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五篇古风微小说

恋上小说2020-11-20 13:55:19

 《落叶桃花凉》

 正是桃花处处开放的时节,片片花蕊夹杂着阵阵清香,悄悄送进人的心里。   

我叫凉染,是平渊王朝的永定将军,五年前,我的父母亲意外身亡,部下十万将士怜我孤苦,于是联名上书举荐我为新任将军。皇上被逼无奈,下旨大礼册封年仅十二岁的我为将,后来的五年,我都奉旨带领父亲旧部在边疆镇守 , 大概是父亲在天之灵保佑 和我十多年的坚韧,我虽为一介女流,也受尽世人敬仰。   

五年的时光匆匆流逝,我多次上书才得到此次回京祭祖的机会。骑在马背上,看着五年未见的京都,微微一笑,我终于又回来了。   

来迎接的队伍很大,皇上也是做足了场面。我灵活的从马背上下来,一行人诧异的看着我,慌忙弯身行礼。为首的一位公子,弱冠之年,一席白衣,手持白扇,看到我,愣了一下,我不屑的看着那公子,“朝廷竟派一个纨绔子弟来接我,真是好笑。”   

“将军莫不是瞧不起我这个丞相。我可没有将军这么大的架子呢。”那公子和上扇子,玩世不恭的笑着。   我细细打量起面前之人,虽在边疆也听说朝廷新相叶默的威名,十八岁高中状元,步入仕途,仅用三年时间登上相位,朝廷之上,人人敬之赞之,其才能可见一斑,没想到,却是个如此之人。   

我没有接话,径自向前走去 进入大殿大殿,皇上坐在正上方,一脸威严与庄重。宴会已经准备好,显然是在等我。   

我跪在地上 叩首 , 不慌不忙的说道 ,“ 臣凉染叩见皇上 ,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因着多年习武 , 安静的大殿上回响着我略带着 女子柔细又不失将士风范的声音。   皇上笑呵呵的让我起身。按着身份入座,我和叶默,面对面。   

皇上询问这边关战士与民情,我一一作答。皇上笑着说,我不输当年的父母亲。我微微一愣神“本相敬将军一杯,喜迎将军回京,若有什么怠慢,还请将军见谅。”   我回过神看到叶默高高举起的酒杯,慌忙回应,“丞相多虑了。”一饮而尽杯中酒,瞥了一眼高座上镇定的皇帝,不由得心中带些鄙夷,还真是虚伪,自己最倚重的臣子如此何乐,还要装的如此不在意。   

果然,皇帝看着我,一脸认真的说道,“凉染也快该及笄了吧。”   “是快了。”我恭顺的答道。   “你父母去的早,朕也算你的长辈,自是要为你着想,叶丞相一表人才,还未娶妻,嫁给如此儿郎,也没有辱没你。”   我起身 , 微微行礼 ,“ 皇上 , 凉染身系父母亲毕生所愿与边疆将士的期许,儿女情长早已闲置,叶相风度翩翩,自会有良配。”  

 皇上捏 紧了手中的酒杯 , 脸上放开笑容 ,“ 你终究是 个女孩子 ,在边关也多有不便,倒不如弃了兵权,享富贵荣华。”   我略微冷笑 ,“ 臣倒是不介意 , 可是边关将士若是看不见我 , 怕是会稳不住军心。”   皇上 停顿一下 , 随即开怀大笑 ,“ 哈哈哈 , 朕不过开个玩笑 , 你是朕左膀右臂,若要卸甲,朕也不答应,来,快坐。”    我轻轻坐下暗自呼出一口长气,皇上对兵权的觊觎,从未减少。  

 次日,我来到凉家祠堂,看着父母的灵位,和长明的灯火,跪在地上, 双手合十 ,“ 孩儿不孝 , 五年未曾祭拜 , 我按照您的愿望 , 守边卫国,忠君效主。今日女儿正是及笄之日,你们也可放心了。”  

 “将军何必这么伤感,老将军看见如今的你,必然是骄傲的,若是将军不嫌弃 , 在下愿意为将军 行及笄束发之礼 。” 一道声音响起 ,我扭过身去。   “丞相来我凉家祠堂做什么。”我看着倚在门口的叶默,有些防备,手渐渐伸向袖口中的匕首。  

 他把扇子别在腰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住我的穴位,我大吃一惊,他竟然有如此高的武功。奈何我如此挣扎都无果,他扛起我,向外走去。   

