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我镇村民何畏写的神怪小说《西游后传》更新啦!(第二回)

和谐龙港2018-06-15 10:31:54

第二回

众香客争奉香火资

白鼠精三计遭挫败

 

做事精细的白骨精在煽动时看出下面反响並不热烈。她知道说千句不如干一次,人总是现实的。

她在心里已划了道儿,打算好如何干了,但此刻不能告诉他们,天机不可泄漏来,来,来,让我跟你们分别传授一下锦囊妙计。

临别前,白骨夫人回头用一个小拇指对着两个白毛老鼠精一勾: “机伶鬼,我让你们俩立刻到高老庄去一趟……”

且说净坛使者八戒,身穿深绿色圆领袍银帶,头戴黑色浑脱帽,下着长裤,足登高腰靴官人模样,瀟潇洒洒的,不要说一般百姓认不出他来,连他岳父高老太公和妻子高翠兰也认不出来了。士别三日当以刮目相待,让人吃惊的不仅仅是他衣着如何鲜艳华丽,更重要的是他的相貌他的谈吐。国字形的脸庞上天庭饱满,鼻准隆起,嘴角方圆,唇红齿白,活脱脱一个中了举的官人模样。若不是看他一步三摇迈向高家大门,人们决计想不到他是高家昔日女婿猪八戒。

想当年,高老儿招他为婿时,一是嫌他长相难看,说他如同一个长嘴大耳朵的呆子,脑后一溜鬃毛,身体粗糙怕人,头脑就像个猪的模样二是嫌他食肠甚大, 一顿要吃三五斗米饭,早间点心,也得有十个烧饼才够。高老儿抱怨说,喜得还吃斋素,若再吃荤酒,便是老拙这些家业田产之类,不上半年就吃个罄净!这些倒也罢了,最要命的是,他又会弄风云来雾去,走石飞砂,唬得他一家并左邻右舍俱不得安生。

而今的八戒,被如来加升大职正果,做了净坛使者,一是相貌大变,像个神气十足的六品知县,梳一头油亮的黑发,皮肤白皙,双眼明亮神采奕奕,谈吐不俗,而且见了谁都笑着打招呼。

庄上人家,一传十十传百,男女老幼,都争着来看八戒。高老太公虽已须发尽白,一见净坛使者来到,忙领着大女儿香兰二女儿玉兰三女儿翠兰并大女婿二女婿和外孙外孙女摆下香案在门前迎接,又命鼓乐吹打。少顷,将净坛使者迎入家中坐下。随命人看茶摆斋,虽是寻常庄户人家,却也卖弄本事,将四时新鲜瓜果蔬菜齐聚,忙了整整一桌。为了把八戒伺候舒服,自此,他将自家园圃料理得花团锦簇,一年四季新鲜瓜果蔬菜不断。菜有青菜韭菜菠菜香菜雪里蕻水芹菜;瓜有南瓜西瓜冬瓜黄瓜丝瓜苦瓜;豆有黄豆绿豆赤豆黑豆扁豆蚕豆豇豆;另有青椒紫茄花生莲藕芝麻香菇木耳之类再加上家前屋后长的桃李杏枇杷梨石榴葡萄应有尽有,确是不易。除此而外,高老儿又上街花了不少银子请人制作了各色茶点米酒等素斋。八戒见了自是高兴。但自从享用了佛祖的仙品仙肴,脱了凡胎成仙,加之受用天下八方贡品,吃厌了世间山珍海味,上桌时也只不过略略吃了些,尽尽意儿便放下了筷子。高老儿知他已成正果,位列仙班,也不勉强。茶余酒后,寻着一机会笑笑说 :“猜上仙可能故地重游,因此我老儿带领本村三百多户人家两千多人口集资兴建了一座寺院,名曰八戒寺,供奉着你的神像。寺院建成以来,香火不绝,人人诚心祈祷,希望您能庇佑一方风调雨顺,人寿年丰,家家过上好日子。八戒听了心中自然非常舒服。

