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小说推荐:冷面医生的狐狸小.姐/医不做,尔不休

新事语录2018-03-16 10:29:41

第1章 地铁里的咸猪手

牛萌萌恨死了林过儿!

她现在穿着毛绒绒的狐狸道具服,套上家里最大号的军大衣,以一种英雄视死如归的大无畏气势,在拥护的地铁里,被人群挤成了沙丁罐头里的沙丁鱼,全拜林过儿所赐。

牛萌萌在心底,默默的问候了林过儿一百遍。就在她准备问候第一百零一遍时,林过儿的电话打来了。

军大衣可以遮住身体,但遮不住手。

当牛萌萌伸出毛绒绒的狐狸爪子,费劲的摁通了接听键时,整个地铁的人,都冲着她行注目礼。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姐现在心情不好!”牛萌萌像机关炮似的,冲着手机,压低嗓音喊着。

谁知,林过儿的声音比她还大:“牛萌萌,你心情不好,我还心情不好呢!为了你那一百个马桶,我可是牺牲了色相才想办法给你套到消息的。我跟你说,国贸大厦顶楼的旋转餐厅,祁总的宝贝孙子正在开生日Party,现在人都到齐了,就差你这只人偶狐狸没到!晚了,没生意了,你可别怪我!”

不等牛萌萌再详细问清楚,林过儿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

牛萌萌无奈的,在心底,问候完第一百零一次之后,默默的祈祷自己能快点赶上祁总孙子的生日Party。

牛萌萌是在创辉洁具工作的销售经理,别看她才二十五岁,早已经在马桶销售行业时创下了一个月抢占十个楼盘销售额的雄伟业绩。

这个祁总,是本市的房地产龙头老大,如果能搞定他,把他公司所开发的所有高档公寓的马桶订单都抢到手,牛萌萌就能成功的跻身于“钻石销售王”的行列中。

为了事业,为了马桶,为了嫁妆,牛萌萌想尽办法,终于通过好友林过儿打听到这个宝贵的消息。

据说,祁总的孙子最喜欢看狐狸,不但喜欢白狐狸,还喜欢九尾白狐狸。

牛萌萌费了牛鼻子劲才托人借来这全市唯一一个九尾白狐的道具服。狐狸头可以拆下来拿在手里,九根尾巴也用夹子夹好了藏在衣服里,但狐狸的四个爪子没办法拆。

牛萌萌不得不用军大衣把自己裹严实了,然后四蹄踏雪的,叭叽着狐狸爪子来挤地铁。

挂断电话的牛萌萌,正思忖着待会该如何去哄那五岁小娃开心,顺便签下合同拿到订单时,总觉得身后有人贴在自己背后,一双手,还不老实的在她的腰上、屁股上来回摸索。

牛萌萌想扭过头去看,但道具服太劲,卡得她动弹不了,隐约间看到一个人的侧影,身材高大而且眼窝深邃,灯光下,闪烁着与平常人不一样的眸光。

她往前挪一步,那人就在身后跟一步,她推开人群走到门边,那个也跟牛皮糖似的,贴在她的身后,上下齐手。

牛萌萌隐忍着,地铁终于到了国贸站,牛萌萌率先冲出了地铁,站在那里喘气。

那人,还跟在她的身后。因为挤出了地铁,他没有像刚才那样明目张胆的贴着她。但牛萌萌能感觉到,他在跟踪自己。

牛萌萌左拐,走A出口,那人也跟着左拐。牛萌萌不走自动扶梯,故意慢慢的拾阶而上,那人也跟着一步步的爬楼梯。

牛萌萌无名火起,虽然穿着厚重的军大衣,又套了厚厚的九尾白狐道具服,那人摸来摸去也摸不到什么,白吃豆腐。但大白天的,还肆无忌惮的跟踪单身女性,牛萌萌决定,为民除害。

