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小心有人说:和合本《圣经》已经过时!

牧者呼声2022-07-18 07:39:59

以马内利 欢迎关注


编辑:微仆   | 图: networkt

来源:网络

牧者呼声 免费福音平台



近日在一份刊物读到一篇文章,内容是标榜其机构出版的新译本圣经的成就,另一方面又极力地贬低和合本圣经及其支持者。该文节录如下:

《圣经新译本》的销售,从早期乏人问津,到近年来印量突破50万,并以极快速脚步迈向一百万的大关,实在感谢天父的鸿恩和厚爱。为什么过去举步维艰,发展慢如蜗牛,如今却竟能突飞猛进,一日千里?我们搜索枯肠,唯一能找出的答案,就是神的时间到了。我们经历神的同在,看见神的动工,祂安慰我们说:‌“不要怕”,是祂改变了一切,而主要的改变有以下几点:



一、偏见误解日益消除


昔日误以为‌“《和合本》就是圣经”的偏见,已随着教牧同工视野日益客观,加上神学教育迅速普及,以及信徒重视独立思考和灵命不断长进,有了显著的改变。‌“《和合本》就是无误的圣经”这种根深柢固的错误观念遍植华人教会,查实并非源自一般的平信徒,遗憾的是来自教牧。形成误解主因不一而足,譬如:


1.认知不足、溯源精神薄弱

过去真的有为数不少的教牧对圣经的文本、抄本和译本的沿革、圣经成典过程等等认知不甚了解。但现在关于这类的中文专论、译作或原著已不下十多本;神学院、甚至主日学又不断增设这方面的授课…。至此,除了少数仍然执迷不悟的人士之外,大多数教牧已持开放和关放的态度,接受文本与译本之间是有区别。前者是绝对无误,一点一划都不容更改;然而后者却是出于人之手笔,难免有误,因此中文圣经的翻译,必须随着时代而更新,并要不断努力,才能精益求精。


2.简化的推理

昔日信息难求,因而产生许多简化的推理:

2.1福音是由外国宣教士传给我们的,由他们替我翻译圣经,是理所当然,责无旁贷的。

2.2圣灵感动、默示原作者,写下无误的圣经,同一的圣灵,感动引导外国译者,忠诚细心地翻译《和合本》,理应毫无错误。…

2.31972年,《圣经新译本》开始重译中文圣经的时候,译者群中大多数是30岁出头的圣经学者,对于这些说话:‌“拿但业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约1:46);‌“耶稣自己说过:『先知在本乡是不受尊敬的』”约4:44),我们的译者也有不少体会。如今,华人圣经学者辈出,分别在神学院任教,在教会牧会,也有在基督教机构事奉,他们的见证,大大改变了一些不该存在的偏见,间接挪开了《圣经新译本》所面对的阻碍。



二、感情用事,习以为常


约由二十世纪30年代末期开始,中国教会大致已统一使用《和合本》,一直到90年代中期,有谁不是藉《和合本》而信主,喝它的奶水长大?有哪个神学生不是抱着《和合本》跨入神学院的门坎,准备踏上事奉路?…几十年培养出来深厚感情,是可以体会的,尤其是那些可以将译文整章整卷熟背的人,跟《和合本》的感情,已达到难舍难分的地步。对神的话语培养出感情来,绝对是好事,有益无损;但假如将感情推动到盲目的热爱,不分青红皂白,是非不分,肯定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现在,神的时间到了。当祂亲自动工,那些狭隘的偏见几乎消声匿迹,残余的障碍己不足为患。今天越来越多信徒彷如比里亚人那样,天天查考圣经,要知道所听的是否与圣经相符(徒17:11),他们不再以耳代目,不再感情用事,也不再囫囵吞枣就信。在这客观和理性的环境下,才能够提出公平和合理的评价,并选择真正合用的产品。



坦白说,我很惊讶该文作者(一位很有名望的牧师)竟可用这么高傲的姿态,气焰凌人地贬低和合本,为了推销自己机构的出版的新译本。本人没意长篇大论讨论和合本与新译本之优劣及长短,也不想勉强为和合本辩护。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主要针对该文作者对和合本及其支持者的无理攻击。我看这些攻击是来自作者骄傲自大的心态过于客观的分析。现在让我们细心分析该文作者的论点。

“《圣经新译本》的销售,从早期乏人问津,到近年来印量突破50万,并以极快速脚步迈向一百万的大关,实在感谢天父的鸿恩和厚爱。为什么过去举步维艰,发展慢如蜗牛,如今却竟能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回应一:

这样说法无疑是自我抬举,自吹自擂。突破50万算什么呢?现今华人信主的人有多少万?就中国大陆而言,据称有七千万信徒。这些信徒绝大部分是用和合本的。《圣经新译本》出版了几十年,只能突破50万本,而且不是售量,而是印量(售量与印量是不同的,售量是真正售出的数量,印量只是印制的数量),感恩什么呢?这根本不能作为神赐福的证明。我不是说神完全不赐福《圣经新译本》,我是说他们不能拿这个数字来证明神对《圣经新译本》的‌“鸿恩和厚爱”。这个见证太夸大。我们基督徒要小心谨慎,不要以为用人的方法来作工,获得了表面的成果,便可以随随便便地、大大声声地宣布这是神恩典,神的赐福。数年前,某基督教机构欠债数百数,紧急呼吁各界人士捐款救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结果还是靠人的方法才能解决。为什么那时他们又不认为那事的发生证明神不喜悦他们的事工,是神想他们结束工作呢?所以我们不应靠表面的果效及成绩来夸耀自己的事工如何蒙神赐福,因为可能不是。灵恩派表面也很兴旺,但不是出于神。,但一样不是神的心意。

“昔日误以为“《和合本》就是圣经”的偏见,已随着教牧同工视野日益客观,加上神学教育迅速普及,以及信徒重视独立思考和灵命不断长进,有了显著的改变。”

回应二:

这个指控完全没有事实根据。我从来没有听过支持合本的信徒将和合本当作无误的译本。恳请该文作者在没有作过正式的调查及统计前,不要说这些不负责的话。再者,使用和合本与否与‌“信徒重视独立思考和灵命不断长进”有什么关系?难道‌“重视独立思考和灵命不断长进”就不会用和合本?一定要用新译本的才是‌“重视独立思考和灵命不断长进”?这明明是抬高自己,贬低别人。这样推销自己的产品合宜吗?

“《和合本》就是无误的圣经”这种根深柢固的错误观念遍植华人教会,查实并非源自一般的平信徒,遗憾的是来自教牧。”

回应三:

言则所有不用新译本的教会都有问题,都是教牧的错?他们不用新译本,不替他们推销新译本都是因为这些教牧缺乏神学知识、思想狭窄及不思进取?作者企图将所有不用新译本的责任及罪名归于教牧,这样是否合理?

“除了少数仍然执迷不悟的人士之外,大多数教牧已持开放和关放的态度,接受文本与译本之间是有区别。前者是绝对无误,一点一划都不容更改;然而后者却是出于人之手笔,难免有误…。”

回应四:

请问谁是那些‌“执迷不悟”的人士?现在大部分华人教会仍然使用和合本圣经,难道他们都是‌“执迷不悟”的人士?究竟哪位使用和合本的教牧及信徒不知道文本与译本之间是有区别?哪位信徒不知道和合译本有错?可不可以举出一些人名来呢?他指控人家的所谓‌“错误观念”根本是无中生有,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该文作者故意把用和合本的人扣上成狭窄及无知的帽子而已。

“昔日信息难求,因而产生简化推理:

2.1福音是由外国宣教士传给我们的,由他们替我翻译圣经,是理所当然,责无旁贷的。

2.2圣灵感动、默示原作者,写下无误的圣经,同一的圣灵,感动引导外国译者,忠诚细心地翻译《和合本》,理应毫无错误。…”

回应五:

该文作者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和合本用者说成盲信及无知。若他所说的是事实,请举出一些真的认为外国译者翻译《和合本》理应毫无错误的人来。不要胡乱虚构一些错谬来抹黑和合本的读者。



事实是,绝少有常识的基督徒会认为外国译者翻译《和合本》是毫无错误。相反地,不少人批评和合本的一个主要理由就是它是由外国人翻译的。某神学院的导师在其任教的神学院的院讯中撰文质疑为何我们华人不用自己翻译的译本,要用外国人翻译的译本。对于这个问题,刘翼凌教授有很好的响应:‌“我们要承认和合本圣经的翻译,是外国的宣教士策动的,组织的,资助的。但是动笔翻译的大部分还是中国人。王治心教授在他的‌“中基督教史纲”里面说:‌“圣经翻译……大都由西人主任,而聘华人执笔。”这些华人中主要的一位,是王元德先生。现在的人都是知道他是王宣忱…。王先生是饱学之士,中英都很有修养,是狄考文(C.W.Mateer)牧师的顾问。他翻译圣经无论是与人合译或自力独译,都常认真,翻成了一句,或者一段,要读几十遍,少的五六十遍,多的一百多遍。一直的读,读到那里不顺,他就改,改到跟说话一样为止。这个就是和合本的特色了。我们现在读圣经,觉得它不但通,而且顺…。同时这些翻译圣经的外国教士,从全中国各地方来,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带一位或两位中文很好的同工来做‌“助手”。这些人的中文造诣都很深,有些还是翻‌“深文理”本时候的参与者。特别是在声韵方面,他们里面有很精深的人。


