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女儿国国王:宁守爱人痛哭一晚,不愿富贵孤独千年

淄博05332018-06-20 10:28:01

她独守西凉,从未想过会为一人打开心扉。

她贵为女王,从未想过会为一人伤悲一生。


在她的女儿国里,爱情是绝不可能存在的东西,路过的男人只是“人种”,配完种,就要被杀掉做香袋;或者去子母河里舀一瓢水,传宗接代的问题就解决了。她们快快乐乐地生活,高高兴兴地独处,无忧无虑地享受着平静的人生。


但是,这一切,因一个人的到来而彻底改变了。


那一天,听驿丞报告说,有一名唐朝和尚与三个徒弟要经过女儿国,去西天拜佛求经。起初,她并没有在意,顶多动了动“是否可做人种”的心思,但是当她与他的双眸对接的那一瞬,她的心犹如平静的秋水扔进一块巨石,顿时掀起了滔天波浪。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


在其中,她看到了虽历尽艰险却永不服输的勇力,看到了虽面临百般挫折却永不改志的坚韧,看到了虽身陷各种诱惑却永不变色的佛心。


更要命的是,她看到了他看她时,眼神中的那一颤!


一颗女儿的芳心从此动摇。



为了留住“御弟哥哥”,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愿意做。


圣僧说,他的二徒弟八戒食肠宽大,一生图口肥,吃不好喝不好生活不爽快,于是女王安排手下,倾其国力,安排了精美的酒席,八戒吃了个肚儿圆。


圣僧说,三个徒弟半路跟我,历尽千辛万苦,但却未注法名在牒。女王马上取来笔砚,在关文上端端正正地写上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三人名讳。


圣僧说,一路辛劳,稍感烦闷。她就打发掉手下,亲自陪唐僧逛御花园,看国中最美风景,一路尽显娇娇女儿态。但她哪知,唐僧并非真心想留,而是在思考脱身之计。


为了让“御弟哥哥”铁心留在这里,她甚至连女王也不当了,打算让位给唐僧,自己只做幕后的女人,只做“御弟哥哥”的女人。


奈何情深,向来缘浅,花红都被风吹雨打去……


唐僧虽对女王也动了凡心,渴望在这里过寻常百姓的家居生活。但是,他不能,他不敢忘了唐王的嘱托,不敢失了菩萨的期望,不敢丢掉多年立下的志愿。


因此,他只能狠心对女王说:真的很抱歉,如果有来生,定与你做夫妻……她哭着对他说:我不要来生如何,只要今世你陪我。


虽百般挽留,但她也只能无奈地看着他和众徒离去。


分别时,她紧紧拉住他衣袖不松手,怕这一松,从此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那一刻,她哭得肝肠寸断,她不知道,这一别,一辈子还能不能等到他回来。


远去也……


远去也……



《西游记》本是一部神怪小说,但读者每每看到这一章,无不为女王感动得伤心掉泪,也为唐僧深深的惋惜。


作为一名女人,一生中不知尝尽多少辛酸,才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但有时刚遇到,就错过了。


作为一名男人,一生中不知积了多少德,才会遇到知心红颜,但缘份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能狠心别过。


唐僧走后,女儿国国王应是多么伤心,肯定天天望着西天以泪洗面;唐僧成佛后,不知还记不记得有一人曾为他倾情一生,如今仍在痴痴地等待?