把我放在凳子上,我定定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虽然吹了多年边塞的风,没有丝毫的违和,反而增加几分英气。叶默站在身后,温柔的解开我男士的束发,一点一点,为我梳理头发。   这样子有人为我束发,还是五年之前,母亲替我温婉的梳着辫子,边梳边告诫我,凡事要以国为大,不可任性,不可懦弱。   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五年来我自己过得没有章法,完全按照男子的生活方式,与与众人一起练功,一起生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竟快忘了,我也是个女儿身,而且正是处在别的女孩子最珍贵的明媚年华。   回过思绪,看着镜中他认真的模样,微微有些愣神。  

 理好头发 , 叶默 从怀中取出一枝桃花簪为我戴上 , 微笑的看着我 ,“当是我送将军的贺礼。想不到将军也是个当之无愧的美人呢。”   解开穴道,我狠狠的看向叶默,“你想做什么?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 我倒是想问问你 不交 兵权 想做什么 , 为你父母报仇 ? 十万军马不少,但若要一个王朝覆灭,也着实可笑。”   

往事涌上心头,眼眸中瞬间滑下泪滴。五年前,父母亲被皇上密旨赐死,皇上想收回兵权,奈何父亲部下衷心,只认我这个小主人。皇上只好暂且将佣兵十万的我发往边疆镇守,以巩固他在朝中的地位。   叶默拿手帕 为 我擦拭眼泪 。我 狠狠地 打落他的手 ,“ 你们不过都是想要兵权而已,那是我父亲毕生心血,我绝不会拱手让人。”  

 “ 可你父亲在天之灵愿意看到你如此模样 ?” 叶默丢下一句话 ,向外走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怅然若失。我该怎么办呢。    

过了几日,我在家中院里喝着酒,桃花树下,也算是惬意。   叶默进来,“将军,烈酒伤喉,万不能强求。”   我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径自坐在我身边,“皇上赐婚了。”   我放下酒杯,刚要拒绝,他叹了一口气。“新娘子不是你。”   

  轻轻松了一口气 , 叶默接下来的话让我呆愣住 ,“ 可新郎是我 。和尚书家千金,你可满意?”  

 我对 上叶默难得正经的眼睛 。 转而又轻移开目光 , 狠灌了一口酒 ,“恭喜丞相抱得美人归。”   他楞楞的看着我身边的桃树,许久才道,“罢了,若有一日我死了,将军不如将我埋在桃树下,与将军做个伴。”   

我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闭上眼睛,划下一行清泪。哪怕喜欢,我也不能嫁人,我不单单要做父亲的接班人,戍边卫国,重要的是,多年的戎马生活,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孩子可以生育的能力。我不能害他,不能让他没有子嗣,也不能忍受,有人和我分享丈夫。   他们大婚那日,派人把桃花簪送过去,我便在院子里倚着桃花树喝的烂醉。迷糊中,好像有一个身着喜服的男子轻轻拥着我。   

再见到叶默,是在皇宫大殿上,边关告急,有一场硬仗要打。我和他一起陪皇上议事。   不过半月,他依旧意气风发,少了些许初见时的玩世不恭,许是,新婚妻子服侍的不错吧。   他一直与皇上请求主和,半天也没个结果,心下烦躁,我请缨去上战场 , 皇上 略有所思的 看着我 ,“ 你性子急 , 朝野中没什么大事 ,丞相不如同去朕也放心些。”   随后,他和我,踏上边疆之路,若我知道,战场上会发生的事,绝对不会带他去战场。  

 战事吃紧,僵持不下,我带兵讨伐,成为俘虏。他带兵杀入敌营救我,成功回到营地。奈何可怕的不是敌军,而是自己人。我看着身边侍卫匕首朝我刺来,来不及躲闪,叶默为我挡了这一刀。   紧紧的抱住他 , 他拿手捧着我的脸 ,“ 别哭 , 本来这一次 , 皇上就没打算让我们两人都回去。我自恃才高,已经影响了皇上的威信,死了也好。反正你还活着。”  

 我狠狠地摇着头,确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从怀中取出桃花簪,用尽最后力气为我戴上,“好好活着。”   我亲眼看着他的手垂下,抱着他略有些冰凉的身体嚎啕大哭。我知道了,都知道了。这次仗你为什么主和,为什么你要救我。可晚了啊,你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我不记得是怎么赢的战役,也不记得怎么回到京城接受众人祝贺。意识清醒的时候,我正抱着叶默的骨灰在桃花树下坐着,桃花落了一地,也落在我的身上。叶默的夫人坐在我身边,为我拨开眼前凌乱的头发。   

