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小说转载丨《英雄慢走》by笛花(第二部 13-18)

菠萝笔记丨耽美小说推荐2018-06-14 14:34:07

  《英雄慢走》by笛花

  下药不成反被X,宠溺之下付真心。小说剧情不复杂,虽然梗是老梗,还有点小狗血,但是作者语言幽默,攻受互动很萌。

  回复“xs英雄慢走”查看小说推文~


  这篇也是菠萝君之前转载的《一品千金》的系列文,不过关联度不大,可直接阅读~

  

  本文作者公开授权转载。

  原文链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88879  


  如果你喜欢的小说未入V可转载,可以私信菠萝君,菠萝君会向作者申请授权转载,分享给更多的人~

  如果你正在创作耽美小说,菠萝君非常期待你的投稿!投稿方式:后台回复菠萝君,或者发送邮件至admin@boluobiji.com。



英雄慢走

作者:笛花

文 案


  江湖,什么是江湖?英雄,如何当英雄? 
  各路英雄请留步,往这边一瞧! 
  且听这段风起云涌、惊世骇俗、炙手可热的正邪传奇。 
  且看这位绝代风华、大智若愚、天下无敌的魔教教主。 

  这是一个囧教。 
  这是一群囧人。 
  这群囧人有个囧教主。 
  这个囧教主有一堆囧故事…… 
  ——摘自吕快嘴说八卦 

  【攻受类型】 
  攻:宅男,小心眼,习惯性装弱受 
  受:呆,囧,好养 


目    录


《英雄慢走》by笛花(1-8)

《英雄慢走》by笛花(9-17)

《英雄慢走》by笛花(18-25)

《英雄慢走》by笛花(26-33)

《英雄慢走》by笛花(34-41)

《英雄慢走》by笛花(42-45 第一部完)

《英雄慢走》by笛花(第二部 1-6)

《英雄慢走》by笛花(第二部 7-12)



第十三回 开端


  收了红包的林贤人拉起楚傲天的小手,高度赞扬了楚傲天的体贴和善意。恰逢江泉飞破门而入,正好把两人的暧昧姿势纳入眼底。

  “林大哥,咱们走吧!”江泉飞兴奋嚷道,对两人的亲密丝毫不介意。

  他不介意不代表没人介意,后脚进屋的某人完全一副抓奸在床的愤慨,若非对方乃自家大哥,怕是现下已被碎尸万段了。“大哥,你们聊完了吧?”强压下心中的嫉妒,林淑人一脸和蔼笑容道。

  林贤人仗着自己的大哥身份,不顾他人死活的继续拉着楚傲天,道“差不多,老二啊,弟媳真是好人!”

  林淑人马上收敛了笑容,只觉得这话非常刺耳,就好像在说老二啊,你媳妇的手好软。“你是不是可以先放开?”

  林贤人这才反应过来坏事了,自家老二有多小气他清楚得很,赶紧甩开假装咳嗽。江泉飞还是没察觉有啥不对,木讷地站在旁边。楚傲天隐约感觉到了林淑人的怒气,但是摸不清原因。

  林淑人上前一步,牢牢抓起楚傲天的胳膊,扔下一句“大哥慢走不送”,拖着人转身就走。

  “呀呀,淑人,好痛。”楚傲天被拉得一个踉跄,胳膊上像箍了个手铐。林淑人瞪他一眼,一副你今晚别想上床的狠绝模样,吓得他打了个冷颤,乖乖闭上嘴。

  “老二老二!”林贤人恍然醒悟,立刻追了出来,拦下二人去路,道“我有话与你说。”

  林淑人把楚傲天护在身后,道“你说。”

  林贤人这回可真是有要紧事,道“你还记得武夷山庄吧,上次除魔大会被迫中止,但那群好像不准备放弃,我在江湖上漂泊了几个月,打听到他们又聚集了几个门派,恐怕会对你们不利。”

  林淑人低声冷笑一声,道“一群乌合之众。”这些情报早有人汇报上来,这次前来一方面是为了大哥,另一方面则是想探探那群正道。

  “还有,”林贤人面色凝重,道“名剑门也参加了。”

  林淑人听罢,摇头笑笑道,“也好,反正迟早也得对上。”他身后的楚傲天反倒一脸紧张,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爹……或许会出马。”林贤人道,虽然不赞同父亲的某些做法,但那毕竟是生他养他的父亲。

  楚傲天心中一紧,手心都捏出了汗。林淑人的顾忌倒没那么多,道“我不介意再叫他一声爹亲,就不知道他老人家愿不愿意听。”