《西游记》小说中没写,电视剧续集中也没谈。


但蜗牛(微信ID:woniukxy)在查阅86版《西游记》电视剧拍摄幕后故事时,却意外得知一个插曲。


有文章称,扮演女儿国国王的朱琳与扮演唐僧的徐少华因戏生情,但偏偏徐少华在进入剧组前3天就结了婚。为了这份情,朱琳至今二十年未嫁。


拍完《趣经女儿国》这集戏后,朱琳就离开剧组返回北京。北上列车的汽笛长长地撕鸣着,把离愁别绪渲染到了极致。惆怅的朱琳下意识里望了一眼窗外,又马上收回了目光,轻轻地叹息一声,心酸地闭上了双眸……


就在列车启动的刹那,她突然听见有敲车窗的声音,猛地睁开眼:果然是满头大汗的徐少华!车缓缓地开动了,朱琳拼命把上半身都探出车窗外,不停地挥舞着手臂。徐少华一直站在月台上,目送朱琳远去,远去……


这场景,与女王和唐僧分别时何等相似啊!


但后来,朱琳和徐少华都否定了这一传闻,特别是朱琳,说自己在入剧组前也是结了婚的。


不过在央视《艺术人生》之《西游记20年再聚首》节目中,笔者却亲眼看到,当朱军问朱琳,再播《西游记》你还会不会看时,她犹豫着却异常坚定地说:“其实,我的目光锁定的,就是御弟哥哥。我今天最想说的是,自女儿国一别,至今已经二十载,御弟哥哥,别来无恙?”说完,深深地凝视台下的徐少华。


当问及为什么感情这么深的时候,她回答:“虽然是一个有头无尾的爱情,但是是一段人间佳话。人的一生有很多七情六欲,也会碰到很多诱惑,但是像女儿国国王这样识大体明大义,把爱情当作一种憧憬、一种追求、一种享受,我觉得就是进入一种境界了,女儿国国王做到了,我希望我也能做到。”


蜗牛(微信ID:woniukxy)认为,朱琳和徐少华相爱的传闻,可能更多是观众对女王与唐僧遗憾分别的一种情感补充吧。



其实,在历史上还真有女儿国这地方,它就在今天四川甘孜州丹巴县至道孚县一带,名叫东女国,现在一些村寨还保留着“女儿国”的古老习俗。


据《旧唐书》第一百九十七卷《南蛮西南蛮传》记载:“东女国,西羌之别称,以西海中复有女国,故称东女焉。俗以女为王。东与茂州、党项接,东南与雅州接,界隔罗女蛮及百狼夷。其境东西九日行,南北22行。有大小八十余城。”


东女国的建筑都是碉楼,女王住在九层的碉楼上,一般老百姓住四五层的碉楼。女王穿的是青布毛领的绸缎长裙,裙摆拖地,贴上金花。


东女国最大的特点是重妇女、轻男人,国王和官吏都是女人,男人不能在朝廷做官,只能在外面服兵役。宫中女王的旨意,通过女官传达到外面。


东女国设有女王和副女王,在族群内部推举有才能的人担当,女王去世后,由副女王继位。一般家庭中也是以女性为主导,不存在夫妻关系,家庭中以母亲为尊,掌管家庭财产的分配,主导一切家中事务。


据四川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四川康藏研究中心副主任任新建介绍,唐玄宗时期,唐朝和土藩关系较好,土藩从雅鲁藏布江东扩到大渡河一带。可是到了唐代中期的时候,唐朝和土藩关系变得紧张,打了一百多年仗,唐朝逐步招降一部分土藩统治区的少数民族到内地,当时唐朝把8个少数民族部落从岷山峡谷迁移到大渡河边定居,这8个部落里面就有东女国女王所率领的部落。


后来,唐逐渐衰落直至分裂,土藩也渐渐灭亡。


土藩崩溃后,曾经被他们统治的青藏高原重新回到了原来的部落时代,唐代分裂后,也没有力量统一管理,到了后来的宋元明三代,对于青藏高原地区的统治很薄弱,因此基本也是任其自生自灭的态度,一直到清代才把土司制度健全。


东女国的遗留部落有些由于靠近交通要枢,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女王死后没有保留传统习俗,逐渐演变成父系社会,而有一些部落依旧生活在深山峡谷,保留了母系社会的痕迹。


我想,新时代的女王,最终实现了回到爱人怀抱的千年愿望。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