退一万步说,就是外国人翻的,也不见得他们的中文不好。当然,外国人的中文不能和中国的文豪相比,可是有很多外国宣教士其中文都非常到家。…外国人翻译中文新约圣经的五人中,其中文造诣,有待考证。这里只略说内地会的一位鲍康宁牧师(Rev.W.A.Ballen)。他的中文是了不起的好。二十年前(一九五六)我翻译戴存义师母的席胜魔传的时候,曾有机会看到他的‌“席胜魔记”,那是一九0六年出版的,远在新文化运动文学革命以前的产物。但是那时候,他的白话文之优美,就可作新文学的典范,你能说外国人中文不行吗?



外国人当中,有位高本汉(BertnhardKarlgren)的瑞典人,他在中国古代语文学和音韵学的造诣,是没有一个中国学者不佩服的。中国的语文学者,都喜欢向他请教。他虽然与翻译圣经无关,但你能说外国人的中文,外国人的中国语言学,就一定不及中国人吗?所以‌“和合本是外国人翻译的,所以中文不好”这种逻辑根本就站立不住。”(编者按:和合本翻译委员会另一位委员富善牧师(Chauncey Goodrich)中文也是非常之好。他是北京汇文书院的文学博士,早在1891年就已经出版《富善字典》(A Pocket Dictionary [Chinese-English]and Pekingese Syllabary),当中包括10,400个汉字,再版多次,直到1964年仍再版。请问现今那位翻译圣经的华人学者拥有文学博士学位及能编着中文字典?)

1972年,《圣经新译本》开始重译中文圣经的时候,译者群中大多数是30岁出头的圣经学者,对于这些说话:“拿但业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1:46)“耶稣自己说过:『先知在本乡是不受尊敬的』”约4:44),我们的译者也有不少体会。如今,华人圣经学者辈出,分别在神学院任教,在教会牧会,也有在基督教机构事奉,他们的见证,大大改变了一些不该存在的偏见,间接挪开了《圣经新译本》所面对的阻碍。”

回应六:

这些当时30岁出头的圣经学者的原文知识是否比和合本译者好,我们不确实知道。但他们的中文水平一定比来自外国的和合本译者好,这个不一定是事实,上文已经解释过了。我曾读过一位神学院院长在其神学院院讯所写的几百字文章,词不达意,句不通顺,语法不通。然而,最令人担心的,不是这些人的原文知识及中文程度,而是这些人的神学立场及属灵生命。我看过一些当时评论新译本的人之文章,他们根本不是因那些当时的圣经学者的年龄而轻视他们。‌“对于这些说话:‌“拿但业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约1:46);‌“耶稣自己说过:『先知在本乡是不受尊敬的』”约4:44),我们的译者也有不少体会。”这些话是不尽不实,只是故意想将自己当成受害者,将罪名加在当时抨击新译本的人。事实是,当时30岁出头的圣经学者不是先知,那些评论新译本的人也不是年龄歧视,他们只是对这些人的译经造诣及神学立场存疑。事实证明,这些学者‌“分别在神学院任教,在教会牧会,也有在基督教机构事奉”后,不见得有什么好的见证,反而将神学院及教会大大世俗化,将以往敬虔保守的风气一扫而空。许多神学院信仰开始变质,被世俗主义及新福音主义入侵,高举人的智慧,轻忽圣经的教导及真理的立场,都是拜这些学者所赐。众所周知,外国大部分的神学院都不信圣经无误,意思即他们不承认圣经原文在每一个范畴的每字每句都没有错谬。让那些出自有问题的神学院的学者翻译圣经,我们可以完全不担心么?我没有做过正式调查,但从近年神教院出版的期刊及书籍,神学院人士的言论,我认为现今许多学者都不信圣经完全无误。我们知道翻译圣经的人,除了要有好的原文知识及语文能力,还该有纯正的信仰立场及敬虔的属灵生命。起码这是最理想的情况。毕竟翻译圣经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属灵工作,单是原文知识好及语文能力好,神未必会赐福的。当时30岁出头的学者之信仰立场及属灵生命实在是一个很大的疑问。所以当时评论新译本的人对某些新译本译者抱保留的态度,这是可以理解。事实证明,今天神学院被世俗主义及新福音主义大大影响,主要都是那些在外国信仰有问题的神学出来的学者所引致的。若有人不同意我的说法,我恳请读者们(特别是那些在他们手下受教的)问问你们的神学导师,他们是否相信圣经原文在每一个范畴的每字每句完全没有错谬。他们的答案可能令你震惊不而。

