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短篇小说《英雄》

老杨书棚子2018-04-18 06:33:14

 


走出法庭,雨下得更大了。我走到赵五一他娘跟前,有些歉疚的说:老太太你也看到了,他赵五一不配合,我也没有办法。老太太却说,世道变了,俺儿是砸日本汽车的英雄,敢作敢当,早晚有一天案子会翻过来的。钱万木气得不轻,在雨幕里说:英雄 ... ...短篇小说《英雄》首发《大家》2016年第6期,本公众号将全文刊载,欢迎阅览!


凌晨一点多,钱万木突然给我打电话。

我以为他又从别人手里转包到工程,喝多了给我报喜,就说:兄弟,又报喜啊,再拿不到工钱,我可不帮你打官司了。他却苦笑一声,支唔一会才说:哥,我真遇到大麻烦了,实在是不找你不行了!

什么麻烦啊?对于钱万木这样的小包工头,我判断十有八九是开发商跑路,又拿不到工钱了。

但这一次,我猜测错了。

钱万木说,他刚把赵五一七十多岁的老娘,哄进如家酒店,住下。

这一个多月来,他是被赵五一的娘给缠疯了。他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哭哭啼啼的不吃不喝,非要见儿子赵五一。赵五一被关在看守所里,怎么能说见就见,说出来就出来呢。但他娘不依不饶,说赵五一是钱万木从村里带出来的,这下被关进去了,你怎么带出来的就必须怎么让他好好的回去。

钱万木实在没有办法,就吓唬赵五一他娘说,你这神经儿子砸了日本汽车还砸伤了人,不仅要坐牢还要赔钱。我正在给他筹钱呢,不然连我也要被抓进去。现在好了,你来了,他是你的儿子,公安局要知道你来了,就会先把你抓进去。


赵五一他娘猛一听这话,似乎有点害怕,但她很快就听出来是钱万木吓自己的。让他们来抓吧,我一个孤老婆子正不想活了呢。也正是从钱万木说这话后,她竟不再吃东西,坐在钱万木的小区里,如泥塑一样,一动不动。

在村里,论辈份钱万木得称赵五一他娘个奶。这个老奶奶可真不好缠,别看她说话细得像蚊子叫,但倔着呢,在村里是有名的犟女人。这一点,钱万木是有记忆的。

那年,他与赵五一还在同一班读小学二年级,赵五一的父亲给生产队淘井时闷死了。淘井怎么能闷死人呢,村里人都说赵五一他爹太没本事,心里难受还不叫吗。其实,现在知道那口长时间不用的井里积了瘴气,属于中毒。赵五一他爹死后,他娘就一直坐在公社大门口,非要上面给赵五一他爹封个烈士。公社书记开始不干,但赵五一他娘就这么每天都去,一直这样去了两年半,上面把那个鲜红的烈士牌钉在她家院门上时,这事才算了结。

现在,她唯一的儿子赵五一被抓进看守所了,她肯定不会罢休的。钱万木想着这局面,肠子都悔青了。当初怎么就答应带赵五一带出来呢?

去年正月初十,钱万木安排好去工地的人,正准备第二天回省城,赵五一他娘来了。她说,万木啊,五一从煤窑回来快一年了也没个活干,像头闷驴不吭不响的,他又没成个家,我怕他一个人在家憋坏了,你就把他带走吧。


赵五一笨手笨脚,没有任何手艺,只会出大力,他到工地上能干什么呢。钱万木很是犹豫,就说我工地上要的都是会手艺的木工,五一不会干呀。赵五一他娘就说,亏你与五一从小在一个学堂上学呢,他不会手艺,可他不惜出力,俺就不信工地上不需要搬搬扛扛的人。上小学的时候,他没少欺负赵五一,现在赵五一又混得这个熊样,也许是良心发现吧,钱万木不好再推辞,就点头答应下来。

但让钱万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熊人竟跑到大街上砸汽车,还砸伤了人。

在电话里,钱万木把情况大致给我说了些,但具体细节和如何解决肯定得见面谈。我与他约好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就在百度上找一个月前砸车的那段视频。

