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欧阳黔森小说丨武陵山人杨七郎

当代2022-05-13 16:52:40


欧阳黔森,贵州省文联副主席、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贵州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家协会七届全委委员、影视专委员会委员。有长篇小说《雄关漫道》《非爱时间》《绝地逢生》《奢香夫人》及中短篇小说集等十部。曾四次获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三次全国电视“金鹰奖”、三次全国电视“飞天奖”、两次全军“金星奖”,以及贵州省政府文艺奖一等奖等省部级奖四十余次。

 


文丨欧阳黔森


姓杨,名七郎。可谓如雷贯耳。不过,那是九百多年以前的事了。

三十二万余天后,生活在三个鸡村的杨七郎,也是如雷贯耳,不过只限于三个鸡村,也有可能波及到公鹅乡境内。

三个鸡村的杨七郎本名杨起郎,这“起郎”两字,不难让人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姑娘叫招弟、来弟,戓叫多男、呼男。当然,杨七郎是男人。这得感谢起郎他妈,他妈的肚子一大起来的时候,他妈就拍着肚皮天天唤:起郎、起郎、起个郎呀!

那么多女人的呼唤,只有起郎妈,一呼而成,肚皮里生起了一个儿郎。

从起郎过渡到七郎,其实没什么惊心动魄和传奇性。只是有个说书艺人,不远百里来到了三个鸡村,有声有色地说起了杨家将,自然也就少不了杨七郎。

神勇无比的杨起郎,折服了一大群常游戏打仗的小男人们。听了这样让人气血沸腾的故事,逗得小男人们心里直痒痒,可那个杨七郎实在离得太远了,总得找一个近一点、看得见的吧!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了杨起郎,起郎、七郎,在这一方的口语中几乎一样。再说人家起郎玩打仗时,的确也是最勇猛的。之后,杨七郎由此叫了开去。

在三个鸡村,只要有不符合村核心价值观的行为,一般情况下,没有抗议这个过程,直接就刺刀见红了。村的历史无数次证明过这一点,这一方法看起来朴素,用起来实在。

三个鸡村地处武陵山脉的腹地,这里的尚武之风源远流长。村的核心价值观,当然就带有明显的尚武之气。朴素地总结起来,也很简单,就是“两仇”,分解之为:“疾恶如仇”“快意恩仇”。

在三个鸡村人看来,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快乐的事了。恩怨分明、快意恩仇,仔细想一想,超脱一点想,人世间的确没有比能快意恩仇更令人痛快的事了。

敢于刺刀见红这个行为,是一个很久远的说法,现在把这种行为叫敢于亮剑。这两者相比较意思差不多,实质还是有区别的。前者的“刺”是动词,动词的魅力也就在这里了,它行之有效结果了然,一刺见“红”了。后者的“亮”多是形容词,如与“剑”字组合,勉强可以看作是动词。这一勉强就有点左右不是了,因为未知结果。

于此分析如下:刺刀见红和亮剑的目的几乎一样,区别在于前者见了分晓,后者未见,前者是付诸了行动,而后者多是威慑。事物的属性总是充满辩证,付诸行动未必有好结果,威慑也未必就没有好结果。

总而言之吧!两者的运用,都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可结果往往得看你的对手是谁,这很重要。换句话来讲,就是该刺刀见红,绝不亮什么剑,这主要是针对那种亮剑亮得时间都烦了而又不敢最后挥剑的人;该亮剑时,绝不见红,这主要针对看到剑光就犯晕的人。

首先声明,杨七郎的个人爱好是刺刀见红,他几乎没有亮剑威慑这一过程。当然,他也不怕别人亮什么剑,无论你亮得短还是有多么的长,他杨七郎从不晕剑。

杨七郎就是一个刺刀见红的人,俗称:一个快人快语、恩怨分明、疾恶如仇的人。他这样的人,刺刀见红自是他的英勇之处,也是解决问题实质的有效所在。可是,他这样的人也有人喜欢有人愁。

杨七郎最近坐过两次班房,这于平常之人来讲肯定是不光彩的事,可杨七郎却不是一个平常的人,村里的老老少少不仅不厌恶他,反而喜欢得紧。饭后茶余的话题多半就是杨七郎了。

杨七郎第一次坐班房,坐了十五天。进班房是村支书送他去的,出班房是派出所所长送回来的,不得不说相当地隆重。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一直是村里老少爷们闲暇之时津津乐道的话题。

杨七郎打了村长,其实打的就是村主任,三个鸡村人从不习惯把村长叫主任。

村主任姓吴,吴姓是三个鸡村的大姓。三百六十户人家,就有一百多户姓吴。选举村主任时,吴家自然占优势。按说这吴姓村长,也是大家选出来的,有文化、有知识,能为大家干点事,也能关心群众。

刚上任一年就得到了乡党委书记的表扬,表扬的成绩主要是春耕抓得好。这些年为了春耕,书记、乡长总是愁眉苦脸,一到季节里几乎天天走村过寨地动员大家,坚决不能荒芜农田,又是免费送种子,又是免费送化肥的。

乡政府这样好的作为,按说种田的人,真该感谢不尽了的,种子、化肥有人送到家门口,收获了粮食不交公粮也不上农业税,都是自家的。可

是无论你怎样动员,总有几家的田没有长青苗。

村里的实际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青壮年无论男男女女大多外出打工去了,留下的是老的老少的少,一到春耕,乡政府不急都不行,县委县政府的指示精神得落实,关键是落实得怎样,县里的工作组还要随机抽查。这真是要人命了,所以书记、乡长除了亲自上阵,还主要抓村支书和村主任。他们召集村支书和村主任说:“村党支委、村委会,这‘两委’呀!是稳定国家的基石,你们的工作太具体、太重要……”

村支书、村主任召集村民组和广大村民说:“乡领导说了,我们是山区,交通不便,还田瘠土薄,是养不活这么多人的。乡里一边鼓励大家外出打工,一边也要抓粮食生产,不要以为有钱寄回来了,可以买粮食吃。我告诉你们,农民不种粮食,还是农民么?农民都不种粮了,有钱找谁买去,这是天大的事,太重要……”

按说,各级政府的领导干部都加入到了轰轰烈烈的春耕当中,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可就偏偏有那么几块偏僻的地荒芜着,又偏偏被精明的县抽查组抽查个正着。在公鹅乡二十五个自然村中,几乎都有这个现象,虽不影响春耕大计,毕竟是有漏洞。

