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型世言》新论

无邪斋2018-04-18 10:56:15


摘要:《型世言》的发现者是朴在渊和陈庆浩。《型世言》是陆人龙和陆云龙弟兄两人合作写成的作品。《型世言》的创作旨归和“三言”“二拍”基本一致,但侧重点不同。《型世言》提供了自元末至明代末年的现实主义历史。

关键词:《型世言》;朴在渊;陈庆浩;陆人龙;陆云龙

 

陆人龙撰写的《型世言》,1992年11月在台湾影印出版后,中国内地江苏人民出版社于1993年4月、中华书局于1993年7月也出版了该书。这是我国小说研究史上的一件大事。“《型世言》的发现,已令明代的白话短篇小说史,再不能只言“三言‘二拍’,而是‘三言’‘二拍’‘一型’了”[1]。其后,研究《型世言》的文章有一些。但是,迄今为止,研究《型世言》的文章主要集中在作者陆人龙和作品年代的考证,《型世言》和《幻影》《三刻拍案惊奇》和《(别本)二刻拍案惊奇》(简称《别刻》)的关系等方面的文章,而对《型世言》文本艺术内容的探讨和它在中国短篇小说史上意义的研究,基本上还是一片空白。因此,我写这篇《型世言》新论,旨在引起《型世言》研究者对《型世言》文本研究的重视,共同开拓出《型世言》研究的新局面。


一、《型世言》究竟是谁发现


据法籍华裔学者陈庆浩先生于1992年11月在台北中央研究院文哲研究所出版的《型世言》影印本《导言》和他在1993年中国古代小说国际研究会上提交的论文《〈型世言〉研究补论》,1987年陈庆浩和王国良教授来韩国,在访问汉城大学奎章阁时发现了《型世言》。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至1992年6月前,陈庆浩一直没有公开宣布这一发现。1992年6月,陈庆浩决定将他在汉城发现的《型世言》文本和在巴黎发现的《型世言》插图交台北中央研究院文哲研究所出版,宣布了这一发现。

那么,陈庆浩是不是《型世言》的唯一发现者呢?不是,《型世言》的发现者还有韩国学者朴在渊。

据我所知,韩国学者、明清小说研究专家朴在渊先生写论文《朝鲜时期中国通俗小说翻译本之研究———以乐善斋本为中心》之第二章时,在朝鲜王妃图书馆乐善斋先发现《型世言》朝文本,又发现《中国小说绘模本》(1762)里也记载着此书目,从而得知原刻本《型世言》的存在。其后,他就开始找朝鲜国王图书馆奎章阁目录,果然有“峥霄馆通俗演义型世言”条,于是发现了《型世言》。从1992年6月起,他在《中国小说研究会报》分三次(第10-12期)校点介绍了《型世言》部分回目(共十三回),又对奎章阁藏《型世言》及乐善斋藏朝文本《型世言》写了一篇论文,发表在《青河金炯秀博士华甲纪念论丛》(1992年9月)上。在他于1991年冬发现《型世言》后,即开始校注《型世言》(其校注多达几百条),于1993年7月,由韩国江原大学出版了《型世言》,署名“明·陆人龙著朴在渊校注”。这是朴在渊发现《型世言》的经过。

我对于朴在渊、陈庆浩这两位学者在学术上的诚实毫不怀疑。因此我可以断言,他们两位是在互不相知的情况下,各自独立发现《型世言》的。朴在渊于1992年6月在《中国小说研究会报》上宣布了这一发现,陈庆浩于1992年6月决定将《型世言》影印出版,在《导言》中宣布了这一发现,可以说,也是同时的。因此,《型世言》的发现者应是朴在渊和陈庆浩。


