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顺应天命儒道释三家对命理的看法

熙华国学堂2022-07-03 06:24:34


明代著名的白话短篇小说《王娇鸾百年长恨》描写了一个凄美而悲情的故事。收入《警世通言》第三十四卷和《今古奇观》第三十五卷。“主要写王娇鸾设法惩罚薄幸男子周廷章的故事。王娇鸾为河南南阳卫千户之女,幼通史书,举笔能文。父亲年老,卫中的文书笔札全靠她审阅整理。一日,王娇鸾偶遇苏州吴江县的书生周廷章,郎才女貌,彼此倾心。周廷章到王府求婚遭到拒绝,二人就背着父母,写下婚书誓约,私结了良缘。不久,周廷章回家后家父做主为他议婚,当他得知魏女绝美又很富有之后,就忘却前约。魏女过门后周也就不再记起王娇鸾了。王娇鸾与周廷章一别后,相思成疾。遂写书信派人送去周家,周廷章见信后翻脸无情,将定情之物和同婚文书一并退还。王娇鸾见此情景,悲愤交加,写了三十二首绝命诗和《长恨歌》一篇,备述她与周廷章的相爱和被遗弃的经过,在阅文书时封在了送吴江县的官文内,然后自缢而死。吴江县大尹在阅公文时见了王娇鸾的诗文,同情其遭遇,痛恨周廷章停妻再娶的负心,将周廷章乱棍打死。”[ 360百科词条“王娇鸾百年长恨”的基本简介。]在王娇鸾的《长恨歌》里有这么几句:


莫论妾愁长与短,无处箱囊诗不满。

题残锦札五千张,写秃毛锥三百管。

玉闺人瘦娇无力,佳期反作长相忆。

枉将八字推子平,空把三生卜《周易》。

王娇鸾处在极大的痛苦之中,以写诗来宣泄自己的情感。她的内心有极大的不安全感以及对未来的不确定感,于是又根据古代的命理知识来为自己占卜算命。古人云:“卜以决疑。”古人在困境当中,当前途不可预知时,常常会借助于占卜。王娇鸾听说原先与她相爱相知的人已经背叛了自己,娶了妻子,其心中的痛苦、忿恨可想而知。但是她又心有不甘,希望她所听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还存有幻想,因此而求助于子平、《周易》等占卜、算命的方法,以解除心中的疑惑。一个懂得诗书的女子在诗中提到了这些占卜方式,我们可以设想,这些占卜、算命的方法对于古代的读书人是比较熟悉的。韩愈在一篇书信中曾说:

仆少好学问,自五经之外,百氏之书,未有闻而不求、得而不观者,然其所志,惟在其意义所归。至于礼乐之名数,阴阳土地星辰方药之书,未尝一得其门户。虽今之仕进者不要此道,然古之人未有不通此而能为大贤君子者。仆虽庸愚,每读书,辄用自愧。今幸不为时所用,无朝夕役役之劳,将试学焉。力不足而后止,犹将愈于汲汲于时俗之所争,既不得而怨天尤人者,此吾今之志也。[ []韩愈:《答侯继书》,见《全唐文》卷552]

可见韩愈认为,至少古代的大贤君子都是通于命理术数之学的,而他也打算努力探求之。当然笔者在这里引用这些不是想讲占卜和算命,笔者也没有这个才学来讲,只是想以此为引子探讨一下古人安身立命的方式。


《周易》占卜和徐子平的八字推命是古代占卜、算命的重要方法,至今仍然在民间盛行。我在大学期间曾经选修过一门《周易概论》公选课,讲这门课的王老师第一课的第一句话令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占卜算命不是迷信,但我们要警惕利用占卜算命来搞封建迷信。”古往今来有很多精通占卜算命的大师,也有很多关于占卜算命的据说很精准的案例流传至今。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讲,如果一味地相信占卜算命,而恰好遇到了江湖骗子,就会很麻烦。所以这一章,我们来探讨一下如何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而不要迷信占卜算命。古人在“卜以决疑”的后面还有半句话,叫做“不疑何卜”。如果我们能了解古今圣贤对命运的看法,就能够做到孔子的“五十而知天命”,就不会有怀疑和恐惧,从而根本不需要占卜和算命了。




这里想简要地介绍一下儒释道三家及命理学家对算命的看法。

1.儒家

儒家的经典《周易》不可否认地与占卜有关。《周易•系辞传》说:“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又说:“探赜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龟。”。朱熹认为“《易》本卜筮之书”,在研究《周易》的时候要参照卜筮的方法才能体味到《周易》的真精神、真境界。


孔子对《周易》也有相当的研究。他说:“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1970年代出土的马王堆帛书《要》篇,记载了孔子与子贡关于卜筮的一段话:

子赣(即子贡)曰:“夫子亦信其筮乎?”

