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羊祜研究|马东盈书评:为历史书写传奇,为英雄树立丰碑——王瑞国先生的长篇历史小说《羊祜大将军》读与评

马东盈2020-11-19 10:25:49

ID:moody0538

  登泰山看世界  

·马东盈微信公众号


为历史书写传奇,为英雄树立丰碑

——王瑞国先生的长篇历史小说《羊祜大将军》读与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马东盈


【原创声明】本篇是提交给王瑞国长篇历史小说《羊祜大将军》研讨会(湖北襄阳·2013年9月23日)的书评,后收入书评集,并在本人博客发布(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44e4ad70102e564.html)。本拟再作进一步修改,无意间发现某公众号截取其中一部分发布,未署本人的名字,并且自加了原创标签。经过交涉,方得删除。为防止进一步被侵权,原文发于此。

长篇历史小说《羊祜大将军》


王瑞国先生的长篇历史小说《羊祜大将军》[1]出版后,我在第一时间得到赠书。我与襄阳结缘是因为羊祜。早在2010年9月,我来到美丽的襄樊参加三国历史文化研讨会,寻访羊祜遗迹,并提交了长篇论文《羊祜年谱:西晋国家统一进程编年史》。因缘际会,《羊祜大将军》出版之前的2012年9月,因参加汕头海门羊氏承办的中华羊氏文化研究与发展论坛,我和王先生在南海之滨就这部作品有过愉快的交流,并提前聆听了王先生对于历史人物羊祜的理解和这部小说写作的旨趣。现在,来自文学界的诸位时贤对这部作品做了不少精当的解读,下面我主要从宏观角度,谈谈我对这部作品的感受。不当之处,敬请批评。


一、长篇历史小说《羊祜大将军》对于历史人物羊祜的塑造


长篇小说《羊祜大将军》是一部拥抱历史的鸿篇巨制,对于历史人物羊祜的塑造,独具匠心。


羊祜(221~278),字叔子,西晋泰山平阳(今山东新泰)人。如果按照习惯的说法,我们对历史人物的评价都会贴上几个标签,羊祜的标签是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我个人的认知,更习惯于把羊祜描述为“实现西晋国家统一的英雄”,只有把羊祜置于三国鼎立时期(220~280)的时代大背景下予以观照,以西晋国家实现统一的进程为主线,才能深刻洞见羊祜与其所处时代的关系及其历史地位与影响。从这个角度说,对于羊祜其人,我觉得主要应关注如下方面:


1.泰山羊氏家族崛起于泰山地区,更为具体的说法则是泰山东南的新泰。与羊氏先后辉映于历史舞台的鲍氏、高堂氏也是新泰区域的世家大族。共同的籍里背景构成了这些世家大族安身立命发展壮大的社会土壤。


2.羊氏家族与晋代皇族司马氏家族的联姻,使羊祜跻身于外戚之列,客观上获得了司马氏的充分信任,奠定了羊祜施展政治和军事才华的人脉基础。


3.羊氏家族和司马氏家族都是儒学世家,在政治理想和价值诉求方面具有高度默契,而羊祜是其中的优秀代表人物。


4.羊祜毕生倾尽心力的平吴大业,自三国鼎立以来经过了魏晋政治精英长期的探索与实践,灭吴战略的形成,凝聚了这一精英群体的心血,在羊祜的运筹下完全成熟。


5.羊祜经营的灭吴大业经历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各个方面的细致准备,形成了一举全胜的合力,最终按照羊祜的部署完美收官。


6.羊祜平吴统一全国,取得了实现国家统一的基本经验,加强了更为广泛区域的文化融合,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7.羊祜的伟大人格矗立起一座丰碑,他的从政实践也对后世具有鲜明的资鉴价值。


