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转载·超长篇纪实小说]它在魔兽世界的六百八十万分钟 这是一篇只属于真正wower的文

小孙美食2018-06-20 09:27:41

这更像是一篇回忆录

记录它和他们的故事

亦或是我们的故事

亦或是咱们的故事

这是一篇我写于2013年的文,我知道NGA对于魔兽世界和魔兽玩家来说的意义……
所以,当时我没有勇气发在这里……
现在,又过去了5年,我想是时候整理一下,也许该让这篇文在NGA留下点什么了。
这是一篇你可以看一看的文!这是一篇会勾出一大批魔兽老玩家,甚至那些万年潜水并坚持魔兽十数年的老妖玩家的文!因为我很清楚,这里有可以勾起你的回忆和引起你共鸣的东西。
不是因为作为作者的我文笔有多好,而是因为这是一篇属于咱们的故事……

那么,我们开始吧!

前言 
大概是2005或者2006年的某一天,坐在电脑前的我终于鼓起勇气,在6区开始了我长达十余年的魔兽世界生涯,并创立了我第一个魔兽世界账号,也正是在那时,我认识了它。
它,我们的会长大人。是它,告诉我原来点卡这种东西是可以换金币的,那时候一张30元的点卡大概可以卖到55~60金币。写到这里,我站起来跑到书房,翻出那个尘封许久的鞋盒子,打开,看着里面一摞一摞的魔兽充值卡,是啊,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正文