一个月前,黄河路砸汽车事件,我是知道的。但我没有在现场,只在当天的新闻报道中看到了几个画面。整个黄河路塞满了男男女女,看得出人人都情绪激动,像喝多了酒一样兴奋。我清楚地记得,游行的人群中举得高高的几幅标语:全民爱国、抵制日贷;哪怕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宁可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

那天新闻的主题是说,要理智表达爱国热情、打砸抢是扰乱公共秩序、损害他人财物的犯罪。在主持人的播报中,电视插播了一个农民工跳上本田轿车,猛砸的画面。

难道那个农民工就是赵五一,我有点不太相信。

从钱万木电话中讲述,我判断赵五一应该是一个从小就处处背运、性格内向、胆小怕事的人,他怎么可能突然间就成为砸车的英雄呢。这样的反转让我产生了兴趣,我想认真探寻赵五一砸车的真相。

从百度上找到了几段视频,虽然有长有短,但每一段都有赵五一的画面。

第一段视频是举着手机录的。身着灰扑扑迷彩服的赵五一,右手举着一尺多长的摩托车U型锁,左手拉开红色本田车驾驶仓门,女司机不肯下车,车周围的人们高声叫骂着呼喊着,突然赵五一把女司机上半身拉出车门,举起U型锁向她背上砸去;女司机上半身从驾驶仓里歪出来。随机,车周围的人齐声高着向里挤,赵五一和那个女司机被挤上前去的人群淹没了。

第二段视频是平拍的。在人们的欢呼声中,赵五一手举U型锁、脚蹬着车前轮,他想爬上车头,但由于上面没可抓的东西,两次都没有成功。这时,有两个年轻人分别推着他的屁股和后背,猛一用力,赵五一胸脯贴着车头趴了上去;车头很滑,他站了两下才站稳,当他高高的站在车头上,人们再一次欢呼,赵五一像发疯的一样,恶狠狠的向车顶砸去,U型锁一次次高高举起,人群就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看着视频,我心情复杂得很,平时闷瓜一样的赵五一,怎么突然间换了个人一样呢。从他那红红的脸上和夸张的动作,我判断他肯定是喝了不少酒。这也是钱万木电话里告诉我的。他说,赵五一平时不喝酒,一瓶啤酒就醉,加上他脑子不正常,砸车行定肯定是可以不负责任的。

话虽这样说,但又如何证明呢。

我为了更多的了解那天的真相,继续研究起视频。视频里砸车的场面并非一个,有五六处砸车掀车的画面。但关于赵五一的只有三段。最后一段的角度是仰拍,赵五一被十几个人托了起来,抛向空中,接住再向空中抛去。画面中的人群情激奋,赵五一大笑着,像凯旋的英雄被人们抛向空中、接住、再抛上去……

这一刻,赵五一心里想的是什么?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我再没有找到相关视频。


钱万木告诉我,赵五一六岁前聪明伶俐着呢。

赵五一的爹是生产队的饲养员,一人照管着四头牛、三匹马、两头驴和一头骡子。那天收工后,赵五一的爹给灰青草驴梳脖子上的毛,赵五一不知怎么想的就去拉驴的尾巴,也许是那驴拉了一车犁子烦躁得很,一蹄子踢在了赵五的头上。赵五一被踢倒,在地上滚了一丈多远。人们都以为赵五一不行了,他最终还是活了过来。从此,他的脑子就浑沌了,而且开始流鼻涕,一年四季都流个不停。

又过了两年,赵五一才入学。由于他一直淌鼻涕,而且只用右手背擦,鼻子下面整天鲜红鲜红的,右手背也红得像猴屁股一样。钱万木说这都不打紧,关键是他整天一身鼻涕的腥臭,没有人愿意跟他坐在一起。老师没有办法,就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角落里给他放了小桌。即使这样,教室里仍然充满着鼻臭味。下课的时候,不少同学就用纸飞机、纸团之类东西投射他。他常常是抱着头趴在课桌上,一动不动。

