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小说|暴君笔记之含血喷天

明德政经杂谈2022-05-09 11:55:45

作者:刘黎平

公众号【刘备我祖】创始人,以文言文时事评论扬名。

接上文小说|暴君笔记之公主的生日


公主驾到!


原来是庆典的精彩部分——绕指柔公主的出场来了!这可是她17年以来第一次在公众场合露脸。


我抬头上看:这虽然是下午三点一刻,却有一轮明月升起在体育场的天空。


20万人起立,欢呼,20万人形成大面积浓密的乌云,为的就是烘托这一轮帝国的明月。


体育场西侧的主席台自入场时就罩着一层帷幕,现在正缓缓地拉开,让明月的光辉渐渐地透出,渐渐地射出。


我们的方阵停住了,剑如实的嘴唇也不再哆嗦,3万张脸向一个方向仰起。


这轮明月俯瞰着帝国的众生,我感觉到她不只是照耀着广场的20多万子民,而且照耀着整个帝国的5000万子民。


这轮明月披着淡蓝色的云彩(一件兰色的霓裳),虽然已是丝风不动的盛夏,但为了不辜负她的美丽,她周围的空气像向她献媚似地飘拂起一层层细风,好让她的霓裳灵动飘逸起来;这轮明月的光辉好似来自帝国北部雪山冰雪的精魄,顶头的暴日也无法融化她的冰洁剔透。


这轮明月的所有的精魄又集中在两汪眼神上,那如同两湖雪山融水,雪水里又泡着两颗黑色的星球。雪水里的星球稍稍一运行,湖水没有被搅动,搅动的却是20万人的魂魄。由两汪湖泊往下,耸起一道高高的好似山梁的鼻子,这山梁玲珑如同一件象牙雕刻的工艺品。再由山梁而下,两片红色的“沼泽”微微翘起,也微微抿着,敛含着一点点矜持。


浓密金黄的瀑布从她头上倾泻而下,似乎能让人听到美丽倾泻而来的哗哗声。


她的身形掩映在淡蓝色的云彩里,好似云彩里面种了一棵婀娜娉婷的树。


她两汪晶莹的湖泊惊视着20万众生,众生也惊视着这轮皓月。


整个场面犹如一个秋夜,所有的草木、虫鸟、山川都被她所临照,都在她的光华下屏息,肃穆。


我们傲来帝国那位只会恩赐我们庆典和赋税的君王呀,你总算做了件让人满意的事情:让我们这个没有生机的国度有了这么一位美丽的公主,你的大名可能也因此载入史册。


我忽然有奇怪的联想:当一切政治家的智慧已对傲来帝国无可奈何的时候,只有绕指柔公主的美丽能拯救这个帝国!


我们的帝国太酷热,但愿明月能带来清凉!


朋友们,直到现在为止,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圣洁美丽的姑娘了,如今的漂亮女孩只是让人冲动,而我们的绕指柔公主却让所有人的视觉和灵魂震撼。


帷幕渐渐拉上,皓月渐渐隐去。我们又回到了这个严酷的盛夏,面临一场血腥的格斗。


奥、奥、奥、奥……


沉闷嘶哑的嚎叫声从地层传出,夹杂着铁链的拖动声。


剑如实的嘴唇又开始哆嗦。


此时我们已回到了观众席,剑如实的父亲——剑如界叔叔,我父亲的队友,得向那条正在地下室嚎叫的恐龙兄争取儿子的公职指标了,因为剑如实能否捞到饭碗,得看他父亲在格斗时的表现了。


地下室的铁们打开,然后一座肌肉和铁骨组成的山峦从里面升出来,它的獠牙在暴日下闪着狰狞的光芒,有如两把被精心擦亮的军刀,这是一条剑齿龙。


它站在离我们200步远的地方,但它还刚刚站起,其阴影就已经笼罩到我们这一块观众席了。


剑如界叔叔也被笼罩在对手庞大的阴影里。他虽然全身盔甲,一手持钢盾,一手持长矛,手臂上充分隆起的肌肉似乎要传递给我们充足的信心,但我还是有一种克制不住的感觉:一只全副武装的兔子在对付一头大象。


