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一代枭雄俏佳人-全文免费阅读

大嘴古今2018-06-13 13:12:04

 我出狱时,感觉天底下最阴险的人,非赵斌莫属,但后来发生这么多事情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世上像赵斌那么坏的人实在太多了,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这种人真的很可怕。 但转念一想,有几人没有私欲? 我也有,只是我不像赵斌和黄宇轩那样,不择手段。 世道本如此,我不能改变什么,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在这么阴险黑暗的社会中,尽量保证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不受到伤害。 所以,我必须处处小心。 这也是我去找黄宇轩,却没有拿那些罪证的原因。 后来我给黄宇轩打了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他说在青口堂总部,也就是夜莺酒吧,刘玉堂的地盘。电话那头很吵,不时有女人嬉笑声传过来,顿了顿他说:“怎么,你找我有事?” 事已至此,我也不想跟他绕弯子了,就开门见山地问:“张康是不是在你手里,说实话吧,骗我也没什么意思。” 沉吟了几秒,黄宇轩那边的嘈杂声忽然不见了,阴森森地说:“不错,张康确实在我手上,你不是说我找不到你们绑架我的证据吗,那老子就从张康身上打开一条口子,看是他的嘴巴硬,还是老子的拳头硬,老子不信他不招!” 果然不出我所料,张康就是被黄宇轩抓走了,一瞬间,我身上迸射出来的杀气,就将整个车厢占据,我忍住问他娘的冲动说:“黄宇轩,你马上放了他,有种你他妈冲我来!” “放了他?”黄宇轩冷冷一笑,“不是不可以,那你现在就过来找我,我见到你就放了张康,而且是你一个人,你有这个胆子吗?” 别说我手里有他的把柄,就算是没有,老子也不怕他,就说:“等着,二十分钟赶到!” 等我挂了电话,陈有权就问:“张康是不是在黄宇轩手里?他们现在在哪?” 我点点头,说还不知道张康在哪,但黄宇轩在夜莺酒吧,他让我一个人过去找他,就放了张康。周亮一口说道:“那不行!我们一起过去,别救出张康,你又落在他们手里,那就真麻烦了。” 我说放心吧,只要有这张照片,我就不会有危险。 他们见我态度坚决,最后只好同意我一个人过去,不过他们俩都在夜莺酒吧外面等我,防止我出事。到夜莺酒吧时,天刚黑,我刚走进酒吧,耳边就响起很有节奏感的激情音乐,舞池里早已比肩接踵,那些打扮妖艳穿着露骨的女人,尽情地摇曳身姿,释放身体的诱惑。 我淡淡地扫了眼每个角落,发现每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都站在几个黑衣男,我寻思着这些人肯定都是狼帮成员,这里作为青口堂的总部,这里的安全自然是要达到固若金汤的地步才行。 我走向其中一个黑衣男,问道:“刘玉堂在哪?告诉他,赵杰来了。” “你就是赵杰?”那家伙详详细细地打量我几眼,“跟我来吧。”然后带我上了楼,二楼是ktv,走到一间包厢外面,黑衣男停了下来,打开门说:“进去吧,堂主就在里面。” 本来走廊还不算太吵,但随着包厢门打开,里面的声音传出来后,顿时连说话的声音都听不见了。我边往进走,边警惕地打量着包厢,装修十分豪华,灯光也算是顶级了,比老兵里面的设备不知道好多少,就在包正中间的位置,有一根钢管,此刻正有一个热裤美女大秀钢管舞。 刘玉堂和黄宇轩都坐在沙发上,左拥右抱,面前的茶几上站着两个女人,正跳着脱衣服,上身已经不着寸缕,整个包厢都飘荡着一股荷尔蒙气味。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张艳竟然也在包厢里面,坐在一个光着膀子,肌肉健壮的英俊男人腿上,手掌贴着男人的胸膛,右手食指轻轻地拨弄着男人胸上面的凸点。 他们仨都看到我进去,却谁也没说话,玩着自己的猎物,心无旁骛。 包厢太吵,我连自己的说话声都听不到,心里担心着张康,情绪顿时失控了,激动中我拿着一个酒瓶子,猛地砸在电视上面,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屏幕就直接黑屏了。 黄宇轩抓住一瓶啤酒就扔了过来,骂道:“草你妈的,来到这里还想撒野,我看你是活腻了!” 不过我反应够快,没有被击中,黄宇轩又说:“哎呀我操,你他妈还敢躲?你还想不想救张康?!麻痹的,我让你躲!”说着又砸来一瓶酒。 我眼如鹰隼,盯着飞来的啤酒瓶,忽然闪电般出手,直接将酒瓶握住砸了回去,我怕毛啊,黄宇轩也就是现在狂妄一下,等我把手机里面的照片拿出来,估计腿就软了。 黄宇轩看到酒瓶子飞过去,赶紧侧身避开,与此同时怒然起身,指着我咬牙切齿道:“赵杰,你他妈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电话,弄死张康!” 我冷冷一笑:“你不敢。” “我不敢?我他妈就打给你看!”说着,黄宇轩就把手机拿出来,作势要打电话,张艳忽然说道:“黄少,跟他生气犯不着,反正人在你手里,想怎么玩还不是看你的心情?” 听到张艳这样说,黄宇轩才收起手机,点点头说:“九姐说的是,是我太冲动了。九姐,我今天叫你过来,其实就想让你也出口恶气,我知道你跟赵杰之间也有过不愉快,眼下他兄弟的性命在我手里,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嘿嘿。” 张艳恬不知耻地笑道:“他早就被老娘玩过了,只不过还有写好玩的没来得及玩。”看着光膀子男人说:“你出去吧,赵杰来了,我对你没兴趣了。” 男人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等他退出包厢,张艳就坐在沙发上,脱掉右脚上的高跟鞋,架在茶几上看着我冷笑道:“赵杰,要是你愿意给老娘舔脚的话,我倒是能给你说说情,让黄少放掉你的兄弟。不然,今晚恐怕连你都走不出夜莺。” 上一章

