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那口气【外一篇】

东营微文化2018-06-20 05:44:39

点击上面东营微文化一键关注

“东营微文化”为东营市作协重点扶持文学公众号。平台宗旨:体现人性本真,歌颂人间温暖,传播正能量......关注微信公众号“东营微文化”,每天推送有温度的文字!              

 那 口 气 

作者丨韩天民     摄影丨曹新庆


      老王家和老高家又打架了。这次打架可不一般,老婆孩子齐上阵。这不,还惊动了派出所。

 原因是老王盖屋为了争十公分的宅基地,俩老邻居互不相让。(连神仙都分不清到底是谁的)老婆领头蹦着骂,男人挥臂高声喊,孩子抡锹相互助,打得不可开交,都住了院。老王住院花了5000元,老高也花了5000元,咋办?派出所一断:各拿各的,完结!  

 当时有人让我去劝架,因为老王老高经常给我干活,我说我不去,他俩属狗的(真属狗),听不进去,过了以后就好了。

      过了段时间我想起个法来想治治他俩。

      好几个月后的一月底,俩人笑嘻嘻地来结账了。

      刚进屋,我把准备好的俩篮球(我家篮球多的是,儿子喜欢打。)踢给他俩说:“一人拍一百下,拍完我请客。拍不完每人扣五百。”俩人都不解,直接问为什么。我说不用问什么,拍就行。平常我也经常和他们开玩笑。

      “说话算数?”老高嬉皮笑脸地问。

“算!啥时我说了不算了?”我认真地说。

      “好来,这还不容易。”老高拿起球笑嘻嘻地拍了起来。“一二三四……”老王一听说喝酒,也高兴地跟着拍了起来。

      完成后俩人把球放到一边。同时笑着说:“好了,去哪里吃?弟弟!”

 “说说拍球的感受和心得。”我忙说。

 “还啥心得,弟弟,光拽词。”老高说。

      “不行!说不出来真扣五百,我不和你们闹着玩,我认真的。”我把脸拉长了。

 老王看出苗头不对,忙说:“弟弟,想喝酒就早说嘛,今晚俺俩请你。”

      我说:“你俩经常给我干活,钱每年我都不少给,到年底连瓶子酒都不给我买,权当年底给我送礼了。”

      老高有点急:“也不能那么多呀,光闹啊!老板。”

      “不多,比五千少多了。”我阴阳怪气地说。

     俩人相互瞅瞅,眨巴眨巴眼,咂摸出味来了,知道我损他俩了。

      “那还不是为了那口气!”俩人几乎同时说,脑袋同时歪向一边。



“那口气!你们俩还知道生气,脸都不要了还知道生气?”我拍了下桌子,憋在肚子里好久的话像鞭炮一样道了出来。

     “你看看你们俩那天那个熊样,为了一屁大的个地方,花钱买都用不了三百四百的,却都花上了五千。解了气了?好受了?扣五百心疼了,住院拿五千咋不心疼?”

      “你那天再看看恁那俩熊老婆,腿上像按上弹簧似的,都一蹦老高,拍着腚骂起来,比大队喇叭还高。骂起话来啥脏骂啥。个个披头散发,就像《射雕英雄传》里的‘梅超风’。她扯开她的腰带,她扒开她的前胸,露胸露腚的不嫌丢人啊?”我顿了顿,算是解了解气。

      “全村人都跑来看热闹,比咱小时候看电影的人还多,那场面真好啊!真壮观啊!”

      “还有你们那俩傻儿子,也是!都向他爸爸也对,都抡铁锹干起来了。那是没出事,要是出了事你们俩还安稳在我这干活挣钱,怕是你俩干一辈子的心血也不够啊!就是以后俩儿子也记仇啊!你们俩就不静下心来想想后果?”我深深地喝了口茶水又歇了歇。

 我又指指他们放在一边的篮球说:“俩人打仗好比手拍球,你越用劲拍它,它就会蹦得越高,反之,它就会静止不动,这点道理该懂吧?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古人语都忘了?”俩人低着头不作声。

      当时我觉得自己说话也说多了,忙打圆场又说:“当然了,当弟弟的不应该训老大哥,我就这脾气,改不了,说得对错你们俩多原谅,我也是为你们好,扣五百元我也是和你们俩开玩笑。”我打开抽屉,把早准备好的钱扔给了他俩。他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起钱灰溜溜地走了。

      他俩走了,我倒霉了,老婆在里屋偷听半天了,跑出来臭骂我一顿:“你个挨千刀的,你管那么多干嘛?这俩人好记仇,明天就不来给你干了!”