“对神的话语培养出感情来,绝对是好事,有益无损;但假如将感情推动到盲目的热爱,不分青红皂白,是非不分,肯定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回应七:

请问该作者有何证据证明支持和合本的人是‌“将感情推动到盲目的热爱,不分青红皂白,是非不分”?这样诬蔑和合本的读者,这是一位有爱心的牧者所为吗?

“现在,神的时间到了。当祂亲自动工,那些狭隘的偏见几乎消声匿迹,残余的障碍己不足为患。今天越来越多信徒彷如比里亚人那样,天天查考圣经,要知道所听的是否与圣经相符(17:11),他们不再以耳代目,不再感情用事,也不再囫囵吞枣就信。在这客观和理性的环境下,才能够提出公平和合理的评价,并选择真正合用的产品。”

回应八:

请问什么是‌“狭隘的偏见”?‌“残余的障碍己不足为患”是什么意思?喜爱及坚持用和合本的人是‌“患”吗?用和合本的人就是‌“感情用事,囫囵吞枣”吗?这样的说法实在是太过分了。新译本的翻译质素我们暂不去谈论,但新译本圣经的译者的风度及操守是如何,我们从此文章可以略知一二(该文作者是新译本的译者之一)。


坦白说,我不反对人用新译本,我认为作为读经及查经的参考也有其价值。但看到那些硬销新译本之人士的宣传技俩,实在令人极为反感。若新译本真的合神心意,神自然会感动人去选用它,何需用这低下的商业手段去自我抬举及贬低别人来推动销量?事实是,新译本也只是译本,也不是无误的。何不多花点时间,用谦卑的态度去查找不足,不断求进,反而是用自大及傲慢的姿态来攻击别人?可不知在新译本初版面世时也曾错漏百出,遭人非议?举例说,在约10:10,新译本初译:‌“我来了,为要使羊存活,并且活得美满。”和合本是译‌“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存活”是已经活着,只是继续活下去的意思。‌“得生命”是以前未有生命,现在得着了。意思相差多远。‌“美满”也比‌“丰盛”弱很多了。结果给人指证后,再版时将这句改到完全与和合本一样。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例如约5:44,最初是译‌“互相标榜”,但标榜不等如‌“受荣耀”(和合本),后来才改为‌“彼此接受称赞”;约7:12最初是译‌“妖言惑众”,但刘翼凌教授指出‌“妖言惑众”是中国的官腔,而且是古代的,现在已不常用,所以他们后来改译为‌“欺骗众人”(和合本译‌“迷惑众人”);约9:1原先是译‌“生来失明”,但失明的意思是‌“失了光明”,即原本是能看见的。‌“生来失明”是讲不通的。后来给人指出错误后,改译为‌“生下来就瞎眼的”(和合本是‌“生下来是瞎眼的”);太3:7初译‌“毒蛇的子孙”,但蛇不是人,无人伦的关系,怎能有子孙?这是不伦不类的中文。后来被人指出后,遂改为‌“毒蛇所生的”。我们看见新译本原先也是有不少错误的,但他们肯修改,这是谦卑。然而当初这样谦卑的态度到了今时今日已经不复有了。


新译本还有一些未有修改的地方,有待商榷。以下是其中一些例子:


1.太15:26,新译本将‌“狗”译成‌“小狗”。他们说‌“小狗”有‌“宠物的意思”,并说和合本译为‌“狗”,似乎是‌“把耶稣当作一般犹太人一样,鄙视和侮辱外族人。”又说:‌“新译本译作:『拿儿女的饼丢给小狗吃是不好的』,这样就大大减少了侮辱的意义了。』然而,绝对大部分的中英圣经译本,都是译‌“狗”而已。新译本这样做无疑是为了迁就他们对经文的解释而作出翻译,这种做法实在有商榷的余地。