二、《型世言》的作者是谁


《型世言》的作者是谁?《型世言》的发现者都说是陆人龙。这是对的。因为《型世言》的每一回,都写明“钱塘陆人龙君翼甫演”(第1回)或“钱塘君翼陆人龙辑”(第2回),“钱塘陆人龙演义”(第3回)、“钱塘陆人龙君翼甫辑”(第6回,下略)字样。但是,《型世言》每一回前面,又都有“叙”、“小引”、“题词”、“序”、“题辞”、回前语等一类文字,作者全都是“翠娱阁主人”,即陆人龙的哥哥陆云龙。不仅如此,《型世言》在每回前面,署名的评者有“盐官木强人”(第1回)、“海昌草莽臣”(第2回)、“三吴至性人”(第3回)、“括苍女史”(第4回)、“燕氏酒徒”(第5回)、“秦淮女中丈夫”(第6回)、“罗刹狂人”(第7回)、“盐官草莽臣”(第8回)、“鲁国奇男子”(第9回)、“武林解诗媪”(第10回)、“虎丘寡情人”(第11回)、“匡庐石隐”(第12回)、“颖水赤憨”(第13回)、“秣陵不易才”(第14回)、“鲁国执御流”(第15回)、“锦江浣花人”(第16回)、“崆峒茹艺人”(第17回)、“苕水采菱人”(第18回)、“闽海奇人”(第19回)、“君山老人”(第20回)、“江右明眼人”(第21回)、“濮阳仙史”(第22回)、“吴淞仙史”(第23回)、“五羊黄须儿”(第24回)、“海昌波波叟”(第25回)、“古婺冷眼郎”(第26回)、“兰亭拙居士”(第27回)、“吴兴逃名客”(第28回)、“八桂说鬼君”(第29回)、“江南迂儒”(第30回)、“毘陵逸叟”(第31回)、“彭城髯奴”(第31回)、“吴淞浪迹翁”(第33回)、“龙沙地行仙”(第34回)、“祗林开士”(第35回)、“东瓯悠悠者”(第36回)、“河西衣食傭”(第37回)、“荆国研田农”(第38回)、“檇李斩蛇客”(第39回)、“芙蓉城主”(第40回)等人,给人的印象,似乎全国各地、有男有女都有人评论《型世言》。以致《型世言》的发现者朴在渊以为:“每一回出现的评者全都不同,这一点相当引人注目。”[2]《型世言》另一发现者陈庆浩已发觉评语作者有问题,认为:“这些评者,最少是其中大部分评者都是陆云龙的化身。”[3]但他还以为少部分评者另有其人。我一一核对了《型世言》每一回的回末评语,发现全都是“雨侯曰”,只有第1回有“木强人曰”、第2回有“草莽臣曰”、第3回有“至性人曰”、第十二回有“石隐曰”、第十三回有“赤憨曰”,即只有五人的评语见之于回末,但都是对“雨侯曰”评语的补充或发挥。因此,我判断这五条评语,其实也都是“雨侯”写的,所谓“盐官木强人”、“海昌草莽臣”、“三吴至性人”、“匡庐石隐”、“颖水赤憨”,全都是陆云龙故意冒充外地人的化名,以壮声势。而从第14回起,干脆“雨侯”一个人在回末写评语,而置回前署名作者予不顾了。“雨侯”正是陆云龙的字,和“翠娱阁主人”是同一人。

从上可见,严格说来,《型世言》的作者,该是陆人龙和他的哥哥陆云龙两人。陆人龙撰写、演义每回文字,而陆云龙则在回前和回后的评说文字中揭示每回的主题是什么和意义、价值之所在,成为《型世言》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所以,《型世言》是陆人龙和陆云龙弟兄两人合作写成的作品。


三、《型世言》的创作旨归和“三言”、“二拍”基本一致,但侧重点不同


“三言”(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的编篡者冯梦龙(1574-1646)编篡“三言”的旨归很明确,就是“喻世”、“警世”、“醒世”。他为《醒世恒言》写的序(托名可一居士)中写道:“明者,取其可以导愚也。通者,取其可以适俗也。恒者习之而不厌,传之而可久。三刻殊名,其义一耳。”“以《明言》《通言》《恒言》为六经国史之辅不亦可乎?”他把“三言”置于“六经国史之辅”的地位,提到“醒人”、“醒天”以至“醒世”的高度。“这是‘三言’三篇序中的最后一篇序,具有一点总结性的味道。”[4]234

“二拍”(即《初刻拍案惊奇》和《二刻拍案惊奇》)的编撰者凌濛初(1580-1644),在《拍案惊奇序》中以“奇”“惊”人,但他服膺冯梦龙“所辑《喻世》等诸言,颇存雅道,时著良规,一破今时陋习”的编纂旨归,说他的《拍案惊奇》“总以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为戒,则可谓云尔已矣”[4]263。与冯梦龙的编纂旨归一致。

