗?!我感到很懊恼,该怎么做呢?正在犹豫之时,只听那孩子大声的喊道:“你又不是我爸,你凭什么打我?!”我怔了一下,难道……我再次仔细打量着二人,那中年长者的上身穿着羽绒服,宽大的羽绒服的帽子遮盖住头部 看不清他的脸。下身却只穿了条单薄的秋裤,光着脚趿拉着双拖鞋,看样子是急匆匆跑出来的。由于不停地捶打,中年老者的羽绒服帽子滑落下来,哇,桑老师!

“我不是你的父亲,我还是你的老师!我管你管定了!!”桑老师声音低沉,语气却非常坚定地说。

那一次闹得很凶,后来听说,张子豪的妈妈因为桑老师打了张子豪还提出了离婚,老师们都觉得桑老师不值得。

事后我问过桑老师:为什么那么认真,弄得自己疲惫不堪?顺其自然岂不是相安无事?桑老师沉思半晌说:“他爸爸是英雄,我要对得起英雄,我是名教师,我更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张子豪天资聪慧,底子不错,经管经管是块儿好料子,我不能眼看他沉迷在网络里耽误学习。现在他不能理解,将来他一定能理解!”

一阵热烈的掌声,把我从回忆中拽回来,站在台上的张子豪已泪流满面,声音哽咽:“今天我有太多的话想说,又不知该咋说,桑叔呢”张子豪握着麦克风寻找着桑老师,桑老师被主持人请上台。“这些年我不懂事,让您操心了。对不起!”张子豪深深地弯下腰,恭恭敬敬地向桑老师鞠躬。“我原来认为您没有我爸长得威武英俊,也没有我爸伟大,现在我才懂得,您为我付出了一切……您,就是我的爸爸! 爸——爸!”

我的眼睛模糊了,泪光中我看见桑老师和张子豪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点          评

“父亲是儿拉车的牛,父亲是儿登天的梯……”每每听到这首歌的时候都让人感觉心里又暖又酸。读了这篇《爸爸》之后,不觉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流,更有一丝丝的酸楚。继父不好当,在教育儿子的问题上面对无数的不理解。大爱无疆。终有一天儿子从内心里发出心灵的呼唤:“爸爸……”,那一刻,冰雪融化了,似一股溪流涌动着奔向父亲和儿子的心海里!这是一篇彰显正能量的小说,结构严谨,语言通畅,能唤起读者心灵共鸣的小说!

(点评人:徐修丽)

                              本版编辑:孙英奇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