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纪念|黄易之后,再无武侠

北岳文艺出版社2018-05-20 09:33:33


纪念


韶华易逝,尘缘易老,生死契阔忆否


黄易



黄易

原名黄祖强,1952年出生于香港,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中国香港作家。


据《南华早报》报道,香港知名武侠小说家黄易周三(4月5日)中风并且于医院病逝,享年65岁。


黄易先生求学期间专攻传统中国绘画,1989年辞去工作,隐居大屿山专心从事创作。其经典作品《寻秦记》《大唐双龙传》《覆雨翻云》相继被TVB搬上银幕,均获好评。

1 2

3

  1. 《寻秦记》

  2. 《大唐双龙传》

  3. 《覆雨翻云》

◎图片来自 豆瓣

黄易之后,再无武侠

畅谈武侠小说的前世今生

武侠小说日渐凋零的今天,黄易先生是一个不断为武侠小说开拓新版图、创造无限可能性的武侠创作者。作为香港武侠小说最后一个高峰,他的离世,似乎意味着武侠黄金时代的逝去。本篇旨在盘点中国武侠小说的发展过程,以饲读者,并借以纪念刚刚仙逝的武侠宗师黄易先生。


“武”这个字大概很古早就有了,把“武”这个字拆开,是两个字,一个是“止”,一个是“戈”——停止的“止”,干戈的“戈”,即止戈为武。形意拳的起源一说来自宋朝步兵举枪握戈的手型和技法,久而久之,慢慢演变为拳术。当认识到这一层意思的时候,对“武”这个字的理解,就一下子丰富起来。但并不是说束手就擒,可以自保、要有反抗,也是先戈后止。所以说,“武”这个字包含两个意义,首先你要有武器,然后你要放下武器。再说侠,《说文解字》中载:东汉时荀悅曰,立气齐,作威福,結私交,以立疆于世者,谓之游俠;三国时如淳曰,相与信为任,同是非为侠。所谓权行州里,力折公侯者也。


可以说,“武”是一种精神,“侠”是一种身份。


冷兵器时代,个人的武术技击显得尤为重要。会武术的人,一方面进入朝庭的军队,成为职业军人,这类人为朝庭所用,自然也就会在浴血沙场的同时,求得功名利禄。但总有一类人,对朝庭政治以及现实社会有不同看法,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流落民间,又自恃一身好功夫,挑战权贵、扶危济困。这样一群人,我们称之为“侠”,组成了所谓的江湖。他们为了侠义二字,可以置国家法律与他人利益于不顾,这就是韩非子所说的“侠以武犯禁”。但如果在一个政治黑暗民不聊生的时代,当侠客们啸聚山林,当起绿林好汉来“替天行道”,公然与当权者叫扳。这种行为,却能得到老百姓的拥载, 这同时也是武侠植根于人们心中,得到人们喜爱的重要原因,如“瓦岗寨”和“水泊梁山”的众英雄等等。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侠义精神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特质。那么就给武侠下一个定义:武侠就是以武行侠,即凭借自身的勇武主持公道正义之侠士。这大体就是武侠小说的发端。


对于“武侠”的描写在中国的发展史渊远流长。


西汉太史公的《游侠列传》《刺客列传》,写了荆柯、郭解、聂政、豫让等游侠刺客的传记故事,塑造了一个个侠烈至性,血肉丰满的文侠武侠形象,几千年来涤荡着读者的心胸,是武侠小说发展的原动力。其中,我认为豫让是个典型代表。为主报仇,豫让用漆涂身,吞炭使哑,暗伏桥下,谋刺赵襄子未遂,后为赵襄子所捕。临死时,求得赵襄子衣服,拔剑击斩其衣,以示为主复仇,然后伏剑自杀。”今人读后也不免唏嘘悲叹,不过这毕竟是史学传记,还不是纯粹的武侠创作。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志怪小说盛行,但也夹杂有歌颂侠义志士的作品,如著名的《搜神记》,其中就有类似的豪侠故事,但篇幅不长,情节也较简单。