我空洞的看着 她, 加大了手中抱着骨灰盒的力度 。她 笑笑 ,“ 丞相在这里比和我在一起开心的多,将军若是还念着丞相,就替他好好活着吧。”  

 终是抑制不住,我抱着她大哭。她温柔的抱着我,像是哄一个丢了糖的孩子。可丢了什么,我最清楚。 

  又是一年桃花季,又是一个五年。我已年逾二十,静静地坐在桃花树下,手中握着折扇,发间别着桃花簪,端起酒杯,轻酌一口,笑意盈盈的看着桃花树下玩闹的孩童。   当年,叶默终是被我葬在了桃花树下。叶默的妻子腹中早有叶默的孩子,不久生下叶寻后自缢,葬入叶家陵寝。我用兵权换来了叶寻为我义子,隐居避世,终日与桃花树和叶寻为伴。   叶寻玩累了,扑进我怀里“娘亲,我以后也想如娘亲当年一般,驰骋疆场,建功立业。”  

  “ 傻孩子 , 家国天下 , 若你连家都没有 , 谈什么建功立业呢 。”我揉揉他的头。   “那娘亲为什么现在还不嫁人呢?”   我把 折扇放在叶寻手中 , 走到桃花 旁 坐下 ,“ 因为娘亲舍不 得这棵树。


《说书人说不尽的是故事,听书人听的只是乐趣》

人们总是会说戏子无心,可谁又能明白戏子有心奈何将军无情,戏子一旦动心等待她们的将是无尽的哀痛,影儿从小就听过这些话可是却不懂,但她娘亲却是这样被一个薄情人辜负的,最终没有落得一个好下场,还好楼里的妈妈怜惜这个往日的花魁,在她死后,将小小的影儿养大,影儿越长大越水灵,美貌早已超过了母亲,不同母亲的温婉,影儿从小长于魅影阁,见多了人情冷暖,眼里总是冷清一片,好似什么也进不去,一片浓雾,长大后的影儿成了阁里的花魁就如当年她娘一样,并且比她娘更受欢迎,影儿觉得她的一生应该就这样了,直到遇到了那个人,就像诅咒一般,影儿不顾一切地爱上了那个骁勇善战的将军祁王,因为年少就战功赫赫被皇帝破例封王的将军墨祁,祁王就如世人传言那般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低至尘埃,民间一直流传着一见祁王误终生,影儿觉得自己被魔魇了,如果不是追犯人来此,估计此生他们都不会有交集的,可是命运就是如此爱开玩笑,将军英雄救美,以生相许为报恩,话本里的故事,影儿没想到有一天这个故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当祁王抱着影儿避开危险,一袭绯衣被风舞动染上鲜血说不出的血腥,唯美,此时影儿一颗死水一般的心竟然开始跳动了,一声“姑娘,没事吧”,就像春风拂过心湖,泛起阵阵涟漪。

就像话本里写的一样将军美人在一起了,他们聊着诗词,作画下棋,将军说着塞外风光,影儿觉得自己重新活了,向往着塞外的生活,将军承诺一定十里红妆娶她为妻,宠她护她一生一世,影儿就像其她情窦初开的女子一样等着他的十里红妆,七月初七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影儿坐在镜前给自己添妆,女为悦自者容,影儿也不例外,更何况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他说好今天平铺十里红妆的,可是一切真的不是话本里的,她等来的是人人称颂的大将军祁王要娶仪德郡主的消息,影儿手里的桃木梳就这样掉了断了,她不信,她相信他会来娶她的,可是事实是十里红妆去的确实是仪德郡主的府上,影儿忽然想起母亲说的,戏子有心只是将军无情,所以戏子不能有心,想着想着影儿笑了,

这是个魔咒,逃脱不掉的,一袭绯衣的影儿等着那人过来给她句解释,可是半月已过什么消息都没有,影儿死心了,

还记得当时如玉的公子在自己耳边的蜜语,如今只剩下一片冰冷,罢了罢了,

一月后,魅影阁的花魁病逝,祁王失踪。说书人说完故事一敲醒木,下面一片唏嘘,结局到底是怎样的,为何将军失信,将军真的是薄情寡义之人吗?将军最后去哪了,说书人只是摇摇头,说了句戏子有心,将军无情,哎,错也错也,将军有情,奈何被逼无奈,只能无情。