吴村长就是堵住了这个漏洞,他堵住这个漏洞的办法是,牵了自家的牛,花了三天,耕了地播了种。,,叫女儿送中午饭到地里,女儿梨花不干。梨花说,耕自家的地和耕谁家的地我都送,独李花家的地我不干。吴村长骂道:“小梨花,你疯了不是,爸爸是一村之长,干点好事是应该的。”见梨花还不吭气,吴村长握紧拳头弯了弯肘子道,“我们家就是出点力气,又不损失什么,今天用了,睡一觉明天力气又回来了嘛。”

梨花还是不吭气,挥着两把菜刀一上一下砍着猪草。

吴村长急了,吼道:“小梨花,你还是不是个人,一点道理都不讲,人家大李花,男人不在家……”

吴村长话还没说完,女儿小梨花尖细且嘹亮的声音插了进来:“她男人不在家,我妈也不在家。”

吴村长一听这话愣住了。蒙了一会儿神,没法子,牵了牛出门了。

梨花也不理会,拼力挥刀,嘴里还唠唠叨叨:“什么小梨花,大李花,我跟她又没关系。”

三个鸡村梨和李是一个发音,梨花最烦她爸叫什么大李花,这有点一家人的味道,区分一下大小。当然,小梨花今天生气,,也不主要是喊大李花小梨花的口吻,关键之处是梨花她妈也不在家。梨花才十二岁,大人的事她也说不上来,她今天的反应,纯粹是一个女人的本能,这本能应该是她妈的,妈在千里之外,她只好替妈反应了。

作为女人,小梨花和她妈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小梨花只是一个小姑娘。因此一个小姑娘犯了一个女人的错误,是应该原谅她的。

这个错误就是小梨花没有去送饭。这个错误主要有两点不好:,二是她的本能反应没有达到她妈想要的效果。这个效果就是大李花没有机会去给她爸送饭。这就是姑娘和女人的区别,如姑娘她妈在,断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这当然并不是说梨花妈比梨花爸境界更高,而是梨花妈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所具备的女人的特有的警惕。这个警惕没什么不好的,,;二是能让一个身边没有女人的男人和一个身边没有男人的女人没有机会单独相处。

在人世间,这样的单独相处,未必就有什么问题,可问题是这个问题它确在这样的机会中产生过不少问题。梨花妈要在的话,肯定会做一个朴素女人本能的警惕,她肯定会去送饭,也许还会跟梨花爸一起耕种,让大李花心里不仅感谢梨花爸也感谢梨花妈。有了这样的情分,女人可能会少了猜忌,男人可能会多了快乐。

帮助人是快乐的,梨花爸耕种大李花家的地肯定也是快乐的。他的快乐表现在挥鞭吆喝牛时像唱歌。有了这样无私的快乐,要想在男人和女人单独相处时,出现梨花妈警惕的问题确实有困难。那三天的耕种确实没有发生什么问题,发生的只是劳动所带来的欢笑。大李花和梨花爸,一个有无私的奉献精神,一个有感激的情怀,有这样美好的心情,他们的心确实没往别处想。

如是这样就好了,小梨花幼稚的本能也好,梨花妈的警惕也好,都滚蛋,太俗。可是就是这俗,还真的俗出了一个俗的真理,就是,千万不能

让一个身边没有女人的男人和一个身边没有男人的女人长时间相处。从这一点来看,小梨花幼稚的本能和梨花妈成熟的警惕无不是克制这一俗的法宝。可惜小梨花太小,可惜梨花妈又不在。

梨花妈的警惕所顾忌的问题终于出现了。这个问题的出现,不仅是梨花爸和大李花的问题,问题是它牵扯出了杨七郎那恶狠狠的一巴掌,这一巴掌迅猛而有力,打得梨花爸吴村长真是满脸桃花开,那几天也正是桃花开得正艳的时候。这可能直接影响了杨七郎的愤怒,在这桃花满山岗的季节里,谁都知道狗最爱“走草”了,在长坡上,田野里,随处可见狗儿撒欢,野合。三个鸡村人称野合这个行为为“走草”,是很诗意的,可在杨七郎强悍的嘴里,注定诗意全无。杨七郎在挥起他那结实而有力的巴掌,舞上梨花爸吴村长结实的脸颊的过程中,已完成一句比巴掌还迅猛的话:“狗才‘走草’。”

吴村长梨花爸脸再结实,也结实不过杨七郎的巴掌,除了脸上隆起了五个血红的手指印,一颗牙齿还飞奔而出。吴村长的眼睛看见牙的落点后,手再也捂不住血,艳如桃花的红从指缝间飞流直下。

这时间有点紧,大李花惊得愣住了,没忘了穿好裤子,吴村长打得愣住了,没想到要反击,再说他手确实也没空,一手捂伤一手提裤子。

杨七郎看着他们这样,一时想笑,却没笑出来,这真是一个笑不出来的时候。他想走了,可又觉得这事还没完吧!至少吴村长得有点什么吧!大小也是一村之长,最少得回他杨七郎一脚吧!戓者是顾不了伤啦!也来一巴掌,不论理在谁处。

从事态的发展来看,杨七郎如打了就走是对的,也许这事就这样平息了。杨七郎打了村长,村长没干什么光彩的事,大李花亦然。有些事就是这样,看起来不是打了就了事了,其实及时走了,可能真的就了事了。毕竟下次吴村长也好,大李花也好,遇见杨七郎,犯傻才会提这件事。在这里,一些看似结束不了的事,只要不提它就忘了,也是常事。

坏就坏在杨七郎想着该走了的时候,嘴上还丢下一句令人恼火的话。

那时候杨七郎见吴村长手没空反击,脚也被裤子绊着,这样的难堪确实没必要等着反击。他喉咙紧了紧,把那欲喷涌而出的笑封杀在了肚子里,鼻子一哼,嘴也憋不住蹿出一句带有嘲讽且意味深长的动漫电影台词来,这句台词是大圣孙悟空打坏人并调侃坏人时说的:“不打你个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也许是这里桃花太多的缘故,这句台词,在三个鸡村流传很广。电视里一出这话,大家都记住了,并成了大家相互调侃的戏词。

杨七郎本想用这句戏词,侃破这时候的难堪,也好下个台走人。可他没想到一句本是戏词,却由于时间、地点的不对,而改变了原本的味道,再加上他鼻子的那一声“哼”,味道实在太坏了。

吴村长这时的红脸变成紫脸是必然的,眼睛里的怒火似乎烧在了嘴上,唇上泛着血泡还你、你、你的……吴村长也只能这样,除你、你、你的,好像也无更多和更适当的词来表达这个了不得不得了的愤怒。

