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疯传】南宁人的哀嚎,是所有钦州人的警钟!

钦州360网2020-06-17 07:50:14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当我们走在钦州街上,

总会看到和孩子讲“钦普”的父母;

当我们路过小学,

放学出来的小朋友里听不到几句白话。

小编试问一下

钦州的年轻父母们:

你们跟孩子说的是普通话

还是钦州白话呢?

看一下南宁人的哀嚎:

南宁粤语的消亡那是全广西的悲哀,是广西文化历史上的一次屠杀,白话消失了,南宁还是南宁吗 

      ——南宁传统文化沉沦之最大殇痛

自从1994年离开南宁到广州,算来已十余年,期间,95、98、99年曾回过南宁。2006年春节,为我7年来第一次回南宁,南宁城市面貌固然变化甚大,但地方传统文化也在严重变质,快要蜕变为一个传统文化灭失的城市了。 

    方言(母语)是一个地方传统文化最重要的载体,母语的消亡,这个地方的历史传统文化就“走向沙漠”,变成文化传统缺失的地方,南宁正在朝这个方向“迈进”,此决非危言耸听。现在的南宁人,好像基本上忘记了自己本质的传统文化,连历史上南宁实际上一直属于岭南文化圈、属于粤文化范围这一点都快忘记了。今时今日的南宁,市井里,公司单位里,公共场合,家庭里,本土母语南宁白话(粤语语系)在迅速消失,代替的是遍地南宁式普通话。 

    我觉得,推广普通话是很有必要的,可以使全国人民可以无障碍地沟通,但南宁人在推普的同时却走向极端,极度不尊重自己的母语——南宁白话,以至于白话生存空间日益减少:大人讲“普通话”式白话, 12岁以下小孩日常基本上不说白话,大部分已经不会说了,往日亲切温情的南宁白话正在变成“频危传统文化”……,如果白话消失了,没有了母语这个传统文化最本质的载体,南宁还是南宁吗??? 



20年来南宁本地白话文化快速变迁现象 

我并非土生土长的南宁人,但对南宁有着深厚感情。记忆中,1984年全家由广西钦州迁来南宁,我正读初三,那个时候,感觉南宁和钦州差不多,都是比较典型讲白话的城市,只是普通话的语言气氛比钦州好。但20多年来,南宁白话文化衰落之快,实在出人意料。今日的南宁,似乎满城大人小孩都在讲腔调怪异的普通话,能讲原汁原味的南宁白话的人越来越少,似乎再也不是我曾经熟悉的那个城市。

离开南宁十多年了,我自己感觉变化不大,因为我还未升级,而我的同辈亲友都基本上早就晋升为父亲或母亲了,他们的“变化”当然比我大得多。十多年来,南宁的变化也很大,除了城市建设变化大外,语言环境变化也非常大。亲戚朋友本人还会讲白话,但其子女居然全部都不会讲白话,都要用国语和我问好,我可以回应,但很不自在,完全没有亲切的感觉了。此次回南宁,周边的语言环境真是令到我很压抑,以下片段可见一斑:


滑动可看

1、南宁的男孩女孩恋爱结婚后几乎都转为讲普通话,小孩没几个人会说白话

    在南宁,存在一个奇怪的现象,二个本地的男孩女孩在一起到结婚,双方几乎100%变成讲普通话,好像讲白话不够文雅似的,尽管双方家庭的母语都是白话。于是,出生的小孩也处于普通话成长的氛围中,基本上一句白话都不会讲,而整个家庭的长辈都是讲白话的,都要迁就小孩讲普通话,真是好笑。例如,我4岁的侄子一句白话也不会说,我堂弟和堂嫂母语其实是白话,但两人之间沟通却是用普通话,教小孩当然也是用普通话,其祖母也只得用“臭青”的国语来跟我侄子沟通,也难怪我侄子不会讲白话。这样的例子南宁到处都是。我想:莫非两公婆使用白话会不恩爱吗?这乃南宁一大“特色”也。


2、 公共场合对推广普通话的理解近乎偏激固执  
 
   所有公共场合,宾馆、餐馆、商店等等,服务员全都讲普通话,其实南宁的流动人口和外省人士不算多。尽管我和他们讲白话,他们会听也会讲,但就是偏偏和你讲普通话。有次我忍不住问一位服务员为何不使用白话,她居然说“政府说要大家都讲普通话”......

天哪,南宁人真是可爱!推广普通话是这样的理解吗?推广普通话是为了和全国人民沟通交流,不是要强制性禁止使用自己母语,和自己本土人讲白话不亲切一些吗?我走过了全国不少地方,还没有一个地方会象南宁人那样对待自己的母语!    

其实,普通话究其本质只是一种交流的工具,无须提升到道德与素质的高度,甚至与国家前途、民族兴衰挂上钩。照这些服务员这样说,如果港澳同胞来访,人家对普通话听得不太明白,也要固执地用普通话沟通么?其实讲粤语,以示尊重港澳同胞,拉近距离,又沟通得比较好,何必一味地讲普通话呢?所以,对本地同胞更没有必要固执地使用普通话啦!

