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聊斋】蒲松龄-《婴宁》

古风古典古之韵2018-05-23 16:09:44


前 言


观其孜孜憨笑,似全无心肝者

啊啊纵观全篇,蒲松龄描绘婴宁,别笔不多,惟一“笑”。这一“笑”贯穿全篇。而也就是这浓墨绘就的一“笑”,却使人物形神兼备,可说是一笑生神。更者,也正是这一“笑”,仿佛一把尖刀,直插入了封建道德的心脏,使那些卫道士们膛目结舌,口不能言。

婴宁婴宁——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笑得最美的女子。


(图片来自 小未 侵权删)


婴宁王子服初见婴宁,婴宁“笑容可掬”,又“遗花地上,笑语自去”。二见婴宁,婴宁“含笑拈花而入”;等到鬼姨向王子服引见婴宁,婴宁则更笑得突出:“闻户外隐有笑声”,“户外嗤嗤笑不已”,“婢推之以入,犹掩其口,笑不可遏”,“忍笑而立”,“女复笑,不可仰视”,“女又大笑”,“笑声始纵”;然后又在小园,“见生来,狂笑欲堕”,“女笑之作,倚树不能行,良久乃罢”;然后便是与王子服同归王家之后,更是笑得惊世骇俗:“但闻室中吃吃,皆婴宁笑声”,“母入室,女犹浓笑不顾”,“才一展拜,翻然遽入,放声大笑”,“至日,使华装行新妇礼,女笑极不能俯仰”。


正 文


婴宁(1)

婴宁王子服,莒之罗店人(2),早孤。绝慧,十四入泮(3)。母最爱之,寻常不令游郊野。聘萧氏,未嫁而夭,故求凰未就也(4)。

婴宁会上元(5),有舅氏子吴生,邀同眺瞩,方至村外,舅家有仆来,招吴去。生见游女如云,乘兴独遨。有女郎携婢,拈梅花一枝,容华绝代,笑容可掬。生注目不移,竟忘顾忌。女过去数武(6),顾婢笑曰:“个儿郎目灼灼似贼!”遗花地上,笑语自去。生拾花怅然,神魂丧失,怏怏遂返。至家,藏花枕底,垂头而睡,不语亦不食。母忧之。醮禳益剧(7),肌革锐减。医师诊视,投剂发表(8),忽忽若迷。母抚问所由,默然不答。

婴宁适吴生来,嘱秘诘之。吴至榻前,生见之泪下,吴就榻慰解,渐致研诘。生具吐其实,且求谋画。吴笑曰:“君意亦复痴。此愿有何难遂?当代访之。徒步于野,必非世家,如其未字(9),事固谐矣,不然,拚以重赂,计必允遂。但得痊瘳,成事在我。”生闻之,不觉解颐(10)。吴出告母,物色女子居里(11),而探访既穷,并无踪迹。母大忧,无所为计。然自吴去后,颜顿开,食亦略进。数日,吴复来,生问所谋。吴绐之曰(12):“已得之矣。我以为谁何人,乃我姑氏女,即君姨妹行,今尚待聘。虽内戚有婚姻之嫌,实告之,无不谐者。”生喜溢眉宇,问:“居何里?”吴诡曰:“西南山中,去此可三十余里。”生又嘱咐再四,吴锐身自任而去(13)。

婴宁生由是饮食渐加,日就平复,探视枕底,花虽枯,未便雕落。凝思把玩,如见其人。怪吴不至,折柬招之(14)。吴支托不肯赴招,生恚怒,悒悒不欢。母虑其复病,急为议姻,略与商榷,辄摇首不愿,惟日盼吴。吴迄无耗,益怨恨之。转思三十里非遥,何必仰息他人?怀梅袖中,负气自往,而家人不知也。伶仃独步,无可问程,但望南山行去。约三十余里,乱山合沓,空翠爽肌,寂无人行,止有鸟道。遥望谷底,丛花乱树中,隐隐有小里落。下山入村,见舍宇无多,皆茅屋,而意甚修雅(15)。北向一家,门前皆绿柳,墙内桃杏尤繁,间以修竹,野鸟格磔其中(16)。意其园亭,不敢遽人。回顾对户,有巨石滑洁,因据坐少憩。

婴宁俄闻墙内有女子长呼“小荣”,其声娇细。方伫听间,一女郎由东而西,执杏花一朵,俯首自簪;举头见生,遂不复簪。含笑拈花而入。审视之,即上元途中所遇也。心骤喜,但念无以阶进(17),欲呼姨氏,而顾从无还往,惧有讹误。门内无人可问,坐卧徘徊,自朝至于日昃(18),盈盈望断,并忘饥渴。时见女子露半面来窥,似讶其不去者。忽一老媪扶杖出,顾生曰:“何处郎君,闻自辰刻来,以至于今,意将何为?得勿饥耶?”生急起揖之,答云:“将以探亲。”媪聋聩不闻。又大言之。乃问:“贵戚何姓?”生不能答。媪笑曰:“奇哉。姓名尚自不知,何亲可探?我视郎君,亦书痴耳。不如从我来,啖以粗粝,家有短榻可卧,待明朝归,询知姓氏,再来探访,不晚也。”生方腹馁思啖,又从此渐近丽人,大喜,从媪入,见门内白石砌路,夹道红花,片片堕阶上;曲折而西,又启一关(19),豆棚花架满庭中。肃客入舍(20),粉壁光如明镜,窗外海棠枝朵,探入室内,裀藉几榻(21),罔不洁泽。甫坐,即有人自窗外隐约相窥。媪唤:“小荣!可速作黍。”外有婢子噭声而应。坐次,具展宗阀(22)。媪曰:“郎君外祖,莫姓吴否?”曰:“然。”媪惊曰:“是吾甥也;尊堂(23),我妹子。年来以家窭贫,又无三尺之男,遂至音问梗塞。甥长成如许,尚不相识。”生曰:“此来即为姨也,匆遽遂忘姓氏。”媪曰:“老身秦姓,并无诞育,弱息仅存,亦为庶产(24)。渠母改醮(25),遗我鞠养。颇亦不钝,但少教训,嬉不知愁。少顷,使来拜识。”