2.可11:24,和合本译‌“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新译本译为‌“凡是你们祷告祈求的,只要相信能够得到,就必得到。”然而绝大部分的中英圣经译本,都是用过去分词的‌“得着”,只有新译本译作未来式的‌“能够得着”。两者意思相差很远。

“Believethatyouhavereceivedit”(NIV)

“Believethatyouhavereceivedthem”(NASB)

“Believethatyouhavereceivedit”(Oxford)

“Believeyouhavegotit”(JamesMoffatt)

“Believethatyouhavereceivedit”(TEV)


3.太2:1,新译本译‌“占星家”,和合本译‌“博士”。然而中部分英文圣经译wisemen,即是有智慧的人,与和合本的‌“博士”同义。可能原文magi的确与天文有关,但‌“占星”是另一回事。‌“占”有占卜的意思,这个字在圣经上是邪恶的,是魔鬼的,那么占星家又怎会去找耶稣呢,神又怎会用星引他们去拜主呢?


4.最严重的,是在西1:15,新译本将该节译为:‌“这爱子是那看不见的上帝的形象,是首先的,在一切被造的之上。”但绝大部分的中英文圣经译本,都是译firstborn,即是首生的意思。‌“首先”与‌“首生”的意义是不同的。‌“首先”主要是指时间性,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指基督是在一切被造物中首先被造。这是异端的教导。若说基督是首生的,则指明基督不是被造,而是神生的。在希伯来的文化中,首生的儿子有权承受父所有产业的。所以首生是说基督超越的地位,不是说时间上祂首先被造。

“thefirst-bornofallcreation”(NASB)

“thefirstbornoverallcreation”(NIV)

“thefirstbornofeverycreation”(KJV)

“bornfirstbeforeallthecreation”(J.Moffatt)

“heisthefirst-bornson”(TEV)

“firstbornofallcreation”(J.N.Darby)


其实,新译本的推销者们根本不需用这么不堪的字眼来贬低和合本。两者其实可以同时生存,互补不足。殊不知圣经原文许多都是一字多义。你们觉得这个原文的主要意思是这个,你们大可以这样译,但不表示和合本拿原文另一个意思来译就是错。两者可能都是对的,只是着重点有所不同而已。所以我们在查考研究圣经是时,参考多本圣经译本也是有益的。何必抱着‌“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心态,说什么‌“那些狭隘的偏见几乎消声匿迹,残余的障碍己不足为患”?存在多一个圣经译本根本不是‌“患”,除非那译本是离经背道的!另外,新译本批评和合本的中文太古旧,想将中文圣经白话化,现代化,这个目标虽也有多少道理,但当中有些地方也是值得注意的。举例说,在某神学院院讯,一位神学院圣经科讲师在一篇名为‌“圣经翻译的目的”的文章说:‌“笔者针对的仍是一连串的老问题;教会牧者要信徒去明白、领受神的话,但阅读一本经由西教士翻译、且语法词汇经已过时的译本,又如何能够达致这个目标?信徒埋怨圣经(一般指和合本)难于理解,所以很少读经,作为牧者有没有思想他们背后的原因?华人教会在投入圣经翻译上的人力物力又有多少?响应以上提问,笔者尝尝试提出下列建议:1.即使和合本无法一时被新的译本取代,教会领袖也不再应强调『和合本语文典雅,翻译准确』等陈腔滥调,而须诚实正视信徒读经的困难。…”



总括以上言论,该神学博士认为和合本在现今世代已经过时,又将信徒不常读经的归咎于和合本‌“难于理解”,并且鼓励教会牧者‌“正视信徒读经的困难”,不要再强调‌“和合本语文典雅,翻译准确”等‌“陈腔滥调”。


究竟和合本是否过时?信徒不读经的主因是否因为和合本‌“难于理解”?批评说和合本‌“语文典雅,翻译准确”是‌“陈腔滥调”,这是否合宜?以下是吴恩漙牧师在《吴恩漙评论集》一书的说话:

打击和合本,最好是从时间性着手:『老先知,你的时代过去了,还不快些退休,让我们来取代?』

可是和合译本是不是真的已经古老、落伍、陈腐、不合时尚?