3、长期的语言环境因素,老同学居然连自己的母语——白话都讲得别扭了
   
南宁所有的学校机关单位公司企业里,基本上白话的生存环境都没有了,尽管其中绝大部分人其实原来是讲白话的。由于这样,不少人单位、甚至家里都讲普通话,以至于讲自己的母语——白话都不麻利了。今年春节,我几个多未见的老同学,在聚会喝茶时,他们居然有这样的感觉“讲白话不太麻利了,听还是会听。。。”,“讲白话不能精确的表达一些意思”。是白话真的不能精确表达意思吗?我看决不是,是长期惯于使用普通话,忽视自己的母语,以至于自己的母语用起来都不麻利了,对此,我只能叹息。。

4、能讲原汁原味南宁白话的人还有吗? 


    南宁人因为过分“固执”地使用普通话,轻视自己的母语,现在,除了郊区及一些上年纪的人外,城市里能讲原汁原味的白话的人似乎已不多。多数人白话已讲成普通话式白话,讲讲下就要用普通话来代替,有点怪异,或者在白话中照读普通话的音,非常难听。 


    例如:“我给你××”,讲成“我鸡你××,其实“给”的白话读“比”音,此误读方式好像80年代末就开始有人使用,现在已遍地开花。 


    即使讲普通话,也很有“南宁特色”,普通话中不时也顺便夹下白话的表述方式,即使在外地,那腔调一听我就知道是南宁普通话。 

5、 南宁式普通话横空出世 


    和我同龄或者年轻的女孩普遍喜欢讲普通话,好像讲白话不够文雅,尽管和家里是讲白话的;有时两个男人之间,明明母语是白话,但偏偏喜欢讲腔调怪异的普通话;形形色色各类人等,好像也都以讲普通话为荣,街头巷尾逐渐演变为南宁式普通话。我难以理解,象在广州,只要知道彼此是广州人,100%讲白话,难怪,广州人以自己的传统文化为荣,而南宁人却一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传统文化,因为南宁从来就不珍惜和不尊重自己最本质的传统文化载体——白话。
 

6、 电视、电台等广播基本上“禁止”使用白话,在生活中已经严重缺乏可参照的母语环境 


    在八十、九十年代,南宁的广播,电视还有不少节目使用白话,但现在几乎已经绝迹,听说取消了。工作、生活中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可参照的母语环境。天哪,影视文化广播使用白话(粤语)违反国家法律吗?粤语是汉语除普通话之外影响力最大的方言啊,是港澳地区的官方语言,广东的南方卫视推出的粤语广播覆盖了全世界华人地区,但为何在南宁遭到禁播的命运呢? 

       

    至少在90年代初前,南宁白话文化气氛风味浓郁,远非今天这样的,这一点,我感觉很深,但现在的南宁人怎么啦? 

     

    南宁现在的语言环境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十年后,南宁再无白话可言,本地人之间都不 得不用普通话沟通,因为身边太多的人不会讲和听白话,新生一代的人更不会讲白话,不知道南宁曾经是岭南文化范围内的城市,不知道南方文化和北方有什么不同,不知道南宁曾经是一个讲白话的、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地方。。。。


邕文化与粤文化一脉相承 【转者说:人家都意识到了】

方言可谓地方历史文化最重要的载体,从方言可以了解到一个地方丰富的民间传统文化。南宁白话为粤语语系的方言之一,历史上,粤语起源于中原,是古代历代中原人士南下带来的语言,所以,粤语实际上是流传至今的古汉语,其保留了古汉语的发音特点。普通话则是以北京话为基础建立的国语,实际上是北京方言。

(注意他说的)
   粤语为汉语中第一大方言,在世界上影响力仅次于汉语普通话,其使用的广泛程度早就超出了国界。粤语流行于广东、广西大部分地区、香港、澳门地区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靠近我国边境的地区,分布世界各地的数千万海外侨胞中,使用粤语者所占的的比例最多。 
     南宁粤语的灭亡是广西历史文化最大的悲哀了!不亚于满清王朝的剃发令、易服制! 
 

重申一点!在全国各地来看,只有广西省会城市的本地方言遭到灭绝。上海的吴语、广州的粤语、成都的官话、武汉的官话、拉萨的藏语、南昌的赣方言、长沙的湘方言、福建的闽南语都得到相当好的保护,唯独广西南宁是禁止自己的方言通用,这实属一大悲哀!开放南宁粤语电视台、电视频道是非常关键的。南宁粤语影响力南达贵港、北达百色地区南宁粤语的灭亡无疑是广西文化历史的大屠杀 。


以上是网友转载的内容


【转载者想问:现在钦州的两个电视台为什么不把一个作为纯粤语(采用广州音,20年前就是)频道?一个普通话频道、另一个粤语频道,两者并重,不是很好么,难道要重蹈南宁的覆辙吗】


(专题记录片:不愿讲白话的孩子)


还记得,小时候奶奶教的

“氹氹转,菊花园”吗?

还记得,那些年和小伙伴们

“多数全,少数份”吗?

还记得,躺在妈妈的怀里,

听妈妈讲“山红咩”吗?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

很多人可能对此不以为意。

可是,缺少了下一代的传承,

当我们这代人老去,

也许钦州白话

就永远地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对此钦州的小伙伴怎么看呢?

欢迎转发到你的朋友圈让更多人关注

来源:网友转载、钦州白话大家倾

广告合作:13877730360 袁先生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钦州360微社区


点击阅读原文,与钦州人聊聊钦州事…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