婴宁未几,婢子具饭,雏尾盈握(26)。媪劝餐已,婢来敛具。媪曰:“唤宁姑来。”婢应去。良久,闻户外隐有笑声。媪又唤曰:“婴宁,汝姨兄在此。”户外嗤嗤笑不已。婢推之以入,犹掩其口,笑不可遏。媪嗔目曰:“有客在,咤咤叱叱,是何景象?”女忍笑而立,生揖之。媪曰:“此王郎,汝姨子。一家尚不相识,可笑人也。”生问:“妹子年几何矣?”媪未能解;生又言之。女复笑,不可仰视。媪谓生曰:“我言少教诲,此可见矣。年已十六,呆痴如婴儿。”生曰:“小于甥一岁。”曰:“阿甥已十七矣,得非庚午属马者耶?”生首应之。又问:“甥妇阿谁?”答曰:“无之。”曰:“如甥才貌,何十七岁犹未聘耶?婴宁亦无姑家,极相匹敌。惜有内亲之嫌。”生无语,目注婴宁,不遑他瞬(27)。婢向女小语云:“目灼灼,贼腔未改!”女又大笑,顾婢曰:“视碧桃开未?”遽起,以袖掩口,细碎连步而出。至门外,笑声始纵。媪亦起,唤婢襆被,为生安置。曰:“阿甥来不易,宜留三五日,迟迟送汝归。如嫌幽闷,舍后有小园,可供消遣,有书可读。”

婴宁次日,至舍后,果有园半亩,细草铺毡,杨花糁径,有草舍三楹,花木四合其所。穿花小步,闻树头苏苏有声,仰视,则婴宁在上。见生,狂笑欲堕。生曰:“勿尔,堕矣。”女且下且笑,不能自止。方将及地,失手而堕,笑乃止。生扶之,阴捘其腕(28)。女笑又作,倚树不能行,良久乃罢。生俟其笑歇,乃出袖中花示之。女接之,曰:“枯矣。何留之?”曰:“此上元妹子所遗,故存之。”问:“存之何意?”曰:“以示相爱不忘也。自上元相遇,凝思成病,自分化为异物(29),不图得见颜色,幸垂怜悯。”女曰:“此大细事(30),至戚何所靳惜?待兄行时,园中花,当唤老奴来,折一巨捆负送之。”生曰:“妹子痴耶?”女曰:“何便是痴?”生曰:“我非爱花,爱拈花之人耳。”女曰:“葭莩之情(31),爱何待言。”生曰:“我所谓爱,非瓜葛之爱,乃夫妻之爱。”女曰:“有以异乎?”曰:“夜共枕席耳。”女俯首思良久,曰:“我不惯与生人睡。”语未已,婢潜至,生惶恐遁去。

婴宁少时,会母所。母问:“何往?”女答以园中共话。媪曰:“饭熟已久,有何长言,周遮乃尔(32)。”女曰:“大哥欲我共寝。”言未已,生大窘,急目瞪之,女微笑而止。幸媪不闻,犹絮絮究诘。生急以他词掩之,因小语责女。女曰:“适此语不应说耶?”生曰:“此背人语。”女曰:“背他人,岂得背老母。且寝处亦常事,何讳之?”生恨其痴,无术可悟之。食方竟,家人捉双卫来寻生(33)。

婴宁先是,母待生久不归,始疑。村中搜觅已遍,竟无踪兆。因往询吴。吴忆曩言,因教于西南山村行觅。凡历数村,始至于此。生出门,适相值,便入告媪,且请偕女同归。媪喜曰:“我有志,匪伊朝夕(34)。但残躯不能远涉,得甥携妹子去,识认阿姨,大好。”呼婴宁。宁笑至。媪曰:“有何喜,笑辄不辍?若不笑,当为全人。”因怒之以目。乃曰(35):“大哥欲同汝去,可便装束。”又饷家人酒食,始送之出,曰:“姨家田产充裕,能养冗人。到彼且勿归,小学诗礼,亦好事翁姑。即烦阿姨,为汝择一良匹。”二人遂发。至山坳回顾,犹依稀见媪倚门北望也。

婴宁抵家,母睹姝丽,惊问为谁。生以姨女对。母曰:“前吴郎与儿言者,诈也。我未有姊,何以得甥?”问女,女曰:“我非母出。父为秦氏,没时,儿在褓中,不能记忆。”母曰:“我一姊适秦氏,良确,然殂谢已久,那得复存?”因审诘面庞、志赘(36),一一符合。又疑曰:“是矣。然亡已多年,何得复存?”疑虑间,吴生至,女避入室。吴询得故,惘然久之。忽曰:“此女名婴宁耶?”生然之。吴极称怪事。问所自知,吴曰:“秦家姑去世后,姑丈鳏居,祟于狐,病瘠死。狐生女名婴宁,绷卧床上,家人皆见之。姑丈没,狐犹时来。后求天师符粘壁上,狐遂携女去。将勿此耶?”彼此疑参,但闻室中吃吃皆婴宁笑声。母曰:“此女亦太憨生。”吴生请面之。母入室,女犹浓笑不顾。母促令出,始极力忍笑,又面壁,移时,方出。才一展拜,翻然遽入,放声大笑。满室妇女,为之粲然。吴请往觇其异(37),就便执柯(38)。寻至村所,庐舍全无,山花零落而已。吴忆姑葬处仿佛不远,然坟垅湮没,莫可辨识,诧叹而返。母疑其为鬼。入告吴言,女略无骇意。又吊其无家,亦殊无悲意,孜孜憨笑而已。众莫之测,母令与少女同寝止,昧爽即来省问(39),操女红,精巧绝伦。但善笑,禁之亦不可止,然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人皆乐之。邻女少妇,争承迎之。母择吉为合卺(40),而终恐为鬼物,窃于日中窥之,形影殊无少异(41)。至日,使华装行新妇礼,女笑极不能俯仰(42),遂罢。生以其憨痴,恐泄漏房中隐事,而女殊秘密,不肯道一语。每值母忧怒,女至一笑即解。奴婢小过,恐遭鞭楚,辄求诣母共话,罪婢投见恒得免。而爱花成癖,物色遍戚党,窃典金钗,购佳种,数月,阶砌藩溷(43),无非花者。