《型世言》作者陆人龙,系明末杭州出版家兼小说家陆云龙之弟。陆云龙在《型世言》第十五回的题词上自署“万历癸已春题”。万历癸已是万历二十一年(1593),说明第十五回在万历二十一年即已写成,而《型世言》的”刊印时间大概在崇祯四年(1631),最晚不至于崇祯六年(1633)”[5]。可见《型世言》创作时间至少达三十八年之久。假定陆人龙在写《型世言》第十五回时为22岁,那么他出版《型世言》时,已是六十岁的年纪了。他的另一历史小说《辽海丹忠录》,有他的哥哥陆云龙的“序”,写于崇祯十五年,为壬午,即“重午”(1643年)。那时,陆人龙已是七十二岁年纪了。他大概在明末清初以后辞世。他的生卒年约为1572?-1651?,算得上是高寿。他的生平活动主要在明末,正是明王朝即将垮台时刻,而从《辽阳丹忠录》中看出,他尽忠明王朝,又颇有识见。陆人龙认为,袁崇焕后来被革职、拿禁以至错杀,是冤案;但袁崇焕督师辽海时,将抗清名将毛文龙错杀,也是冤案。(按:我曾在《论明末毛文龙、袁崇焕两大错案》一文中,对毛文龙错案辨之甚详,该文载《陈辽文存》第4卷第371-378页,香港银河出版社2000年3月出版)他对明王朝末年形势的估计是清醒的。如何挽救明王朝呢?他以为,小说的社会作用很大,于是写作《型世言》。正如他的哥哥陆云龙所说,该书的创作旨归是“以为世型”(第一回回末评语)和“型世”(第三回“小引”),即立“型塑当世”之言;它赞扬忠臣、孝子、贤相、能吏;表彰义士、节妇、_名将、善事;贬斥奸臣、猾吏、恶徒、悖行。其旨归和“三言”、“二拍”基本一致,但侧重点不同。

中国封建时代的文艺,总是有所歌颂、树范,有所批判、暴露。所不同的只是或以歌颂、树范为主,或以批判、暴露为主。只歌颂、树范而毫不批判、暴露的绝少;只批判、暴露而毫不歌颂的也绝少。“三言”、“二拍”以批判、暴露为主,而《型世言》却是以歌颂、树范为主。我们把《型世言》的四十回与“三言”中的“醒世恒言”四十卷、“二拍”中·2·总第174期陈辽:《型世言》新论“二刻拍案惊奇”四十卷相比较,即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醒世恒言》四十卷和《二刻拍案惊奇》四十卷,以歌颂、树范为主的作品和以批判、暴露为主的作品,大致相当,各占一半。而《型世言》四十回的作品,以歌颂、树范为主的作品,竟占了三十回。具体情况如下:

第一回 烈士不背君 贞女不辱父 以歌颂忠臣、贞女为主;

第二回 千金不易父仇 一死曲伸国法 以歌颂孝子为主;

第三回 悍妇计去孀姑 孝子生还老母 以歌颂孝子为主,同时批判悍妇;

第四回 寸心远格神明 片肝顿苏祖母 以歌颂孝孙女为主;

第五回 淫妇背夫遭诛 侠士蒙恩得佑 以歌颂侠士为主,同时批判淫妇;

第六回 完全节水心独抱 全姑母冷韻千秋 以歌颂贤媳为主,同时批判丑姑;

第七回 胡总制巧用华棣卿 王翠翘死报徐明山 以歌颂胡总制、王翠翘为主;

第八回 矢智终成智 盟忠自得忠 以歌颂忠臣为主;

第九回 避豪恶懦夫远窜 感梦兆孝子逢亲 以歌颂孝子为主同时批判豪恶;

第十回 烈妇忍死殉夫 贤媪割爱成女 以歌颂烈妇、贤媪为主;

第十一回 毁新诗少年矢志 诉旧恨淫妇还乡 以歌颂少年陆容为主,同时暴露淫妇;

第十二回 宝钗归仕女奇药起忠臣 以歌颂忠臣李祭酒为主,同时批判宦官王振;

第十三回 击豪强徒报师恩 代成狱弟脱兄仇 以歌颂兄弟友爱为主,同时批判豪强;

第十四回 千秋盟友谊 双璧回他乡 以歌颂王冕为主;

第十五回 灵台山老仆守义 合溪县败子回头 以歌颂义仆为主;

第十六回 内江县三节妇守贞 成都郡两孤儿连捷 以歌颂三节妇为主;

第十七回 逃阴山运智南还 破石城抒忠靖贼 以歌颂忠臣项忠为主;

第十八回 拔沦落才王君择壻 破儿女态季兰成夫 以歌颂识才的王太守为主;

