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小说 英雄

者也读书会2018-01-02 22:32:13




英雄


  文  |  田全磊



任何人都将发感慨,自发或是跟随别人。但是我们不会自大到认为感慨是人类自己的创造。毫无疑问,这美好的情感是由上帝创造,而伟大的父把这美好的情感交给了他最宠爱的孩子。那么好吧,让我们像爱子一样游戏在伟大的父的近旁,让我们感慨:这个时代已无英雄。


我们生活的时代是和平的时代,和平的时代到处是幸福的人民: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青年收获美满的爱情,壮年安居乐业,老人无疾而终。幸福的人民当然要做礼拜,做礼拜的时候会赞颂我们的父,感恩他的赐福。


和平的时代里也还是会有坏人,因为和平的时代法律盛行,法律是专门给坏人制定的。不过和平的时代坏人不会多,一百个人里有一两个坏人,差不多是这样的比例。坏人的种类还是不少,掏包客、偷马贼、抢劫犯、人贩子,等等。和平的时代坏人总是难逃法网,他们没干几单坏事,就会被关进监狱,或者他们打算干最后一单坏事,就正巧被抓住关进监狱。


和平的时代里不会有英雄。没错,和平的时代里没有英雄的容身之处,因为和平的时代里有警察逮捕坏人。但是警察永远不能等同于英雄,因为警察只是遵照法律做事,真正的英雄不遵照法律,他蒙天上的父的差遣而来,他生来就是正义的化身。


但是和平的时代里需要英雄。


快瞧,和平时代里降生的孩子,他正在树荫下,凉席上,手里正摆弄着从集市买来的玩具——蜘蛛侠,一个打败过石头怪和章鱼怪穿红色紧身衣的英雄。他也拥有坏蛋石头怪和章鱼怪,因为利益关系,商人总是将其捆绑以套装售卖。瞧吧,他让蜘蛛侠和石头怪、章鱼怪展开了战斗,这是一场维护和平的战斗。结局?哦,不。我们不能这么快地公布结局,他正投入地表演。石头怪举起一块巨石扔向蜘蛛侠。蜘蛛侠是英雄,英雄的身手从不失迅捷,蜘蛛侠躲过了巨石。可是他没躲过章鱼怪的触角,章鱼怪的触角鞭在了蜘蛛侠的身上。蜘蛛侠以一敌二,这不公平。呵,英雄就是在不公平的时代降生的。好吧,好吧,还是让我们来公布结局吧。公布结局是一件必然的事,正如英雄和坏蛋战斗的必然结局。他的英雄——蜘蛛侠打败了石头怪和章鱼怪,人民从此过上了幸福安宁的生活。


让我们去看一看真正的英雄吧。


要想看一看真正的英雄,当然要有一则英雄的故事,因为真正的英雄都在故事里。但是我们绝不能这样说,我们要说真正的英雄存在,而且真实存在。


好了,让我们来开始英雄故事的讲述吧,当然我们要讲得,讲得尽可能以假乱真。




英雄:英雄真实的存在,他生活在英雄的时代里。


英雄生活的时代:真正的英雄不会生活在和平的时代。是的,英雄生活的时代,不像现在这样和平。而且,英雄生活的时代,法律不像现在这么健全,又或法律还只是规约。总之坏人可以高于法律之上。


英雄的着装:英雄的身手矫健而迅捷,他身上从不会有多余的装饰,那么好吧,一件衬衣,一件夹克,一条合身的裤子,一双结实的牛皮靴,忘了,还有头顶上,我们的英雄还需要一顶帽子,帽子上竖着一根耀眼的翎羽,那是一根孔雀翎。


英雄的马:英雄向来是来也快去也急,是的,他需要一匹好马,马的身躯要矫健,跑得要快,应该和风差不多快。是的,英雄从不缺一匹好马,马的名字叫疾风。


英雄的武器:英雄应该有一身好功夫,是的,一身好功夫,必不可少。英雄还要有一把左轮手枪。不,是两把。对,两把,左边一把右边一把。他还要有一把匕首,而且是锋利的,可以用来切牛肉。


英雄的生活:英雄应该爱喝酒,喝过酒,身体会更轻盈拳脚更重枪法会更准。喝过酒英雄的枪会射偏!不,英雄从来不会喝醉。英雄的枪从来不会射偏,更不会射失,英雄的射术一直是精准的。说得对,英雄从不会出差错,他是上帝的化身。


英雄该不该有妻子:英雄应该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不,英雄不能有妻子,更不能有孩子。英雄会有喜欢的好姑娘,但是他不能流露自己的爱意,因为如果他对心爱的人流露过多的情感,就会被坏人抓到把柄,借此威胁他。是的,英雄不会有妻子。那么,好吧,英雄是孤独的,只有他的好马陪伴着他。


英雄的身世:英雄身世我们全然不知。


英雄的行踪:不会有人知道英雄的行踪。我们只知道朝阳初生时他从东方走来,夕阳的余晖里有他远去的背影。如果非要戳破他神秘的行踪,那么我们只能这么说,他逐着恶行,施以善行。