事实证明,女人的愤怒在这种特殊的时候总是比男人的付诸行动要快些。一般情况下,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的这种隐私被另一个男人发现,大多是忍气吞声来示好发现者,即使是像此时被激怒,女人的不顾一切比男人要强烈得多。就在吴村长愤怒到极点却还顾及着什么还你、你、你的时候,大李花叫嚷着上前给了杨七郎一巴掌。

杨七郎以为大李花只是上来拉扯,一般女人都是这样的嘛,可是大李花的手最后从抓变成了拍。拍一巴掌和打了一耳光是有区别的,前者力量不够。以大李花的打击速度肯定打不着杨七郎,可是比打还弱的拍却击在了杨七郎的脸上,这一巴掌,与其说是击中还不如说是抚中,但就是这一抚中,让杨七郎受了侮辱一般,他是宁愿被吴村长反击而中留下指印,也不愿大李花那一抚,什么也没留下,留下的只是一个男人的侮辱。

杨七郎很愤怒,却又无法下手,对方只是个女人。杨七郎明白,一个男子汉要打女人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的。他左闪右晃,女人打不着。打不着的女人更不消停了,她双手乱舞,也不管打得着打不着,嘴里还哀号着,好像她自己被打了一样。

杨七郎打过无数的架,是一个女人见了惧怕男人见了惶恐的主,他的风格是刺刀见红,一击而中,可这时一个女人与他刺刀见红时,他真是无法下手。在大李花的哀号中,杨七郎心烦到了

极点,正好这时吴村长系好了裤带扑了过来,杨七郎来不及判断他是来拉女人的还是来打自己的,从吴村长扑过来的速度看,管不了这么多了,总得飞起一脚挡住他才是,何况这时杨七郎正烦得心慌。

杨七郎的这一脚比他刚才给吴村长那一巴掌的力量大多了,如果要量化一下,也许是三倍以上吧!只见脚到人倒。这次吴村长不再是捂脸,而是双手捂住裤裆,随着一声惨叫,卷曲了身子左右翻滚,痛得连叫唤的声音都没有了。

这时候,大李花惊愕地住手了,她看了看杨七郎又看了看吴村长,一跺脚一捂脸飞奔而去。

女人跑了,杨七郎当然是不能也跑了,总得看着吴村长不痛了再说吧!

这痛,不是短痛,是长痛,尔后又成当事人的心痛,却是杨七郎没预料到的。

吴村长的“双黄蛋”被废了一个,在县医院折腾了半个月才算了事。当然以现在的医疗水平,了一个吴村长的“蛋”确实不算什么难事。可难的不是“蛋”,反而是“蛋”延伸出来的那些“蛋事”。事很多,一时还理不清,一估摸,这就是个蛋生鸡的事嘛!这些事暂时就叫“鸡”事吧!

这样的“鸡事”很麻烦,它的麻烦之处,一目了然。无论公鸡母鸡都不好,公鸡喜打鸣还不说,要命的是它还更欢喜清早就抻长了脖子叫个不停,这无异于清晨的广播,那这些“鸡事”就能让三个鸡村炸了窝;母鸡不打鸣,要叫声音也不大,可她喜欢生蛋,一生了蛋就咯—咯—咯—嗒,这声音是不大,可太引人注目了,更要命的是鸡生蛋蛋又生鸡,那这些“鸡事”不但了不了啦,还会源远流长。这样的源远流长,在三个鸡村又不是一个两个的。

这样的“鸡”事,当然要它既不会打鸣,又不能生蛋,更不能让它源远流长了。按理说村长的“蛋”被村民废了一个,对于三个鸡村来讲,绝对是大事。但这样的大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个越少越好,当然只有经验丰富的村支书能办到。

支书一手捂蛋,一手捉鸡,水平相当的高。

支书处理事情很清晰,他首先当然找当事人,先找源头。源头就三个人,吴村长正疗伤,缓点再说,以免人家吴村长说他不够兄弟,伤还没好就撒盐;大李花不用找,她掩遮自己的心思肯定有,除非她神经有毛病;关键是杨七郎。

支书和杨七郎来到出事地点,一坐就是大半天。最后杨七郎当然是听了支书的话,秘密投案自首了。怎么就叫秘密投案了呢?说明事态不张扬,伤方不上诉法庭,打方自愿接受治安处罚。

支书真是了不得,居然杨七郎都听话了。当然刚开始杨七郎并不这样,说急了他一样要刺刀见红。谈话中,杨七郎几次刺刀都上枪了,人家支书就当没看见,还神色安详,还语重心长。杨七郎无法,只好与支书来一个他最不擅长而支书最擅长的嘴巴上的刺刀见红——舌战。这样的刺刀见红,杨七郎必败无疑。

当然支书的胜利也没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当支书说到打人不对时,杨七郎说,谁乱“走草”老子还打。说完把他那双牛眼瞪得老大,还盯着支书看,那意思是你“走草”也要打。

支书眯着眼并不见生气的样子,也不再就对与不对和杨七郎针锋相对。

他叹了一口气说,七郎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这牛脾气也该收一收了。唉!你看看我们村,青壮年大多出山打工去了,留下的老的老少的少,要不就是守空屋的女人。这时间一长呀,有点这方面的事,我也不是不知道。上个月你打了麻老二,我也没找你,那麻老二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一天游手好闲,看见哪家媳妇落了单,他就去打人家的主意,你教训他一顿也好。

支书说着就不说了,他掏出两支烟,递了一支烟给杨七郎,给杨七郎和自己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才又说,你看人家吴村长也不容易,工资和我这个支书一样,一个月也才四百块钱。说实话,吴村长还是想出山去打工,这不是为了我们村,他老婆才出山去打工的嘛。

杨七郎横了脸说,他老婆不在就干人家的老婆呀!还是村长哩,狗屁。

支书说,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嘛!首先吴村长与麻老二不一样,你承不承认?还有人家大李花感谢你不?上次你打了麻老二,人家翠兰是请你喝酒感谢了你的吧!这就是区别嘛,当然我不是说大李花和吴村长这样就对,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肯定不对,特别是吴村长,就是人家自愿,也要想想自己是个村干部,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是不能干的。这个大李花也太不像话,就是人家帮你耕地种地的,要感谢也不能拿这个来感谢嘛!你看,七郎呀!这就是个批评教育的事。



杨七郎扬了扬拳头说,批评教育,我又不是乡长、支书的,我只有这个。

支书拨下杨七郎的拳头说,有些事,不是这个东西能解决好的。你呀!你也不问个清楚,不管青红皂白的,下手又太重。

杨七郎拍了拍结实的胸膛说,太重,没办法,我就这样。

支书说,杨七郎,我讲话软点你就硬是不,我告诉你,你知道不,医生说吴村长的睾丸烂了一个。

杨七郎说,哪样?杨七郎显然不知道睾丸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也歪着个脑壳疑惑地看着支书。

支书说,就是蛋子。这事出大了。

杨七郎一听是蛋子,心头一咯噔,真他妈的要命,这可是男人的命根子。他嘴却还硬着说,一人做事一人当。

支书说,你当什么当,你当得起吗?要是吴村长被你踢成了太监,不光是他老婆回来要找你拼命,他的舅子兄弟们也不放过你。你再凶,好拳不敌四手吧!