第十九回 捐金有意怜穷 卜宅无心得地 以歌颂积阴功的李森甫为主;

第二十回 不乱坐怀终友托 力培正直抗权奸 以歌颂柳下惠式的士人秦凤仪为主;

第二十一回 匿头计占红顔 发棺立苏呆婿 以歌颂清官石璞为主;

第二十二回 任金刚计劫库 张知县智擒盗 以歌颂明察秋毫的张知县为主;

第二十三回 白锵动心交谊绝 双猪入梦赦冤明 以歌颂发伏辨奸的殷中尊为主,同时批判财利薰心之徒;

第二十四回 飞檄成功难启齿 掷杯授首殪鲸鲵 以表彰沈参将为主;

第二十五回 凶徒夫妻失财 善士得妇得货 以歌颂善士为主,同时批判凶徒;

第二十六回 吴郎妄意院中花 奸棍巧施云里手 以批判吴朝奉和奸徒为主;

第二十七回 贪花郎累及慈亲 利财奴祸贻至戚 以批判利财奴钱流(钱公布)为主,同时肯定刑理官;

第二十八回 痴郎被困名韁 恶髡竟投利网 以批判恶髡、痴郎为主;

第二十九回 妙智淫色杀身 徐行贪身受报 以批判妙智、徐行为主;

第三十回 张继良巧窃篆 曾司训计完璧 以批判色相事人的张继良为主;

第三十一回 阴功吏位登二品 薄倖夫空有千金 以歌颂阴功吏为主,同时批判薄倖夫;

第三十二回 三猾空作寄邮 一鼎终归故主 以批判“三猾”(詹博古、孙监生、王司房)为主;

第三十三回 八两银杀二命 一声雷诛七凶 以批判鲍雷为首的“七凶”为主;

第三十四回 奇颠清俗累 仙术动朝廷 以歌颂周颠为主;

第三十五回 前世怨徐文伏皋 两生冤无垢复仇 以批判谋财害命的徐文为主;

第三十六回 勘血指太守矜奇 赚金冠杜生雪屈 以批判搞逼、供、信的知府为主;

第三十七回 西安府夫别妻 郃阳县男化女 以批判为主;认为男化女的“(李)良雨知羞而朝野不知羞”;

第三十八回 妖术巧合良缘 蒋郎终偕伉俪 以歌颂将郎(蒋日休)为主;

第三十九回 蚌珠巧乞护身符 妖蛟竟死诛邪檄 以歌颂夏尚书为主;

第四十回 陈御史错认仙姑 张真人立辨猴诈 以歌颂张真人为主。

从上可见,在《型世言》四十回中,除二十六回、二十七回、二十八回、二十九回、三十回、三十二回、三十三回、三十五回、三十六回、三十七回等十回以批判为主外,共有三十回以歌颂为主,体现了他“型塑当世”的创作旨归。


四、形象大于思想,《型世言》提供了自元末明初至明代末年的现实主义历史


《型世言》的作者陆人龙,主观上企图以他的作品“型塑当世”来维持明王朝的统治,挽狂澜于既倒,但他在创作中运用的是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真实地、具体地、历史地反·3·内江师范学院学报第29卷第3期映他所涉及到的社会生活、历史生活和现实生活,因此,我们在作品中看到的却是一部自元末明初至明代末年的现实主义历史:

元末明初,天下大乱。朱元璋(明太祖)起事。原来隐居在家的王冕(《儒林外史》写王冕始终隐居不仕),得刘伯温书,决定离家响应,“伯温居内,我当居外,共兴王业”。他到严州李文忠处,协助李文忠劝说李接受张士诚部属潘原明乞降。李文忠采纳了王冕的建议,和王冕一起“轻骑入城受降”,王冕立下大功。“时已六十余。未几,以劳卒于杭州。”(第十四回)还有周颠,被称为周颠仙,他“能识天子,又能救天子在疾病之中,终飘然高逝,天子尊礼之,不肯官爵”。洪武三十一年,“圣上念他当日金陵夹辅之功,又念他近日治疾之事,亲洒翰墨,为他立传,道《周颠仙传》,与御制诸书并传不刊。”(第三十四回)可见朱元璋深受士民爱戴,他得天下,绝非偶然。朱元璋死后,孙子朱允接位,是为建文帝。但是,朱元璋的儿子朱棣(明成祖)却以“靖难”为名,兴兵南下夺帝。王室内部出现了尖锐矛盾。忠于建文帝的铁铉奋起抗击,兵败被俘,不屈被杀。他的两个女儿,也被“圣旨发落教坊”,做妓女。但她俩“在秽污之地竟不受辱”,“故当时不独颂铁尚书之忠,又且颂二女之烈”。(第二回)铁铉的两个女儿,成了统治集团内部斗争的牺牲品。《型世言》的作者是同情并讴歌她俩的。《型世言》写建文帝并没有在南京城破后死去,而是和忠臣程君楫出逃到了边地,“往来云,贵二省”。及至明成祖、明仁宗、明宣宗相继去世后,英宗朱祁镇登基,建文帝和程君楫主动回朝,朝廷不予追究。《型世言》作者称赞程君楫“是我朝一个不以兴废动心,委曲全君,艰难不避的智士”。(第八回)如此处理建文帝下落,与正史不同,但也表现了民间的一种愿望。明成祖登基后,“砺精求治”,在处理耿埴杀死背夫的淫妇这一案件时,批本写道:“白大既无杀人情踪,准与释放,耿埴杀一不义,生一不辜,亦饶死。原问官谳狱不详,着革职”。(第5回)明成祖从姪子那里,夺得帝位,但他当上皇帝后,明王朝处于上升时期,因此,《型世言》作者对他还是肯定的。明成祖死后,明仁宗朱高炽只当了一年皇帝,就死去,“去年洪熙爷宴驾,宣德爷登基”。明宣宗朱瞻基还算个明白人,他对李御史(原先是侍讲)因上书“时政阙失”,“激怒了圣上(洪熙爷)”,说“他出位言事,叫武士把金瓜打”,差点被打死。朱瞻基接位,年号宣德,“怜他翰院儒臣,却能言人所不敢言,不可深罪,不惟不杀,反脱去他枷杻,仍旧着他做翰林院侍读,篡修永乐爷实录”。(第十二回)宣德年间(1426-1435),有个相士胡似庄,只能相人,不能相自己。他相得徐晞“一妻到老,二子送终,寿至八旬,官为二品”。后来,徐晞果如胡似庄所言,当上甘肃巡抚,请胡似庄“任上相见”。胡得知这一好事,竟卖妻给别人,准备发达后另娶。胡似庄得徐晞赠银,盘算在扬州“讨两个小”,买房置田。不料“大六月喫上许多烧刀子(烧酒、白酒),一醉竟醉死在驿里”。(第31回)那时,明王朝的统治还算稳定。

但从英宗(年号正统,元年至十四年,1436-1449)开始,明王朝进入中期,国力下降,国势转弱。正统十四年七月:“北虏也先犯边,太监王振创议御驾亲征”,结果二十万军大败,“大驾蒙尘,圣上都入于虏营”。其后,贼兵满四、马骥、南斗、火敬等人反叛,被总督项忠平定;“至成化六年(1470),荆襄流民李胡子作乱,项总督又奉命往讨平”。虽然,项忠“抒忠靖贼”,但明王朝已经元气大伤了。(第17回)也是在正统年间,世风变坏,表兄妹通奸后制造命案。多亏石璞(被称为石廉使)认真审理,才得以伸张正义。(第21回)英宗被俘后,过了八年,重新复辟为帝,改元天顺。在他治下,社会风气更加败坏,竟有徐文、彭氏夫妻二人把到他家里“借屋住宿”的年青小和尚无垢勒死,夺了小和尚的一百二十两银子。后由祁御史昭雪。(第三十五回)进入弘治年间(1488-1505),甚至有钱人家的女儿谢芳卿也不顾家教,主动引诱教书先生陆容。不成。芳卿又与薄生勾搭,双双潜逃;薄生将芳卿“卖与娼家”。(第11回)明代社会日渐趋向腐败。正德年间(1506-1521),皇帝朱厚照耽于安乐,统治集团控制力减弱,民间凶杀案不时出现。姚明在路上劫财,杀了朱恺,并嫁祸他人。后经殷知县发伏,姚明终于被处决。(第23回)明代中期,王朝统治出现拐点。