捕龙队一般在面对这样生猛的对手时,都是十个八个一起上。大家也不愿意碰上这样的大家伙,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刻薄的政府完全罔顾工作的难度和风险,居然规定每个参与捕杀该龙的人所完成的任务只算其中的一份:比如10个人杀了一只凶猛的食肉龙,每人则只算完成十分之一的任务。


剑如界叔叔剃光了胡子,头发全扎在冷冰冰的头盔里,身穿一件绿色的战袍。当他仰头面对对手时,眼神里飘过一丝恐惧,但恐惧只是一闪而过,当他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剑如实时,慈爱的光辉马上笼罩了整个脸庞,那样使他显得很勇敢;接着,他又往队友们的坐席上扬了扬盾牌,而包括我父亲在内的队友们都脸色苍白地接受了他的问候,然后开始跪在地上,两手合在胸前,向宇宙大神祈祷,因为祈祷面对的方向正好对着那条剑齿龙,结果看上去好像是我们在乞求那个大块头放过我们的队友。


我也在心里暗暗祷告:万能的宇宙大神呀,保佑我们这位慈祥而勇敢的父亲吧,保佑我们苦难的捕龙人吧。尽管生活老是不喜欢在我们身上发生奇迹。


哨声响了。


剑齿龙身上的铁链都已解开,那些拖它出来的卫兵慌忙跑回坐席。


剑如界叔叔对着我们国君所坐的方向,深深弯腰,烈日照着他的盔甲,折射出强烈的光芒。


然后,眼神集中在对手的身上。但那大块头恐龙则心不在焉地四处扫视——它的强大完全足以让它忽视剑如界叔叔。


剑如界叔叔微笑,悲壮地走向他的对手,前倾,伸矛,矛锋挑拨大块头肚子上皱巴巴的肚皮。


剑齿龙没有退,仍高傲地四面扫视。


剑如界叔叔的矛尖抵在大块头的肚皮上,试着戳了戳。然后再加力气,猛钻一下,好似石匠在雕琢石头。


奥——奥——


这大块头猛地意识到自己不是来这个20万人的广场来散心的,对面那个矮小的人类似乎要强迫自己干点什么事情。


它左抓狠狠地往自己肚皮上拍了一下,它还是没有把这当一回事,就好象是在拍一只可恶的蚊子。


剑如界叔叔跳开,复前跑几步,等这大家伙意识到疼痛,发出奥奥声时,剑如界叔叔已在它右脚趾上留下了一道伤口,并安全跳回原来位置。


长矛上有了血,200步外,我可以嗅到它的气味,就和我今天上午在那个老人身上嗅到的一模一样。


剑齿龙不再扫视,它低头,注视剑如界叔叔,一脸无辜的样子:渺小的人类,你为什么硬是要招惹我?无辜再一瞬间化为暴怒:呼——呼——


一股巨大的臭味迸发出来,那大块头张开了血盆大口,就在它张口的同时,最近处观众席的人起码有四五千人捂住了口鼻。


剑如界叔叔下意识地用盾牌去挡对手的口臭。


喔,就冲不漱口这个恶习,我们也应该灭了恐龙。


然而,可怕的不是恐龙的口臭,而是恐龙的愤怒。


这大块头终于把剑如界叔叔当成了对手。它鼻子呼哧呼哧响,前爪在地面擦了擦,立起,前挪,然后,有火花在剑如界叔叔的盾牌上飞溅,那是大块头的两把天生的军刀砍在了盾牌上。


剑如界叔叔一手举盾,顶住压在上方的两块利齿,一手拿着长矛寻找着最佳的攻击点。


火花在盾牌上飞溅,洒落在剑如界叔叔的钢盔上。那大块头好像借剑如界叔叔的盾牌擦擦痒。


巨兽的这一闲庭信步似的小动作,足以让渺小的人类心胆俱碎:剑如界叔叔右手的长矛不再是在寻找最佳攻击部位,而是在寻找地面的最佳支撑点,以免被对手的牙齿压碎骨架。


我向四周看,暴日下20万帝国首都市民似乎对这场人龙之斗没有多少兴趣:起码有5万人在打哈欠,10万人在交头接耳,剩下5万人在玩各种纸牌之类的游戏。


在我们这个帝国,每一个平民都有着自己的苦难,而且这种苦难都是一回事情——生存


当每个人为自己的苦难而焦头烂额的时候,他就不会去关注别人的苦难——同情别人的不幸并不能减轻自己的不幸。


我再回过头来看人龙之斗,发现剑如界叔叔已不再替大块头对手磨牙齿了,而是不停地在大块头对手身体周围跳来跳去,他如同一只跳蚤,迅速接近剑齿龙的身体,当剑齿龙的利牙巨爪要触及他时,他又迅速地跳开。