      我笑着说:“没事,他俩属狗的,不会的。”

      第二天一早,厂房里的切割机又响了,我把被子拉过来盖住头,笑着又睡了。


           

   斗     嘴  

作者丨韩天民     摄影丨曹新庆


      老婆的侄女,今年十六岁,由于从小没有妈,经常来我这儿,和她小姑特别亲。我也当亲闺女看,也时常逗引她。可她有个毛病,嘴不饶人,光和我斗嘴,每次我都以失败告终。这不,今天放假又来了。

      吃了晚饭,她就坐在一边看手机。我走过去笑嘻嘻地和她说:“今天我和恁小姑商量好了,等俺俩老了,你能挣钱了,给她买好酒,给我买好衣服就行啊!”

       “才不来,都成了你的。”她直截了当地说。

      “和恁小姑一样,光惹我生气!”我假装生气地说。

      “才不来,你光惹俺小姑生气 。”她马上回一句。

我又说:“你咋光向着你小姑,不向我?”

     “你不对,咋向着你?再说了她是女人你不会让着她点吗?”

 我忙说:  “让也不能天天让啊? ” 

      “就是!”  她忙说:“你不和俺说来蛮,恁小姑和你一样就是个孩子,是孩子就得让啊!”

 我又说:“ 她也不能天天光说俺懒啊?我每天晚上养鸡也值班到十二点啊。”

 “你那是值班?玩手机玩到十二点吧?”她撇着嘴说。



     “以前在家多好啊!我喝一碗饭恁小姑给我舀一碗,自从养了鸡,她喝一碗我给她舀一碗,反着了。”这次我装生气了。

     “就是啊!你那是当老板的时候啊,现在不当了,就该换换了,再说男女平等嘛。”她高兴了。

      我忙说:“ 可有时她连衣服也不给我洗了,饭也不给我做了。”

      “也该轮到你忙饭洗衣了,以前都是俺小姑忙给你。”她翘起小嘴说。

 我紧绷着脸说“你想累死我,不疼我,小没良心的。我这老里还想指着你养来。”

 “叔唉!”她也把脸一拉,叨叨起没完来。“自从养了鸡,你看看你吧,把俺小姑都累成啥样了。又得进料,喂料。又得进药,喂药。又得洗衣,忙饭,还得记账管理鸡,你想累死她啊?怪不得俺小姑说你没安好心,来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俺小姑想跳个广场舞都不行,在家多好啊!” 

      “我也干啊!”我忙说。

“你干,你看看你自从养了鸡都干了些啥,我给你数数。”她放下手机,右手点着左手的手心说:“逮鱼摸虾,撵狗逮兔,晚上照野鸡到十一二点。白天出去喝酒就一天,回家倒头就睡,啥也不管。最可气的是还买鸟玩,你才四十多啊,那都是七八十岁的人干的事啊,你现在玩,啥时玩到头啊?要是有鹰你得买个鹰玩啊?你还真想做神仙啊?”

 “还有那亩半菜园子,你种上倒是管啊?还有你那些狐朋狗友,个个肚大脖子粗,来了就是吃鸡吃鱼炖兔子。吃完喝完一抹嘴走了, 吃完你可打扫啊?”她越说越气。

      “还有……唉!我就懒得说你了,一点也不疼俺小姑。”她又补了句。

 说得我哑口无言,我愣了下,这丫头片子哪知道这么多事?我憋不住地想乐,还是紧绷着脸说:“我也疼你小姑啊,每次吃鸡蛋蛋黄我都舍不得吃,把蛋黄都给恁小姑吃了。”

 “呸!你那是舍不得吃?你是血脂高。”

 “那我也不能一点好也没有啊?”

 “有啊!会鬼钱!”

 “你你……和恁小姑一样,不讲理。”  我假装结巴地说。

 “和你这样不讲理的人讲啥理啊?”她也来劲了。

 “没良心啊!没良心啊!”我大声拍着桌子叫着.

 “哼!”她一扭头,不理我了。

 唉!人啊!看来亲不是借的。


作者简介:  

韩天民,利津汀罗镇人,爱好文学和写作  。在家从事门窗和养鸡工作 。

点击欣赏作者近期作品:

师 父

要 账

东营微文化编辑部

顾问:陈谨之  橄榄绿   鲁北   清泉

主编:郝立霞

副主编:张永君   郝立新 

编辑:张旋   任晓娣   吕娟娟   文姐

征稿要求:散文,诗歌,小小说,随笔等各类体裁,字数在300-2000字内。投稿请先关注公众号/加主编微信。因编辑人员时间,精力有限,请作者自行校对。投稿需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稿邮箱:407258991@qq.com 投稿邮箱若没收到自动回复,请微信联系。 

微信号:18562013539

东营微文化本月特设人气奖以示对作者认真推介作品及平台的鼓励和感谢:每1000阅读量,或留言100条奖励10元,100元封顶。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