她突然一个转身,扬起右手,对着身后的男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第2章 你这个死变态

牛萌萌忘了,她现在的手不叫手,叫狐狸爪子。

白花花的,毛绒绒的,为了好看,做道具服的师傅还特地的把那爪子弄得特别圆润可爱。牛萌萌这么一巴掌呼过去,气势很猛,风声很大,但软绵绵的,打哪哪没力气。

最重要的是,身后的男人似乎特别的机敏。眼看那爪子就要打到他的胸口上,他突然侧身,牛萌萌重点不稳,哎呀一声,整个人往下面倒去。

牛萌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嘶声力竭的喊道:“救命啊!”

突然,牛萌萌感觉到腰身一紧,身后那个吃她豆腐的男人伸手揽住她,将她一拽,整个人都拽进了他的怀里。

抬头,看见他的眸子,深深的墨绿浓得像黑眸,地铁口外面温暖的冬日正好斜斜的印在他的眸底,泛着淡淡的,诱人的,带着异国情调的邪魅之色。

牛萌萌下意识的摸了摸他的头发,雪白的爪子划过他乌黑的略微卷曲的发梢,浓浓的剑眉一如他的头发,黑如森林,但又刚劲有力。无可挑剔的五官,似乎连太阳神都无法比拟。

分明是东方人,却长着西方人的绿眸。明明是个冰冷的男子,全身却散发着万有引力般的魅力。

“谢谢!”牛萌萌本能的道谢,刚说完,才想起,是他在非礼自己。狐狸爪子再次扫上他脸庞时,他捉住了她的手腕,如猎豹一般眯起了双眸,冷冷问她:“你,什么意思?”

“呸,你长得帅点就了不起啊!非礼了人,还在这里装英雄!”

“你!你怎么说话的?”

牛萌萌想抽回手来,没有成功,再继续借力打力,又没这本事,来回推搡几下之后,气得开骂:“我用嘴巴说话!是正常人!不像你们男人,是用下半身说话!”

整个地铁口的男人,上到八十下到八岁,都瞪牛萌萌。

那男人无声的冷笑着,他突然放开牛萌萌,她整个人被他掼得差点摔下台阶。

牛萌萌正准备发飙,那男人鄙视兼不屑的上下打量了她一遍,冰凉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我祁慕初就是傻透顶了,也不可能对你有非份之想的。狐狸小姐!”

不知为什么,牛萌萌把重点放到了“狐狸小姐”四个字上。她穿这一身九尾狐狸装已经够憋屈了,现在被一养眼帅哥当众嘲笑她是狐狸,还是小姐!

士可杀不可辱!

牛萌萌抬起脚就要踢他,祁慕初大长腿往上一跨,竟然跨了三个台阶,居高临下的看着踢空的牛萌萌气急败坏的在原地跺脚。

祁慕初贵人事忙,时间就是生命。可是今早才发现,自己的车子竟然出了毛病。他急着出门,又怕堵车,这才破天荒的坐了地铁。头一次,遇到这种不讲理的女人。

他懒得告诉她,刚才非礼她的男人早就偷偷溜走。他见她像疯婆子似的穿得奇奇怪怪,祁慕初耍开了她的手,快步向前。

看热闹的人群见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嘿啊的喊了两声便都散去。牛萌萌第一次被人占了便宜还没理了,气不过,蹭蹭蹭的往前跑了几步,却再也看不到人。

牛萌萌急着赶场子,无奈,她快步往国贸大厦赶去。站在大门跟一楼的保安解释了大半天,他们坚持不让她坐载客电梯,牛萌萌在心底把那个祁总痛骂了五百遍之后,认命的,裹着军大衣往载货电梯那走去。

刚走两步,觉得屁股一紧,回头一看,那个长着绿眸的祁慕初又站在她的身后。锃亮的皮鞋,不偏不倚的踩到了她的尾巴。

“喂,死BT!你踩到我的尾巴了!”