说书人说的只是故事,听书人听的只是乐趣,故事背后的无奈与心酸又有何人能懂。


《湘漓同源》 

“大哥哥,你真好看!”湘河河畔,一孩童望着岸边负手而立的男子,天真的道。

男子闻声不语,转身便要离去。那孩子许是从未见过如此这般容颜,竟跑过去拦住了那人。

“大哥哥,你别走呀,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为何不理我。你若真有什么,可与我说,我娘说有些事情说出来就好了。”

或许是那孩子的话,也或许是其他的什么,男子停下脚步,看了看湘河河水,转头看着那孩子,开口道:“你想听,那我便与你讲一个故事吧。”

“好啊,好啊,大哥哥你说。”孩子拉着男子坐在岸边的石头上。

自古有湘河漓江,水流千年而不竭。湘漓皆有灵,经千百年修成人形,世人称其为湘漓水神。

湘河水神竹幽生性淡泊,气质如竹,虽是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却很是善良,湘河一带从未有人因溺水而亡。漓河水神池虞性格爽朗,不拘一格,是个什么都不在乎的性子。两人性格不同,却是极好的朋友。

两人时常一起弹琴吟诗,煮酒饮茶,倒是过得自在。

然而生灵成人则是逆天而行,是要遭遇天劫的,湘漓水神修成正果天劫必不可少。

池虞记得他经历天劫的那一天,雷雨大作,狂风不止,漓河河水躁动不安。整整九九八十一道天雷相继而下。就在池虞坚持不住的时候,他隐约记得似乎有一道身影,从远处而来。

后来池虞刚经历天劫不久,就在漓江河畔救了一名想要轻生的女子,而这一救,却救出了事情。

“竹幽,竹幽!”池虞望着席地而坐的竹幽,叫着他的名字。“你这最近怎么一次也不来我这漓江了,是不是我比你早经历天劫心里不舒服了。这来了,就在这里坐着,也不理我,好生无趣。来,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罢便要拉着竹幽走。

竹幽被突然拉了个踉跄,松开池虞的手,抚了抚衣袖,淡淡的说到:“这般急匆匆的做甚,要带我去哪里,你说就是。”

池虞看着竹幽似乎脸色苍白了些,许是光照的原因,也没想太多。

“这不是等不及了嘛,好了,好了,我告诉你便是。”池虞拉着竹幽,边走边说。

“最近都是我去你那里,你来我这漓江的次数,我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也没时间带你去看看,前一阵子我救了一名想要轻生的女子,本是想着若是以你的性子,定不会袖手旁观,所以我也不想让她落在我这漓江水,便善心大发救了她一命。可我救了她之后才知,那姑娘没了家人,孤苦伶仃的也是可怜。我便将她留在了象鼻山,可她一个姑娘家总留在我这里也不是个事儿。”

象鼻山乃是仙山,常年烟雾缭绕,如梦似幻,隐约间似有神象缓缓而来。走近时,山上长满了茂密的树木,就像是披上了一件翠绿色的罗裳,美丽异常。山上的众多生灵皆有灵智,有甚者,早已化为人形。

池虞两人方入山中,转身便没了来路。这时一白衣小童现身道:“见过池虞大人,湘水水神,小童有礼了。”

“不必多礼,前几天住在这里的那位姑娘在哪里?快带我们前去。”池虞说完,看向竹幽开玩笑说:“云渺总是如此拘束,同你一般,若是外人看来,不知的还以为他是你家仙童呢。”

竹幽轻笑,摇摇头,抬步跟上云渺。

然而池虞却被竹幽的笑晃了眼,久久不能回神。待到池虞反应,云渺与竹幽早没了身影。

池虞嗤笑一声:“一个男子,笑的如此好看做甚!”却不知自己早已红了脸。

等到池虞来到那姑娘的住所,看到的却是相互拉扯的两人,云渺不知去了哪里,那姑娘似是想要挣脱竹幽的束缚,不知为何,池虞看着那画面,心中很是愤恨,举步上前,将两人分开。

“你们在做什么?!”

“池虞……”竹幽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那女子打断。

“公子,我……他竟要欺辱我……”那女子,抬眼看着池虞,还想说些什么,却哭了起来,之后便哭着离开。

池虞恼怒,一掌打在了竹幽身上,转身追着那女子离开。

从那天起,池虞再也没见过竹幽,那名女子在那天,被池虞送走。

许久之后,池虞再次想起那天的事情,不知为何,心中依旧有些五味杂陈,可是终究还是担心竹幽。那天他的脸色似乎并不好。池虞想来想去还是想要去找竹幽问个明白,可是池虞再也没有见到竹幽。

说到这里那男子停了一下,神色落寞。

孩童见男子神色落寞,不再言语,急忙问道:“大哥哥,池虞为什么没有再见到竹幽,后来呢?”

