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黄花时节听秋声

迟小秋程派艺术2020-11-20 14:40:49




10月28日、29日晚,由黄河三角洲文化产业园主办的“国粹之夜”在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明珠剧院激情点燃,国家一级演员、北京京剧院青年团团长迟小秋,携手马派老生朱强、叶派小生宋小川,联袂为滨州市民奉上了京剧经典剧目《玉堂春》和《三娘教子》。



28日晚,迟小秋在《玉堂春》中饰演的苏三还未登场,仅在后台一句叫板,现场观众便立时沸腾了,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随后,她在锣鼓声中缓缓出场,举手投足间尽显程派大青衣的风范。


剧中人苏三此时身陷囹圄,满腹冤仇而不得伸,空旷的舞台上只有她一个人在低吟浅唱,唱腔的起伏和剧中人情绪的变化都牵动着全场观众的心。行路中一旦一丑,一位唱得哀怨凄惨,一位紧随其后为剧中人分忧解愁,最后苏三不小心得罪了崇公道,不得不赔礼道歉,一句“唯有你老爹爹是个大大的好人”唱得低回婉转,崇公道也在这华丽的唱腔和娇羞的表演中转怒为喜,观众同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随后《三堂会审》一折,唱工更加繁重,此时的苏三跪在台口,审问官问一句,她答一声,这段问答式的四人念唱,看似平铺直叙,其实有很多变化。最初,苏三披枷带锁走上大堂,还是战战兢兢的,她唱道:“来至在都察院,举目往上观,两旁的刀斧手,吓得我胆颤心又寒!苏三此去好有一比,好比那鱼儿落网,有去无还。”


审讯过程中,苏三认出了堂上的“大老爷”,就是当初的“王公子”,但她又不能确定眼前的这个“王公子”,是否还认她这个“旧情人”。所以,开始她唱得小心而又谨慎,边唱边要察言观色。这时的王金龙也在竭力着控制自己的情绪,怎奈苏三的供词中句句都是说的前尘往事。参加会审的藩台潘必正与臬台刘秉义,都是官场老手,自然已将二人的纠葛看破,却只是旁敲侧击,并不挑明。待到苏三供词愈说愈近,触动了王金龙最隐秘的私情,他顿时情不自禁,终被潘、刘二人冷语点醒,惭愧无地,只得托病请两司代审。这期间,与苏三的情绪变化相呼应,腔调也是由缓而急,由急渐平,最后复归于从容。


2016.10.28 滨州《玉堂春》谢幕返场



29日晚,《玉堂春》的成功显然引起了巨大反响,29日的《三娘教子》,剧场的观众有增无减,过道里都坐满了人,京剧的艺术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三娘教子》是以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刚刚举办的首次中国家长节为契机,继续秉持“改变家长、提升教师、发展学生”的思路,旨在为孩子成长创造更加和谐的环境,为国家的兴旺培养更多优秀的人才。迟小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咱们都知道前段时间中国家长节在滨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召开,并且以后中国家长节将长期落户滨州,此次选择《三娘教子》也是为了配合这一盛会。我很高兴能带着自己的作品来到滨州,为之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觉得滨州举办的中国家长节特别好,尤其是在现如今教育越来越受重视的情况下,如此一来提升了教育工作的深度,能给广大的家长们一定启发。”


由迟小秋饰演的王春娥甫一登场,观众便报以热烈掌声的掌声。《三娘教子》(又名《双官诰》)为传统骨子老戏,改编自戏曲家【明】李渔的白话短篇小说合集《无声戏》(又名《连城璧》,共十二回)中的第十二回:“妻妾抱琵琶梅香守节”。昆曲、京剧、秦腔、豫剧等戏曲剧种均有此戏。讲述的是明代,薛家三兄弟,长兄去世,留寡妻张氏,二弟薛奇有妻刘氏生子倚哥,三弟薛衍,妻王春娥为人贤惠忠厚,宽于待人。张刘二氏捏造薛衍赶考途中染病身亡,恰薛奇出外经商溺水身亡,张刘二氏借机抛弃亲子,先后改嫁,三娘王春娥立志守节,苦心教养孤儿倚哥成人,最后倚哥得中状元,薛衍得官,夫妻团聚,并得两副官诰,三娘终得善报。