婴宁庭后有木香一架,故邻西家,女每攀登其上,摘供簪玩。母时遇见,辄诃之。女卒不改。一日,西人子见之,凝注倾倒。女不避而笑。西邻子谓女意己属,心益荡。女指墙底笑而下,西人子谓示约处,大悦。及昏而往,女果在焉。就而淫之,则阴如锥刺,痛彻于心,大号而踣。细视非女,则一枯木卧墙边,所接乃水淋窍也。邻父闻声,急奔研问,呻而不言;妻来,始以实告。爇火烛窍(44),见中有巨蝎,如小蟹然。翁碎木捉杀之。负子至家,半夜寻卒。邻人讼生,讦发婴宁妖异。邑宰素仰生才,稔知其笃行士,谓邻翁讼诬,将杖责之,生为乞免,遂释而出。母谓女曰:“憨狂尔尔,早知过喜而伏忧也。邑令神明,幸不牵累。设鹘突官宰(45),必逮妇女质公堂,我儿何颜见戚里?”女正色,矢不复笑(46)。母曰:“人罔不笑,但须有时。”而女由是竟不复笑,虽故逗之,亦终不笑,然竟日未尝有戚容(47)。

婴宁一夕,对生零涕。异之。女哽咽曰:“曩以相从日浅,言之恐致骇怪。今日察姑及郎,皆过爱无有异心,直告或无妨乎?妾本狐产。母临去,以妾托鬼母,相依十余年,始有今日。妾又无兄弟,所恃者惟君。老母岑寂山阿,无人怜而合厝之(48),九泉辄为悼恨。君倘不惜烦费,使地下人消此怨恫,庶养女者不忍溺弃(49)。”生诺之,然虑坟冢迷于荒草,女言无虑。刻日夫妇舆榇而往(50)。女于荒烟错楚中,指示墓处,果得媪尸,肤革犹存。女抚哭哀痛。舁归,寻秦氏墓合葬焉。是夜生梦媪来称谢,寤而述之。女曰:“妾夜见之,嘱勿惊郎君耳。”生恨不邀留。女曰:“彼鬼也。生人多,阳气胜,何能久居?”生问小荣,曰:“是亦狐,最黠。狐母留以视妾,每摄饵相哺,故德之常不去心(51);昨问母,云已嫁之。”由是岁值寒食(52),夫妇登秦墓,拜扫无缺。女逾年生一子,在怀抱中,不畏生人,见人辄笑,亦大有母风云。

婴宁异史氏曰(53):“观其孜孜憨笑,似全无心肝者。而墙下恶作剧,其黠孰甚焉!至凄恋鬼母,反笑为哭,我婴宁殆隐于笑者矣(54)。窃闻山中有草,名‘笑矣乎’,嗅之则笑不可止。房中植此一种,则合欢、忘忧(55),并无颜色矣。若解语花,正嫌其作态耳(56)!”


文章赏析

【作者简介】

婴宁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淄川(今山东淄博)人。出身于半农半商家庭,后家道陷于贫困。屡次失意于科场,只得以做幕宾、塾师为生。他生当明清易代的乱世,黑暗的社会现实与个人遭遇的坎坷,造成了他“孤愤”、“狂痴”的人生态度,表现在他创作的《聊斋志异》中。其诗、文、俗曲等作品今汇编为《蒲松龄集》。

婴宁《聊斋志异》近500篇,继承了六朝志怪小说、唐传奇和《史记》传记文学的传统,把花妖狐媚人格化,幽冥世界现实化,曲折地批判社会,表达理想,是中国古代短篇文言小说的顶峰之作。




【品读婴宁】

婴宁《聊斋志异》以近500篇的故事,塑造了数百名性格迥异的女子形象,若问作者蒲松龄,他最偏爱的是哪一个,则非婴宁莫属。因为在每篇文末评述性的“异史氏曰”中,唯有《婴宁》一篇用了“我婴宁”的字眼。而据有关学者论断,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哭得最美的自然是林黛玉,而笑得最美的就是婴宁。以短短几千字的一篇小故事,便塑出可与遑遑百万字的巨著相提并论的人物,不得不说,蒲松龄创造了一个奇迹(而且不止一个)。

婴宁与《聊斋志异》中的其他奇女子们相比,婴宁未必是最美的,但绝对是最文弱书生自然、最天真活泼的,最真实可爱的。婴宁之美,除了美在她“容华绝代”的外表,最美的就在于她的笑,在于她那种自然天成、不饰雕琢、无拘无束、放纵恣肆的笑。读者们喜欢婴宁,自然也是被她的笑所吸引,被她的笑所打动。而吸引文中男主人公王子服的,无疑也是婴宁的笑。

婴宁王子服,莒之罗店人,上元节,有表兄吴生邀他同游。结果“方至村外,舅家有仆来,招吴去。”于是,他就只好“乘兴独游”了。就是这次独游,他邂逅了婴宁,并且一见倾心。

婴宁尽管上元节“游女如云”,但婴宁却显得那样与众不同,她“拈梅花一枝,容华绝代,笑容可掬。”一是长得美,二是喜欢花,三是喜欢笑。所以一见之下就把王子服给迷住了。他“注目不移,竟忘顾忌。”——要知道,这样死盯着的看着人家女子,可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可是婴宁更与其他女子不同,她非但没有生气,甚至也没有避忌,只是“顾婢笑曰:“个儿郎目灼灼似贼!”然后“遗花地上,笑语自去。”如此潇洒大方,如此率性自然,在那个时代绝对罕见。所以尽管婴宁仅仅是惊鸿一瞥,可是对于王子服来说,就已经足够了。他先是“拾花怅然,神魂丧失”,后是“藏花枕底,不语不食”,最后直弄得“肌革税减,忽忽若迷”,简直就要为这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单相思对象殉情了。而就在这时,表兄吴生来探望他,得知缘由,答应代他寻访,他这才“颜顿开,食亦略进”,总处是从阎王爷手里捡回一条命。

婴宁可是吴生探访许久,竟然毫无消息。是啊,在那个时代,除了上元或清明这样特殊的日子,又有谁家的女孩子会没事总出来乱走呢?吴生无奈之下,只好骗他说,那美女原来不是别人,正是咱们的表妹,就住在西南山中三十余里,这婚事保证一说就成。消息一旦有了着落,王子服的相思病很快就彻底好了。可是吴生怕他询问,却从此不敢上门了。几次邀请不成,王子服心中“益怨恨之”,可是转念又一想,不就是三十里路吗?求人不如求己,我自己亲自走一趟又有何妨?

