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荒冢.岁月】三河抗战英雄小说连载《第30回》--作者:关俊杰

亚洲综艺云文化2018-06-12 11:50:20



沉重的历史,自不能重演

无名的英雄,又怎可忘记


荒 冢 • 岁 月

关俊杰 

2013.03.14 


此书谨呈:

三河市抗战八十周年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泃河儿女奋起抗日、浴血前线,而不幸罹难的亲人和数万骨肉同胞,三河永远不会把你们忘记、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把你们忘记…… 


 ——作者:关俊杰

第30回

效关公 抗联积水淹鬼子

闹泗河 日本鬼子又行凶

  (接上回)

    天大亮了,泗河村里的老老少少都被手里端着上了刺刀的枪的鬼子兵驱赶着来到村西头田玉峰房前的空场上,荷枪实弹的日伪军紧紧包围着人群,气氛阴森恐怖。

鬼子宪兵队长山本太郎,手戴雪白的白手套,身穿笔挺的黄军装,腰间的指挥刀碰撞着擦得乌黑发亮的马靴,两只凶恶的狼狗伸着长长的红舌头蹲坐在他的面前,死盯着面前的人群。山本的后边,站着一个姓朴的胖翻译。山本傲慢的扫视了一眼面前的人群,哩了哇啦的讲了几句日本话。那个翻译皮笑肉不笑的说:

“老乡们,你们不要害怕,山本太君说了,大日本皇军是以保护一方百姓的安危为己任的。只要你们谁说出土八路的藏身之处,那皇军不但不会伤害大家,还会重重有赏!”

人群中寂静无声,过了一会儿,胖翻译扔掉手中的烟卷儿,把脸一绷:“你们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别不识抬举!”

山本不耐烦了,他几步跨进人群,两只狼狗亦步亦趋的跟了下来,只见他顺手拽出一个年轻人“你的知道,土八路的藏在什么地方?”

“我们村里都是本分的老百姓,没有你说的什么八路、九路!”

“八格牙路,你的,撒谎的有!”山本骂了一声:“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喝骂完,他一挥手,那两只大狼狗立即扑了上来,把那个年轻人扑倒在地,尽管那个年轻人拼力抵抗,但还是不是那两只膘肥体壮,灵活敏捷的狼狗的对手,很快就被那两只狼狗撕扯的血肉模糊,丧失了抵抗能力并昏死了过去。那两条嗜血成性的狼狗闻到了血腥味儿后更加凶悍无比了,他们把那个青年人拖出了人群,在一边大嚼了起来,那“咯吱、咯吱”的咀嚼声和“咕、咕”的如同饕餮般的吞咽声使人们听了不寒而栗。

当时已经是冬至后的天气,站了一天的人们水米未尽,冷风一吹,一个个的浑身打颤。山本鹰隼一般的眼睛盯着人们发出一阵冷笑,他的心里又想出了一个更为凶残的奸计。他命令群众脱去上衣,每七个人一排跪在地上,又让伪军担来了河水,然后一瓢瓢的浇在人们的头上、身上,鬼子们望着冻得嘴唇发紫,浑身哆嗦的群众,发出了一阵阵狂笑。

第二天清晨,山本又让人在王家二门安排好了十口大缸,这些缸的大半部分被埋进了土里,缸的里面装满了水。鬼子们从人群中拉出十名群众并扯去上衣,用绳子捆绑了起来,两个鬼子兵架住一名群众,让其跪在水缸旁边。山本看到各人已经就绪,拿起哨子一吹,那些日本鬼子便一起动手,十名群众都被头朝下按入水缸之中,过了一会儿,山本又吹哨子,水中的头被拉了上来。就这样连续折腾了几次,那十名群众个个被呛得脸发紫,鼻出血,水缸里的水都被染红了。从早到晚,在场的男子无一幸免,在场的三十八名男子均被日本鬼子摧残致死。

第三天,面对着坚强不屈的泗河群众,山本又耍出了新的花招。他让鬼子兵们用棒子秸和树枝点起了熊熊烈火,山本用指挥刀在高守正、张勤、张瑞三个人的头上一点,几个如狼似虎的鬼子兵便冲上来把他们拉出来摔在地上,几个鬼子兵分别踩住高守正、张勤的手脚和头,用铁锨从火堆里铲出通红的火炭,放在两个人的胸口上。而张瑞则被仰面朝天绑在一条板凳上,鬼子们用笤帚点着火,在他的脸上烧,就这样,三个人都被烧得皮肉冒烟,散发出焦糊的腥味儿。

十月二十九日,是日本鬼子洗劫泗河村的最后一天,早晨,保长郑凯头一个便被山本从人群中拉了出来。

山本问:“你的,泗河村的保长,你的说,土八路的东西藏在什么地方,土八路的在哪里?”