第一章 结巴、老子和嘶吼

1、
从它带领我们通了那个黑上将军,他每天就不再去跟我们刷了,从早到晚的就是在奥格瑞玛仓库的房顶上坐着喊话收人:“收人啦!收人啦!本服最强公会,黑上将军已通!”它总是显得很着急,那时候我觉得它好像都不用睡觉、吃饭一样!它总是想做到最好,它总把一句话挂在嘴上:“咱们公会必须做到最强、最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开服第6天的时候,公会已经二百多人,人越来越多,大多都是八零后的在校大学生,我很喜欢和他们在一起,阳光,向上,开朗。现在想想,这些孩子们现在也都大多成家立业了,有的孩子都上小学了。
那天是星期五,我被它拉了壮丁,在奥格瑞玛银行房顶帮着公会收人,一边在公会不停的刷着公会公告:“星期六、星期日连续两天,下午三点到晚上十一点,公会统一组织做MC门任务,过时不候。”
当时不光是我,全服务器的也没几个人听说过MC,MC是啥玩意儿?它告诉我们,那是一个需要四十个人合作才能打的团队副本,立面一共有十个BOSS,非常难打,但是会出T1套装。我记得它用十分得意的口气说:“那些装备可都是紫色史诗级装备呢!”我们都不明所以,但它依然给大家慢慢的讲解着一大堆我完全听不懂的玩意儿,什么是DOT、什么是加BUFF、需要什么职业、哪个职业需要多少人,然后它甚至找它认为合适的人选,开始一个一个的单聊,问谁的游戏时间稳定、现实做啥的、每天几点有时间玩儿等等……等等! 反正,它做什么事都巨细。每次问完一个人,它都会让我编辑到每个公会成员的公会备注里,只有它和我能更改。它似乎也很懂得协调统筹各种事情,但我觉得它更会用人,它安排了八个职业队长,而我当仁不让的……没有被选为盗贼队长。但是我成了它所谓的DKP记录员,这个“DKP”概念我们谁都不懂,它就给大家解释,我记得解释了很久很久……别人听没听懂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没听懂,我只知道我现在应该算是公会会计,负责记账的,记一种叫“DKP”的东西,靠这个东西,大家可以用来换装备。
经过又一周的折腾,公会竟然已经有将近四百人了,每天晚上在线最多的时候能稳定在二百人左右。而满60级的有大概七十人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年代的玩家们似乎都很听话,也很有服从意识,不论做什么、去哪里、搞什么团队活动都很积极,这些人里大多数都是第一次玩魔兽世界,或者以前有那么几个玩过的,但是也没有打过大型副本,每一个人似乎都非常期待,期待一个四十个人才能打的副本到底是什么样子?
也是在这一天,它立下了很多规矩和制度,每一条都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它要求大家的第一条:活动时间,要求所有人必须按时上线,就跟上班打卡一样,迟到早退还要有相应的处罚,必须按照规定时间到达指定的集合地点,甚至连每次活动必须准备哪些物品都有要求,如有违反,第一次警告,下一次扣DKP,再次翻倍,直到扣完为止,如果情节严重甚至会被逐出公会。
其次,它要求所有人必须听指挥,不听指挥或者不打招呼、不请假就擅自不来的,警告都省了,直接“逐出公会”。我记得他公布完制度后,征求过所有人的意见,当时大家都不太懂,也不太重视,所以啥也没说就全都同意了!但是后来,我们也体会到了,白天现实中上班儿,晚上回了家公会活动,也跟上班儿似的。
MC的计划定在了下周五晚上七点半,门任务已经基本做完了,它又提出了一个要求:所有人!必须全部登陆一个叫什么TS的语音系统,语音必须与游戏同步,要养成开电脑先开语音再上游戏的习惯。这个在当时真的难倒了不少人,有的没这个习惯,有的觉得没什么必要,打字完全就可以指挥了,我开始也不重视,但是后来我才知道,魔兽世界中的团队副本,真正的将“团队”一词体现的淋淋尽致,哪怕有一个人不上语音,都会轻松导致团灭,很多BOSS的打法和战术是根本不能靠眼神来交流,而我们,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灭”,灭的死去活来。而“跑尸体”这个词儿,也成了它最最常说的三个词儿之一。另外两个它常说的词儿,一个是“你特么的OT了”,还有一个是“死人是没有DPS的”。
2、
期五终于到了,大家纷纷准时上线,40人的团,我们来了60多个人,很多人,只能替补了。它说:“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来指挥,大家进了副本一定不要乱跑,40人副本和以往打的那些五人副本完全不同,稍不注意,随随便便一个小怪就能送我们全团去见复活天使!”
它当年带团有个特别奇葩规定,那就是想跟着它打团的战士,可以技术不好、可以意识不好、甚至装备可以超级垃圾,但必须得是牛头人。而且那时候它坚决不允许狂暴和武器战士出现,它说战士就是抗怪用的!
它还对治疗职业有着极度的偏爱,毫不夸张的讲,当时我们团队里破天荒的有8个牧师,4萨满,4个德鲁伊且必须全部是纯治疗天赋,加上替补共计有20多个人(那个时候部落还没有圣骑士)。
