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荒冢.岁月】三河抗战英雄小说连载《第二十回》--作者:关俊杰

亚洲综艺云文化2018-06-09 12:47:45




沉重的历史,自不能重演

无名的英雄,又怎可忘记


荒 冢 • 岁 月

关俊杰 

2013.03.14 


此书谨呈:

三河市抗战八十周年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泃河儿女奋起抗日、浴血前线,而不幸罹难的亲人和数万骨肉同胞,三河永远不会把你们忘记、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把你们忘记…… 


 ——作者:关俊杰

第二十回

惊敌胆   抗联勇士烧敌粮

筹义款   泃阳儿女纷解囊

     (接上回)

  “这……这……这,这帮穷棒子、这不是要造反吗?”韩延寿看了这张布告大惊失色的说。


“他们不仅送来了这。而且,一大早咱们门口还聚集了一大帮穷棒子。说是要开大会,向您借粮食。”


“什……什……什么?他们要借……借……借粮?跟……跟……跟我?为什么?”韩延寿结结巴巴地说。


“是呀。在那里闹得乱哄哄的。您快去看看吧!要不他们就该闯进来了。”韩延寿一听,顾不得多想,忙随着高超匆忙向外走去……


这天上午,寒气逼人,人们穿着棉衣,带着毡帽头或秃着顶,腰里别着个空口袋,手里提着水管、小锣,有的还带着扁担、锄、镐、禾叉,还有人背着用红布缠着柄的大刀,从四面八方朝韩家大院涌来,聚集在韩家大门前的少说也有近千人,而且还有人不断向这里走来。


韩延寿出得门来一看,这人山人海的架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不由得一阵慌乱,不禁在心里暗骂高超,他知道此时自己再缩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只得硬着头皮,强装镇定的站在了门口。


当他看到那身材魁梧的刘夫祥的影子时,心里更是惶恐不安了。他知道刘夫祥是宋哲元将军所帅的二十九军出身,很不好惹。刘夫祥一看人们已经到的差不多了,韩延寿也已经出来并被几个青年控制住了,便大步走到了韩家大院的门口,宣布开会。


他首先简要地讲了全国的抗战形势,接着又讲了三河地区的敌我双方的态势,号召大家动员起来,粉碎日伪的扫荡阴谋,最后才宣布说:“各位乡亲们,今年我们三河这一带发了大水,庄稼淹死了很多,现在许多人家缺吃少穿,已经揭不开锅了。今天,我们之所以开这个会,就是要向我们这里的首富韩延寿借粮度荒!”


韩延寿毕竟是一个老奸巨猾、见多识广的家伙,他见没有知道他底细的人在场,心里便踏实了,闻言朝四周的人轻轻点了几下头,满脸堆笑地说:


“嘿!嘿!嘿,诸位父老乡亲们,民主政府的减租减息政策,韩某人是清楚的,并且也未敢落后半步。该减免的我都已经减免了,缴不起的我也尽力照顾,从未催缴过。至于诸位今年吃粮有困难,这些在下也略知一二,兄弟我也想出一把力,不过——”说到这,他把话停了一下,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又接着说:“不过这话又说回来,我家虽是有几亩薄产,可是年景也同大家一样,因为天灾没有收到租子。这俗话说得好:小河里没水大河干。兄弟我此时手头确实不宽裕!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爱莫能助哇!”说完,他假装哭丧着脸蹲了下去。


“姓韩的,你可真会哭穷!”大赵庄的先进分子郭振东大声说:“不说别的,但说你们家在咱们村仓库里的粮食,少说也得有个几百担吧?再加上别处的,怕不有上千担?再说,今年的租子你是一粒也没有少收呀,这至少也得有四、五百担吧!啊?你摆着哭丧脸骗谁呀?”


“郭大兄弟,咱们可不是一天的主、佃关系了,你说话可得讲根据呀!”韩延寿猛地站起来大声说。


“你撒谎!你今年少说也得收了四、五百担的租子。”一个中年农民站出来指着韩延寿大声说。


“你不要红口白牙的乱说一通!”韩延寿急了,忽地站了起来:“我韩某人明知今年乡亲们的粮食不多,又怎么忍心硬要大伙儿交租呢?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我姓韩的是绝不会干的。”


“姓韩的,你可快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我看你真会睁眼说瞎话,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韩延寿的话音未落,一个刚到的二十几岁的妇女站出来向大家说:“他今年不但一粒租子没少收,也没实打实的减租!我种他的地不是一年两年了,才知道他的底。今年的庄稼遭了灾,我交不起租子,就找他请求,想等明年收成好的时候再交,可是那天你是咋说的?”年轻妇女质问韩延寿,而韩延寿见到她到来,知道自己的事再也没有办法瞒住了,不由得心头有如鹿撞,似有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赶紧收敛了刚才那股理直气壮地神色,低下头不言语,耍开了‘肉头阵’,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不好说是吧?好!我来替你说!你说:‘今年的归今年,明年说明年。今年的一定要交,一粒也不能少!’你还派了高超领着庄丁挨门挨户的催缴‘份子粮’、‘双出种’、‘地租’,仅我们南岭村的租子你就收了有一百多担!大伙儿算一算,他有五、六个庄园,该收多少?”