郑凯刚说出“不知道”三个字,山本的指挥刀就扑的一声扎进了他的胸膛。郑凯并没有立即倒下去,而是瞪大了眼睛怒视着这个杀人的豺狼。山本见状,又一气儿在他的胸部、腹部一连刺了七、八刀,郑凯终于倒在了血泊之中,肠子流出了腹外。

接着,山本在郑凯的身上擦干了刀上的鲜血,把刀插回刀鞘,倒背着双手,带着嘴角还留有那个青年鲜血的狼狗和翻译,在人群中转悠。突然,他一把把五十多岁的辛守臣拉了出来:“你的说,土八路的藏在哪里?”

“太君,我们村里有剿共自卫团,八路军根本不敢来,要是他们来了,我们早就报告给太君们了。”

“你的,良民的不是。谎话大大的!”山本说到这里,挥手一个嘴巴把郭守臣打倒在地。张广和老人再也不堪忍受这惨无人道的折磨了,他顺手从院子里抄起一根扁担,嘴里叫骂着:“小日本,我日你姥姥,你们这群王八蛋,拿我们不当人,我豁出去老命不要了,我跟你们拼了。”说完,他不顾一切的向身边的鬼子头上打去。只听“啪”的一声,血花四溅,那个躲闪不及的鬼子兵应声倒了下去,死狗一样的抽搐着。可惜的是,由于用力过猛,那根扁担也被打断了。山本一见也慌了,他急忙呼出那两条狼狗把张广和扑倒在地,张广和在奋力反抗着,狼狗在疯狂的撕咬着。众人奋起反抗,日寇拼命镇压,双方厮打在一起。场上顿时大乱。正在这时,村东北突然传来了“叭、叭、叭”三声枪声,紧接着,村西北也响起了枪声。霎时,村外的枪声响成了一片。

很快,村外的鬼子兵跑来报告说:“不知从哪来的土八路,把我们给包围了。”

原来,在发现鬼子围村后,干部和战士们化整为零,各自潜行出了村子。然后汇集了起来,与围村的日伪军接了火儿,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山本听到枪声先是一惊,跟着一把抓住刚刚起身不久的辛守臣,故作镇静地问:“你的说土八路的没有,这是谁的在打枪,你的撒谎的有,死啦死啦的有!”说着,他抬手一枪,子弹穿过了老汉的脑袋。

天又要黑了,山本虽然经过了四天三夜的屠杀,但是他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也没有得到,因而不得不在坚贞不屈的泗河人民面前望而却步,加之此时外围已经受到抗日武装的袭击,他不得不草草收场,想龟缩回据点。

但是,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多行不义必自毙,血债是要用血来偿还的。李尚武他们不仅恰如其分的骚扰了山本,解救了泗河村的父老,还在半路上设了伏兵,决心袭击山本,向鬼子们讨还血债,为屈死的乡亲们报仇。

鬼子们从泗河撤出时暮色已经降临,万物沉浸在橘红色中,泃河水闪出白光,远处的山峦朦胧了。林中的树木更是纹丝不动。村落、田野显出了浓郁的秋景,村中升起的袅袅炊烟,因为没有一点儿风丝,盘踞在屋顶久久不肯散去。那已经枯黄的树叶,无风自落,盘旋着掉到了地上,更显出深秋的萧索。天空中飘下了柔密的小雪,雪花飘飘,像一张轻柔洁白的细网,过滤着血腥、尸臭、硝烟……

    强劲的秋风卷起了漫天的沙尘,舞荡着,炊烟飘散了,霎时间,天地间一片昏黄,劫后的泗河村显得格外萧条,死气沉沉的。

这时,众鬼子和伪军们刺刀上挑着抢来的鸡、鸭,背着抢来的粮食得意洋洋的过来了。

看到鬼子们的前头队伍走进了埋伏圈,战士们按捺不住就要开枪,李尚武示意大家待敌人中后部进入埋伏圈再打。

当这群鬼子刚走进两边都是芦苇的埋伏圈时,李尚武把手一挥,两旁的芦苇荡里手枪、步枪、机枪一齐向日伪军们射击,河边骤然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子弹掠过水面,响得特别清脆。