整个队伍里,一队是公会MT火月,牛头战,当时全身都是锻造出来的加防御等级的装备和全团唯一的一面龙人之盾(我没记错的话是叫这个名字吧,蓝色品质,黑上将军出的一个外观是金色的小圆盾),剩下一队中的四个人分别是牧师队长骨头,萨满队长卓越,小德队长牛牛,和一个术士,当时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要在主MT和FT队里放个术士呢?
反正一队和二队里,都是公会最厉害、最稳定,和它关系最铁、手法最好的治疗们。
其余队伍也都分配完毕,法师8个、盗贼8个、猎人3个,战士5个(全是防战且都是牛头人,副T叫老牛吃嫩草,在二队)、术士2个,我从那时候起,就一直和它在一起,8队。
因为是第一次打大型副本,加上它总挂在嘴边那些诸如:“暴雪出品必属精品、团队副本会让你们爱上这个游戏,和其他一些添油加醋般的洗脑骚话。”
反正我们都挺紧张,之前它常叫我们去看看那个叫NGA的论坛,听说那里注册都要排队,还得有邀请码,有很多实用的干货攻略,是魔兽世界玩家的必去之地。我还听它说过一个叫猫扑的论坛,那里有你想要的全部插件。我虽然看了好多相关的攻略,私下里正经研究了半天,可是,我发现我根本看不懂,干脆……不看了!反正有它在(那时候不知不觉中对它有种莫名的……说不上的感觉)!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七点了,我就骑着当时全服务器唯一仅有的“千金骷髅战马”嘚嘚瑟瑟的在黑石山晃悠,看着它不厌其烦的一直在公会刷着各种提醒大家各种注意事项的公告,好像每天从早到晚只要它在线就没停过,我当时就想,它难道手不累吗?
晚上七点十分,它在TS里开始点名,顺便教教这个人熔火之心怎么跳能直接落到下面入口不被摔死,教教那个人怎么闭麦之类的,终于7点半了,大家都到MC门口集合完毕,它分好队伍,告诉替补们自行组队可以先去刷黑上(那时候黑上刚改成10人的,替补正好组两个团)。
我们进副本了!一个让所有魔兽老玩家为之疯狂和记忆忧心的副本:熔火之心!
3、
到MC里面,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副本入口处是一个并不算大的区域。我们39个人迷迷糊糊的就进来了,迎面的是两个巨大的、魁梧的、略显萌萌哒(个人看法)的熔岩巨人!当时给我的感觉,这里好高大上呀,里面到处都是岩浆呀,时不时还伴随着熔岩喷涌流动的轰鸣声。可是,好像怪兽好少的样子呀,不像以往我打过的如斯坦索姆那些五人小副本,记得那里有好多好多的小怪。期待了这么久的熔火之心,门口就这么两个怪,也太没意思了吧,除了个头儿大点儿,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确实是没什么特别之处,真的没什么特别之处,可就是这两个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巨人,让我们灭了一个小时!
它说,”跳跳(猎人队长)标记一个,副T老牛拉标记的先杀,MT火月拉没标记的后杀,治疗跟上,输出别OT,开怪! ”
然后OT了,团灭!
它说,“没事没事,大家跑尸体,复活,加BUFF,猎人标记,开怪!”
然后OT了,团灭!
“开怪!”
然后MT火月被熔岩巨人一脚丫子踩死,团灭!
它顿了顿说,“大家慢一点打,这里好多怪都是不吃嘲讽的(MT火月和副T老牛其实全程是懵逼的),它告诉我们大家注意看怪身上的DEBUFF,有人问什么是DEBUFF,它说是负面效果,它让大家看怪物身上的破甲,破甲到5层,我们再打,有人又问怎么看破甲到5层,它又教我们如何识别怪物血条上各种状态,然后它激励大家,一定要听指挥,不然只能白白浪费时间,说完以后,效果很明显,大家稳重了很多,这一次,我才知道,原来战士拉怪是靠破甲的。
4、
“谁老打没标记的怪呢?”它说话有点着急,我能听出来,因为他一着急,就好结巴!比如在激动的时候,或者紧张的时候,经常大喊:“D,D,DDDD,DDDPS全力输,输,输出!”这个后来都有录音为证的,因为这个,我们私底下经常以这个取乐,学它结巴,不过更好笑的,一个盗贼,大学生,叫樱花,因为总是学他,结果自己真结巴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有一个叫感冒胶囊的法师,这个号是父子俩人一起玩,儿子上初二。周末儿子玩,平时老爸玩,所以我们都亲切的管他叫感冒大爷。因为大爷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标记,所以他只是跟着大家一直跑,技能也只会用一个,寒冰箭(后来听说还是一级的)。天赋是神奇的51/0/0全冰天赋。当时我记得法师还有个能回蓝的技能,必须点天赋才能出的,反正大爷没那个技能,大爷也总因为没这个技能导致经常没蓝被骂。
“谁,谁,谁他妈的老,老,老打没,没标记的怪呢?”大爷也着急了,跟着就在语音里回了一句,“你大爷没打标记的!”