恐惧的人民:是的,英雄生活的时代少不了恐惧的人民。恐惧的人民要对美好的生活心怀向往,他们生来就拥有这种高尚的德行。恐惧的人民当然还要敬爱他的父。


英雄他来了?不。英雄从不会来得这么快。英雄没有来,并不是他爱摆臭架子。他没来是因为我们的父还没有差使他来。我们的父没有差使他的使者,是因为他还没有听到他的子民的祈祷。没错,人民的祈祷还不够诚恳。还有就是坏人还不够坏,我们的坏人要足够的坏。



大坏人:大坏人应该坏得冒水。大坏人的眼睛应该像两把刀一样。大坏人当然应该有点功夫,功夫要比人民厉害,但是比不过英雄,这是绝对少不了也不能错的。大坏人也应该有一把手枪和一匹马。大坏人的马并不是天生的坏,而是被大坏人引诱着变坏的,是大坏人教它吃人民田里的庄稼。大坏人的枪法比不过英雄的枪法。大坏人应该有一个响亮的诨名,人民听了感到恐惧。大坏人要逍遥在法律之外,是的,大坏人踩在法律的上行走。


出生:树不是一天长成的,大坏人也是。七岁的时候,他还不是坏人,他是一个再美丽不过的孩子。某个礼拜天,他对一个小他一岁的孩子出手,从他手里夺走了棉花糖。棉花糖是他用坏人的手段谋取的第一件胜利品。糖融化在他的嘴里,很甜。魔鬼总是用这种手段引诱人走向邪恶。他赐予他的奴仆以蜜,而他的奴仆则将自己祭献出去。没错,这个美丽的孩子成为了一个小坏蛋。


成长:成长少不了朋友,坏人也是。我们的小坏蛋需要同伴,一个、两个、三个,是的,他拥有三个要好的同伴,和他一样爱干坏事。小坏蛋成长为了坏人。


成名:要成为大坏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如我们说的,他需要一个响亮的诨名,那他就要干一件著名的坏事。洗劫诺顿庄园,再合适不过的事了。


洗劫诺顿庄园:坏人洗劫了诺顿庄园,他获得了一个响亮的诨名,“恶魔之子”。他喜欢这个名字,因为这名上镶饰以荣耀。


正如英雄的事迹会流传一样,坏人干的坏事同样会流传。


坏人同他的三个伙伴夜闯诺顿庄园里,庄园里的所有人被困在大厅。坏人逼迫高丽伯爵交出保险柜的药匙,否则就开枪射杀他的妻子和妻子怀里的孩子。


高丽伯爵觉得金库的药匙正如他的性命,应该攥在自己手里。把钥匙交出去,坏人反而会开枪。


高丽伯爵死守金库钥匙的藏匿之所,坏人射杀了伯爵的仆人。他威胁伯爵交出药匙,扬言要真的射杀他的妻子和妻子怀里的孩子。


高丽伯爵把药匙交出去,坏人打开了保险柜。闪闪发光,八十根金条,四个人均分,每人二十根,一辈子吃用不尽。坏人大笑,他的三个同伴跟着大笑。


坏人开枪射杀了伯爵的妻子和孩子,坏人的三个同伴都感到惊讶。


“你说过,我把钥匙交给你,你就会放过我们一家。”高丽伯爵悲伤无助地说。


坏人回应道:“难道坏人会同你履行约定吗?”


“你这个恶魔之子。”恶魔之子的名由此在地上散播开。


恶魔之子开枪把伯爵也射杀了。


四个人,八十根金条,每人二十根,一辈子吃用不尽。恶魔之子朋友选择销声匿迹。临行时,恶魔之子嘲笑他们隐遁的抉择。是的,真正的坏人就应该这样,真正的坏人是把自己祭献给魔鬼的人。


恶魔之子洗劫诺顿庄园当天,治安官下达了全城通缉令。第二天一大早人民发现治安官被捆绑着手脚,赤裸裸的晾在县法庭大门外。没错,这是恶魔之子做的。旧得治安官引咎辞职,新的治安官上任。为能有个好的开端,新上任的治安官重新下达逮捕恶魔之子的通缉令,通缉令下达的第二天,新上任的治安官同样被捆绑着手脚,赤裸裸的晾在法庭的大门外。


是的,坏人要踩着法律干坏事,而恶魔之子正满足这样的条件。恶魔之子成了响彻一方的坏人。他所做的事广为流传,洗劫诺顿庄园的事每个人都讲述得出来。


治安被破坏了,滋生更多小的坏人。一时间,地上遍布坏人的足迹,没有恶魔的手抓够不到的地方。人民生活在恶魔之子的名下,对美好生活怀有向往的人民虔诚地向上帝祈祷,恳请他派来一位使者。