不少老师也不待见他,只有班主任柴老师对他好些。

柴老师是城里来的女知青,大圆脸、长辫子、嘴唇厚厚的,但她从不嫌弃赵五一。柴老师上语文课时,赵五一都坐得直直的,眼睛也瞪得老大,十分认真的样子。可柴老师提问他时,他站起来,只会憨憨的笑,一个字也答不出来。教室里便会哄然大笑。

按钱万木这么说,赵五一的脑子肯定有些问题。我心里便有了一些希望,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是可以不负行为责任的。但这毕竟只是钱万木一个人的证言,我当然要更多的去了解一下其他人,尽可能的提供更多的证据。

来到赵五一所在的工地时,快十二点了。

这个叫帝景豪庭的城中村改造工地,被沾满灰尘的黑丝网围着。靠近北面的入口处,有一个花格尼龙布搭成的饭棚。戴着安全帽从脚手架上下来的工人,灰头灰脸,有的人连手也不洗就坐在木板钉成的矮桌前,捧着宽面条吸溜溜的吃得起劲;也有人面前放着卤鸡蛋、鸡架骨烩萝卜之类的,举起啤酒瓶仰着脖子向下灌。四十多岁的男老板,不吭不响地收拾着东西,脸大腰细的女老板倒是喜笑,一边忙一边招呼着走过来的人:兄弟,大骨面还是啤酒啊?

我终于等来了钱万木介绍的赵长顺。赵长顺与赵五一是本家兄弟,而且有七八年他都带着赵五一四处打工,对赵五一最了解。他是我要重点走访的一个人。

赵长顺吃了两碗面,点着我递过去的烟,向地上重重的啐了一口痰,才开口:唉,怎么说呢,这个熊人!

赵长顺开始也不想带赵五一出去打工。但他们是堂兄弟,推脱不掉啊。这七八年,他带着赵五一上过采石厂、去过窑场、干得最多的还是建筑工地。赵五一笨手笨脚的,只能砸个石头、搬个砖坯、拎个灰桶,技术上的活啥也学不会。三年前,赵长顺本来想去南方的玩具厂换个不出力的活,但赵五一干不了。没办法,他就带着赵五一去了晋城一家小煤窑。

煤窑在山沟里,就一个洞口,简陋得很,从外面看根本不知道是座窑。洞口上支着一个棚子,里面趴着台发动机,发动机连着绞车,绞车顺着轨道下去就是黑黑的矿洞了。炮工在洞底炸下一堆煤来,赵长顺和赵五一他们就装车,车装满了拉到洞口的坡下,挂上缆绳,人在车把上站稳,按响电铃,绞车便吱吱呀呀的向上拉。

一车煤两块钱,一夜十二个小时快了能拉九十车,一天能挣一百八十块钱。交了伙食费、保险费杂七杂八的,一个月能剩三四千块钱。赵五一胆子小,他站在缆车上不敢向下面黑咕隆咚的深洞看,就只能在下面装煤。虽然钱少点,但一个月也能挣三千多。他心里很高兴,不止一次地给赵长顺盘算说,干他球个三年就能娶房媳妇了。

可刚干不到一年,就出事了。那天夜里,赵长顺刚把一车煤送到洞口,就听见电铃急响,洞底出事了。赵长顺吓得软在了煤堆上,以为赵五一给闷下面了。还好,半个小时后赵五一就被缆车吊了上来。赵五一平躺在工棚的地铺上,虽然昏迷,但还喘着气。原来是洞上面掉下来的一块煤石,砸住了他的裆部。

赵五一醒过来的时候,见自己两个卵肿得像牛蛋、老二像吹鼓的气棒足有铁锨把粗,就哇哇的大哭起来。后半夜,老板赶来了,见叉开两腿躺着的赵五一,大声地骂道:哭个熊,不就是裆里这点事吗!我以为闷死人了呢。

半个月后,赵五一的裆部消肿了,人没事的一样。但他不敢再干了,拿着老板甩下的三千块钱要走人。

赵长顺说到这时,又向地上重重地吐一口痰,猛吸了一口烟才接着说:就这熊人。烂眼子肯招灰,木头脑子好惹事,你砸哪门子汽车呢!