唐朝,国力强盛、经济发达,文学领域极其繁荣昌盛,传奇小说也开始大行其盛。其中最著名的有:《聂隐娘》《昆仑奴》《红线》《虬髯客》。显示在当时动荡的社会中,人们对现实的无奈,又看不到希望与出路,只有寄情于那些锄强扶弱、伸张正义的侠客身上。不畏强暴、本领非凡的侠客,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特别是《虬髯客》,写的是隋末时期,虬髯客、红拂、李靖这“风尘三侠”的故事,全篇侠气纵横,依托历史为背景,衍生出一段豪侠故事。金庸先生曾称该小说乃中国武侠小说的鼻祖。到此,从春秋的豫让到三国的关羽再到唐朝的扎髯客,同属一脉,体现的是游侠的品格,讲究的是忠、义、恩,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武侠”,充其量只能算是“侠义”小说,但其精神已经深深影响后世的创作。至宋元时期,武侠文化衰落,直至明朝又开始了一个新的颠峰,武侠小说迎来新的篇章。


明朝施耐庵的《水浒传》是武侠小说的又一颠峰,把武侠小说从文言变成白话,由短篇而到长篇,演义类章回体小说开始盛行。在这里是把《水浒传》归为武侠小说,《水浒传》其实也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武侠小说,但是书中的禀气与前代种种是大不相同,所以从中看出,武侠小说的成熟也是经过中国历史文化演变慢慢形成的。记得《水浒传》中各位英雄杀人如麻,取人首级如砍瓜切菜一般,着实痛快;李逵其母为虎所食,“聚义堂”众兄弟听说后竟然哄堂大笑,如此直爽豪迈,真当闻所未闻。“非直结交游侠子,亦曾亲近英雄人。”快意恩仇,从此根植人心。另《西游记》《封神演义》《三逐平妖传》等书,内容虽然同武侠小说大相径庭,但却对后世出现的玄幻仙侠系列小说有脉络相承之处,可以说对武侠小说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到了清朝,公案类小说发展很快。如《狄公案》《施公案》《三侠五义》等等。这类小说的特点是将官府与侠客联为一体,清官公正廉明,侠客行侠仗义,书中即有英雄本色、又有儿女情长,突破了才子佳人小说的局限性。除了此类侠义小说外,神怪类小说也得到了发展,如《济公传》《聊斋志异》等。这类小说的人物亦侠亦僧、亦神亦怪、亦狐亦仙,情节多为正邪斗法、行侠仗义、捉妖伏魔,可以说是仙侠玄幻系列小说的前身。


到了民初,武侠小说的创作盛况空前,当时分为南北两派,北派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奇侠传》是近代武侠小说的先驱,是中国第一部正宗的武侠小说,影响深远。 南派的代表人物是赵焕亭和还珠楼主,还珠楼主主写奇幻仙侠,代表作有《蜀山剑侠传》和《青城十九侠》,揉合神话、志怪、剑仙、武侠的奇幻作品。“其玄思妙想、包罗万象,洵开中国小说界千古未有之奇观。对后世武侠作家影响之大,迄今无人能及。”《蜀山剑侠传》上承传统武侠与神怪小说之脉络,下启新派武侠小说之潮流,今及当代仙侠修真小说。1951年停止更新后的三十余年间,这部旷世奇作逐渐被人淡忘。1970年,香港知名作家倪匡在《武侠春秋》创刊号上发表文章,称《蜀山剑侠传》为“天下第一奇书”:“香港的武侠小说爱好者,对《蜀山剑侠传》都很陌生,但港台的武侠小说作者,对之却绝不陌生。翻开近二十年来的所谓‘新派武侠小说’中的任何一部来看看,其中都可以找到还珠楼主作品的影子。”由于原著出场人物繁杂,且分支剧情众多,倪匡花了四年时间,重新编校、删减并再创作,完成了《紫青双剑录》一书,于1978年出版。直至1982年,香港嘉禾投拍《新蜀山剑侠》后,才陆续以影视和游戏等形式,重新为世人所知。

《江湖奇侠传》

平江不肖生(向恺然) 著

北岳文艺出版社

1 2

3

  1. 《蜀山剑侠传》(2011版)

  2. 《蜀山剑侠传》(插图版)

  3. 《蜀山剑侠传》(插图精编本)

◎图片来自 北岳文艺出版社

青城十九侠(插图版,附赠精装插图汇编本)