高老儿趁机趋前问道,上仙可否前去观瞻一番,了却大家一睹仙颜的宿愿?八戒想不到老岳丈及村民如此敬重自己,自是十分高兴。他就风度翩翩地跟着高老太公领着一大众乡亲前去观赏。

不远便见那寺院果然盖得整齐,层层叠叠一大片。从外边看,一溜儿黄色院墙,正中红漆大门上嵌着一对金色铜环,好不气派。从大门进去,宽大的庭院里,铺着一色青砖。

庭院中间放着一大香炉,香炉里插满高香,香烟袅袅,两旁木架上插着的十几对蜡烛,燃得明晃晃的。东西墙内栽着两株郁郁葱葱的松柏。

走上正殿,见到他本人的金身塑像赫然入目:挺着大肚子,肩扛九齿钉钯,头戴僧帽,足穿麻鞋,身穿藍布衫,一副憨厚而又威风凛凜的样子。

八戒一见,不由嗬嗬的笑起来,像,像,像!

再到后院一看,兩侧抄手游廊,庭院中布置了精细的假山和小桥流水,栽满四时花木。近后门处还筑了一座七八层楼高的玲珑宝塔。高老儿见八戒很开心,说上仙将来若能赐一两卷经书,我们定以宝匣密藏在塔顶上作为镇塔之宝传之子孙,保佑这一方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八戒连连点头说,好好好。

十里八乡来烧香还愿的人听说八戒寺的真神降临,都拥挤着远道赶来一睹真容,把八戒寺内外挤得铁桶似的水泄不通。高老儿忙把八戒请到大殿正上方的位置坐下,让那些人头攒动的香客跪下来对着他诵经念佛。寺里的和尚自然敲动法器,吹吹打打香烟缭绕热闹了一整天,直到夕阳在山,人们还依依不舍的不想离去。

暮色笼罩村庄时,八戒本想回去,架不住高老儿和左邻右舍一再挽留,他只好留下。家宴上,八戒细看那翠兰,依旧穿着蓝底白花土布褂儿,黑布长裤,自己做的布鞋,束一幅白底蓝花布短裙。毕竟是老实庄户人,见了坐在上首气宇轩昂的八戒,低眉顺眼,不敢多看一眼。八戒指着桌上的菜让她吃她还显出腼腆的样子,不好意思挟菜。八戒见了十分怜悯,看她头发花白,平时除了干活就在佛堂里念经,心下想到,不管怎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以前跟了我三年,没少苦吃,我须凭良心度她成仙。于是对高老儿说,我同高家有缘,虽不能度你全家得道成仙,但传汝等几句真经日日念诵,可保一家长命百岁。高老儿一听忙率领合家老小跪下念佛,听八戒耳提面命默默传授真经。

高家老小自念诵八戒所传经文后,渐渐少食人间烟火,脸上反而愈加红润呈现返老还童迹象。附近村民一见,以为他们准得了八戒秘传可得道成仙,一个个不仅带了蔬菜瓜果香油到八戒寺里供奉,而且献上香火之资。高老太公紧邻王家,仅一七十老嫗和他的十几岁的宝贝孙子。这天一大早来到八戒寺敬香。她跪在八戒像前,打开一黑布包,把十几枚磨得发亮的铜钱放到面前红色香桌上。嘴里祷告说,菩萨保佑,保佑我家孙子一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边说边拉着孙子连连向八戒像磕头。站在一旁的高老太公知她家穷,这十枚铜钱也许是她唯一的积蓄,想从香案上拿了还给她,但又怕拂了她的一片诚心。午饭后,方圆百里有名的大善人赵大财主坐着两部马车,带着夫人公子小姐以及管家和奴仆十几口人风尘仆仆来到八戒寺敬香。一进庙门,他就趴下连连磕头。这赵大财主年近五十,良田千顷,妻妾成群,就是膝下凄凉,没有一子半女。所以,他帶了合家老小来八戒寺烧香,并且献上二千两雪花银作为香资,不可谓心不诚。