  林贤人锁紧眉头,道,“老二,如果可以,请你手下留情。”

  “大哥言重了,”林淑人态度软下来,恢复和蔼笑容,是不是大家都觉得他会弑父?其实他只是有要保护的人,并不嗜血。“爹亲远胜于我,你该担心我才是。”

  “你不还有英雄教这么强大的后盾吗?”林贤人看着那紧张得满头大汗的弟媳,不禁呵呵一笑,拍拍老二肩膀,道“保重。”

  林淑人伸手握住林贤人的手,道“大哥也保重。”

  短暂的告别后,英雄教一行人欢送林江二人,大方的洪老板打了一大包好物给江泉飞背着,银票、干粮、衣服应有尽有。林贤人一对比自己离开名剑门时的潦倒,顿时感慨有个好组织真是幸福。

  恭送兄长离开后,林淑人唤来左右二使商议大计。苗月花名号在外,但鲜少在正道前露面,一身轻功又是出神入化,派去打探正道消息再合适不过。范庭至足智多谋,善于运筹帷幄,有他坐镇,英雄教无所可惧。

  “回禀教主教父,现在正道已聚集十三个门派之多,以名剑门与纯阳派为首。”苗月花啪的打开扇子,笑嘻嘻道“宣布退隐的武夷山庄庄主冯康雄也重出江湖。”

  楚傲天偷偷瞄了眼林淑人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林淑人对此并不作评论,道“范左使怎么看?”

  范庭至回话道,“武夷山庄富甲一方,必是提供物资粮食,可由此突破,断正道后援。”

  林淑人想了想,道“让洪老板去。”

  范庭至瞬间便明白林淑人的意图,觉得这么干有点损,不太符合英雄教行事磊落的风格,略显为难地看向楚傲天,道“教主觉得如何?”

  楚傲天的作用就是做一个大牌的听众,根本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抓抓脑袋道“就、就照淑人的意思。”

  “是。”范庭至接了命令,却显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款。

  苗月花与他相识多年,一眼便瞧出他的不对劲。待会议散去,她便找上范庭至,问了个究竟。

  范庭至只是摇头叹气,半天才道“教主他……”话到一半却吞了回去。接着又是一阵叹气,道“罢了,等摆平这群正道再说。”话毕便匆匆去寻洪老板。

  苗月花觉得这人真是不干脆,还不如她一个女子爽快,对那番话自然也就没往心里去,纸扇一打,各自逍遥去了。


第十四回 矛盾


  正道动作迅速,方打探到他们聚集起来,不过半月就已经围攻到英雄山脚下。英雄教自然也不慢,对方来势汹汹,他们就见招拆招。正道大规模挺进,英雄教就搞小突袭,不正面应战,专门后方捣乱,扰乱正道心智。几番下来,正道的除魔之路不仅毫无进展,还被魔人闹得人心涣散,各家帮派之间矛盾不断。

  消息传回英雄教之时,林淑人正和木护法杜森森商量布兵之策。楚傲天在旁边无聊得厉害,一会去动动盆栽,一会去烧水泡茶。自从送走林大哥归来后,他比以前更闲,教务已经用不着他苦恼,林淑人全权代理了。原本还会问问他意见,可他木头木脑地说不出个一二三四,后来也就没人征求他意见了。

  范庭至成天马着个脸,见谁都一副杀父仇人的模样。他嘴上不说,心里却对楚傲天的闲很是不满意,虽然他从不指望楚傲天出谋划策,但也不带这么被架空的,好好一个教主成了可有可无的角色,叫他这个资深教徒情何以堪?偏偏全教除了他觉得不乐意外,人人都没察觉不妥,乐颠颠地在林淑人带领下奔向美好前程。

  楚傲天当了半天背景,见实在没趣,准备回屋睡午觉。他现在被林淑人好生看管着,吃喝睡都要受监督,又没半点烦恼,养得那叫肉嫩多汁,非常适合晚上享用。

  “教主何去?!”范庭至当下就把人拦下,大声嚷起来。

  厅内顿时安静,众人都把目光锁住楚傲天,搞得他心虚起来。“我……我去午睡。”

  范庭至简直要炸了,正处英雄教被正道围攻的紧张时刻,堂堂教主居然连幕布都不当了,要去午睡!孰料他还来不及开口,那边的林淑人摆摆手道,“去睡吧,记得盖好被子。”

  楚傲天哦的应了声,乖乖回屋去睡觉。范庭至拦不住也不敢拦,只好独自生闷气,等到散会,胃都给憋痛了。拖着痛得直不起腰的身子,他心里那个郁闷,索性一咬牙冲到了林淑人的面前。教众皆敬畏教父,他敬是敬,畏倒是一点没有。

  林淑人对他的拦路丝毫不意外,好像早有准备似的,坦然道“范左使有何事?”