我还想给赵长顺了解一下赵五一那天喝酒的事,赵长顺却说这事我不知道,你找旁人问吧。我说你是他哥呢,这事对赵五一很关键。赵长顺说不知道的事俺不能瞎说,再给你瞎谝谝我后半晌的工钱都要被扣。说罢,起身走了。

这时,吃饭的人都走光了。老板娘听到我问赵五一喝酒的事,就接过话茬,说那天他确实喝酒了,连喝了三瓶雪花啤酒。

据老板娘回忆说,那天下午她刚收拾好,正想坐下来想喘口气,赵五一气昂昂地过来了。他也没坐,就站在老板娘跟前说,拿啤酒!老板娘吃惊地咦了一声,赵五一你中邪了吧,这刚开始上工你就来喝啤酒?再说,以前从来也没见你喝过啊!

赵五一两眼瞪着她不再吭声,而是把手伸过去。老板娘说,那天他一连喝了三瓶啤酒,喝罢就有些摇摇晃晃地站不稳了。

看得出来,老板娘对赵五一被抓还是挺心疼的。临别时,她对我说,赵五一那天肯定不正常,喝了三瓶啤酒后还站着不走,两眼直勾勾的瞅着我的胸,让人怵得慌。看得出他心里窝着一股邪火。

这个赵五一,那天到底为啥窝火呢。这个也很重要。

 

要了解真相,必须要会见一下赵五一本人。

会见室里,赵五一看见我后感到很突然。当他知道,我是受钱万木委托为他辩护时,并不想配合。要是不看着身边的两个狱警,说不定他会扭头就走。

会见开始,我问:赵五一,那天你是怎么到街上去的?

我从工地出来,见满街黑压压的人,就奔过去了。

你知道街上的那些人在干什么吗?

走近了才知道,他们在骂日本人,说日本人要抢咱国家的钓鱼岛。

你怎么砸车了?

我挤到那个车前,有人递给我一把大锁,大声喊:给你武器,砸了小日本的汽车!

你为什么拉开车门,砸那个女司机?

那女人不出来呀!有人喊他是日本娘们。

画面上显示你爬了几次都没有爬上车头,你是怎么上去的?

俺当时腿发抖,车又太滑,老上不去。后来,被人推着就上去的。

问到这时,我心里犯滴估了。从赵五一的答话中看出,他对当时的事记得十分清晰,似乎并不像钱万木所说的脑子有问题,也不像喝多了酒神智不清。

这可怎么办呢?我看了看狱警,只好继续问下去,看能不能再问出一些有利于辩护的话。

赵五一,我再问你:你站在车盖上砸车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觉?

他歪一下头,想一会儿说:我那时的脑袋空空的,人像站在云彩上要飘起来一样。

后来,你被人们抬着不停地抛向空中时,你脑子里想的什么?

我第一次被人撂向空中时,看到了一个女人的一对大奶子。后来,我就想这女人的奶子咋就这么白、这么大呢?

说过这句话时,赵五一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这时,我心里渐喜,从这句话看来他的脑子是不正常的。于是,我就接着问道:赵五一,后来怎么样了,你还记得吗?

他想了想,有些生气地说:城里的人不爷们,后来,他们就把我摔在了地上。

你当时的感觉是什么?

就是头轰轰的叫。一会儿,我听见人们喊,起来!起来!你是英雄!再后来,我就手拄着地慢慢起来了。

后来,你是怎么离开人群的?

我起来后警察就来了,拎着警棍怪吓人的。人都跑了,我也随着人群跑走了。

你从大街上回来的时候,你还记得吗?