半年以后,他的第三个小妾果然怀孕了,而且是一男一女龙凤胎!孩子满月以后,赵大财主又送来两千两白花花的纹银作为香资,并且逢人就宣传八戒寺菩萨灵,真灵!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远远近近的人都赶来八戒寺敬香。他们无论家境如何,少则十枚八枚铜钱,多则百两千两雪花银。日积月累,一年半载下来竟有了上万两银子,乐得高老太公脸上笑开了花。有钱是有钱时的想法,没钱是没钱时的想法,人都是这样的,高老太公也不例外。有了钱的高老太公看着白花花的一大堆银子,动起大心思来。

听人讲过一则笑话 :说过去本地一个姓万的财主,看他家一小伙计每天吃过晚饭以后,倒在草铺上便呼呼大睡而且一睡睡到大天亮。对此,他不禁羡慕嫉妒恨,因为他经常为自己层出不穷的心思折磨得通宵失眠。

这天,他终于想出一个办法要让小伙计也尝尝失眠的滋味。这天下午,趁前院里没人时,把一块银子悄悄扔到小伙计经常打扫的场院角落里。他要看一看,有了银子的小伙计与以往比较有什么不同的反应。小伙计傍晚在场院里扫地时忽然发现了这块不小的银子,左看右看,确信无人看到后这才揣进自己的衣袋里。有了银子的小伙计,心里又喜又愁,喜的是发财了,可以做想做的事,愁的是不知道怎么花这笔钱。吃过晚饭倒到草铺上以后,他真的睡不着了。

他问自己,有了银子,我首先干什么。是先造房,置田产,还是先讨老婆。造房子,造什么样的房子,草房还是瓦房呢,造几间。造瓦房的话这么多银子够不够?一旦有人问我,你怎么突然有钱造新房了,我怎么回答。如果买田,那当然好。买几亩,买什么样的田,上等田中等田还是下等田,到哪儿买,请谁做中人。至于讨老婆,当然最重要了,是小伙计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俗话说女子无夫不成家,男子无妻浪淘沙。然而娶谁家的姑娘呢。王家家业中等,他家的大姑娘真的漂亮,但我喜欢人家人家未必看得上我呀。李家姑娘胖胖的,家境一般但她是个干活的好手,屋里屋外粗活细活都拿得上手。有回在路上看见我,还点点头笑了笑,是不是对我有意呢,不晓得,也许是偶然的………小伙计就这样东想西想,在草铺上辗转反侧,一夜都没睡好。

这情形让守在门边窗下偷看的万财主看到了,不觉窃笑了半天。如今,有了一大堆白花花银子的高老太公和笑话里的小伙计一样睡不着觉。

这天大早,八戒见翠兰又亲自下厨为他准备早斋,便说休要如此辛苦忙碌了,明日让他们买两个小丫头来家烧饭洗衣扫地,你也该歇息了。高老太公一听,忙点头称是。第二天,高家花了二十两纹银买了两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来作丫鬟,一个负责洗衣洗物打扫厅堂 ;一个负责烧饭做菜。从此,八戒每逢初一月半便来高家一趟,看看高老太公和翠兰。人来了,高家待他自是十分殷勤 ; 人未来,烧香敬佛也格外的虔诚。

且说在众妖面前夸过海口的白骨精,当然不会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她嫉恨新任净坛使者

八戒春风得意的模样,想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这天半夜时分,白骨精不散的阴魄裹着一股阴风直奔高家庄而来。半路上遇到迎候她的小白鼠精,得知八戒不在高老庄,点点头,问她们得手没有。两个小妖摇摇头,说凭我们的这点儿本事根本近不了净坛使者的金身。白骨精怒斥道,无用。她领着两个小白鼠精潜入高家后院厨房,看到两个熟睡在厨房阁楼上的小丫头,伸出尖尖利指插进丫头心脏,又把血红的嘴唇凑去,一口一个,吸干了她们的血。回过头来,又使妖术,把两个小白鼠精的阴魂分别吹进那两个丫头的皮囊里去,而外人一点也看不出来。白骨精看着她们笑了笑,像,像。临走前,对她们俩密密嘱咐了几句。