  “属下来恭喜教父。”范庭至拱手行礼。

  “哦?”林淑人永远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款,他天生的好面孔,严肃起来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若和善起来,再加个笑容,说魅惑众生也不为过。

  范庭至没心情欣赏他那张脸,一字一顿道“恭喜教父只手遮天。”见林淑人没应声,他继续道,“教父现在有了英雄教,下一步是准备夺天下吗?”此时此刻的范庭至做足了视死如归的准备,就是被林淑人一掌劈死,也要狠狠冷嘲热讽对方一番,不然不必林淑人出手,他自个先憋死了。

  林淑人上前迈了一步,紧挨着范庭至,他个头较高,但身体单薄,老给人病怏怏的错觉。“范左使说得不错,现在英雄教是我的,你又能怎么样呢?”他低声道,这种距离要取对方性命根本就是他想或不想的问题。

  范庭至气得发抖,自己功夫只算得上中等,都不够林淑人塞牙缝。

  林淑人哼笑道,“范左使是全教智囊,这诺大的英雄教我可管不过来,还需要你的协助,可——聪明人要聪明到点子上,别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才是。”

  恭维、拉拢、威胁一应俱全,范庭至呼吸都乱了,分不清是气的还是急的。引狼入室,他脑子里闪出这个词,真正体会到请神容易送神难的尴尬!

  “还有就是,范左使弄错了一点,”林淑人退开,双手负在身后,道“我确实对英雄教感兴趣,也很想要,但我对楚傲天的兴趣更大些。”

  范庭至轰地就炸了,自己要有副獠牙的话,就扑上去给林淑人一顿好咬,堂堂英雄教教主才不是你小子的玩物!他当然没有獠牙,所以只能眼巴巴地目送林淑人离开,用眼神把对方剐了千万遍。

  林淑人对范庭至真是没起一点杀心,一方面英雄教急需这样的人才,另一方面如此忠于楚傲天的下属简直是块宝贝,自己若有不测,也有个托付的对象。

  楚傲天睡醒后就一直呆在房里切银两,即把大块的银子切割成小块,这活本有专人负责,可他实在闲得慌,便抓了十来两回屋切着玩,顺便借此练断魂指。林淑人进屋时,他已经切了一小堆垒在桌上。

  林淑人打心里不想楚傲天打理教务,一则他的楚傲天不是这方面人才,二则舍不得他抛头露面,所以看到他这副懒散模样也不愧疚,还觉得挺满意。“楚兄,现在教内之事都是我在打点,你想自己来管吗?”不上床的时候,他还是客气地称呼楚傲天楚兄。

  楚傲天抬头看看他,纳闷地抓抓头发,答道“不太想……”其实他以前也没这么处理,都是手下们报上来,然后建议执行他就下令执行,若是建议禁止,他也就下令禁止了。现在不用他再传一遍令,没啥不好。

  林淑人凑上来,抚摸他的脑袋和后颈,道“也好,你什么都不用想,想我就好。”

  楚傲天立刻像条大犬般粘了过去,爪子在林淑人身上乱摸了一番,道“淑人,要是你也什么都不管就好了。”他的要求不高,能像林大哥和泉飞那样就行。

  林淑人任他摸着,许久才回答道“快了。”


第十五回 两难


  正道屡战屡不胜,士气大降,各家也十分暴躁,动不动就互相大打出手。对于他们这种窝里反狗咬狗的行为,英雄教是热烈欢迎的,一边煽风点火,一边挑拨离间,甚至放出英雄教广纳贤才的消息。

  耗了近半个月,正道的威胁一天比一天小,好几家都有退兵之势,无奈几个大派冥顽不灵,宁可粉身碎骨也不肯全身而退,只得继续耗着。不过双方都明白得很,如此耗下去,正道要么打道回府要么全数被剿。

  英雄教内早没了前些日子里的紧张感,但即时作战会议还是每日召开。刚商量完今日以扰乱为主,一侍卫匆匆闯进大厅,低身在杜森森耳边说了几句。杜森森顿时脸色骤变,目光投向林淑人,又迅速挪开。范庭至马上就发觉了他的不对劲,开口道“杜护法可是有事禀报?”