婴宁照理说,一个大概的方向,又是三十里路,又是在山里,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可是神奇的是,他照吴生所说的西南走了三十里,居然走到了一个“乱山合沓,空翠爽肌,寂无人行,止有鸟道”的去处,又看见“谷底,丛花乱树中,隐隐有小里落。下山入村,见舍宇无多,皆茅屋,而意甚修雅”。没想到,就在这个小山村里,在一家的园墙内,他真的遇见了朝思暮想的爱人,只见她“执杏花一朵,俯首自簪;举头见生,遂不复簪。含笑拈花而入。”

婴宁有意思的是,前一次路上偶遇,婴宁并无顾忌,也没有回避,还故意说话取笑他。而这次到了家门口,她却连花也来不及插在头上,急急忙忙就避开了。可见她已经猜到了王子服的来意。

婴宁虽然见到了爱人,可是却又无从达意。无奈之下,王子服只好守在门外,“坐卧徘徊,自朝至于日昃,盈盈望断,并忘饥渴。”而婴宁家中,除了丫鬟小荣外,就只有养她长大的鬼母。那个时代,这种事女孩儿家总是不能自主的。门里“时见女子露面来窥”,并最后把消息通报给鬼母,正是婴宁的聪慧之处。然而这一切,不只是鬼母,就连王子服也被蒙在鼓里。

婴宁鬼母终于听说有个年轻人在她家门口守了一天,出来探看,得知是来探亲的,又说不清亲属的姓名,见他也像个书呆子 ,就把他让进屋里,安排饮食。一唠起家常才知道,原来这老太太正是他的亲姨妈,王子服正是她的亲外甥。而婴宁,自然就是她的亲表妹了——吴生的话居然全是真的。

婴宁既然攀上了亲戚,就可以无所忌讳了,鬼母便叫婴来见表兄,结果婴宁再一次华丽登场,而且与前两次的“一笑”不同,是用一连串的“连环笑”把她“呆痴如婴儿”的本色描绘得淋漓尽致。

婴宁鬼母打发丫鬟去叫婴宁来见表兄,婴宁人还没露面,便“闻户外隐隐有笑声”;鬼母又叫了一声,她仍然“嗤嗤笑不已”;丫鬟把她推进屋来,她“犹掩其口,笑不可遏”;鬼母责备了她几句,她方才“忍笑而立”;而当王子服问她年龄,鬼母因耳背听不清时,她又“复笑,不可仰视”;而当王子服“目注婴宁,不遑他瞬”,丫鬟悄悄和她说了句“目灼灼似贼未改”时,她更是“又大笑”;实在忍不住,于是急忙找了个借口“视碧桃开未”,便“遽起,以袖掩口,细碎莲步而出,至门外,笑声始纵”。这一节,无论是最初的“隐笑”“ 嗤笑”还是后来的“忍笑”、“大笑”、“纵笑”,无不将一个长在林野、未谙世事、天真烂漫的女孩子描绘得活灵活现。

婴宁婴宁除了爱笑,爱花,另一个特点就是“呆痴”了。鬼母将王子服留下小住几天,他终于有了和婴宁单独相处并且表白的机会。第二天,他到后园闲逛,突然发现婴宁爬到了树上,一见他来便“狂笑欲颠”。王子服急忙叫她小心。她“且下且笑,不能自止。”结果“方将及地,失手而堕。”王子服赶忙过去扶她,并且也没忘了借机揩油,“阴捘其腕”。婴宁却也只是“笑又作,倚树不能行”,并没有拒绝,更没有生气。

婴宁是她真的“呆痴”,不懂男女之事?看下面的对话似乎是的。她笑过了,王子服便从袖中取出上元节婴宁丢的那枝梅花示好。婴宁却似一副不解风情的样子:“枯矣,何留之?”王子服只好明说:“以示相爱不忘。自上元相遇,凝思成病,自分化为异物,不图得见颜色,幸垂怜悯。”结果他说了一大堆情真意切的话,却只换来了婴宁一句:“此大细事,至戚何所靳惜?待郎行时,园中花,当唤老奴来,折一巨捆送之。”王子服无奈,只好进一步明言:“我非爱花,爱拈花之人耳。”可是婴宁却继续装傻充楞::“葭莩之情,爱何待言。”——我们是亲戚啊,相爱也很正常嘛!当王子服说出“我所为爱,非瓜葛之爱,乃夫妻之爱”时,婴宁居然一本正经的问了句:“有以异乎?”当王子服只好进一步解释:“夜共枕席耳。”没想到,婴宁煞有介事地“俯首思良久”,居然来了一句:“我不惯与生人睡。”至此,王子服是彻底被她的天真打败了。

婴宁更有甚者,饭桌上,当鬼母问起他二人唠了些什么时,婴宁居然说出了“大哥欲我共同寝”的话,看来她实在是“呆痴”得可以的。

婴宁然而仔细想来,却不难发现其中另有关窍。一向爱笑的婴宁在两人说起私房话时竟然一次都没有笑过,他们你来我往,一个暗示,一个呆痴,相映成趣。就如梁祝故事十八里相送的路上,祝英台一再示爱,而梁山伯却呆痴不懂一样。不同的只是,梁山伯是真不懂,而婴宁却分明是假痴不呆,她之所以一次都不笑,就是要装出憨呆认真的样子,逗他一次又一次深度表白。而在饭桌上,他虽然说出了“大哥欲我共寝”的话,也是因为在座的只有耳背的鬼母。而在弄得王子服“大窘,急目瞪之”后,她却及时“微笑而止”,不再多说了。都说恋爱中的人是傻子,此时的婴宁却是狡黠无比,把个痴情的王子服一次又一次玩弄于股掌之上,他却始终一无所知。而当婴宁说出“寝处亦常事,何讳之”的时候,他还“恨其痴,无术可悟之”,却不知道,他自己才是真正痴的的一个。他的一言一行无不被婴宁牵着走,为她制造了情侣间嘻笑的无数调料。在婚后王子服怕她“憨痴,恐泄房中隐事,而女殊秘,不肯道一语”,即是明证。(聊斋里另有一篇《书痴》,其中的郎玉柱初尝男欢女爱后便“乐极,逢人辄道”,那才是真痴。)