子曰:“吾百占而七十当,唯周梁山之占也,亦必从其多者而已矣。”

子曰:“《易》,我后其祝卜矣,我观其德义耳也。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于德,又仁[]者而义行之耳。史巫之筮,乡之而未也,好之而非也。后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吾求其德而已,吾与史巫同涂而殊归者也。君子德行焉求福,故祭祀而寡也;仁义焉求吉,故卜筮而希也。祝巫卜筮其后乎!”[ 刘彬:《帛书<>篇校释》,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第121~136页。]

如果这段记载是真实的,那么孔子在学习周易后,是有过很多次卜筮的经验的。但是孔子并不以卜筮为主,而是以德行为主、为先、为根本,卜筮只不过是一个参考。刘彬先生的研究认为:

孔子读《易》以研求德义,由是与史、巫异辙。进德君子以成德为人生要事;所谓福,并非祭祀祈福之世俗福分,而是从修德所获之精神愉悦;行事则以仁义为依,吉亦自在其中,非关利害之趋避。吉凶祸福本为卜筮之主要内容,而孔子则易利害考虑为道德实践,并以此为吉为福,其义乃勉人努力修德而为其所当为,所谓知命之义亦如此而已。孔子晚年自述一生进德修业之过程,而言“五十而知天命”(《论语•为政》);《左传•文公十三年》载邾文公卜迁于绎,既知利民不利君,然以命在养民,遂迁绎而身死,“君子”评邾子为知命。故知命之义在于知其位分而为其所当为,此为仁心不容已之表现;道之所在,即志之所趋,此为知命君子。[ 刘彬:《帛书<>篇校释》,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第130页。]

在孔子看来:“只知道《易》的幽赞作用而不晓达数的,就是巫;明白了数而不晓达德的,就是史。”[ 郭沂《帛书<>篇考释》,转引自刘彬:《帛书<>篇校释》,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09年版,第130页。]只有懂得“幽赞”、“明数”、守仁行义才是君子应当做的。德行仁义是首要的,卜筮是次要的。


在《左传》襄公五年中,也记载了一个关于卜筮的故事:

五月,辛酉,穆姜薨于东宫。始往而筮之,遇《艮》之八。史曰:“是谓艮之《随》(上兑下震)。随其出也,君必速出!”姜曰:“亡!是于《周易》曰:随:元、亨、利、贞。无咎。元,体之长也;亨,嘉之会也;利,义之和也;贞,事之干也。体仁足以长人,嘉德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然故不可诬也,是以虽随,无咎。今我妇人,而与于乱,固在下位,而有不仁,不可谓元;不靖国家,不可谓亨;作而害身,不可谓利;弃位而姣,不可谓贞。有是四德者,虽随无咎;我皆无之,岂随也哉?我则取恶,能无咎乎?必死于此,弗得出矣。”

虽然经过卜筮算出来是吉利的卦象,但是穆姜知道自己做了很多不善之举,必定不能免于危难,所以没有按照卦象的要求出走,而是坦然迎接了自己的死亡。不过,她能在临死之前意识到这一点,是很好的事情,心理必定有所转变,所以才能坦然受死。




2.道家

《庄子•应帝王》记载了神巫季咸的故事:

郑有神巫曰季咸,知人之死生存亡,祸福寿夭,期以岁月旬日,若神。郑人见之,皆弃而走。列子见之而心醉,归,以告壶子,曰:“始吾以夫子之道为至矣,则又有至焉者矣。”壶子曰:“吾与汝既其文,未既其实。而固得道与?众雌而无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与世亢,必信,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尝试与来,以予示之。”