  杜森森面色难堪,又偷瞄了一眼林淑人,这才吞吞吐吐地说道,“禀报教主教父,正道有人求见教父,乃名剑门之人。”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林淑人虽已入英雄教,并居高位,但毕竟是生在长在名剑门的人,此时不选择避嫌的话,日后难免遭受质疑。

  不待林淑人回话,一直闲着的楚傲天抢先道,“名剑门的人?快快请进来!”

  “教主,这……”杜森森欲言又止,倒不是不相信林淑人,正道以勾结魔人为耻,他们魔教又何尝不是以结交正道为辱!

  “杜护法无需担心,正道既然遣的是名剑门弟子前来,应是有休战之意。”楚傲天胸有成竹道,能早点休战自然是好事,而且怎么说那也是淑人娘家人,不好怠慢。

  范庭至却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名剑门林老头,咳咳,林掌门岂是容易服输之人?昔日大战皆是拼得你死我活方收场,此次何以示弱?打死他都不信林老头是服老了!

  同样抱有怀疑的还有林淑人,就算认输他那个爹也绝不会派名剑门弟子前来,还真是惹得人想看看是怎么回事。“让他进来。”

  侍卫接了命令,不会便将一人带至厅中,此人一见林淑人,立刻嚎啕大哭,扑通跪下抱住对方小腿。此景令英雄教众人无言以对,都呆呆望向面无表情的林淑人。

  “小师哥……呜呜呜……”那人死抱住不放,往上面蹭了一脸的眼泪和鼻涕。

  林淑人也不嫌恶,冷冷说了句,“选文,你起来说。”

  此人正是林淑人原先的小师弟伍选文,哭得那叫肝肠寸断、上气不接下气。林淑人对这小师弟一直有好感,觉得他无害,所以也不恼他这般失态,只待他哭完,才问他详情。

  “小师哥……”伍选文揉揉红肿的双眼,哽咽道“师父……师父出事了,你救救他老人家吧!”刚说完,又抱住林淑人小腿大哭起来。

  此语一出,英雄教众人统统换做了瞠目结舌的表情,林淑人的面色显然一沉。楚傲天顿感不妙,一挥手对众手下吩咐道,“你们先退下。”

  教众皆退去后,楚傲天硬把哭瘫了的伍选文从林淑人的腿上拔下来,道“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你先把事情说清楚!”

  伍选文吸吸鼻水,道“纯阳派那帮人把师父他们囚禁了。”

  林淑人听了,面不改色道“你们不是一方的吗?”

  “是,本来大家都是因除魔而结盟,我名剑门德高望重,被众人奉为首,那纯阳派小人便对此怀恨在心,多次作战中不肯配合,导致节节败退,几番下来人心都散了,他们却还出言中伤说是我门领导不利。”伍选文越说越愤怒,“师父顾念大局,不愿与他们起纷争,言公理自在人心,孰对孰错大家看得清,不料那纯阳派不肯罢休!”

  楚傲天听得一愣一愣,恨不得搬盘瓜子来嗑,这简直比吕快嘴的说书还精彩啊!

  伍选文又抹了一把悲愤的眼泪,道“纯阳派借败仗诋毁我名剑门勾结魔人,说……说小师哥已入魔教,我派是故意放水。”他试探地瞄了眼林淑人,继续道“他们竟然……竟然要我们以小师弟为人质,说你若念兄弟之情,便将你引来诛杀,你若不念旧情,便证明我们没与魔教勾结,还说什么此举不会给我派造成任何损失,乃万全之策!师父自然是不同意,表示宁可退出除魔团队,也绝不会应了这法子,双方就此闹僵。”

  听到这里,林淑人不禁冷哼一声,他那个爹才不是舍不得他死,只是心痛小儿子作人质吧。“即便闹僵,纯阳派哪是名剑门对手?”

  “若是明刀明枪,他们自然打不过我们,可他们使的是阴招!”伍选文满眼恨意,道“他们往茶水里搁了销魂七步倒,此毒无色无味,中毒者七步便会沉睡,名剑门弟子皆中了招,独我平日不喜饮茶,幸免于难。师父内力深厚些,在未昏迷前授意我立刻带小师弟逃走。我带着昏睡的小师弟好不容易脱逃,又担心被追杀,不敢回名剑门,只好上这里来找小师哥你。”

  林淑人仍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问道“其他门派呢?就这么任他们胡来?”