长篇小说《羊祜大将军》主要展现了羊祜出镇襄阳、任荆州都督直至鞠躬尽瘁、荐贤平吴这一段历史往事,对于上述几个方面都有文学性的展示。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并不是一部羊祜的传记小说,而是一部羊祜所经历的时代的史诗。小说第一章《李骞首肯杀人计,莺娘身陷鬼门关》通过合理而引人入胜的虚构首先提升起读者的阅读兴味,第二章《荀勖失意结怨恨,羊祜受命镇襄阳》迅即转入了羊祜出镇襄阳,直至第五十八章《摧枯拉朽群犬逐兔,臊泥涂面孙皓降晋》,历史的画卷徐徐展开,各色人物渐次登场,展演了一部惊心动魄的大剧。


通观整部作品,其间虽然也有对羊祜早年生活与仕途的追叙,但着墨不多。出于我个人的阅读兴趣,是很希望看到作品从羊祜的少年时代写起,那一定也是一部好看的小说,而《羊祜大将军》采取了“截断众流”的方式,直接从羊祜最精彩的人生阶段开始写起。我们不能不佩服王瑞国先生的睿智选择。试想,如果从羊祜少年时代写起,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三国舞台,在前五十年的历史上,羊祜并不是一个居于核心地位的人物。这样的写法势必造成笔墨分散,纵然我们可以看到羊祜自少小至老迈的完全人生记录,也能看到波谲云诡的时代动荡,但是羊祜很多时候只是一个旁观者角色,从文学作品的角度看,反而削弱了其形象的丰满与厚重。


文学的真实又不同于历史的真实。按照这一写作策略,王瑞国先生对于羊祜形象做了典型化塑造,也“对几个历史人物做了一定的模糊化处理”[2]。正如上文已经指出的,羊祜毕生倾尽心力的平吴大业,经过了魏晋政治精英长期的探索与实践,灭吴战略的形成,凝聚了这一精英群体的心血。王瑞国先生呼应小说谋篇布局“截断众流”的需要,把魏晋精英群体的智慧,有机地附丽在羊祜大将军的形象上。这种附丽既符合文学形象典型化的创作规律,从而也确实使得羊祜的形象更加饱满,整个作品也荡气回肠。


王瑞国先生是襄阳人,襄阳是羊祜建功立业的舞台,而襄阳岘山则是羊祜驻扎襄阳时登临抒志之所,他的岘山之叹,表达了对于宇宙人生的无限感慨。因此,小说第五十九章《庆功宴晋武帝哭羊祜,探遗孀夏侯氏受诰封》把西晋统一大业的无上勋绩归于羊祜,借助晋武帝之口给予公允的论定。第六十章《司马氏父子续笑柄,羊叔子德音刻岘山》又把羊祜的巍巍丰碑和襄阳岘山连接起来。正如王瑞国先生在《自序》中引用美国学者斯蒂芬·欧文(StephenOwen)的话说,“这些人同这座山合为一体,再也不能分开。这座山成了一处场景,他自己就是一座石碑,上面永不磨灭地刻着羊祜和杜预的名字。”[3]


二、从中国小说发展的历史长河看《羊祜大将军》


《羊祜大将军》是一部六十万字的长篇巨制,我们应该从中国小说发展的历史长河来审视这部作品,肯定这部作品的时代意义和独特价值。


魏晋南北朝时期,古代小说粗具规模。“这个时期的小说,就其内容说,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在是谈鬼神怪异的‘志怪小说’,一类是记录人物轶闻琐事的‘轶事小说’。”[4]志怪小说的代表作是干宝的《搜神记》,卷十五收录了一是题为《羊祜》的小说,记羊祜探环之事。刘义庆(403~444)的《幽明录》也是一部重要的志怪之作,“其书今虽不存,而他书征引甚多”[5],其中有一则羊祜掘祖墓的小说。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收录关于羊祜的小说多篇。唐人戴孚撰《广异记》是唐前期大型志怪传奇集,其中载有江陵尉薛涛死后遇到阴间为王的羊祜,让其三日后复活。羊祜最后自陈,昔在荆州,曾为刺史,卒于官舍,故见江陵之吏,增依依之情。[6]唐人李亢撰《独异志》是轶事兼志怪的小说集,卷中载有一篇短小说:“晋羊祜,字叔子,为荆州守,有恩及闾里。及死,阖境并不言祜字,其有同音,亦改讳之。襄阳百姓于岘山立堕泪碑。”宋元以来的小说书写中,羊祜的身影也不时出现。