盾牌上,已经裂开了一道浅长的口子。


我无法准确地形容他具体的进攻路线和步伐,我眼前只是看到一条绿色的带子在环绕着剑齿龙——那时剑如界叔叔在剑齿龙周围跳动的轨迹,在这条绿色带子上不时镶嵌出一些星星,当这些星星出现时,可听到金属相撞击的声音——那是剑如界叔叔的长矛与剑齿龙的獠牙相对击时飞溅的火花和发出的响声。


他可怜的儿子,不时在看台上挥舞着瘦弱的胳膊,对着他父亲形成的那条绿色长带叫喊:“爹,那畜生的爪子就在你右侧……牙齿快刺到你的钢盔了……快闪呀……刺呀……


剑如界叔叔所有的队友都在叫喊,不停地为他指明应该攻击的部位,应该躲闪的时机,有不少人虽然空着手,但手里似乎握着长矛或者大刀,激烈地向那大块头挥动,似乎这些虚拟的兵器也能够杀伤那大家伙。


平时在捕杀这样一条大龙时,必须有我父亲用铁钩钩住这大块头的獠牙,有憨头大哥将巨木塞入那臭不可闻的嘴巴,有猿臂善射的蜥龙叔叔将长箭射入大块头的眼睛,然后由剑如界叔叔将长矛插如这家伙肚皮上最软的部位。


然后,这些钩獠牙,撑嘴巴,射眼睛的队友如今只能坐在观众席上,不是用铁钩、巨木、长箭来帮助他,只能用呐喊来参与这次特殊的捕龙行动。


在20万观众中,也就只有傲来城各捕龙队500多号人关心这场格斗,那呐喊声和20万人的冷漠比较起来,如同一缕轻烟撞击在坚硬的墙壁上。


大约过了3000次呼吸的时间,那条绿带消失了。


剑齿龙的头顶有一个绿色和红色相间的点,那就是剑如界叔叔,他已血染战袍。


那根长矛已经断成四五截,散落在地面,而剑齿龙的獠牙完好无缺——这说明我们人类的冶炼技术并不比恐龙的牙齿高明。


刀光在大块头肩上闪烁。


那是剑如界叔叔站在巨龙的肩膀,他从战靴里面抽出了亮闪闪的短刀,高高地扬起,对准了大块头的一只眼睛。


天啦,剑如界叔叔似乎要取胜了!


不过,这一次的英勇事迹也有可能成为捕龙队主管部门的一个借口,统计官员可能会说:瞧瞧,剑如界先生的屠龙事实充分说明,单人屠龙还是具有可行性的嘛。所以,,10个人杀了一条恶龙而每人只算完成十分之一的规定是有根据的嘛。


又是多么幸运。


当队友和家属们的呐喊将要变成欢呼时,事情突变:


那大家伙甩甩头,等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将欢呼转变成惊呼,剑如界叔叔已经摔下去,然后,一只巨大的爪子踩在了他的血肉之躯上。


当我们的欢呼开始转换成惊呼时,那只爪子已经将剑如界叔叔的身躯遮盖,并在上面揉动。


不——


所有的队友和家属都跨出观众席上的铁栏,向体育场地狂冲过去。但是,全副武装的卫士马上用铁枪长弩在前方形成一堵维持比赛规则的厚墙。


那大块头提起了脚,狂躁地嚎叫着。


我们看到的剑如界叔叔已不再是剑如界叔叔,而是一堆血肉。


比赛已经结束,已经结束,求求你们快弄开那只畜生,不要让它再伤害我的父亲,再进行下去就是犯规了,求求你们。”剑如实抓住卫士的铁枪摇晃着,尖叫着。


然而,没有人理会,那堵用铁枪和长弩组成的厚墙仍在尽职地维持着比赛的持续。


那条剑齿龙俯下身,长利的獠牙对准那堆血肉,扎了下去。


可我们还是被堵在铁枪和长弩的外围。


我的宇宙大神呀,你为什么又创造出这样一个奇迹:


那堆血肉,那堆我们认为没有了生命力的血肉居然立起,他顺着对手的獠牙向上飞蹿,很快就抵达大块头的头部,烈日下,一道寒光闪过……


嗷嗷——


一道血的喷泉——


我们感觉到一座山在倒下,地面上扬起漫天的灰尘,犹如一条巨鲸在大海翻腾时激起的巨大水浪。


剑如界叔叔,已经成了一堆血肉的剑如界叔叔,刚才用短刀扎入了大块头对手的眼睛。


哗——,20万冷漠的观众没法保持自己的冷漠了,又张开20万张大嘴,声浪足以让体育场最坚硬的地板开叉。


那剑齿龙倒在了地上,左眼已变成了血窟窿,狂躁地摔着尾巴。


而那还残存着生命的血肉——我尊敬的剑如界叔叔趴在对手的背脊上,艰难地找到我们国君所处的方向,右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左手抬起,摊开了手掌。


他在求我们的国君恩赐,恩赐给他儿子一个政府公职的位置。


这应该是顺利成当的事情,因为多少年来,这个以生命换来子女饭碗的做法一直是我国一条不成文的法律。


40万只眼睛唰地投向我们国君的位置,观众贵宾席的正南方,那尊贵的席位上坐着一堆脂肪,而那堆脂肪正在揉眼睛,打哈欠,然后慌慌张张地向旁边的人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等明白过来后,便咳了咳嗓子,开始他的恩赐。


不用提醒,伟大的国君都能够背出这样一段台词:我傲来帝国乃为具有光荣屠龙传统之国度,我先祖披荆斩棘,屠龙杀虎,开创伟大、自由、繁庶之帝国,今日于兹以屠龙仪式表达我等子孙未来忘祖先开拓之光荣和辛苦。朕有幸睹此盛况,知屠龙传统之未丧,于我勇士身上发扬而光大之,可见我傲来帝国强悍如初,国本仍存,此乃帝国希望所在,在此,朕以宇宙大神的名义赐予某某“屠龙勇士”的称号,并让其子担任政府公职。


这是所有捕龙队员认为最精彩最动听的发言。


然而,在后龙时代1886年8月5日,美丽的绕指柔公主生日的这一天,这篇重复了上千年的演讲词被改写了——


我们的国君在念到“可见我傲来帝国强悍如初,国本仍存,此乃帝国希望所在,在此,朕以宇宙大神的名义赐予某某屠龙勇士的称号”时,接下来的话并不是“并让其子担任政府公职”,而是——


然屠龙功绩未能说明屠龙勇士子嗣亦为勇士,其子嗣所继承者应为其父亲之勇气和精神。更者,我傲来帝国法典文书无屠龙勇士子嗣可受勋爵之成文,此举极其荒谬,在此,朕代表宇宙大神废除该款规定。


我们的国君在说些什么?在天日昭昭之下。


20万个惊讶升起在体育场的上空,所有的人都在发出啧啧声。


而捕龙队友们全对着国君所坐的方向,嘴巴张大到足以让下巴掉下来。


千年第一回!


面对20万个惊讶,我们的国君又伸了个懒腰,然后心安理得地离席而去。


我抗议——


体育场忽然响起一声炸雷。


发出炸雷声的就是被剑齿龙蹂躏成血肉的剑如界叔叔,这堆绝望的血肉悲壮第屹立起来。


忽然,我看到一道彩虹从剑如界叔叔的身上喷发出来,高高地,高高地,向上喷发,向着苍穹喷发。


那是他的热血。


“我抗议,抗议这个不讲信用的帝国。”


剑如界叔叔的双臂似乎要撑破苍穹。


悲壮的彩虹,笔直地高喷,并不洒落下来,而是消失在兰色的天幕中。


八千年屠龙的艰难,八千年屠龙的坎坷,八千年屠龙的荣耀,八千年屠龙的辛酸。


如今只化做含血喷天!


父亲、队友们、我和剑如实抱成一团,号啕痛哭,泪水滂沱。


我嘴巴里含着苦涩的泪,手指已经僵硬到不能弯曲。


我在心中暗暗发誓:


我太宁生永远会记住这一天,在后龙时代1886年8月5日这一天,19岁的我,不再相信这个帝国,不再热爱这个帝国!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