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隐藏在金佛山北坡的绝世奇观,没有之一——石人喂金鸡

李老师吹垮垮2020-08-02 13:57:35

  

                          (上)
    很久以前就听说过金佛山石人喂金鸡的故事。说是李冰李二郎父子治理岷江水患时,擒了孽龙用九天寒铁链锁在宝瓶口,修了都江堰,使得成都平原真正的成了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可孽龙不甘心啊,这天,他趁李冰父子外出巡查之际,挣断锁链,仓惶逃去。逃亡途中,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折下二郎山的最高峰青峰山,用手上残留的一节寒铁链从山的一个洞口穿过,拖着就往山峡方向跑,妄图用青峰山堵住夔门,让整个四川盆地成为他为所欲为的汪洋大海。李二郎回家后发现孽龙跑了,马上启动眉心中间的天眼(相当于现在的雷达系统),立马明白了孽龙的逃跑线路和意图。这还得了!于是震起神威,终于在重庆南川境内追上并重新制服了孽龙。二郎神(李二郎)见倒放着的青峰山恰似金佛仰卧,于是把孽龙锁在青峰山下的一口深潭里(就是现在的金佛山卧龙潭),心想孽龙这下有金佛镇着,应该再也不会兴风作浪了,于是便把青峰山改为金佛山。为防万一,又从他师兄卯日星君那里讨了只金鸡喂在山上司晨报警。卯日星君好人做到底,顺便把他喂金鸡的童子也一并送给了二郎神,于是,“石人喂金鸡”横空出世!

    当然,这是神话传说,就像是李老师吹的其他垮垮一样,你若是真的信了,可能你的智商有些欠费真该去充值了。

    不过后来见过一幅南川老摄影家任祯学先生从远距离拍摄的一幅照片,还不得不承认,这些传说故事还真没乱吹。照片中的石人遗世独立,金鸡威武雄壮,最妙的是,石人和金鸡之间,居然还有一个貌似装食物的盘子!

    2018年5月12日,注定是石人和金鸡向世人揭开神秘面纱的日子。
    经过几天的反复讨论和精心准备,这天一大早,南川步兵团(驴行团队)和南川神棍局(隶属联合国神棍垮垮署)联合科考队共50多人分乘三辆大小客货车,携带了包括航拍机在内的大量高精尖器材来到石人金鸡所在地山下的金佛山北坡刘家铺子,分发好物资装备后,在北斗七星系统的导航下,大家兴奋加激动地摆开一字长蛇阵向目的地进发。

    连续几天下雨后,天气预报说今天是阴间晴,明日大太阳。遇到这种天气,国际新锐摄影师云歌兴奋得语无伦次,意思就是说这个绝对是摄影的好天气,绝对可能拍出震惊世界的大片子——大家开他玩笑说你狗X的拍不出大片子你就是大骗子哈!哈哈哈!
    的确,雨后初晴的金佛山,山还是那座山,可景就完全不是那个景了——一会云遮雾绕,一会天朗气清,一会小溪潺潺犹抱琵琶半遮面,一会飞瀑倒挂疑是银河天上来!驴友队员们都不愿放过了这难得的美景,一路大呼小叫,忙坏了随队摄影师云歌、康哥、许无影等……



    经过4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在不知流下了多少公斤汗水后,大家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石人金鸡脚下。简单地吃了自带的午餐后,大家开始去零距离拥抱“石人”。
    “石人”高近一百米,“金鸡”高近50米,有卵石沉积,从地质科学的角度讲,属远古扬子浅海盆地,形成于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时期,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景观。和旁边不远处的轿子岩、大垭口、狮子口、风吹岭、古佛洞以及茫茫林海下连绵起伏的山峦遥相呼应,形成了一幅雄奇险秀的绝世美景!



    大家虔诚地仰望着在风霜雪雨中伫立等候了亿万年的“石人”,情感丰富的几个队员更是热泪盈眶!是啊,这得是一种何等的缘分啊,是石人等来了我们,还是我们在茫茫玉宇中轮回了多少个劫数才相遇了石人?
    大家纷纷掏出手机开始尽情的拍照留影;云歌的“飞机”也开始起飞,从天上不同的角度开始为“石人”“金鸡”第一次留下全方位写真......云歌概叹,这里才绝对应该是金佛山第一景,没有之一!