后来……

后来池虞才知道那名女子并不是什么要轻生的普通姑娘,而她与竹幽早就相识,那名女子是仙界之人,池虞天劫之时来的那个人正是竹幽,而竹幽为池虞挡了最后一道天雷。

池虞天劫已过,身上并无任何伤痛,修为也更进一步。然而竹幽并不是经历自己的天劫,所以伤势不轻。

也因此竹幽受伤被女子所救,女子对竹幽心生爱慕,竹幽拒绝那女子后,女子发现竹幽所爱之人竟是同为水神的池虞,两个男子怎能在一起。

女子伤心欲绝,来到漓江边

,阴差阳错被池虞当做了想要轻生的人。

“竹幽,他便是你所爱之人?可是你们同为男子,怎能如此?”女子看着眼前的竹幽,泪眼朦胧。

竹幽淡漠的看着女子,“那又如何?你本是仙界之人,怎会轻生。来这里又有何目的?”

女子自嘲一笑,“呵!自然是来看看你心中那人到底是何模样,竟要你不顾世俗,不顾生命。不过看他这几日对我,恐怕他还不知你心意吧。”女子凑到竹幽面前,拉着竹幽的衣袖,“你说,若现在我说你非礼我,他是信你这个湘水水神还是信我这个不懂法术的‘凡人’?”

不待竹幽将衣袖扯出,女子脸色一变,如同受到了什么委屈一般。在这时,池虞赶来,便看到了那一幕。

池虞怒极却不知竹幽本就有伤,恰巧打在竹幽心脉之上。

“那湘水水神岂不是……”孩童惊呼一声,看着面前的湘河。

男子淡淡的道:“湘河水神并没有消失,只要湘水不断,早晚有一天湘河水神还会回来的。”

大哥哥,那池虞呢?他在哪里?

他啊……他一直在等着,等那个人回来……


《倾心》

他和他一文一武,从小一起长大,他抚琴,他舞剑,

他温润如玉,他威武潇洒。

他和他同时入朝为官,他为丞相,他为将军,一齐为国效力。

后来。敌国入侵,将军上战场杀敌,丞相在城中替他祈福。将军凯旋而归,皇上为他记了一功,准备为他办庆功宴,丞相含笑送上祝福。

第二天,将军向丞相表明了心意,丞相笑着回应了,将军开心地抱住了他,彼此心里都是满满的甜蜜。

直至有一日,丞相偶然听见别人说断袖之癖是不会被世俗所接纳的,是不会有人祝福的,他才知道原来他们口中的爱是被世人所不齿的。

庆功宴上,皇上有意为将军与公主赐婚,他刚想拒绝,可丞相竟帮他应下了这门婚事,他抬头望向丞相,等他的解释,丞相抿了抿嘴,留下了一句郎才女貌,很是般配便离开了。

翌日,他到相府中找到他,问他为什么,丞相却反问他:“难不成你想拒绝吗?”

他看着丞相的眼睛说:“难道你想让我娶她?”丞相躲开他的眼神说:“她是公主,娶了她你以后的前途将不可限量。”

他脸色越来越苍白, 最后无力地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明白了。只是,待我成亲之日便是你我情断之时,从此我们互不干扰。”之后便跌跌撞撞地走出相府了。丞相望着他的背影,千万句不愿只能憋在心里,最后只能惨然一笑,转身回房了,眼中的那抹悲伤怎么也化不去。

他成亲那天,丞相看着他们拜完了天地,转身离去,终是他亲手将他推给了别人。从此,他的怀抱再不属于他。这样也好,他跟他注定不能在一起,他们的爱注定不被世人所接纳,纵使他能接受所有的舆论,但他不想让他受到一丝伤害。


《落花时节又逢君》

柘月:“冥司。”

冥司:“你终究还是知道了。”

柘月:“你赐予我重生,让我的信任你,又赐予我残忍,造一个影子随意将我戏耍捉弄是不是很有意思?如今看到我失去一切的模样,是不是就让你满意了?冥司,你是否对我太过于残忍?现在,我把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我不要你给的新生,我要看着你,万劫不复…”

冥司:“柘月…不要”