5、

路过关斩将的清理各种我们认为是BOSS其实是小怪的怪物。途中有一种不吃嘲讽、没仇恨的、跑起来飞快的石头怪,那个怪各种到处乱跑、乱窜,时不时的还击飞击倒一大片,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个叫豆豆的牧师正好被击飞到下面的岩浆里被烧死,等打完怪复活的时候一群人竟然找了半天尸体,愣是没找到。每次遇到这个石头怪,它就让法师用那个奥数飞弹并告诉大家速度输出,这个怪基本上每波都会死几个人,好多人可以说一路都是躺着过来的。
但是小怪没有再让我们灭团,我记得当时走过一个拐角有个小洞穴,里面有好多波小鬼儿,群掉之后,我们终于看到了MC的一号BOSS,一个它称之为娜迦,我们称之为蛇妖的东西!
它开始讲解BOSS的打法,它讲的很慢、很细致,也很久。它说BOSS是三个娜迦,一大两小,BOSS会随机给人上诅咒和魔法之类的,只要解好,就可以过了。安排好位置,火月主坦克BOSS,老牛拉一个小的,笨笨牛再拉一个小的,先杀笨笨牛标记的,小BOSS还会放火雨,必须让我们躲好。
“猎人标记,大家注意跑位,开!”
然后灭了。
复活,开怪,团灭!
再复活,再开怪……团灭!
就这么不停的灭了两个多小时,它有点急躁,结果就不说话了,一旦它不说话,语音里就沉默了,感觉那次语音里安静的那三分钟,有一天那么长!
它突然说:“所有法师解好诅咒,一定先解诅咒再输出,甚至我不需要你们输出,只要给我解号诅咒,我们不缺治疗,就是解状态太慢了。小花、我、月亮还有花花,咱们4个只负责解诅咒,其他法师输出,但是看到有人中诅咒也要第一时间去解,听明白了吗?”
我们下面没人说话,它又大声问了一句:“听明白了吗?”
这才零零散散的有不少人回应它:“听见了”。
它又说,“我们再来,猎人标记,开!
这次虽然又灭了,但是相比前几次好了很多,每一个人都很努力,它好像也受了我们的影响,也越来越激动,指挥的时候开始大喊大叫,它这个人本身嗓门就大,这时候已经十一点了,真不知道它家邻居会不会夜里去敲门投诉它。
“豆豆激活卓越,牧师特么给老子刷群聊,樱花,你TMD的躲火雨,躲火雨啊!袋子!袋子!你TMD又OT了,消失!快,快点给老子消失!好,不错!不错!火月格挡好了就用,不行就克大红,你特么的现在听我说,听,听,听我说,留一个手指头放在破釜沉舟上,再留一个手指头放到盾墙上,不行就给老子开,你给老子顶住了,别留技能!笨笨牛拉的小怪死了,治疗速度支援副T老牛,没蓝吃蓝,喂!喂!那个猎人!卧槽,你OT了!往MT那里跑啊,你特么跑哪去啊,假死,假、假、假死,不行就给老子假死啊!别你妈乱、乱跑!”。
然后在BOSS15%血的时候,又灭了!