羊祜作为三国故事中的人物形象,是逐渐丰满活跃起来的。三国故事大体可以追溯到南北朝时期就已经产生并流传的民间传说。隋代傀儡戏已有三国剧目[7],晚唐也有三国故事流传的记载[8],北宋初“市人有能谈三国事者”,并有了影戏[9],可以说是小说与戏剧已同时发展。元代至治年间(1321~1323)新安虞氏所刊的《全相三国志平话》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三国故事的写定本,也是今存最早的一部三国题材平话小说。但是作品写到西晋平吴的时段却匆匆收场,羊祜也没有成为小说中的人物。[10]元明之际著名文学家罗贯中(约1310~1385)的《三国志通俗演义》,继承了《平话》中的描写,又有很大的创造,现存最早的嘉靖壬午刊本首次塑造了轻裘缓带的羊祜形象。《三国志通俗演义》卷之二十四最后两节《羊祜病中荐杜预》、《王濬计取石头城》是三国大结局,其中演绎了老将羊祜全力筹策伐吴并荐拔王濬、杜预等人继承素志、完成一统的事迹。《羊祜病中荐杜预》写道:“却说晋帝司马炎恢弘大度,容纳直言;明达善谋,能断大事。时咸宁二年冬十月也,征南大将军羊祜上表请兵伐吴。”至咸宁四年,羊祜入朝,奏辞归乡养病。司马炎问曰其有何安邦之策,羊祜陈述灭吴至计,并举荐杜预代己之任。羊祜辞世,司马炎垂泪终日,敕葬高阜,赠太傅、巨平侯。小说中写道:“南州百姓闻羊祜身死,罢市而哭。江南守边吴将,亦皆举哀。襄阳人思祜存日,常游于岘山,遂建庙立碑,四时祭之。往来人观其碑文者,无不流涕,故称为‘堕泪碑’。”小说首次引用唐代诗人胡曾之诗:“晓日登临感晋臣,古碑零落岘山春。松间残露频频滴,恰似当初堕泪人。”[11]清初毛宗岗评订本《三国演义》稍有修改,羊祜的形象见于第一二○回《荐杜预老将献新谋,降孙晧三分成一统》,对于羊祜,《三国演义》中写道:“祜在军,尝着轻裘,系宽带,不披铠甲,帐前侍卫者不过十余人。”毛宗岗批道:“彬彬然有儒雅之风。其视羽扇纶巾亦不多让。”毛宗岗大加赞叹:“《三国》一书,每至两军相聚,两将相持,写其勇者披坚执锐,以决死生;写其智者殚虑竭思,以衡巧拙,几于荆棘成林,风云眩目矣。忽于此卷见一轻裘缓带之羊祜,居然文士风流;又见一馈酒受药之陆抗,无异良朋赠答,令人气定神闲,耳目顿易,直觉险道化为康庄,兵气销为日月。真梦想不到之文!”


正如王瑞国先生在《羊祜大将军》自序中首先申明的:“《三国演义》是中国古典文学的一座高峰,本书根据史实演绎放大该书第一百二十回:‘献新谋老将荐杜预,降孙皓三分成一统’。此书附丽彼书,因而是三国故事中的最华彩篇章。”[12]熟悉《三国演义》这部名著的人都知道,从三国鼎立局面的形成到西晋灭吴,历史跨越了六十年(220~280),而对于西晋平吴之役,如果从羊祜出镇襄阳的泰始五年(269)说起,至少也占了六分之一强的时间。一部一百二十回的长篇历史小说《三国演义》,对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书写仅用了一回。我们不须苛责古人,创作一部历史演义的大书,而在历史紧要处的笔墨分配上有如此不平衡。曾经有学者阐释其中的隐曲,以为别有深意,然而无法释放后来者的遗憾。明人酉阳野史《续三国演义》第三回《晋武帝兴兵伐吴》是书写羊祜平吴的回目,然而也没有展开。现在,王瑞国先生的《羊祜大将军》,为我们完美地弥补了这个遗憾。