    考虑到返回的路程,下午两点多,大家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石人金鸡和满山遍野初夏的翠绿——带走美好记忆的同时,顺便也带走了哪怕是烟头般大小本不属于这里的尘埃。


                                   (下)
    照原计划,河边竹、云歌、垮垮李留了下来,准备零距离和石人金鸡们共度它们有人类陪伴的第一个良宵。
    山风习习,放眼一片寂寥,刚才被惊吓了的鸟儿们又开始了欢快的鸣叫……

    云歌、河边竹找好最佳机位,开始搬出脚架、滑轨等装备,准备捕捉晚霞、星轨、银河等难得的自然奇观;垮垮李则开始收集整理驴友们零散带上来的帐篷、自热饭、矿泉水等,因为据收集到的信息,这上面是没有水源的,所以若在上面生存,必须得解决水的问题。整理杂物时,垮垮李忽然摸出背包里的太极服,不禁哑然失笑:刚才那么热闹的时候,咋就没想到穿起装逼呢?不过现在也不晚,他忙换上明黄色的太极服和黑色的圆口布鞋,慢慢爬上金鸡和石人之间的平台,朝着古佛洞方向迎风而立……正在前面忙的云歌忽然回头,吓了一大跳!脑子里一下子跳出了许多神怪小说和影视剧中的情节:遇到神仙或鬼了!当反应过来是垮垮李在装逼时,不禁大叫一声:“好!仙风道骨,玉树临风!”河边竹闻讯老远看过来,也不禁边开玩笑边点赞!于是,两大顶级摄影师开始围绕“山中高人”拍开了他模仿的“四不像”太极等武功。

    一大片乌云罩来,洒下几滴雨点,小鸟们也停止了歌唱,垮垮李忙将部分装备转移到一个狭窄的岩矸里;气温骤降,寒意顿起,垮垮李也顾不得装逼了,脱了太极服,换上了秋裤薄羽绒服……

    个小时不到,乌云散去,蓝天白云重现,垮垮李忙又脱了秋装换夏装,开始和河边竹一起平整今晚的宿营地。

    扎好帐篷,在“金鸡”进食的平台上弄好方便火锅、排出南川名吃施板鹅以及垮垮李的半斤小酒,就着满天彩霞、就着莽莽林海、就着习习山风、就着啾啾鸟鸣,邀上石人金鸡,一起共进晚餐——估计这也是“金鸡”亿万年来第一次真正沾染的人间烟火吧!


    不知不觉,已是繁星满天,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麂子(应该就是最近上了央视的网红、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金佛山林麝)求偶的声音。山野特别空寂,天空特别清净,星星特别明亮,置身于此,若列仙班!“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那首诗的意境,想来就是如此吧?


    拍星轨和银河时,国际新锐云歌和神棍局长河边竹为几个技术细节发生了严重冲突,云歌气急破口大骂卢局长(河边竹爹姓卢)是“宝批龙”!卢局长气得差点一脚把云歌踹下山崖……经幸灾乐祸的垮垮李“调解”后,两人最终没有产生肢体冲突,卢局长坐下后有些伤感的说:“狗日的长大了,越来越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当年跟老子混的时候叫竹大爷……”云歌坏笑着插了句“最先是叫您老人家竹叔呢!”“对头,最先叫竹叔,然后叫竹大爷,后来直接叫河边竹,你看现在,狗日的居然叫我宝批龙了!”云歌继续理直气壮地接嘴:“难道不是吗?这几年你神哉哉的吃喝嫖赌,不务正业,说你宝批龙算轻的了!”……眼看又掐了起来,垮垮李忙说“打得起来最好莫吵!”两人牛卵眼互瞪了一阵,终于没打起来。垮垮李有些小失望,只好皮笑肉不笑的端起小洒杯叫“喝酒喝酒”……
    十点过后不久,照云歌的推算的一样,银河准时从东南方向的山顶缓缓出现……
    夜深了,崖上罡风猎猎,虽说穿了薄羽绒服外加冲锋衣,身上仍是有些寒意,便收拾好了钻进了帐篷。

    第二天被尿憋醒时,天已大亮,朝霞把包括石人金鸡在内的山体照得通红。边屙尿边欣赏大好河山,真是惬意!云歌忙着卡卡卡的拍他的大片,咦,竹大叶哪里去了?正疑惑间,忽见对面高耸云天的峰顶上站着一个蚂蚁大小的人!要知道在垮垮李的意识里,那个绝壁是绝不可能攀爬上去的啊,除非是飞鸟!震惊之余,忽然峰顶传来竹大叶的歌声:“太阳出来啰儿,喜洋洋呢啷啰……”

    垮垮李呆了,忙掏出卡片机咔咔咔的给竹大叶乱拍了一通。云歌也来劲了,用手圈成喇叭,大声叫道:“竹大叶,脱一个,裸体!裸体!裸体!”
    “好!”听竹大叶叫了一声后,他真的在峰顶开始脱了!赤条条的,人与自然就这么和谐地融为了一体!



    事后,网友书画感慨地议论道:“公元2018年5月13日,世界自然遗产地金佛山,喀斯特地貌的典型产物-石人喂金鸡,终于迎来了她等候亿万年的客人,联合国神棍局局长竹大爷以人类第一人的身份徒手成功登顶石人峰主峰,然后以原始人的淳朴姿态首次将人类足迹封印在此。”


(长按二维码  关注李垮垮)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