一代枭雄俏佳人小说完本及一代枭雄俏佳人小说免费推荐!

 


我听到黄勇说这话就是一愣,见他脸色平平,好像真的接到黄宇轩的电话似的,难道那小子真的逃下山了?!

可仔细一想,又觉得这件事有问题,先不说黄宇轩挨了打,还有没有能力从周亮和陈有权的看守中逃走,即便他逃走了,那么我也早就应该接到周亮他们的电话才对,可我并没有接到消息。

所以我断定,黄勇这只是缓兵计,想拖延时间罢了。

那个叫小周的女主持,似乎知道黄勇的身份,也对他颇为客气。闻言,便笑着点点头说,黄先生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然后小周就拿起话筒说:“真的很抱歉,我忘了一件事情,早上新郎黄宇轩先生给我打电话说,早上有件紧急的事情要处理,可能会耽搁一会儿,但绝对会赶到婚礼举行之前赶到酒店。但考虑到尚江龙先生的身体状况,于是女方家就提出早点举行仪式,我忙得晕头转向的,结果就把新郎的事情给忘掉了,这是我的责任,请允许我诚恳地向各位致歉,真的很抱歉。”说着,小周就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过,即便小周已经很努力地为黄宇轩解释了,但宾客中依然有不和气的声音响起。其实这也能理解,江龙酒店这些宾客,几乎都是尚家的邀请来的,他们自然会偏袒尚家。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就看了眼窦瑞,示意她该发挥作用了。

窦瑞倒是不笨,只是一个眼神,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气愤地说:“周小姐,尚家请你当主持人,证明他们是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主持好婚礼,可你却犯了一个最低级的错误,新郎都没有到场,你就举行仪式,你这样做到底想干嘛,是想把我们新娘晾一边嘛!要是耽误了文婷的婚礼,那后果可就不是你能承担的了!

还有,我想请问黄先生,今天是什么日子?”窦瑞果然是伶牙俐齿啊,一点儿都没给婚礼主持留面子,不过她的任务就是激起众人的情绪,把事情搞大。

黄勇根本没想到窦瑞竟然把枪口对准自己,先是一愣,接着皮笑肉不笑地说:“今天是犬子和文婷大喜之日。”显然,他已经意识到窦瑞要向他开炮了。

窦瑞点点头:“对,就是大喜之人,这么重要的日子,新郎官却迟迟不到场,将我们的新郎晾在这里,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说句我不该说的话,如果黄宇轩不想答应这门亲事,完全可以明说,想娶文婷的人多了去了,绝对不会求着嫁给黄宇轩!”