记得呀。有一个年轻人还给我一罐啤酒呢。我就边喝边走,回了工地。

我又问他去大街上时是不是喝醉了。赵五一却说,我不醉,以前没有喝过酒,不知道啥是醉。

这样问下去不是个办法,赵五一的答话并不是我所希望要的。于是,我改变方式,采取拉家常的方式试图给他聊天。

我说,赵五一你知道钓鱼岛在哪里吗?你为什么恨日本人?

赵五一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我从小就恨日本人。电影上的放的日本兵对咱中国人,不是放枪打就是刺刀杀,还睡中国的女人,能不恨吗。

后来,他又说中国境内现在肯定还留有不少日本鬼子。

我对他这话感到很可笑,但从这句话中可以证明他的脑子肯定是有些问题。于是,我就接着问,你怎么知道现在中国还留着一些日本鬼子?

赵五一又想了想,很是气愤地说,从小时候就知道这事。有一天夜里,他去邻村看电影,电影放完回来的路上,他被三四个人按在地上打了一顿,头都被打出血了。他清楚地记得那几个打他的人嘴里不停地喊“八格牙路、八格牙路”,不是日本人咋这样喊。

看来,赵五一从小就把欺负他的人当成日本鬼子了。

站在他身旁的两个狱警,也不由自主地笑起来。其中一个说,这小子明显缺根筋!

赵五一听到狱警这样说自己,脸上一怒,但随机就低下了头。

会见时间就要到了的时候,我问赵五一对砸汽车后悔吗。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赵五一似乎很清醒地说,有什么后悔的?砸日本车是爱国,连现在同屋的犯人都说我是大英雄,对我可好了。

会见结束后,我觉得似乎有了一些希望,但并没有什么把握。

赵五一这些话,在法庭上是可以证明他脑子不太正常的。但为了把举证做得更扎实些,我决定再继续走访一些人。

 

第二天晚上,我在赵长顺的帮助下,约见了与赵五一挨着睡觉的王热闹。

王热闹三十出点头,人很活络,话也多。在工地外的小馆子里,两瓶啤酒下肚,他就把我当哥们一样的讲开了。

他很是不服气地说,赵五一这个怂人咋就成了英雄呢。

在王热闹眼里,赵五一是连屁都放不响的人,笨手笨脚,百无一用。他在工地上干了快两年,还只能干扛壳子板、下壳子板的事,连根钉都不会钉。人家大工一天能挣四百多,就就挣一百五,就是个出傻力的料。

后来,聊到那天赵五一在工地上的事,王热闹却大笑起来。

用他的话说,也真是巧了,关门夹屌该着赵五一倒霉。

那天下午刚上工,赵五一开始下壳子板。刚下了两张,第三张就砸住带班工头张大头的背了。张大头脾气暴得像炸弹,一句话没说就走过去,一脚把赵五一踹坐在地上。赵五一被踹痛了,起身后随手拣起根短木棍就要想反抗,这下可惹毛了张大头。张大头飞起一脚又把他踹倒下去。嘴里大骂道,你个怂人,要想找死,我立马送你上西天!

赵五一坐在地上,不敢再吭声。张大头还想再踹,被人拉住。后来,张大头就对着赵五一骂,让他滚得远远的。赵五一起身后,继续下壳子板。但张大头仍不依不饶地骂着,让他滚出去!

在众人的劝说下,赵五一才离开。

那天晚上,王热闹喝了五瓶啤酒。结束的时候,显然醉意很浓了。也许,他是出于对我请客的感谢,临别的时候突然小声对我说:赵五一这小子,砸汽车前去嫖女人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有些吃惊地问。

王热闹神秘地靠近我的耳朵说,他自己说的。那天晚上,他看着工棚里电视上放着他砸汽车的画面,兴奋得说漏了嘴:老子车也砸了,女人也嫖了,英雄!

我递给王热闹一支烟,问他,你知道在哪里吗?