婴宁真正能体现婴宁不痴的还是她与王子服成亲之后。鬼母知道婴宁跟自己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借机叫王子服带她回到人间。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婴宁有了最终的归宿,王子服也佳人在抱。然而,那个生长在山野中,带有“纯天然纯色”笑语的婴宁,一旦走进尘世,就难免不被俗世的生活所污染。尽管她“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人皆乐之,邻女少妇争承迎之。”然而作为世俗代表者的婆婆,却分明不能容忍她这样恣意不羁元所顾忌不分场合的乱笑。由于婴宁酷爱花,王家“庭后有木香一架,故邻西家,女每攀登其上,摘供簪玩。”婆婆就看不下去了,“时遇见辄诃之”。婴宁却不知改过,仍然我行我素。结果没过多久,就惹出祸事来了。

婴宁一次偶然的机会,西邻的那位男人看见了婴宁的“绝代丰华”,居然也和王子服一样“凝注倾倒”,而婴宁居然也和当初一样“不避而笑”。然而不同的是,当年的婴宁只是一个无知少女,现在却是已为人妇了。她这一笑虽是出乎无心,出乎天然,而照世俗标准,向其他男子示笑,便是大有深意了。(《红楼梦》中甄士隐的丫鬟娇杏,就是偶然向落魄书生贾雨村回头一笑,结果被贾误会,使她“偶因一回顾,便为人上人。”成了正宗的官太太。)西邻子一见之下“心益荡”,想来是丑态百出,婴宁便将计就计,略示薄惩,“指墙底笑而下”。西邻子夜晚前去赴约,没想到被蝎子伤了身,送了性命。这一下,给王子服一家惹来了官司,尽管邑宰“稔知其笃行士,谓邻翁讼诬。”却为王母管教婴宁提供了更进一步的理由。而到现在,婴宁也终于接受了俗世的规则,不仅“矢不复笑”,而且真的“由是竟不复笑,虽故逗之亦终不笑。”从此,那个拥有“纯天然绿色”笑容的婴宁彻底沦陷,成为俗世规矩的牺牲品。

婴宁可是婴宁究竟为什么从此再也不笑了呢?就连责备管教她的婆婆也没有那么不通情理,她也曾明白告诉她:“人罔不笑,但须有量。”其实这个要求是很有人情味儿,她的婆婆也绝不是什么“封建卫道士”,只是一个俗世间普普通通的老太太罢了。可是从此,婴宁就是再也没有开口笑过。一个那么爱笑,笑得天真烂漫、笑得汪洋恣肆的人,真的可以忍住从此不笑吗?恐怕是很难做到的。可是蒲松龄就这么写了,可是读者们就一点儿也不觉得不合情理。因为我们都知道,即使婴宁再笑,也完全不是否昔日情境,也再不能带给我们那种纯净的、天然的、自由的、野性的精神享受了。


      【注释】

      1、“婴宁”似出于《庄子·大宗师》,其中有所谓“撄宁”,指“撄而后宁”,即经困扰而后达成合乎天道、保持自然本色的人生。此处只是人名,形容父母希望婴孩平安宁静的度过一生的样子。

      2、莒之罗店:莒县,今属山东日照市。罗店,今莒县洛河镇罗米庄。

      3、入泮:古代学宫有泮池,成绩优异者才可进学宫学习,故称学童入学宫为入泮。

      4、求凰:犹言求妻。相传司马相如以“凤求凰”琴曲向卓文君求婚。

      5、上元:也称元宵节。

      6、数武:泛指几步。武:半步。

      7、醮禳:请僧道祈祷做法事,常特指道士。

      8、发表:中医的一种治疗方法,即通过让患者出汗使其体内邪毒发散出来。

      9、未字:还没有订婚。古代女子订婚称“字”。

      10、解颐:舒展容颜,开怀欢笑。

      11、居里:居住的地方。

      12、绐:哄骗。

      13、锐身自任:挺身担起责任。锐身,挺身。

      14、折柬:裁纸写信。柬,原指竹简,代指书信。

      15、修雅:整齐雅致。

      16、格磔:形容鸟鸣声。

      17、无以阶进:找不到进去的理由。阶:台阶,这里喻指借口、理由。

      18、日昃:午后。昃,日头偏斜。

      19、启一关:开了一道门。 关,古代指门。

      20、肃客:尊敬的迎客。肃,引导、迎接。

      21、裀籍:坐垫,坐褥。

      22、具展宗阀:王子服详细叙述说家世。宗阀,家世。阀:本指官宦人家门前记录功业的柱子,后泛指功业或家世。

      23、尊堂:对别人母亲的敬称,也就是你母亲的意思。

      24、弱息:幼弱的子女,特指女儿。庶产:不是正妻所生。

      25、渠:他的意思。

      26、刍尾盈握:(摆上桌来的)鸡才刚刚长好。也就是较小的鸡的尾巴刚能抓满一把。

      27、不遑他瞬:顾不上看别处。遑:闲暇。不遑:没有空闲。

      28、阴捘:暗地里捏弄。

      29、自分~:自以为要死了。异物,死亡的代称。《庄子》称人死亡后“或化为鼠肝,或化为虫臂”。

      30、细事:很小的事情。

      31、葭莩:芦苇内壁里的一层薄膜。代指疏远的亲戚,也泛指一般的亲戚。

      32、周遮:形容话很多的样子。

      33、捉双卫:牵着两头驴子。卫,驴的别名。

      34、匪伊朝夕:也不止一天了,匪,通假字,通非。

      35、有何喜,笑辄不辍?若不笑,当为全人。因怒之以目,乃曰:抄本原没有这句,但后来根据考证,这句话是存在的,故加上去了。

      36、志赘:就是痣、赘疣及胎记等,代指人身上的特征。志,同痣。赘,赘疣。

      37、觇其异:在婴宁不注意的时候察看她的异常。 觇,观察,窥探。

      38、执柯:做媒的意思。

      39、昧爽:天刚刚亮。省问,看望问候,请安。

      40、合卺:完婚,圆房。

      41、窃于:旧时迷信说鬼在阳光下是没有影子的。

      42、不能俯仰:就是说笑得直不起腰来,形容笑得很厉害。

      43、阶砌藩溷:台阶、厕所等。这里形容多、无所不在。

      44、爇:燃烧,点燃。

      45、设:假如。

      46、矢:立誓。

      47、戚容:悲伤的面容。

      48、合厝:合葬。厝,埋葬。

      49、庶养女者:古代的一种落后习俗,认为女儿不能延续续香火,父母死后不能办理后事,所以常把女婴放进水里淹死。

      50、舆榇:用车子运载棺材。舆,车子,指用车子运载。榇,棺材。

      51、德之常不去心:感激她,常常心中惦念。德,名词动化。不去心,心中惦念。

      52、寒食:清明节的前两天为寒食节,旧俗这天不烧火吃熟食。

      53、异史氏:作者蒲松龄的自称。

      54、殆隐于笑者矣:抄本作“何尝菴也”,比较生僻,不利于传播,经专家慎重考证,改用现在的形式。

      55、合欢、忘忧:合欢花、忘忧草。因为这两种花草的名字带有开怀之意,它们的香气也有这样的作用,所以拿来和文中的“笑矣乎”来相比较。

      56、若解语花:解语花:意像花一样美丽而又善解人意。典出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太液池有千叶白莲数枝盛开…帝指贵妃示于左右曰:“争如我解语花?”作态,做作,别扭不自然的意思。