杨七郎说,要打,就打。老子打死他两个少一双。

支书说,你就知道打,还能知道什么?你只有一条命,你能打死谁?打死一个,你也没命了。我告诉你,你要是一脚踢死了吴村长就算了,你们一命抵一命的事,也就不关我的事了。既然现在这样了,我不能袖手旁观。

杨七郎扬起拳头说,那你要咋样?

支书根本不看拳头,盯着杨七郎的眼睛说,你说,在我们三个鸡村的男人最怕什么?

杨七郎疑惑地说,怕什么?

支书说,最怕不男不女,废人。

杨七郎,人都废了,还怕他什么?

支书说,可怕就在这里了,人都废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杨七郎愣了一会神说,你是支书,我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

就这样,支书把“蛋”延伸出来的“鸡事”给摆平了。杨七郎承担了吴村长的疗“蛋”费用,还坐了十五天的班房。吴村长也算有了面子,毕竟废了一个蛋也不是影响太大,算不得是太监。

吴村长和杨七郎几乎是同一天回村的,不同的是,村长偷偷回家,杨七郎大张旗鼓地回来,派出所刘所长送回来的。

所长把杨七郎交给支书说,人交给你了啊!说完骑上摩托车就走。

支书品味着所长意味深长的话,一双忧愁的眼睛看向了杨七郎。

杨七郎说,看你一天愁眉苦脸的,支书,不是我要说你,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村里千多号人口,你都要操心,你操得完么?你看,你这张脸和苦瓜一个样了。说完,丢下支书扬长而去。

杨七郎急着要走,是早有几个人迎了他,请他喝大酒。

支书并不在意杨七郎的那几句话,他本来就显老,五十才有三,脸上就皱褶纵横。他在意的是,杨七郎别再给他惹事,见有人请杨七郎喝酒,有点担心,他对着杨七郎的背影喊:小崽,别喝多了。不要再惹出事来。

越是担心什么,越要出事。

出的事比“蛋事”还大。杨七郎酒还没有喝,随手抓起一把尖刀,插在了杨老三的屁股上。吓得杨老三来不及捂屁股,拔腿飞跑,杨七郎当然是飞追。当然是受了惊吓的人跑得快,杨七郎硬是没追上。

杨老三一步一个血印地跑到支书家门口,在他的呼救声中,见支书从屋里也跑出来时,他像见了亲人一样地踏实了。这惊慌的人一踏实了,肯定就放心倒下了。

杨老三就倒在了支书的门口,喘着粗气,看起来有点像出人命的样子。只见他出气多吸气少,又浑身是血。

支书见状大吃一惊。一边查看杨老三的伤势一边说,咋个了?咋个了?

杨老三显得要死不活地说,杨七郎杀人了!

支书用手捂住杨老三的屁股说,你好好做你的生意,你惹他干什么?说着扭头到处看,没有找到杨七郎。

这时,有两人跑了过来帮支书。

支书忙问:杨七郎往哪里跑了?

两人说,没跑,在杨老三店里喝酒。

支书说,好!对其中一人说,快给刘所长打电话。然后伸出一双血手,抓住另一人的手往杨老三屁股上按。

支书起身一边往屋里跑一边说,按住了,我

拿云南白药来。别出了人命。

这边支书急得不可开交,又是止血,又是把杨老三送进村卫生所。杨七郎不急,却在杨老三的农家乐仙鹅庄开始喝酒,老板屁股见红跑了,自是没有菜下酒了,只好干喝。

黑狗与杨七郎碰了一碗酒,喝完了说,还不快跑。

杨七郎说,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跑个毬呀!

黑狗说,一会派出所刘所长又来了。

杨七郎说,老子等的就是他。

杨七郎今天在“仙鹅庄”酒还没喝上,为什么拿刀捅了杨老三的屁股,还得从鹅讲起。

杨七郎是养鹅专业户,其实与杨老三的农家乐“仙鹅庄”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杨七郎养鹅,杨老三开“仙鹅庄”。

杨七郎养鹅不吃鹅,也从不进仙鹅庄的门,这在三个鸡村谁都知道。黑狗等人今天请杨七郎到仙鹅庄喝酒,是扬言搞到了一个三个鸡村的名牌“凤凰鸡”,杨七郎才同意到“仙鹅庄”赴宴的。

说起三个鸡村的名牌“凤凰鸡”,那是远近闻名。此鸡令人赏心悦目,红公鸡,翘尾巴,红是朱砂红,翘是孔雀绿,关键还脚踏羽毛。什么叫脚踏羽毛呢?就是鸡爪上也长长毛,这毛能长在鸡爪上,要说不罕见实在是有点难。这样的鸡确实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原本,这鸡在三个鸡村无处不在。早上打鸣,那个嘹亮啊!三个鸡的人要想赖床,除非你是聋子。可惜这鸡越来越少了,这少并不是三个鸡村人怕嘹亮而杀鸡。说实话,三个鸡村人祖祖辈辈早听惯公鸡的号子,看惯了鸡身上的羽毛。没有了这嘹亮,没有了这朱砂红孔雀绿,这三个鸡村还真名不符其实了。先是老人开始骂娘,骂人八辈祖宗,后来一想也不骂了,因为鸡少了,也有自己的一份。是呀!这几年都利欲熏心了。这鸡贵呀!一斤能卖30元。一只成年鸡近200元。这些年乡场上热闹得很,主要是有这样的鸡。原来三个鸡村人,也常在乡场上卖鸡换钱,买点盐呀、布呀之类的东西。那时候鸡不贵,与其他村的鸡价格差不多,无非是三个鸡村的鸡好看易出手而已。