  “几次败仗下来,大家都对我们有怨气,现下名剑门全数被俘,纯阳派做大,废了几个不满者的武功示威,也就没人敢站出来了。”伍选文对此尤为不满,大骂了一声“无耻”。

  林淑人皱了皱眉头,又问道“爹让你来找我?”

  伍选文立刻哑了去,半天才摇摇头,泪眼朦胧道,“小师哥,师父虽然赶你出门,但他毕竟对你有养育之恩,你不能看着他遭奸人迫害啊!”

  “该怎么做,不用你教我。”林淑人打断他的话,道“小弟现在何处?”

  “我怕来找你会遭魔人截杀,连累了小师弟,就把他藏在山中一隐蔽的林子里。”伍选文急切地道,“小师哥,你一定要救救师父啊!”

  林淑人不理他,转头对楚傲天道,“楚兄,可否麻烦你派人随选文去寻我小弟过来?”

  “好。”楚傲天这便领着伍选文往外去,走到门口时不禁回头望来,发现林淑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他深知林淑人现在可谓进退两难,救也不是放任也不是,救吧对不起英雄教,不管吧有违孝道,反正怎么做都得落个左右不是人的下场。他当然不会让他的淑人苦恼下去,既然淑人做不了决定,那就由他来吧。


第十六回 行动


  中了销魂七步倒的林德人被人像货物一样搬回来,除了熟睡倒是没一丁点儿负伤,一脸的无忧无虑,安然得很。当初楚傲天中此迷药,毫无意识地沉睡了三个时辰,林家老三修为远不及楚傲天,此药下去怕是得睡上三天三夜。

  伍选文马上扑上去哭了个稀里哗啦,楚傲天把无关人等遣走,林淑人则把碍事的伍选文拎到一边,开始对刚搬上床的林德人动手动脚,熟门熟路地里里外外摸了个遍,最后终于让他找着了宝贝。

  此乃林德人随身携带的林家三宝最后一宝——转龙珠,形似一颗硕大的珍珠,光润剔透,实则与林家其他二宝一样是块神奇的玉石。传闻此玉石能吸收天地精华,并将其转化为持有者的力量。不过,这都是传闻而已。现实中的转龙珠并没有那么神乎其神的功效,不过确实也是块宝物。

  “你去把小弟中的销魂七步倒过到你身上。”林淑人对伍选文下命令道,转龙珠的神奇就在于,可以将一方所中迷药、毒药全数导入另一人体内,药性不会因此减轻或加重,但只能导一次,并且不可逆。

  伍选文接过转龙珠,扭扭捏捏地踱到床边,半天都没下手。倒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使用转龙珠时必须保持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他一个光想想就感觉脸红的纯情大男孩,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林淑人看伍选文老不动作,心里都等烦了,逐一步上前夺下转龙珠,一手捏住他的下巴,直接把珠子塞进他嘴里。在伍选文挣扎间,又被林淑人一把按住脑袋,硬生让他含着珠子和林德人嘴对嘴起来。

  “现在催动内力,快!”林淑人牢牢压住他,一点脱逃的机会都不给对方。

  伍选文呜呜了几声,挣不脱又甩不开,只得乖乖认命。旁边看戏的楚傲天就见到了这样一幅光景,淑人抓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猴子往另一只昏睡的猴子身上拖。

  噗咚一声,伍选文软趴趴的身体滑到了地上,销魂七步倒的药性已经全数转移到他体内。而床上那位慢慢恢复了知觉,眼皮缓缓打开,看上去还有些迷糊,用手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面前的人。

  “二哥!?”林德人眼睛瞪得巨大,一脸不可思议,慌张地东张西望。“我这是在哪?爹呢?”

  林淑人把他弄醒可不是为了让他提问题,“小弟,我有话要问你。”并非他不相信伍选文,而是不敢轻易相信。江湖险恶,凡事都需谨慎。

  林德人的说辞与伍选文相差无几,名剑门与纯阳派积怨已深,本已有退出之意,不料被对方用销魂七步倒全数放倒,而他对中迷药后的事一概不知。

  “你们先呆在这里吧,名剑门的事我自有主张。”林淑人不承诺去救,也不表示撒手不管。

  楚傲天随他出屋,跟在他身后问道,“淑人,你要去救名剑门吗?”