○三百年前,魔族和神族大战。参加过大战的神魔都死伤无数,那场战争终究是神族胜了,魔族惨败,而神族的战神——神女妍汐在那场战争结束后便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确切的说她的遗体消失了,那场大战耗尽了她所有的元气!所有人都知道她陷入长眠!遗体存放在千年雪山脚下的冰棺里。

但是,神女妍汐的遗体却在入棺的第三天被强行闯入雪山的一位神秘人掳走了!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刚经历过大战的神族也是元气大伤,眼睁睁看着妍汐被带走而无能为力,只能强行将此事压下来,只有少数人知晓此事,而神族的族民们都知道,他们的战神妍汐在神族雪山长眠,她会永远守护着他们,他们也相信,她总有一天,会醒过来!

【魔族赤炎宫】

“救她…”魔族少主冥司眉头紧皱,看着冰棺里的人,向一旁的少女说道

“为什么?她可是神族的人,她…”

“落,我知道你有办法…”

“是,我是有办法,若我告诉你,我不愿意救她呢?”

“那,我便杀了你…”

“你……你竟然要为了神族的人杀了我,你可知,你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谁?若不是她,你怎么会……”

“那又如何,如果她死了,我活的再久还不是一样”

“救她的办法只有一个,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那便用赤魂之心救她吧!我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这些…”冥司淡淡的说道

“你疯了。没了赤魂之心,你会死的!若你死了,便再也无法转世,只会灰飞烟灭!”少女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冥司

“落…答应我,救她…”

落终究没能拗过自己的少主,她用他仅剩的修为强行为妍汐重塑魂魄,然后永久陷入了沉睡!她知道,只要赤魂之心还在,他就会醒过来,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他以半心为结界在她身上留下印记,这样以后无论她转世在哪里,他都会找到她!

【三百年后】

我叫上官柘月,是一个凡人,20年来我重复做一个梦,梦里总有个人告诉我,说他在等我,我看不清他的脸,最近这个梦做的越来越频繁,我不知道他是谁,只是最近这个梦又多了一点,他说,你终于回来了…

柘月从梦中惊醒,天色已经不早了,他慢慢从床上坐起来,最近身体越发欠佳,只是轻轻一动,柘月就开始不停的咳嗽

“吱呀,”门被推开,“少爷,你醒了!我去告诉老爷夫人”刚进来的丫鬟看到转醒的柘月,欣喜若狂转身奔去!

“柘儿,你觉得怎么样?哪儿还不舒服?”问讯赶来的上官老爷和老夫人急忙问道

“爹娘,我没什么事了,我就想出去晒晒太阳,我睡了很久吧?”

“好好好,娘让小兰推你出去!柘儿,爹娘想过几天为你上亭华山去求一道平安符!可好?”

“爹娘,我现在已经好多了,我想自己去,一来自己去更虔诚,二来我想出去走一走,听说亭华山是仙山,是有仙人居住的,我躺了这么久,想出去看看…”

“这……柘儿,你身体刚刚好…那我让管家多派几个人陪你去”上官老爷和夫人面露难色

“没事的,路又不远,早上去下午便回来,不会太久,我想一个人走走…”柘月面露微笑

“那,好吧…你快去快回”

【亭华山】

“别……不要过来…”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几头狼,听说这里不是仙山吗?仙山难道也有狼?柘月心里犯怵。

柘月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慢慢摸向旁边的石头,可就在这时,其中一头狼像是看穿了他的动作猛的扑了过来,完了完了,柘月眼睛一闭,今日,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诶?”我是死了吗?怎么一点也不痛呢?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几头狼的尸体,在抬头,是一张帅气邪魅的脸!柘月看的有些呆了

“哈……”那人邪魅一笑,柘月的脸红了红

“你…你笑什么?我,我告诉你,我是修仙之人,区区几头狼本来我是可以收拾它们的”

“喔?修仙之人?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柘月,你呢?你是仙?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我叫楚珩,仙?我可不是,我说我是专门来找你的,你信吗”

“嘁,莫名其妙啊”柘月一脸鄙夷,转身就走

“哎,小子。等等我,开个玩笑嘛”

“你不是仙?那你是妖??”柘月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妖?我怎么会是妖?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过……”楚珩看着柘月,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不过…我已经活了三百年了!我在找一个人,但是我忘了他是谁”

“胡说八道,人怎么可能活300年!等人等到忘记?傻了吧?怎么可能呢”柘月一脸鄙夷

“哈哈,对呀,我骗你的…”

“嘁…你这人…”柘月气的转身就走


从那天起,楚珩每天教柘月练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天,楚珩又教了柘月一个新的步法,只是一不小心,柘月踩到了石苔重心不稳,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小心……”楚珩一个箭步冲过去,两个人一起滚在地上

“你……”看着上方脸越来越近的楚珩,柘月的脸唰就红了,他猛的推开了身上的楚珩!转身就想离开

“柘月……”楚珩喊住了他

“干,干什么?我…”柘月停住了脚步,但是他没有回头,所以,他也没有看到他眼中那抹一闪而逝的忧伤

“没什么,柘月,我就想问问你,你真的想修仙吗?”