这妇女一说话,就像热油里撒进了盐一样,刷的一下沸腾了起来,会场马上热闹了起来。有的说韩延寿不减租就是违法,民主政府应该法办他;有的说哪天他派高超到谁家去逼租,哪天去谁家逼债。一宗宗、一件件的说个没完没了。而刚才还能言善辩的韩延寿,此时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耷拉了脑袋,成了死鸭子,再也不开口了。只是紧紧地抿着嘴,略抬着头,眯缝着眼,一声不吭,静静地听着,在心里盘算着应变之策。


“不许韩延寿撒谎!”


“不许韩延寿耍阴谋诡计!”


“韩延寿你放老实点!”


……


会场上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口号声……


韩延寿听到群众高呼的口号,像是被打了一闷棍的癞皮狗,晕头转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了,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渐渐的清醒过来,心想:我先给他们来一个避重就轻,浑水摸鱼。先照章退租,算来也不过是百十担的粮食的事。打定主意后,他连连向周围的群众抱拳拱手,鞠躬作揖,低声下气地说:


“诸位父老乡亲们。全怪在下一时糊涂,受了家里死老婆子的鼓动,这才做错了事。我对不起大家,务请诸位邻里包涵!”说着,他猛地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一股鲜血由嘴角流出。他没有抹去嘴角的鲜血,而是接着声嘶力竭的大声说:“兄弟我愿意按照民主政府法令如数减租,保证分毫不少地把粮食退还给大家!”


说完,他转身对高超大声说:“你马上清算一下,把多收的租子如数退还,这件事下午日落之前务必完成!”


“是!东家!”高超闻命,马上转身去办了。


可是,令韩延寿没想到的是,此时刘夫祥已经听出了韩延寿话里有话,也猜想到了他想混淆视听,准备避重就轻,行‘李代桃僵’之计,以退租代替借粮。因此,刘夫祥不禁心中好笑,心中暗骂这个狡猾的老狐狸!心想:任你韩延寿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


想到这儿,刘夫祥点了点头,两眼扫视了会场一周,清了清喉咙说:“各位乡亲们。你们都听到了吧,刚才韩延寿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知道自己没有按章减租,是一件违法的行为,他也愿意痛改前非,将多收的租子如数退回。对他这种知错就改的行为,我们表示欢迎!毕竟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嘛!一会儿散会后,大家可以去领。在这里,我代表民主政府,给他三天时间退完,三天之内,你们何时去领都行。你们不去领的话,就表示你们自动放弃,三天后就不要再找人家了。”


听到这些,韩延寿心里不觉一阵好笑:由你刘福祥奸猾似鬼,还不是上了我韩某人的‘李代桃僵、釜底抽薪’之计?达到了我以退代借的目的?想到这,他不由得喜上眉梢,暗暗叫着:任你们这些穷棒子奸似鬼,还是喝了老子的洗脚水。呵、呵、呵。


正在他自鸣得意的时候,只听见刘夫祥继续说:“可是,今天我们开会的目的是什么?不是退租,而是向他借粮。”


“对、对”众人齐声响应:“是要借粮!”


韩延寿见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心里懊悔不已,深悔不该自作聪明,白白搭进去了百十担粮食,不由得心疼的一阵哆嗦。只见他皱了皱眉头,便又生出一计,只见他大声说道:“政府限我三天退完多收的租子,我坚决拥护,一定照办!这是政府的法令嘛!可是这借粮——”他故意拖长了语调说:“这借粮我可是从未见过政府的法令呀!”会场上一时静了下来。


突然,一个青年农民大声说:“韩延寿,我问你,这有钱的出钱、有枪的出枪、有力的出力。你知不知道是政府的号召呀?”


“这我当然知道……”


“那我再问你,这借东西算不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呀?”那个青年趁热打铁,盯了一句


韩延寿闻言心里一愣,心想糟了,我被这个老家贼被他这个小家雀儿给套住了。但是此情此境之下,不说话也不行呀。于是,他结结巴巴地说:“这要说算是算……,不过,我……我……我……我也没有多少粮食呀。”


“韩延寿,你少兜圈子!你就直接说,你借还是不借就行了!现在你就明确表态,说个明白,不要含着骨头露着肉的!”众人齐声喊道。


韩延寿被逼得没有办法,吞吞吐吐地说:“借……借……我借还不行吗?”可是,他马上又补充说:“不过,太多了可不行,十担八担的我还能勉勉强强的凑出来。”


“哗”的一声,会场上的人们都哄笑了起来。


郭振东大声喊道:“你这么大的一个财主,只借这么点的东西,亏你也说得出口!恐怕就连你家的囤底儿打扫一下,也远不止这些吧!”