      【译文】


      婴宁王子服,是莒县罗店人,早年没了父亲。非常聪慧,十四岁就进了学宫。母亲很疼爱他,平常不会让他去郊野游玩。和萧家订了婚,还没嫁就去世了,所以还没有娶得媳妇。正值元宵节,舅舅家的儿子吴生,来邀他一起去游玩。才到村外,舅舅家有仆人来,叫吴生回去了,王生看见游玩的女子就如云集,就乘着兴致独自遨游,有个女郎带着婢女,拿着一枝梅花,生的容颜绝代,笑容可掬。王生不眨眼的看着她,竟然忘记了顾忌。女郎走过去了几步,对婢女说:“这个儿郎眼睛亮闪闪的像个贼。”把花扔在地上,说笑着径自走了。王生捡起花很惆怅的样子,神魂都丢失了,闷闷不乐的于是回来了。到了家里,把花藏在枕头底下,垂着头丧气的睡了,不说话也不吃饭。母亲很担心他,请道士作法反而更加糟糕了,身体极快的消瘦了,医生来看他,又开药也发汗的,王生只是晕晕昏睡。母亲抚摩着他问怎么了,他默默地不回答。


      婴宁正好吴生来了,母亲嘱咐他悄悄的问他。吴生到了床前,王生看见他就流泪了。吴生坐在床前安慰解劝他,慢慢的就问他怎么了。王生全部说出了心里话,并请求他帮助谋划。吴生笑着说:“你的心也很痴啊。这个愿望有什么难成呢?我会为你访问一下,走着去野外,一定不是有钱人家,要是她还没订婚,事情就成了,不然的话,拼上许多钱财,想必她家一定答应。只要你痊愈了,这事包在我身上。”王生听见,不知不觉展开容颜。吴生出去告诉了母亲,就开始寻找那女子的住的地方,只是探寻遍了,一点踪迹也没。母亲非常忧虑,想不到办法。然而自从吴生去后,王生容颜立马舒展了,饭也能吃一点了。过了几天,吴生又来了,王生问他谋划的怎么样了。吴生哄他说:“已经找到了,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姑姑的女儿,也就是你的姨妹啊,现在还没嫁出去呢。虽然说内戚之间都会避免结婚,不过老实告诉他们,没有不成的。”王生欢喜溢于言表,问:“住在什么地方?”吴生编造说:“在西南方向的山村里,离这里大约有三十多里。”王生又嘱咐了好几遍,吴生挺身承担着走了。

      王生由此饮食慢慢添加,没几天就恢复了,看一下枕头底下,见花虽然枯了,却还没凋落。拿起来凝想把玩,就像见到了这个人。他怪罪吴生不来,就写信招唤他。吴生借故不肯赴约,王生很愤怒,郁郁不欢的。母亲担忧他又病了,急忙帮他商议婚事,才和他商量,就摇着头说不愿意,只是每天盼着吴生来。吴生一点消息都没有,王生就更加怨恨他了。转念想三十里路也不远,又何必仰仗着别人呢?就怀着梅花,赌气自己去了,而家人并不知道。孤伶伶的一个人走着,没有人可以问路,只是望着南边的山里走去,大约走了三十多里,只见乱山合围,空气映着树木碧绿清爽,静悄悄没有人走过,只有鸟能飞过的路。遥望着山谷里,只见乱花树丛之中,隐约有个小村落。就下山进入村里,看见房子也不多,都是茅屋,但意境很是整齐雅致。想必是人家的园亭,就不敢匆忙进去。回头看见对门。有块很大的石头光滑洁净,于是就坐在上面稍微休息。


      婴宁一会儿听见墙里面有女子,长声叫唤“小荣”,那声音娇弱细腻。他正认真听时,一个女郎从东边向西走,拿着一朵杏花,低头正要插上。抬头看见了王生,于是就不再簪花,含笑着拿着花进去了。他细看她,就是元宵节在路上所遇到的女郎,心里突然很欣喜,只是想着没有理由进去,又想要叫姨妈,但是看看又从没来往过,恐怕有差错,门里面也没人可以问讯,坐一下躺一下徘徊不定。从早上到了下午,眼看都要绝望了,连饥渴都忘记了。他不时看见有女子从里面露出半边脸来偷看,好像惊讶他为什么不离开。忽然一个老婆婆扶着拐杖出来了,对王生说:“哪里来的郎君,听说从辰时就来了,都到了现在,想要做什么呢?难道不饿吗?”王生急忙起身向她作揖,回答说:“将要探亲。”婆子耳朵昏聩没听见。他又大声说了。她于是问:“你亲戚姓什么?”王生回答不出来。婆子笑着说:“真奇怪啊。姓名都还不知道,有什么亲戚可以探呢?我看郎君,也是书痴啊。不如且跟我来,吃点粗茶淡饭,家里有短床可以躺,当到明天回去,问清楚了姓名,再来寻访,也不晚啊。”王生正肚子饿了想吃东西,又从此可以慢慢接近丽人,非常欣喜,跟着婆子进去了,看见门里面白石铺砌着道路,夹道种着红花,一片片的掉在台阶上;曲曲折折向西走去,又打开一扇门,豆角棚子和花架充满了庭院。婆子请客人进屋子,里面粉墙光亮的就像镜子,窗外面的海棠花朵,伸进房里面来,被子坐垫几子床榻等,无不洁净光泽。才坐下,就有人从窗外隐隐偷看。婆子叫:“小荣,快去做饭。”外面有个婢女娇声答应。坐下后,王生详细说了家世。婆子说:“你的外祖父,莫非姓吴吗?”他说:“是的。”婆子惊讶的说:“你是我的外甥啊;你母亲,是我妹子。多年来我因为家里贫穷,又没有个儿子,于是就梗塞了音讯。外甥长的这样,我还不认识呢。”王生说:“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找姨妈你呀,匆忙就忘掉了名字。”婆子说:“我姓秦,并没生过儿女,只有个小女儿,也是偏房生的。他母亲改嫁,留给我抚养。也还不迟钝,只是缺少教训,嬉戏不知道愁闷。过一会儿,我让他来拜见。”