“就是啊,自己结婚都不当回事,谁还敢嫁给他?”另一个女人随声附和起来。

“不行就算了吧,从这件事就能看出黄宇轩没将文婷放在心上,结婚都能迟到,以后还怎么过日子呀。文婷,咱不结了,我不信少了黄宇轩,你还嫁不出去。”

经窦瑞几女这样一说,不少人的情绪都被带动起来了,一时间黄勇真的是尴尬至极。不过黄勇并非常人,很快便陪笑着说:“文婷,你的这些闺蜜可都是伶牙俐齿呀,不难发现,她们都是真心为你好。不过有一点我得澄清下,黄宇轩能娶你为妻,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他稀罕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不同意呢,呵呵。我想他可能真的遇到紧急事情了吧,但不管咋说,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耽误结婚,今儿个这事,是我们男方家的问题,不过我可以向大家保证,十二点之前,黄宇轩一定能赶到酒店。”

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三刻了,就算马上放了黄宇轩,他也不可能在十二点之前赶到酒店。

“瑞瑞,你们别再说了,我想轩哥可能真的遇到紧急的事情了,不然他绝对不会还不来酒店,我谢谢你们为我着想,但也希望你们能理解下轩哥。好吗。”尚文婷说。

“哎呀,文婷,你真的太善良了,这都什么时候了,马上就十二点了,可新郎官还没到现场,这算怎么回事吗。我知道你心软,处处为别人考虑,但这件事情上,咱们不能再为别人考虑了。”窦瑞说完就看着黄勇,“黄先生,你说黄宇轩一定能敢在十二点之前到酒店,可是,万一他赶不到呢?难道你要让这里上千号人都等他?他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再举行婚礼?”

面对窦瑞步步紧逼,黄勇的脸色也逐渐变得难看起来,说:“如果是黄宇轩自己有什么事情要做,我想他一定能赶到十二点来酒店,如果是其他情况的,那可就不好说了。毕竟,文婷嫁给黄宇轩,可有不少人都想使坏呢。你说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黄勇这样说,似乎说明他已经意识到黄宇轩出事了。

窦瑞哼道:“黄先生,你这是答非所问,搪塞我吧,当然我只是文婷的闺蜜,你搪塞我倒没什么,但搪塞文婷可就不好了吧。你说呢?”

窦瑞言辞凿凿、言简意赅,我听得那叫一个大写的服。

正当黄勇沉吟时,坐在旁边的尚江龙终于开口说道:“黄兄,你年长我几岁,我这些年一直拿你当兄长对待,文婷和宇轩的婚事,我从一开始就特别支持。可今天大喜的日子,雨轩作为新郎官,按说他应该比我们早到酒店才对,可现在都这个点了,还不见他的人,确实有点不合乎情理吧。”

如果说窦瑞说话没有分量,那尚江龙开口足够让黄勇重视,当即就赔笑起来,说道:“亲家,这事儿确实是雨轩考虑得不够周到,我这个做父亲的,向你和亲家母赔不是了。不过我相信宇轩能在十二点赶到这里。”

尚江龙点点头,含笑道:“恩,我也相信宇轩不是没有分寸的人。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宇轩那孩子真的赶不过来,那我这张老脸可就没地放了,呵呵。”

黄勇笑呵呵地说不会不会,真要是出现这种情况,别说亲家生气,我都不能饶恕他。

时间悄然而逝,等我再看手机时,已经到了十一点五十九了,窦瑞就看着手腕上的表说:“黄先生,还有一分钟就十二点了,新郎官人呢?”

黄勇气得努起腮帮子,最后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到一边拨通一个电话。趁这个机会,我也悄然走到人群外,给周亮发了短信,让他们可以放人了。而我这个举动,却落在了尚江龙眼里,眼神立即变得深思起来。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