王热闹诡秘的一笑说:还能在哪里,工地不远那个洗头房。专门伺候俺这些农民工的,一张红票一炮。年纪大的那个女人,三五十块钱都让骑的。

这又是一个新的线索,我决定第二天去那个洗头房问问。

洗头房的老板娘,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难以接触。看得出来,她们与当地派出所是有默契的。大白天,我一进门,她们就浪笑着说,你就放心吧,啥时候来查,他们通知的。

我与她聊着,试图让她回忆有关赵五一是否来过的事,她却警惕起来。

当我把五百块钱递过去,说明是想了解一下赵五一是否来过,她先是犹豫一会儿,紧接着就放开了。

据这个胖老板娘回忆说,那天她记得特清楚,因为是砸汽车那天吗,而且后来又在电视上看到了赵五一砸汽车,所以,对他印象特别深。

她说那天下午三点多钟吧,迷彩服上一层灰的赵五一突然推门进来了。他一嘴酒气的说,给我找个俊的,我要睡。

老板娘望一眼赵五一,觉得这个人不正常,又见他满嘴酒气、一身灰,就推脱说姑娘都午休了,不按客!赵五一不干了,从裤兜里摸出两百块钱摔在桌子上:老子今天就要睡!

干皮肉生意的不就图个钱吗。老板娘见赵五一态度坚决,钱又摔在了桌子上,想了想就去楼上叫人。开始是小红先下楼的,见是满身灰的赵五一,说嫌脏不愿意接。赵五一就生气地嘟哝说,卖逼的还嫌俺脏!老板娘装着没有听清,就领着赵五一上了楼。

那天是丽娘接的赵五一。丽娘四十多岁了,人又胖,只要有钱赚是不挑人的。

老板娘说,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赵五一低着头下楼了。老板娘问他:哎,玩的咋样?

赵五一咬着牙说,屁股大得像澡盆,老子都硬不起来。

据老板娘说,那天晚上见赵五一上了电视,她就给丽娘开玩笑说,你今天睡了个大英雄啊!

丽娘却猛的一笑,葵花籽喷出老远。又笑了一阵子,才说:这个怂人,砸车怪有能耐。在老娘身吭吭唧唧半天,老二还面条子一样,把老娘急淌了也没办成好事!

看来,那天赵五一上街前,心情一定沮丧到了极点。

这个赵五一,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也许那次煤窑事故,真的使他成了废人。

从洗头房出来的路上,我脑子里还是赵五一与丽娘在床上的画面。

这与他后来发疯似地砸车,一定是有联系的。但这个情况,却不能在法庭上举证。

那天,我心里很复杂。是对赵五一可怜吗?但细想想,也不全是。

 

赵五一他娘,不相信钱万木在找律师捞儿子。

钱万木就给我打电话,让我见一见她,给她说一说情况。不然,钱万木走到哪里,她仍然跟到哪里。

我正在工地的饭棚走访那个卖饭的老板娘,想了解一赵五一从街上回来后的一些情况。接过钱万木的电话,我说晚上就去如家酒店见赵五一他娘,正好也要找她了解一下赵五一平时的情况。

老板娘一边择着菜,一边给我聊。当她听到我给钱万木通话聊赵五一时,就停下了手中的活,很认真的听着。

我挂了电话,老板娘直了直腰说,这个赵五一啊那天真是反常得很,像是鬼魂支使着一样。

那天下午五点多钟吧,赵五一手里拿着U型锁晃晃悠悠地走过来。走到饭棚前的时候,在老板娘面前站住,说要瓶啤酒。老板娘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儿,就说,你丢了魂一样的游荡一下午,也不在工地上干活,不到开饭点不卖啤酒。

赵五一气乎乎地嘟哝一句,“小日本我都砸了,我还怕你!”。说着,就向工地走去。

赵五一到工地又干什么了呢?这个线索很重要。

我决定再找王热闹他们了解一下。

快要收工了,我在工地找到王热闹和赵长顺。

据王热闹说,赵五一拎着U型锁来到工地,也不说话,四处在找人。王热闹问他找谁,他说找张大头。看他手里拿着U型锁那架势,是要找张大头报仇的。这时,赵长顺就是过来说,你个浑球,中邪了吗?回工棚躺着吧,张大头正要赶你走呢。

赵五一硬着脖子不说话,还在四处找张大头。赵长顺就又骂道,浑球,我的话你也不听了?给我回工棚去。

赵五一对堂哥赵长顺的话还是怕的。见赵长顺真生气了,就挥着那把长U型锁,大声地骂了句,“小日本我都砸了,我还怕你张大头!”