1.或曰:已经六十年,还不古老?--用年日来判断作品,未免太主观。坊间流行的三国演义、红楼梦、西游记、水浒传…年代比和合译本更古更老、可是从没有人嫌他们古老,几百年来,仍然是一纸风行,人手一卷,废寝忘餐去读它。

2.复有人说:有些青年人读了格格不入,说明和合译本的文字跟时代脱节,才不能吸引青年。说这话的人可能没有更深入的调查。照我所知,有许多教外青年读圣经读不入,第一、因为很多名词读不懂,不少人打开马太第一章,,一大堆名字,叫他望而生畏,没有兴趣读下去。第二、许多专门名词读不懂,什么上帝、圣灵、天使、什么罪恶、悔改、得救、重生、称义、成圣,味同嚼蜡,不知所云。第三、许多教义,莫名其妙。读了有如小和尚念经,一点都不了解。就因为如此,所以许多教外青年,开始时满腔热心,以为是一部劝世文,一部讲人生哲理的理论书,一读下去,不合口味,便束之高阁,找些话来搪塞。

批评的人,不详细调查原因,便断然指和合译本不合时代,未免太轻率。(编者按:将信徒不读圣经归咎于和合本“难于理解”,这个指控有否根据?有没有作过正式的调查?以我的观察,现代的信徒不读圣经,一是因为太忙,没有时间读;二是因为爱世界,将许多时间浪费在世俗的娱乐消遣中;三是因为体贴肉体,贪睡、怕闷,没有耐性、不想读等等。我从来没有遇过一个不常读经的信徒说他之所以不读,是因为和合本圣经“难于理解”。)

我个人认为和合译本,虽然工作六十年,但却如松柏常青,一点老态还没有:

1.社会最流行,最通俗的文字,首推新闻纸(日报)。我曾以和合译本跟新闻纸略作较,觉得文字同样通俗,合时,一点没有跟现社会脱节,也一点没有老朽的样子。

2.其次,我曾调查过许多乡村教会,从青年人到老年人,有的只读一、二年书,有的从没有进过学校,他们只用了二、三年功夫来学习圣经,便能够琅琅诵读。这说明了和合译本确是一本雅俗共赏,童叟咸宜的佳本。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并非笔者过誉。

记得数年前台湾某人曾批评和合译本,说这说那,还说什么“巴不得”用不得,甚至“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上帝的恩才成,”也给她拿来弹。后来,偶然查阅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大词典编纂处编印的“同音字典”,“巴”字下面第一个词汇便是“巴不得”。我才恍然“巴不得”是中国国语,并不是台湾国语。中国地方毕竟太大,一个词、一个句,未必全国通行。因此中国国语,未必被各处地方所认识,因而引致批评,也不足奇。


我认为上文最末一点可能就是新译本在国内不流行的其中一个原因。和合本用的‌“中国国语”,其译者来自中国各地的学者及文人,但新译本用的主要是‌“南方国语”(特别是香港及台湾国语)。他们一厢情愿用自己地方惯用的文字,想把圣经译得更白话化及现代化,但北方及其它地区的人读起来可能觉得不是味儿,也未必完全认同他们选用的字词。举例说,新译本将约1:12译为‌“凡接受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利,成为上帝的儿女。”和合本是译‌“权柄”。‌“权柄”与‌“权利”意思看来差不多,‌“权利”也似乎比‌“权柄”白话化,但‌“权柄”一字的语气明显比‌“权利”强。作神的儿女,是天大的事,只用‌“权利”来形容,似乎弱一点。‌“权柄”虽然比较文言及少用(其实也不是太文言吧),但意思更切合经文的主题。所以不是将所有较深较旧的字改为较浅较新的,效果就一定理想。这样看来,新译本也有其缺点及限制,不一定比和合本优胜,为什么还要自夸?



听闻和合译本也在进行修订。修订的质素如何?我们有待观察。但起码他们修订和合本的行动,证明他们没有认为和合本是无误的。我亦相信绝大部分和合本的读者都不会认为和合本是无误的。该文作者说‌“《和合本》就是无误的圣经的错误观念根深柢固遍植华人教会”完全是无中生有。另一方面,我亦相信和合本的修订者决不会像新译本的推销者一様,用这么不堪的字句来攻击别的译本。什么‌“执迷不悟的人士”、‌“盲目的热爱”、‌“不分青红皂白”、‌“是非不分”、‌“狭隘的偏见”、‌“残余的障碍”、‌“以耳代目”、‌“感情用事”、‌“囫囵吞枣”等等,谁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我衷心盼望和合本的修订者秉承从前翻译和合本前贤的气节及风骨,不自吹自擂,不抹黑毁谤,也不用人意的推销,只求在主前默默耕耘,不问报酬及收获,将一切果效交托神。我们的天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也必然赐福合乎祂心意的工作。



若你受益,请转发给身边的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