  林淑人只是摇摇头,道“再等等。”

  这时,杜森森前来拜见,原来林淑人差他去调查整个事件的真实度。他的兵力都在最前线,又抓了不少俘虏,东问问西听听便得到了不少八卦。其实纯阳派对名剑门的敌意早就埋下,纯阳派一直不满自己泱泱大派屈身于名剑门之后,自认己方才是天下第一门派。而在前次的武夷山庄大会上,双方矛盾更加激化,纯阳派直接将名剑门划入敌对行列。此次众正道的目标都为除魔,而那纯阳派早就打定主意,他们的目的只有名剑门。

  楚傲天听得一身冷汗,正道之间的明争暗斗真是害人害己,就凭这一群各怀心思的人,怎可能是他英雄教对手?天时地利人和,人心都失了,还有何能耐?难怪正道越发衰败,而他魔教蒸蒸日上。

  杜森森做完报告自行退下,虽然他一向严格执行上级命令,可真要去救那帮正道的话,恐怕教内得先吵起来。林淑人并没有开口要英雄教做什么,楚傲天摸不清他的心思,按理说现在该是心急如焚的时候了,偏偏他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淑人,”楚傲天想该是他耍帅的时候了,所以他伫立于大门口,迎着呼啸的风,一袭红衣被吹得凌乱,道“我身为教主,不可能让英雄教去救正道。”

  林淑人认真地看着他,等待他下面的话。

  “但是——”楚傲天正处风口,被吹得活像一只八爪鱼,只听他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林淑人原以为他会说出点具有建设性的话,不料竟是想自己涉险,顿时面色一沉。

  楚傲天看他那反应就知道自己耍酷耍失败了,赶忙添油加醋道,“凭你我修为,救几个人出来应是不成问题,我知道你想一个人去,但两个人互相照应会事半功倍,所以让我和你一起去吧,今晚就行动!”

  林淑人懒得理他,撇下他就往屋里走。“哎呀,淑人淑人,你就带我去吧!”楚教主紧跟在后面拽衣角摇尾巴。“你就捎上我,捎上我吧!”

  林淑人猛地停下脚步,扭头冲他剐了好几眼,冷冰冰地扔了句“你敢去!”那决然的态度宛如在说一个月不准上床般。


第十七回 逃跑


  不正常,太不正常!楚傲天一直紧盯着林淑人,生怕被对方撇下,所以吃饭、喝茶、睡觉,甚至上茅厕都紧跟着。可是林淑人没有动静,怎么都看不出有救人的意向,起初他以为深思熟虑的淑人是在策划、在部署,但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眼看第三天也过完了,淑人还是安然地呆在教内。风平浪静,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唯一的波澜就是林淑人突然饶有兴致地把他抓到床上,换了七八种姿势来疼爱。

  楚傲天被疼爱得嗷嗷直叫,怀疑林淑人是不是吃错药,怎么如此兴奋?完事后,贤惠得令人发指的林淑人居然还给他缝了一条又小又紧的短裤,后方的某个位置特意添了个口袋,正好把冰魄放进去。

  穿上短裤的楚傲天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老担心会把冰魄弄碎,只得继续趴着。林淑人衣冠楚楚地坐在床边,手里捧着本绝密秘笈,专注地研究着里面的内容,时不时伸手挠挠楚傲天的脑袋。

  说实话,楚傲天不太喜欢那本秘笈,每次淑人研究完后总会叫他摆出奇怪的承欢姿势,虽然他也有舒服到,但那种姿势实在太丢人了,导致每次被摆弄过后,他都有偷偷烧了秘笈的冲动,可又有点舍不得和期待,好奇下次会是啥姿势呢?

  被林淑人挠得很舒服,楚傲天感觉后面也不痛了,纳闷地发问道“淑人,你去不去救名剑门?”现下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比林淑人更紧张。

  林淑人伸手到口袋中掏出冰魄,给楚傲天重新挂到脖子上,道“这事你别管,我自有主张。”

  楚傲天感觉冰魄挂在胸前有点别扭,抓在手里捏了捏。“你要一个人去?”见人不回答,他心里着了急,道“我不惹事,就跟在你后面。”

  林淑人啪的合上秘笈,神色严峻地凝视楚傲天,盯得楚傲天打了个冷颤。片刻之后他俯下身体,亲吻楚傲天的额头、鼻子再到嘴唇,一片温柔地说道,“听我的,别去,我不要你涉险。”

  楚傲天听得大为感动,更加坚定了去的决心,其实他猜到淑人会出于爱护不允许他去,可他也是同样不愿意淑人孤身冒险啊!所以他早就做好了先斩后奏的准备,而且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只要他先去了,淑人也就没法了,追上他时又不可能赶他回来,真真是绝!