6、
团灭了,它虽然嗓门很大的骂了那个OT的猎人,但是那个猎人似乎并不在意,其他人竟然一个个血脉贲张,激情四溢!我记得,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它在公会建立起了一种莫名的威信,或者在我看来,那更像是我们把一种内心深处渴望的东西寄托在了它的身上,因为我们相信,只要有它在,我们就可以做到!
虽然没有过,但是它没有放弃,开怪前又嘱咐了几句输出职业和那个OT的猎人“死人是没有输出的”。
那个猎人我们后来都叫他小阿,全名好像是一个希腊神话人物的名字什么的,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阿瑞斯!它告诉那个猎人,“如果你OT了,就假死!其他猎人也都听着,在BOSS战中,没事就假死一下,那样就可以清掉仇恨了!盗贼差不多时候也要消失一次。”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魔兽世界中还有个系统:叫仇恨。
很多人听了它这番话都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状!
因为是团队副本,40个人,每一个人都不能犯错,或者尽量少犯错,因为装备基础差,消耗会很大,所以我们下面每个人也都必须尽全力才行。
它在适时的时候说,“都准备好了吗?让我们一起加油,这次一定过!”大家纷纷说好,这群人里,喊得最卖力的,就是德鲁伊,牛牛,牛牛也是后来故事非常多的一个人。
它大喊一声,“来,走起,首DOWN一定是我们的!”
这次我们打的很顺利,全程只死了三个人,不,应该说……是一个人死了三次,感冒大爷,因为过10点,感冒儿子要去睡觉,大爷来替,大爷三次都是被火雨烧死的。
我们终于过了这个蛇妖怪,在BOSS倒地的瞬间,语音里的我们,齐刷刷的高声欢呼起来,大家都兴高采烈的不顾它的规定,纷纷在语音里喝彩、叫好,它好像也忘了这条规定一样,跟着说牛逼,牛逼!你们太棒了之类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小德牛牛屁颠屁颠的去摸了尸体,因为这个,牛牛也被骂了!
7、
BOSS过了,它在语音里说,“都别摸尸体,都别摸尸体”,然后牛牛上去摸了尸体,它骂了牛牛,“你小子手怎么就那么快呢,滚边儿去!”。
因为牛牛是它现实中的一个弟弟,比它小好几岁,也是我们公会继感冒儿子最小的一个了,记得那年也是上高二。因为这次教训,牛牛从那以后再没摸过BOSS尸体,哪怕后来资料片,让他摸他都不摸!
它告诉大家,“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真正的团队了,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以后团队开装备,我要退团,拿了金币然后再加进来,分装备,所有人也从这一刻起开始计算DKP。”
那次装备我记忆忧心,一个紫色的项链,好像叫启示项链,还有一个紫色裤子,好像叫什么蜥蜴的火裤子之类的。后来这两件都是垃圾中的垃圾了,但在当时,已经比所有人的好太多太多了,那时候很多人甚至戴的还是绿色品质的饰品………这个真的豪不夸张!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团有个奶德,两个戒指都是加15火炕,其他啥属性都没有……
它说这两件都是垃圾,以后我们的装备会更好,这算什么破玩意,谁要,打1,但是要扣DKP。分装备时候,它又补充说以后首杀BOSS的话DKP奖励翻倍,还告诉大家,装备是以拍卖形式的获取,需求的人在公会频道里明拍,由板娘来记录DKP,有全勤奖、小时奖、加班奖等等。当然还有惩罚制度,这些DKP,我都会统计完毕,统一发到QQ群里做记录。
它私下经常跟我说,公会所有的物资,必须做到公平公正,而且不止一次,两次,是很多次的提醒我。
我当时觉得,它以前的公会一定因为这些出过问题吧。当时根本没G团概念的,没有公会是根本没法打副本的。
8、
1号BOSS过了,看了看表也将近12点多了,看它的意思根本不着急2号。我们都在那里干等着,它一个人在那里不停的叨叨,说了好多,大部分话我都不明所以,感觉像我们教导员给我们做思想工作似的。
最后,它叫我说,“老板娘!”我也是走神了,没听见,它又喊了一句,老板娘! 我啊了一声,这一声可好,语音里炸了锅了!
9、
为我从来没有在语音里说过话,有好多喜欢YY的比如牛牛,樱花,还有牧师飘渺之类的这些大一学生,都特别喜欢逗我,比如说我是抠脚大汉啦,扣鼻孔大叔拉,还什么棒棒糖之类的云云。我这一喊,好多人来了精神。
然后它也在语音干咳两声,“嗯哼,啊,咳咳!那什么,老板娘啊,再跟你说个事,以后但凡开荒打BOSS,只要BOSS倒地,外面全程替补的成员DKP也和里面的一样,如果开荒没杀死,还按原来的算。”
每次它跟我说话,我似乎都出奇的紧张,连忙说好的好的。
安排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它也没什么叨叨的了,就说刚才那个BOSS只是一个小菜鸟,下面这个,就要考验你们了。但是在打BOSS之前,还要清理几波小怪,由双头狗组成的,一波5只,这种怪必须同时死亡,不然就会无限复活。它开始讲解打法,告诉法师、术士用群攻,其他输出职业慢慢打,盗贼去平衡血量,哪个怪血量多就多打几下下,最后让5只狗一起死就可以了。
因为我们有6个防战,每人拉一只怪,还有一个可以后补,所以应该很简单才对。可是因为一个人,我们在这里灭了三次。
笨笨牛,我们公会的4坦克,平时沉默寡言,和公会的一个牧师妹子小美是同学(应该是追妹子所以一起玩,希望一亲芳泽的),笨牛人品很好,就是平时说话不多。但是话题绝对不能提到小美,只要一提小美,那就有没完没了的话,那叫一个唠叨,什么有一次给小美买冰淇淋,小美竟然没有推辞等等别人根本不知所云的情节,还有类似什么无法直视小美之类露骨的表白,反正小美心里也清楚,就是不挑明罢了!
话说打5狗,每次群,笨笨牛不是死了,就是被OT,但是群攻应该没有多少伤害才对,怎么也会被OT呢?就为这个,我们灭了三次,最后它急了!
“一个小怪你都拉不住吗?破甲!破甲!破甲! 知道破甲吗? 我告诉你,你听说过古代(注意这个用词)打仗时候用的发报机吗?就是嘟嘟嘟儿,嘟嘟嘟儿那个,发报机,对,地下工作者们用的那个发报机,看到那个手速了吗?你就按照那个,给老子拼命的按破甲,然后盾牌格挡好了就给老子用,眼睛给老子瞪出血丝儿来也要盯着技能CD看,明白了没?”

