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每日经典】 | 《论语》5.14公冶长篇——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比邻为美2018-06-20 07:18:45

公冶长篇——敏而好学,不耻下问

【原文】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白话】


子贡向孔子问到:“孔文子凭借什么称为‘文’呢?”孔子说:“聪敏而且好学,向在己下者请教不以为羞耻,因此称之为‘文’啊。”


【释词】


孔文子:即孔圉(yǔ),亦称仲叔圉,卫国大夫,其谥号为“文”。宪问第十四篇中,孔子曾说到“仲叔圉治宾客”。钱穆:“《左传》载其人私德有秽,子贡疑其何以得谥为“文”,故问。”


敏:疾速。


不耻下问:不以向地位低于他的人请教为耻。不耻,不以……为羞耻。下问,即问凡在己下者。此处的“下问”不单单指地位贵贱、年龄大小方面,也可引申,“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亦可看作是“不耻下问”。


是以:即“以是”,因此。


【先贤精义】


《论语注疏》曰:文子知识敏疾,而又好学;有所未辨,不羞耻于问己下之人。有此美行,是以谥谓之“文”也


伊藤仁斋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人之所难,而进善之机甚速。


朱子曰:凡人性敏者多不好学,位高者多耻下问。故《谥法》有以“勤学好问”为文者,盖亦人所难也。孔圉得谥为文,以此而已。


张栻曰:圣人制谥,其法非一端,盖取人之周也。故经天纬地谓之文,而勤学好问亦谓之文。子贡疑孔文子不足以当此谥,而不知所取各有义,其善不可没,而其不足者自不可掩矣


苏轼曰:孔子不没其善,言能如此,亦足以为文矣,非经天纬地之文也


钱穆曰:孔子谓如此便可谥为文,见孔子不没人善,与人为善,而略所不逮,此亦道大德宏之一端


徐英曰:孔圉之为人如彼,盖有不足道者。卫人之谥之也,取其一节之长。圣人称人,亦不没其一节之长,其劝人为善如此


子曰:仲叔圉治宾客。


宋翔凤曰:孔文子之好学下问,则诗书礼乐明,而可以为政治国。子贡以其谥发问,以见列国非无其人,皆当学于孔子,则有所就裁,此亦《春秋》之微言欤?


陈祥道曰:敬,文之恭也;忠,文之实也;信,文之孚也;义,文之制也;智,文之舆也;勇,文之帅也;教,文之施也;孝,文之本也;惠,文之慈也;让,文之才也。文之所施不一,故古之为谥者多谓之“文”。孔子谓“敏而好学”所以聚之也,“不耻下问”所以辨之也。好学则资诸己,下问则资诸人,此所以谓之“文”也。然此可以为文而已,其于文王、周公之文固有间矣。


李炳南曰:圣人隐恶扬善,厚道之教,于斯可见


【附录】


《论语或问》曰:先王之制谥,以尊名节,以壹惠,故人生虽有众善,及其死,则但取其一以为谥,而不尽举其馀也。以是推之,则其为人,或不能无善恶之杂者,独举其善而遗其恶,是亦《谥法》之所许也。盖圣人忠孝之意,所以为其子孙之地,与铭器者“称美而不称恶”同旨。惟其无善之可称而纯于恶焉,则名之曰“幽、厉”,有不能已耳。


在此感谢“文化传统”平台,对于经典学习资源的共享支持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