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

古文版《写小说与马拉松》

今聊斋2020-11-20 15:00:19


题记:余爱跑而赤脚,亦爱写而聊斋,故阅流传甚广的网文《村上春树•人生马拉松》时,深有共鸣,数询度娘,知其原文篇幅更长多有详赘,今翻成古文,留其核要,略有编排。此记。


余三十有三,始志以文为生。为保健,始跑,每晨正寅时即起,奋笔至正辰时,后,跑十公里。

余属易胖者,然妻则多食而难肥。是以余每陷于思:“人生何其不公者也!或随意插柳成荫,或勉力栽花不发。”

然转念,轻易而能苗条者,不若余之重运动饮食,或老之速矣。何谓公平,犹待时衡。

容我言一私焉。偶有“今欲不跑”念,余常扪心自问:君为作家,喜于独宅,无电车之耗时劳身,无会议之无聊伤神。此非大幸哉?比之,近跑咫尺之途,何足挂齿?乃幻现满员电车与会议敷衍光景,复士气一鼓,则结履而出矣。“呜呼!以跬步而不肯行,必天罚也!”言虽如此,心知:甚多者,以每日跑一时,不若挤车之与会矣。

以文为业,令人最喜者,即早睡早起。闭店后,始文,余与妻生活状态彻改。约定,日升即起,日昏早寝。此自谓自然生活、正人生活。不事服务业,见愿见之人,拒不愿见之人。吾以为,此一微侈,暂无伤大雅。余常言:余以不善交往,必择机终归本性。

营店七年,其态为“开”,后遽转为“闭”。人生一段为“开”,是善也。犹念及,从中习悟颇多,于我堪称真学校。然余亦不可以“开”态而终老。即便学校,有入,学而习得,亦必有出时。

越数年,终成小说家,且减重戒烟成。言及跑,常有示我以钦:“汝超人!”然,余以为跑者,无关意志者,为其深合余性矣:不伙、不敌,不器、不所。人生亦然:喜之则久,恶之则弃。

此间,余固一岁一马,然百公里“超马”唯一尔。是以没齿不忘。

西历1996年6月23日,余报跑北海道超马。五时,余于起线踌躇伫立。前半程为起点至55公里休息站。无他,唯默然跑、跑、跑,如日常训练。前半程毕,换衣,食妻备之点。此时双足略肿,乃急换大半号鞋,续。

55至75,极苦楚。心唯一念向前冲,然身不随心。竭力挥臂,身僵如木,几累扑。俄顷,越我者纷纷。灼心者,中有一古稀老妪大呼曰:“勿弃!”

“奈何?尚余半程。”是时,忆某书所言之法。遂默念:“余非人!乃机器。无觉知。唯前进。”此咒往复。即不远看,目锁一丈。天、风、草、众、噪、现、昔——杳然身外。

奇者,恍惚之间,苦痛俱失。身犹自动运行。余始越人众矣,末段赛程,已而越二百余人。

十六时四十二分,终至也,耗时十一时四十二分。经此有悟:终者,标符而已,实无何义,要者,体悟“千里之行,足下何如”。人生亦如此。

常思,彼时余已愈而立,然亦不可谓“少年”也。此亦耶稣之终年。于此龄,余始开文学之旅,同启跑步之途——虽青春远逝。


          

               李燚淼2017年3月29日于武汉大学今聊斋


注1:为尽量避免使用网络图片,集四张本人赤脚跑步相关的图片于下,请勿以私货视之。



 注2:原文/村上春树,翻成古文时有缩写与删减。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相关网文链接

Copyright © 新华书店古典小说价格联盟@2017