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卸甲枭雄小说(所有章节免费看)

六渡空间2018-06-20 07:17:07
卸甲枭雄完整版

     卸甲枭雄小说前言:秦渊点点头,上下打量男子一番,男子的身躯很挺拔,身上有一股特有的气质,显然曾经是当过兵,不过这种气质下隐含着一股凶悍阴冷的气息,让秦渊感觉不是很舒服,不用猜他也知道,这是一名雇佣兵。

免费分享!快乐阅读



最新热门好书推荐免费阅读

卸甲枭雄(热)

魂破九天(热)

玄天魔帝(热)

情到深处狠狠宠(热)

怪医圣手(热)

情意思思

神秘佛眼(热)

最强神医(热)

........


卸甲枭雄小说点击原文阅读完整版


你要的书不用找了!

都在上面你懂得!

回ll复ll书名ll阅读ll完整版!


卸甲枭雄

 老狐狸

秦渊点点头,上下打量男子一番,男子的身躯很挺拔,身上有一股特有的气质,显然曾经是当过兵,不过这种气质下隐含着一股凶悍阴冷的气息,让秦渊感觉不是很舒服,不用猜他也知道,这是一名雇佣兵。

曾经有一段时间秦渊也当过雇佣兵,因此他很熟悉雇佣兵的身上的气息,只有在那种恶劣残酷的环境下才能锻铸出来,他们残暴嗜血,眼里只认钱,只要别人给得起钱,就是刀山火海他们也敢去闯。

以秦渊的估计,眼前这名中年人在佣兵界至少混了有几个年头,而且秦渊也敏锐地观察到,男子手上的老茧很厚,特别是虎口位置,显然这是一个使枪的好手,看来林家这边也是有能人存在。

在秦渊打量男子的同时,他也在打量着秦渊,不过他的反应却跟秦渊大不相同,粗厚的眉毛挑了几次,似乎完全看不透秦渊,心中充满疑惑。

“两位这边请,老爷已经恭候多时了。”中年男子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目光随即转移到叶云曼身上,平静的表情瞬间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看来对于这种冷冰冰杀人机器,叶云曼依然有着不小的杀伤力。

秦渊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眼底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也没多说什么,带着叶云曼径直走进别墅庄园中。卸甲枭雄

秦渊自然猜到到中年男子刚才为何会疑惑,此刻他的身上全然没有军人那种独特的气息,显然与中年男子所得到的情报不一样,毕竟参了六年军,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那种独特的气息。

只可惜中年男子怎么也不会想到,秦渊对自身气息的掌控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收敛身上的气息变成一个普通人。

在中年男子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一栋超级豪华的大别墅面前,金碧辉煌的别墅大门此刻已经敞开,秦渊抬眼看去,正好看到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装的老人坐着门前别院中,老人此时也刚好看到秦渊两人,轻轻一笑,随后举起手中的杯子向这边敬了一下。

“这果然是一只老狐狸。”秦渊内心暗暗想到,即使相隔这么远,秦渊一看到老人,感觉就告诉他这个老人不简单,他虽然没有鲁天峰身上那种霸道的威势,但却让秦渊感觉到一丝危险。

“小渊,他就是林广雄,夏城有名的老狐狸,当年你外公对他的评价很高,如果不是因为他身体原因,林家的势力或许不止在夏城这里。”叶云曼在秦渊耳边小声说道。

秦渊淡淡一笑,一点也不觉得惊讶,这样的人,在年轻的时候一定很牛逼,或许不会比现在的鲁天峰差多少,因为林广雄的眼神跟鲁天峰很相像。

“走吧,看看他们到底想要耍什么花样。”秦渊说道,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担心惧怕,比林广雄更厉害的老人他都见过,而且还不止一个。

看着秦渊走过去的背影,叶云曼踌躇片刻,轻咬一下嘴唇后才跟了上去。

“坐。”老人依旧面带和煦春风的微笑,不过身体始终没有站起来,示意秦渊和叶云曼坐到一旁。

秦渊礼貌性点点头,也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在那张略显古老的木椅上,余光不小心看到林广雄的双脚,这时他才明白叶云曼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原来林广雄是个残疾人,他的双腿被截肢了。

叶云曼可不能像秦渊那样没礼貌,脸带微笑对着林广雄说道:“林老你好,我是叶云曼,这次不请自来有些唐突,还望林老海涵。”

林广雄将目光转移到叶云曼身上,似乎也被她的容貌气质所惊艳,微微一愣才回神过来,笑呵呵说道:“不唐突,你是叶家那个小妞吧,传闻叶家叶云曼长得倾国倾城,乃是夏城第一美女,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林熙那个小子没福分。”

“林老过奖了。”叶云曼不动声色说道,女人在听到别人对自己赞美时一般都会表现地很开心,只可惜这个赞美的人是一个年逾古稀的糟老头,而且还是一个出了名的老狐狸。

“你就是秦渊?”林广雄话锋一转,面对着秦渊说道,双眼轻轻一眯,从细缝中透射出两道锐利的光芒。

秦渊完全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淡然答道:“没错,我就是打你孙子的那个秦渊。”卸甲枭雄

秦渊的直白让林广雄和叶云曼都是为之一愣,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好么,你当着爷爷的面前说打了他孙子,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真当这里是你家啊?