金庸在与日本名作家池田大作对谈文学时,高度评价了他喜爱的中国古典小说《三国演义》,其中谈到:“说到用兵打仗,关羽肯定不及曹操、诸葛亮、司马懿、周瑜、吕蒙、陆逊、羊祜、陆抗、赵云。关羽受后人尊崇,全靠《三国演义》夸张了他的重义。”[13]仅从书名来看,王瑞国先生的《羊祜大将军》对于运筹帷幄的大将军羊祜,有其精准的定位。现在,我们是否可以说,有了这部作品,作为“用兵打仗”的“大将军”,羊祜这位长期被历史忽略的英雄,已经矗立在读者的心目中。


三、从中国戏剧传统看《羊祜大将军》改编为影视作品的必要性


从历史人物的羊祜到小说形象的羊祜,英雄传奇代代颂扬。《羊祜大将军》出版后,引起了很好的反响。据王瑞国先生透露,这部作品将改编为影视戏剧作品。这里顺便补说一下关于羊祜的古代戏剧作品。


明陆采(约1495~1540)《怀香记传奇》,事出《晋书》及《世说新语》。写晋朝书生韩寿被司空贾充聘为掾史,管理机密事务,贾充之小女贾午偷看韩寿,为其仪容言语所吸引,认定他“定是社稷非常之器”,于是相思成病。王濬征东吴,需一有才识之士为参谋,贾充推荐韩寿,使其立功为官,以便与女儿议婚。王濬用韩寿计谋,东吴不战而降。韩寿立不世之奇功,授散骑常侍河南尹。皇上主婚,荀侍中与羊常侍作伐,韩寿与贾午成亲。[14]羊常侍即羊祜,主要见于第二十出《承明雪宴》。[15]


明杨慎(1488~1559)《廿一史弹词》(原名《历代史略十段锦词话》)取材于正史,被誉为“后世弹词之祖”。弹词铺叙羊祜都督荆州平吴事迹:“乌程侯,顽且暴,怎保长存。料难敌,陆鬬羊,交欢边境。更添着,凿鼻眼,何等淫刑。晋武帝,大兴师,楼船直下。石头城,风威利,束手降臣。”


明末清初徐石麒的杂剧《大转轮》说有一司马书生甚贫,苦学无成,作《怨天诗》。梦中忽至天帝前,天帝责其不敬。又命判汉四百年疑狱,司马生昂然上坐,判项羽韩信彭越等案,居然丝毫不爽。于是天帝命孙权曹操周瑜,送其还家,醒来原是一梦。后燕太子丹、高渐离、荆轲之徒,奉天帝命佐司马生,并吞三国,成统一之业。荆轲等即羊祜、杜预、王濬等前身,而司马生,即后来改名之司马懿。[16]


清初名臣魏裔介(1616~1686)致仕后蓄有家乐一部,常以奉客佐觞,排遣晚寂。曾有小伶演《羊叔子传奇》,敷演羊祜平吴事迹。[17]清人李来泰《饮魏柏乡相国家出小伶演〈羊叔子传奇〉》诗,其一云:“轻裘缓带忆当时,细谱风流入鼓吹。西晋文章开府表,南征事业岘山碑。金环记前昭公瑞,玉笛嗣徽颂母仪。始识中郎犹有女,阿瞒何用赎文姬。”诗中“岘山碑”,又称“堕泪碑”。其三云:“后堂丝竹韵初清,许见彭宣四座惊。汉魏以来谁续史,蜀吴而下莫言兵。苍生只为清谈误,奇计翻从敌手成。却笑长公徒好事,晋书只解索亭名。”[18]


综览古代关于羊祜的戏剧作品,关注的焦点大体也是羊祜平吴之伟业。这说明,以平吴英雄为主调来塑造羊祜,既有长期的传统,也符合历代作家对于羊祜形象的认知,这与长篇小说《羊祜大将军》的主题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移赠王瑞国先生,亦是极为允当。今年四月在羊祜故里召开的一次研讨会上,中华羊氏文化研究会对拍摄羊祜大将军的电视剧提出了倡议,而襄阳正是羊祜大将军的人生大舞台。我们对《羊祜大将军》改编为影视戏剧作品充满期待,期待王瑞国先生尽早完成,为历史书写传奇,为英雄树立丰碑。