这事坏在一个自驾旅游者的人手上,这人很会照相,还很会取名。这不,他吃了一个鸡,带了一个鸡走后,许多报纸上和网络里都有了三个鸡村鸡的漂亮形象,还美其名曰凤凰鸡。并说明,在鸡的出生地买鸡,一定要讲“个”,因为当地人很人性,鸡不讲只,只讲“个”。在鸡的照片旁边,还放了几个老人的照片,有的取名《一个父亲》,有的取名《朴实》《沧桑》。

其实在这一带,常用量词习惯用“个”字。一到乡场上,满街讲的都是这个牛那个猪的。这个自驾旅游者不甚了解,自是闹了黄腔,不过,外乡人,哪里明白就里,在网上还侃成了流行词,买个鸡。

这些三个鸡村的人当然没看到,没人懂网络、懂微信,再说也没网络。只是知道每次赶集总有人问要凤凰鸡,刚开始三个鸡村的人不知自己的鸡叫凤凰鸡,见来人见鸡就要,且不太计较价格,渐渐地,鸡的价格就贵得离谱。这一离谱,三个鸡村的公鸡就遭了殃,幸亏几个老人醒悟得快,坚决留了几个鸡,否则这鸡就绝种了。

这不,而今想要吃个鸡就难了。这鸡金贵了,请大客送大礼就是这鸡了。黑狗说吃鸡,杨七郎也不问什么了,抬腿跟着黑狗就到了仙鹅庄。

“仙鹅庄”叫庄,其实就一两间房,一个院子。东房前用红砖起了个煤灶,什么锅碗瓢盆,菜刀菜板将就放在一旁,方便。别看这“仙鹅庄”不起眼,来吃鹅的人也不少,主要是外地人。

老板杨老三就以卖鹅为生,杨七郎就以养鹅为生。这三个鸡村地处武陵山脉腹地,在武陵主峰梵净山与佛顶山之间的区域。梵净山与佛顶山都是原始森林,又是旅游胜地,三三两两的旅游者,不免东游西窜地来到了三个鸡村。杨老三周末生意最好,一天能卖七八个鹅。

杨七郎的养鹅场不大,就是把自家的二亩水田用竹篱笆围了起来,水是不缺的,从山沟里引来便是,一些小鱼小虾也顺水进来,这让杨七郎的鹅有了事干,在水田里来往翻腾。有了这样的闹腾,杨七郎的鹅身体健壮肉质最好。价格也比乡场上的贵2元钱。杨老三也宁愿要杨七郎的,客人要吃鹅,根本不在乎多几块钱。

杨七郎养鹅都是留蛋自己孵化,小鹅孵出来黄嫩嫩的,样子憨态可掬,非常可爱。这种鹅叫狮头鹅,顾名思义就是头长得特别大。想这公鹅乡之所以得名,肯定与这狮头鹅有关。公鹅乡各村都不缺鹅,可像杨七郎这样养鹅的却不多。杨七郎这些年行事的风格,要说个老婆也不容易,他妈给他说了

两门亲事都黄了,原因很简单,人家见杨七郎那脾气怕吃亏。杨七郎索性把精力都用在了养鹅上面。从小把一个嫩黄嫩黄毛茸茸的小东西,养成十多斤的大鹅,要说没感情那是假话。杨七郎那脾气又是从不会假装的,他从不吃鹅肉,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毕竟人心是肉长的。

本来杨七郎是不愿卖鹅给杨老三的,他想卖远点,眼不见心不烦。可他经不住杨老三软磨硬泡,杨七郎又是个服软不服硬的人,这不,在一句杨老三“一笔难写两个杨字”的套近乎中,终于答应了。这鹅终究是要卖的,杨七郎家旱地里那点苞谷都喂了鹅,这鹅一个能长到15斤,仅仅靠山沟里那点鱼虾是不行的,那些零星的小鱼虾,最多就是让鹅们有了折腾的事,免得鹅不爱动,只长油不长肉,客人不爱吃。

卖给杨老三12元一斤,比乡场上多卖了2元,一个鹅大约能卖180元。杨七郎一年也就能养300个鹅,再多场地不够,也怕鹅拥挤了犯病。一年下来,除去成本,能有个两万多的收入。七郎的六个姐姐早嫁人了,现在家里就三口人,爹妈和七郎。这些收入,在三个鸡村算是富裕的了。

一般来说,我左鸟右是为“鹅”字,杨老三仙鹅庄的门脸上却是个我上鸟下结构的“鵞”字,杨七郎一进院子,对那个大大的“鵞”字端详半天说,我鸟?什么意思?

黑狗说,杨老三说,这他妈的也是鹅字。

杨七郎在门脸处停下说,吃鸡就吃鸡,你给杨老三说了没有,老子进去,不能让老子见到谁杀老子的鹅。

黑狗说,你把鹅卖给了杨老三,鹅就是杨老三的了,他不杀鹅,还开个屁的山庄。

见杨七郎鼓一双牛眼,黑狗补充说,我给他说过的,他傻呀!除非他吃了豹子胆。就是吃了豹子胆,他也不敢惹你心烦。我就不信,见了你,还敢当面杀鹅。

杨七郎牛眼一横,牙里咬出一句狠话,妈的,他敢,老子一掌打烂他的狗头。

杨老三当然不敢当着杨七郎的面杀鹅,黑狗抱了一个鸡来杀,也没说清楚杨七郎哪时候来吃。

杨七郎和黑狗在“鵞”字招牌下说话时,杨老三正在院子里给鹅脖子里强行倒酒,准备杀鹅给客人看。这是杨老三估摸出的营销手段,堪称一绝。这绝早已远近闻名,只有杨七郎不知道,谁吃多了把这事告诉杨七郎,肯定惹祸出事。这一绝是一道鹅菜,叫涮鹅肠。怎么个绝呢?主要是在杀鹅的手法上。这手法不是快刀抹脖子,而是用尖刀刺入鹅屁股,刀在屁眼一转,鹅的屁眼就在人手里了,然后抓紧了,鹅负痛狂奔,把那肠子从肚子全拖了出来。说是这样的鹅肠脆生生,味道极其鲜美。这绝活,并不是来的客人都愿意看,只是少数人。可看过的和没看过的,吃过的和没吃过的,都记住并传播这一绝。“仙鹅庄”名气由此越来越大。

杨七郎和黑狗刚进院子,负痛的鹅正好跑到杨七郎脚下,鹅凄厉地惨叫着,一双翅膀扑腾不已,一颗巨大的头颅左右摇摆。

杨七郎乍一看鹅,有些困惑,也不见鹅脖子上有刀痕血液喷出。一般人都知道,杀鸡杀鸭杀鹅,鹅最难咽气。鹅被抹了脖子,奋力挣扎,有人按捺不住撒手,鹅能昂着个血糊糊的头,跑出百米远,也是常事。所以杀狮头鹅得两人,一人拧住脖子抹,一人拧住翅膀脚掌。

杨七郎一抬头看见杨老三手里紧握着一样东西,定神一看,竟然是鹅的肠子。

杨七郎二话没有,直奔杨老三。

看来,杨老三是被杨七郎的脸色吓呆了,傻愣愣的。

黑狗想拦也来不及,对杨老三大喝:快跑。狗日的,等着挨刀啊!