日伪军们受到这突然的袭击,开始乱了一阵子,当从苇塘里射出的子弹击倒了几个鬼子时,山本才下意识的在战马上抽出指挥刀,想率领前面的鬼子回身作战,而正在这时,一颗子弹呼啸着击穿了他举起指挥刀的臂膀,他慌忙俯下身子,双脚一踹战马,飞跑了出去,那些走在前面的鬼子更是没有敢回过头来援救落在后面的日伪军们,而是像受了惊的鸭子一样,跟在山本的后面拔腿就跑……

走在后面的日伪军遭逢此变,一时间,手忙脚乱,正当他们七手八脚的从刺刀上褪下鸡鸭,准备趴下应敌时,几颗屁股冒烟的手榴弹飞了过来,随着爆炸声响起,几个日伪军随着没有逃走的鸡、鸭一起呼啸着飞上了天,一时间鸡毛满天,盘旋飞舞……

敌人疯狂了,等剩下的敌人重整队形,向路两边的芦苇荡里猛攻时,芦苇荡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原来李尚武知道己方的弹药不足,只能搞一下突袭,当他看到几具鬼子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河边时,觉得胸中的闷气稍微松了一些,且有的战士已经负了轻伤,便不愿再与敌人纠缠下去,做无谓的牺牲了。于是,在一击得手之后,便率领大家全身而退了。

也亏得他退得及时,就在他们刚撤下来的这个短短的时间里,增援的鬼子赶到了,他们的埋伏地点被几面的炮火打得像马蜂窝一样,地面掀去了一层皮,草丛都被连根铲掉了,到处飞扬着被击打起来的土块和碎草。

等鬼子搜索过来时,只看到了伏击人员留下来的一些“战利品”。一气之下,鬼子们便放火烧了路边的芦苇,瞬间,火光四起、烈焰腾空。

后半夜,北风萧萧,泃河上结着薄冰,10月下旬,蒋福山山区开始飘下了洁白的雪花。这天的夜晚,天黑如墨,寒风阵阵,后来竟大雪纷飞,连日未停。

战斗结束后,村里村外的雪地一片片被火烧黑了,让雪一衬,真叫黑。还有一滩一滩的血,把雪都染红了。白的那么的白,红的那么的红,雪白血红。被浸透的血水融化成了红水,接着被寒风冻成了红色的冰块。


(未完,请继续关注)


本剧作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刊登,违者,侵权,后果自负


作者:关俊杰,创作艺术家,北京人,爱国人士。DF国际艺术与设计协会名誉会长。最近完成了抗日教育历史剧作【荒冢.岁月】。后续准备撰写‘对越自卫反击战’故事,教育下一代,普及爱国主义教育‘正能量’!



【七绝 赋 三河抗战】

---读关俊杰‘荒冢.岁月’有感

三河抗战铭清史,

浴血青春铸铁魂。

不忘八年酸辱泪,

守家卫国谱乾坤。

【良子】2016.5.16晨



投 稿 说 明



个人诗歌投稿邮箱:605335817@qq.com

⊙  个人诗词投稿信箱:1149933022@qq.com

⊙  总编投稿信箱:lnwx2016@sina.com

                                lnwx2016@163.com

个人专辑投稿限5--10首。要求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投稿时附上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和本人照片一张。15天内未接录用通知可另投他处,在此期间请勿做他投。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作者敬请关注本平台公众号,并在稿件刊发后及时转发文章到朋友圈以及所在的微信群,以提高文章阅读量。

主        编

陈德军   叶永峰   高淑芹

秦浦云 刘成宏 叶春秀 程光明

特邀嘉宾

罗满昌   刘宗禄   王喜田

刘丰田   刘文洲   王    丽

特邀诗人

陈贤忠   叶翀飞   葛    霞

陈春玲   唐伯高   张莹嘉

特邀作家

王功梅   胡华军

词作诗人

王凤中   李    楠

特邀朗读

柔情淡墨

编辑制作

陈德军   高淑芹   郑慧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