“是啊,我年少时曾经遇到一个人,他说我有仙骨,加以修行日后可以得道的,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没什么,随便问问?你脖子上,那是什么?”

“喔,你说这个啊,就是一个普通的胎记罢了,生下来就有的!”

身后久久都没有声音,柘月转过了身,发现楚珩正在盯着他,确切的说盯着他的脖子!

“柘月?”楚珩突然出声,柘月吓了一跳

“啊?什么”

“没什么。”楚珩笑了笑转身进了屋,就在他一只脚迈入小屋的时候,柘月拉住了他的袖子

“楚珩,你会一直陪着我吗”楚珩的身体一僵,他没有回头

“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

“柘月…”良久,楚珩转过身来,温柔的抱住了他!他轻轻叹了口气

“柘月,人生短暂,不过区区数十载寿命,又谈何永远呢?”

“那又如何?既然选择了,又怎么会后悔?你不是已经活了三百年,既然你不是仙也不是妖,那就是魔了?可那又怎样?即使是魔,我也想和你在一起,柘月想和楚珩,殊途同归…”

“即使如此,那我愿逆天舍命,护你周全”


【魔族赤炎宫】

“落,已经找到她的转世了”

“什么?那太好了。冥司最近也有转醒的迹象,我们一定要赶在他转醒前,杀了她”落的目光狠厉。妍汐,三百年前的血债,如今,便一并还了吧…

“冥司,等你醒过来,我们就永远在一起…”落,温柔的看着冰棺里的人!和三百年一样的容颜,等你醒来,什么,都不会变…

“落……可是,若少主醒了,他会迁怒于你,你又何必,其实…我…”

“影,你不懂!三百年前那场大战,几乎耗尽他的修为,可他居然还想要用赤魂之心救她?你知道,我不会让他死,所以我倾尽全力护他周全,他虽陷入沉睡,只要有赤魂之心终会苏醒,但那时候他的元气损伤的太厉害,即便苏醒,也不会记得她吧!所以,只要我杀了她,只要我一直陪在他身边,他就一定会看到我,所以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去杀了她”

“好,若你执意如此,那么,不管去哪儿,做什么,我都帮你…”看着落决绝的背影,影默默地在心里说道


【上官家府邸】

“楚珩,我们出去走走吧,我现在身体已经好多了,我想…”柘月看着躺在树下面假寐的楚珩,红了脸!

“柘月,过来…”半晌,楚珩睁开眼,向发愣的柘月招招手。

柘月慢慢走过去,很随意的躺在楚珩身边,随后,又侧过身,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将头埋进他的脖颈!

“楚珩……”柘月的声音闷闷的

“嗯?”

“楚珩……”

“嗯?”

“楚珩……”

“……”

“你的声音真好听啊!就想这么听一辈子!”

“哧…”楚珩笑了

“你别笑,我是说真的,明天。明天我们出去走走吧!明晚镇上有庙会,那边有个许愿树,我听说,只要有情人对着那棵树虔诚的许愿,他们,就一定会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好……”良久,楚珩轻轻吐出一个字!真是个傻子,楚珩在心里默默念到!嘴角不经微微上扬!

“太好了。那我们……”那人还在躺在他边上兴奋的说着!楚珩翻过身,对着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吻了下去…

【第二天】

“楚珩。你快点,晚了人会很多的”一回头发现后面走的慢吞吞的楚珩,柘月满脸黑线!

“……”

“楚珩?”

“嗯?怎么了?”

“我叫你半天了。在想什么呀,这么出神,哎呀快走了!晚了许愿的东西就买不到了”柘月一边嘟囔一边拉着他快速的穿过人群

“老板,买两个许愿囊”终于到了,柘月跑的满头大汗,果然啊,还是身体太虚弱了

“哎,正好还有最后两个,公子要送给心上人吧!祝二位白头到老啊!”老板看着他和楚珩紧握的手,笑嘻嘻的递过香囊!!