已经来不及了,杨七郎敏捷地操起尖刀朝杨老三屁股上捅了一刀。杨老三才像鹅一样惨叫着负痛逃跑。要不是黑狗用身子拦阻了杨七郎,第二刀也进了杨老三屁股。

杨七郎追了几步,没赶上。由此印证,逃是比跑要快多了。杨七郎冲着杨老三逃的背影骂开了。他骂,他妈的,死罪也就是个砍头,包公再狠也就判个腰斩。老子就知道人砍脖子,鹅抹脖子,你狗日的,捅屁眼,伤天害理。亏你狗日的跑得快,要不老子也把你的肠肝肚肺也扯出来看看,狗日的杨老三,你的肠子肯定是黑肠子,肯定是黑的。杨七郎手一扬,尖刀飞在了“鵞”字招牌上,扭头对黑狗扬眉抖肉地喝道:鸡呢?

黑狗也扭头对一旁傻看的厨子喝道:鸡炖了没?

厨子说,就等你们来才杀。



杨七郎说,那还来得及吃个鸡巴,刘所长最多才走了几里地。

厨子做了抹脖子的动作说,我赶紧,半小时就够。厨子的样子不像惧怕杨七郎,对杨七郎捅了他老板也并不在意,他扭身一边往鸡笼一边说,催工不催食,刘所长来了,也得让七郎吃了再说。

杨七郎对黑狗说,走,先喝几碗酒再说。

这边不紧不忙地喝着白酒,支书那边用白药止住了血。支书问卫生所的医生老范说,流了那么多血,送县医院不,怕出事。

老范说,有钱就行。

支书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怕人有问题。

老范说,问题不大。

支书说,问题不大?流那么多血?

老范说,你被捅一刀,跑这么快,也流那么多血。

支书指着上气不接下气还哭天喊地的杨老三说,真问题不大?总得去闪个光,照个片,输个血才放心吧!

老范说,你上次到医院还没折腾够啊!你信不信,这屁股上的事,还能折腾到脑袋上去。还输个屁的血,那东西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乱输,害怕输出更牛逼的毛病来。老范见支书将信将疑的样子,笑了说,捅在那肉上,没伤到神经。问题真不大。就是伤口深了点,打个破伤风针,再吃点消炎药预防一下就行了。

支书说,行不行?你要负责的。

老范说,我说行,你不信。上不上县医院,也不是你说了算,谁出钱谁说了算。这事就是杨老三做主。

支书对还在哼哼唧唧的杨老三说,你到底去不去。

杨老三哼哼唧唧地欲起身,说,支书,你扶我一下。

支书说,你到底去哪点?

杨老三说,我给七郎杀鸡去。

支书本来扶起了杨老三,听杨老三这么说,手一放,杨老三正依偎着支书没防备,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声惨叫,触电般又站了起来。显然是椅子撞在了伤口上。

支书手一放的同时喊了一句,拐了,拐了。我叫人报案了。

杨老三在惨叫声中,也听清了支书的拐了。在这一带的土话中,拐了的意思是麻烦了。你想一个棍子成拐了,一个直东西成几个弯了,这就是简单变复杂了。杨老三知道拐了的严重性,他顾不得屁股的痛,焦急地对支书喊,拐了,拐了,你老人家报哪样案嘛!这样还有个完啊!这是我和杨七郎的事,要报案也是我的事。

支书说,妈的,老子做好人得不到好报,叫人报案的时候,你也在场,你咋不吭一声?

杨老三说,支书,你是好人就好到底。我先回店了。一会警察找你,就往回挡了,就说没事。说完,捂着屁股一扭一拐地走了。

支书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杨老三刚走,杨老三老婆手提两把菜刀,旋风般赶到。没见到自家男人,只见地上的血迹,急了,她挥舞着菜刀,阻拦着还没来得及走的村支书大吵大闹。说为了一个鹅,他杨七郎就敢杀人,你这个支书怎么当的。

支书呵斥杨老三老婆,你一个婆娘家的,在老子面前舞啥子刀,老子没见过刀是不是?说完拨开杨老三老婆,说一边去,你来添什么乱。老子怎么当支书,还要你教呀!

杨老三老婆见支书这样,知道自家男人没什么大事过不去了,只是觉得这事不能就完了,她追了几步又拦截住支书。

支书一声断喝,你干啥?又不是我伤了你男人。

杨老三老婆被支书一呵斥,一时发愣。

支书手一挥,还不回家煮饭去。

杨老三老婆把右手的刀合并到左手,往家走去。走了几步,似乎感觉不对,冲着支书背影喊,我家男人在哪点?

支书背着手,头也不回,说,我说了,回家煮饭去,耳朵有点聋是不是。

杨老三老婆跺了跺脚,撒腿朝家走去。

支书依然背着手往自家走,依然不回头,只是问跟着他寻热闹的村东吴家小崽说,那婆娘往哪走了。

吴家小崽说,往她家去了。

支书停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接着又背着手走了。支书以为只要这婆娘不惹事,这事也算了结了,等刘所长来就挡回算了,刘所长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


这事,当然没那么简单。因为杨老三老婆往家走了一半,又折回往仙鹅庄方向去追杨老三。

杨老三一扭一拐地走,不时还要驱逐一下跟着他看热闹的小崽们。他老婆自然不难追上他。

杨老三见老婆提着两把菜刀赶来,说,你来干啥子,回家煮饭去。

老婆见他那样子,火冒三丈。她说,你狗日的杨老三,你不要屁股,老娘我还要脸。支书叫老娘回家煮饭,你也叫。他妈的,屁眼叫人捅了,还吃哪样饭,屎都拉不出。

杨老三说,这是我们男人的事。快滚回去。

杨老三老婆白了一双眼说,还男人的事,他杨七郎还没取了你的蛋子,你就像个太监啦!走,砍不死他,也要砍。一边说一边挥刀就要走。

杨老三一把抓住他老婆厉声道:叫你回家煮饭,你就煮饭,你嘚瑟个毬呀!