韩延寿被大伙儿连嘲带讽,又喃喃地说:“那就增两倍,三十担总可以了吧!”


刘夫祥见韩延寿由刚才的‘肉头阵’又转入了‘挤牙膏’战术,不由得怒从心头起。他不管还有没有人要发言,就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韩延寿说:“韩延寿,你是怎样对待穷苦人的,干过哪些坏事,有多少人忍受你的欺侮,被你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难道你的心里没数么?我们打日本鬼子,客客气气的来向你借粮食,你还推三阻四的。难道你要把粮食留给小鬼子么?希望你放明白一点,老老实实的把粮食借出来。我们也不多借,也不少借。多借了你舍不得,少借了又不够大家分用,解决不了饥荒。我看这样吧,我来说一个数儿,看大家同不同意?”


“好哇!老刘,你说吧!”众人异口同声的响应着。


“好!那我就说了。这个底数是不少于650担!”刘夫祥一口说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数字。


“好!好!我们就借650担!”众人一片掌声。


韩延寿一听要借650担粮食,不由得心疼的心里一阵哆嗦,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想拒绝,可是他仔细一琢磨,刚才刘夫祥的那些话里明显含有许多刺和骨头,他之所以说出这个数目,足以证明他们已经掌握了他的底细,一旦自己拒绝,把事作死,那这些人发起火来,清算自己的老账,反而会更糟。而且这次运动他们所针对的绝不会只有自己一家,自己没必要替别人扛事,做挡箭牌。到时候,这些穷鬼会筹到几千担粮食,到时候,自己把这件事偷偷的告诉日本太君,让他们前去搜缴,然后再把自己的粮食由日本人那里要回来,岂不是刀切豆腐块——两面光彩,两面都不得罪的好事?况且俗话说得好:‘光棍不吃眼前亏’,当下的权宜之计,还是先把这事应承下来再说吧!


于是,他呵呵的干笑了几声,说:“既然老刘兄弟已经说出来了,为了抗日,我韩某人能出十分力,绝不用九分九。”跟着一拍大腿:“好!此时我也只能是勉为其难了,这件事情我应承了!但是如此大量的粮食,我一时也拿不出来,我五天内完成行吧?”


“好!我们就等你五天!”刘夫祥大声说。


不出刘夫祥所料,在成功拿下韩延寿以后,从1939年6月到年底,他们共筹措300多万元义款和近八千担粮食,在满足了大家度荒所需后,他们把大部分义款送到了平西革命根据地,解决了战士的温饱问题。


后来,由于韩延寿的告密,剩下的粮食外运成了一大难题。为了使这些粮食能够保存下来,大家就将没来得及运出的近八万斤小米寄存到了陈景兰家里。


(未完,请继续关注)


本剧作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刊登,违者,侵权,后果自负


作者:关俊杰,创作艺术家,北京人,爱国人士。DF国际艺术与设计协会名誉会长。最近完成了抗日教育历史剧作【荒冢.岁月】。后续准备撰写‘对越自卫反击战’故事,教育下一代,普及爱国主义教育‘正能量’!



【七绝 赋 三河抗战】

---读关俊杰‘荒冢.岁月’有感

三河抗战铭清史,

浴血青春铸铁魂。

不忘八年酸辱泪,

守家卫国谱乾坤。

【良子】2016.5.16晨




投 稿 说 明



个人诗歌投稿邮箱:605335817@qq.com

⊙  个人诗词投稿信箱:1149933022@qq.com

⊙  总编投稿信箱:lnwx2016@sina.com

                                lnwx2016@163.com

个人专辑投稿限5--10首。要求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投稿时附上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和本人照片一张。15天内未接录用通知可另投他处,在此期间请勿做他投。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作者敬请关注本平台公众号,并在稿件刊发后及时转发文章到朋友圈以及所在的微信群,以提高文章阅读量。

主        编

陈德军   叶永峰   高淑芹

特邀顾问

秦浦云   刘成宏   叶春秀

特邀嘉宾

罗满昌   刘宗禄   王喜田

刘丰田   刘文洲   王    丽

特邀诗人

陈贤忠   叶翀飞   葛    霞

陈春玲   唐伯高   张莹嘉

特邀作家

王功梅   胡华军

词作诗人

王凤中   李    楠

特邀朗读

柔情淡墨

编辑制作

陈德军   高淑芹   郑慧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