      婴宁没多久,婢女备好饭,还有刚长成的嫩鸡。婆子劝他吃饭后,婢女来收拾东西。婆子说:“叫宁姑来。”婢女答应去了。过了很久,他听见屋外隐约有笑声。婆子又叫道:“婴宁,你姨兄在这里。”屋外吃吃的笑声不歇。婢女推她进来了,她还捂着口,笑的停不下来。婆子瞪着眼说:“有客人在,还呼呼呵呵,是什么样子?”女子忍着笑站着,王生向他作揖。婆子说:“这是王郎,你姨妈的儿子,一家人还都不认识,被人笑啊。”王生问:“妹子年纪多少啊?”婆子没听明白。王生又说了,女子又笑了,让人不能抬头看着她。婆子对王生说:“我说缺少教诲,这就知道了。年纪都十六岁了,呆傻就像个婴儿。”王生说:“小外甥一岁。”婆子说:“外甥已经十七岁了,莫非是庚午年属马的吗?”王生点头答应。婆子又问:“外甥媳妇是谁?”王生回答说:“还没有。”婆子说:“像外甥的才华相貌,怎么十七岁还没找人呢?婴宁也没有婆家,很适合配你,只可惜我们有内亲的嫌疑。”王生没有话说,眼光注视着婴宁,来不及看着别处。婢女向女子小声说:“眼睛亮闪闪的,贼的样子还没改!”女子又大笑,对婢女说:“看看碧桃开花了没?”立即起身,用袖子捂着口,莲步细碎的出去了。到了门外,笑声才放纵开来。婆子也起身,叫婢女抱了被子,为王生安排休息。说:“外甥来一次不容易,应该留下来三五天,我再慢慢送你回去,要是嫌这里深幽郁闷,房后有个小园子,可以供你排遣一下,也有书可以读。”


      婴宁第二天,到了房后,果然有个半亩大的院子,细草铺在地上就像毛毡一样,杨花落在路上,有三间草房,房子周围围满了花木。他穿过花丛散步,听见树头窸窣有声响,仰头一看,见婴宁在上面。她看见王生,狂笑着都要掉下来。王生说:“不要这样,掉下来了。”女子边下边笑,自己都停不下笑声。正将到平地上,失手掉下来了,笑声这才止住了。王生扶起她,暗暗揉捏她的手腕。女子又笑起来了,靠在树上不能走路,过了很久才停下。王生等她笑声停下,于是拿出袖子里的花来给她看。女子接着,说:“都枯了。留着干什么?”王生说:“这是元宵时妹子留下的,我所以留着它。”女子问:“留着什么意思?”王生说:“以示我对你相爱不会忘记啊,从元宵节遇到你,我凝想你都得了病,自己想着会死掉,不想能看见你,希望你怜惜一下我。”女子说:“这也是很小的事,你怎么这么珍惜?等你起行时,园里的花,我会叫老仆人来,折一大捆背去送你。”王生说:“妹子傻了啊?”女子说:“怎么就是傻呢?”王生说:“我并不是爱花,而是爱拿着花的人罢了。”女子说:“这么深的感情,爱何用说呢。”王生说:“我所说的爱,不是亲戚般的喜爱,而是夫妻之间的爱啊。”女子说:“这有什么区别吗?”王生说:“晚上一起睡觉罢了。”女子低头沉思很久,说:“我不习惯和生人睡。”话没说完,婢女悄悄来到,王生惶恐就躲开了。


      婴宁过些时,两人在母亲那里见面。母亲问:“到哪里去了?”女子回答说在园中一起说话。婆子说:“饭熟了很久了,有什么说不完的话,唧唧呱呱这样子。”女子说:“大哥想要和我一起睡觉。”话未说完,王生非常窘迫,急忙用眼睛瞪她,于是小声的责怪女子。女子说:“刚才这话不应该说吗?”王生气她傻,没有办法可以醒悟她。才吃完饭,家里人牵了两匹驴子来找王生。