该戏的核心之一便是机房训子一折,王春娥一袭青衫,在过门中带着一腔幽怨缓步登场,大段的二黄慢板经迟小秋老师唱来,幽咽婉转,饱含深情,配合几处身段,一位含辛茹苦的慈母形象便深入人心。随后薛倚因被讥无母之儿,下学回来言语冒犯母亲,春娥由怒而悲的感情变化配合两段快三眼的唱腔极大地感染了观众,这场戏中马派老生朱强的登场再一次刺激了观众,众所周知,自马连良先生到张学津先生再到朱强,将薛保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尤其一段二黄原板更是家喻户晓,久为传唱,随后二人的对手戏,将全剧推向第一个高潮。


大雪寒天薛倚去大娘亲娘家借钱为三娘治病,下跪哀求她们,她们也无动于衷。回来三娘责其人穷志短,怒打倚哥。此时薛倚的表演情绪饱满,告知三娘是为了给她治病而去哀求他们,一句“您就是把我打死,您也是我的亲妈”使得许多观众潸然泪下,可以说是此剧最大的催泪点。紧接着新编的反四平唱段小秋老师凭借感人的唱腔、深厚的功底和倾情的投入,使得观众凝神摒气,产生深深共鸣,再次报以热烈的掌声。


最后大团圆的结局,观众也因此得到了满足,大幕徐徐拉上,观众迫不及待的涌向台前,用掌声和欢呼声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最后朱强老师返场一段《淮河营》,迟小秋老师先返场演唱《春闺梦》的二六流水,后又返场演唱《锁麟囊》大团圆的流水,以此来感谢观众的厚爱,国粹之夜在欢呼声中圆满落下帷幕。


2016.10.29迟小秋滨州《三娘教子》谢幕返场




演完《玉堂春》后
迟小秋老师接受了晨报记者的专访

1、记者:迟老师您之前来过滨州吗?对滨州有什么印象?

迟小秋:大约在2007年来过一次滨州,但是登上大舞台正式演出却还是首次。我对滨州的印象非常好,滨州非常像个花园城市,有点欧范儿的感觉,很美。并且我注意到此次再来滨州,滨州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更美了,更干净了,真的。今天从全国各地来了很多戏迷,滨州本地戏迷应该居多。今天我唱完这场戏,更加爱上了滨州,滨州的戏迷朋友们真的很懂戏!我在台上能明显感受到大家听得那股投入劲儿,大家跟我们台上的演员互动得非常棒。正是大家共同的呼应、共同的感染、共同的影响将演出一次次推向高潮。

2、记者:众所周知您是王吟秋先生的入室弟子,您可以谈一下跟王先生学戏以及拜师的经历吗?

迟小秋:1981年那会儿我刚戏校毕业,组织上为了培养程派接班人,就把我送到了上海,当时王老师正在教其他的四个徒弟,我作为一个旁听生,每天在旁边记录王老师教授的内容,忽然有一天王老师让我把他教授的内容走一遍,我就走了“怕流水年华春去渺”这段四平调,从出场的眼神开始,到这段的唱腔、身段都比较完美的走下来了,从那儿以后王老师就把我当自己的徒弟来教。第一出戏学的就是《锁麟囊》,之后又学了《荒山泪》和《窦娥冤》,所以我很幸运,一上来就学了三出大戏,同时也挑战我个人的领悟能力。可以说在上海这三个月是我人生中一段非常重要的经历。在学习了三个月以后,王老师就跟领导提出来想给我改个名字,于是便改成了现在的“迟小秋”,虽然当时年龄小,但我知道程先生叫程砚秋,我可以有一个秋字,觉得非常光荣,当时也暗自下决心要将程派学好。1983年纪念程砚秋大师逝世二十五周年的时候,许多程派名家云集北京,领导就跟王老师提出来想让我拜他为师,王老师非常高兴的答应了。从开始跟他学戏到拜他为师这期间是自己对程派艺术打基础的阶段,老师传授程派艺术的要求非常严格,也因此使得自己在艺术上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3、记者:您在十九岁便摘得戏剧界最高奖——梅花奖,您对此有什么感受?