[1]王瑞国:《羊祜大将军》,湖北人民出版社2013年3月版。

[2]王瑞国:《羊祜大将军》后记,前揭书,第466页。

[3]Rerrerrberences:The Experience of the pastin Classical Chinese Literature〈Carrbrioge,N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86〉,P26~27。

[4]游国恩等主编《中国文学史》〔一〕,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版,第345页。

[5]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第五篇《六朝之鬼神志怪书(上)》。

[6]北宋·李昉等《太平广记》卷三八一《再生·七·薛涛》,文末注明“出《广异记》”。

[7]唐·杜宝:《大业拾遗录》。

[8]唐·李商隐:《娇儿诗》,《全唐诗》卷五四一。

[9]宋·高承:《事物纪原》卷九。

[10]《全相三国志平话》卷下写平吴之役,仅有如此数语:“又领大将王浚、王浑伐吴,吴败,吴主孙皓降晋。”临近结尾,还提了一句惠羊皇后:“又有晋愍帝即位于长安。汉王遣刘曜征之,遂虏晋愍帝,遂纳晋惠帝羊皇后为妻,遂送晋帝于平阳郡。汉王遂灭晋国,即汉皇帝位。”

[11]唐·胡曾:《岘山》,载《全唐诗》卷六四七。明人罗贯中《三国演义》第一百二十回《荐杜预老将献新谋,降孙皓三分归一统》有一段写到羊祜在襄阳岘山的“堕泪碑”:“襄阳人思祜存日常游于岘山,遂建庙立碑,四时祭之。往来人见其碑文者,无不流涕,故名为‘堕泪碑’。后人有诗叹曰:‘……’”这是比较通行的刊本。“后人”之诗,时贤认为是罗贯中之作,且妄拟题目《赞羊祜》。这算是一个比较低级的错误。

[12]王瑞国:《羊祜大将军》自序,前揭书,第1页。

[13]《金庸点评〈三国演义〉》,载《羊城晚报》1998年4月9日。

[14]么书仪等主编《中国文学通典:戏剧通典》“怀香记”(周育德撰文),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9年1月第1版,第164~165页。

[15]此剧传本有明末汲古阁原刻初印本,汲古阁刻《六十种曲》本。中华书局《六十种曲》本,《古本戏曲丛刊初集》据汲古阁原刻本影印。

[16]刘麟生、方孝岳等著《中国文学七论》之《中国戏剧概论》九《清代的杂剧》(卢冀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月版,第480页。

[17]刘水云:《明清曲家新考——魏裔介》,《温州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第6期。

[18]清·李来泰:《莲龛集》卷之四,福建师范大学图书馆藏清雍正间李辙等刻本,第3页A~B面;收入《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第222册,第65页。


研讨会期间与羊祜后人、清华大学羊涤生教授夫妇合影

研讨会参会人员合影

向研讨会赠送陈师超先生书法作品

与浙江磐安羊兴华先生交流

以上是某公众号截图



|本文相关|

有书有盈:你在读书,狗在啃骨头

有书有盈:书和我的一些事儿(001)

有书有盈:书和我的一些事儿(002)

2016年石大夫信仰暨民间习俗(新泰)论坛述评

感谢您的阅读

本文来自马东盈微信公众号



登泰山看世界

和行天下 智觉中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马东盈

建筑高级工程师


中国先秦史学会会员

中国民俗学会会员

中国长城学会会员

中国近现代史料学学会会员

中国楹联学会会员

山东省历史学会会员

泰安市政协文史委特邀研究员

新泰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搜索微信号 moody0538 关注

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

下图是马东盈百度名片二维码

下图是马东盈新浪博客二维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分享本文,点赞支持;

阅读原文,更多资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栏目主编:刘方红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