这天恰逢初一,八戒照例来高家庄看望高老儿翠兰和左邻右舍。庄里的男女老少无一不在背地里夸赞八戒说他念旧,良心好,为人宽厚。八戒听了心里美滋滋的,决心要把这地方弄得风调雨顺,让家家户户五谷丰登,不愁衣食。

自八戒成了正果脱了凡胎发誓再也不近女色,高家因此单独为他安排布置了一个崭新的漂亮的大房间让他休息。房间里除了一张大床外,在面南的红漆木柜上安放了一尊白瓷观音立像,像前摆放着亮光闪闪的一对青铜烛台,烛台中间是尊青铜香炉,炉中燃着几支檀香。晚斋后,八戒在袅袅香烟烛光摇曳之中开始默默念经诵佛。

就在八戒一心念经诵佛的当儿,房门吱呀一声打开,走进来两个小丫鬟。八戒知道这是高家新买的帮着烧饭洗衣打扫清洁的小丫头,也没理她们。哟,上仙正在一心一意念经诵佛哩,理也不理我们。

别打扰他,说不定这净坛使者还想让如来加升一级,也封个佛呀什么的。

我看他这辈子甭想了,能轮到他吗?八戒本不想理她们,谁知两个小丫头的话刺痛了他的心,不由得抬头看了她们俩一眼。

两个丫鬟看上去长得一模一样,柳眉星眼走起路来如风摆杨柳袅袅娜娜的,未曾开口先对着八戒吟吟一笑,而且两人上红下绿衣裙穿一般模样。她们帶着一阵迷人的香风走近来,一个端着一盆热水,一个拿着一条软软的新毛巾。那个大一点的蹲下来就要替八戒脱靴子。小一点的则轻轻说,上仙,让我给你洗洗脚。八戒忙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帮他洗脚的小丫鬟说,上仙,我可不是一般人那样只帮你洗脚搓搓揉揉,最多洗去脚丫的污垢。我能替你认准穴位按摩,有病治病,无病健身哩。

真的?” “那还能假,当然是真的。那个自我介绍名叫芳娥的丫头,对着八戒妩媚地一笑,随即伸出又白又嫩的手揉捏八戒粗糙的大脚,揉捏得八戒酥酥的痒痒的,不由自主嗬嗬的笑起来: “好,好,舒服,真舒服,想不到你还有这等本领。芳娥笑了笑,这不算什么。又说如果你山珍海味吃多了,胃涨,消化不良的话替你按摩公孙穴;如果足跟痛就替你按摩大钟穴。如果足趾疼呢就揉捏里内庭。如果你想念什么人因而失眠的话我就替你揉捏失眠穴…”“哼哼,你小姑娘乱说什么,我想谁了?

这可说不准,那姑娘站起来,今天真热,你看,我替你左按摩右按摩,出了一身汗。那个看起来与往日高家买的丫头一模一样的女孩子轻盈地一笑,慢慢解开外套的纽扣,露出粉红色的衬衣。她看八戒不由自主地看着她的胸脯,就妩媚地一笑,长发一甩,向八戒抛出一个媚眼,低下头捞起衬衣,一瞬间露出酥胸,毫不羞涩有意无意地摇晃着那对雪白丰满的乳房贴近八戒,红色的乳峰几乎触到八戒的鼻尖上。八戒连忙向后退。

__”谁知那小妖女假装脚下站立不稳,一下扑到八戒身上,而且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

八戒怕她跌倒,反过来赶紧扶住她 姑娘,你怎么了累了,赶紧回屋休息吧 那白鼠精闪了一下星眸,偷看到八戒脸上全无色迷迷的神情,暗暗吃惊。八戒不仅没趁机把她搂进怀里,而且用力推开了她,于是她们俩先后低头退了出去。 