从嘉靖(1522-1566)起,明王朝经隆庆(1567-1572)、万历(1573-1620)、到天启(1621-1627)进入晚期。在这期间,统治集团趋于腐朽。嘉靖年间,浙江“倭(日本海盗)作乱,设有十营兵士”。“后来事平”,因遣散这些营兵,造成兵变。百姓也因官府处事不当,“大家便学兵样,作起怪来,放火烧了首事乡宦住屋,尽拆拆毁了更楼,洶洶为变”。任敬(外号任金刚)更设计劫夺库银,持刀劫刺上官。后虽被张知县智擒,但也可见出当时社会已经到了外有倭寇、内有“乱民”的地步。(第22回)更有甚者,强盗头子徐明山自称“我徐明山不属大明,不属日本,是个海外天子,生杀自由,我来就招(指胡总制派华旗牌招抚他),受你这干鸟气么?”徐明山后来虽投水自杀,但已扰乱了明王朝的东南江山。(第7回)万历帝虽曾一度起用张居正搞过改革,但时间不长。1582年,张居正去世后,张居正的改革措施逐渐被废,明王朝进一步向下坡路滑落。考场舞弊。“如今做活切头、代考,买通场传递,夹带的弊病”,还有“衙役割卷面的弊”。(第16回)任天挺为了上京应试,须“得银子请托”,便把传家宝龙纹鼎卖与人。“亏了这鼎,脱得这几两银子,果然六两银子,取了个一等。”(第32回)边将跋扈。田州岑猛,“见官兵脆弱,已有轻侮中国的心了”。竟起兵造反,失败后饮鸩酒自杀。(第二十四回)《型世言》作者认为,宦官专政是明王朝中、后期日益腐朽的重要原因。“我朝自这干阉奴王振、汪直、刘瑾与冯保,不雄不雌的,在那边乱政,因有这小人磕头掇脚,搽脂画粉,去奉承着他,昔人道的:举朝皆妾妇也!”(第三十七回)·4·总第174期陈辽:《型世言》新论明王朝已日薄西山了。

及至崇祯(1628-1644),明王朝到了末年。这时,张献忠、李自成农民起义席卷全国,东北满清多次入关,明王朝已是摇摇欲墜。虽然崇祯帝即位后,下令逮捕魏忠贤,魏在途中畏罪自缢,但整个统治集团已是腐朽透顶,再也不能“中兴”了。第36回写崇祯年间,吏治极端腐败。冯外郎家失窃,怀疑对门杜家。知府便用酷刑迫使杜家的奶子金氏和小厮阿财屈招。又给杜刑房的王氏安上“窝主”的罪名,“给王氏搁上夹棍”,“只得认个‘赔赃’。杜刑房则受到”“免刺发徒”的处分,“前程不消说了”。如此暗无天日的吏治,并非个别事例。陆人龙的哥哥陆云龙对这一错案评说道:“天下受枉宁可胜纪乎?”也就是说,像这样的错案,当时多的是。明王朝已经失去民心。明王朝终于在崇祯这个末代皇帝手中倒台,绝不是偶然的。自然,陆人龙创作的《型世言》这个短篇集时,只是企图要以这些作品“型世”,但由于他追求历史真实,却在无意间写出了明王朝从头至尾的一部现实主义历史。恩格斯说过:巴尔札克“在《人间戏剧》里给我们提供了一部法国‘社会’特别是巴黎‘上流社会’的卓越的现实主义历史”;“在这幅中心图画的四周,他汇集了法国社会的全部历史”。他从巴尔札克作品“所学到的东西,也要比从当时所有职业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那里学到的全部东西还要多”[6]。陆人龙不能和巴尔扎克比并,但我们从《型世言》中学到的东西,至少可以和从《明史》学到的东西互补。

对《型世言》的研究,在中国内地还刚刚起步。我希望,内地学者今后有较多的深入研究《型世言》的论著问世。



 

参考文献:

[1]屈小玲.三言二拍一型[N].文艺报,1993-09-05.

[2]韩国所见奎章阁藏本《型世言》及乐善斋藏朝译本《型世言》[M]//陆人龙.型世言.朴在渊,校注.韩国江原大学出版部,1993:441.

[3]陆人龙.型世言[M].陈庆浩,导言.台北:中国文史哲研究所,1992:40.

[4]中国历代小说论著选[G].黄霖,韩同文,选注.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90.

[5]金荣华.《型世言》及《三刻拍案惊奇》等书考略[M]//陆人龙.型世言.朴在渊,校注.韩国江原大学出版部,1993.

[6]恩格斯.致玛格丽特·哈克奈斯[M]//马克思主义文艺论著选.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236-237.

 

 

(作者单位: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