赵长顺没听清他说的啥,就问王热闹。王热闹笑着复述过后,赵长顺气得不轻,边拆着模板边骂,这浑球中魔了。

王热闹回忆说,那天赵五晚上没吃饭。王热闹他们吃过饭回到工棚时,赵五一还在地铺上睡着。后来,有人就打开了电视机,电视上正播放黄河路下午闹事的新闻。人们都伸头想听听到底是咋回事。突然,就有喊了声,“赵五一,赵五一,电视上砸汽车的是你吗?”


工棚里一下子静起来,电视里正放着赵五一站在汽车盖上挥着U型锁,一下一下地砸。这时,赵五一也从地铺上一跃而起,看到电视上画面,他先是一愣,然后就大声喊起来:打倒小日本!打倒小日本!

工棚里的人,都被电视里的赵五一和喊口号的赵五一弄懵了。这时,赵五一又拿起那个U型锁,向工棚门口走。

赵五一疯了,赵五一疯了!工友们都吃惊地说。

见赵五一要向工棚外走,赵长顺急坏了。他走过后,抡起右手在赵五一头上烀一巴掌。赵五一被打愣了,转身望着赵长顺。赵长顺就骂道,“你这浑球,惹下滔天大祸了!”

安静下来的时候,王热闹他们就说,让赵长顺连夜把赵五一送回家。不然,公安局肯定明天要抓人的。赵长顺一时也没了主意,气得老用手拍打地铺。

赵五一却一点也不害怕。他说,我跑什么?我砸的是小日本的汽车,我是英雄!

这时,赵长顺忽地站起来,骂道:你个狗日的,我叫你英雄,明儿个警察抓走你,你就成狗熊了!

见赵长顺拎着鞋要打赵五一,王热闹他们就拦下了。

细节越多,越能证实赵五一那天精神不正常。如果赵五一他娘能再提供点有用的东西,就更好了。

我从工地走出来,就去如家酒店见赵五一他娘。

赵五一他娘快七十多岁了。从外表看,是很正常的一个农村老太太。

当我问她赵五一平时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时,她却很激动。她说,俺五一脑子一丁点毛病也没有,他就是闷点,平时说话少,可他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

我说,我是钱万木请的律师,正在取证。如果能证明赵五一平时脑子不太清醒,他就可以被放出来。老太太却不认这个茬。她说,在乡下可不能随便说谁脑子有问题。五一都快四十了,连个人家也没说上,要是说在城里打工把脑子弄毁了,那以后还咋整。

谈话似乎很难进行下去。我就把会见赵五一的录音拿出来给她听。

老太太听得很仔细,生怕漏掉一个字。录音放完后,老太太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看得出她在心里盘算着什么。

后来,老太太只说了一句话:这孩子,这孩子跟他老姥爷一样抗日!

我还想再给她交流一下,她却说自己累了,让我先走。

这老太太,真有点让我捉摸不透。

 


开庭前一天就下起了小雨,第二天雨依然没有停。

我和钱万木、赵五一他娘及证人赵长顺、王热闹,提前来到法庭。但受害女司机和她的代理律师,比我们来得还早。法庭旁听的人并不多,受害女司机的家人,几家媒体的记者,总共不会超过二十人。

赵五一被法警带到法庭时,一眼就望见了他娘。他想转身去给他娘说话,却被两个法警制止了。他看一眼空旷的旁听席,似乎很失望。但被押到被告席时,人却又精神起来。

审判长按照法庭流程逐一查明当事人是否到庭、宣布案件来源、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被人享有的权利、讯问赵五一是否申请回避、宣布法庭纪律后,进入法庭调查阶段。

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法庭开始讯问。

我一直观察着赵五一的反应。他的表情明显很亢奋。

询问刚开始,赵五一的答话出乎意料,让我很吃惊。

法官:赵五一,你为什么要拉开车门砸女司机?