“啊,是啊,谢谢老板啊!” 柘月被那句心上人弄窘了脸,急忙拉着楚珩离开!

写好了纸条,放进香囊,挂在树上,就算完成了!

“楚珩,你写好了没有?”

“好了挂吧”

“诶?你写了什么啊?这么快”

“不是不能说吗?说了就不灵验了!”

“那好吧!反正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就好了”

挂好了香囊,他们一路慢慢看着风景,慢慢往回走。楚珩一路沉默,柘月一路兴奋!

“我去买个东西,楚珩你等我一下!”

“好……”

“楚珩我回来了,哎?人呢?去哪里了?”买个花灯的功夫楚珩怎么不见了,人又这么多!

“啊,终于找到你了,楚珩我们回去吧,人好多”身后的人没有说话,只是拉起柘月的手向着人群外走去。

“诶?这好像不是回去的路啊?楚珩?我们去哪里?”

楚珩没有搭话,只是默默的走着!柘月感觉不对劲,猛的甩开他的手“你不是楚珩?你是谁?”

“哈哈哈,影,干的不错!终于被我找到你了,妍汐,300年前的账,我们今日算清楚吧!”凭空出现的少女,让柘月目瞪口呆!柘月看着身边的“楚珩”默默走到了少女的身后。在看那脸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你们是谁?我不是什么妍汐,我也不认识你们!楚珩呢?你们把他弄哪里去了?”柘月无比愤怒!

“没想到三百年前的战神居然转世成了这副模样,真是废物,真是天助我也,今日我便取了你的性命,来偿还我整个魔族!”少女风也似的瞬间站在了柘月面前,掐住了他的脖子!

“放开他”沉稳的声音在两人身侧响起!

“楚…楚…珩,咳咳”柘月艰难的转过头,看到来人,眼中满是惊喜!

“放开他”声音显然已经开始怒了

“真是可笑,区区一个灵也敢对本祭司大呼小叫”少女甩开手中的柘月,对着一旁的楚珩就是一剑!楚珩小心的避开!

“噗……”楚珩终究不是她的对手,强压下去的献血又源源不断涌上来!终是吐了出来

“楚珩,你怎么样?”柘月疯狂的爬过去抱着浑身是血的楚珩。眼泪大颗大颗掉落

“我没事!不要哭…”楚珩抚上柘月脸!带着温柔的笑意,只是那笑没有丝毫血色

“妍汐,你也去死吧”那魔族的少女红了眼!对着柘月一剑刺过去!楚珩猛的推开了柘月。剑稳稳的刺进了楚珩的身体

“不要……”柘月撕心裂肺的扑过去

“不要哭,我完成了我的任务,只是,我爱上了你!柘月,我真不想把你还给他了,但是…看来不行了!那个人在等你!不要哭…”楚珩的微笑在一阵光亮中一点一点消失了

只剩下一件沾满血迹的风衣。

“不……”

与此同时,魔族赤焰宫,冰棺里一双红色眼眸缓缓睁开!

“哼,区区一个灵也妄想和本祭司抗衡,不过是个影子做成的傀儡罢了,可笑。”

“你说什么?什么影子?什么傀儡?不要玷污他?你不配”柘月的眸子闪着怒火

“哈哈哈??那你就去阴曹地府问个清楚吧”魔族少女祭司落猛的抓起柘月的衣领,狠狠掐住了他!

“啊……”落被一阵力量打飞,狠狠的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抬头看到来人眼神有些惊恐“冥?你……”

当昔日的魔族少年归来,柘月泯灭了三百年的记忆才得以找回。他终究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冥司手刚要触碰到柘月,便被狠狠打开!

“妍汐……”

“滚……”用力吼出来人!柘月终是没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你终于还是知道了……”

“你费尽心思赐予我重生,让我信任你,又赐予我残忍,造一个影子随意将我戏耍捉弄是不是很有意思?如今看到我失去一切的模样,是不是让你满意了?冥司,我根本不想做妍汐,我是上官柘月,你是否对我太过于残忍?原来我所追寻的爱不过是一场讽刺,现在,我把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我不要你给的新生,我要看着你,万劫不复…”

柘月双手合十,召唤出自己的剑,穿心而过!最后一眼,看着冥司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不要……”那一刻,仿佛天地都崩塌,在没有什么比最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更让人心碎!冥司散尽修为,强行留下柘月的一缕魂魄和自己融为一体!

柘月,我在来生等你……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