第3章 你的狐狸尾巴掉了

牛萌萌的叫声,把一楼大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死BT,你跟踪我?”牛萌萌咬牙切齿,一边质问他,一边将那露出来的狐狸尾巴从他脚底抽了出来,然后再塞进军大衣里。

保安探头探脑的往这里看,生怕牛萌萌闹事,会惹祸上身。

祁慕初抬起头看了一眼电梯,还在十五楼,一时半会的下不来。他见牛萌萌瞪大眼睛盯着他,好象他是她的杀父仇人似的,有种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无奈。

“我没有跟踪你。”素来不屑向别人辩解的祁慕初终于开口解释了,大庭广众之下,他不想让别人认为,他是个会对穿着军大衣的人偶狐狸有兴趣的低俗男人:“我想我已经很明白的表示过我的立场,狐狸小姐,我不可能看上你的。”

“你放屁,从上地铁开始,你就跟着我。我下地铁,你跟在我身后,我进国贸大厦,你也跟着!说,你有什么企图!”

祁慕初轻蔑的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最终,什么都没说。大概是他觉得,自己站在这里跟牛萌萌讲道理有**份,生怕她会挨着他似的,侧身,准备从她的身边走开。

“说啊!你不说清楚,别想走!穿得人模狗样的,实际上就是个包藏祸心的坏人!”

祁慕初停下来,看了牛萌萌一眼,很冷静认真的回道:“如果我是人模狗样,你这狐狸样……还真风.骚……”

祁慕初的话,引起了众人心领神会的笑声。保安不等牛萌萌再次反击,就把她直接架了起来,准备把她扔到栽货电梯里去。

就在这时,电梯叮咚一声到了一楼大厅。电梯门打开,人们鱼贯而入。

祁慕初进去的那一霎那,不知为何,不小心的瞟了牛萌萌一眼。

不在这时,牛萌萌已经被保安架起,双脚离地,正悬空着,毫无章节的挣扎乱踢。

祁慕初嘴角一抿,不易察觉的笑了起来。他笑得很含蓄,以至于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噙着笑意。

“狐狸小姐,你的狐狸尾巴,又掉出来了……”

就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秒,祁慕初突然提醒牛萌萌,她刚刚收进衣服里的九根雪白狐狸尾巴,又掉了出来。

可怜的牛萌萌,被两个保安架到了载货电梯,拖着九根狐狸尾巴,来到国贸大厦顶楼旋转餐厅时,那九尾雪白的尾巴已经变得灰白。

牛萌萌记得林过儿说过,祁总的孙子最喜欢九尾白狐那雪白的毛发,如今尾巴都脏了,穿进去只怕会适得其反。

牛萌萌看了看时间,离开场还有五分钟。她抬头寻找洗手间的指示牌,快步跑进了洗手间,拿起九根尾巴就开始清洗起来。

其它的印子都很快洗干净了,唯独被祁慕初踩着的那个脚印,异常难洗。

牛萌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那鞋印洗淡,然后放到烘手机下吹了两分钟,眼看时间不够,她毫不犹豫的拉开洗手间的门,准备拖着半干的狐狸尾巴去表演。

可是,眼前站着一个英俊的男人,正是祁慕初。

祁慕初诧异的看着她,退后两步,抬头看了看门楣,上面分明画了一个烟斗。

这是男厕所。

“你真是BT,跟踪我到女厕来!靠!我真应该拍下来放到网上去,让大伙都看看你这BT!”冤家路窄,牛萌萌狠狠的奚落了祁慕初一句。

祁慕初不理会她,伸手捉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出男洗手间,指着那个烟斗,问她:“你没读书?”

牛萌萌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她今天跟土地公公有仇,已经是第三次被人拎得双脚离地。

她眨了眨眼睛,瞅着上面的烟斗,理直气壮的回道:“你怎么知道就知道我不是男人了?!”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