  于是翌日早晨,林淑人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的楚傲天不见了!按理说楚傲天若是半夜离开,他不该没有发觉,可那些天他身心被事情搅得烦,楚傲天又是在人睡得最沉的那个时辰跑的,所以成功了。刚开始他并没有想到楚傲天是跑去救人,以为自家媳妇又去给他做滋补食物。等半天没见着人,他才觉得不对劲,茶也喝不下去,把几个高层找来一问,当时就把茶杯摔了。

  哐!瓷片和茶水溅了一地,惊得在场人士面面相窥,他们从没见过教父发脾气,此时此刻林淑人的气场实在太慑人。

  “昨、昨日下午教主他找我要了正道的驻扎图……”胆大如杜森森也禁不住有点口吃。

  林淑人气得发抖,居然还是早有预谋的!这是他的疏忽,低估了楚傲天,没料到对方对他的担心会胜过听话。

  范庭至也很气愤,当即不管场合地责斥林淑人,喝道“教父真是好手段,明知我英雄教不可能出兵救名剑门便使计让教主前去,令吾教无法置身事外!”

  林淑人懒得和他计较,只道一声“闭嘴!”便起身拿起冰翼,迈步往外去。行至屋外,又转身对滞留的众人道,“严密把守英雄教,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得往外派兵!”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一惊,现下教主涉险,教父何以不让大家动作?林淑人依旧不多解释,只道“有本事就把我拖下教父之位,否则就老实听我差遣!”说罢便运起轻功,急急追赶楚傲天去了。

  英雄教众人一下子失去两大领导,顿时有些手忙脚乱,又开始左一句右一句叽叽喳喳起来。

  “我方现在虽占优,但被围堵在山上,长此以往只怕物资耗尽!”金鑫焦急道。

  “而且教主有难,我们岂能坐视!?”杜森森担忧道。

  “大哥言之有理,我愿随大哥攻下山去!”杜袁才兴奋道。

  “且慢,教父之令必是有其道理,不妨待教主教父归来。”苗月花深思道。

  “没错,你们想抗令不成!”狄玲珑怒斥道。

  “哼,女人就是胆小!”杜森森鄙视道。

  “呸,男人就是莽撞!”狄玲珑唾弃道。

  “休得侮辱我大哥!”杜袁才暴跳道。

  “玲珑莫激动。”苗月花劝阻道。

  “给我闭嘴!”一声咆哮,范庭至震慑众人,只见他面红耳赤,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都不准擅自行动,违令者重罚!”他猛地焉下去,像是耗尽了所有气力。他不是因为惧怕林淑人,而是对方的表现让他意识到了危机。


第十八回 潜伏


  楚傲天其实毫无计划,溜走后便一步一回头地等着林淑人来追他,不过因为他是半夜跑的,所以距离林淑人睡醒,再从一杆子手下那打听到他不听话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捧着驻扎图,楚傲天仗着过人轻功,轻而易举地混进了正道范围圈。爬上颗茂密的大树隐蔽,他从过往行人谈话中得知,可怜的名剑门弟子都被囚禁在地牢。

  三个时辰一晃而过,楚傲天的肚子都饿了,恨自己没带干粮出来,只好又溜下来,偷偷摸摸地翻窗子潜进厨房。离开饭还有些时间,饭菜已备好,而厨子都没在。他兴奋地抓了两个包子,同时发现这些伙食都标注了门派名称,清清楚楚写着这碗里是我家的那锅里是他家的,并且菜肴很有趣地呈现阶梯式变化,其他门派比之纯阳派明显差了个档次,而名剑门自然最凄惨,只有几根咸菜和萝卜。

  楚傲天深感身为阶下囚的惨烈,从纯阳派那堆中抓了两只烤鸡埋在名剑门的那桶饭里。正要抱着战利品包子离开,忽闻门外传来声音,他警惕地趴在窗口向外打量,只见两个道士打扮的人领着一辆小推车往这边来,车上是十来个酒坛子。

  推车那小伙道,“道爷,这酒搁哪?”