几个小崽见两口子吵架,嘻嘻哈哈地在一旁闹腾。

杨老三抢过老婆的刀对小崽们挥舞吓唬道:再在这里闹,老子砍死你两个少一双。

小崽一哄而散,一边跑一边喊:有本事,你砍七郎叔去。

杨老三老婆脸都气青了,拼命抢杨老三手里的刀。

杨老三说,抢什么抢,今天不是砍他的时候,你砍得过他吗?老子自有安排,你快回去。

杨老三老婆说,回去,这脸不要了?

杨老三说,就是为了更有脸,这屁股就忍忍。等屁股好了再说。

杨老三老婆说,再说什么?

杨老三说,再说就是找机会干掉他杨七郎。别以为老子就是个卖鹅的,老子就是潘仁美。不搞死他杨七郎,老子决不罢休。

杨老三老婆说,行,你还有蛋子。说完接过菜刀走了。

本来,杨老三想,杨七郎捅了他一刀,这事也就了结了。七郎消了气,还能咋样?说实话,人的屁股都捅了,鹅屁股也就该算了。要是刘所长来把杨七郎抓走了,等杨七郎回来,说不定捅的不是屁股了。在屁股没好之前,他怎么也得装好孙子。孙子的戏还没演,老婆入戏了,他还得雄起,不能在女人处丢脸丢大了。他也不知怎样才能挽救面子,在老婆这里装好汉,也算是挽面子。他最清楚,现在先演孙子。

杨老三忍着屁股痛回到仙鹅庄,见尖刀插在鵞字招牌上,他取下刀走了进去。

杨七郎见他进来,把一双眼横了看。

杨老三一扭一拐走过杨七郎时说,我杀鸡去。

黑狗说,你的人杀过了,都快炖了。

杨老三说,我说嘛!我的厨师没这么傻。

杨七郎一把拧住杨老三往座椅上一掼。杨老三痛得直歪嘴。杨七郎说,好!你狗日的还有胆量回来。有种,像我老杨家的种。

杨老三把尖刀放桌子上,端起杨七郎的酒碗喝了说,七郎,一笔难写两个杨字,我们还是兄弟。

杨七郎说,兄弟归兄弟,你要再这么整鹅,老子下次捅你心窝子。

杨老三说,要得,要得。

黑狗说,来,一起搞一碗。

三个人端起碗喝酒,刚放下碗,刘所长走了进来。这时鸡也正好端上了桌。

杨老三说,刘所长咋来了?来喝碗酒。

刘所长说,不喝。

杨老三说,那!吃鸡。

刘所长说,吃个屁鸡,我抓人。

杨老三说,抓哪个?

刘所长说,杨七郎。

杨老三说,你没见到支书?

刘所长说,见了。

杨老三说,那咋回事?杨老三看看杨七郎又看看刘所长,我们好着哩。

刘所长,好,好个屁。有人报案就得处理。支书说啥子也没用,走,都到所里做笔录。

杨七郎对刘所长指着杨老三说,我兄弟他屁眼痛,去不了,我跟你去。

刘所长看了看杨老三一裤腿的血迹和屁股上的绷带,又看了看杨七郎,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杨老三说,总得让我哥吃了鸡走。

刘所长扯了一把椅子坐下,行,快吃,酒不能喝了。

吃完了鸡,刘所长把杨七郎带走了。见杨七郎出了门,杨老三一下子就倒了,幸亏黑狗眼明手快,扶住了他。


黑狗说,流了这么多血,早该休息了,你硬撑个毬。

杨老三说,我要不硬撑着,七郎没面子,我也没面子,他回来要干哪样,就没底了。

最后的结果,杨七郎违反治安条例,刑拘十五天。

十五天后,杨老三撑着拐去刑拘房接杨七郎。把一个新来的警察弄晕了,他说,被伤害的人来接伤害他的人,还高高兴兴的?有点晕?咋回事!所长说,咋回事,多下去走走,你不就知道了。

刘所长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他把杨七郎交给支书后,望着杨七郎和杨老三远去的背影说,一而再再而三,你这杨七郎可不能再出事。马上要年终了,可别出大事,我的兄弟们工资就那点,盼望着治安达标哩,要是那点奖金又被扣了,兄弟们找我麻烦,我就只有找你支书了。你家杀年猪,我们排队来吃。

支书说,好嘛!欢迎、欢迎。

刘所长说,欢迎个屁,你欢迎,我们也不敢吃了。不开玩笑了,你眼睛睁大点,耳朵听着点,有点风吹草动的,第一时间告诉我,预防犯罪比什么都好。

刘所长走后,支书就想,这警察就是警察,看这方面问题比我们普通人是要高些。这杨老三也不是个善茬,莫非玩的是苦肉计。这小子文化不高,却有一套小人书《三国演义》被他读得烂熟,视如珍宝,谁借看也不肯,只有支书儿子借来看过。

支书抬腿去找黑狗。这是预防的关键人物,他与两个当事人都是好朋友。黑狗听支书一说,眼睛珠一转说,说的是,我也觉得这事有点怪,就这样了啦!有点不可能。当天,我就感觉不对。这杨老三平时也是一人物,大小在我们三个鸡村是有面子的人。那天的表现反常,狗日的装孙子,装得真像那么回事。支书你说得对,杨七郎是个直肠子,他一根肠子通屁眼,没什么鬼把戏。这杨老三不一样了,莫非他想玩潘仁美的招数?也不像呀!说你支书是潘仁美我还信,他杨老三屁官都不是,拿捏不住七郎的七寸。

支书说,老子是潘仁美?放屁。黑狗,你小子太没良心了。老子这村支书,一月就250块补助,干的却是当牛做马的活路。

黑狗说,想当牛做马的大有人在,大小也是个九品官。再说,我哪敢说你是潘仁美,只是打个比方。

支书说,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老子就不是。

黑狗说,当然不是。我只是打个比方。说你支书要整杨七郎,一掐就死。

支书说,黑狗,你狗日说话注意点,什么叫一掐就死。老子辛辛苦苦为了大家,还讨了个恶名是不是。

黑狗说,又是个比方,谁不知道,你支书是一把手,威信高,这村里都是你说了算嘛!

支书说,放屁,在村里,现在都是一事一议,大家说了算,老子就算个召集人。

黑狗说,好!好!不打比方了。他杨老三没用,老婆也骂不过杨七郎老妈,自己又打不过。根据我的判断,我谅他杨老三是虾子无血,支书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支书说,不会有事?