还珠楼主(李寿民) 著

北岳文艺出版社

由此可见,武侠小说第一座高峰是民国武侠大发展时期,也被称为“旧武侠时期”。


民国武侠七大人物是民国武侠圈的泰山北斗、业界翘楚,由“南向北赵”和北派五大家组成。

南向北赵

北派五大家

“北派五大家”是指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李寿民、宫白羽、王度庐、郑证因、朱贞木五位武侠作家。

武侠小说的第二座高峰就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的新武侠时代。在这个大武侠时代里,梁金古等武侠大宗师开山立派,这才有了我们几代人妇孺皆知的,借“改革开放”东风而来的“港台武侠”,我们内心最认可的那批武侠小说。


1954年,梁羽生写了第一篇新派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在《大公报》开始连载,大受读者欢迎,梁羽生亦被尊为新派武侠之鼻祖。从他开始,武侠小说真正成熟,并且达到高峰。此后不久,金庸也开始执笔写武侠小说,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连载一半时,金庸的名声已超过梁羽生。金庸小说雅俗共赏,使武侠小说变成了当时的畅销书。也有人将金庸一生作品概括为十四天书:“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其后台湾的武侠小说也开始获得发展,古龙是个中翘楚,他把武侠小说又推上了一个层次,使武侠小说超越时间、空间、人物的局限,交错情节,变换场景。同时他的小说更为注重气氛,意境,去繁就简,使情节更为紧凑,可读性非常强。他的代表作有《武林外史》《绝代双娇》《多情剑客无情剑》《欢乐英雄》《萧十一郎》等等。当时同期的小说家还有卧龙生、诸葛青云、司马翎等,正是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的时期。


继古龙之后较为有特色的小说家是温瑞安,他的代表作有《四大名捕》系列、《布衣神相》系列等。从此后武侠小说的创作进入低潮期,到90年代中期,黄易开始创作玄幻类武侠小说。开创了玄幻小说的先河。他的代表作有《寻秦记》《大唐双龙传》《破碎虚空》,他的小说注重人的潜力,精、气、神的完美结合,大大提高了小说的可读信和可信性。


近几年,网络仙侠玄幻小说创作盛行,但真正有实力,能与以上几位比肩的尚无,小说品质也良莠不齐、难有佳作。但也出过精品如萧鼎的《诛仙》、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我吃西红柿的《星辰变》等等。但是武侠小说的作品质量和社会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


武侠小说中的英雄豪杰,大部分都是偏执倔强的,为公或为私,都可算是武痴。武侠小说,种种情缘其实都是读者自身内心的关照,总有自己的影子,所以说它是成人的童话。小说中的高手,总是偏狭于自己的世界,或狂或颠或醉或醒,张扬着自己的固执和追求。现实中的高手,是会随着外物改变自己,而且结局还往往是回归本我。黄易先生去世了,武侠的黄金时代似乎已经一去不返了,但是这样的美中不足,似乎也预示着武侠小说并未消亡,在人们心中植入了期盼。此间的意义,归根结底是“我”,对于自我的理解和诠释才是武侠小说的核心。 杰出的作家,写武侠,写出的是人世的浮华众生;敏锐的读者,读武侠,读出的是人间的沧桑百态。

延伸阅读

《王度庐作品大系·武侠卷(第二辑)》

著    者:王度庐

出版社:北岳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17年3月

《荒江女侠》

著    者:顾明道

出版社:北岳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17年1月

《十二金钱镖》

宫白羽 著

北岳文艺出版社

2017年1月


《鹰爪王》

插图版天猫旗舰店有售

扫描二维码

进入购买页面

《剑仙水影》

天猫旗舰店有售

扫描二维码

进入购买页面

《剑仙水影2:

玉玲珑

天猫旗舰店有售

扫描二维码

进入购买页面

《江湖奇侠传》

天猫旗舰店有售

扫描二维码

进入购买页面

《碧血丹心全传》

天猫旗舰店有售

扫描二维码

进入购买页面

王度庐作品典藏大系·武侠卷(第一辑)

天猫旗舰店有售

扫描二维码

进入购买页面

《青城十九侠》

插图版附赠精装插图汇编本天猫旗舰店有售

扫描二维码

进入购买页面

《蜀山剑侠传》

插图版天猫旗舰店有售

扫描二维码

进入购买页面

公众号:北岳文艺出版社

传递文明 创造价值 成就梦想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