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袁世硕:序《明代建阳书坊之小说刊刻》——明代通俗小说史书写的另一种模式

古代小说网2017-12-27 08:27:19

       涂秀虹任教于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潜心考察福建建阳坊刻之通俗小说,相继撰写了系列考论文章,题名《明代建阳书坊之小说刊刻》。

《明代建阳书坊之小说刊刻》

二十多年前,秀虹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我忝居导师之列。嗣后,也曾时而观顾她的研究。现在,也自感义不容辞地披阅了她行将付印出版的这部书稿,虽然年甄耄耋,思维枯涩,还是禁不住地想谈点意见。

秀虹做人朴实,做事低调,做这项研究不急不躁,陆续写的文章也不急于发表。这个期间,明代通俗小说的版本研究颇热,现在看来,她的有些研究难免与别的研究者有重合处,自然她也参考了前出之研究成果。

涂秀虹教授

秀虹做这个课题的研究,非常执着、认真,调查、寻访,力所能及地目睹了明代建阳刊行的通俗小说的原本、影印本,考察了这些小说的编刻情况,做了分类的研究,也做了些综合、汇通性分析论述。

这虽然基本上是版本研究,她也十分本分地题名为《明代建阳之小说刊刻》,但却展示出了一般以解析评论有代表性的小说名著为主体的小说史顾及不到现象和问题,使一般小说史已书写的现象和问题得到深一层的理解,似乎可以认为是明代小说史书写的另一种模式。

《三国志通俗演义》

明代建阳刊刻的通俗小说,一类是前出之非建阳刊的小说杰作之改制、改编。《三国志演义》是体制的改变,插图、“按鉴”、增“音释”、“批评”;《水浒传》是缩编,多家书坊刊行了许多种“文简事繁”本;《西游记》也有几种简本,清初汪象旭、黄周星编刻的《西游证道书》自称依据的是“大略堂古本”《西游释厄传》,极有可能就是建阳刊的。

另一种是由之衍生的演绎朝代兴亡始末的历史演义、演绎著名历史人物的事迹战功的英雄传奇,以及演绎佛道两家的神仙的出身行事的神魔小说。

世德堂刊本《西游记》

建阳书坊编刻通俗小说,一是编刻一体,为了销售,带有了商品生产性质;二是编刻有所本,改编名著自然最简便易行,省工省料,所以,小规模的书坊也竞相编刻小说名著。

即便是新编也还是依照某种文本,与作家基于社会生活经验的文学创作不同,省心省时,号称博学的书坊主熊大木不数年的时间便编刻了四种历史小说,并引起多家书坊竞相追随,便说明了这个问题。

经营刻书的书坊主素养不高,尤不谙新兴的小说一道。不用说删节名著,新编也难以追及名著的文学艺术境界,没有一种让读者爱读称赏的,但一时编刻了大量的小说,却也增大了通俗小说文体的声势。可以说明代通俗小说的繁盛景观,是由建阳书坊主在《三国志演义》等几部小说名著的引导下制造出来的。

建阳县书坊图

建阳书坊一时大量地编刻通俗小说,也有其地区的文化渊源和历史特色。自南宋以来,建阳便是全国刊刻图书的一个中心,又是理学的渊薮,书坊众多,图书品种多样,都不出正经经史子集的范围。

明代初期,文教功令甚严,刻印文言小说《剪灯新话》都遭到禁毁,还曾派来翰林官监督书坊刻书。幼读四书经传的书坊主,虽不是冬烘先生,但也不能不遵守朝廷的功令,冲破传统刻书的疆界。

《剪灯新话》

由经典小说的社会效应,意识到其经济效益,编刻此等通俗小说回靠经史,历史小说“按鉴演义”,要“羽翼信史”,秀虹就建阳刻书史,说是“从史部图书的刊行到按鉴演义的编撰”,有研究者就文本突出史实说,是“古史的通俗化”。神仙灵怪宗教传说也趋向史实化,演绎神仙的出身行事,成为现在所谓的神魔小说。

“演义”有两种含义:一是演绎历史事实,二是荀子所说“《春秋》以道名分”,即通常所谓的“寓褒贬,别善恶”之意,都是建阳书坊主编刻通俗小说之所本。

熊大木编刻的历史小说,《大宋中兴演义》就是基本依据记述抗金名将岳飞的事迹的《精忠录》编撰成书,表彰其爱国主义精神。

《精忠录》

建阳坊刻简本《水浒传》,删简其描写性文字,贴上“忠义”的标签,增加征田虎、王庆的情节,也是加强“忠义”的意义,还增加了“事”多的“卖点”。

建阳书坊不刻印宋元以叙写市井人事为主的“小说”话本,汇集众多民事、刑事纠纷的故事成书之公案小说,还要统摄于古今名臣的廉明审判下,原因都在于此。但是,依秀虹所说的,小说续写的视角朝向了市井人生,那么也就打开了世情小说的窗口。

《李卓吾先生批评忠义水浒传》

这里还有另一个方面的问题:建阳书坊主人编刻通俗小说,虽然是显现出历史通俗化的倾向,但据史演义也不能不匠心结撰、抛开形象的虚拟描摹。

《三国志演义》的成功主要还不在于重在写实,可以设想,书中最精彩的篇章,如“三顾茅庐”、“赤壁之战”等,缺少那些生动精妙的揣摩性的描写是不会引人入胜、令人竞读,不能成为经典的。建阳书坊刻的新编的历史演义,之所以能够被视为小说,也是采纳了前出之“小说”传说的情节。

《南北宋志传》

现在,已有多位学者揭示出了建阳书坊主人熊大木的几部历史演义小说的部分情节是抄袭元代建安所刊的几种平话,如《南北宋志传》抄袭《五代史平话》,《全汉书志传》参照《前汉书续集》平话。

可以推想,建阳书坊推出的众多小说造成的通俗小说兴盛的状况,又是在宋元说话“讲史”类文本的平台上建造出来的。这种情况却被奉行“羽翼信史”,标榜“按鉴演义”的建阳书坊主人掩盖起来。

袁世硕先生

我曾想做番元刊平话探佚的研究,由于文献不足,难于展开。如果《永乐大典》不遭帝国列强的劫焚,26卷平话尚存,那便可以完全清楚地对照显示出来的。

小说史、文学史不能忽略宋元平话的历史地位,建阳书坊编刻通俗小说的历史特征,便更能衬托出来。小说历史的发展,是迂回前进的。

                                    2017年2月28日


【相关阅读】

涂秀虹:以类型构撰历史,阐明小说演变规律 ——齐裕焜先生小说研究综述

涂秀虹:《水浒传版本知见录》序


本文经作者授权刊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苹果手机用户可长按

并“识别图中二维码”打赏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