赵五一:日本人占咱们钓鱼岛,她还开日本车,她给日本人一条心。

法官:钓鱼岛事件跟开日本汽车有什么关系?

赵五一:咋能没有关系?日本人都占咱的钓鱼岛了,她还开日本汽车。

法官:你手里的U型锁是哪来的?

赵五一:我不知道是谁递给我的。

法官:你砸车时心里想的是什么?

赵五一:我就是想狠狠地砸。俺要报日本人的仇。

法官:你知道毁坏他人财物是犯法的吗?

赵五一:砸日本造的汽车还犯法?

法官:赵五一,你能肯定当时你的脑子是清醒的吗?

赵五一:我肯定是清醒的。要不,我咋能去砸车呢。

法官:你上街前喝酒了吗?你确定没喝多吗?

赵五一:喝了啤酒。可是,我一点都不醉。

……

出示证据的环节,当法庭播放赵五一砸女司机、砸汽车画面时,他瞪着双眼像是看一场从没有看过的电影一样,兴致很浓,一点后悔和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辩护的时候,我重点陈述了赵五一脑子有问题,而且那天上街前他喝了三瓶啤酒,神智不清。

在我播放证人证言的时候,赵五一脸上的表情不以为然。

当赵长顺和王热闹当庭对我的录音进行补充时,赵五一很是不高兴,中间不停地插话说:你们就是看不起我,我脑子有问题?你们才有问题呢!

法官制止了赵五一的插话。

我顺势说:法官先生,难道赵五一现在的表现还不足证明他脑子有问题吗?

法官不回答我的话,而是让我拿出医院证明来。

调查阶段结束,进入法庭辩论。

公诉人发表公诉词后,被害人女司机发表了言词激烈的控诉意见。当到赵五一陈述时,他却对主审法官说:判我坐牢你们会后悔的,总有一天要翻案。我是抗日的英雄!

由于赵五一这种态度,接下来,我的辩论就没有再引起法官的重视。

辩论很快结束了。

审判长宣布休庭。

控辩双方向法庭移交证据、当事人在笔录上签字,合议庭在合议室进行评议。

这期间,我看到钱万木气得咬牙切齿的,他恨不能走上被告席,跺赵五一几脚。

赵五一他娘呢,脸上却很兴奋,似乎对赵五一法庭上的表现很满意。

我是彻底失望了。我想,由于赵五一在法庭的答话,我的举证肯定不会被法官采信。赵五一啊,赵五一,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

继续开庭后,当庭作了宣判:赵五一犯扰乱公共秩序罪、故意伤人罪、毁坏他人财物罪,三罪合并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四个月,赔偿医疗费、汽车修理费合计三万七千元。

宣判完毕,赵五一回答法庭说:不上诉。

 

走出法庭,雨下得更大了。我走到赵五一他娘跟前,有些歉疚的说:老太太你也看到了,他赵五一不配合,我也没有办法。

老太太却说,世道变了,俺儿是砸日本汽车的英雄,敢作敢当,早晚有一天案子会翻过来的。

钱万木气得不轻,在雨幕里说:英雄?!

警车拉着警笛,开出了法院大门。

老太太站在雨中,两眼盯着远去的警车,一动不动,任凭雨水浇在身上。

我赶紧走过去,把雨伞罩在她头上。她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但眼角却又有水流出来。

这时,雨越下越大,而且起了风。

                                                                           2016-10-6改定


     本文内容来自原创,想知前面发生了何事请点击标题下蓝色字体,选择查看“历史消息”,欲知后来之事请明天继续关注!公众号原创功能已开通,欢迎大家留言!



长按二维码关注“老杨书棚子”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