      婴宁之前,母亲等很久了王生都没回家,这才疑惑;在村里搜了好几遍,竟没一点踪迹。于是去询问吴生。吴生回忆之前说的话,于是叫他们在西南方向的山村里面去寻找。经过了好几个村子,才到了这里。王生出门来,正好碰见,就进去告诉婆子,并请求带女子一起回去。婆子欢喜说:“我有这个想法,不是一天了,只是病体不能走远路,能够让你带妹子回去,拜见认识姨妈,也很好。”就叫婴宁。婴宁笑着到了。婆子说:“有什么欢喜的,笑的总不停下?要是不笑,就是完美的人了。”于是生气的看着她。又说:“大哥想要和你一起回去,可以就收拾一下。”又给家人酒菜吃,才送他们出来说:“姨妈家田产充足,可以养闲人。到那里且不要回来,稍微学习一下诗书礼仪,也能好好侍奉公婆。就烦请阿姨,为你选一个好的夫婿。”两人于是出发了。到了山坳里回头一看,还能依稀看见婆子靠着门向北望着。到了家,母亲看到美人,惊讶的问是谁。王生回答说姨妈的女儿。母亲说:“之前吴郎跟你说的,是假的。我没有姐姐,哪里来的外甥女?”就问女子,女子说:“我不是母亲生的。父亲姓秦,去世时,我还在襁褓里,不能记得。”母亲是说:“我一个姐姐嫁给秦家,是真的,只是去世已经很久了,哪里能够还在呢?”于是细细向婴宁询问她的面庞、痣迹,都一一符合。又怀疑说:“是了,只是死了很多年了,怎么还在呢?”正疑惑的时候,吴生来了,女子避开进入房间了。吴生询问知道了原故,惆怅很久。忽然说:“这女子是名叫婴宁吗?”王生说是。吴生大叫怪事。他们问他怎么知道的,吴生说:“秦家姑姑去世后,,姑父一个人住,被狐狸缠上了,病得很重死了。狐狸生了个女儿名叫婴宁,包好放在床上,家里人都见到过。姑父死后,狐狸还不时前来。后来家人求了一道天师的符咒贴在墙壁上,狐狸于是带了女儿走了。不会就是这个吧?”大家互相怀疑议论,只听见房间里吃吃的都是婴宁的笑声。母亲说:“这女子也太憨顽了。”吴生请求当面看看她。母亲进入房间,女子仍然大笑着不理她。母亲催促她让她出来,这才极力的忍住笑,又面对着墙壁,过了好些时,才出来。只行了一下礼,就翩然转身进去了,放声大笑起来。满房中的妇女,都不禁也笑起来。吴生请求去婆子那里看看这件事的奇怪之处,也好为王生做媒。寻找到了村子,房子全都没有了,只有山花零落而已。吴生记忆姑姑埋葬的地方好像不远,只是坟堆重重,一点都分辨不出,吃惊的只得叹着气回来了。母亲怀疑她是鬼。就进去告诉她吴生说的话,女子一点都没害怕的意思。又同情她没有家,她也没有悲伤的意思,只是甜甜的憨笑而已。众人都不知道她的意思,母亲让她和小女儿一起睡下休息,天刚刚亮就来向母亲问安,婴宁做的女红,精巧无比。她只是喜欢笑,向她禁止也不停下,不过笑的时候很美丽,虽然痴狂却不损害她的魅力,人人都很欢喜和她在一起。邻家女子和少妇,都争相迎合她。母亲选择吉日为他们俩完婚,只是总害怕她是鬼物,就悄悄从日头下看她,形状影子一点都没什么奇怪之处。到了这一天,就让她打扮做新娘行礼,女子笑得厉害都不能站好,于是就算了。王生因为她比较痴傻,恐怕她泄漏了房里面隐秘的事情,但女子很是秘密,不肯说一句这个。每每遇到母亲忧愁生气的时候,女子来了一笑就好了。奴婢有点小过错,害怕遭到打骂,就求她到母亲那里同母亲说话,有过的婢女去母亲那里自首总是会得到赦免。而婴宁爱花都成了癖好,问遍了亲戚朋友,悄悄典当了金钗,去购买好的种子,过了几个月,台阶茅厕,无不种满了花。


      婴宁庭院后有一架木香,本来就靠近西边邻居家里,女子总是攀登上去,摘花来插在头上玩耍。母亲不时遇见,总是呵斥她。女子一直没改。一天,这家的儿子看见了婴宁,失魂落魄的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女子不避开反而笑起。这人认为女子的意思是喜欢他,心里更加摇荡了。女子指着墙底下笑着下来了,这人以为她是指约会的地方,就非常欢喜。到了晚上去,女子果然在那里。就靠过去奸淫她,只觉私处就像被锥子刺了一样,痛彻心扉,大叫着跌到了。仔细一看不是女子,而是一根枯木放在墙边,他私处所交接的原来是雨水琳出来的洞啊。他父亲听到声响,急忙跑来问他,他呻吟着不说话;妻子来了,才告诉实话。点火照看洞里,看见里面有只大蝎子,就像个小螃蟹的样子。老头破坏木头把它捉住杀了。把儿子背到家里,半夜就死了。这邻居就状告王生,揭发婴宁是妖怪。县令素来仰慕王生的才华,熟知他是个有好的德行的人,认为这老头诬告,将要打板子责怪他,王生为他乞求赦免,于是县令就放他出来了。母亲对女子说:“像这样子痴傻狂放,早知道太过欢喜了就会埋下忧患。还好县令明察,没有连累家人。假如是糊涂官员,一定会抓妇女到公堂上对质,那我儿子有何颜面见亲戚朋友呢?”女子严肃起来,发誓不再笑。母亲说:“人没有不笑的,但要有时候。”但女子由此竟然不再笑了,即使是故意逗她,最后也没有笑,然而整天也没有忧伤的神情。


      婴宁一天晚上,她向王生流着眼泪。王生很奇怪。女子哽咽着说:“之前因为跟着你日子还少,说了恐怕你害怕我怪异。现在我看到婆婆和你,都很爱我没有别的心思,直言告诉你或许没有妨碍吧?我本来是狐狸生的。母亲临走时,把我托给了鬼母,我相跟着十多年了,才有今天。我又没有兄弟,能依靠的只有你了。老母在山里很寂寞,没有人怜惜她而把她和姑父合葬,她在九泉之下总是悲伤悔恨。你要是不吝惜麻烦花费,让她消除这个怨恨,也能让养了女儿的人家不忍心溺死女婴了。”王生答应了她,只是担心坟冢迷失在荒草里,女子说不要担心。即日夫妇两就用车子载着棺材去了。女子在荒烟乱草里面,指示了坟墓在的地方,果然发现了婆子的尸体,皮囊还在。女子抚摩着她悲伤的痛哭。抬回来后,找到秦氏的坟墓将他们合葬了。这天晚上王生梦见婆子来道谢,醒后向婴宁说了。女子说:“我晚上见了她,她嘱咐我不要惊吓到了你罢了。”王生恨不得邀请她留下。女子说:“她是鬼。这里活人多,阳气很盛,怎么能久住呢?”王生问小荣,说:“她也是狐狸,很狡黠的。狐狸母亲留下她来照顾我,每每找来食物给我吃,所以我们很感激她总不能忘记;昨天问了母亲,说已经嫁了。”由此每年到了寒食这天,夫妇俩就到秦氏的坟墓,拜祭打扫不缺礼仪。女子过了一年生了一个儿子,在怀抱里,也不怕生人,看见人就笑,也很有母亲的风度等等。


      婴宁异史氏说:“看她甜甜的憨笑,像是一点都没有心肝的样子。而她在墙下面的恶作剧,试问她的狡黠谁能比得上呢!至于凄然眷恋鬼母,不笑反而哭起来,我婴宁大概是隐迹在笑的人里面的啊。我私下听说山里面有种草,叫做‘笑矣乎’,一闻就会笑得停不下来。房里面种了这样的一种草,那么合欢花、忘忧草,都比的没有颜色了。要是解语花,我正嫌她忸捏做态啊!”


      文章来源于天涯社区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