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长篇古文历史小说《盛世谱》 (选段 · 文白对照)

老乔书房2021-07-17 10:45:09

作者乔木倾力创作


再现列国纷争
诸侯争王天下之恢宏壮阔
重构将相攻伐
谋士纵横捭阖之荡气回肠
细述儿女情利
氏族盟略约亲之得失奈何
深掘权谋智计
阐悟盛世机要之大爱佚秩





  • 小说以栾朝覆灭,列国群起为背景,记述了墨、吕、高、尹、申、陵、昌、代、中云、平汐等十五国伐盟兴亡之事。

  • 其间君臣吏民相与斗,谋士使者约纵横,兼有对军争用间,水木工程,经济文化,地理民生之详述,更存对忠孝仁德,生死取舍,儿女情义,人性矛盾之探究。

  • 小说恍若一幅流动画卷,将天下世情绘之其间,取市井百态点染内外。可谓是文章诸事皆隐喻现实,人物言行悉影射当世。




《盛世谱》第三十回选段   简介



本回内容简介:

    

  • 陆非因前番在陵国三州治水案和智破广武王世子谋杀案中大展身手,因此被太子举荐给国君陵武王。武王便亲自下诏,谕命陆非入朝,欲向其询问天下大事。

  • 陆非觐见后,一对武王所问诸国历史、古今形势了如指掌、娓娓道来,并清晰指出大司马陈贾学识之缺漏和对天下大势之错判,提醒武王要博学广志,慎思明辨;

  • 二对上将军倪师所发三问并所述理由给予一一驳斥,提出局势不同则国策不同、明君贤臣当居安思危、治国安民在于贤德归心、仁德礼义并非绥靖退让等观点,并对倪师所虑军费、损绝民生等问题进行反剖、贡献佳策,同时对朝官敛财贪利等问题给予尖锐揭露;



  • 三对御史大夫楚宫山所讲天时、地利、人和三项进行辩斥,指出天星预兆之正道,地势优劣之真相和五侯出兵之方法,反衬天官韩琛学问不精、楚宫山少见寡闻,并轻松为武王解决兵权归属、二弟夺嫡等问题,有力打击了太后、外戚及五侯党羽势力。

  • 四对博士孔淮之嘲讽给予严肃反驳,消除武王及朝臣对自己身份之疑心,提出忠信者是忠信于天下百姓等理论,获得武王青睐。五对武王所问如何统一天下给予解答,提出自己的宏图计划。武王更加高兴,尊奉陆非为客卿上宾,厚礼相待。同时经过此次朝堂辩论,陆非敏锐发觉陵国长史宋悫诡计多端,日后必定成为自己的敌人,同时陆非也与诸位大臣结仇,使得陵国日后朝野党争更加残酷尖锐。



 

  

(以下黑体字为文言文原著,蓝色字为白话文译文)


(陵)武王问曰:“先生高士,智广计深,非寡人所从之碌碌者也。乃敢请古今势之何如哉?”非顿首曰:“非,身寒鄙也。处陋郭僻野,饮水食蔬,寡侍吏长,所出则医筮种树之属,无议谏法令之言。恐将呈污王听,扰正序,徒隳庙堂而亡公者也。”

 

陵国武王询陆非道:“先生乃怀大才者,智多计深,不似寡人身旁那班碌碌无为之庸才也。故而请问先生古今天下之势竟是如何?”陆非叩首回道:“吾出身寒微卑贱。久居穷乡僻壤,饮食粗陋,甚少出仕。所予世人之物,不过医药占卜农稼园务类之书籍,从未有论议法令之善言。因而吾忧今日所呈之言,或将有污君王之视听,扰乱国中之常序,害损朝廷而令为官者不知所处也。”


王下,近执其袂,笑曰:“先生君子。寡人请闻。”非再拜,膝至阶下,立。状貌极恭,点图对曰:“自句芒发泽山,天下群起,四海偕应。呼吸间下城千百,行收者万兆。遂五公者墨高吕尹申约倍,伐栾厉帝都定顺,斩于暴水南。相与义军立厉帝少子无明为太子。后十日葬,太子祠天地景宫,即哀帝也。于是栾室微。

 