迟小秋: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虽说这个桂冠很早的便戴在了我的头上,但我从来没有把这个看作是我的资本和我的骄傲,我一直以此作为勉励,鼓励自己要把程派传承下去,不能辜负领导和老师对我的培养。

4、记者:翁偶虹先生把您许为“程派标准”,您是怎么看待“标准”这两个字的?

迟小秋:当时翁老看完我的戏后,第二天便给我带来一本书,在书的扉页上就题上:唱做俱佳,欣喜之余许为程派标准传人。我认为首先这是翁老对王老师的赞誉,对王老师的教学的认可,因为翁老与程先生相识多年,王老师又追随程先生学戏多年,程派造诣很高,王老师将程派艺术传授给我,翁老可能认为我的艺术道路走得很正,当然这是王老师教育的结果。其次可能是翁老对我的一种鼓励,但“标准”二字我实不敢当,但这是我多年以来追求的目标,我一直在朝着这个目标而努力,不负广大观众对我的厚爱与支持,所以从来也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5、记者:您的作品很多,此次来滨演出为什么选择《玉堂春》和《三娘教子》,是不是特别有心安排?

迟小秋:没错,尤其是《三娘教子》。咱们都知道前段时间中国家长节在滨州召开,并且以后中国家长节将长期落户滨州,此次选择《三娘教子》也是为了配合这一盛会。我很高兴能带着自己的作品来到滨州,为之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觉得滨州举办的中国家长节特别好,尤其是在现如今教育越来越受重视的情况下,如此一来提升了教育工作的深度。家长是孩子一面镜子,希望29日晚上的《三娘教子》能给广大的家长们一定启发。

再说说刚刚演的这场《玉堂春》,程砚秋先生全本《玉堂春》的资料留下的不多,我这个戏主要是依据程先生留下的《起解》和《会审》的部分资料,以及我师父根据程派的艺术规律给加工整理的。虽然这出戏非常吃功夫,但作为一个青衣演员,我要求我自己还是要把《玉堂春》这出戏呈现给观众。

6、记者 :听说您录制了一部分唱片,准备什么时间发行?再跟我们分享一下您今后的工作安排吧!

迟小秋:对,很快就会发行了,接下来还要陆陆续续的录制一些资料,同时还要更多的去基层演出,因为我所理解的传承是多方面的,首先我觉得作为演员,应该做到习总书记提到的“深入群众”。再者我们这个年龄正好是承上启下的阶段,所以我想要把自己学到的都传承下去,要带学生,起到传帮带的作用,我自己特别幸运的就是跟师父学了很多戏。

7、记者:今天在现场看到观众非常热情,您有什么想和观众,尤其是您的戏迷说的吗?

迟小秋:我注意到,如今爱听戏的不只是年龄大的人,黑头发的年轻人特别多。这一点我特别欣慰,尤其对于传承来说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演员需要新生力量,同样观众也需要新生力量,这是我们不竭的动力。作为演员来讲,跟观众其实真的是一种鱼水之情 。舞台上的共鸣是相互的,相辅相成的,没有观众就没有演员,真诚感谢那些一直以来支持爱护我的戏迷,正是大家的拥护和支持成就了我。大家都知道京剧演员是个苦行,没什么捷径可走。我们之所以一直坚持继续向前,跟大家的支持和拥护密不可分,正是这样一种力量支持我继续往更深处、更高处去学习和探索。我也不会让粉丝们失望,争取为程派艺术的传承和弘扬多做努力。最后我还要说的是,听闻滨州最近承办了不少盛会,可谓喜事连连,非常好,祝滨州大展宏图!我很喜欢滨州,希望以后每年都有机会来滨州演出。






摄影| 李金鹏
编辑| 闫睿婕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