它着急声音就大,吓得笨牛在语音里也不敢大声说话(可能那时候大学有规定熄灯时间的吧,宿舍同学应该都睡觉了,已经很晚了)就小声说,知……道……啦。(那种鬼鬼祟祟说话的声音),别提多可爱了!
也是从那以后,嘟嘟嘟儿发报机,成了笨笨牛后来教导2团坦克拉怪的必备说辞!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MC2号双头狗面前。二号是一只大号双头狗,外形和小怪一模一样,到位置以后,他开始讲解了。
“大家注意!这个BOSS的战斗空间很大,我来分一下位置?”说完它开始挨个叫人,你站这里,干什么什么,你去那里,干什么什么,然后细致到每个人头。
分完为止,它说,“这个boss今天肯定过不了,说11点半散,这都12点了,大家打两次,熟悉一下,明天再战!
说完,它告诉大家这个boss最难在主坦克,也就是我们的mt火月。这个boss有个技能,会随机恐惧,MT一旦被恐惧,就会暂时失去仇恨(群体恐惧),然后导致秒杀其他输出职业,所以坦克必须在报警插件提示恐惧前三秒切换狂暴姿态,然后用一个免疫恐惧的技能(忘记叫什么)然后再切回防御姿态。
当时这种看似简单的操作,可把几个坦克难到家了(那时候没几个人知道设置快捷键,不夸张的说,大部分人还都是除了1-6是按键,其他都是鼠标点技能)。
因为当时只有它有BOSS技能提示插件,而且那时候报警插件还不具备团队频道提醒功能,只能它看到报警,再语音喊,往往来不及导致boss杀人减员。就这样,像它说的,这个boss打的很惨,基本上开始没一分钟,就团灭了。
就这样,我们这39个菜鸟结束了人生中第一次40团队副本,虽然很累,也只打了一个boss,但是大家好像都意犹未尽,甚至爱上了这种感觉!那个感觉,很奇妙!就是几十个人灭的死去活来,突然间打败那个敌人时候的瞬间,那个快乐无以言表!
活动结束,大家解散离去,下线睡觉的睡觉,打钱的打钱,刷本的刷本儿,而它还是第一时间跑回奥格瑞玛的银行顶上,收人去了,我那时候一直不明白,它到底为什么这么着急的收人,难道它喜欢喊吗?指挥副本就已经喊了一晚上了,难道不会烦吗,真是个怪人!“全服最大工会,首杀mc(它没有说只杀了一号BOSS,而是说首杀MC),欢迎大家入会,不限级别(它从来不嫌弃小号,一直如此)后来好多特铁的哥们儿,都是当初它收来的小号,可以说我们这群人,都是它一手教出来带出来的!
那天它一夜没睡,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我醒来,它竟然还在银行顶上收人。
我密它,“会长不是一夜没睡吧。”
它回我,“没睡啊,你醒了。”
我说,“是啊,不用这么拼吧!”
过了好久……它回了我一句,“我时间不多了,必须拼命!”
我没有问为什么,一直……到……最后那个……夜晚,我也……没问。
且说到了下午,那帮子熊孩子们都睡醒了,它就解脱了。随便拉住几个,你去幽暗,你去奥格,你去雷霆,给我收人去,喊首杀MC公会收人,把昨儿出的项链和裤子这两件紫色装备也发到公共频道去,然后它就下线睡觉去了,临走还嘱咐,要入会的,叫老板娘收,她有权限,然后一溜烟儿的就下了。
它非常会指挥人,也特别会抓壮丁给人家安排活儿,而且好像从来不会不好意思一样。我当时就觉得,它一定是哪个国企或者公司搞管理的吧,而且一定跑过业务那种,不然怎么就那么不要“费斯”呀。
到了下午6点,它就上线了,感觉它这觉睡的可够利索的,一共也没几个小时呀,能抗的住吗?这身体素质也忒好了!
