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点解我唔中意广东白话

志玲姐姐2018-06-20 09:09:50

因为华人面孔的缘故,在阿德经常被人问:懂唔懂讲广东话。被问的次数多了,简直对海外华人的这第一语言心生反感——凭什么华人面孔就要懂讲广东话?我讲临沂话、兖州话都流畅自如,甚至烟台话也在“懂听”与“懂讲”之间,干嘛一定要逼我承认与广东话之间也有渊源?好吧,我知道人家并不是逼我,只是海外的两广和香港华人比较多,就给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吧。估计在中国旅游的外国人每每被人用英语试探,也难免心存懊恼吧。

然后这几天,因为给一个对我帮助很大的老师讲《西游记》极其改编影视作品,又去补课《大话西游》,忽然发现,粤语实在算不上优美的口音,岂止不美,简直煞风景。

平心静气地说,粤语是非常日常、市井和俗俚的语言,用在小菜场、大排档这样的场合对骂、互吵和调侃是再适合不过的了,虽然在黑帮火并的场合,它显得其实略微不足——这种场合似乎更适合东北话或者烟台话,我知道烟台人向来很骄傲自己的方言火气够劲爆——但如果考虑到火并之后的遁形和浪迹天涯的隐匿需求的话,粤语也还是蛮适合的。总之,这种语言的形成大概跟广州与香港人的生活节奏是有直接关系的。

对广东话的好感、恶感其实不能一概而论。准确地说,我并不反感男人讲广东话,只是觉得它实在不适合女人——如果你对女人仍然有温婉标致的期许的话。也就是说,粤语破坏了女人的女人气。为了印证这个想法,我去看了几期《今夜不设防》,涉及到的嘉宾包括张国荣、林青霞、关之琳、叶童、王祖贤。尤其在对比其中林青霞和王祖贤的国语和粤语腔调后,就更能看出粤语对女人气质的破坏。如果这些仍然不足以使你信服的话,请对比《大内密探零零发》和《海上花》中的刘嘉玲。

那么粤语为什么不利于女性传统意义上的高雅气质的保持呢?很简单,因为发音位置!以《海上花》中的沪语(?或者那是苏州话?)来对比的话,粤语发音位置更靠后,主要靠口腔后部鼓动发声,发声时喉咙处于放松的状态,同时口唇也是放松的,舌在发声过程中参与度更高的是舌中部和后部,因此发出的声音喉音重,胸腔共鸣比较足(但是参与共鸣的基本仅限于胸腔甚至胸腔上部,与气沉丹田,整个身体参与其中,简直是用生命投入说话的西北汉子不同。),所以声音的整体效果就比较低沉——现在你明白为什么香港出女中音了吧?梅艳芳、徐小凤……你去苏杭、上海找个女中音试试!

再说《海上花》里的方言。那是真叫好听!虽然啥也没听懂。我是说:女人说起来真好听,男人说起来……还是不评价了,免得有人又新生恶念想打我。那么怎么会好听呢?对,还是发音位置。这种方言使用到的发音位置非常局限:口腔前部和吼上部。唇齿音多,而且超多舌尖音,听上去就伶牙俐齿,口舌生津。再加上目光流转,真是美不胜收!因此,长三堂子,没有别的,只一群姑娘嗑着瓜子讲笑话就红香盈面了——我不是在提示什么,请不要做过多联想。

总结一下,粤语大致是黄脸婆的话,而上海话就厉害了!我忽然想,《志明与春娇》里导演让杨幂讲北京话实在是个错误——北京话和粤语在气质上是有差别,但是不明显——假如张志明遇上的是个吴侬软语的苏州女子呢?余春娇还有戏吗?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