  其中一道人指指厨房,道“堆门口就行,一会就上桌子的。”

  “是是。”小伙一脸笑眯眯,赶紧动手搬起来。等搬完车上那堆,又从怀中掏出一壶酒,递到两道人跟前,道“这壶是上好的杜康,孝敬二位道爷的。”

  那两道人彼此递了个眼色,乐道“你们老板不错嘛,识时务!”把酒壶揣进了自个怀里。

  小伙立刻巴结道,“那是,还请道爷们多照顾照顾小店。”

  三人往外走,小伙不停恭维那两道人,声音越来越远。楚傲天看看那些酒,又看看手上的包子,心里很是不舒服,便把包子放回原地,自个又爬了出去。肚子是越来越饿,他躲在厨房外的树上,眼巴巴地看正道开饭。等那群吃饱喝足,这才有人来把名剑门饭和菜提出来。

  楚傲天立刻机警起来,准备随那人去往地牢。那家伙显然喝高了,走路一歪一斜,才没几步就把捅搞掉在地上,咕噜噜地滚了一圈。饭菜滚出来不少,那人骂骂咧咧地把饭捧回桶里,沾了不少泥土。楚傲天倒吸一口气,惊了一身冷汗,幸好烤鸡埋得深啊!

  左拐右拐地到了地牢入口,楚傲天不敢贸然闯入,只待入夜后再做打算。随着时间流逝,肚子更饿了,他将近十二个时辰未进食,只想赶快解决这桩事,回去大吃大喝一顿。

  眼看时机成熟,楚傲天做贼般摸到入口,东张西望一番后,迈开一条腿往里面伸。忽觉后颈被人一把掐住,他尚来不及张口出声,就被人捂住了口鼻。

  “呆子,是我。”熟悉的声音传来,正是林淑人。他松开楚傲天,心里很想揍这小子一顿,但又舍不得。

  “淑人淑人。”楚傲天立刻乖犬般缩在林淑人怀里蹭,然后嗅到一阵香味。

  林淑人瞪一眼过去,掏出一个小包袱,里面是些糕点。“拿去。”其实他早就到了外围,可白天不好入内找人,只得等到入夜。想着自家呆子肯定饿着,还顺便在山下买了些糕点带上。

  楚傲天美滋滋地塞了一嘴,吃得满脸都是。若非身处险地,林淑人一定狠狠蹂躏他一番。“下次再敢乱来,一年都别想碰我!”林淑人捧起他的脸,用力亲了一口。

  楚傲天嗯嗯点头,心里一点都不担心。林淑人等他吃完,又道“你在外等我。”

  楚傲天当然不依,道“我要跟你进去。”

  “不准!”林淑人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楚傲天委屈地撇撇嘴,道“好,你去救人,我去杀朱时东。”

  林淑人轰地炸了,这小王八蛋居然学会威胁他了!“你敢!”真想,真想把他绑在床上狠狠操弄,然后还不给他冰魄冷敷!“跟我进去!”

  得手的楚傲天乐颠颠地跟在林淑人身后,完全没有冒险救人的紧张和不安,倒是一派游山玩水的悠闲样。

  地牢内空荡荡的,名剑门弟子都被关在深处一间大牢房里,气息奄奄地坐在地上。灯火烧得很小很小,十分吝啬。直到林楚二人走近,才有人发现他们。

  “淑……淑人!?”马子时最先发现,不禁一阵惊呼。

  所有人立刻投来惊诧的目光,大家都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叛徒!”一个激动的声音爆出,乃周泰。

  林淑人不予理睬,向马子时鞠躬道,“师叔,是我。”

  这时众人窃窃私语起来,被关弟子近五十人,显得有几分混乱。马子时的声音颤抖,他挪近牢笼,牵动一串铁链声,难以置信地反问道“淑人真是你?”

  “是。”林淑人答道,发现众人皆上了脚铐。

  “好,好。”马子时呵呵笑起来,看见站在后方的楚傲天,不禁感叹道“没想到最后竟是你来了,没想到没想到……”没想到名剑门竟要被魔人救。

  楚傲天略显尴尬地缩在林淑人身后,觉得情况有些不对,这种破牢房怎困得住众人?林淑人自然也察觉了这点,问道“师叔,你们可是被下了散功药?”

  马子时点头道,“是,那群人忌惮我们,每天都在饭菜和水里下药,并用脚铐锁住我们。”他顿了顿,又道“你华师叔受了重伤,现在还在昏迷。”

  “你们受苦了。”眼见自己亲人受苦,林淑人心中痛苦。“请问师叔,爹亲在何处?”

  马子时的目光转向阴暗处,只见林洪钦覆手立于不远处,依然盛气凌人,并不正眼看林淑人。

  “爹亲。”林淑人声音哽咽,缓缓跪下。

  林洪钦并不动容,只道“林少侠何须行此大礼,老夫受不起。”



  更  多  小  说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by夜随Bi(校园)

《桃源》by败北少年(耍贱圣母受、阳痿攻)

《挑逗》by败北少年(高干、甜宠)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