两个白鼠精自昨晚得知八戒如今不再迷恋女色了,便考虑下面怎么办。她们商量了一晚,决定变换一种方式接近他。第二天中午,白鼠精姊妹俩商议好了先上素菜,但素中杂荤,且看他反应如何。这一顿除了粳米饭,另外用蘑菇香蕈豆腐面筋做的四道菜,放了豆油麻油而后又加了些猪油,看他吃不吃。

谁知八戒无所谓,吃得很香。问他饭菜口味如何,八戒嗯嗯说不错不错。他知道在乡间忙出这样的素菜就算是上档次了,不能挑剔。收碗时,那自称香娥的丫头媚笑着问,上仙,如果我们忙几道有荤有素的菜肴你吃不吃啊。八戒笑笑说,忙得好我照吃。

行,两个小妖女高兴地回答道。

按理说,一个和尚应该吃素才对,可现在八戒经如来加升为净坛使者了,谁来管他吃荤吃素的破事儿呢,这点小事难道他自己还做不了主吗?征服一个男人必先征服他的肠胃。这两个小妖商量了半夜,决心拿出看家的本领忙几道出色的菜肴来博得八戒的欢心。第二天中午,她们两人分别做了两个菜,每个菜不仅形美味香,名字还取得有意思。待八戒坐下,两个妖女各端出兩个菜来,而且每个菜都配上了一首诗。

香娥端上第一道菜,八戒觉得异香扑鼻色泽鲜艳。他一看,原来这道菜用肥嫩母鸡雪腿龙鱼肠蒸制而成,随即尝了一口, “好,味道鲜美。那香娥接着笑吟吟地说,我这道菜名叫风月飘凌。配诗是:

风云飘飘今配君,

雪冰三尺终融尘。

飘游九州宏图志,

 凌霄之上美名吟。

八戒一听,不由得停下筷子看了她一眼。这小姑娘不但长得蛾面星眼唇红齿白,而且如此有才,不得不令他刮目相看。八戒回味了一下,觉得这首诗正说到他心坎里了,特别是后两句。“ 别人总以为我八戒胸无大志,一天到晚只知吃吃喝喝。谁知道如有机会我也会干出一番大事业来,不由得人们不另眼相看,甚至流传千古哩。” 于是他点头笑笑,夸奖说难得难得啊。

诸君记住了,这就应了凡间的一句俗语,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任你是凡夫俗子帝王将相哪怕神道仙佛也不例外。所以,我们没有理由苛求咱净坛使者也爱听奉承话,是不是。

香娥见八戒不忌荤鲜,心想这事好办了,接着上了第二道菜。嘴里说道你看这是用鲜黄鱼配小嫩母鸡和虾仁等炸烧而成,菜名叫 “龙凤赏月。配诗是:

                          

龙腾万里要归根,

凤翔九天定回村;

 赏月良宵终身订,

  月亏复盈袍加身。

怎么样?

嗨嗨,好一个龙腾万里要归根,凤翔九天定回村,如今功成名就被佛祖封为净坛使者衣锦还乡,回咱高老庄探亲来了,这首诗不正是说的我八戒吗? ”那小妖见他咧咀一笑,忙迎合他的意思说对对,说的就是上仙。第二个叫芳娥的小妖女也不甘落后,忙把精心烹制的名叫玉石青松的菜端上桌,给八戒斟了一杯美酒,同时挥舞长袖,轻歌曼舞起:

玉陷污浊晶莹在,

石坚磐如任日晒;

 青青野草烧不尽,

  松柏万年色不变。

这首诗拍马的水平的确比前两首高多了,那站立一旁的香娥凑趣说,姐姐这是夸你上仙的道行修炼坚如磐石寿比松柏长青啊。” 八戒听了非常入耳。奴家还有一道菜肴请上仙品尝。芳娥这次让香娥上菜,自己边唱边舞,不时露出雪白的臂膀,把一阵阵香风送到八戒面前。