武王行至堂下陆非旁,牵其袖笑道:“先生乃君子也。请为寡人详陈己见。”陆非再三叩拜武王,跪行至堂阶下,方才起身。其容色极恭敬,手点地图道:“自从义士句芒发兵于泽山,天下之人无不群起响应。短短时日即攻占千百城池,沿途召收数万军士。而中原栾朝之五大夫,墨氏、高氏、吕氏、尹氏、申氏相约而叛,于京讨伐厉帝,终弑其于郊外暴水南岸。随即同句芒所率之义军定约,共立厉帝幼子栾无明为太子。十日后,厉帝下葬。丧毕后太子于景宫祭天地,登基称制,即哀帝也。此后栾朝皇室便渐衰弱。



义军将徐熏取蕖水东栾故堃乐宓三地,自王焉,从数十万。五公据都及周五千里,分而王,为五国,士民者百万馀。故昌州守叛,聚义民万,徇周百城,皆下。乃并故昌芷二地以为昌,自王之。义军中将庸集山奉讨潇水南,绌三州守尉,军姑城外。闻封,因王庸,官卒黔首附者无算。徐熏裨将范远兴伐代,久不能下。卒破,欲还。

 

义军大将徐熏奉命攻蕖水东岸,取下栾朝三故地堃、乐、宓,随后自立为王,数十万人慕名而随。五大夫则据京城及四周千里之地,分而称王,始建五国,国中士族民众多于百万。栾朝故地昌州守备叛,聚集一万义民,进攻周边百城,皆破城而入。随后其将二故地昌、芷合一,建昌国,自封为王。义军中将庸集山奉命讨伐潇水南岸,击败三州之守备、督尉,屯兵姑城城外。后闻听诸人皆自封王,故而亦称王庸州。前来附庸之官兵百姓不可胜数。徐熏之副将范远兴奉命讨伐代州,历久而未能破城。待其终攻入城中,便欲还至徐熏大营复命。




参将说曰熏性躁量狭,兴误期久矣,归之恐杀。夫功成王国,肆享一方,孰与死刀斫耳?兴大然,乃王代。” 非言罢略顿,微察王面。王甚恭,遂复点南北曰“:俪巴族处洳江南,五氏谢者独大,摒四方之乱,始建平汐,民贾百万馀。北地赤烈白黧青三支者,黧固弱。

 

范远兴之参将谏道:“徐熏脾性暴躁,度量狭窄。尔今因破城延期日久,归营后恐见罪被斩。如此死于刀斧之下,较之功成封王、肆意享乐一方,孰优孰劣乎?范远兴闻言,深以为然,便于代地自封为王。”陆非言罢略停,细观武王面色。见其神态极谦恭,陆非便指图继续言道:“南方俪巴族居于洳江南岸,共分五氏,其中谢氏最强。其灭除四方乱贼,终建平汐国,国中百姓逾数百万。北方赤烈部族分白赤、黑赤、青赤三支,其中黑赤一直最弱。

 

后用名士荣齿,计间白青,裂而取之。遂都上青,城诸邑,立国中云。南者,西方南氏也,栾之同宗。王祖昭喜尝封于南地,因亦为南公矣。都郊百里陵山尝出凤皇,公以为吉,遂更南陵。西南边闵康雩,小国也,自公往后悉附以继宗庙,存社稷。后哀帝崩,太子佑立。二岁弑于吕公。遂废少子畴弟为家人。弟出奔陵,死肃州。公立哀帝孙弘为幽帝。

 

后其首领纳名士荣齿之计,离间白、青二支,使之关系割裂,趁机取而代之。后定都上青,修筑各城池,建中云国。而西方南氏,乃与栾姓同宗。南氏先祖栾昭喜曾受栾帝册封于南地,因而以南为氏,世称南公。其都城郊外百里之陵山,曾见凤凰飞天。南公以之为吉兆,便将南地更名为陵地,即陵国也。其西南边之闵国、康国、雩国皆小弱,自南公起便归附陵国以求生。待栾哀帝驾崩,其太子栾佑即位,不出二载便被五大夫之吕公所害。吕公亦贬哀帝之幼子栾畴弟为庶人。栾畴弟逃至陵国,客死肃州。后吕公立哀帝之孙栾弘,即为幽帝。



(此回未完,明日继续)

欢迎继续收看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