“你倒是坦白,你打断我孙子两条腿,就不怕现在我把你的腿也敲断?”林广雄身体微微挺起,语气中充满不容置疑的威严,让人感到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

叶云曼暗道一声不好,虽然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林广雄,但是他的风光事迹可是听了不少,惹怒这样一个人,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正要帮忙解围时,秦渊的声音已经抢先响了起来。

“怕?如果我怕的话就不会来这里,而且你要想敲断我的腿也不必大费周章邀请我到你家。”秦渊嘴角轻翘,似乎带有一抹讥讽的意味。

林广雄眼中的寒芒更甚,一旁的叶云曼看到内心像似飘过一阵阴冷的风,而秦渊则丝毫不闪躲他的目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和这样的老狐狸打交道,秦渊自然知道他不能表现出任何闪躲或者退缩,一言一行都必须小心谨慎。

林广雄盯了秦渊足足有十几秒,周围的气氛顿时陷入尴尬,叶云曼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不过她很惊讶秦渊此时的表现,如果是她的话,恐怕未必能像秦渊现在这么淡定。

“呵呵,你果然很有意思,林熙不如你,输的也不冤。”林广雄绷紧的脸终于缓和下来,再次变成一个慈祥普通的老者,随后拿起桌上的小茶壶斟了三杯清茶。

“喝茶。”林广雄缓缓放下小茶壶,自个拿起一杯茶轻轻抿了一下。

秦渊和叶云曼很默契地都没有伸手拿起茶杯,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林广雄,一言不发。

“小伙子当过兵?”林广雄放下茶杯漫不经心问道,眼神不似之前那般锐利,反而变得有些浑浊。

秦渊知道林家早就查过他的底,也没隐瞒说道:“在军队混了几年。”

“那怎么不继续当下去,现在当兵还是很有前途的。”林广雄说道,语气很平和,似乎就在跟秦渊聊家常。

“犯了点错误,被逐出军队了。”秦渊想起老首长看他的表情,内心一阵痛苦,不过脸上依然不动声色,放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般。

林广雄有意无意地盯着秦渊的脸,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完全看不出任何东西出来,只好继续问道:“严重到被逐出军队,那个错误应该不小吧?”

“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秦渊摇摇头苦笑说道,他真不知道军队的档案上开除他的理由是什么,乱说反而会遭到怀疑。

一见从秦渊的嘴这么严密,林广雄只好作罢,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怀疑秦渊的身份,只可惜他所得到的情报寥寥无几,根本没资格翻阅秦渊在军队这些年的情况。

“听别人说你的身手很不错,连孙家的华公子都不是你对手,他可是燕京一带的小霸王,从小就有专人教他练武,同龄人中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而且我还听说今天在酒吧的时候,你一个人挑赢二十个几小混混,这样的身手可不多见啊!”林广雄眯着眼睛说道,之前那两道锐利的锋芒再次出现。

以林广雄的情报,今天酒吧发生的事自然很快就会传到他的耳朵里,这也是为何这么现在邀请秦渊来林家的原因之一,如此高手,不是一般家族能够培养出来的,林广雄虽然想要为孙子报仇,但是也不能因此成了孙家的炮灰。

所以,他在一步一步试探秦渊的身后的背景。

“一般般吧,在军队锻炼了几年,身上练出几分蛮力,还不足以登堂入室。”秦渊谦虚说道。

“要不陪我的保镖练几手?他在国外呆了几年,身手还过得去,不知你意下如何?”林广雄显然不死心,秦渊越是谦虚他越是怀疑,这样的年轻人可真不多见。

林广雄所说的保镖自然是之前接秦渊他们进来的中年男人,此刻他像似一根标枪立在林广雄身旁,听到林广雄的提议,他的脸色才微微有些变化。

秦渊摆摆手,瞟了一眼中年男子,然后拒绝说道:“我不喜欢跟人打架,还是免了吧。”

“你是不敢?”林广雄激将说道。

秦渊收回目光,也不急着回答林广雄的话,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靠在嘴边轻轻抿了一下,这才慢悠悠说道:“不是不敢,而是没兴趣,老爷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这次叫我们来的目的不会就是谈这些无聊的事情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很抱歉,我们时间很珍贵,恕不继续奉陪。”

秦渊的语气很强势,大有一言不合就起身走人的意思,叶云曼则一直在旁沉默,她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想林家欺负秦渊,如今看来她想的倒是有些多余了,秦渊比她想象中要聪明的多,或许她得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六年未见的小外甥。


  卸甲枭雄点击原文阅读完整版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