它的好友上线提示还没三秒,公会就看到它刷起来的那几条万年不变的公告,什么让大家提前准备药品,什么修好装备、什么7点半准时副本门口集合之类的!天呐,我当时总是感慨,它难道是上天派来催命的吗?后来一直那天夜里,我才终于明白!
话说,昨天所有在黑石山地图待命的,全部dkp全勤,但是问题也来了,这个团超标了。他找到火月商量,火月说这是你的事,我不懂。它找小骨商量,小骨说我只管牧师。最后,它问我,你觉得呢。我说,我只管记账。
它苦笑一声,没说什么。待人全了,它说咱们现在刚活动,但人员超标太多,这个40人团也该固定人了。大家从今儿开始,就这些人了,老板娘现在截图。以后活动,先到先进,迟到后补,我会尽快着手建立二团,然后三团,等三团稳定了,也就不着急收人了。
然后它清清嗓子,提高嗓门,说“今天,目标二号,出发!”
我们信心爆棚,一鼓作气,清理沿途小怪竟然一次没灭(小怪都刷了,要从新打),在群二号双头狗前面的那几波五狗小怪的时候,我似乎隐约的在语音里能听到一个人细微的说话声“嘟嘟嘟儿发报机,嘟嘟嘟儿发报机”(笨笨牛自言自语……)
安排好站位,给昨天替补没进来的再讲解一遍战术,确定都清楚了,开怪!
10、
为有了昨天的经验,我们团队的配合都有了明显进步。它的心情似乎也不错(因为一路清小怪过来,一句也没结巴,看来心情可以影响结巴?不是说打雷治结巴么)
今天它已经提前安排MT火月也下载好了报警插件(后来它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给全团普及了各种插件,其实那会也没什么插件,就是一个BOSS技能提醒和伤害统计,那时候还没有一键解状态和九宫格团队插件,甚至伤害统计都必须每个人都有的情况下同步才能显示)。
一切准备就绪,大家情绪高涨,都迫不及待,昨天没来的更是跃跃欲试,就等它一声令下,刚要开怪……
突然,一阵强烈的咳嗽声传来,撕心裂肺的咳嗽,大概有1分钟。它说,“不好意思各位,抽烟抽多了,咱们准备,谁还有疑问?好的,那么倒计时5-4-3-2-1 跳跳(主标记猎人,那时候还没有怪物图形标记,都是要老猎人标记打的)拉怪,注意站位,开!”
当时,这只BOSS对我们团队的考研非常之大,从不到8点开始打,陆陆续续打到快12点,一直在灭。大家的装备都红了,回去修,然后再来,再全红,再回去修。
就这样一直打啊灭啊打啊灭啊!
每次灭团的问题都不一样,有时候是MT死了,灭团。有时候是治疗加不过来,死亡太多,灭团。(因为BOSS有一个群体技能,满地着火,被烧的人会不停的掉血,必须马上换位,当时这个现在看来简单的操作在当时可以说非常难,只有稍微有点操作的远程输出职业,如法师、猎人可以快速撤离,我们近战最悲催,因为怪物很大,那视角真的恶心)。
最关键的,还是治疗被恐惧,然后治疗链断了,MT抗不住,团灭。
最后它也着急了,让大家休息10分钟,该上厕所的上厕所,该修装备的回去修装备。它也不打招呼,就这么当着全团人的面就突然释放回城术回城了!大家都不知道它去做什么了,满脸懵逼(我以为它生气了),它也不说话,大家也身心疲惫没人说话,士气十分低落。但是没有人抱怨,所有人就这么默默的等待,有的人在小队公会频道讨论BOSS的打法和分享自己的经验。
牧师队长骨头把牧师们叫到一起,商量对策。牧师噩梦说,“我们不如这样,所有亡灵牧师都分一下工,按次序,如果被恐惧了,谁先用亡灵意志解除,然后再下次恐惧谁解。就这样,慢慢的,大家都纷纷讨论起各自职业的打法和分工。”
5分钟后……它回来了!
“兄弟们,这次我们一定过,我带了秘密武器来啦!”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