明日,列子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以旬数矣!吾见怪焉,见湿灰焉。”列子入,泣涕沾襟以告壶子。壶子曰:“乡吾示之以地文,萌乎不震不正。是殆见吾杜德机也。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全然有生矣!吾见其杜权矣。”列子入,以告壶子。壶子曰:“乡吾示之以天壤,名实不入,而机发于踵。是殆见吾善者机也。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子之先生不齐,吾无得而相焉。试齐,且复相之。”列子入,以告壶子。壶子曰:“吾乡示之以太冲莫胜。是殆见吾衡气机也。鲵桓之审为渊,止水之审为渊,流水之审为渊。渊有九名,此处三焉。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壶子曰:“追之!”列子追之不及。反,以报壶子曰:“已灭矣,已失矣,吾弗及已。”壶子曰:“乡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与之虚而委蛇,不知其谁何,因以为弟靡,因以为波流,故逃也。”然後列子自以为未始学而归,三年不出。为其妻爨,食豕如食人。于事无与亲,雕琢复朴,块然独以其形立。纷而封哉,一以是终。

虽然神巫季咸能知道普通人的生死,但是在修道者面前却无能为力。普通人随着自己的习性,浑浑噩噩地生活,所以命运无法自己掌握,而能被神巫算准,但是修道的人,通过心的转变,改造了自己的命运,所以神巫无法测其深浅了。



3.佛教

在佛教的戒律中,出家人是不能进行占卜、算命、看风水等活动的。在《佛遗教经》里,佛陀有这样一段开示:

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持净戒者。不得贩卖贸易,安置田宅,畜养人民奴卑畜生,一切种植及诸财宝,皆当远离,如避火坑。不得斩伐草木,垦土掘地。合和汤药,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历数算计,皆所不应,节身时食,清净自活,不得参预世事,通致使命,咒术仙药,结好贵人,亲厚媟慢,皆不应作。当自端心,正念求度,不得包藏瑕疵,显异惑众,于四供养,知量知足,趣得供事,不应畜积。

这里佛陀教导出家弟子不应当搞“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历数算计”这样的活动。




不过,在中国修建寺庙也有考察风水的例子。倓虚法师《影尘回忆录》第二十一章《十年来的湛山回忆》中提到湛山寺的修建时说:

本来出家人不讲究看风水,我一向也不信这些事;在佛经里也不许可,曾把堪舆家列在四种邪命食中,谓之为“维口食”。可是在世俗来说,无论盖房子或修茔地,都想占一个好地方,虽谓人杰地灵,亦可说地灵人杰,境由心生;心因境有,亦未可厚非。

关于湛山寺这个地基,当初是叶恭绰居士和一般盖庙同人商讨选定的。只是看这个地势风景好,究竟怎样好法,当时也没找堪舆家来看过。民国二十二年,湛山寺还没动工时,我在市内甘肃路租房住,有一家大买卖,把北京真空老法师请来看阴阳宅(他是出家以前所学,现在有人请他,不得不如此应酬,并非指望这个)。真空老法师和我一块住在甘肃路,那时有位好多事的居士,也请真老到修湛山寺的这个地基来,附带给看风水。当然我是主持修庙的人,也希望在一个有发展的地方盖庙,陪同真空老法师前来。据他说:这个地势很好;可是还没到好的时候,必需过十七年以后,地脉过来,有六十年最兴旺的时候;可能有养众一千人时。过六十年后,平平常常,还有二百年好光景。平素还养一二百人,佛法在这里很能宏扬一起。二百年以后,就慢慢有衰败现象。从民国二十二年计算,到民国三十九年,就是十七年尽头;四十年就交好运,最有发展的时候。我对这些事很外行,究竟这话将来能否实现,不敢断定,现在不过姑妄言之而已。

至于这些预言是否都变成现实了,大家可以自己去考察。


如果从佛教的角度来看,按照佛教的教导去修行实践的话,是可以转变命运的。有句话叫做“相由心生,心由境转”,通过修行实践,可以转变人的心态、心灵,不再按照原先的生活模式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命运自然就转变了。


印光大师《与大兴寺体安和尚书》中提到自己在年轻的时候有人给他算过命:“弟昔遇善子平者言,寿不过三十八,今适满其数。恐无常倏至,所以专持佛号,预待临终。”有算命大师给他算过,认为他只能活到三十八岁。而印光大师是非常虔诚的净土宗的修行者,被后人推崇为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从这封信来看,他相信算命先生的话,但是他更坚定他的修持,因此以一心一意专持佛号,为死亡做好准备。如果算命先生算得准的话,如果印光法师没有佛法的修持,而是向普通人一样浑浑噩噩地生活,那么就有可能在三十八岁死去。也许正是印光法师的修持,使他的命运得到了转变,因此寿命也延长了。