瞧,他来了,帽子上竖着红翎羽,驾着疾如风的马,从东方而来。他叫卡西利亚斯,日后人们将称呼他圣卡西,人民的英雄。


关于英雄圣卡西,我们没能找到任何可考的证据,我们只能从一些老人的讲述里得到他的信息。当我们提起卡西利亚斯,他们立刻改口,“哦,圣卡西,人民的英雄。”


正如坏人的成名一样,英雄同样需要一件事赢得响亮的名成为英雄。


城里有一位牙齿掉光的老奶奶,她用文火炖着一锅粥。恶魔之子闻见了,他钻进低矮的茅屋,把粥喝得一干二净,就当着老奶奶的面。是的,坏人从来都是这样。他喝过粥又把锅摔在地上,摔得粉碎,坏人喜欢这样做,也应该这样做。


“老天呢,这还有法规吗!?”年迈的老奶奶感叹。


法规?当然有,但是有坏人存在,坏人就是法规。


法规被恶魔之子践踏在脚下,慈祥的老奶奶虔诚向主耶稣祷告。是的,主耶稣,从不抛弃我们的父,他安抚了老奶奶伤透的心。他派来他的使者——圣卡西——到地上,拯救人民于恐惧。


我们的英雄来了。人民称:“只要你听到风中携着铃声,就是我们的守护神圣卡西来了,风中的铃声是在说英雄的好马疾风,疾风的美颈上挂着一只铃铛。”


恶魔之子准备离开,他的左脚刚伸出去,只听见一声枪响。是的,我们的英雄的左轮手枪。子弹射穿了恶魔之子的牛皮靴头,恶魔之子无名脚趾的皮被擦掉,这令他感到疼痛。这枪法简直是精准的测量,不可能发生在人的身上。不,这绝对真实,绝非演绎。他是英雄圣卡西,上帝派来拯救人民的使者,他拥有这样精准的射术。


那么好吧,恶魔之子因疼痛缩回了他探出去的脚。


“你是谁?”恶魔之子在屋里问。


“卡西利亚斯。”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恶魔之子。”但凡知道恶魔之子的人都将对他感到恐惧。


“你知道,还不过来把脑袋伸出来,吃我两颗枪子。”


“我们侍奉的不是同一位主人,我遵从的是上帝的旨意。”


“好吧,看来你是够年轻,还不能现实考量眼前的情形,收尸人将有生意做了。”


恶魔之子探伸出手枪,朝着英雄开枪。他没用眼睛瞧,因为刚才的问话,他已经知道英雄在哪儿。


英雄快一步开枪,他射中了恶魔之子的枪,恶魔之子的枪剥落在地上。


恶魔之子输了,他输给了人民的英雄圣卡西。


老奶奶从屋子走出来,卡西利亚斯的背后是东方初升的朝阳,他全身浸染着霞光。


“哦,上帝之子。”老奶奶感叹道。


“把你裤兜里的金币留下吧。”


英雄朝着恶魔之子的裤兜开了一枪,子弹在恶魔之子的口袋划开了一道口子,金币哗啦啦掉在了地上。


恶魔之子从未输过,他咽不下这口气,他将重新起来战斗。是的,为了尊严和荣耀,恶魔之子捡起枪,向英雄射击。坏人的枪法好不过英雄,坏人从来不会战胜英雄。英雄开枪,把恶魔之子射出的子弹挡了下来,他这是用他左边的左轮手枪,他的右边还有一支枪。他用他右边的左轮手枪,再一次把恶魔之子的手枪射落在地上。


恶魔之子彻底输给了英雄卡西利亚斯,圣卡西的名在地上传颂。


老人们这样讲述给孩子:他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帅小伙,腰间佩戴着两把左轮手枪,他头顶上戴着一顶帽,帽上竖着一根耀眼的红翎羽。他枪术精湛,曾挡下过恶魔之子射出的子弹。他开枪之快,就像是两把枪不是佩戴在腰间,而是握在手里。他的马叫疾风,一匹枣红色马,跑得比风还快,它是东方草原上的宝马。孩子听得眼睛眨也不眨。是的,英雄的故事从来都是这样迷人。


大坏人被送进了监狱,小坏人跟着销声匿迹,久违的和平降落人间。鲜花,锣鼓,鞭炮,和平的时代来了。教堂里人民唱着动听的赞美诗,感恩主耶稣的赐福。


和平的时代一来临,我们的英雄就离开了。孩子们总会追问,英雄他去哪儿了,他的那匹叫疾风的枣红色马怎么样了,还有人还见过他吗?


老人们会这样回答:他蒙主的召唤,骑着他的骏马,回到了天上。


好了,关于英雄的讲述已经完了。现在让我们重拾感慨:和平的时代里少不了英雄,因为和平的时代里孩子都爱听英雄的故事。我们需要给孩子准备英雄的故事,就像我们需要向主耶稣祈祷,祈祷他的赐福。

 


编辑:李海青

推送:者也读书会

版权声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发布于公众号zheyedushuhui。一切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图片©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后台。



投稿

邮箱:zheyedushuhui@sina.com

来稿请注明作者姓名或笔名。



者也读书会

读书写文 致敬经典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