黑狗说,不会有事。

支书到了刘所长处,刘所长也问,不会有事?

支书说,不会有事。

刘所长也像支书信黑狗的话一样信了支书的话。

一个月后,黑狗应邀赴宴,这宴当然是杨老三召集的,他屁股上的伤早已好了。

黑狗走进仙鹅庄,见杨七郎大腿上扎了一把尖刀,杨老三拿着一把菜刀,扭身就跑。他的第一反应,是杨老三设了鸿门宴,狗日的杨老三像潘仁美陷害了杨七郎。出事了。他本想大喝一声,出手救援。见杨老三老婆、舅子都在场,就打消了念头。他必须尽快告诉支书,出事了。

支书一听黑狗的话,冒火了,说,老子说有事,你说没事。这下出大事了,咋个办?刘所长听了支书的话,当然更火了,说叫你们眼睛亮点,耳朵尖点,你们当我的话像耳边风。现在好了!出大事了。

支书还想争辩几句,刘所长一挥手止住支书,说,现在说哪样都晚了!说完,三步并作两步朝仙鹅庄而去。支书,黑狗紧紧跟着。

这边,杨老三已杀了一只嫩公鸡,爆炒好端上了桌,说,这宫保鸡丁,凉了不好吃。说完,手往杨七郎大腿上的刀摸去。杨七郎手敏捷地挡住杨老三的手说,慢点,等黑狗到了再拔。

杨老三看了看老婆和舅子说,七郎哥,够仗义,给这面子大了。不等黑狗了。拔了,拔了,上点药,好喝酒。

杨七郎说,别人没看到这刀在我腿上,等于你狗日杨老三还是没面子。让刀多插一会,死不了人。你急个毬。刀又没在你腿上。

杨老三说,好!听七郎哥的。

杨七郎看着一桌子的菜,咽了咽口水,说,开始吃!黑狗主要是看刀,懒得等他了。说完伸手抓过一瓶酒,一仰脖子,咕咕噜噜搞了一半下去。一抹嘴巴说,好酒。比老子的酒好多了。

三天前,杨七郎与杨老三喝过一场酒,杨老三喝不过杨七郎,杨老三在喝倒之前,没忘了腿一软跪在了地上,痛哭不已。杨七郎说,兄弟,今天没过年,你拜什么年?快起来。

杨老三说,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起来。

杨七郎说,男人膝下有黄金,别说一件,两件老子也干了。再说,你狗日的今天,没有偷袭老子,也算个汉子。

杨七郎说的偷袭,是前一个小时的事。那时候杨七郎正全神贯注地帮助小鹅破壳。说是帮小鹅破壳,其实也算不上,杨七郎就是喜欢用小棍子轻轻拨动敲打那蛋壳,像是在鼓励小鹅啄壳。杨七郎当然知道小鹅得自己破壳,破不了壳的,你帮着破出来,这种小鹅也难养活。他之所以守着,主要是喜爱小鹅破壳的那一瞬间,一个嫩黄嫩黄的,肉乎乎的东西,一下子就活了,扑棱棱地吱吱喳喳,可爱极了。这时候,杨七郎总是愉快地小心翼翼地把一个个嫩黄嫩黄的小东西捧在手心,慢慢地放在大木盆里,小鹅一下水,顿时鲜活无比。杨七郎在这个时候几乎是心思都在小鹅身上,他根本不知道,杨老三这时正提着一根大木棍,准备给他脑后一记闷棍。

等杨七郎感觉有人时,看见的已是一张笑眯眯的脸,这张脸上的眼睛正惊讶而和善地看着一队队、一群群毛茸茸的嫩黄嫩黄的小生命在水中游动。这张脸当然是杨老三的。等杨七郎看到他手里的那根大棍时,杨老三也才感觉到这大棍子的存在。他手一松,棍子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刚出壳不久的小鹅,第一次听见这么大的声音,惊慌地快速凫水,在大木盆里绕着圈子,似乎在寻找出路,逃离。

杨七郎爱惜地看着小鹅,口里反复向小鹅轻轻地叫唤,小鹅才渐渐平静下来,扬着脖子,忽闪着小眼睛,优雅地游动。

杨七郎拾起大木棍对杨老三说,走。

到了鹅舍外,杨七郎把棍子递给杨老三,指着自己的脑门说,往这打。

杨老三把棍子往地上一丢,又是一声咣当。

杨七郎说,你狗子的轻点行不行。不打了?

杨老三说,算毬了。

杨七郎说,好!算毬了,喝酒不能算毬了。

俩人一喝,当然是杨老三喝高了,这一高了,腿一软,杨七郎就答应了为他杨老三做一件事。杨七郎本来就是一个服软不服硬的人。

这不,才有了黑狗看到的一幕。本来大家等的就是黑狗,结果黑狗来的时候,正是杨老三一家为杨七郎自插一刀在腿上的壮举感动时,也是杨七郎为自己的豪爽而得意时,都没注意黑狗已来到了门口,又大惊失色地跑走了。

今天的酒局,不是鸿门宴,只是为杨老三原来伤了屁股,不能再伤了脸面,要黑狗来赴宴,就是做个证人,从杨七郎处要回点面子。这是杨七郎和杨老三商量好了的。不想,杨老三又是好酒,又是提刀杀鸡的,再加杨七郎来仙鹅庄后,杨老三一家一直就与杨七郎称兄道弟,像一家人样的好!杨七郎一激动就豪爽,等不及黑狗,就对着自己的大腿插了一刀,说,老三,这刀算你插的,你更有面子,等黑狗来了拔刀就是。

最后,他们等来的不仅是黑狗,还有支书和刘所长。

杨七郎一见刘所长和支书,赶紧自己拔了刀。说,我自己插的,我自己拔。

刘所长说,是这样的?

杨七郎说,绝对是这样的。

刘所长环视了在场的人,见没有异议,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支书跟在背后说,我说嘛,没出大事,你放心回去,误不了你们的那奖金。

杨七郎接过云南白药,倒在伤口上说,妈的,口子大了点。

杨老三说,要缝几针才行。

杨七郎说,那是老子的事。今天算过去了,但,老子把话说清楚,鹅还可以卖给你,你再捅鹅屁股,我敢说,下回绝对不止是你喊屁眼痛。

杨老三说,没有下回了。绝对。


(此文刊载于《当代》2016年第5期,点击阅读原文,移步当代微店,即可购买《当代》)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当代》2016年第5期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