白云之上有蓝天,

云霞千里红一片。

芳娥配与如意郎,

 片片芙蓉何时绽。

这挑逗的意思已很明显了,八戒一听哈哈大笑。兩个小妖女对看了一眼,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诸君,让八戒吃好喝好,把八戒养的白白胖胖不是小妖们的目的。小妖如此伺候他,固然是为了接近他,取得他的好感,可最终目的是为了和他上床吸取他的元阳真精。小妖们若得了八戒至阳至刚至火至金的元阳即可长生不老。两个小妖一时弄不清八戒刚才哈哈大笑的真意,是喜欢上了她们还是嘲笑她们白费了心机?因此,她们不敢造次。

猪,真是一头猪,吃倒是挺能吃的。哼,今儿晚上,我们姊妹俩齐心合力,若能诱得他与我们同床共枕吸他的元阳真精最好,若不能就杀他,吃他的肉!香娥恶狠狠地说。芳娥摇摇头,有些犹豫,有些害怕。“ 你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已威风。我们来博一把,不博一把怎么知道行不行。实在不行,我们还有一手,请白骨夫人出手。她不能白喝了这家两个小丫头的血,也该出点力。”“好吧,就这么办。

这天晚上,待八戒吃过晚饭,芳娥劝八戒说, “上仙,你这一向风尘劳顿也该洗洗澡换换衣服,来一次香汤沐浴罢,我妹妹已为你烧好热了。” 八戒点点头,好久不洗澡浑身痒痒的,该清洗清洗,否则是对菩萨大不敬哩。芳娥把八戒领进后院的浴室,一见偌大的浴盆里注满了热水,雾气腾腾,水面上还撒满了桂花玖瑰花花瓣,散发出扑鼻的清香。待八戒脱完衣服跨进浴盆后,两个小妖女也脱得精光露出白花花的身子跳进浴盆里:“哥哥,与我俩共享鸳鸯浴吧!八戒一见大惊失色:“不行,不行,你们快走开,这让佛祖知道了可不得了,他会收走我的佛法的。两个小妖女一听发出银铃似的一串笑声,八戒哥哥你太逗了,我们不说谁知道你与我们同浴。”“上去,你们快上去,你们知道观音菩萨为什么为我取名八戒,八戒,就是戒酒戒色和戒财戒贪戒嫖戒赌戒淫戒逆,吃一点荤鲜也就罢了,怎能与女孩子一同洗澡呢,使不得,使不得!

两个小妖女嘻笑着不由分说一个拉住他的手臂搂住他的头吻他的嘴,一个一手抱住他的腰,一手往他的下身摸。八戒见一时难以挣脱她们的纠缠,又不忍下重手取她们的性命,立刻收敛元神,口中默默念诵了几句,双手合佛坐在水中。两个小妖见八戒低头合眼静坐甚觉奇怪,便伸手摸他的胸脯。感到就像摸在一块石头上冰凉冰凉的,全无半点热气。她们不由得退后一看,眼前八戒变成一尊透明的石佛,闪烁着莹莹绿光,只有一颗红艳艳的心脏似乎仍在里面跳动,不由得凉了半截。她们对看了一眼: “这八戒封了净坛使者,难道真的立地成佛脱胎换骨啦?

两个小妖垂头丧气,只好自个儿穿上衣服慢慢走出了浴室。

两个小妖一时败下阵来,仍不服气。夜半时分,芳娥香娥手持利刃悄悄撬开八戒的房门,潜伏到八戒的床边,等了好一会,见他呼呼大睡。在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淡淡的月色中,她们互相点点头,示意同时下手。一个对准八戒的头部,一个对准心口,抓紧匕首,恶狠狠地猛插下去。谁知刀刃还没接触到八戒的肉身,他的肌肤犹如铜墙铁壁,任你使尽力气,也刺不进半分,反而的一声把她们逼倒在床边砖地上,差点跌散了骨头架子。

成了正果就是不一样呵, 香娥对芳娥说道,我们就是近不了他的身,怎么办?”“找白骨夫人去,她肯定有办法。芳娥信心满满地说。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