从以上儒、道、释三家来看,其实都是要求我们不要随便相信占卜算命,重要的是按照古代圣贤所教导的方法修身养性,就可以转变命运,使我们的生命由黑暗走向光明。

4.命理学

命理学一开始有一种宿命论的意味,即认为人一出生,这一辈子的寿夭穷通都注定了,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北宋名臣吕蒙正有一篇千古奇闻《寒窑赋》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这一观点: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家鸡翼大飞不如鸟。马有千里之程,无人不能自往;人有凌云之志,非运不能腾达。文章盖世,孔子尚困於陈邦;武略超群,太公垂钓於渭水。盗跖年长,不是善良之辈;颜回命短,实非凶恶之徒。尧舜至圣,却生不肖之子;瞽叟顽呆,反生大圣之儿。

张良原是布衣,萧何称谓县吏。晏子身无五尺,封为齐国丞相;孔明居卧草庐,能作蜀汉军师。韩信无缚鸡之力,封汉朝大将;冯唐有安邦之志,到老半官无封;李广有射虎之威,终身不第。楚王虽雄,难免乌江自刎;汉王虽弱,却有河山万里。满腹经纶,白发不第;才疏学浅,少年登科。有先富而後贫,有先贫而後富。蛟龙未遇,潜身於鱼虾之间;君子失时,拱手於小人之下。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长;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昔时也,余在洛阳。日投僧院,夜宿寒窑,布衣不能遮其体,淡粥不能充其饥。上人憎,下人厌,皆言余之贱也!余曰:非吾贱也,乃时也运也命也。余及第登科,官至极品,位列三公,有挞百僚之杖,有斩鄙吝之剑,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捧袂,思衣则有绫萝锦缎,思食则有山珍海味,上人宠,下人拥,人皆仰慕,皆言余之贵也!余曰:非吾贵也,乃时也运也命也。

蓋人生在世,富贵不可捧,贫贱不可欺。此乃天地循环,终而复始者也。命也!

吕蒙正认为,人的一切际遇都是命中注定的,都是“时也运也命也”。




在本文的另一个版本中,吕蒙正明确指出:“或富贵,或贫贱,皆由命理注定。”“若无根本八字,岂能为卿为相。一生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吕蒙正的本意是在劝世人要安守本分,不可妄求富贵、贪于富贵,也不可以暂时的贫贱而轻贱自己,因为人的命运如何谁也不知道。但是由于这个思想是实实在在的宿命论,因此从正统的观点来看是很消极的。


命理学要跳出宿命论,必须从儒释道三家的思想中汲取营养。中国的命理学家受到儒道释三家思想的影响,也劝人修身养性。民国时期的命理学大家袁树珊在《古代命理探源》卷八《星家十要》广泛引用古代贤圣的言论来说明德行的重要。不仅要求命理学家要提高自己的学问品行,同时谆谆劝导命理学家在为人占卜算命时要劝人修身立行。其中,宋代理学大家朱熹在《赠徐端叔命序》中说:

世以人生年月日时所值支干纳音,推知其人吉凶寿夭穷达者,其术虽若浅近,然学之者,亦往往不能造其精微。盖天地所以生物之机,不越乎阴阳五行而已。其屈伸消息,错综变化,固已不可胜穷,而物之所赋,贤愚贵贱之不同,特昏明厚薄毫厘之差耳,而可易知其说哉。徐君尝为儒,则尝知是说矣。其用志之密微而言之多中也固宜,世之君子,倘一过而问焉,岂惟足以信徐君之术而振业之,以足以知夫得于有生之处者,其赋予分量,固已如是。富贵荣显,固非贪慕所得致;而贫贱祸患,固非巧力所可辞也。直道而行,致命遂志,一变末俗,以复古人忠厚廉耻之余风,则或徐君之助也。虽然,与人子言依于孝,与人臣言依于忠,夭寿固不贰矣,必修身以俟之,乃可以立命,徐君其亦谨其所以言者哉。[ []朱熹:《赠徐端叔命序》,见《朱子大全》第75卷(《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第七十五),第1342页下。《四部备要》(子部),上海中华书局据明胡氏刻本校刊。]

所以民国时期的命理学大家徐乐吾在《子平真诠评注自序》中说:

《子平真诠评注》竣,客有以袁了凡造命之说进者,曰:“命而可造,则命不足凭也。且子素习佛家言,如云命定,则命优无妨作恶,命劣为善无益,有是理乎?夫命之优劣,孰造成之?孰主宰之?”“须知以宿世之善因,而成今生之佳命,以宿世之恶因,而成今生之劣命。命运优劣,成于宿因,此为有定者也;今世之因,今世即见其果,此命之无定者也。尝见有命优而运劣者,有命劣而运佳者;命如种子,运如开花之时节。命优运劣,如奇葩卉,而不值花时,仅可培养于温室,而不为世重;若命劣运劣,则弱草轻尘,蹂躏道旁矣。故命优而运劣者,大都安享有余,而不能有为于时,此宿因也;若不安于义命,勉强进取,则倾家荡产,声名狼藉,此近因也。故命之所定,功名事业,水到渠成;否则,棘地荆天,劳而无功。至于成功失败之程度,则随其所造之因,有非命运所能推算者,或者循是因而成将来之果,定未来之命,则不可知矣。是因果也,造命也,命理也,其理固相通者也。子曰‘君子居易以俟命’,又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子平真诠评注》者,知命之入门方法,亦推求宿因之方便法门也。”客无言而退,因录之以为序。

徐乐吾因此劝人们要“安于义命”。一件事的成功或是失败,是命中有定,但是其成功之程度与失败之程度,则可以修身立德来改变。




袁树珊认为命理学家要时时劝勉人们修身立德,他写道:

司马季主说:“言忠臣以事其上,孝子以养其亲,慈父以畜其子。”又说:“其誉人也不望其报,恶人也不顾其怨,以便国家、利民众为务。”所以对政客,应该用忠君爱民来劝勉他,用显祖流芳来勉励他。如杨椒山诗中说:“男儿欲绘凌烟阁,第一功名不爱钱。”对刑官,就应当用虚心听讼、勿逞意气来劝勉他,如古书所说“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欧阳修《泷冈阡表》中说“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之类。对武官,就应当用身先士卒、捍卫国家来劝勉他,如曾子说“战陈无勇,非孝也”、马援说“效命疆场,男儿幸事”之类。对有亲人年老的人,应当用色养无违来劝勉他,如孟郊诗说“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古诗说“万恶淫为首,百行孝为先”之类。对有幼子的人,就应当用教养兼施来劝勉他,如古人说“子孙虽贤,不宜溺爱;子孙虽愚,亦贵读书”之类。至于对富贵的人,应该劝其学会宽容。对聪明的人,应该劝其学会踏实。对读书人,应该劝其敦品勤学。对耕田的人,应该劝其尽力于田畴。对工匠,应该劝其专心于技艺。对商人,应该劝其诚实不欺。这些都是算命的人应尽的天职,不可不知道。[ 袁树珊:《古代命理探源》,晓升译,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218219页。]

袁树珊认为命理学家一定要多研究学问,时时树立自身的品行,对来找自己算命的人要负责。所谓的负责,即是要按照命理中一定的东西毫不欺瞒地告诉他,同时要告诉他,命运虽有一定,但是应当修身立德来顺应天命。


道家鄙视命理星相学,修道令命运深不可测;佛教主张不要谈论命理星象学,而是要好好修行;儒家虽然谈命理,但是只是作为参考,重要的是明明德;命理学家们则以命理学为基础,劝人们修身立德,其意思有相通之处。总之,都在劝勉我们要修身养性,立德立行。


(转自古典书院)

作者:刘永,,上海师范大学历史学硕士、文学博士,讲师,上海理工大学辅导员。同济复兴古典书院学术部部长、上海周易研究会会员、上海交大老子书院学员。上海高校辅导员工作培育项目“大学生国学研习”项目负责人、上海理工大学国学研习工作室负责人。已开设本科生公选课程《中国传统文化概论》《论语导读》及本科生必修课程《中国文化通论》《大学语文》等。2015年由同济复兴古典书院编辑印行个人现代诗集《十年诗选(1999-2008)》。




只知有物,不知有心│当下经典教育之我见--刘强

鲍子│把《论语》当训示录是鸡汤厨师的误读

别太执着!|你是在修佛,还是在修魔?

悦读 丨 人最大的魅力,是有阳光般的心态

健康 丨 高血压不是死于高血压,而是死于颈椎病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